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天下吧 关注:257,074贴子:15,819,293

<写意天下0307>【授权转载】【楼诚初次】涅槃by二百五十一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如未精品,请在0307到0322之间回复,过期勿水。
本帖保留作者一切权利,请不要找楼主要授权,楼主只是搬运工。
作者@静静的冷静
本文为伪装者/一触即发同人,bl向。
放授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3-07 11:39
    没错,我胡汉三又回来了2333果然我比较适合主题帖,删帖重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6-03-07 11:40
      文案:
      十里洋场家国天下,在那个时代,他们都选择燃烧自己,用莹莹之火去点亮通往光明的黑暗旅途……
      他是寒刀,十二年的烈火铸就了刀的寒冽与锋芒……
      他是青瓷,一千三百一十摄氏度的高温下绽放出千峰翠色……
      他是五爷,风云上海滩十里洋场中仗义千秋……
      他是梓稷,梓里不复,吾辈当以扶危于社稷为己任……
      他是明诚,只想做明楼一个人的阿诚……
      他企盼着“小舟从此逝,沧海寄余生。”
      却奈何,生在国家多难之秋……
      在那个时代,他选择燃烧自己,用莹莹之火去点亮通往光明的黑暗旅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03-07 11:41
        目录
        第一话………………回沪
        第二话………………撒网
        第三话………………猎鲨
        第四话………………出鞘
        第五话………………吻血
        第六话………………孤诚
        第七话………………大哥
        第八话………………匕现
        第九话………………狩猎
        第十话………………调档
        第十一话……………抉择
        第十二话……………折花
        第十三话……………诀音
        第十四话……………牧童
        第十五话……………前奏
        第十六话……………局动
        第十七话……………约定
        第十八话……………诱敌
        第十九话……………死间
        第二十话……………绝杀
        第二十一话…………护刀
        第二十二话…………重影
        第二十三话…………联袂
        第二十四话…………离沪
        第二十五话…………扫尾
        第二十六话…………峰回
        第二十七话…………路转
        第二十八话…………再见
        番外一:《峰诚纪事》
        番外二:《寒刀传说》
        番外三:《双毒任务》
        番外四:《诚次PK》
        番外五:《青瓷寄语》
        番外六:《明杨日记》
        番外七:《跃梦巴黎》
        番外八:《莫论童心》
        番外九:《大哥难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03-07 11:41
          第一话——回沪
          自上海沦陷以来,已经两年了……
          一封来自重庆的电报,仅仅十六个字,召回了离沪已久的军统潜伏人员。
          四名。
          毒蛇獠牙,寒刀出鞘,玫瑰怒放,银湖潋光。
          截获这纸电文的上海中共地下党一组组长夏跃春,脸上露出一丝久违的笑意。时隔两年,离人终将归来。
          “组长,是好消息?”雪狼这两年被逼静默,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来自组织的好消息了。从夏跃春脸上,他读出了希望……
          夏跃春高兴地点头,“上级派来了新三组的组长。”
          “我们可以动了?”雪狼的眼睛很亮,透着信念的光彩。
          夏跃春没有说话,烧了电文后,随手拿起了搁置在自己手边的帽子。“医院还有些事,我得先回去了。记住,没有上级的命令,不能轻举妄动。”
          雪狼应道,“知道了,组长。”
          夏跃春认真而郑重地道别,“保重。”
          雪狼如往常一样,一直把他送到门口,“你也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6-03-07 11:42
            上海的深秋很冷,肃杀且萧瑟,天也灰蒙蒙的。大街上的人行色匆匆,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进了76号的魔窟。
            以前,只觉得沪中警备司令部是个可怕的地方。没想到上海沦陷后,76号更加有过之而无不及。
            明诚熟练地打着方向盘,在略有陌生的街道上,将车开得极为稳当。
            纵然再繁荣,上海的街道仿佛一直被蒙上了一层灰暗。像一层层乌云压在明诚的心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回到上海以后,和以前的情况就不一样了。从今天起,遇事不得私自做决定,除非遭遇生死选择。”车后座,是明楼沉重地叮咛与嘱咐。他点漆的眸子深如古井,谁也无法轻易读出他的情绪。
            明楼无法保证,他们两人此行回沪能够全身而退。回来,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随之准备告别世界的舞台……
            可是,牺牲也是要有价值的。
            他和阿诚都是学的经济,价值最大化,是他们学习的最终目的。
            阿诚还很年轻,这些年跟在他身边风里来雨里去,吃的苦他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假如真的到了那一天,他希望阿诚能够完好无伤地活着。阿诚一直很听话,所以有些话他必须说在前面。
            他不希望他的阿诚,为了任何人冒险。包括他自己……
            “是。”明诚应了一句。他的笑容璀璨绚烂,瞬间驱逐了周遭笼罩的阴云。明楼抬眼的时候愣了三秒钟,他似乎迎上的永远是阿诚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03-07 11:43
              有些怔愣地收回视线,明楼低头看了看腕上的表,颇为关心地询问另一个弟弟的情况。“明台是今天的飞机赴港吧?”
