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十国吧 关注:26,518贴子:321,404

铁血孤城锁江淮:张巡事迹梳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关于张巡铁血守睢阳的故事,想必大家都耳熟能详。张巡的忠勇确实令人赞叹,不过一直都觉得歼敌十二万这个数字实在太过玄幻,因此今日先发帖梳理一下张巡参战的全过程,希望能有什么新收获吧……


回复
1楼2016-03-05 17:35
      【天宝十五年】
      ●春·二月
      上以吴王祗为灵昌太守、河南都知兵马使。贾贲前至雍丘,有众二千。先是谯郡太守杨万石以郡降安禄山,逼真源令河东张巡使为长史,西迎贼。巡至真源,帅吏民哭于玄元皇帝庙,起兵讨贼,吏民乐从者数千人;巡选精兵千人西至雍丘,与贾贲合。
      《旧唐书·张巡传》:巡为真源令。说谯郡太守,令完城,募市人,为拒贼之势。时吴王祗为灵昌太守,奉诏纠率河南诸郡,练兵以拒逆党,济南太守李随副之。巡与单父尉贾贲各召募豪杰,同为义举。
      《新唐书·张巡传》:安禄山反,天宝十五载正月,贼酋张通晤陷宋、曹等州,谯郡太守杨万石降贼,逼巡为长史,使西迎贼军。巡率吏哭玄元皇帝祠,遂起兵讨贼,从者千余。
      初,灵昌太守嗣吴王祗受诏合河南兵拒禄山,有单父尉贾贲者,阆州刺史璇之子,率吏称吴王兵,击宋州。通晤走襄邑,为顿丘令卢韺所杀。贲引军进至雍丘,巡与之合,有众二千。
      《资治通鉴》:禄山以张通儒之弟通晤为睢阳太守,与陈留长史杨朝宗将胡骑千余东略地,郡县官多望风降走,惟东平太守嗣吴王祗、济南太守李随起兵拒之。郡县之不从贼者,皆倚吴王为名。单父尉贾贲帅吏民南击睢阳,斩张通晤。李庭望引兵欲东徇地,闻之,不敢进而还。


    回复
    2楼2016-03-05 17:37


      纯粹的史料文字都能被当做不当内容,度娘的审核标准很是奇特呢……


      回复
      3楼2016-03-05 17:42
          ●春·三月
          乙卯,潮复与贼将李怀仙、杨朝宗、谢元同等四万余众奄至城下;众惧,莫有固志。巡曰:“贼兵精锐,有轻我心。今出其不意击之,彼必惊溃。贼势小折,然后城可守也。”乃使千人乘城;自帅千人,分数队,开门突出。
          巡身先士卒,直冲贼陈,人马辟易,贼遂退。明日,复进攻城,设百砲环城,楼堞皆尽;巡于城上立木栅以拒之。贼蚁附而登,巡束蒿灌脂,焚而投之,贼不得上。时同贼隙,出兵击之,或夜縋斫营。积六十余日,大小三百余战,带甲而食,裹疮复战,贼遂败走。巡乘胜追之,获胡兵二千人而还,军声大振。
          《新唐书·张巡传》:巡谕诸将曰:“贼知城中虚实,有轻我心。今出不意,可惊而溃也,乘之,势必折。”
          诸将曰:“善。”
          巡乃分千人乘城,以数队出,身前驱,直薄潮军,军却。
          明日贼攻城,设百楼,巡栅城上,束刍灌膏以焚焉,贼不敢向,巡伺击之。积六旬,大小数百战,士带甲食,裹疮斗,潮遂败走,追之,几获。
          
          戊辰,吴王祗击谢元同,走之,拜陈留太守、河南节度使。


        回复
        4楼2016-03-05 17:42
            【至德元年】
            ●夏·五月
            丁巳,太常卿张垍荐夷陵太守虢王巨有勇略,上征吴王祗为太仆卿,以巨为陈留、谯郡太守、河南节度使。
            
