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有吧 关注:64贴子:25,042

搬帖~~ 《美男高校地球防衛部LOVE》同人小段子:My Lord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沒記錯是杜 乃 ミズ的圖.......
先放鎮樓,晚點搬文~ 


回复
1楼2016-05-03 08:52
    外語

    今天,學生會很平靜,由於工作大致上完成的關係,下呂在下午茶時間後已離開學生會室。

    草津靜靜的坐在座位上,細細閱讀著桌上的「文件」,偶爾似是唸唸有詞的說著甚麼,一股溫暖感突然從背從傳來。

    桌上的文件被翻開,露出下面的筆記。

    陌生的語言,以低沉的聲線如歌一般傳入耳內,不用抬頭也是知道身後的人是誰。

    「錦史郎,想學法文可以跟我說。」溫熱的氣息在臉頰旁擦過,然後落在唇上,草津臉上一陣火熱。

    「燻,我們在學校……要收斂一點……」聲音很細,沒半點說服力:「不是說,要聽我的話嗎?」

    “Oui, maprincesse”

    「喂……唔……」草津又一次被堵住唇,良久才能反駁:「說了多少次,我、不、是、你、的、公、主!」

    看到對方愉快的笑容,草津嘖了一聲後,自己也忍不住笑起來:「收拾一下,給我再泡一杯茶,喝了後回家吧。」

    「遵命。」


    回复
    3楼2016-05-03 09:40
      回憶

      偌大的學生會室內,只有自己一個。

      前輩們都已畢業,自己順理成章成了新一任的學生會會長,可是,一個副手也未找到。

      學校有推薦過好幾位不同年級的學生,但都不合自己心意,要找個出身、才智、個人修養都跟自己相稱的人,實在是很難……

      順眼看著期末試的成績,年級第二的名字極為刺眼,草津一手把屏幕關掉,這時,門外傳來敲門聲。

      校方表示有三年級學生以優秀的成績通過轉校測驗。

      這個時期有轉校生?

      草津立時要求調看對方的資料,成績的確優秀,名字……欸?

      不會吧?

