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草房吧 关注:110贴子:3,696

【回忆】鲜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有人说,有一种知己,叫做色色与开心。
我说:谢谢。
可是呀,你们知道吗?
有一种苦,也叫做色色与开心。
而有一种幸,也是。



回复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3-17 05:58
    看见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6-03-17 05:59
      回来感觉真的很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03-17 05:59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03-17 07:37
          回家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6-03-17 08:2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03-17 08:26
              在家发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03-17 08:26
                回家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3-17 09:59
                  回家了!也是人生中最幸福的事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3-17 12:34
                    “愣着干什么!看看那畜生死了没有!死了拿破席子卷了扔乱葬岗上!”屋外的风雪裹着洪亮的怒吼声,砸向地上一团抹布似的人影。
                    仔细去看,但还能算个人形。
                    晃了晃,不知是伤重,还是失血过多,“抹布”又重新慢慢趴回地上。
                    再也没有生息。


                    回复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3-17 13:00
                      选自《诗经、蓼莪》篇――鲜民之生,不如死之久也。
                      全篇赞扬父母之德,与本文并不相符,只是看中这句话话的意思,遂拿来做题目。
                      有冒犯前人之处,还请见谅。


                      回复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03-17 13:01
                        过了年了,天还冷成这样,实在少见,白日里下了雪,晚上倒露出一股子静谧的味道。
                        诺大的府院,偶尔几声犬吠,不晓得是不是雪盖住了声音,听着倒像是又哼哼哧哧的爬进小窝里去了。
                        屋里通着地暖,冷是说不上的。
                        秦御坐在倚在小塌上,抬起胳膊,捶了捶后脖颈子。
                        早先时候受过凉,一到风雪雨天,脊椎骨就阵阵的疼。
                        想到这又不禁生气。
                        怎么?老子白天打了你,晚上来安都不问了?!不知道老子这会子脖子不舒服么?!这小畜生!
                        以前也有打的厉害的时候,晚上倒也许他不来。
                        都没事,偏偏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心里头烦乱的很。
                        起来熄了几盏灯,把书放回去,打算躺下就睡了。


                        回复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03-17 13:02
                          结果那股子不舒服愈发厉害,秦御皱着眉头,扬声唤武雨,喊了半天,倒是老管家武安推门进来了。
                          “公子,可是屋里冷着?”武安是秦府里的老人了,打小看着秦御长大,后来老家主死,秦御顺位接手秦家,称呼倒是没改的。
                          秦御没动,只皱着眉头摇了摇头。因是快要睡,头发便松松的挽在脑后,拿条黑丝带束着。
                          武安看他有些失神的样子,从旁边的小塌上拿了披风给他裹上:“又疼了,来老奴给按按。”
                          听到武安说这句话,秦御才回过神来:“小雨呢,喊了半天,这大冷的天又野哪去了,也不怕冻着。”
                          武雨是武安的幼子,人长的虎头虎脑的,平日里机灵的很,就是贪玩,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都这样。
                          秋日里,看他小小的个头蹿到树上摘果子,一片生机勃勃的样子,秦御看着喜欢,留在了身边。
                          “您甭管他,还能丢了他不成。”说着给秦御端了杯热茶,送到他手里,手捏着肩膀,揉捏起来。
                          力道不对。


                          回复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03-17 13:02
                            这次可全回过神儿来了,秦御喝了口水,咬着牙问:“西院那小畜生呢?今天晚上怎么没过来?”
                            武安不揉了,俩手在一起搓了搓,又看看秦御。
                            本来打算喝第二口水的秦御,皱着眉头停下,看着武安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更烦了。
                            刚打算再问一遍,武安嘴巴开合了几下:“西院的少爷,殁了。”
                            秦御愣住了。
                            仿佛怕秦御知道的不详细,武安又加了句:“您不是说死透了扔乱葬岗上么?都办好了。”
                            嘭!
                            杯子碎裂一地。


                            回复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03-17 13:02
                              秦御冲到西院的时候,门正大开着,刚刚喊了半天都没找着的武雨,老老实实的蹲在破茅屋的门口,手不时的抹抹眼睛。
                              屋里传来女声:“小雨,别哭了,天冷,仔细伤风发热。”
                              武雨头都没抬,身子来回扭了扭,哼哼唧唧了几声。
                              最后不过瘾似的,嘴慢慢歪下来,这次出声了,嚎啕大哭,呜呜咽咽的喊着“默哥哥”。
                              呜!
                              屋里的女人急步往外走:“我的祖宗,可不许这么大声哭。”说着已经快走到门口了,嘴里兀自说着:“许是积了些福的,总算是不用受罪了。”说着自己倒哽咽了:“也忒可怜了些。”
                              庭院里秦御听着母子俩的对话,站成了冰。


                              回复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03-17 1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