              “是。”阿诚事无巨细地打理着他们两兄弟的事情,对这些问题对答如流。“他的航班是上午十一点起飞的,我们的航班是中午十二点飞往上海的。”
              “这个时间,他应该已经到了。”明楼又低头看表……
              明诚从后视镜里看到神色担忧的明楼,心里闪过一丝丝异样。随即,他笑着安慰,“大哥,明台聪明又懂事,您就放心好了。”
              明楼还是心事重重,可眼睛里的宠溺明诚还是看得出来的。“他是聪明懂事,可就是太不安分。希望他到了港大,能收收性子好好读书吧。”
              明诚听到这话,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街道上,两车交汇而过,一南一北朝着不同的方向开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03-07 11:43
                另一辆车上,坐着三个人……
                开车的司机还是刘阿四,身上仍保留着点黑道的痞子气息。
                “大少爷,您亲自去接阿初,真是让阿初受宠若惊。”荣初赤忱的笑容一如往昔,全然没了在外的叱咤风云。
                “你呀。”荣升好笑着摇头,这个弟弟也就在家里人面前这般模样了。“母亲千叮咛万嘱咐,说要让阿初住在家里,我能不来么。”
                “原来是大太太呀。大少爷,您这么不情愿呐。”荣初在荣升面前惯会打趣,这个陪他从小长到大的大少爷,只要不犯原则性错误,其他的都不会在意。
                果然,荣升只是笑着点点荣初的脑袋,“得了便宜还卖乖,记得回去帮我打理生意。忙了好几个月,终于有人接班喽。茶楼的评弹,我可是想了很久啊。”
                荣初做了个鬼脸,“就知道剥削我!回头我向大太太告状,说您……”
                荣升脸一板,“我什么?让你读的书我要收点回报,也有错?”
                荣初咋舌,“阿初就是荣家的廉价成本,说了您还不承认……”
                “嘿……两年不见你皮痒痒了是不?”荣升抬手就要打……
                阿初笑闹着挡了几下,兄弟俩之间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疏离,反而因为许久不见多了很多亲昵。
                刘阿四看着不再皱着眉伏案工作的老板,嘴角也上翘了起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3-07 11:43
                  1939年冬季,正是汪伪政府筹建时期,明楼到任后,便把办公地点安在了这个当时世人称之为“新政府”的上海市政府办公厅的楼上。
                  宽大的办公桌上,摆放着明家三姐弟的全家福。
                  明楼望着这张照片,一双眼睛都柔和了下来。无论在外漂泊多久,回到这片土地终究是不一样的……
                  明诚端着煮好的咖啡进了办公室,示意其他秘书处的离开。他亲手端上了一杯咖啡,眼光从那张全家福上划过,目光停留只在刹那间……
                  但凡有可能被外人见到的地方,明家的全家福里,都不会出现他明诚的身影。很长一段时间,他失落过、沮丧过……
                  后来,慢慢地,他想通了……
                  在明家,他就是个高等仆人。
                  仆人就是仆人。
                  而非家人。
                  认清楚自己的身份,才能更好地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
                  明楼喝着咖啡,就听到明诚问他,“大哥,先处理文件吗?”