            令狐潮复引兵攻雍丘。潮与张巡有旧,于城下相劳苦如平生,潮因说巡曰:“天下事去矣,足下坚守危城,欲谁为乎?”
            巡曰:“足下平生以忠义自许,今日之举,忠义何在!”
            潮惭而退。
            《新唐书·张巡传》:潮怒,复率众来。然素善巡,至城下,情语巡曰:“本朝危蹙,兵不能出关,天下事去矣。足下以羸兵守危堞,忠无所立,盍相从以苟富贵乎?”
            巡曰:“古者父死于君,义不报。子乃衔妻孥怨,假力于贼以相图,吾见君头干通衢,为百世笑,奈何?”
            潮赧然去。


          回复
          5楼2016-03-05 17:43
              ●秋·七月
              令狐潮围张巡于雍丘,相守四十余日,朝廷声问不通。潮闻玄宗已幸蜀,复以书招巡。有大将六人,官皆开府、特进,白巡以兵势不敌,且上存亡不可知,不如降贼。巡阳许诺。明日,堂上设天子画像,帅将士朝之,人人皆泣。巡引六将于前,责以大义,斩之。士心益劝。
              
              中城矢尽,巡缚藁为人千余,被以黑衣,夜缒城下,潮兵争射之,久乃知其藁人;得矢数十万。其后复夜缒人,贼笑不设备,乃以死士五百斫潮营;潮军大乱,焚垒而遁,追奔十余里。潮惭,益兵围之。
              《新唐书·张巡传》:会粮乏,潮饷贼盐米数百艘且至,巡夜壁城南,潮悉军来拒,巡遣勇士衔枚滨河,取盐米千斛,焚其余而还。
              
              巡使郎将雷万春于城上与潮相闻,语未绝,贼弩射之,面中六矢而不动。潮疑其木人,使谍问之,乃大惊,遥谓巡曰:“向见雷将军,方知足下军令矣,然其如天道何!”
              巡谓之曰:“君未识人伦,焉知天道!”
              未几,出战,擒贼将十四人,斩道百余级。贼乃夜遁,收兵入陈留,不敢复出。
              《新唐书·张巡传》:薪水竭,巡绐潮:“欲引众走,请退军二舍,使我逸。”
              潮不知其谋,许之。遂空城四出三十里,撤屋发木而还为备。
              潮怒,围复合。
              巡徐谓潮曰:“君须此城,归马三十匹,我得马且出奔,请君取城以藉口。”
              潮归马,巡悉以给骁将,约曰:“贼至,人取一将。”
              明日,潮责巡,答曰:“吾欲去,将士不从,奈何?”
              潮怒欲战,阵未成,三十骑突出,禽将十四,斩百余级,收器械牛马。潮遁还陈留,不复出。
              
              顷之,贼步骑七千余众屯白沙涡,巡夜袭击,大破之。还,至桃陵,遇贼救兵四百余人,悉擒之。分别其众,妫、檀及胡兵,悉斩之;荥阳、陈留胁从兵,皆散令归业。旬日间,民去贼来归者万余户。
              《新唐书》:是日,张巡及安禄山将翟伯玉战于白沙埚,败之。
              《新唐书·张巡传》:七月,潮率贼将瞿伯玉攻城,遣伪使者四人传贼命诏巡,巡斩以徇,余絷送祗所。


            回复
            6楼2016-03-05 17:43
                ●秋·八月
                李庭望将蕃、汉二万余人东袭宁陵、襄邑,夜,去雍丘城三十里置营。张巡帅短兵三千掩击,大破之,杀获太半。庭望收军夜遁。
                《新唐书·张巡传》:潮壁雍丘北,谋袭襄邑、宁陵。巡使万春引骑四百压潮,先为贼所包。巡突其围,大破贼,潮遁去。
                《新唐书·张介然传》:以伪将李庭望为节度使,守陈留。


