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骑士吧 关注:208,271贴子:6,703,407

【原创】目测短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李土,图片来自百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5-02 11:11
    眼对眼地看了数秒后,女人伸出了手,指尖带着十足的冰凉,湿湿滑滑的,被摸到时,別有一番恶心的寒意。
    “嘻嘻嘻,这就是玖兰一族未来的继承人吗?真是优秀啊……”女人摸到后就开始笑,声音哑哑的,极其古怪。她一边笑一边说话,话意虽然和李土平时听到的那些贵族的恭维没什么不同,但他就是觉得,这话里面,有一种莫名的,属于变态的气息。
    事实证明,李土当时的猜测是没错的。因为后来的日子里,李土的生活就不断受到了这位变态姑姑的打扰。
    晚上起来时,会发现变态姑姑站在自己的床前,拿着蜡烛诡异地笑着:“可爱的小李土,要不要吃点心啊,这是我刚刚做好的,鲜血味道的小蛋糕哦~”
    刚开始,玖兰李土出于礼貌,听话地把蛋糕吃下了,结果第二个晚上醒来时,他就发现自己的头发变成了白色,而他的姑姑在看到他满头白发后,只是诡异地笑了声,说:“嘻嘻嘻……小李土,白发很适合你呢……”
    走在走廊上的时候,四肢会突然动弹不了,回过头时,才发现姑姑站在某一处墙角,嘴角微咧地往空中泼洒某种药剂……
    等到药效解除,李土带着满腔算计想要去寻仇时,变态姑姑已经躲回自己的房间,口中叽叽咕咕,十分兴奋地开始研制新的药物了……
    洗澡的时候,李土有时候会觉得有人在看自己,环顾四周发现没人,正要继续洗时,却发现姑姑突然站在自己面前,捧着他的脸十分诡异地怪笑:“嘻嘻嘻……小李土长了一张容易诱人犯罪的脸呢……”
    那时的李土远没有后来那么皮厚,在这种全身光溜溜,尴尬得不能再尴尬的情况下,他总会有一种想把自己亲姑姑碎尸万段的冲动……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将近半年,有一次,当玖兰李土经过图书室时,他发现变态姑姑坐在里面,难得正常地捧着一本书籍在看。
    透过门缝看到了里面,李土原本是不想进去的,但下一秒,他却发现自己被一股力量缚住了身体,紧接着就被拉了回去。
    “嘻嘻嘻……小李土,既然看到了,那就来让姑姑做个实验吧,姑姑会好好爱惜你的哟……嘻嘻嘻”
    干哑的声音有些刺耳,李土听得皱了皱眉,他的身体不能动弹,于是就用眼睛观察着自己这位姑姑:即使回到了玖兰家,他的姑姑似乎也没有恢复贵族身份的打算,声音依然难听得犹如一个七八十岁的人类老人,那身破旧的黑色斗篷也从不离身,总是做一些奇怪的事,尖着嗓子笑时像极了李土在古文献里看到的恐怖老巫婆。
    至于那头白色的头发……
    目光从几缕白发上掠过,玖兰李土的眼底多了几分思量。
    玖兰家族的人天生是深色系的发色,像他姑姑这样满头都是白发的,在玖兰家的家族史里似乎从未有过。
    一时的好奇带动了求知欲,玖兰李土认真地看着姑姑,异色的双眸里盛着那么一丝好奇:“姑姑的头发,也是因为实验才这样的吗?”
    “嘻嘻嘻……小李土发现了吗?没错哦,虽然是因为实验失败才这样的,但这也是我的伟大创作哦……嘻嘻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05-02 11:15
        如此一想,便向他笑道:62蚀曼on7


      回复
      5楼2016-05-02 11:32
        no.2

        “没有办法恢复原来的颜色吗?”目光在姑姑的白发上流连,玖兰李土抿着嘴,眉间的微蹙泄露了他难得的关怀。
        “嘻嘻嘻……这种和我之前给你吃的那种不一样,变不回来的哦……”
        “可是姑姑不在乎吗?”