                  明诚的声音很好听,总能让明楼在最疲惫的时候放松……明楼放下杯子,“不,备车吧,我要出去一趟。”
                  上海是没有硝烟的战场,虽是敌后,但是比前线更加惊心动魄。稍有差池,就是粉身碎骨。
                  明楼觉得,他牺牲殉国没有什么,可是他不能让大姐、让明台、让阿诚受到半点伤害。
                  这是他作为明家的一家之主,该承担的责任——保护家人。
                  “去哪儿?”明诚有些诧异。
                  “76号。”
                  明楼已经从明诚的身边走过,衣角带动着一丝丝风……
                  明诚感受到一丝凉意,想着今年的深秋还真是冷。这么冷的天,就迫不及待地去会旧情人……
                  这种事情,也就明楼做得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3-07 11:44
                    明诚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明楼最喜欢这双眼睛里看到的满满的都是他。他只要看一眼,就能看到明诚内心……
                    明楼却不知道,这双会说话的眼睛,其实也会传递着“谎言”……
                    明诚开着车,跟着走在小道上挽臂散步着的明楼和汪曼春,车速像是在和乌龟比谁更慢些。忍耐着按喇叭提醒他们的冲动,明诚握着方向盘开始想,这一次的他,该何去何从。
                    他的身份,是明楼的秘书长,还是海关总署的顶头上司。暗地里,他还是军统的少校副官……
                    怎么把握这些身份成了他目前最头疼的事情……
                    明楼和汪曼春好像谈完了话,明诚赶紧下车,迎上汪曼春。
                    明诚的笑容总是灿烂的,不管对着谁……“汪小姐好。”
                    “阿诚,好久不见。”汪曼春的印象里,明楼身边总会有阿诚的影子。她对阿诚也是很客气的,甚至还开起了玩笑。“回头我要是问起了师哥在国外的事情,你可不许保密啊。”
                    明诚从善如流,“汪小姐开口问的,在下当然是知无不言。”
                    汪曼春被这句话哄得眉开眼笑,得意地转身看向表情略有严肃的明楼……
                    明楼伸手点了点阿诚,假意恼怒地给出了四个字。“吃里扒外。”
                    明诚心头一揪,像是被人冷不丁地抓了一把。他硬是将嘴角的弧度扬得更加大,笑容愈发灿烂。略躬身给汪曼春打开车门,“汪小姐请。”
                    吃里扒外……若是有一天,大哥知道他……
                    这句话,就不会是句玩笑话了吧。
                    但愿那一天,能够晚一点到来,否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03-07 11:46
                      荣升和荣初,一起去了趟荣家墓。
                      献上了荣四太太最爱的香水百合……
                      荣初深深地鞠了三个躬,望着墓碑上女子端庄温婉的照片,眼前略有模糊。“姐姐,阿初回来看您了。”
                      荣升笑笑,“四姨娘知道你平安,肯定会很高兴的。”
                      荣初点头,迈步走到了另一座小一些的墓前……
                      “荣华啊……”荣升对于这个突然离世的妹妹,总是多了很多的心疼和不舍。每次来拜祭,总要落泪。
                      可是,当荣华身边有了人陪后,他就再也没有以前那么不舍了……
                      荣初脚步僵硬了下,几步走上前,抱着墓碑蹲了下来……
                      这里面,不仅仅有和他一起长大的大小姐,还有他的亲弟弟杨慕次……那个代替他赴死、总也不听他话的弟弟。
                      荣升不忍地扭过头,眼眶里的泪终究还是落了下来……
                      杨慕次的死,是阿初心头永远的的痛,这份痛堪比被人硬生生抽离了半个灵魂。骨肉分离,人间大恸。
                      “阿次,两年了……”荣初哽咽着,几乎说不清楚话。他多少次梦见,他的弟弟拉开手榴弹爆炸的一幕……
                      这里只是阿次的衣冠冢,他连阿次的一副尸骨都没有找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03-07 11:46
                        刘阿四当时就在现场,据他所说手榴弹的威力太大,连阿次的一块残骸都没有捡到。最后只能如此下葬……
                        荣升走远了些,在轿车旁边站着等荣初。他知道,他们兄弟俩还有很多话要说,他不会打扰……
                        “杜旅宁已经相信我就是你了,我用你在军统的身份银湖,接管了上海军统站行动B组。俞秘书,会继续主持军统站的情报工作。我们一直潜伏着,从未暴露。阿次你放心,我会带着你,一起战斗到抗战胜利的那一刻……”
                        荣初语音一转,“杜旅宁还说,他最最优秀的学生,也回了上海。代号寒刀……连俞秘书都不知道,寒刀是谁。如果你在,你会不会知道呢?也不会吧,毕竟杜旅宁把寒刀藏得那么深……”
                        荣初回上海,不是以杨慕次的身份,所以他理所应当地住在了荣公馆。
                        他曾经是荣家养子,大少爷的“书童”,荣家的高等家奴……这些身份,并不影响他在此刻荣家的生活。
                        荣家大太太对他,慈祥和蔼,比以往更加亲近。拉着他的手,说了很久的贴己话。看得荣升都有些羡慕,好几次都像他母亲投去了无奈的眼神。
                        大太太末了,问了句,“前几日在商会开会,我听了个传闻。日本人这次请你回来,是做上海商会的会长?”
                        日本人请的是杨慕初,上海名门杨家的当家人。
                        荣初笑笑,“大太太放心,阿初有分寸的。”
                        从医学界跨越商界,他也算是蛮拼的。这帮日本人也不怕他的手术刀,哪一天手一抖直接戳他们心窝子上。
                        从小看到大的孩子,大太太哪里有不放心的。她拍拍阿初的手,“你这孩子从小良善温和,我是担心你有一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03-07 11:47
                          “母亲,阿初都这么大的人了,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荣升赶紧揽过话头,“再说,有我这个大哥给他撑腰,谁敢不卖面子。您不是要回重庆吗?已经给您订了火车票,就在您房里。”
                          荣家的大部分产业转移到了重庆,尤其是工厂。可是荣家在上海的威望,因为日本人的拉拢和亲近而从不妥协,愈发高了起来。
                          荣升的一段话,算是给阿初交了个底,也给大太太吃了颗定心丸。
                          “你们好好的,我就放心了。可惜,阿初才回来一个礼拜不到,我这就要走了。”大太太有点不满。她的身边,亲人是愈发少了。
                          “等阿初安顿好了,就去重庆看您。”荣初是惯会哄人的……
                          大太太又叮嘱了几句才上楼,荣升和荣初先后进了书房。
                          “大少爷,这次我是以杨慕次的身份回的上海,以荣初的身份打入上海商会,为前线的国共抗日战区提供军需物资。杜旅宁以为荣初去了英国,所以雅淑那里……”
                          和雅淑那边的联系必须切断,否则杜旅宁就会知道他就是荣初,杨慕次早就牺牲!
