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79,645贴子:5,061,131
  • 12回复贴,共1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墨邪录 第十二集 杀龙开路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天地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
链接:http://pan.baidu.com/s/1o7qNGro 密码:izqx


录入:LINGGin、北龙归心、鱼头
校对:叶清眉


回复
1楼2016-03-06 11:17
    【竹林】
    (剑无极悟剑迎战)
    西经无缺:<气势与之前不同。>
    [刀,不再拘束,释放后的思绪,转化刀锋之间,游走无形无相无定无常,无可变的变化,是无穷变化,尸内心赞叹,更是嘉许。]
    (犁灵剑出,剑无极趁胜追击,成功越线)
    [踏在地上的一步,不只代表胜利,更代表剑无极,再上层楼。]
    西经无缺:很好,你可以离开了。
    剑无极:为什么要帮我?
    西经无缺:帮你?吾不是将你囚禁在这吗?你是依靠自己的力量逃走的。
    剑无极:你……你是好人。
    西经无缺:怎样是好人,怎样是坏人,帮助元邪皇就是坏人,那我算是坏人。
    剑无极:你真心在帮助元邪皇?
    西经无缺:我不会帮助元邪皇。
    剑无极:那你算是好人。
    西经无缺:但是胜弦主帮助元邪皇,我帮助胜弦主。
    剑无极:难道你就没自我的意愿?
    西经无缺:这就是我的意愿。
    剑无极:你们这种前辈啊,讲话一定要这样拐弯抹角吗。
    西经无缺:其实,也不是很难理解不是。
    剑无极:所以胜弦主跟你是……什么关系。
    西经无缺:朋友、知己。
    剑无极:就这样?
    西经无缺:问这么多做什么,还不走,想回去洞内吗。
    剑无极:别生气啦,年轻人八卦一下嘛,好了别凶,我走就是了。
    西经无缺:我也要离开了,再见。你领悟了无穷无尽,能包容下天下间所有的剑法,随着战斗的经验以及见识、根基的提升,你的剑法就会越见提升。对了,我叫西经无缺·尸,记住这个名字,下次见面,别再叫我臭老头了。
    剑无极:哼,再见。<西经无缺·尸,前辈,这个名字,剑无极绝对不会忘却。>

    【黑水城】
    (村民们纷纷撤离)
    大匠师:史艳文,你讲的是真的吗?
    史艳文:虽然没肯定的证据,但我相信黑水城,一定会是元邪皇的目标。
    鲁玉:阿爹。
    鲁缺:小玉,先躲几天,等村民离开之后,爹亲会去找你。
    鲁玉:为什么要我们先离开?两个阿公,还有爹亲你们都没离开,小玉想留下来陪你们。
    鲁缺:还是你在担心那个臭小子,放心,生死一线机关非常牢固,爹亲也会保护他的平安。
    鲁玉:才不是呢,是因为你们都在这,小玉才不想走。
    鲁缺:你两个阿公是黑水城的领导,我是你阿公的儿子,当然等所有村民离开之后,我们才能离开。而且不灭火的火种,必须保留,如果黑水城真的失陷,也要保住不灭火的动力。
    鲁玉:但是……
    鲁缺:别讲这么多了,快走吧,等所有村民都离开了,爹亲会去跟你会合。
    鲁玉:爹亲,那日你讲的话……
    鲁缺:啥?
    鲁玉:无论爹亲做了什么,你都是小玉的阿爹。
    鲁缺:好好,阿爹知道了,走吧。
    鲁玉:嗯。
    (父女惜别)
    神蛊温皇:史艳文。
    史艳文:温皇先生,你回来得正好,狼主的伤势已经好转,但仍昏迷不醒,我想将他与精忠先送至还珠楼疗养。
    神蛊温皇:可以,金池姑娘呢?
    史艳文:正在照料狼主。另有要事,需与先生商议。
    神蛊温皇:我先观察千雪的伤势,稍后再谈。
    史艳文:好。

