明星志愿吧 关注:72,209贴子:1,350,877

【原創】一葉知秋(溫方)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此篇僅獻予「擒星志願」作者:崖大叔
感謝製作這麼精彩的遊戲<3
這是搬文的帳號,舊帳號ID :夜幕騎士
還請多指教!!


回复
1楼2016-05-08 22:12
    旧文呢?


    收起回复
    4楼2016-05-08 22:23
      同文,前面的旧文了,,我还没看完啊。。。。。


      收起回复
      5楼2016-05-08 22:25
        好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5-08 22:43
          Vol.7情不自禁(下)
            方若綺回座的時候,略帶歉意地跟我說她將手巾整理好再給我,我擺手表示不介意,沒說出口的是就算不還也不打緊,我的東西遲早也會是妳的。
            她充滿好奇以及興趣地問我點了甚麼東西,我搖頭笑得神秘,跟她說是主廚推薦特製餐點,SCHOTT ZWIESEL的水晶杯被前來的酒伺斟上了粉紅香檳,方若綺識趣地不再追問,驚喜地捧起水晶杯啜飲,她的皮膚白,很快地臉頰就染上漂亮的粉色。
            晚餐過程中,方若綺不疑有它地愉快吃著飯,就像是回到前幾次我到慈善院接她的場景,她分享著最近發生的大小事情,有趣的、生氣的,順道和我提到今天是特地到思寇公館練習劇本的事情,我沒主動問,她自發性地提起,我只是溫和笑笑,沒有揭露自己凝視著她一個下午的事實。
            方若綺很能吃,但吃相很優雅,她習慣將任何東西都切得一小口就能嚥下的大小,然後像只鳥兒般將食物抿進,細細地咀嚼,一餐下來花費的時間不少,可我仍是喜歡看著她品嘗美食的模樣,她吃飯時的臉龐,垂下眼簾時濃長的睫毛灑落的光影。
            方若綺中途亦有詢問到許久不見我的事情,我溫著嗓告訴她最近歐洲的事情很忙,她如同以往地不是很能理解我詞語間的專業,卻仍是皺著眉像是分攤了我的許多勞苦,然後認真地看著我說聲辛苦了。
            在創業初期,我曾經被許多企業以及廠商輕視年紀以及資歷,總在言語以及條件交換上多了許多不平等的對待,我從未一次讓步,因此在剛開始吃了很多苦頭,少了很多合作的機會,但到了現在我仍然不後悔我的堅守原則。
            我在許多次午夜夢迴時,告訴自己該放棄了,方若綺若有了喜歡的人,自己又何必勉強去違反自己最不喜歡做的事情,去橫刀奪愛、去棄守自己的道德觀。
            可在每一次看見方若綺時,我曾經多少有過的堅持都潰不成軍,她一顰一笑,牽扯了我所有的底線及原則。
            一頓飯下來,將我所有萌發過的想法全數消散。
            在一葉知秋的夜晚,也許我就已經將自己輸給了方若綺。
            「不想聊著聊著,天就黑了。」我們坐的位置可以輕鬆地看到夜景,方若綺已經將頭髮放下,柔軟的髮質沒有因為綁了一整天而雜亂,反而漂亮的捲著弧度,整齊地落在方若綺鎖骨上緣,她側首看著外面的景觀,拿起酒杯仍然小口啜飲著,眼神微醺。
            「天臺的夜景很漂亮,吃好飯正好在這走走。」她站起來,靠在天臺的欄杆上,任由微風吹散她些許酒意。
            方若綺瞇著眼,舒服地像只貓抬著頸子,贊同地點頭,「確實好美,像在國外一樣……」
            「嗯,思寇的設計還是別具匠心的。」我站在她身旁幾步的距離,身體的重量靠著欄杆,卻向著方若綺的方向護著她。
            「只是,如果單純比照國外來說,倒是沒甚麼新意。」
            「你是說有點自欺欺人的意味麼?」她疑惑地偏過頭看著我,眸中少許茫然的醉。