                          荣升点点头,“我明白了。”他抬头看坐在他对面的荣初,“你说了你回来的第一个目的,筹措战略物资。那么,还有呢?作为荣初,你回上海又会做什么?”
                          荣初愣了一会儿,“大少爷,您也是共产国际的一名战士,应该知道组织上……”
                          荣升做了个打住的动作,“请问,您的珐琅彩还出手吗?”
                          荣初惊愕不已。
                          荣升说的,是他这次回沪,接头的第一个暗号。
                          接头的,竟然是……
                          “对不起,珐琅彩已被高价转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03-07 11:48
                            荣升看着他对上暗号,伸出了手。两手交握在一起后,他才笑着道。“你好,飘风同志,我仅代表共产国际欢迎你回沪。”
                            荣初忍不住笑了,“大少爷就是此次共产国际的特派联络员!”
                            荣升点头,“这一次联系你,是为了前方抗日的军火。共产国际得到消息,一艘来自日本的军火轮船维多利亚号,将在十五日到达吴淞口。这批军火是日本人从德国手里购买的,用于前方第五战区。上级指示,必须得到这批军火,或者毁灭。绝不能让军火出现在第五战区的战场,牺牲我们更多的同胞。”
                            荣初激动地站了起来,“就我们三组?”
                            荣升也觉得有点为难荣初,三组是新组的,一共才十二个地下工作者,要截获日本的维多利亚号,简直就是以卵击石。
                            不过……
                            “另外还有一个消息,来自中共中央上级。”
                            荣初心跳猛地加速,追问,“什么?”
                            荣升重复着电文上的四个字,表情却很疑惑。“青瓷出炉。”
                            “青瓷?”荣初震惊不已,“级别这么高!”
                            共产党里但凡带有颜色的代号,都是有着丰富斗争经验的老同志。譬如,夏跃春代号白鹤……
                            荣升老实地摇头,“我只负责传达消息,其他的一概不知。”包括,青瓷是不是代号,青瓷是谁……
                            荣初明白,想要行动,就得等青瓷主动联系他。不然,只能保持静默。“我去一趟春和医院。”
                            直觉告诉他,夏跃春可能知道点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6-03-07 11:48
                              明台是家里的小少爷,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作为管家,明诚非常尽责地去打了个电话到港大,关照一下明台。
                              电话接通后,明诚就觉得有点异样,然而他只是笑着跟明台东拉西扯,问的都是些琐事……
                              直到电话那头传来粉笔落在黑板上的声音,明诚觉得不对!一股森冷爬上了他的脊背,“你那边什么声音?”
                              这个时间,又是在港大书报亭……哪里来这种声音?又不是在教室!
                              “阿诚哥,我旁边同学在出板报呢。”明台一做错事就撒娇的习惯和明显的撒谎,让明诚更加觉得诡异。
                              又闲聊了几句,明诚才挂了电话。
                              本想着,明台虽然爱胡闹,总也不会出什么大事。
                              明诚无奈地拎着公文包往外走……
                              没走几步路,他忽然想起来一些事情!
                              他又转身回去,“帮我接香港大学教务处……您好,我是学生家长,我想请问一年级金融系学生明台这半月的上课签到情况……”
                              得到的回答,让明诚陷入长久的沉默。
                              他又赶紧去查了明台的航班,一个熟悉的名字跳入眼睛里。
                              果然是那个计划吗?可是……
                              大哥,你知不知情?
                              明诚匆匆地回到市政府办公厅,情急之下没有敲门就闯进了明楼的办公室。“大哥,出事了。”
                              明楼和一众开会的人都抬头看着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6-03-07 11:55
                                明楼见到明诚罕见的慌张,心里也很焦急,表面上却斥责了一句。“出了什么事!这么莽撞,还有没有规矩!”
                                规矩……大哥是致力于将他的身份定格在明家下人上啊。
                                明诚低了下头,再抬起来的时候已经收起了自己的全部情绪。“华兴官股大跌十个点。”
                                明楼知道,肯定是出了大事。所有人出去后,明诚才急忙道,“大哥,是明台出事了。他被毒蜂带走了。”
                                明楼诧异地问,“什么时候的事情?”