    【千雪屋外】
    姚金池:温皇先生,千雪王爷的伤势……
    神蛊温皇:我都知晓了,稍后,我会将千雪与俏如来带至还珠楼,金池姑娘,我有一事拜托你。
    姚金池:先生请说。
    神蛊温皇:嗯。

    【海境边界】
    鳞族士兵:龙子。
    梦虬孙:有什么动静?
    鳞族士兵:万里边城的战事,好像还没结束。
    梦虬孙:那双方有更大的动作吗?
    鳞族士兵:似乎还在僵持,需要我们再探入吗?
    梦虬孙:看到鬼,你们就这么想死吗。
    鳞族士兵:需要进行下一步吗?
    梦虬孙:先让我想一下,你先下去。
    鳞族士兵:是。

    梦虬孙:<魔军攻向万里边城,表示战火重点还在苗疆,要冒险一点,趁这个机会找来修儒吗?但战火没有激化,魔世恐怕不会投入更多的兵力支援战争,鳞族有很大的风险被还在各处的魔兵发现,可恶,再这样下去,王的伤势……>
    (狷螭狂和午砗磲到来)
    狷螭狂:梦虬孙,辛苦你了。
    梦虬孙:你怎会来了,午砗磲也跟着。
    狷螭狂:罪者是来关心你的状况,右文丞知情之后,便说要陪同。毕竟罪者的身份敏感,有带职文官相陪出入海境,才不会遭受非议,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梦虬孙:午砗磲不错嘛,这么贴心。
    午砗磲:没有啦,也算是顺手之劳,哈哈……
    梦虬孙:欸对了,狷螭狂,你一来就讲我辛苦,怎样,我现在是累得像一只狗吗?
    狷螭狂:你不是不喜欢被人称作狗吗?
    梦虬孙:连这你也知,对啊,你若是这样讲,我是会生气喔。
    狷螭狂:罪者是听闻你奉旨带领王下御军驻守海境入口,不免担新。毕竟现在你代掌师相,不在宫中却远驻边陲,于情于理皆不适合,罪者只是来解开疑惑。
    梦虬孙:其实,这也不是全然奉旨,而是我与皇贵妃娘娘讨论的结果。
    狷螭狂:顾及鲛人一脉,是为了杜绝悠悠众口。
    梦虬孙:看到鬼,我什么都还没讲耶!
    狷螭狂:因为你说,你也参与讨论,虽然你也不想屈服,但顾及海境朝纲你一定会妥协。
    梦虬孙:很好啊,事情都给你讲就好了。
    狷螭狂:罪者又冒犯了。
    梦虬孙:没啦,开一下玩笑。
    狷螭狂:什么玩笑?
    梦虬孙:(回头拍拍右文丞的肩膀)被人拆台的感觉,真差。
    狷螭狂:看来这几日下来,太多事情让你烦心,正好,罪者与右文丞带来好消息。
    梦虬孙:我又不是因为……算了,先讲什么好消息。
    狷螭狂:方才来此路上,右文丞提及,王的伤势不再恶化了。
    梦虬孙:什么!真的吗?
    狷螭狂:听说是皇四子献药之故。
    梦虬孙:是他。
    午砗磲:那颗朝元丹经过太医令多日的鉴定,最后还是选择让王服下。只是……
    梦虬孙:只是什么?
    午砗磲:王的伤势只是不再恶化,仍无好转的迹象,我们还是必须找寻方法,为王医治。
    梦虬孙:我之前给你们的名单呢?
    午砗磲:会诊过了,还是没起色。
    梦虬孙:可恶,幽灵魔刀的伤势,怎会这么麻烦。
    狷螭狂:可需要罪者协助?
    梦虬孙:你会医术吗?
    狷螭狂:不曾专研。
    梦虬孙:那就剩下气力吧,现在我正在持续关心外界的战况,只要抓到时机就会向外求援。
    狷螭狂:魔世又兴战了?
    梦虬孙:他们目前正在攻打万里边城。
    狷螭狂:苗疆。