      本希望得到更多個人資料卻不果,抱著試一下無妨的心情,向校方提出委任這人出任學生會副會長一職的要求。

      反正,同年級的學生裡,沒人有資格出任此職位。

      「我是眉難高校的學生會會長草津錦史郎,不是連自報家門這種禮數也不懂吧?」

      果然,是這個人。

      長高了,也變得強壯了……

      很懷念那段時光……

      那時候,小熱視自己為最好的朋友……

      「我是有馬燻,好像成為了學生會副會長了,請多多指教……」

      看到遞出的手,草津不是不想握上去,但,心很痛,為了掩飾,立刻背過身回到自己的座位,隨時「指導」了幾句後就埋首工作。

      「錦史郎?」

      溫暖的手覆上自己的臉。

      「燻?」

      「沒事嗎?叫了錦史郎好幾次也沒反應。」

      「呃……沒……」草津搖搖頭:「只是想起往事……」

      「哦?」

      「……別問可以嗎?」臉上一陣紅一陣熱:「……算了……告訴燻好了……只是想起燻第一次到學生會時的樣子……」

      「嘿……那時候,我還以為錦史郎忘了我。」有馬順勢搭上草津的肩膀:「幸好,錦史郎不是真的忘記以前的事……」

      溫熱的唇緊貼,草津習慣性的回抱對方以延續這個熱情的吻。

      「……夠了……這兒是學校,小心別……呀!下呂阿古哉,怎麼進來不敲門?」

      「我還不想因為被馬踢而毀容。」下呂堆起笑臉:「把有馬找回來後,會長總是一整天都黏著有馬,但沒想到你們比某對模範夫妻更熱情呢!」

      「下呂阿古哉!」

      「呵呵……既然今天學生會的工作不多,我先回去不打擾了。」下呂的笑容更燦爛,完全視草津會長的黑氣如無物:「有馬,好好照顧我們的公主殿下啊!」

      「是!」有馬爽快回應。

      「喂!」

      「哇!公主殿下發脾氣呢!我還是快走了,掰喲!」

      叩……

      「甚……甚麼公主殿下?竟然連阿古哉都欺負我!他怎會知道的?」草津指著關上的大門:「一定……一定是有馬告訴他的!」

      「阿古哉會知道很正常,ma princesse。」有馬愉快地笑著:「你忘了小時候去過外國短期生活的阿古哉,最喜歡是法式甜品和裝飾嗎?」

      草津如夢初醒。

      「真可愛……」有馬彎下腰又是一吻,這次草津很快推開他。

      「……回家再繼續……這兒是學校。」

      「遵命。」有馬低聲在耳邊回應:「今晚,我會為我這位公主殿下準備晚安茶。」

      「等……等等……」草津的臉漲紅。

      「殿下不是說回家繼續嗎?不可以食言喔!」

      「……笨……笨蛋!」


      回复
      5楼2016-05-03 09:43
        留學

        「不愧是錦史郎,可以在短短時間內達到要求……」看到取錄通知,有馬高興地笑起來,兩手忍不住一再彈弄那封信:「家裡怎樣說?要住宿舍嗎?」

        「還不知道……」草津苦笑:「宿舍……我不習慣和陌生人一起住,可是,當地的房產似乎又不是隨便他人在海外買賣,可能要親自過去一趟……」

        「我有個建議,未知可否提出?」

        「燻似乎另有意圖……不過,可以。」

        「公主殿下,願意到我家住下來嗎?」有馬轉身跨坐在椅子上,戳戳草津的鼻尖,逗得他臉紅耳熱:「反正離學校不遠。」

        「……笨蛋……怎……怎可能……家裡一定不准的!」

        「不問一下又怎知道?」有馬繼續戳草津的臉蛋:「反正我會回去住,父親不會介意你住下來,我家的事,錦史郎不是曉得嗎?幫公主殿下解決煩惱是我的任務。」

        「……我……」草津的臉已在冒煙:「最大的煩惱……是你總是叫我『公主殿下』!」

        「哈哈!好可愛,錦史郎真的好可愛!」看到有人蹬腳,有馬笑得更樂。

        「……總之……我會跟家裡談!別亂出甚麼主意!」

        「Oui,ma princesse。」

        「法文也不准!」

        沒想到……事情如此順利。草津家家主欣然答允這項建議,並著草津注重禮數,免失草津家的家聲。

        「錦史郎……」在告知對方消息前,有馬已經開心地捏著戀人的臉,毫不客氣的一親再親:「至少四年時間可以在一起……」

        「喂!」

        有人仗在自己在日本的家裡只有自己住,有恃無恐的抱著草津就吻。

        「都說不要!先聽我說話!」

        「嗯?怎麼了,公主殿下?」有馬改為戳臉蛋,草津快氣昏。

        「不、准、叫、我、公、主!」有人想捏死對方。

        「呵呵!」有馬輕快吻向草津的唇:「以後,請錦史郎多多指教。」

        「……笨……笨蛋!」

        草津察覺,自己以後一定逃不過對方的耍弄。


        收起回复
        6楼2016-05-03 09:50
          镇楼的大图找了很久都没找到,舔~


          这下好了,既然都已经住到人家家里了,以后有的是机会被耍玩了,真令人期待呢,哈哈~


          收起回复
          7楼2016-05-03 13:28
            法語

            「有馬……」下呂叭啦叭啦快速說了一堆字詞。

            「呵呵,好主意……」有馬瞄了草津一眼,流暢地說了一堆顯而易見是法文,但草津半句也聽不懂的東西,只知又是跟某位公主殿下,即自己有關。

            下呂又一堆單字和短語,好像是。

            有馬又是優雅,如歌聲般勾引人心的語調,有馬特有的沉厚嗓音,聽得草津心如鹿撞。

            「你……你們別太過份!」聽著他倆一來一往的談論自己,草津紅著臉拍桌而起,厲聲喝罵,惟聲線隱隱藏著一份嬌羞:「是欺負我聽不懂嗎?」

            兩人同聲笑起來。

            「喂!」有人氣得直跺腳。

            「錦史郎越來越可愛……」有馬走過去順毛:「真的很想欺負欺負一下……」

            「喂!嘴巴叫我公主,卻是不斷捉弄我是甚麼意思?」

            有馬眼神微晃,旋即開懷地笑起來:「錦史郎承認自己是公主了嗎?」

            「不是!」被抓住話柄,草津急得快要哭起來:「有馬燻,你越來越過份呀!」

            「是,是,不捉弄錦史郎了……」有馬環著草津輕啄了一下:「明天是星期五,錦史郎請期待一下……」

            「哼……」

            翌日下午,草津回到學生會室時,差點以為自己走錯房間。

            優雅的佈置,桌面剛泡好的紅茶的甜香,還有精緻茶點……茶几上還舖上繡上漂亮花紋的桌布,沙發配上典雅的靠墊……

            「怎麼……」畫面震撼得連開口罵人這動作也忘了。

            「錦史郎,請用茶。」有馬如往常一樣遞上熱茶,草津拿起一看,成套的茶杯和茶碟上都寫上了有點眼熟的字詞,放在旁的小匙的手柄上,都有相似的設計。

            「甚麼來的?」草津意識到眼前的一切跟昨天的事有關。

            「我和阿古哉找了一段時間才找齊。」有馬彈了彈草津的前額:「反正最近的工作不多,星期五下午可以偷懶一下,替錦史郎補習……」

            「難道……」

            「連我都看得懂、懂得唸的字,會長不會學不來吧?」捧著一盤東西進門的下呂一開口便挑釁前輩和上司:「有馬,幫我拿,很重!這是我找廚師特製的蛋糕,會長若達不到今天的要求,我們兩個可以分掉,別給會長吃。」

