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易代吧 关注:829贴子:16,255
  • 8回复贴,共1

【转帖】《译语》和《北虏风俗》比较研究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姚卫霞 宁 侠
(包头师范学院 历史文化学院,内蒙古 包头 014000)
[摘要] 《译语》和《北虏风俗》是记载明代蒙古的汉籍史料,属私人著述,它们对蒙古风俗习惯着墨较多。《译语》由岷峨山人撰写,成书于嘉靖年间,是笔记体史书。较之《译语》,《北虏风俗》成书稍晚,作者是萧大亨。这两部著作在作者、成书背景、版本内容等方面存在着异同。
[关键词] 《译语》;《北虏风俗》;比较研究
中图分类号: G 112 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672-8610(2015)2-0085-02
[作者简介] 姚卫霞,包头师范学院历史文化学院硕士生,研究方向:历史文献学。
宁侠,包头师范学院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博士,研究方向:历史文献学、明清蒙古史。
一、《译语》、《北虏风俗》之基本情况比较
(一)作者生平及成书背景
明朝中后期明蒙关系时缓时紧,在明朝一方,许多有识之士想通过了解蒙古人找到制胜的途径,另外,当时私人著史风气盛行[1]P29~30。《译语》和《北虏风俗》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现的,它们的内容不仅包括明蒙关系,更多是关于蒙古的社会生产和生活。
1.《译语》。《译语》作者是岷峨山人,即苏志皋[2]P368,字德明,号寒村,河北固安人,生于1497年,卒于1569年。苏氏是嘉靖十一年(1532)进士,曾在宣府、陕西、山西等明朝边关重地任职,亲自经理边防事务,很熟悉边境和蒙古的情况[3]P224。在搜集前朝典籍和前人著述的基础上,结合自己所闻亲历,苏志皋于1543年左右撰写了《译语》[4]P264。关于该书的体裁和成书时间书中有云:
以上所纪于宣府特详,以予官守所在。
另外,据书中内容:
予嘉靖癸卯夏,奉命分守口北道。
予于嘉靖甲辰春,与元戎袭虏至此。
该书是苏志皋在宣府任职时(1543年左右)所写,且非一年完成。作者随时写录,是典型的笔记体史书。
2.《北虏风俗》。《北虏风俗》作者是萧大亨,字夏卿,号岳峰,山东泰安人,1532年出生,卒于1612年,为嘉靖四十一年(1562)进士,曾是山西、宁夏、宣府等北部边防重臣[5]P238。萧氏处理边防事务时,亲见亲闻了蒙古的详情。他把掌握的资料分为匹配等二十目,详细描述每一类目。另外,书末附有《北虏世系》,该世系是否为萧大亨所作目前虽无定论,但其是研究明朝蒙古各部落变迁、存殁情况及地理环境的第一手资料。
《北虏风俗》由萧大亨写于1594年,书开篇云:
万历甲午孟冬之吉
(二)版本
1.《译语》的版本
根据宁侠《〈译语〉研究》,《译语》的版本有《记录汇编》本、《内蒙古史志资料选编》本及薄音湖、王雄点校本[6]P2。
2.《北虏风俗》的版本
据周郢先生的《萧大亨著述考》[7]P51~53和马骏骐《〈北虏风俗〉论述》[8]P11~12,《北虏风俗》之版本除《国朝征信丛录》本、《泰安乡村师范校刊》本和傅增湘钞校本已亡佚外,还存有以下10种:万历二十二年(1594)自刻本,《宝颜堂秘笈》本,《说郛续》本,《广百川学海》本,《宁攘全编》本,《泰山丛书》本,北平文殿阁本,东方文化会藏抄本,崔春华校注本以及薄音湖、王雄点校本[9]P9-11。
(三)史料来源
关于《译语》的史料来源,有三个主要来源:一是前朝的书志;二是归降者、罪犯及哨瞭人之说;三是作者亲闻亲见[6]P6-7。
除以上三个来源外,前人的诗歌、叙说在书中也有体现,如书中有“唐卢照邻云……”、“骆宾王云……”、“唐高适云……”、“唐段成式曰,……”等语句。