                                “明台飞香港的那天,毒蜂就在那架飞机上。”明诚拿出了当天的旅客登机记录,递给明楼。“我查到了毒蜂的化名,王成栋。”
                                “香港大学那边呢?”
                                “明台在学校,每天都去签到,风雨无阻。这对于他来说,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明楼瞪着明诚,满腔的怒火涌了上来,顺手将那本登机记录本甩到了明诚身上。“这么久了你才知道,你干什么去了!”
                                面对盛怒之下的明楼,明诚只好安慰一句。“大哥,您别急……”
                                “我不急!王天风他就是个疯子!”明楼怒火中烧地打断了明诚的话。
                                明台是他们明家捧在手心里长大的,从来没有吃过苦受过罪!
                                明诚面对这样的明楼,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说话。“趁着现在还来得及,要不要……”
                                “去!你赶紧去告诉毒蜂!”明楼急红了眼,有点乱了阵脚。
                                明诚想劝两句,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地咽了下去。他还是不要火上浇油的好,这个时候大哥的火正没处撒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03-07 11:57
                                  他习惯听责备的话,也不代表听到的时候会无动于衷。毕竟,他把明楼当成亲人,当成黑暗里的唯一光明……可惜的是,这个人怕是只有在无人倾诉的时候把他当做一棵沧海浮木吧。
                                  明楼望着明诚消失的身影,疲惫地揉了揉自己紧蹙的眉。
                                  他一直庆幸,身边还有阿诚……
                                  他的阿诚……
                                  “大哥,毒蜂回电了。”明诚回来得很快,大概王天风也是想到他们会发现明台被送进了军统。
                                  看着明楼希冀的眼神,明诚却不得不如实相告。“不行。”
                                  “原话。”
                                  明诚犹豫了……
                                  “说!我要听原话!”
                                  明诚复述着电文,能够想象明楼听到这句话后的反映。“我们都可以死,唯独你兄弟不能死吗?”
                                  “混账!”明楼手里的文件砸在书桌的茶杯上,茶杯碎裂时清冽的脆响让明诚觉得更冷了。
                                  明诚只看着这样失态的明楼,他在想,如果被带走的是他呢?明楼会不会也这么生气……不会的吧。
                                  就像十多年前……明诚硬逼着自己不去想,可是却管不住纷至沓来的记忆。
                                  “他一定是想把明台用在死间计划上。”明楼的声音扯回了明诚的思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03-07 11:57
                                    死间计划……一个回沪之后最凶险的军统计划。
                                    所谓死间,就是制造散布假情报,通过我方间谍将假情报传给敌间,诱使敌人上当,一旦事情败露,我间难免一死。
                                    用死来达到迷惑敌人的目的。
                                    这条计划从通过批准到全盘制定实施,他们都是直接的参与者。
                                    其凶险与代价,可想而知。
                                    明诚虽然在知道明台被王天风带走的时候,就怀疑过……可是,他无法想象一个被宠坏了的、养尊处优的少爷,会真的和这个计划有关。
                                    “大哥……”
                                    明楼制止他说下去,自己在书房里沉重地踱步……
                                    “我们两个已经站在悬崖边上了,现在又把明台拉进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万一真到了那个时候,大姐怎么办?如果大姐知道了,她最心疼的明台也回不来了,也和我们一样……”阿诚就在他身边,实在不行他可以用命护住阿诚。可是明台呢?他能保住两个弟弟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03-07 11:58
                                      明诚接过了明楼未尽的话,“放心,明台不会有事。”
                                      明楼猛地回头,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做了什么?”
                                      “在明台没有得到军统的正式任命之前,把人抢回来。”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成为军统的一把利器需要付出多少代价。他不忍心明台重蹈覆辙……明诚坚定地看着明楼,他知道这是明楼最想做的事情。
                                      而他,只是做了明楼敢想却不能做的。
                                      明楼气得指着明诚的手指直发抖,“你、你怎么敢……”
                                      “王天风就是个疯子,晚一步,明台就有可能再也出不来。大哥心里清楚,既然如此,宜早不宜迟!人已经在路上了……”
                                      “你也知道王天风是个疯子,万一行动失败,你想过后果了吗?”明楼急得眼眶发红,“王天风不仅会杀光你派去的人,连明台都会没有命!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明诚低头,“大哥,我……”
                                      “你出去!”明楼现在不想听任何解释,“滚!滚出去!”