            「嗯,就像原石,即使粗糙也要好過贗品。」
            方若綺聽見我說的話,沉默了許會,她皺著眉沉吟著,我沒有打斷她的思緒,我不期望她了解我話中的意思,儘管我只是不想再自欺欺人。
            「怎麼了?」方若綺像個孩子一般嘟著嘴,有些酒意的女孩做起動作沒有掩飾,分外真實的可愛。
            「沒有,剛才點心吃多了。」方若綺連忙搖搖頭,將水晶杯放到桌上,眼神有些飄忽。
            我沒有告訴方若綺,她說謊的時候眼神從來不敢放在我身上.她總會習慣地往左下角看去,無論那裏有沒有東西,可我笑笑地沒有拆穿她,只是順著她說的話接續下去。
            「妳喜歡的話,我讓他們做外送給妳。」
            方若綺尷尬地笑了兩聲,擺擺手︰「呃不用這麼麻煩……」,她停下手上的動作,像是下定了決心地抬頭看著我:「倒是……溫先生。」
            她叫喚了我的名字,我輕嗓的應聲。
            「你對每個『朋友』都那麼好嗎?」她斟酌了一下用語,爾後補充:「太豪邁了……」
            「呵。」我笑出聲,她總是這麼不經意地問了我別出心裁的舉動。
            「妳也不是第一位提出類似問題的『朋友』。」我走到她身旁,仍是禮貌地留了一些距離護著她,粉紅香檳的氣味好聞,後勁卻不小,方若綺純當著飲料喝,她酒量如何我不清楚,我卻一點賭都不敢在她身上冒險。
            「是吧,我就知道不只我一人會被閃瞎。」她小聲咕噥著。
            「其實沒那麼複雜,我不是『豪邁』,只是做了一個最簡單的判斷,」我護著方若綺坐下,她像只貓咪般乖巧地坐在那,只眨著那雙眼睛認真聽著我說話:「我約妳吃飯,妳有想吃的東西,我有足夠的負擔能力,那麼,還有甚麼好猶豫的?」
            「好像有點道理……」她有些不解,又好像有些懂了,緩慢地點頭。
            「以後妳會慢慢了解的,」方若綺的呼吸變得緩慢,我知道她現在思緒並不清晰,「並且,會以極富效率的方式。」
            「看出來了……」她認真地點頭,緩慢開口。
            妳看出甚麼了?
            「你是理性高效精明強幹的類型。」於是她做了一個結論,我也只是微笑著。
            妳終究甚麼也沒有看出。
            「哈哈,這我不敢當。如果有需要,情感用事的策略我也不排斥。」我笑笑回應,沒有接受亦沒有反駁。
            方若綺像是抓到錯誤般地皺眉,搖頭表示不同意:「情感用事是發自內心不由自主的,不是策略啦。」
            她不知道她的聲音現在聽起來有多麼撒嬌。
            「就是…‥情不自禁嗎?」我拖長尾音,直到每個字都清楚地落在方若綺耳裡,我看著她又再次皺起眉,卻多了幾分羞怯的不自在。
            「差、差不多……」她別開頭乾笑了兩聲,瞇著眼深呼吸想讓自己再清醒些:「總之,謝謝妳的款待,今天非常開心。」
            「那就好,我送妳回去。」我站起來走向方若綺,將她小心地攙扶起身,她起來的時候有些搖晃,仍快速地穩住重心。
            「好,謝謝。」她很快地站穩,拎起了自己的後背包,並用手腕上的髮圈將頭髮再次綁起。
            我沒有再扶著她,只是小心翼翼地走在她身旁,她在車上睡得沉,我只是開著溫度適中的冷氣,直到到了方若綺的公寓前都捨不得吵醒她。
            她迷迷糊糊地被我叫醒,上了房間後亦不忘記打開窗戶做出擺擺手跟我說再見這種危險動作,我噙著笑意揮手,示意她趕快進去休息。
            我在心中默默對著方若綺道別。
            我的寶貝,晚安。
            我的情不自禁,以後妳會慢慢了解的,並且,會以極富效率的方式。