较之《译语》,《北虏风俗》史料来源单一,书中云“不榖筹边之余,得虏情颇悉”,可见,大部分内容是作者亲眼所见。还有一些是听说的,如书中有“说者……”出现。
二、《译语》、《北虏风俗》之内容比较
(一)日常生活方面
1.居住出行。由《译语》和《北虏风俗》两部著作关于住行的描述可知,明朝时期,蒙古人以游牧经济为主,住大帐,以毡铺地。较之《译语》,《北虏风俗》叙述全面详细,说明了部分人已过上定居生活,拥有田地和家畜。蒙古人对帐门方向讲究,睡觉时头部朝向固定,但很少提及出行情况。
2.主食。由《译语》可知蒙古人食肉虽烹,但不熟,且不拘小节,直接用手食之。
同样,从《北虏风俗》“食用”篇可看出,蒙古人虽知火食,但做法粗糙,吃半熟的肉,把做肉剩的汤汁用来煮粥和烹茶,毫不忌讳茶肉之味不兼容。
由于内外战事的影响,粗放的游牧经济已无法满足蒙古人的日常需求,有部分人开始从事农业,如《译语》有云“食兼黍谷”,《北虏风俗》亦语“有臼为米,有磨为面”。
3.饮酒。由《译语》和《北虏风俗》可知,蒙古之酒,素以兽乳为之,且多取马乳。取乳时间为每年春天马生驹之时,前者介绍了如何取马乳,后者说明了怎样用取到的马乳造酒。
但对蒙古烧酒的酿造方法,两书描述不同。《译语》中的方法是通过改变装酒容器来酿酒,《北虏风俗》描述的则是在造酒步骤方面做改变。
4.服饰。关于服饰的描写,《译语》内容简短,而《北虏风俗》不仅介绍了蒙古人衣服的种类、材质和装饰,还涉及帽子、贾哈和鞋等。
(二)社会生产方面
1.狩猎。蒙古人以狩猎为主,他们采用集众合围的方法获取猎物。《译语》不仅详细介绍了狩猎技巧,还特别指出猎鹿、猎虎方式,另外指出蒙古人“不射雁,亦不臂鹰”。《北虏风俗》虽未说明狩猎方法,但指出蒙古人“颇知爱惜生长之道”。且述说了猎物分配原则,较之《译语》,制度相对完善。
2.畜牧业。关于畜牧业,《译语》未做详细描述,但从书中关于饮食的介绍,可知牧养在蒙古占据主导地位。《北虏风俗》之“牧养”篇不仅介绍了畜产的种类,还详细述说了牲畜的生产及牧养方式。两书都用大篇幅叙述了蒙古人的控马之方,足见马在蒙古的重要地位。
3.农业。明朝时蒙古仍以畜牧业为主,但农业也有发展。《译语》关于农业的描述很少,作者从归降者口中得知,蒙古人“食兼黍谷”,可见彼时农业在蒙古有一定程度的发展,但规模小,由“彼中无果实蔬菜”“及不种植,地力有余故也”可证。从《北虏风俗》的“耕猎”可知,蒙古农业已有一定规模,耕具齐全,农作物种类很多。但耕作技术相对落后,“耕种惟藉天,不藉人。春种秋敛,广种薄收,不能胼胝作劳,以倍其入”。
4.手工业。两书都记载了造酒业、皮毛业和乳业的出现。不同的是,《译语》提到了蒙古的造盐业,且介绍了其种类及取食方法。《北虏风俗》记载了蒙古的冶铁业,当时已有成熟的冶铁工艺,其武器和甲胄都是用铁为之,形制各异,异常坚固。
(三)婚姻家庭方面
关于明代蒙古人的婚姻嫁娶,《译语》和《北虏风俗》都有提及,前者简明扼要,后者分门别类。从两部著作中都可以看到明朝时的蒙古仍留有抢婚和收继婚的习俗,不同的是,《译语》之描述是完全的抢婚风俗,而《北虏风俗》中描述的只是抢婚制遗留的影子。两书对收继婚的述说几乎一致,即使佛教的传入也未能改变此风俗。
另外,《北虏风俗》描述了蒙古的家族联姻制、生育和分配家产等方面情况。
(四)法律法规方面
从两部著作都可以看出,酋首、台吉等在断案中扮演重要角色,牲畜常被当作赔偿物。《译语》虽然描述详细,但内容不及《北虏风俗》广泛。前者仅有一段描述了明朝时期蒙古的法律法规,而后者分“治奸”、“治盗”、“听讼”等三篇述说。
(五)礼节和信仰
1.礼节。从《译语》和《北虏风俗》可知,蒙古人非常敬重位尊者及长者,有法令保护其敬上。另,据《译语》记载,蒙古人敬天,重巨族。
蒙古人敬上勤恳,但彼此不分贵贱,互相帮助,颇知恤贫。如碰见贫穷陌生人,他们毫不吝啬地给予帮助,即使自家贫寒,也会施以援手。
2.信仰。据《译语》载,蒙古人“畏鬼神,信占卜”。《北虏风俗》专有“禁忌”篇,不仅记载了蒙古的占卜,还提到佛教的盛行。