                                      “……”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你觉得我会拿你最爱的弟弟的命去赌吗?明楼,你太低估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03-07 11:58
                                        明诚关上办公室的门,坐在了他办公的地方,目光定格在桌上的台历上。
                                        10号……
                                        他伸手拨通了一个号码,“……我想挂号,牙科。今天下午,对,好……”
                                        而当门隔绝了明诚的身影的时候,明楼懊恼地抱着自己的头,眼睛里满是后悔。他的话,到底是说得重了。
                                        否则,明诚怎么会一言不发地出去……
                                        荣初走在春和医院的楼梯上的时候,有一种恍然如昨的感觉。这个地方,曾多次提供他和阿次相会。可如今,他再也不会在医院的某个角落找到他的弟弟了。他多么希望,阿次还会在这里面等着他去救。
                                        那至少说明,阿次还活着……
                                        荣初敲响了夏跃春办公室的门,夏跃春抱着门框笑得熟稔。“欢迎回来,杨会长。”荣初没好气地拍了下他的肩膀。
                                        夏跃春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张地图。荣初觉得很陌生……
                                        “黄浦江勘测图,和此次行动有关。”夏跃春点了点地形全貌图上被红墨水圈出来的范围,“这里是大雾死角区,暂定的行动区域。”
                                        “大雾死角区……”荣初拧眉,“传说中的黑角区域。有个问题,怎么能够确定行动当天会有大雾?”
                                        谁能够控制天气?太冒险了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03-07 11:59
                                          “……”夏跃春看了看荣初,点点桌上的地图。“青瓷手绘的,他对地理和天气颇有研究。所以……”
                                          “青瓷是谁?级别在你之上吗?”荣初终于从夏跃春这里听到了这个代号,他对“青瓷”有着出乎意料的好奇。而且……“地图画得不错,不过笔触潦草,显然是画的时候时间紧迫,仓促之下完成的。用的纸张不是一般人用得起的,看来是个富贵人家。他刚到上海吧?”
                                          这个人……太精了!夏跃春点头,“是的,刚到上海。”
                                          荣初清楚夏跃春是个重纪律的,也不纠结青瓷是谁了。“现在这些都没有多大问题,除了海关那边,还有76号。你和青瓷什么时候见?”
                                          夏跃春若有所思,“今天下午,确定了行动方案我再联系你。你现在住在荣公馆还是……”
                                          荣初眸光微微闪动了下,“福佑路上。”那里曾是他和阿次的家,他今早已经让刘阿四把行李搬了过去。
                                          夏跃春有些词穷,不知如何安慰他。只轻轻地吐出两个字,“也好……”
                                          明诚得到军统那边消息的时候,第一时间告诉了明楼。“大哥,营救行动没有成功,王天风没有抓到任何把柄。”
                                          明楼沉重地点头,“知道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03-07 12:01
                                            明诚看了看他苍白的脸色,很担心明楼的头痛病发作。“大哥,您……”
                                            “算了。”
                                            明楼似乎是妥协了,他认真地告诉明诚。“已经上了路,就不能回头了。接下来,明台只能靠他自己了。”
                                            明诚沉默了……
                                            “还有,以后你要是再背着我私自行动,你就待在家里别出来了!”
                                            明诚点头,“是。”
                                            明楼认真地看着眼前的人,他一手带大的弟弟……他无法想象,有朝一日,这个人背着他去送死,他会如何。“阿诚……”
                                            “大哥,我知错了。”认错,道歉,都是明诚在明家的习惯。不管错在不在他,他都习惯了在大哥大姐生气的时候,第一时间认错。
                                            明楼要说的话,被他的道歉全部堵在了嗓子眼,他合了合自己酸涩的眼睛。语重心长地说,“以后,要以大局为重。”
                                            “知道了。”
                                            明楼只得点头,“你去忙吧。”
                                            明诚抬头看了看明楼……
                                            “还有事?”
                                            明诚点头,“大哥,我长了颗智齿,有点疼。已经预约好了,等会儿要去一趟医院。可能……”
                                            智齿……明楼叹了口气,“你的牙齿长得也真是时候,早点回家吃晚饭。”
                                            “是,大哥。”明诚暗自松了口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6-03-07 12:02
                                              春和医院。
                                              明诚把车子停在医院门口,直接领了预约单,去了挂号的办公室。
                                              “牙疼?”年过半百的老医生看了看明诚的预约单,“要拔掉?”
                                              明诚笑容灿烂,看不出半点牙疼的样子。“拔一颗智齿,需要多久?”