              回复
              7楼2016-03-05 17:44
                  ●冬·十月
                  房琯喜宾客,好谈论,多引拔知名之士,而轻鄙庸俗,人多怨之。北海太守贺兰进明诣行在,上命琯以为南海太守,兼御史大夫,充岭南节度使;琯以为摄御史大夫。
                  进明入谢,上怪之,进明因言与琯有隙,且曰:“晋用王衍为三公,祖尚浮虚,致中原板荡。今房琯专为迂阔大言以立虚名,所引用皆浮华之党,真王衍之比也!陛下用为宰相,恐非社稷之福。
                  且琯在南朝佐上皇,使陛下与诸王分领诸道节制,仍置陛下于沙塞空虚之地,又布私党于诸道,使统大权。其意以为上皇一子得天下,则己不失富贵,此忠臣所为乎?”
                  上由是疏之,以贺兰进明为河南节度使。
                  
                  甲申,令狐潮、王福德复将步骑万余攻雍丘。张巡出击,大破之,斩首数千级,贼遁去。
                  
                  尹子奇围河间,四十余日不下。史思明引兵会之。颜真卿遣其将和琳将万二千人救河间,思明逆击,擒之,遂陷河间;执李奂送洛阳,杀之。
                  贼每破一城,城中人衣服、财贿、妇人皆为所掠。男子,壮者使之负担,羸、病、老、幼皆以刀槊戏杀之。禄山初以卒三千人授思明,使定河北,至是,河北皆下之,郡置防兵三千,杂以胡兵镇之;思明还博陵。
                  尹子奇将五千骑渡河,略北海,欲南取江、淮。会回纥可汗遣其臣葛逻支将兵入援,先以二千骑奄至范阳城下,子奇闻之,遽引兵归。
                  《旧唐书·史思明传》:尹子奇以五万众渡河至青州,欲便向江、淮。


                回复
                8楼2016-03-05 17:44
                    ●冬·十一月
                    令狐潮帅众万余营雍丘城北,张巡邀击,大破之,贼遂走。
                    
                    ●冬·十二月
                    令狐潮、李庭望攻雍丘,数月不下,乃置杞州,筑城于雍丘之北,以绝其粮援。贼常数万人,而张巡众才千余,每战辄克。河南节度使虢王巨屯彭城,假巡先锋使。是月,鲁、东平、济阴陷于贼。贼将杨朝宗帅马步二万,将袭宁陵,断巡后。巡遂拔雍丘,东守宁陵以待之,始与睢阳太守许远相见。
                    《旧唐书·张巡传》:时许远为睢阳守,与城父令姚訚同守睢阳城,贼攻之不下。初禄山陷河洛,许叔冀守灵昌,薛愿守颍川,许远守睢阳,皆城孤无援。愿守一年而城陷,督冀一年而自拔,独睢阳坚守。贼将尹子奇攻围经年。巡以雍丘小邑,储备不足,大寇临之,必难保守,乃列卒结阵诈降,至德二年正月也。
                    《新唐书·张巡传》:俄而鲁、东平陷贼,济阴太守高承义举郡叛,巨引兵东走临淮。贼将杨朝宗谋趋宁陵,绝巡饷路。巡外失巨依,拔众保宁陵,马裁三百,兵三千。至睢阳,与太守许远、城父令姚訚等合。
                    《册府元龟》:潮与贼将李庭望攻围数月,竟不会。贼因置杞州筑城于雍丘之北以绝路,仍断其外救。巡度雍丘小城不足以御外敌,乃开门驱百姓诈降,令将士持弓弩引满,巡以锐卒数百殿其后,且行且战,夜投睢阳城,见许远、姚訚等,共谋捍守。朝廷壮之,累迁主客郎中兼御史中丞,訚官亦至郎中,远为侍御史。
                    
                    是日,杨朝宗至宁陵城西北,巡、远与战,昼夜数十合,大破之,斩首万余级,流尸塞汴而下,贼收兵夜遁。敕以巡为河南节度副使。巡以将士有功,遣使诣虢王巨请空名告身及赐物,巨唯与折冲、果毅告身三十通,不与赐物。巡移书责巨,巨竟不应。
                    《新唐书·张巡传》:乃遣将雷万春、南霁云等领兵战宁陵北,斩贼将二十,杀万余人,投尸于汴,水为不流。朝宗夜去。有诏拜巡主客郎中,副河南节度使。
                    巡籍将士有功者请于巨,巨才授折冲、果毅。
                    巡谏曰:“宗社尚危,围陵孤外,渠可吝赏与赀?”
                    巨不听。