          回复
          14楼2016-05-08 23:04
            Vol.9(下)吻
              「若綺小姐?」我自錯愕中找回自己的聲音,聽見我叫喚她的名字,她下意識退了兩步,搖搖頭表示抗拒。
              「抱歉以軍,等下再說,我離開下。」我對夏以軍表示歉意,凱莉米雅嘴角噙著笑,自我身後探出頭來打量著方若綺。
              「好。」夏以軍微笑表示了解,眸子中的戲謔卻像是更了然了甚麼一般。
              “Hi. ”凱莉米雅的頭髮順著彎腰的弧度俏皮地滑落,她眨著棕色的眼睛對方若綺揮手。
              「嗨。」方若綺勉強地擠出笑容,聲音毫無朝氣,之後她將視線重新轉回我身上,眼中寫滿了委屈以及不解,她撐著笑容小聲地開口:「有陣子沒見了。」
              「是啊,近來可好?」我步伐移動靠向她,方若綺卻戒備地向後縮了縮身子。
              「還不錯……」她將視線往左下飄過,我心中有些酸澀,卻不好說出口。
              若綺,不是說過妳說謊的模樣很容易被拆穿麼。
              「可妳臉色並不太好,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她的臉色看起來很蒼白,若是沒有底妝的修飾,現在應該慘白的嚇人,柔弱地讓人捨不得。
              她低下的頭猛然地抬起,咬著唇的力道大得讓唇瓣都泛起了些許的白,她的眼眶中染上了薄霧,卻沒有示弱的回應。
              「沒有,最近工作忙,不礙事。」她鬆口無力地應聲,眼神卻拒絕再回到我身上。
              「別逞強。」
              「沒逞強。」
              「我看得出來。」
              方若綺笑了兩聲,在我們對峙的當下顯得十分諷刺,她語氣仍是這麼輕輕淡淡地,卻帶著毫無威脅的攻擊性:「溫先生看得出來甚麼?」
              我看得出,方若綺喜歡溫寧海。
              「這種場合,妳不見得真的開心。」我微笑回應,卻想著怎麼將她攬進懷中,輕輕地、慢慢地哄著我懷中的小女孩。
              「做慈善的事,哪有甚麼開心不開心,有份誠心已經足夠了。」她客套地回應,手拉著艷紅裙擺,指尖卻深深地陷在衣料內,狠狠地壓抑著情緒。
              「妳知道我想知道的是甚麼。」我開口溫聲,而她抬起頭瞇著眼絲毫不領情。
              「我不知道。」四個字清脆地落在安靜的場合,她先是深吸了口氣,抬起的下頷卻仍然倔強地支撐著她的驕傲,「我只知道溫先生今天應該替自己和身邊的女士捐了不少善款。」
              「這倒是事實。」我笑笑點頭沒有反駁,方若綺自鼻尖倒吸了口氣,眉間皺地更深,我接下繼續話語,等待著方若綺的回應:「可是我還是想知道若綺小姐的看法。」
              「善款,當然多多益善,溫先生這樣慷慨,我看著也開心。」她弧出好看的笑,卻十分冷漠疏離。
              「真的開心?」我問道。
              「真的開心。」她笑得更盛。
              「……妳是位出色的演員。」我看著她好看的笑,心裡卻提不起高興。
              妳可以在黎華面前展現妳最美好的一面,卻在我面前連一絲脆弱都不肯給予我麼。
              「可我偏偏聽不懂溫先生的劇本,」她諷刺地笑,卻在看到我皺起眉的那一瞬間,像是發現自己的失態般地錯愕了一下身子。
              若綺,別再拉著裙子了,妳的手會疼。
              我說不出口,只能看著她低著頭沒有說話。
              她搖搖頭,仍是很小聲地開口,「我……」她鬆開手,露出的掌心已然翻白,有指甲陷入留下的痕跡顯眼。
              「不打擾你們了,失陪。」然後她拉過一側裙襬輕輕地蹲點一下,旋即轉頭往庭院的方向快步走去。
              若綺,別用跑的,妳會受傷。
              在看到方若綺的反應後我連忙趕上,方若綺走路的速度很快,高跟鞋的聲音在大理石地上敲擊的清脆,我卻生怕她重心不穩扭傷。
              「若綺小姐!」我喚了她的名字,希望她可以緩下步伐。
              妳在害怕甚麼。
              妳在害怕面對我,還是面對自己的感情。
              我亦不懂這劇本到底該怎麼寫,我到底該拿妳怎麼好。
              方若綺卻在聽到我的聲音後身子震了一下,拉起裙子便是往外奔去,我看見她的細根高跟鞋踩在地上,那一次次落下的聲音都讓我心驚不已。
              「請等下,不要跑!當心摔倒!」我顧不得任何形象,只得邁開大步的步伐甚至跑步地跑向她,她跑向庭院的速度不快,我在趕上腳步的當下拉住她纖瘦的手臂,她吃驚地失聲尖叫,僵硬的身子在轉過頭的那秒,被我圈錮在我跟牆面那一點的距離,我低頭看著小口喘著氣得方若綺,她不肯看我,只將視線落在地上。