    【清卯宫】
    未珊瑚:战火转移苗疆了。
    申玳瑁:是。
    未珊瑚:魔世这次的目标是镇魔龙脉。
    申玳瑁:娘娘有何疑虑?
    未珊瑚:镇魔龙脉是始帝创建,用来封印魔世的障蔽,魔世此举可说是釜底抽薪。
    申玳瑁:娘娘的意思是?
    未珊瑚:静观其变吧,另外,本宫虽然代为摄政,但军情方面仍以梦虬孙的决定为准,本宫明白你护海境心切,但为了朝野众人不生疑虑有一些规矩必须留心。
    申玳瑁:啊,是属下粗心了。
    未珊瑚:但你之担忧不无道理,再加上梦虬孙本为代掌师相,目前驻外,是为遏制鲛人一脉的风声,实际上仍须顾及庙堂,你自己斟酌情况,适时与梦虬孙调度让他定期回到宫中,也好与本宫商量其他事宜。
    申玳瑁:属下知道了,但既提起边防,其实,还有一个人能求助。
    未珊瑚:你是说……皇三子?
    申玳瑁:不只娘娘认为是否可行。
    未珊瑚:本宫会再斟酌,你先下去吧。
    申玳瑁:是,属下告退。
    未珊瑚:皇四子动,皇三子不动,那……皇二子呢?

    万雪夜:是左将军,为何形色匆忙?
    申玳瑁:急于传讯战情招待不周,还请三位贵客海涵。
    幻幽冰剑:有战事发生了,难道……
    申玳瑁:请放心,目前未闻魔世攻来海境的消息,爆发战火的是苗疆。但因为我们不能确定魔世是否持续监视海境踪迹,也为了顾及你们的安全,只能让你们暂时住在海境。
    万雪夜:我们明白了,这里都是江湖人,尚可自理,请左将军不用挂怀。
    飞渊:如果有需要什么帮助的地方,尽管说,我们一定倾力相助。
    申玳瑁:多谢,那我先离开了,请。
    幻幽冰剑:飞渊……
    飞渊:可恶的魔世,我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如果状况允许,我就想办法回去道域叫支援。
    (冰剑拍拍飞渊肩膀安慰)
    飞渊:放心,我不会再哭了,因为接下来要哭的会是魔世。

    【龙虎山】
    苗疆士兵:禀军师,后军已经撤退。
    御兵韬:退下吧。
    苗疆士兵:是。
    御兵韬:<掩护已经做到,不知王上是否拔除了应龙师。元邪皇身在中原,只要首尾两端的应龙师一死,胜弦主就不用担心魔世内部的变化,能配合我们全力对付元邪皇,届时只要守住回魔世的通道,元邪皇一人终将失败。>
    (鬼飘伶带着苍狼急急奔回)
    鬼飘伶:到了。
    御兵韬:王上!(冲过去扶住苍狼)
    苍越孤鸣:军……师……
    御兵韬:怎会这样?
    鬼飘伶:元邪皇突然出现。
    御兵韬:公子开明不是已经做了布置?
    鬼飘伶:I have no idea.(不知道)要问小明。
    苍越孤鸣:啊……
    鬼飘伶:要问之后再问,先找大夫吧。
    御兵韬:嗯。(扶着苍狼入内)
    鬼飘伶:小明。You totally failed this time.(你这次真的彻底失败。)


    回复
    3楼2016-03-06 11:20
      【龙虎山】
      奉天:军长你回来了。
      风逍遥:嗯,承乐王为什么只剩你一人?王上和老大仔呢?
      奉天:王上跟军师出战了。
      风逍遥:出战,出什么战啊,是魔军打来了?
      奉天:也不是,军师就带兵去打万里边城,还有啊……
      (奉天见到榕桂菲垂涎三尺)
      风逍遥:还有什么?
      奉天:请问这位姑娘是……
      榕桂菲:奴家,榕桂菲。
      奉天:<榕……贵妃……原来妳就是本王的……>
      风逍遥:喂,光天化日,你是在做什么猪哥梦啊,快醒来啊。疯猪哥,叫不醒喔,(冲着耳边大声)奉天啊,你家着火了!
      奉天:哪里啊?是哪里烧起来了?
      榕桂菲:呵呵呵……
      风逍遥:到底是怎样一回事?讲清楚。
      奉天:军师有交代,让你跟叉猡守住龙虎山,剩下没了。
      风逍遥:嗯。
      (铁骕求衣抱着苍狼入内。)
      风逍遥:啊,王上。老大仔?
      奉天:王上怎样了?王上死了,死了。
      御兵韬:王上只是昏迷,小妹。
      榕桂菲:先将他带入房内,让我诊治。
      奉天:王上啊!
      风逍遥:王上需要休息,你现在就别去乱了。
      奉天:但是我担心王上。
      风逍遥:担心也没有用,等消息比较实在。

