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红吧 关注:25,607贴子:178,144
  • 33回复贴,共1

【原创】布里斯托罪犯(现代AU/涂鸦/完结)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布里斯托罪犯
向班克西致敬

活着是由碎片拼接起来的一串破布,它的底色是污浊的。无论多么伟大或卑贱的瞬间,还原到当时的每一秒,都显得如此平凡。它们的意义只有在事件发生之后才随之浮现,这种意义是人为的强制赋予。人总喜欢赋予过去的某个时刻意义,以使这些平凡的时刻具有超脱于活着这一生物层面的永恒色彩。
情人节就是这样一种时刻。这是商家最喜爱的时刻,是情侣们如同钻石一般旋转并释放荷尔蒙光芒的时刻。对于一些人来说,这块破布跟其他三百六十四块破布没什么不同,孤独是常态,不是一滴自舐伤口的泪水,是影子,是与生俱来之物。对于另一些人来说,这则成了长吁短叹或聊以自嘲的日子,在灵魂的孤岛上叹息自怜,并通过嘲讽那些情侣以掩盖自己的慌张不安。这是三种生命的样态:两个孤独的影子叠合在一起以假装不孤独、享受孤独、痛恨孤独。
红毛属于第二种,或者说,他对活着本身没什么感觉,一个人还是两个人都一样。他已经过了少年时代,过了生物学意义上性欲最蓬勃昂扬的那个阶段。如同落潮之后的海滩,只有茫然无际的一片荒漠。活着本身就是这荒漠。他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
因此他似乎对什么都兴致缺缺,这裸露的岩滩上没有一星半点的油彩能让他的神情有多少变化。同事给他的评价是“一个了无生趣的人”,他们出去唱K或者聚餐也知趣地从来不叫红毛,这人跟他们不是一路子的,他们很清楚,也没有必要热脸贴冷屁股。
唯一能表露点儿他情绪的似乎只有那头红发了,这是沉默的情绪言说,过去在他身上落潮后留下的冲刷印记,没人知道他过去经历了些什么,或者干脆他只是一个曾经的叛逆,象征意味大于实际经历的,像那些三四成群走过大街吹牛逼的不良青年,把不满24小时的蹲号子经历拿来反复吹嘘,以塑造在和平年代的地下英雄形象。
但这些跟红毛都没什么关系,如果他是一头黑发,那么他将迅速湮没于人群之中,悄无声息。但这红发又透露出点他的坚持,不愿意与人群亦步亦趋,与这头发相配的,那眼睛中偶尔也曾闪过愤怒和不甘的神情。
这神情极少有人见过。多数时刻他内心仍然沉睡着,不曾真正醒来。打卡上班,完成公司业务,然后伸个懒腰,下班回去。这是这时代为每个人设计的相似轨道,红毛没有要出轨的打算。
为满足这小说得具有的某种特殊场合的意义,我们暂且将故事开始和结束的这天定成情人节,如果这故事在其他日子发生也并非不可能,但情人节这时刻又因其特殊的人为赋予之意义而又能给故事一些浪漫气息,为满足生活于贫瘠之中的读者于浪漫的期冀,所以我们就将日子定成情人节吧。