                  回复
                  9楼2016-03-05 17:45
                      【至德二年】
                      ●春·正月
                      庆绪以尹子奇为汴州刺史、河南节度使。甲戌,子奇以归、檀及同罗、奚兵十三万趣睢阳。许远告急于张巡,巡自宁陵引兵入睢阳。巡有兵三千人,与远兵合六千八百人。贼悉众逼城,巡督励将士,昼夜苦战,或一日至二十合;凡十六日,擒贼将六十余人,杀士卒二万余,众气自倍。远谓巡曰:“远懦,不习兵,公智勇兼济,远请为公守,请公为远战。”
                      自是之后,远但调军粮,修战具,居中应接而已,战斗筹画一出于巡。贼遂夜遁。郭子仪以河东居两京之间,扼贼要冲,得河东则两京可图。时贼将崔乾祐守河东,丁丑,子仪潜遣人入河东,与唐官陷贼者谋,俟官军至,为内应。
                      《新唐书·张巡传》:至德二载,禄山死,庆绪遣其下尹子奇将同罗、突厥、奚劲兵与朝宗合,凡十余万,攻睢阳。巡励士固守,日中二十战,气不衰。远自以材不及巡,请禀军事而居其下,巡受不辞,远专治军粮战具。
                      前此,远将李滔救东平,遂叛入贼,大将田秀荣潜与通。或以告远曰:“晨出战,以碧帽为识。”视之如言,尽覆其众。还辄曰:“我诱之也。”请以精骑往,易锦帽。
                      远以告巡,巡召登城,让之,斩首示贼。因出薄战,子奇败,获车马牛羊,悉分士,秋豪无入其家。有诏拜巡御史中丞,远侍御史,訚吏部郎中。
                      《新唐书·许远传》:远与巡同年生而长,故巡呼为兄。


                    收起回复
                    10楼2016-03-05 17:45
                        ●春·三月
                        尹子奇复引大兵攻睢阳。张巡谓将士曰:“吾受国恩,所守,正死耳。但念诸君捐躯命,膏草野,而赏不酬勋,以此痛心耳!”
                        将士皆激励请奋。巡遂椎牛,大飨士卒,尽军出战。贼望见兵少,笑之。巡执旗,帅诸将直冲贼阵。贼乃大溃,斩将三十余人,杀士卒三千余人,逐之数十里。明日,贼又合军至城下,巡出战,昼夜数十合,屡摧其锋,而贼攻围不辍。
                        《新唐书·张巡传》:巡欲乘胜击陈留,子奇闻,复围城。
                        巡语其下曰:“吾蒙上恩,贼若复来,正有死耳。诸君虽捐躯,而赏不直勋,以此痛恨!”
                        闻者感概。乃椎牛大飨,悉军战。
                        贼望兵少,大笑。巡、远亲鼓之,贼溃,追北数十里。


                      回复
                      11楼2016-03-05 17:46
                          ●夏·四月
                          是时府库无蓄积,朝廷专以官爵赏功,诸将出征,皆给空名告身,自开府、特进、列卿、大将军,下至中郎、郎将,听临事注名。其后又听以信牒授人官爵,有至异姓王者。诸军但以职任相统摄,不复计官爵高下。及清渠之败,复以官爵收散卒。由是官爵轻而货重,大将军告身一通,才易一醉。凡应募入军者,一切衣金紫,至有朝士僮仆衣金紫,称大官,而执贱役者,名器之滥,至是而极焉。
                          