      【魔军驻地】
      元邪皇:吾,给你怎样的指令?
      应龙师:进攻道域。
      元邪皇:为何你会擅离职守,前往鬼祭贪魔殿?
      应龙师:担忧敌军袭击后方,所以……
      元邪皇:鬼祭贪魔殿是吾军后方,吾,怎可能不亲身守护?你,逾越了。
      应龙师:但邪皇之前并未明确表示,所以……
      元邪皇:所以你怀疑本皇?
      应龙师:应龙师不敢。
      长琴无焰:无焰参见邪皇,特来请罪。
      元邪皇:你……并未进攻道域?
      长琴无焰:无焰原已整顿兵马,但疆主临战而退,无焰踌躇之间,苗兵偷袭万里边城,无焰独木难支,虽然击退敌军,但也耽搁了攻击的时机。若疆主在,断不会影响进攻道域的计划。
      应龙师:胜弦主!
      长琴无焰:请邪皇降罚。
      元邪皇:应龙师,你……怎样辩解?
      应龙师:炽阎天、曼邪音皆是公子开明旧部,若有勾结,鬼祭贪魔殿不保,所以老朽特别担忧。
      长琴无焰:如今双尊已臣服邪皇,公子开明既无鬼玺,怎能号令双尊?
      应龙师:若非早已知晓老朽会前往救援,为何公子开明不攻鬼祭贪魔殿,却反而在途中埋伏?
      长琴无焰:疆主又怎知晓鬼祭贪魔殿不曾受到攻击?也许是双尊死战让公子开明无功而返,公子开明才会选择釜底抽薪,伏击疆主。
      应龙师:<看来她已备下失败时的说词,若继续与她纠缠此事,反而会让吾落入下风。>看来是老朽误会了,请邪皇降罪。
      元邪皇:你的罪,确实沉重。再一次,只要再一次违背本皇的命令……都退下吧。
      长琴无焰/应龙师:是。
      人影:邪皇为何不趁此机会杀了应龙师?
      元邪皇:他,还能牵制长琴无焰,让我们的计划不受影响。
      人影:是。
      元邪皇:千年前未完成的事,千年后,吾,势在必得。

      【万里边城外】
      (尸横遍野,西经无缺独自行走,忽感犁灵损伤)
      西经无缺:嗯……后生可畏,更可期待。(扶起地上的魔兵和苗兵尸体,吸食灵力)