回复
举报|2楼2016-03-05 22:33
    人们的生活在很大程度上由媒体主宰,你所观看到的世界,实际上是透过媒介这个小窗户呈现出来的景色。而你日常所议论之事,也由媒体为大众设置的议程主导。时间的流动,更因某个结点的特殊而使生命的节奏抑扬顿挫,有高潮和低谷。情人节无疑是情侣们的高潮,单身者们的低谷。而这一天前一周,媒体已经开始进行了由商业主义之手操纵的广告轰炸和精准营销。诸如“爱她就送她金帝巧克力”“钻石,爱情的证婚人”之类的广告词搭配着后期处理无懈可击的模特照片放置在城市人流密集的每个枢纽处,配合着耀眼的小型灯光,使这些广告鼓噪着人们的心灵。各大商家也推出了情人节的折扣活动,情侣包厢,情侣套票之类的捆绑销售。
    同事们所讨论之事也由这些现代商业机器所引导,有男友的女同事们兴奋地讨论着情人节的活动,用细微的言辞变化暗中攀比着以金钱为基准的爱情。男同事们则哀叹本就干瘪的荷包经此一役恐元气大伤,东山再起十分艰难。红毛默默听着这一切,没有参与讨论。他照例完成了日常工作,打卡下班。
    夜晚回住处的路上也遍布着粉红色的广告,女性模特在灯箱广告中被镀上一层光芒,带着熟悉的不真实。这些千篇一律的人造面孔无一例外用微笑表现着即将到来的日子的美好,她们手捧着推销的商品,似乎购买了这些商品就能获得与她们同样的快乐,这商品化的快乐。
    红毛不无嘲讽地想着,也只是在情人节这天,消费被反物化成情绪,从而巩固强化爱情。当代爱情由精确时间和金钱铸就,它要求陪伴,相互谋杀两个人的时间,此外还谋杀由你付出时间换来的金钱。换而言之,爱情谋杀生命。
    灯箱广告旁,一个老头在拉着个破二胡,面前琴盒里堆着零钱。他拉的曲子断断续续不成曲调,是他那副落魄摸样而非艺术为他赚来几块钱。这是活着本身。光鲜亮丽的都市象征与最本质的活着形成对比。这并非苦难,苦难是灵魂过于多愁善感者对底层群众的臆想,居于苦难之中的人们很少为自己哀怜,如果说他们曾有哀怜,那这哀怜最后也畸化成对上层者的愤怒,一旦这愤怒达到阈值,那么一个新的政权来到了。
    这些想法如同无数只蜂鸟在红毛脑袋里旋转碰撞着,却并无发泄的渠道,他的眼神只是更沉默了。如果你能看,就要看见。如果你能看见,就要仔细观察。他将现实经过自己思维的处理后再造成一个纯逻辑化的宇宙,然而这宇宙只存在于他脑海中。这宇宙中一颗红巨星的爆发于他之外的人悄无声息,惟有那双眼睛曾放出一瞬间灼目的光芒,是这宇宙唯一向外的通道。
    红毛回到住处,换上一套黑衣服,背上了背包。时钟指过凌晨十二点,他推开了门。
    图像未在现实中诞生,然而它的雏芽——线条已经在红毛脑海里开始蔓延,沿着严密的走向和架构生长。他不需要草图或粉笔打底,它们已经牢牢地拓印在他的大脑里,他十分清楚喷罐的走向和抛光的角度。他涂的是经典的STREET WRITER字体,SLOGAN是KILL LOVERS,黑底银边。他从来不戴防毒面具,那玩意儿憋闷又笨重,他享受这喷漆的毒味,思想本身是有毒的,而它们被书写下来后便开始散发毒气,使那些吸入他们的人眩晕又着迷。
    然而,当他还没有喷完的时候,远方闪来一道强光,这光芒在黑暗中狠狠地刺在红毛的眼睛里,条子来了,但他的作品还没有完成。他没有迟疑,把喷罐扫到背包里,背起背包冲出这条黑暗小巷,身后的脚步越来越近了,伴随着灯光的扫射。红毛几乎逃脱不出这光的追捕者,他看见不远处有辆越野车,底座很高,正好够塞他进去,他狂奔到车底,把背包扔进去,自己蹭进车底。一股汽油味扑鼻而来,底座的汽车零件贴合着他的脸,他觉得自己的身体被卡在这缝隙中,几乎无法呼吸。但理智告诉他不能出去。
    他侧着脑袋,穿过车底的缝隙看见十几米开外的两双鞋子,鞋子擦得干净锃亮,那光泽让他想到枪口的冷光。手电筒扫了扫地面,没有趴下来检查车底。警察彼此咒骂了几句,又让那混球跑了。他们像个傻瓜似的在这小巷出口处逡巡徘徊,逗留了很久。红毛在车底的狭小空间体验到遥远的幽闭感觉,四周的空间似乎向他不断挤压,如同一个人沉入水底,即将溺毙。红毛曾在幼时体会过这种感觉,捉迷藏时,他躲入了祖母的大衣箱,他怀着被发现的惧怕,又享受这狭小黑暗给他的安全感。但没有人找到他,他不知道过了多久,发现自己似乎被遗忘了,等他出来时,已经天黑了。这是他第一次尝试被世界遗忘的感觉。
    现在他又像回到那个大衣箱,这里寒冷黑暗,如同坟墓,连呼吸都被阻隔,但这棺材还未完全合上,它还露着一道缝,透过这缝红毛确认了自己还未被黑暗完全吞噬。
    他回到住处的时候全身沾满了汽油,那辆越野车的一根管子破了,汽油淅淅沥沥洒了他一身。刺鼻的味道洗了很久都没有根除,红毛干脆把外套扔了。他还想着那副没完成的作品,也许等风头过了他能去把它补完,或者它将被当地的住户粉刷一新,用单调的涂料闷死一具生命躯体。