                          尹子奇益兵围睢阳益急,张巡于城中夜鸣鼓严队,若将出击者;贼闻之,达旦儆备。既明,巡乃寝兵绝鼓。贼以飞楼瞰城中,无所见,遂解甲休息。
                          巡与将军南霁云、郎将雷万春等十余将各将五十骑开门突出,直冲贼营,至子奇麾下,营中大乱,斩贼将五十余人,杀士卒五千余人。
                          巡欲射子奇而不识,乃剡蒿为矢,中者喜,谓巡矢尽,走白子奇,乃得其状,使霁云射之,丧其左目,几获之。子奇乃收军退还。
                          《新唐书·张巡传》:其五月,贼刈麦,乃济师。巡夜鸣鼓严队,若将出。贼申警。俄自鼓,贼觇城上兵休,乃弛备。巡使南霁云等开门径抵子奇所,斩将拔旗。
                          有大酋被甲,引拓羯千骑麾帜乘城招巡。巡阴缒勇士数十人隍中,持钩、陌刀、强弩,约曰:“闻鼓声而奋。”酋恃众不为备,城上噪,伏发禽之,弩注矢外向,救兵不能前。俄而缒士复登陴,贼皆愕眙,乃按甲不出。
                          巡欲射子奇,莫能辨,因剡蒿为矢,中者喜,谓巡矢尽,走白子奇,乃得其状。使霁云射,一发中左目,贼还。


                        回复
                        12楼2016-03-05 17:46
                          张巡的军队人数,可以采用正史说法,叛军人数得打折扣,还有雷万春那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03-05 17:46
                              ●秋·七月
                              河南节度使驾兰进明克高密、琅邪、杀贼二万余人。
                              
                              壬子,尹子奇复征兵数万,攻睢阳。
                              先是,许远于城中积粮至六万石,虢王巨以其半给濮阳、济阴二郡,远固争之,不能得;既而济阴得粮,遂以城叛,而睢阳城至是食尽。将士人廪米日一合,杂以茶纸、树皮为食,而贼粮运通,兵败复征。
                              《册府元龟》:城中粮尽,米斗价至八百,后至人相食,析骸以爨。
                              
                              睢阳将士死不加益,诸军馈救不至,士卒消耗至一千六百人,皆饥病不堪斗,遂为贼所围,张巡乃修守具以拒之。
                              贼为云梯,势如半虹,置精卒二百于其上,推之临城,欲令腾入。巡预于城潜凿三穴,候梯将至,于一穴中出大木,末置铁钩,钩之使不得退;一穴中出一木,拄之使不得进;一穴中出一木,木末置铁笼,盛火焚之,其梯中折,梯上卒尽烧死。
                              贼又以钩车钩城上棚阁,钩之所及,莫不崩陷。巡以大木,末置连锁,锁末置大镮,搨其钩头,以革车拔之入城,截其钩头而纵车令去。
                              贼又造木驴攻城,巡熔金汁灌之,应投销铄。贼又于城西北隅以土囊积柴为磴道,欲登城。巡不与争利,每夜,潜以松明、干蒿投之于中,积十余日,贼不之觉,因出军大战,使人顺风持火焚之,贼不能救,经二十余日,火方灭。
                              巡之所为,皆应机立办,贼伏其智,不敢复攻,遂于城外穿三重壕,立木栅以守巡,巡亦于其内作壕以拒之。


                            回复
                            14楼2016-03-05 17:47
                                ●秋·八月
                                以张镐兼河南节度、采访等使,代贺兰进明。
                                
                                灵昌太守许叔冀为贼所围,救兵不至,拔众奔彭城。
                                
                                睢阳士卒死伤之余,才六百人,张巡、许远分城而守之,巡守东北,远守西南,与士卒同食茶纸,不复下城。贼士攻城者,巡以逆顺说之,往往弃贼来降,为巡死战,前后二百余人。
                                《新唐书·张巡传》:贼将李怀忠过城下,巡问:“君事胡几何?”
                                曰:“二期。”
                                巡曰:“君祖、父官乎?”
                                曰:“然。”
                                巡曰:“君世受官,食天子粟,奈何从贼,关弓与我确?”
                                怀忠曰:“不然,我昔为将,数死战,竟殁贼,此殆天也。”
                                巡曰:“自古悖逆终夷灭,一日事平,君父母妻子并诛,何忍为此?”
                                怀忠掩涕去,俄率其党数十人降。
                                巡前后说降贼将甚多,皆得其死力。
                                