        “嘻嘻嘻……在乎什么?在乎那些低等生物的看法吗?……嘻嘻嘻”
        “……嗯。”李土点了点头,目光有些黯然,就像他的异瞳一样,即使他们不敢当面说,但是背地里也是会议论的。
        “嘻嘻嘻……他们的看法又不可以帮我做好实验,我在乎干嘛?还不如多抓几只小白鼠来实验呢。嘻嘻嘻……就比如,你这样的小白鼠……”冰凉的指尖轻轻戳着李土的脸颊,变态姑姑咧开了嘴,透过被风带起的几缕白发,他看见了他姑姑的眼睛——一双美丽的,像蓝天一样澄澈的眼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05-02 13:02
          加油(ง •̀_•́)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5-02 13:09
            “嘻嘻嘻……小李土,姑姑饿了,你让我咬一口吧……”冰凉的气息在颈间徘徊,玖兰李土闻言微微一怔,下一刻,尖利的獠牙就刺破了他的脖子,血液汩汩流动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咕……果然还是小孩子的血好喝……嘻嘻嘻”贪婪地吮吸着李土的血液,变态姑姑舔了舔嘴,柔软的唇瓣在李土的颈间流连……
            “姑姑……”白色的发丝在倾洒的月光下犹为耀眼,玖兰李土轻轻碰了碰那白发,内心深处升起了一丝异样,他低低唤了一声,听着那人因为沉迷于自己的血液而发出的感叹,身体竟然隐隐有些兴奋……
            “……”异色的双瞳浮起血族特有的红光,玖兰李土摸着姑姑的头,说话的声音带上了一丝蛊惑:“姑姑,你咬了我一口,所以你也要让我咬一口,因为,我也想尝尝,姑姑的血是什么味道的……”
            “嘻嘻嘻……是这样吗?”餍足了玖兰李土的鲜血,变态姑姑抬起头,没被头发遮住的那部分皮肤白皙,隐约可见现任玖兰王的几分影子,她舔着唇边残余的鲜血,笑声极其怪异:“嘻嘻嘻……既然是小李土的要求,那姑姑自然不会拒绝……”
            “嘉叶,够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5-02 21:08
              幽暗的图书室里突然响起一个年青男人的声音,变态姑姑循着声音看去,那个人是她的亲哥哥,血族现任的君主——玖兰越:“嗯?……是哥哥呀?嘻嘻嘻……你也想尝尝我的血液是什么味道的吗?”
              “父亲……”看着突然出现的父亲,玖兰李土乖顺地喊了一声,眼底却没什么情绪。
              “嗯。”玖兰越淡淡地应了一声,抬眸看着玖兰嘉叶时,眼眸深处泛起了一丝不悦。
              “嘻嘻嘻……哥哥真是开不起玩笑……”冰凉的手指轻轻掩着嘴角,变态姑姑古怪地笑了起来,笑声就像一架破旧的手风琴,喑哑又难听。
              玖兰越听着这样的笑声,眉头微微一皱。
              “不过……就如小李土所说的,我咬了他一口,他也要咬我一口,这样才公平,不是吗?嘻嘻嘻……”指尖轻轻划过李土的脖颈,变态姑姑满意地咧了咧嘴,说到“公平”二字时,笑声变得更加古怪,而同样古怪的,还有玖兰越,他抿着嘴,眉间的褶皱更深:“……随你。”面无表情地丢下这句话,玖兰越深深地看了玖兰嘉叶一眼,随后一言不发地离去。
              “嘻嘻嘻……竟然逃了。”
              “姑姑……”玖兰李土侧头看去,变态姑姑把脸靠在他的肩上,因为刚吸了血,略显苍白的红唇此刻红艳似血,这么近距离地看着……玖兰李土心间一跳,他咽了一口唾沫,内心深处突然涌起一股强烈的,对于鲜血的渴望。
              “姑姑,我好饿……”异色的双眸泛起一片红光,玖兰李土难耐地舔了舔姑姑纤细的脖颈,随后张开獠牙,情不自禁地咬了上去。
              “……”蓝眸有一瞬的怔愣,变态姑姑眨了眨眼,之后嘻嘻嘻地怪笑起来:“……小李土,姑姑的血好喝吗?……说起来,你是第一个尝的哦……嘻嘻嘻……”
              连连的怪笑带着一丝难得的愉悦,玖兰李土抬起头,透过那柔软的发丝,他第一次看清了姑姑掩藏在苍苍白发下的脸,那张脸,一点也不像她的声音那么苍老,相反的,很好看,好看到,让他的心有那么一丝悸动。
              “姑姑的血……很好喝。”眼中的红光尚未褪去,李土缓缓舔着嘴边的鲜血,嘴角泛起了一个轻微的弧度,仅仅十二岁的他,此刻妖美至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5-08 22:23
                之后的几天里,玖兰李土的生活暂时恢复了平静,而不平静的,变成了玖兰越。
                至于怎么个不平静法,玖兰李土曾有无数次机会可以去看热闹,可是每一次,他都很好地避开了。
                原本是一直被那个人关注着的对象,现在却突然换成了别人,即使那个人是他的父亲,他还是感觉到了一丝抵触,这种感觉让他厌烦,更有些无所适从。
                强烈的不适应感让玖兰李土开始变得烦躁,直到有一次,他在即将进入父亲的房间时,碰巧听到了父亲与姑姑的对话,很难得的,他这一次终于不再想着避开,而是站在那里,安静地听着。
                “嘉叶,你玩够了没有?”玖兰越被绑在十字架上,明明全身动弹不了,他却没有一丝紧张,只是看着玖兰嘉叶,平静地说道。