    回复
    举报|3楼2016-03-05 22:34
      我们不想给两个人的相遇制造什么戏剧性的巧合,所有偶然实际上是概率达到某一程度后的必然结果。
      这个城市允许涂鸦的区域是屈指可数的,而涂鸦者们又都偏好在那些难以抵达的区域留下自己的印记。这些区域伴随着危险和警察。红毛在地铁里涂鸦的时候,被蹲点的条子们逮了个正着,这是他第一次被捕,他不可能总有好运气。
      “啊哈,又一个搞破坏的!”警察幸灾乐祸地说,“你已经有一个弟兄了。”
      他们把红毛和另一个人锁在一间牢房里,红毛打量了一下狱友,黑头发,二十多岁的模样,看起来不是条新鱼。他们交换了个眼神,彼此点了点头,带着点儿同仇敌忾的意味。你也是?是的,今天刚关进来。我们得待多久?一天,我叫贺天,你呢。Bristol。这是你的tag。没错。我想我认识你。你是谁?
      贺天报了自己的tag,是和红毛在小巷里开战的那个tag。相逢恨晚,这相见又是我们故事继续发展的必然。让我们做个假设,如果两个人并未在这个结点上见面,他们的人生会发生什么变化?个体因其独立的存在而突出自我的价值,如果是两个,他们的个性将糅合于一团共同的迷雾中,变得不那么容易直接认知。但个体的声音又是微弱的,只有通过与其他人的联合,他才能站在更高的地方发声。
      我想邀请你,贺天说,来我的工作室,我们一起玩一把。
      红毛现在就徘徊在对个体的独立性和团队的归属感这两者之间,他自始至终都是名独行侠,没有其他人他一样能过得很好,他仍然是Bristol,他是他自己。然而如果他加入了这个队伍呢,他的tag将被抹去,他的思想将从属于一个组织的名号。这不是他希望看到的。
      别担心,这只是暂时的,我们是个临时工作室,如果你觉得和我们处得来,你可以留下,如果不行,你也可以走人。
      是的,也许他可以试试,他已经受够了涂鸦的时候因为没有放风的同伙而险些被警察逮到的日子了。而且他也想见识见识这城市里的其他涂鸦者,看看究竟谁更厉害一些。
      他们俩击掌为誓,或许当红毛若干年后回想起这天时,将发现它的时刻意义。但在当下这个时刻,红毛没有体验到什么伟大的电流震颤着全身,仅仅是拍了个巴掌,仅此而已。

      警察关押罪犯的本意在于减少这个城市的犯罪率,但有时他们也会适得其反,警察常常做这种事。他们间接促成了Bristol加入贺天工作室后,这个城市的破坏公共设施的案件更多了,而且是有组织有预谋的一些案件。
      贺天工作室还有另外两个人,展正希和见一,红毛记不住他们的名字,往往以tag相称。他们每个人都擅长不同的喷绘形式,贺天擅长模板喷绘,展正希主攻OLD SCHOOL,见一是WILD STYLE,很多时候如果见一不给红毛解释,红毛很难辨认出来那些字母是什么。他们最初是轮流创作,毕竟四颗脑袋很难完全融合在一副涂鸦里。几顿夜宵下来之后,他们找到了点能聊到一块儿的话题,这才开始有了点团队的样子。
      他们很少接商业喷绘的单,他们知道街头涂鸦者是准罪犯,最好不要因为贪恋名声站在阳光底下,他们的风格会暴露他们的身份。商业喷绘也会损害一部分纯艺术的东西,好在四个人都有正式工作,他们不用考虑靠爱好来养活自己。如果一个人沦到只能靠爱好来养活自己时,那他将十分痛苦。
      红毛感觉属于Bristol的一些东西在渐渐消失,他说不清这是好是坏,但人变老本身就是一种死亡。尽管他曾通过Bristol抗拒这死亡,但最终Bristol也不可避免地衰老了。