                                              老医生捏着预约单的手微微一颤,错愕地看着明诚。“这要看是谁拔,我们院长只要十分钟。”
                                              明诚笑笑,“麻烦带我去见你们院长,诊金不是问题。”
                                              “请。”老医生领着明诚直奔夏跃春办公室。
                                              明诚踏进办公室的时候,夏跃春已经迎了上来。
                                              明诚声音低沉,笑意深深,“好久不见,跃春。”
                                              “好久不见。”夏跃春的声音有点抖……
                                              两人进了地下室,夏跃春才给了明诚一个深深的拥抱。“六年了,阿诚!”自从圣彼得堡一别,他们已经六年未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6-03-07 12:03
                                                明诚笑意不改,眼角却有了湿意。“放心,我一切都好。”
                                                夏跃春给他倒了杯白水,他记得明诚胃不好,喝不了茶和咖啡那些东西。“你怎么一点肉都没长,瘦成这样!这么多年……”
                                                明诚挑眉,打断了夏跃春的话。“想我啦?夏大院长,你可别矫情哈。”
                                                夏跃春撇嘴,“你才矫情,还拔智齿。什么接头暗号,我看到的时候还以为是一不小心收到的乱码。”
                                                明诚眉心微蹙,“如今我跟着明先生在新政府工作,出入都有无数双眼睛盯着。我前脚踏出这里,后脚就有人来查我的病例记录,不得不防。”
                                                “也就是说,你真的长了颗智齿?”
                                                “不然呢?”
                                                “太好了!”夏跃春幸灾乐祸,“打架打不过你,居然也能从你嘴里拔牙。”
                                                “等会儿记得手下留情。”智齿虽然有,但是也不疼。要不是为了隐蔽行踪,他也没必要受这份罪。“言归正传,这次的行动安排好了吗?”
                                                “很困难。”夏跃春摇头,愁眉不展。
                                                “说说你们拟定的计划,看看我能不能帮得上。”明诚沉默了一会儿,“我如今身份特殊,上面又有明先生,明目张胆不好。”
                                                万一明楼知道他的身份,他都不敢想象会有什么后果。
                                                夏跃春很理解,要说伪装,明诚的身份和杨慕初的身份之多有得一拼。“飘风和我拟定了两个计划,都有漏洞,称不上万无一失。”
                                                “说说看。”明诚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我有三个小时的时间,你拔牙十分钟,时间充裕。”赶在六点之前回明公馆,来得及。
                                                夏跃春把自己和杨慕初的计划全部说了出来,“……76号的梁仲春,我和飘风都无法接近,要想拉拢这个人,不好办。”
                                                梁仲春是截货维多利亚号的关键人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6-03-07 12:14
                                                  “76号和军统利用战略物资运输线走私,这在军统上层不是秘密。”明诚打定主意,“用第一套计划,梁仲春那里我来搞定。还有,海关总署那边的签发文件我会让人送到你手里。”
                                                  军统上层知道两方勾结走私……
                                                  军统上层!
                                                  夏跃春扯住了明诚的胳膊,“军统上层……你是?”
                                                  明诚微微一笑,“明先生是,我是他的副官,能不知道?”夏跃春放开了他的胳膊,他才继续交待。“十五号晚上九点半,吴淞口。一组和新三组分别行动,目标维多利亚号和和平一号。行动代号,猎鲨。”
                                                  猎鲨!
                                                  夏跃春惊愕不已,“阿诚,这可不是你的风格。”
                                                  “若是我的风格,岂不是告诉人青瓷是谁。”明诚看了看挂钟,“夏大院长,你还有二十分钟。我可要回明公馆吃晚饭的……”
                                                  “恐怕你今晚没有这个口福了!”
                                                  夏跃春拿着明晃晃的钳子,开始拔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6-03-07 12:27
                                                    明诚惨叫,心里后悔不跌:早知道换个借口了,拔个牙比中一枪还要疼!“我怀疑你公报私仇。”
                                                    夏跃春笑得像只狐狸,“我只能劝你,下回换个好点的借口来医院。”
                                                    明诚给了他一个白眼,开始穿自己的西装外套和毛呢大衣。边告诉他,“来医院无非是那几个借口,何况见你夏大院长除了动手术就只会拔牙。”
                                                    “那你下回……嗯?”夏跃春戏谑地看着他。
                                                    心里却很佩服,明诚这种潜伏多年的老牌特工,才会做事这么小心翼翼。一点马脚都不留给别人……
                                                    “当然要见血才好进你这来。”明诚拿起手套,郑重地告别。“保重。”
                                                    “你也是。”夏跃春沉重地点头,回握了一下明诚的手。转而为了缓解气氛,笑道,“记得多给诊金,双倍喔。”
                                                    “知道了夏大院长。”明诚头也不回地推门出去。
                                                    夏跃春心下忍不住惆怅,六年未见,见面也要掐着时间,他们什么时候才能一起坐下来喝喝酒聊聊天气?
                                                    就像初见时在巴黎校园一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03-07 12:31
                                                      明诚回到明公馆,明镜和明楼坐在饭桌上已经在等着他开饭了,看到他的脸肿着,明镜忙拉着他左瞧右看。“看看看看,都成什么样了?你去的哪个医院,拔个牙怎么肿成这样,还让不让人吃饭了呀!”