                “嘻嘻嘻……这怎么能叫做‘玩’呢?……这明明就是一个伟大的实验哪……嘻嘻嘻……”玖兰嘉叶嘻嘻嘻地怪笑,接着拿起皮鞭,毫不留情地抽了下去。
                “嘉叶,人类的皮鞭对纯血种是没有用的……”接连被抽了好几下,玖兰越身上的衣服早就被抽开了花,但那副继承自玖兰一族的美丽躯体上,却连一丝鞭痕都没有,玖兰越慢悠悠地看着自己的身体,说出来的话却让玖兰嘉叶感到了一丝挫败,但没过多久,她又恢复了信心。
                “嘻嘻嘻……既然如此,那就用这个吧……”玖兰嘉叶拿出了一把匕首,轻轻抚着匕首的剑锋,笑声低哑至极:“嘻嘻嘻,这可是我借用猎人协会的源金属,特意研制出来的哦……”
                “……专门用来对付我的?”玖兰越闻言微微挑眉,言语间却没有失了平日的冷静。
                “嘻嘻嘻……是的,哥哥……”
                “那我可真是荣幸至极……”
                “嘻嘻嘻……说起来,我从出生到现在,都还没有尝试过哥哥的血液呢……”温柔地把匕首架到哥哥的脖子上,玖兰嘉叶咧着嘴轻轻一划,鲜红的血液就顺着伤口流了出来,玖兰嘉叶舔了舔嘴,迫不及待地凑上去品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06-10 22:57
                  “……咕……咕……”
                  时间一点点流逝,周围安静得只剩下那人吞咽血液的声音,玖兰越感受着脖子上柔软的触感,缓缓地闭上了眼:“……喝了那么多血,嘉叶,你还真是贪心呢……”
                  “嘻嘻嘻……这怎么能说是贪心呢……我只是饿了而已,哥哥,难道你连让我饱餐一顿都不肯吗?……嘻嘻嘻……哥哥真是小气呢……”随手在玖兰越的肩上划了一刀,玖兰嘉叶再度凑过去,柔软的舌尖轻轻舔了一下伤口溢出的血液。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07-17 00:09
                    喜欢这种风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07-19 00:28
                      “……”稍触即逝的柔软给皮肤带来一阵战栗,玖兰越眸光一闪,酒红色的眼眸在月光下泛起红光,“嘉叶……”
                      “嘻嘻嘻……怎么了?我惹人怜爱的哥哥……”肩膀上的伤口开始恢复,玖兰嘉叶拿着匕首,锋利的刀尖顺着肩膀往下流连,到了心口处时,她嘻嘻一笑,刀尖刺破了柔软的肌肤,血液的香气,再一次顺着那美丽的肌理溢了出来。
                      “……你还是不明白吗?”低沉的嗓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有些难耐,玖兰越低下头,月光下,那张美丽的容颜正专注于他的血液,莫名地,令他有一丝愉悦。
                      “……”躲在门口的玖兰李土自然捕捉到了这丝情绪,他抬起头,父子俩目光相对,一个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嘲讽,而另一个,则是毫不掩饰的嫉妒。
                      “嘻嘻嘻……明白什么?……明白是哥哥你把我送进元老院的吗?……”诡异的怪笑难听至极,玖兰嘉叶在匕首上抹了些东西,然后不紧不慢地在玖兰越的身上再划了一刀:“嘻嘻嘻……虽然我不讨厌元老院那个地方……可是,亲爱的哥哥,你该知道,我生来啊,最讨厌被别人安排自己的命运了……嘻嘻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07-25 02:42
                        毫不留情的一刀狠狠地扎进了那人的肋骨,玖兰嘉叶伸出冰凉的手,鲜红的血液把手染得通红,她把指尖放到唇边,习惯性地舔了一下:“……嘻嘻嘻,怪不得我小时候会这么讨厌你,原来是因为知道你长大后会这么做啊……嘻嘻嘻……擅自替别人做决定的人,果然很讨厌呢……不过……嘻嘻嘻……讨厌的人,血液却意外的鲜美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6-07-25 03:00
                          “那……比起李土的如何?……”似乎是不经意间的询问,玖兰越在说完这句话后就勾起嘴角,血色的瞳直直地盯着玖兰嘉叶的眼睛。
                          “嘻嘻嘻……哥哥的血液虽然很鲜美,但却没有小李土的好喝呢……”已经饱餐了一顿,玖兰嘉叶舔了舔嘴边的血液,毫不客气地拿两人来做比较:“嘻嘻嘻……小孩子纯净的血液,又怎么是你这种沾染了污秽的大人可以比的?”回忆起那种美味,玖兰嘉叶嘻嘻直笑,笑声却明显有些愉悦。
                          “呵……看样子嘉叶很中意李土呢……”腹部的伤口还在往外流血,玖兰越缓缓一笑,即使再狼狈不堪,他依然是那个优雅从容的玖兰王。
                          “嘻嘻嘻……失去了母亲的孩子,总是比较招人怜惜的,不是吗?……”