      回复
      举报|5楼2016-03-05 22:34
        工作室磨合半年之后,他们决定做一发大的。他们背着充足的炮弹——进口的自喷漆、大大小小的喷头、五六张上满色的草稿(这次不允许有任何失误)、滚筒、油漆桶、梯子等等,在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从城郊出发,绞开铁丝网,沿着铁轨找到了一列停靠在车站旁的货运火车。这巨兽正沉睡着,此刻它不比一个少女更脆弱。袭击者们行动了。两台探照灯一左一右照射着,为涂鸦者们提供基本照明。他们先用滚刷上了底色,这过程比他们想得更漫长,然后用灰色颜料在车皮上勾勒出底线,大块区域用滚刷上色,细节用喷绘处理。这是他们第一次做WHOLECAR,难免有些力不从心。滴落的油漆洒了他们一身,红毛的工装裤溅上了星星点点的油漆,他看起来像个油漆工。见一不知怎么回事惹恼了展正希,又挨了他一拳头,他嘻嘻哈哈地笑着,看起来没有丝毫犯罪的紧张感。
        红毛只想赶快做完这幅作品,由于长时间地举着滚筒,他的肌肉已十分酸痛,只是一股力量支撑着他,让他没放弃。不彻底完成一幅作品的涂鸦者是不能留下tag的,最后那署上tag一瞬间的解脱感吸引着他,让他咬着牙再一次举起滚筒。
        一条油漆滴落下来,如同一条泪痕划过他作画的区域,破坏了整体颜色的和谐。红毛暗骂一句。贺天爬下梯子,帮红毛重新刷了一遍。红毛简单地道了个谢,希望能速战速决。图像在他脑海中又一遍浮现,那是个带着防毒面具的涂鸦者的头像,他右手拿着罐喷漆,向火车外喷射着绚丽的图画,这图画是高度抽象的,如同梦境里的呓语,一只乌鸦,一些奇怪的符号,男女性交的场景,这些元素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一股脑地全倒出来,像个哑巴忽然能重新说话,长期沉默后重新想说些什么。防毒面具之上,涂鸦者的那双眼睛像极了红毛的眼睛,不屑又疲倦。
        当他们完成了差不多三分之二时,他们听见了一声怒吼。那是居住在这个城郊车站的扳道工的怒吼声。他咒骂着这些涂鸦混球,甚至还掏出自己的猎枪朝天放了一枪。探照灯的交叉掩映下,涂鸦者们无所遁形。
        “你们这群混账小子!我已经报警了!你们别想逃跑!”
        黑暗里,在探照灯的背后,浮现出一张老海明威式的面孔,偏执又古怪,所有发怒的老头都不好惹,他们因怒气能爆发出很强大的力量,但这力量也可能撕裂他们已经干枯发黄的心脏。扳道工颤颤巍巍地举起了猎枪,瞄准他们又放了一枪,子弹跑偏了,射在红毛右边不足两米远的地方。
        红毛停滞了一瞬间,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贺天已经把他拉下了梯子,他朝红毛大喊:“快跑啊!你傻了吗?”红毛没有收拾背包,立刻奔跑起来,他没有考虑太多,甚至没想到回头看一下团队的其他人。他可能真的会死,如果这个疯老头再开一枪的话。
        他沿着铁路狂奔起来,枕木崴了一下他的脚,脚脖子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但他无暇为这痛苦咒骂了。他听见身后传来贺天的叫喊声:“跑!不要回头!”红毛奔跑到一处较低洼的地方,纵身一跃,翻过了低矮的围墙。心脏剧烈地敲击着胸膛,他的嗓子涌上一股腥味,他咽了口唾沫,又狂奔起来。
        这无月的黑夜里,没有任何能为他提供照明的东西。他在黑暗里狼奔豕突,寻找一个能突围的缺口。他向着夜色辉煌的城市跑去,把铁路远远地扔在了背后。无数个躲避警察的夜晚重叠起来,最终呈现出当下的画面。他奔跑着、没命地狂奔,内心交织着惧怕和颤栗。这感觉并不好受,它像要撕裂你,把你的肉体摧毁,你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喘息,你呼吸的节奏无法追及你奔跑的步伐,你的思维被求生的本能抛在了身后,此刻你仅仅是个凡人。
        红毛很清楚自己处在什么样一种境地,他决不能被警察抓到,他是警局追捕的目标之一,是城市的异见者,规则和秩序不允许他的存在,如果他被抓到,他将面临无尽刑期和高额的处罚,这一切皆源于他不愿在黑夜中保持沉默。
        红毛在那个夜晚和他们走散了,他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了,但他知道,自己可能又重回独行侠的身份了。