                                是时,许步冀在谯郡,尚衡在彭城,贺兰进明在临淮,皆拥兵不救。城中日蹙,巡乃令南霁云将三十骑犯围而出,告急于临淮。霁云出城,贼众数万遮之,霁云直冲其众,左右驰射,贼众披靡,止亡两骑。
                                《旧唐书·张巡传》:时贺兰进明以重兵守临淮,巡遣帐下之士南霁云夜缒出城,求援于进明。
                                《新唐书·张巡传》:巡使霁云如叔冀请师,不应,遣布数千端。霁云嫚骂马上,请决死斗,叔冀不敢应。
                                
                                既至临淮,见进明,进明曰:“今日睢阳不知存亡,兵去何益!”
                                霁云曰:“睢阳若陷,霁云请以死谢大夫。且睢阳既拔,即及临淮,譬如皮毛相依,安得不救!”
                                进明爱霁云勇壮,不听其语,强留之,具食与乐,延霁去坐。霁云慷慨,泣且语曰:“霁云来时,睢阳之人不食月余矣!霁云虽欲独食,且不下咽,大夫坐拥强兵,观睢阳陷没,曾无分灾救患之意,岂忠臣义士之所为乎!”
                                因啮落一指以示进明,曰:“霁云既不能达主将之意,请留一指以示信归报。”
                                座中往往为泣下。
                                《旧唐书·张巡传》:时贺兰进明以重兵守临淮,巡遣帐下之士南霁云夜缒出城,求援于进明。进明日与诸将张乐高会,无出师意。
                                霁云泣告之曰:“本州强寇凌逼,重围半年,食尽兵穷,计无从出。初围城之日,城中数万口,今妇人老幼,相食殆尽,张中丞杀爱妾以啖军人,今见存之数,不过数千,城中之人,分当饵贼。但睢阳既拔,即及临淮,皮毛相依,理须援助。
                                霁云所以冒贼锋刃,匍匐乞师,谓大夫深念危亡,言发响应,何得宴安自处,殊无救恤之心?夫忠臣义士之所为,岂宜如此!
                                霁云既不能达主将之意,请啮一指,留于大夫,示之以信,归报本州。”
                                《新唐书·张巡传》:南霁云因拔佩刀断指,一座大惊,为出涕。卒不食去。抽矢回射佛寺浮图,矢著砖,曰:“吾破贼还,必灭贺兰,此矢所以志也!”
                                《册府元龟》:霁云所以持尺刃,昼伏夜动,匍匐以见大夫。今大夫数日高会,殊无遣兵之意,岂忠臣义士勤王报国之意乎!
                                
                                霁云察进明终无出师意,遂去。至宁陵,与城使廉坦同将步骑三千人,闰月,戊申夜,冒围,且战且行,至城下,大战,坏贼营,死伤之外,仅得千人入城。城中将吏知无救,皆恸哭,贼知援绝,围之益急。
                                《旧唐书·张巡传》:霁云自临淮还睢阳,绳城而入。城中将吏知救不至,恸哭累日。
                                《新唐书·张巡传》:至真源,李贲遗马百匹;次宁陵,得城使廉坦兵三千,夜冒围入。贼觉,拒之,且战且引,兵多死,所至才千人。方大雾,巡闻战声,曰:“此霁云等声也。”乃启门,驱贼牛数百入,将士相持泣。
                                