                          “……就像小时候的你一样吗?……”似乎想起了什么,玖兰越无视伤痕累累的身体,血光流动的红眸一动不动地看着她:“……相比我,从没见过母亲的你,确实更惹人怜惜……”说这话时,玖兰越的脸上带着几分笑意,那模样,仿佛在看一个可怜的小孩。
                          真是,刺眼得可以。
                          “嘻嘻嘻……亲爱的哥哥,你真是作得一手好死……”猛地把匕首拔出来,玖兰嘉叶再度伸手,冰凉的手指慢慢勾起玖兰越的下巴,她咧开嘴,温柔地在那张美丽的笑颜上划了一刀。
                          “……”鲜红的血痕贯穿了玖兰越的左脸,血液顺着白皙的肌肤流下,一直淌到了喉结那里,平添了几分性,感。
                          “嘻嘻嘻……这张脸,真是怎么看都讨厌呢……”下巴被一只冰凉的手捏着,玖兰越被迫抬起头,脸上的笑容慢慢收了起来。
                          “……嘉叶……嗯……”低哑的呻/吟透着几分难耐,玖兰越黯了黯眼眸,喉结处传来的柔软触感清晰地刺激着他的感官,这种疼痛与愉悦相互夹杂的感觉,真是……分外地折磨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6-07-31 23:4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07-31 23:4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07-31 23:50
                                啊啊啊吧里难得的好文,必须要收藏方显我的诚意,希望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08-01 00:22
                                  楼主吃枢姬cp嘛【强行安利】可以看看我的文吗,叫做潮声,大概在首页,希望楼主能和我做个好基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08-01 00:24
                                    楼主不错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08-01 01:26
                                      “嗯?……哥哥,你叫了呢……”柔软的唇瓣从喉结处离开,玖兰嘉叶低低一笑,仿佛是为了验证刚才有没有听错,她伸出獠牙,极其缓慢地咬上玖兰越的喉结:“……咕……咕……”
                                      “嗯……嘉叶……”体内的纯血因子在沸腾,玖兰越咽了口唾沫,喉结的滚动给身体带来更加刺激的感受,他压低声音,性/感的低吟再一次从喉中溢了出来。
                                      “……咕……嘻嘻嘻……看来我的试验是成功了……”缓缓舔去剩余的鲜血,玖兰嘉叶抬起头,右手指尖挑起玖兰越的下巴,迫使他抬眸与她对视,从那双黯沉沉眼眸里,她看到了满满的欲、望。
                                      “嘻嘻嘻……这样饥/渴/难/耐,痛苦与愉悦并存的低/吟,听着真是相当的淫/荡呢……”古怪的笑意从唇间溢出,玖兰嘉叶放下手,蓝眸隐隐有些兴奋,她自言自语道:“嘻嘻嘻……看来这种做法,不光对人类有用,对吸血鬼也是一样有效的……”
                                      想到试验已经成功,玖兰嘉叶兴奋地丢下匕首,转身就想回自己的实验室做记录。
                                      “嘉叶……”刚刚走出半步,玖兰嘉叶听到了身后那人的呼唤。
                                      “嘻嘻嘻……你还有事吗,哥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08-07 23:49
                                        “……融合在我血液里的东西,你还是感觉不到吗……”沙哑的嗓音压抑着几分难耐,玖兰越眸光一闪,十字架瞬间破坏殆尽。
                                        “……嘻嘻嘻,感觉?我需要感觉到什么……”后颈突然感觉到了一丝热气,玖兰嘉叶声音一顿,身后那人掀开了她的头发,尖利的獠牙刺进了她的脖子。
                                        “嘻嘻嘻……哥哥,被你吸血,我感到非常恶心呢……”
                                        “呵……嘉叶,我也饿了呀……除了你,这里也没什么好吃的呢……”因为失血而愈发严重的饥渴得到了缓解,玖兰越禁锢住玖兰嘉叶的行动,着迷地品尝着那无时无刻都在渴求的鲜血,喉咙里发出了一声舒服的低/吟:“咕……嗯……嘉叶,你的血真是非常难喝呢……”难喝到……让我想直接在这里要了你……
                                        “……嗯……”感受到身体微妙的变化,玖兰越压抑着欲/望,愈发贪婪地吸着血。