            回复
            17楼2016-05-08 23:18
              看到那么喜欢的文章删除了,吓死我了,还好马上又找到了,超喜欢温GG的,崖大的擒星志愿最喜欢温GG了,而且描写的相当好,特别喜欢,对人物的内心啊,细节的描写和把控,超赞~


              收起回复
              21楼2016-05-08 23:37
                之前的被删了吗?我说为何找不到,番外好棒,果然双胞胎,给作者个大大的赞,等更~另外一篇写到王导了也等更,哈哈,加油哦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6-05-09 00:36
                  纳尼?原贴被删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6-05-09 00:58
                    后面的继续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6-05-09 14:52
                      Vol.10醋
                        方若綺剛起床的時候臉上滿是委屈跟嗔怒,她瞅著我一臉寫意地在她的書桌前面翻閱的她的電影劇照,沒好氣地用盡全身上下的力氣──也真是累壞她了,這樣軟軟綿綿地將枕頭往我這丟來。
                        替我的女孩兒清理完身體後,沒為她穿上任何衣物,就這樣抱著她上床,方若綺只能拉著棉被一臉羞怯又帶著薄怒地看著我,我笑著抓住枕頭,順道為她自衣櫥中拉出了件白色內裏走到床鋪前,我伸手想攬過她的身子,被她氣鼓鼓地拍手拍掉,我又不禁笑了兩聲,方若綺生氣地看著我,臉頰上的紅像是她又想起了剛才所發生的種種事情,又是一爪子朝我這攻擊。
                        「若綺。」我將她的手腕抓住,朝那親了親,等待那貓兒似的脾氣有些消停我才坐上了床,將她抱進懷裡,為她穿上內裏。
                        方若綺小聲地抗議著自己來,她一手拿走內衣,卻在彎腰要扣上扣子時手臂酸澀地轉不過去,我無奈笑笑地將衣服再次拿到自己手上,仔細地扣上。
                        「我不會亂來,別這樣看我。」方若綺看著我的眼神很是戒備,好像怕我又成了衣冠禽獸將她就地正法。
                        方若綺臉一紅,有些生氣地在我懷裡哼著氣,怎麼也不肯說一句話。
                        我將手繞到前面,順著手勢滑到了她的腿間,方若綺尖叫一聲按住,腿不自主地併攏著,接下便毫無意外地聽見她吃疼的聲音:「疼。」這話說得可憐兮兮,她疼得十分委屈,抬起頭瞅著我,一動也不動。
                        「我替妳按摩,妳乖。」她仍是抬著頸子睜大眼睛看著我,像是很不相信我所說的話,我笑笑地將她雙腿輕柔地分開,然後緩慢地按摩著雙腿內側,她的大腿輕輕地顫抖著,「第一次總是這樣的。」我溫聲哄著,方若綺卻抿著唇低頭沒有說話。
                        我一邊按摩著方若綺的腿,她在我懷裡逕自的玩著柔順滑落在胸前的頭髮,我聽見她安靜地吐著氣的鼻息,她靜靜地垂著睫毛看著自己的頭髮,沒了平時的開朗。
                        「妳在不開心。」
                        我沒有問她為什麼,手上按摩的動作沒有停下,方若綺沒有回應,仍是用手指捲著自己的頭髮。
                        她的腿有些抗拒地併起,然後一手拉住我的手腕,不想我碰觸她。
                        我笑了笑,輕輕地揉著她的頭髮:「腿不酸了?」我彷若無事地在她拉開我的手後開口,方若綺拉了拉棉被,卻仍是沒有說話。
                        我不問為什麼,卻不是因為我已了然我的女孩不開心甚麼,而是未知的不安卻不允許我開口,我不會說那叫害怕,可卻讓我感到十分的不舒服。
                        她睡醒前抱著我淺淺地呼吸著鼻息,卻在睡醒後的十分鐘將我拒之千里。
                        我抱著她,她玩著頭髮,我們這樣僵持了快十分鐘,沒有人開口。
                        「你……」方若綺乖巧地待在我懷中,在沉默蔓延了整個空間,終究開了口。
                        「嗯?」我回應著,方若綺唇瓣張了又闔,半晌說不出話,只是逕自地繼續玩著頭髮。
                        我無奈地嘆氣,掌心壓在床鋪上將重心向後挪了些,方若綺有些訝異地坐穩,看著我從她身後將身形轉向床側爾後起身。
                        「我幫妳把畫像放進來,想擺在哪裡?」她背靠在羽毛枕上,安靜地瞧著我看,我輕輕地笑著沒事。
                        她搖搖頭,仍是安靜地沒有一點聲音,欲言又止。
                        我自她衣櫃中抽出了黃色洋裝,放在床沿,溫嗓地開口:「餓了麼,我帶妳去吃飯,我在客廳等妳好麼。」她低著頭不回應,我只能轉身走出她的房間。
                        「……寧海。」走道房間門口前,方若綺終於開口,又再叫了一次名字。
                        「怎麼了?」我轉頭看著她。
                        「你剛剛說……」她頓了頓,語氣吞吞吐吐地,有些難為情,卻更多的委屈。