                                初,房琯为相,恶贺兰进明,以为河南节度使,以许叔冀为进明都知兵马使,俱兼御史大夫。叔冀自恃麾下精锐,且官与进明等,不受其节制。故进明不敢分兵,非惟疾巡、远功名,亦惧为叔冀所袭也。
                                《旧唐书·张巡传》:初,贺兰进明与房琯素不相叶。及琯为宰相,进明时为御史大夫。琯奏用进明为彭城太守、河南节度使、兼御史大夫,代嗣虢王巨;复用灵昌太守许叔冀为进明都知兵马、兼御史大夫,重其官以挫进明。
                                虢王巨受代之时,尽将部曲而行,所留者拣退羸兵数千人、劣马数百匹,不堪扞贼。叔冀恃部下精锐,又名位等于进明,自谓匹敌,不受进明节制。故南霁云之乞师,进明不敢分兵,惧叔冀见袭。两相观望,坐视危亡,致河南郡邑为墟,由执政之乖经制也。


                              回复
                              15楼2016-03-05 17:47
                                  ●冬·十月
                                  尹子奇久围睢阳,城中食尽,议弃城东走,张巡、许远谋,以为:“睢阳,江、淮之保障,若弃之去,贼必乘胜长驱,是无江、淮也。且我众饥羸,走必不达。古者战国诸侯,尚相救恤,况密迩群帅乎!不如坚守以待之。”
                                  茶纸既尽,遂食马;马尽,罗雀掘鼠;雀鼠又尽,巡出爱妾,杀以食士,远亦杀其奴;然后括城中妇人食之;既尽,继以男子老弱。人知必死,莫有叛者,所余才四百人。
                                  《旧唐书·张巡传》:尹子奇攻围既久,城中粮尽,易子而食,析骸而爨,人心危恐,虑将有变。巡乃出其妾,对三军杀之,以飨军士。曰:“诸公为国家戮力守城,一心无二,经年乏食,忠义不衰。巡不能自割肌肤,以啖将士,岂可惜此妇,坐视危迫。”
                                  将士皆泣下,不忍食,巡强令食之。乃括城中妇人;既尽,以男夫老小继之,所食人口二三万,人心终不离变。
                                  《新唐书·张巡传》:城破,遗民止四百而已。
                                  
                                  癸丑,贼登城,将士病,不能战。巡西向再拜曰:“臣力竭矣,不能全城,生既无以报陛下,死当为厉鬼以杀贼!”
                                  城遂陷,巡、远俱被执。尹子奇问巡曰:“闻君每战眦裂齿碎,何也?”
                                  巡曰:“吾志吞逆贼,但力不能耳!”
                                  子奇以刀抉其口视之,所余才三四。子奇义其所为,欲活之。其徒曰:“彼守节者也,终不为吾用。且得士心,存之,将为后患。”乃并南霁云、雷万春等三十六人皆斩之。
                                  巡且死,颜色不乱,扬扬如常。生致许远于洛阳。
                                  《新唐书》:癸丑,安庆绪陷睢阳,太守许远及张巡、郓州刺史姚訚、左金吾卫将军南霁云皆死之。
                                  《新唐书·张巡传》:巡不屈。又降霁云,未应。
                                  巡呼曰:“南八!男儿死尔,不可为不义屈!”
                                  霁云笑曰:“欲将有为也,公知我者,敢不死!”亦不肯降。乃与姚訚、雷万春等三十六人遇害。巡年四十九。
                                  初,子奇议生致五人庆绪所,或曰:“用兵拒守者,巡也。”乃送远洛阳,至偃师,亦以不屈死。
                                  巨之走临淮,巡有姊嫁陆氏,遮王劝勿行,不纳,赐百缣,弗受,为巡补缝行间,军中号“陆家姑”,先巡被害。
                                  《新唐书·张巡传》:大历中,巡子去疾上书曰:
                                  “孽胡南侵,父巡与睢阳太守远各守一面。城陷,贼所入自远分。
                                  尹子奇分郡部曲各一方,巡及将校三十余皆割心剖肌,惨毒备尽,而远与麾下无伤。
                                  巡临命叹曰:‘嗟乎,人有可恨者!’
                                  贼曰:‘公恨我乎?’
                                  答曰:‘恨远心不可得,误国家事,若死有知,当不赦于地下。’
                                  故远心向背,梁、宋人皆知之。使国威丧衄,巡功业堕败,则远于臣不共戴天,请追夺官爵,以刷冤耻。”
                                  