                                                      明楼想关心几句,不想明镜的炮火直接攻击而来。
                                                      “你这个大哥怎么当的,阿诚长了个智齿你都不知道!要你这个大哥有什么用!要不是阿诚牙疼,恐怕你都不知道吧!”
                                                      明楼只好认错,“都是我的错,我太忙……”
                                                      明镜瞪着明楼,“忙什么忙!忙着做你的特务汉奸?”
                                                      “大姐,菜都凉了,赶紧吃吧。”明诚赶紧劝架,夹了明镜最爱吃的菜到明镜碗里。“阿香的厨艺见长,好香啊!”
                                                      明诚咬了一口,疼得他嘴唇打颤,只好没有嚼就皱眉吞下……
                                                      夏跃春拔的什么牙!
                                                      夏跃春表示,他很无辜……
                                                      明楼频频抬头看明诚,觉得明诚紧皱的眉都快夹死苍蝇了。一点没有发现,自己的眉头也一直紧锁着……
                                                      这顿饭,吃得一点都不开心!
                                                      明诚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是捧着自己的左脸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6-03-07 12:32
                                                        想着怎么样接触梁仲春,明诚听见熟悉的脚步声,立即闭上了眼睛,捧着左脸捂在被子里。
                                                        明楼见到他和小时候一样的睡姿,眼睛里满是宠溺。他伸手拉了拉被子,就对上了明诚一双清澈的眼睛。
                                                        “大哥……”因为牙疼,声音有些含糊不清。
                                                        “还疼得厉害吗?”明楼看着他肿着的脸,很是心疼。掖被角的手紧了紧,硬是忍住了没去碰触,声音愈发柔和。“有没有吃药?医生说要不要紧?”
                                                        “不疼了,就拔一颗牙,没有什么。”明诚摇摇头,“大哥,明天还要去见周佛海,您赶紧回去睡吧。不然,明天又要头疼。”
                                                        明楼看到他自己都这样了还关心自己,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给他又掖了掖被角,确定不会漏风。“好好睡,晚安。”
                                                        “大哥晚安。”
                                                        大哥,如果你知道我有很多事情瞒着你,会不会还这么关心我?不会吧……因为你对我从无隐瞒,连感情的事情都知无不言。
                                                        而我……
                                                        对不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6-03-07 12:32
                                                          明楼去见周佛海,还没下车就一群记者围了上来。明诚为明楼一路挡去了,进办公厅的时候,明楼特意留心了下明诚的嘴……
                                                          左边还略略肿着……
                                                          “你说让别人看见,会不会以为是我打你了?”明楼忍不住开玩笑。
                                                          “明先生是君子,动口不动手。”明诚笑着应道。
                                                          明楼还没感慨一句,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了。就听到了日本军靴特有的声音,他给了明诚一个眼色……
                                                          明诚微微一笑。
                                                          明诚笑起来很好看,灿烂阳光。尤其是微笑的时候,眼睛里仿佛能够沁出光华,让人忍不住想要把他藏起来。
                                                          “明先生。”不是很流利的中国话,从南田洋子的嘴里说出来。
                                                          “南田课长。”明楼笑着打招呼。“实在抱歉,紧赶慢赶,还是慢了半个小时。”
                                                          “没关系,周先生正在和几位要员开会。我刚好有点事情要跟明先生商量,能不能给我几分钟的时间?”
                                                          “当然可以。”
                                                          关上门后,明诚被请到了另外一间办公室。他听到,南田洋子直接问明楼要人,明显的挑拨离间。
                                                          明诚看身边有日本人在,故意流露出一副悲愤的面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6-03-07 12:33
                                                            其实,会有人用明家仆人这个事情来做文章,他早就知道。可惜,他们的算盘打错了。因为他明诚再怎么样,也不会把自己当做明家的少爷。
                                                            他,本来就是个仆人。
                                                            既然是事实,就不会因为旁人三言两语的挑拨而感到不平和愤懑。
                                                            相反,若不是明镜和明楼,说不定就不会有现如今的明诚。
                                                            知恩图报,是做人的基本道德。这是他的老师教给他的做人原则,他终身不忘。所以,他接受事实。
                                                            可是当明楼说出那番话的时候,他不是没有失望。没有其他,他只是失望于,他和明家永远会生分的这一个事实。
                                                            而不是明楼把他当做仆人……
                                                            南田洋子正在游说着他,一直在挑唆着他。
                                                            明诚笑得八面玲珑,心里早就是翻来覆去算了好几笔账了。“那我在南田课长这里能得到什么?”趁着南田洋子脸色变换不定,明诚凑在她耳边似笑非笑。“南田课长,我希望此次谈话内容保密。”
                                                            “当然,阿诚先生。”南田洋子送走明诚,就吩咐手下。“将我与明诚的谈话内容,告诉汪曼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6-03-07 12:34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