      【靖丝林】
      (长琴无焰抚琴,身后脚步声渐近)
      长琴无焰:不用。
      西经无缺:是因为战火当中品不出江湖?
      长琴无焰:单纯是捧上之前茶温已冷。
      西经无缺:用战火烧炙,就算江湖,难逃沸腾。
      长琴无焰:烛龙焰起,江湖失,焦土现。
      西经无缺:为了萌发之苗,纵使焦土,亦要回春。
      长琴无焰:果然。
      西经无缺:你察觉了?
      长琴无焰:啃蚀死灵,修补魂力,对犁灵造成损伤的人是那名少年?
      西经无缺:短短数日,这成果,令吾欣慰。
      长琴无焰:犁灵非是凡铸,就算力量强悍无匹,也未必能损害分毫,他竟能觑破关窍?
      西经无缺:他,悟了。
      长琴无焰:这本就是你所期盼的。
      西经无缺:太久了,他让我想起远久前的自己。
      长琴无焰:还在使用尸神七诡的你吗?
      西经无缺:如今尸神七诡终至无招无式,寻不得原来的轨迹。吾,亦非吾。
      长琴无焰:对无焰来说,尸,仍是尸。
      西经无缺:那个远久前的尸吗?
      长琴无焰:远久后的现在,亦同。
      西经无缺:那根芒刺呢?
      长琴无焰:双龙拆分,再来,便是众人与元邪皇的事情了。
      西经无缺:应龙师不会善罢甘休。
      长琴无焰:我相信。
      西经无缺:也许该提醒他当初沉沦海一役的那段过往。
      长琴无焰:以不变应万变,毕竟,江湖还在。
      西经无缺:却是沸腾。
      长琴无焰:既已沸腾,何不一品。
      西经无缺:烫手的江湖。(将一杯热茶放在琴前)
      长琴无焰:那就等待吧,在茶热散尽之后,那冷却烟硝的淡然,届时……希望你与无焰共饮。

      【龙虎山】
      (榕桂菲替昏迷在床的苍越孤鸣诊视)
      御兵韬:菲,王上伤势如何?
      榕桂菲:经脉受创,内息紊乱,幸好王上根基深厚,才能保住一命。
      御兵韬:你有办法医治吗?
      榕桂菲:我没把握,但会尽力。反倒是大哥……
      御兵韬:嗯?
      榕桂菲:这段日子连日征战,受了不少内伤,虽然痊愈,但长期以往只怕对身体不利。
      御兵韬:我没事。
      榕桂菲:病根种下,即便现今不发,未来也是祸根。(取出一壶酒替御兵韬斟上)慢慢喝,不得豪饮。
      御兵韬:又是这味药酒。
      榕桂菲:这味药酒不只能帮助你,还能帮助他。
      御兵韬:夜光杯?
      榕桂菲:大哥,劳烦你。
      (榕桂菲扶起苍越孤鸣,接过夜光杯将药酒缓缓喂入,此时叉猡急急走进)
      叉猡:王上!王上!
      (叉猡匆忙走进,撞见榕桂菲喂药)
      榕桂菲:抱歉,病人需要休息,请安静。
      御兵韬:叉猡将军,为什么擅离职守?
      叉猡:王上发生何事?为什么会受到这么重的伤?
      御兵韬:传令下去,王上伤势无恙,要众人不可担忧。
      叉猡:你——你能保证王上平安吗?
      御兵韬:我能。
      叉猡:好!
      御兵韬:怎样?
      叉猡:叉猡擅离职守,有错,请军师原谅。(欲走,又顿住)我还是很讨厌你,但是我相信你,铁骕求衣。(离开)
      御兵韬:第几次了,仍不愿改口。
      榕桂菲:看来大哥与她之间有很多故事。
      御兵韬:你想听故事?
      榕桂菲:我想听,大哥总是会跟我说,现在,先想办法救治王上要紧。

      【龙虎山外】
      御兵韬:将这封信尽速交给公子开明。
      墨雪不沾衣:是。(飞快离开)
      御兵韬:杀应龙师失败,公子开明,我们必须尽快决定下一步。

      (野外,奔走中的墨雪不沾衣忽觉异样,却仍脚步不停)
      应龙师:强烈的警觉性,矫健的身手。(墨雪止步出剑)这个方向,是万里边城。(现出阵法,被墨雪挡下)你是要前往,还是要回去?无论是哪一种,万里边城周遭的包围竟对你毫无察觉,究竟是你的实力太强,还是长琴无焰眼下不免诸多漏洞。你说,老朽应该怎样想呢?若是后者,老朽倒要一问,你方才去见谁了,又或者,你正要替谁传递消息?
      墨雪不沾衣:说不定,我是前者。
      应龙师:呵呵呵……如果是前者,东云武象应龙师在此请阁下,伏首!