        红毛回到住处后连睡了好几天,等他醒来时发现有公司的十几个未接来电,他拨了回去,给那头接起电话的人说了一句傻逼,然后挂断了电话。当他打开电视,他看见了贺天被捕的新闻。与之相伴的是市政府又展开了新一轮美化市容的工作活动的新闻。
        他关掉电视,去公司递交了辞呈。然后去工作室看了看。
        工作室里空无一人,桌子上放着封信,是见一和展正希留给他的,他们打算去另外一个城市发展,那个城市对涂鸦更宽容。红毛给他俩发了条短信祝好。他环顾着工作室,工作室里散落着草稿和模板,油漆桶和滚筒堆在墙角,桶里的油漆还没干透。墙壁上挂着几幅涂鸦作品,是他们喜欢的艺术家的作品。画册高高地堆积在破茶几上,旁边的烟灰缸里塞满了烟头。这工作室里仍然弥漫着喷漆,纸屑和油漆的味道,红毛深吸了口气,拿起几瓶喷罐塞到背包里,推开了工作室的门。


        回复
        举报|6楼2016-03-05 22:34
          这是他第一次在白天喷绘。他来到地铁换乘区间最为繁忙的一个通道里,掏出了喷漆,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始喷绘。三分钟后,他被地铁的保安摁倒在地,双手紧紧地被锁在背后,脸贴着冰冷的地面,一言不发。
          这次警察们证据确凿了,尽管审讯时红毛闭紧了嘴巴,但他仍然将面临起诉,不出意外,他将面临漫长的刑期。政府不允许任何破坏秩序的人出现,他们厌恶街头艺术家,厌恶一切不可控因子。红毛是Bristol的消息在网络上不胫而走,人们自发地组织起来在政府门口进行抗议,一些红毛未曾谋面的街头艺术家站出来声援Bristol,他们录制了一部短视频,在里面表达了自己对Bristol的尊敬,对他所遭遇之事的愤慨。一些激进派偷袭了关押红毛的警局,不过这偷袭像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他们在警局门口扔了几块颜料包。这场艺术政治运动其实不仅仅是为Bristol本身,它是街头艺术家对由贺天他们WHOLECAR事件被捕后引发的政府对涂鸦严打工作的抗议。
          红毛没想到自己又变成一个重要事件的历史结点,不过这些对监狱里等待审判的他来说没太大意义。也许跟他一墙之隔的地方正爆发出一阵呐喊,年轻人们高举牌子写着”NO GRAFFITI NO FREEDOM”的字样,他们保持着良好的公民传统,理性但不失愤怒。也许政府里有参议员为这些年轻人感动,有提交新法案的打算。但这些跟他没有太大关系,他所经历的只是生活,活着本身。他不会去想自己做的事有什么意义,正如他从来没有后悔过自己做出的每一个选择。
          判决下来了,两年有期徒刑。这是公民和政府相争的结果吗?还是法律自然而然的规定?红毛没有考虑这些。他只向法官提出了一个请求,希望能到贺天在的那个监狱里去。法官答应了他的请求,这个年轻人表现良好,在法庭上不曾流露出愤怒或不甘的神情,他很清楚自己正在经历些什么。
          街头艺术家们领导的公民运动轰轰烈烈地经历了几个月后随着Bristol判决结果的公布渐渐平息下来。双方各退一步,公民们放下喷漆罐武器,举起双手以示和平。政府则意识到城市里总得划出片破烂地方给这群精力过剩的艺术家乱涂乱画,只好规定了合法涂鸦区。这结果称不上皆大欢喜,但也差强人意。