                                        “嘻嘻嘻……知道难喝还喝,哥哥,你真是变态呢……”
                                        “……呵……彼此彼此……”
                                        “……”潮水般的记忆透过血液涌进了脑海,玖兰越闭上眼睛,一幕一幕地读取。……读到最后一幕时,他忽然身子一软,直直地倒在了玖兰嘉叶身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6-08-08 01:28
                                          楼楼加油\^O^/
                                          虽然感觉口味有点重。。。。(≧ω≦)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5楼2016-08-09 11:27
                                            楼主加油,挺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6-08-10 13:16
                                              (⊙o⊙)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6-08-11 12:19
                                                求lz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6-08-13 14:45
                                                  “嘻嘻嘻……哥哥,你还真是重呢……”身体的禁锢解开,玖兰嘉叶搂住哥哥的腰,柔软的舌尖舔了一下脖颈上残余的血液,接着嘻嘻一笑,毫不犹豫地丢下玖兰越。
                                                  “……”最后一幕记忆仍停留在脑海中,玖兰越躺在地上,缠绕在心里多年的执念终于找到了答案,只是……他喘着气微微一笑,血一样的眼眸黯沉沉的,一点情绪都看不出来。
                                                  ……原来她真的不知道……哈……天生残缺的吸血鬼……真是可笑……又……相当地可悲啊……
                                                  灰白的人影带着诡异的笑容离去,玖兰越安静地看着,直到人影消失。
                                                  “主上……!!!”玖兰嘉叶既然离开了,她设下的结界自然也没有维持的必要,于是结界一解开,玖兰越的侍从立刻从阴影中出来,面无表情地低着头跪下,语气明显有些担忧。
                                                  玖兰越轻轻“嗯”了一声,接着阖上眼,什么都没说。
                                                  “主上,你的伤是嘉叶大人……”侍从低着头,空气中的血腥味诱人无比,然而一想到是主上的血液,他顿时冷静下来。
                                                  “嗯。”
                                                  “主上,她……”
                                                  “浮焰,你想以下犯上吗?”察觉到侍从散发出来的杀意,玖兰越睁开眼,眼中的警告硬生生让侍从惊出了一身冷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08-21 23:57
                                                    楼楼,加油加油,fighting!!!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6-08-22 11:25
                                                      dd


                                                      收起回复
                                                      31楼2016-08-22 20:30
                                                        楼主快更文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3楼2016-08-29 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