            「下呂阿古哉!」

            「噢,公主殿下生氣呢……」下呂繞繞髮尾:「殿下,與其做出發脾氣這種醜陋事,不如好好跟有馬學,否則,你只能眼巴巴看著我把下午茶吃光光。」

            「夠了,阿古哉,請別欺負太過……」

            「誰叫會長越來越可愛,真的越來越像一位可愛的公主,有馬,你就好耶,拿到好籤啦。」

            「下呂阿古哉!怎可以用這態度跟前輩說話!」

            「呵呵,錦史郎別生氣……這些都是阿古哉建議的,他說他小時候是用這方法學懂很多日常詞語、簡單句子……」有馬努力順毛安撫自己的公主殿下:「阿古哉,也請收手,錦史郎只能由我來欺負。」

            「是,是……騎士守護宣言也來了,再捉弄也太不美。」

            「你們兩個……」

            「呵呵,錦史郎,要吃馬卡龍嗎?」在草津大爆發前,有馬拈起一個精緻,已用巧克力寫上「Macaron」一詞:「不過,先說出正確發音才可以吃……」

            草津耳邊響起純正的讀法,為了不輸後輩,草津惟有乖乖照著唸。

            「不愧是錦史郎,真聰明……」有馬把馬卡龍餵進草津的嘴巴,草津知道大概,今天整個下午都會如此渡過。


            收起回复
            8楼2016-05-05 12:25
              当然,公主就是用来(被骑士)捉弄的嘛~
              美人助攻辛苦了~
              会长要好好地学习哟,不然免不了还要被捉弄~当然,就是好好地学习了,也仍然会被继续捉弄~


              收起回复
              9楼2016-05-05 17:05
                這天沒太多活動,大家到海邊玩水、吃冰,有馬依約備好優雅的下午茶,到了晚上,今天年輕的一群繼續玩仙女棒,而關係友好的那對幼馴染則躺在草地上觀星。

                「小錦……呃……沒事……」

                「小熱,要問可以問的。」

                鬼怒川搖搖頭:「那是小錦的隱私,隨便打聽太無禮……」

                「小熱,我說過多少次有話要說?難道小熱覺得那些禮儀比我更重要嗎?」

                「抱歉……」

                「不是要小熱道歉呀!」草津坐起來,兩手左右各一地壓在鬼怒川的身側:「小熱是笨蛋……連關於我的事也不敢問,叫我怎放心到外國去?很怕小熱到時候受了甚麼委屈都不敢說,被那傢伙欺負也不會跟我提起呀!真的,真的很擔心小熱……」

                「……小錦……」

                「很想小熱跟我一樣幸福呀……就算不是由我讓小熱變得幸福,也希望看到小熱可以一直幸福生活……那傢伙真的配得起小熱嗎?他會不會像燻寵我一樣寵愛小熱?他會不會保護好小熱?會不會為小熱擋住將來要面對的事呀?很怕……我這次到外國後,不知甚麼時間會再跟小熱見面,更不知道到時候可否像現在一樣聊天,甚至……真的可否見上一面都是疑問呀!我不敢想像若然小熱有甚麼事,我又幫不上忙……」

                「沒事的,小錦。」鬼怒川摸摸草津的頭:「謝謝小錦這樣關心我。」

                原來是這樣嗎?

                鬼怒川溫柔地笑起來。

                說自己不會說實話的傢伙,不也是從沒說出一直隱藏的心情嗎?

                既然大家已各自有自己的戀人,那不如裝作不知。

                「小煙很疼我,只有我欺負小煙,小煙從來沒辦法、能力欺負我……」

                「的確……那傢伙怎可能聰明得可以欺負小熱……」草津噗哧一笑:「那傢伙又笨又懶,我怕小熱要打理一切會辛苦……」

                「不會啦……」鬼怒川笑了笑:「不信小錦可以問有馬,問問有馬會否樂意為小錦泡一輩子茶?」

                草津瞬間臉紅。

                「小錦跟以前一樣的可愛呢……」

                「別亂說。」

                「可是……小錦真的決定了嗎?」鬼怒川輕輕把玩對方銀白色的髮絲:「如果小錦打算繼續走下去,一定比我辛苦很多。」

                「嗯。」草津點頭,躺回鬼怒川身邊:「太喜歡燻……小熱,請不要告訴他……否則他會很得意……就算要我放棄所有事物,我也無法放開燻,不過……在可以自主前,大概仍沒有太多事可以做。」