      【靖丝林】
      西经无缺:进攻道域的事情,邪皇未再提了吗?
      长琴无焰:只怕也拖延不了多久。
      西经无缺:这样的战略,很快,进入人世的魔兵就会因多方开战而全面失陷。
      长琴无焰:魔世有畸眼族坐镇,那是邪皇真正的心腹,他们很快就会派来援军。
      西经无缺:但我们进入人世已经超过一个月了,一名援军也未见到。(长琴无焰沉吟)邪皇现今人在何处?
      长琴无焰:仍在万里边城外的主营。天擎峡杀应龙师失败,吾便加强注意力在他身上。
      西经无缺:那应龙师?
      (长琴无焰忽然一凛,似想到了什么)


      【某山顶】
      雪山银燕:我已在此等半日了,你为什么这么慢回来?
      公子开明:受了一点伤,疗养半天,你来找我做什么?
      雪山银燕:狼主清醒了,他说,他看到两个元邪皇。
      公子开明:你讲什么?!
      雪山银燕:狼主说,他亲眼看见,有两个元邪皇。

      【黑水城】
      鲁缺:所有的人都离开了,温皇也护送狼主跟俏如来离开,史艳文正在巡查是否有人未撤离,除了……
      废苍生:忆无心,为什么你还留在这?
      忆无心:我打扰黑水城也这么长的时间了,多少也要尽一点心力,等村民都走了我才能离开。
      大匠师:好了,只剩下风间始。
      鲁缺:生死一线只能自内打开,我已经通知他了,但他没回应,若不是死了,就是他的修行在生死关头无法出来。
      废苍生:不能放他一个人留在黑水城。
      大匠师:生死一线入口隐蔽,又是黑水城除了不灭火之外最坚固的地方,元邪皇若进攻黑水城,见城内没半个人,未必能发现风间始。
      鲁缺:你们先离开,我留下。
      废苍生:你留下我就留下。
      大匠师:都别吵,我留下,你们离开。
      废苍生/鲁缺:干你屁事!
      大匠师:呵呵,你们果真是父子。还有一个方法,生死一线是在地下,我们将入口毁掉遮盖,元邪皇就算攻进来也找不到生死一线的入口。
      废苍生:不会发现吗?
      大匠师:除非知晓这个地方,否则应该不会发现。
      废苍生:嗯,我去处理。
      鲁缺:我前往去取下不灭火的火种。
      忆无心:嗯?初始力量,你怎样了?啊!
      (元邪皇突然出现)
      废苍生:怎会?!
      鲁缺:明明没魔兵的踪影——?
      元邪皇:黑水城,怀念的地方。
      废苍生:这么强的功力,元邪皇。
      元邪皇:你们所有的人,都必须……死。
      (气浪狂掀,众人踉跄后退)
      废苍生:危险!
      元邪皇:从你开始吧。
      废苍生:我呸!来啊!
      [忽然——]
      (一道宏浑掌气袭来,元邪皇岿然不动)
      元邪皇:又是你。
      史艳文:回忆迷惘杀戮多,往事情仇待如何,绢写黑诗无限恨,夙兴夜寐枉徒劳。艳文再次恳求邪皇,高抬贵手。
      元邪皇:我讲过,你没第二次的礼遇。

      [元邪皇亲临黑水城,势在必杀,狼主所说的两个元邪皇到底是何意义?
      元邪皇真正的目的到底又是什么?
      墨雪不沾衣遭遇应龙师,他是否能顺利脱身呢?
      欲知一连串高潮后续,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墨邪录第十三集——六绝禁地。]


      回复
      4楼2016-03-06 11:23
        ==============END===============
        @小王很有耐性
        @LINGGin
        @浪花海月


        回复
        5楼2016-03-06 11:23
          关键对话都被消音~
          下集会揭秘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03-06 12:59
            楼主辛苦了~一直在期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3-06 13:59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6-03-06 15:19
                赞~~等好久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6-03-06 20:0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03-06 22:04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03-07 15:43
                      1802281044642654388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03-07 23:16
                        谢谢分享。话说墨世佛劫等的口白有没有全的啊???原谅我这个伸手党哦


                        收起回复
                        19楼2016-03-11 0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