          某天,在放风的时候,红毛终于见到了贺天。他们分属监狱里两个不同的区域,隔着一层铁丝网。红毛先看见了贺天,他看见了贺天的背影。贺天看起来瘦了点,没有太大变化,他背靠着铁丝网坐在长椅上,好像在望着球场发呆。红毛朝他吹了声口哨,贺天转过头来看见了他,看起来很吃惊。红毛掏出一张叠好的纸飞机,朝他飞了过去。纸飞机摇摇摆摆地升上了天空,轻松地越过了阻隔着两人的铁丝网,慢悠悠地落在了草坪上。
          贺天拆开了纸飞机,里面画着条基斯·哈林的小狗,铅笔画的,仍然狂吠着。小狗旁草草写了句话。
          BATTLE AGAIN?
          他回过头时,红毛已经走远了。红毛的背有点微驼,但他那头红发仍然充满活力,就像他的思想从来不曾死亡。即使在监狱里,Bristol的点子也永远不会枯竭。贺天清楚这一点,对方的脑袋里,那个宇宙中又不知诞生了多少个新的星球,这监狱不是窒息自由的地方,它是试炼之地,是打磨利刃的糙石。他期待着看到两年后再次睁开的那双眼睛。
          不过他现在得想想该怎么打一个漂亮的开局。

          (完)


          收起回复
          举报|7楼2016-03-05 22:35
            来啦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3-05 22:41
              能用爱好养活自己应该是一种幸运。


              d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03-06 01:05
                这就完了吗?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03-06 03:22
                  d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03-17 23:15
                    好独特的文风,好独特的构思,毛毛街头涂鸦者的设定很棒,感觉故事看完了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很沧桑,又很深情…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03-18 00:07
                      文笔很好的样子先评论再看~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6-03-18 02:53
                        尊敬的作者,您好。我是来自19天红毛吧的吧务。我们想征求您的同意,把您的这篇《布里斯托罪犯》搬到19天红毛吧


                        表白这个楼主。文风帅得上天,逻辑强文字功底有,喜欢极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6-04-20 21:24
                          所以说艺术家都是变态……当然变态的意思其实有褒义。对于爱好这种东西其实我觉得和爱情一样玄。把这两种不一样的糅合起来的确发生了不少化合反应。对于作者你的叙述真的不得不说很棒……虽然作为一个读者并不明白关于街头艺术家和涂鸦的疯狂,但是感觉文风淡却有一定高潮点一气呵成。就是一种热爱变成了很奇妙的故事。大爱这种文风,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06-10 22:09
                            感觉有点朦胧,看的不是很懂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08-12 18:12
                              好酷!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6-08-13 10:53
                                讲真,我好喜欢楼楼的文风,我写文也是这样hhh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08-25 09:57
                                  很喜歡樓主的文風...我很喜歡Graffiti,感覺我被這篇文觸動了...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2楼2016-08-26 20:55
                                    表白楼主(*๓´╰╯`๓)♡
                                    艺术与秩序的纠缠,总有人要站出来,红毛的人物形象塑造的很好,深刻又贴切。我觉得这已经不仅仅是一篇同人文,它折射了我们所不了解的社会的一面,而红毛和贺天是这些人的代表。红毛逃跑的那两部分,自然细腻,期待楼主的其他作品✧٩(ˊωˋ*)و✧
                                    从恶魔角爬过来的劼人敬上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09-03 18:59
                                      對於塗鴉並不是那麼了解,但是你的文字很有吸引力,一開始覺得有點難咀嚼,但是腦袋跟眼睛漸漸陷進去,很有風格很有氛圍,人物設定上面也很喜歡,一篇好文,得推一下還有說聲碼字辛苦了。


                                      回复
                                      举报|24楼2016-09-04 00:33
                                        超级棒!毛毛超级帅!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6-09-04 16:56
                                          街头艺术给予了城市不一般的色彩,同时也给了作者不一样的激情。楼主近乎地将我的心情描写了出来,不能太棒。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7-02-23 00:29
                                            yang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7-02-26 23:17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7-28 1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