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学神吧 关注:410贴子:1,327
  • 0回复贴,共1

第五百七十八章 神皇楚天阔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老者一听,笑了,“缘分,缘分,天不绝我,小兄弟,看来,你我有缘啊。”

“呃……”

苏航一滞,你我有缘,这句话,真的有点熟悉啊。

“这位前辈,你是?”苏航有些忐忑的问道,先得把这人的身份弄清再说。

看这人被那么多的铁链束缚着,形状如此凄惨,应该是没有多大的行动能力,对自己应该不会有太大威胁,不过,苏航依然不敢贸然的靠近。

老者闻言,含笑的看着苏航,“老朽姓楚,名天阔。”

楚天阔?

苏航愣了一下,这名字,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

“怎的,小兄弟没听过老朽的名字?”楚天阔显得有点意外。

苏航顿了顿,这话说的,好像我应该知道你的名字一样,你以为你是谁,全宇宙都该听过你的名号不成?

当然,这话苏航也只是在心里想想,可不敢说出来,“似乎是听过,有些熟悉,不过,有点想不起来。”

“哈哈哈……”老者听了,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稀奇,稀奇……”

苏航闻言,立马翻了个白眼,没听过你名字就稀奇了?此时此刻,苏航真想问一句,你特么到底谁啊?

笑了一阵,老者突然严肃了起来,“小兄弟,你过来,老朽求你件事。”

苏航一顿,透过巨蛇的眼睛,盯着老者瞧了瞧,“前辈,有事直说便是。”

这是个怪人,说不定还是个异常强大的太古罪民,苏航可不敢贸贸然的过去,万一遭了道,那可爽翻天了。

老者也没怪罪,直接道,“你过来。把我后面这把剑抽了。”

啥?

苏航一愣,往老者背后看去,那柄红彤彤的剑?

用脚趾头想一想,苏航都能知道。那把剑必是用来困住这老者的,他要是把那把剑抽了,这老头不就脱困了么?

苏航可没那么傻,连这人的身份都没有搞清楚,就贸贸然的助他脱困。万一这人要真是什么罪大恶极之人,放了他出去,岂不是天下大乱了么?

“这可是把绝世的好剑,无上道器,天道之剑,你把它取出来,它就是你的了。”老者对着苏航道。

苏航一听这话,立马就呵呵了,当我是三岁的小屁孩儿么?这种骗小孩儿的话,也能让人相信?

毫无疑问。剑肯定是一把好剑,要不然,也压不住这样的强人,但是,这老头的话能信么?

“小子资历浅,不知道前辈究竟是何方神圣,这个,呃,呵呵,我就是纯粹路过。那什么,我得赶快出去了。”苏航连忙丢下一句话,准备遁了,这样的存在。还是尽量少扯上关系的好。

“你走不了了。”这时候,那老者突然开腔了。

苏航立时顿了一下,果然,这老者没打算这么放自己走啊。

回过头去,苏航脸上充满了戒备。

然而,出乎苏航意料的是。那老者并没有要为难苏航的意思,“有人来了,快进溶洞,千万别出来。”

苏航一滞,也不知怎的,心头一阵狂跳,仿佛心都要跳出来了,莫名的预感到一阵危险,下意识的就听从了老者的话,就近捡了一个岩浆喷涌的大洞,驱使着巨蛇庞大的身体,唷的一下钻了进去。

刚钻进去没多久,在洞中转了个身,苏航便看到,对面一个岩浆喷涌的大洞之中,闪起了一阵白光,随即,一个白衣飘飘的女子破开岩浆,从那岩浆流中穿了出来。

仅凭肉身穿越炙热的岩浆,来到地心深处,这女子的实力不一般啊。

天尊境,绝对的天尊境高手。

当苏航看清楚那女子的容貌时,整个人立时就有些吓蒙了。

天妖娘娘。

这女人竟然是上次逼得他不得不使用入场券逃跑的天妖娘娘。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天尊境的高手不都去天外天决战去了么?这女人是主要挑事者,天外天之战,怎么可能少的了她?她怎么在这节骨眼上来了这地方?

苏航屏住了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喘那么一下,这女人简直就是一个噩梦,他可生怕被这女人给发现,上次侥幸的逃了,这次肯定不会那么侥幸了。

逃。

现在,苏航就这么一个念头,趁着天妖娘娘还没有发现自己,赶紧用入场券逃了,可是,偏偏他又十分的好奇,这女人究竟来这地方干什么?

难道,这女人和那个老头有什么关系?

一番挣扎之后,强烈的好奇心,驱使着苏航暂时留了下来。

洞中,柳如絮飘然而下,依旧是那么的风姿绰约。

身处在炙热的高温之中,依旧是如若无物,身上绽放着一层淡淡的白光,把那一身的妖媚遮去,余下的居然有几分仙女之姿。

柳如絮足尖轻轻点地,落在中央的平台上,也不说话,只是一脸含笑的看着面前这个被困的老者。

“呵呵,如此美貌,却偏生了一副蛇蝎心肠。”抬头看了这女人一眼,老者轻笑了一声。

柳如絮嘴角微微一弯,捂着嘴一阵妖媚的娇笑,“咯咯咯,小女子拜见神尊,神尊这是在夸奖我么?”

“神尊?”

苏航一听这称呼,立马就不能淡定,刚才听那老者报上名讳,他只觉得熟悉,仿佛在什么地方听过,但也没有细想,可是,此刻一听柳如絮称神尊,瞬间就记忆了起来。

神尊!

能配得上这个称呼的,天地之间仅有一人,那就是四方神域的共主,已经过世二十多年的神皇。

神皇楚天阔!

苏航对十万年前的事不了解,但是,听那几个老头说过,仿佛那位已经过世的神皇,名讳就是楚天阔。

这老者,是神皇?

不是说他二十多年前就已经死了么?这么是被困在了这个地方?

苏航的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他看到了什么,他居然看到了已经过世的神皇?

“谁?”

柳如絮蓦然的警觉,猛的回头,目光所指,正是苏航躲藏的那个洞**。

很显然,虽然在这极度高温之下,柳如絮的五感有所限制,但是,刚刚苏航强烈的情绪波动,还是暴露了行踪。


回复
1楼2016-05-02 2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