对于占卜,两书主要是描述了一些卜筮方式,各记载了四种方式,都有“灼羊骨”和视弓之动静的方法,其他各不相同。由于各方面条件的限制,作者并不能完全记录蒙古人的卜筮情况,但二书提供的有限资料对研究明朝蒙古人的信仰和生活方式有很大参考价值。
三、作者思想比较
(一)相同之处
两书作者都曾在明朝边防重地任职,亲自处理边防事务,能够获得关于蒙古的第一手资料,相似的经历使他们有共同的思想。
1.忧国忧民。明朝同北元的关系时缓时紧,作为明朝的边防大臣,苏志皋和萧大亨深知战乱对明朝的威胁,为了改变这种局面,他们不仅常深入蒙古地区作战,还分别根据自己的见闻写了关于蒙古风情的著作。苏氏在书中多次提到边弊危害,萧氏也感叹战争带来的“死亡之惨”,直接体现了他们对国家的忠诚、对人民的忧心。
2.忧患意识。明蒙关系变幻无常,为了避免在蒙古骑兵南下中原时手足无措,两位作者都主张未雨绸缪。苏志皋以大篇幅介绍了蒙古的地形地势、山川河流,就是为了在作战时能进退取舍。萧大亨认为即使在款贡之时,也要“险其走急,精其间谍,时以春秋练吾兵”,且乘款练兵是许款初意。这都体现了他们的忧患意识。
3.习“虏”之长,重良将,讲战术。两部著作都详细介绍了明朝时期蒙古的风俗习惯,处理明蒙关系时,要知己知彼,了解蒙古人的优势,无论是他们作战时的团结与技巧,还是日常生活中的分享与恤贫,都值得中原人学习。萧书更是明确提出“弃我所短,习虏所长”的观点。
两位作者都强调良将的重要性,《译语》认为边弊严重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近以主帅非人”,若能选拔贤能将领,蒙古人还会像以前一样忌惮明军。《北虏风俗》之“战阵”篇分析了明军失利的原因,得出“安边境、立功名,是在良将”的结论。可见,苏氏和萧氏都很重视良将。
两书作者分析了明军失利的原因后,提出一些作战策略,尤其在《译语》中作者提到了许多具体战术,《北虏风俗》之“战阵”篇也有一些重要的作战策略。
(二)不同之处
1.苏氏主战。苏志皋和萧大亨虽都为明朝臣子,但前者于嘉靖初年始任职,当时,明蒙关系紧张,常常作战,这就决定了苏氏主战的思想。在书开头,作者大篇幅描述蒙古的地形地势,为明军提供了便于进退取舍的地图。书中还有很多作战策略、选拔精兵良将的方法。这都体现了苏氏主战的思想。虽在书末应用诸葛亮的观点说明不可战的三个原因,但作者仍主张在守边之余,勤加准备,乘蒙古虚时而入。
2.萧氏主张战款结合。《北虏风俗》之“教战”和“战阵”篇内容虽多,但更多是描述和分析,且在“贡市”篇中作者指出了战争带来的不仅是死亡,还会劳民伤财。另外,萧氏特别指出款贡的诸多好处。
3.萧氏主张“安抚”。自佛教传入蒙古,蒙古人信佛日甚,正是了解到这点,萧大亨极力推崇佛教在蒙古的传播,认为这样对“王化”能起到很大作用。他还刻意提到明朝每年对喇嘛的奖励,足见萧氏主张利用佛教在蒙古的传播力度处理明蒙关系。
明朝中后期私人著书风气盛行,苏志皋和萧大亨作为明朝重臣,尤其都曾在北部边关任职,常深入蒙古地区作战,能够获得关于蒙古情况的第一手资料。相似的经历使得他们有共同的思想,都主张习“虏”之长,以己之长避彼之短,因此,分别写了这两部关于蒙古风俗习惯的著作。但是,苏志皋于嘉靖初年始任官,嘉靖时期明蒙关系紧张,因此,《译语》书中更多体现了他主战的思想。《译语》和《北虏风俗》虽有部分内容不同,但都是研究明朝蒙古社会生活生产及其风俗习惯的重要资料,有很大参考价值。
【参考文献】
[1]赵艳霞.明代私人史家群体分析[J].山西大同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04).
[2](日)和田清著,(中)潘世宪译.明代蒙古史论集(上册)[M].商务印书馆,1984.
[3](明)岷峨山人.译语,明代蒙古汉籍史料汇编(第一辑)[M].内蒙古大学出版社,2006.
[4]曹永年.蒙古民族通史(第三卷)[M].内蒙古大学出版社,1991.
[5](明)萧大亨.北虏风俗,明代蒙古汉籍史料汇编(第二辑)[M].内蒙古大学出版社,2000.
[6]宁侠.译语研究[D].内蒙古师范大学,2005.
[7]周郢.萧大亨著述考[J].齐鲁文献,2000.