                「可是……小錦不是到有馬家去住下嗎?」

                「啊……因為大學附近沒有合適的房子,又不放心我一個跟別人混宿。」草津苦笑:「幸好是這樣,所以可以和有馬一起生活……」

                「小錦家會這樣想的確無可厚非,但有馬家會同意讓我驚訝。」

                「他們知道,而且同意我和燻在一起。」草津轉頭望向鬼怒川:「小熱好像不知道我怎樣把燻搶回來……記得上年冬休前曾有過有馬退學的傳聞嗎?」

                「小錦不是相信媒研的報導吧?」

                「那是真的……那時追過去向他們要人……」

                「欸?」

                「那時我明白燻為何一直待在我的身邊,而且發現自己已離不開他……當時不知哪兒來的勇氣,跟有馬家的家主,燻的父親說要得到燻這個人……」

                「小錦很厲害。」鬼怒川像聽到精彩的睡前故事般閃動亮晶晶的眼神,臉頰泛起淡淡的紅霞:「若是我……一定不敢……」

                「這就是我要小熱有話真說的原因!笨蛋小熱,如果連自己的事都不敢爭取,小熱以後怎麼辦?難道小熱會僅僅因可以和那傢伙一起生活而滿足嗎?小熱真的不希望得到更多?」

                「小錦……」

                「雖然不會再有Caerula Adamas,但我要改造世界的心不會變。小熱,你等我,我會把世界變成連我們都可以跟其他人一樣幸福的世界。」

                這是我僅可以為你做的。

                「嗯!」

                「他們兩個……」由在院半睜著眼瞄瞄兩人。

                「吃醋了?」

                「不……熱史有分寸,要吃醋的不應是你嗎?」由布院帶笑瞄了後面的人一眼:「你家那位去壓人了,不制止一下,小心他吃髓知味,回家如法炮製。」

                「沒關係,錦史郎高興就好。」

                「是嗎……不過,以會長的個性,願意搬進你家一起生活,似乎亦不必過度擔心。」

                「嘿。」

                「好好照顧會長……熱史仍然很掛心他的,我不希望熱史會因為他的事而操心、擔憂。」

                「這還要你提醒嗎?」

                「嘛……的確。」

                旅行很快結束,各人將會走上各自的路,不過,無論如何,這段短短的日子會是他們寶貴的回憶。


                收起回复
                14楼2016-05-07 17:16
                  这次的好长~好好吃~


                  水嫩嫩的前会长~想一想就觉得一定是人间美味~
                  的确,切开黑的小天使那么可能被欺负呢?
                  现任会长调教有基成果斐然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收起回复
                  15楼2016-05-07 17:19
                    哈哈哈哈~原来是贴错了,我还以为是特意的呢~
                    娇羞的洋娃娃会长多可爱啊~


                    收起回复
                    17楼2016-05-29 21:38
                      錄取信

                      嘻……

                      看到電郵的通知,草津微微一笑。

                      他知道一定很高興。

                      不過,等確認再說……

                      「燻!」

                      草津笑著從有馬身後冒出頭來。

                      「怎麼了?我可愛的公主殿下。」有馬的笑容很輕盈,跟平日沒兩樣。

                      「都說不准叫我公主!」草津炸毛半秒後平復:「請看。」

                      「哦?」有馬依言打開信封,笑容逐漸變得亮眼:「呵呵,恭喜你呢,錦史郎。」

                      「就這樣?」

                      「哦?」有馬故作不懂的側著頭:「難道還有其他?呀!要幫忙找住宿的地方?對呢……我應為公主殿下準備一切……」

                      「喂!」草津氣跺腳:「不是住的問題!這個不用你管!我是說,這樣就算了?」

                      「欸?嘿嘿……錦史郎,難道你想看到我喜極而泣?」

                      被說中心事,草津氣得紅著臉踩有馬一腳。

                      「呵呵,真可愛。」

                      「有馬完全沒驚喜的樣子,討厭!」

                      「呵……」有馬勾起草津下巴親了親:「早知道了,還想著錦史郎會用甚麼方法告訴我。」

                      「怎會………」

                      「公主殿下的事,會有我不知道的嗎?」有馬露出勝利的笑容。

                      「嘖。」

                      「以後請繼續多多指教。」


                      收起回复
                      21楼2016-06-26 23:01
                        公主耍玩人未遂,结果又被耍玩了,甚好~嗯嗯,不过还是要恭喜公主殿下~


                        收起回复
                        22楼2016-06-27 10:49
                          家主大人是明白人呢~恭祝公主殿下出嫁~(被打飞)


                          收起回复
                          24楼2016-06-29 10:54
                            撒花撒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6-06-29 19:23
                              撒花撒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6-07-03 2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