                        「說甚麼?」我走回她身邊,坐在床沿看著她。
                        「你說第一次都是這樣的。」她看著我,語氣很是可憐。
                        「會有些疼的。」我皺眉看著她,是因為第一次的疼痛才讓她不開心?我有些不解地看著她,方若綺不該是這樣的女孩子。
                        「你說……都是這樣的。」她小小聲地開口,沒有看著我,低著頭玩著自己的手指。
                        我說「都」。
                        「呵。」在豁然開朗的那一秒,我為了自己的庸人自擾笑了出聲,更為她的敏感感性覺得愉悅,方若綺在聽見我笑聲的同時抬起頭,皺眉的模樣像是自己映證了甚麼,眸子中飽含受傷。
                        「若綺。」我將她輕輕攬過,她沒有推開我,卻也沒有如同以往地張開手抱著我,我為她梳開有些凌亂打結的頭髮,溫柔地開口:「妳在想甚麼。」
                        「我從未想過妳是處子,」我先是開口,方若綺的身子震了一下,沒有說話,我讓她靠在我的肩膀上靜靜地待著,只是靜靜地聽著我說話。
                        「我有過去,但並不若妳想的那樣,」我將頭輕輕地靠在她頸窩,聞著她身上的味道,有她的沐浴乳香味,亦有我的古龍水味道,混雜在一起卻很好聞:「無論妳的過去是甚麼,我未曾在意,然而妳將第一次給了我,我卻沒有甚麼能給妳。」
                        我並不想欺騙方若綺,我曾經認為她不是處的事實。
                        「我只希望妳知道,我從未想過從妳的過去,來否定現在的妳。」我在她頸側輕輕地吻著,她沒有說話,但微微地傾著頸任由我落下唇瓣。
                        可我亦希望她知道,就算她是甚麼樣子,都是我愛的方若綺。
                        「妳在意的事情我無法改變,然而我一直認為感情都是如此,」我將她再攬進懷中一分,之後認真地凝視著她:「一朝一夕一縷煙。」
                        「一生一世一璧人?」她睜著乾淨的眸子看著我,接過了下句。
                        我將她抱得很緊,吻上了她的唇,方若綺原本沒有反應的身子總算緩慢地環住我的腰,生澀地回應著。
                        「……我看你技術滿好的。」我將方若綺放開,她才小聲地開口,語氣有些微詞,聽起來卻比方才有生氣的多。
                        「錯覺。」
                        「沒有錯覺。」女孩將我推開,認真地瞅著,非要打破砂鍋問到底。
                        我想了想,將她再次拉到懷中:「可能是妳教得好,不然我們再親一次,妳看我有沒有進步。」
                        「你無恥!」方若綺聽到話瞪大了眼睛,急忙將我再次推開,拿起了我方才替她放在床上的洋裝,下了逐客令。
                        我在她的驅逐之下坐到了客廳的沙發上等著女孩換衣服,看著方才被我放在一旁的畫像,不禁地莞起了笑。
                        方若綺的喜歡很含蓄,連吃醋都小女孩的不知怎麼表達,卻意外的可愛。
                        一朝一夕一縷煙,一生一世一璧人。
                        本是過客,妳身流水,卻在一葉的落下捋起了漪,妳在那方看見了我,我在這方知了妳。


                      回复
                      29楼2016-05-09 16:10
                        番外呢!!!


                        收起回复
                        30楼2016-05-09 16:44
                          楼主居然也知道洛可可之前给领导查询礼物的时候接触过。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6-05-09 17:58
                            默默的抢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6-05-10 04:40
                              這時間點更文真的突破我的新境界了Orz
                              這結局可能有人會覺得有點爛尾...但其實結局這篇是我最早打完的Orz
                              獻給我的若綺以及剛被萌上就滿臉血的總裁
                              然後一個番外我寫了快一萬字真的是...接下來就是乖乖更新正文了
                              然後加油加油一起把樓蓋回五百樓(把夜幕那邊刪掉時我心疼地與溫總裁一起哭了
                              謝謝大家這半個月的支持,我繼續努力更,請大家繼續多多指教了


                              收起回复
                              37楼2016-05-10 0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