[8]马骏骐.北虏风俗述论[J].贵州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5(04).
[9]乌日古木拉.萧大亨北虏风俗文献学研究[D].内蒙古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3.
[10](美)亨利·塞瑞斯著.北虏风俗译序与注释[J].米济生译,华裔学志,1945.
[11]上海图书馆编.中国丛书综录[M].中华书局,1962.
[12](清)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M].中华书局,1977.
[13]戴鸿义,鲍音.萧大亨与夷俗记[J].中国边疆史地研究,1992(04).
[14]达力扎布.明代漠南蒙古历史研究[M].内蒙古文化出版社,1998.
[15]赵阮.萧大亨北虏风俗与十六世纪后期蒙古社会生活初探[D].中央民族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5.
[16]宁侠.译语作者思想初探[J].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2007(02).
[17]宁侠.译语的史料价值探析[J].内蒙古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7(03)
[18]段瑞昕.萧大亨与明蒙关系[D].内蒙古大学,2013.


回复
1楼2016-03-17 19:47
    看着有点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6-03-17 21:43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03-18 00:57
        《北虏风俗》http://vdisk.weibo.com/s/zkOSnMi86IfwR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03-18 01:01
          原著全文:《译语》(明)岷峨山人撰 (2012-01-18 19:41:34)转载▼
          标签: 边疆 交流 文化 民族 地理分类: 历史、地理
          译者,《说文》云:"传译四夷之言也。从言,睾声。"越裳氏重九译来贡。《周礼·象胥传》:"四夷之言,东 方曰寄,南方曰象,西方曰狄凝,北方曰译。"《注疏》云:"译,陈也。"陈说内外之言。语者,《说文》云:"论也。从言,吾声。"语者,午也,言交午也。 吾言为语,吾,语声也。
            北胡种落不一,夏曰獯鬻,周曰玁狁,秦汉皆曰匈奴,唐曰突厥,宋曰契丹。今止曰鞑靼,俗曰:"达子"。又恶其贪残, 曰贼、曰虏。自汉以来,匈奴颇盛,后稍弱而乌桓兴。汉末,鲜卑灭乌桓,尽有其地。后魏时,蠕蠕独强,与魏为敌。蠕蠕灭而突厥起,尽有西北地。唐贞观中,李 靖灭之。五代及宋,契丹复盛,别部小者曰蒙古,曰泰赤乌,曰塔塔儿,曰克列,各据分地。既而蒙古兼并有之,遂入中国,称号曰元。我皇明膺箓受图,逐还朔 漠。一传爱猷识里达腊,再传脱古思帖木儿,为也速迭儿所弑,其部属皆奔散来附。洪武中,天兵往讨其罪,追至撤撤儿山,大败之,自是不敢近边者十余年。永乐 中,有本雅失里者,及其下马哈木、阿鲁台奉贡唯谨,因封马哈木为顺宁王,阿鲁台为和宁王。已而叛服不常,遣使谕之,不悛。车驾屡亲征之,诸胡始平。本雅失 里妻率其部属来朝,愿居京师。宣德中,马哈木攻杀阿鲁台,欲领部落,人心不服,乃求元之后脱脱不花立为王,居沙漠之北。马哈木子脱欢,脱欢子也先居沙漠之 西北瓦剌,正统初偕遣使朝贡,岁以为常,朝廷赏赉甚厚。其后负德入寇,归而自相篡戮,朝廷因而绝之。
            其风俗,《匈奴志》谓其随水草畜牧,无 屋居,行则车为室,止则毡为庐。自君长以下咸食畜肉,衣皮毛。贵壮贱老。其坐,长左而面北。其送死,有棺椁而无封树。凡举事,常随月盛壮以攻战,月亏则退 兵。《乌桓志》谓其怒则杀父兄,而终不害其母,以母有族类,父兄无相仇报也。其嫁娶,先私通,掠将女或半岁、百日后始遣媒,送马驼牛羊以为娉。其父子男女 相对踞蹲。髡头为轻便,妇人至嫁时乃养发。有病以艾灸,或烧石自熨,或烧地卧其上,或随痛病处以刀决脉出血。俗贵兵死,葬则歌舞相送,肥养一犬,以彩绳缨 牵,烧而送之,言使护死者神灵归赤山。《突厥志》谓其征发兵马及科税杂畜,辄刻木为数,并一金镞箭,蜡印封之,以为信。有死者,停尸于帐,春夏死者,候草 木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6-03-18 01:02
            转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03-18 09:18
              明朝和蒙古,打了200多年,势均力敌,谁也没能征服谁。结果,两败俱伤之后,都被东北白山黑水中崛起的建州女真,给征服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6-03-20 1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