                                  巡初守睢阳时,卒仅万人,城中居人亦且数万,巡一见问姓名,其后无不识者。前后大小战凡四百余,杀贼卒十二万人。
                                  巡行兵不依古法教战陈,令本将各以其意教之。人或问其故,巡曰:“今与胡虏战,云合鸟散,变态不恒。数步之间,势有同异。临机应猝,在于呼吸之间,而动询大将,事不相及,非知兵之变者也。故吾使兵识将意,将识士情,投之而往,如手之使指。兵将相习,人自为战,不亦可乎!”
                                  自兴兵,器械、甲仗皆取之于敌,未尝自修。每战,将士或退散,巡立于战所,谓将士曰:“我不离此,汝为我还决之。”
                                  将士莫敢不还死战,卒破敌。又推诚待人,无所疑隐;临敌应变,出奇无穷;号令明,赏罚信,与众共甘苦寒暑,故下争致死力。
                                  《旧唐书·李瀚传》:华宗人翰,从友人张巡客宋州。巡率州人守城,贼攻围经年,食尽矢穷方陷。当时薄巡者,言其降贼,翰乃序巡守城事迹,撰《张巡姚訚等传》两卷上之。肃宗方明巡之忠义,士友称之。
                                  
                                  张镐闻睢阳围急,倍道亟进,檄浙东、浙西、淮南、北海诸节度及谯郡太守闾丘晓,使共救之。晓素傲很,不受镐命。比镐至,睢阳城已陷三日。镐召晓,杖杀之。
                                  庚申夜,庆绪帅其党自苑门出,走河北;杀所获唐将哥舒翰、程千里等三十余人而去。许远死于偃师。
                                  陈留人杀尹子奇,举郡降。
                                  《旧唐书·张镐传》:时方兴军戎,帝注意将帅,以镐有文武才,寻命兼河南节度使,持节都统淮南等道诸军事。镐既发,会张巡宋州围急,倍道兼进,传檄濠州刺史闾丘晓引兵出救。晓素愎戾,驭下少恩,好独任己。及镐信至,略无禀命,又虑兵败,祸及于己,遂逗留不进。镐至淮口,宋州已陷,镐怒晓,即杖杀之。
                                  《新唐书·张巡传》:始,肃宗诏中书侍郎张镐代进明节度河南,率浙东李希言、浙西司空袭礼、淮南高适、青州邓景山四节度掎角救睢阳,巡亡三日而镐至,十日而广平王收东京。镐命中书舍人萧昕诔其行。


                                回复
                                16楼2016-03-05 17:48
                                    【睢阳三十六将】
                                    ●张巡:蒲州河东人,兄弟皆以文行知名。巡聪悟有才干,举进士,三以书判拔萃入等。天宝中,调授清河令。有能名,重义尚气节,人以危窘告者,必倾财以恤之。
                                    ●姚訚:浃州平陆人,故相梁国公姚崇之侄孙。訚性豪荡,好饮谑,善丝竹。历寿安尉、城父令,与张巡素相亲善。
                                    ●许远:杭州盐官人也。世仕江右。曾祖高阳公许敬宗,龙朔中宰相。远清干,初从军河西,为碛西支度判官。章仇兼琼镇剑南,又辟为从事。慕其门,欲以子妻之。远辞,兼琼怒,积他事中伤,贬为高要尉。后遇赦得还。
                                    ●南霁云:魏州顿丘人。少微贱,为人操舟。禄山反,钜野尉张沼起兵讨贼,拔以为将。尚衡击汴州贼李庭望,以为先锋。遣至睢阳,与张巡计事。退谓人曰:“张公开心待人,真吾所事也。”遂留巡所。巡固劝归,不去。衡赍金帛迎,霁云谢不受,乃事巡,巡厚加礼。
                                    始被围,筑台募万死一生者,数日无敢应。俄有喑鸣而来者,乃霁云也。巡对泣下。
                                    霁云善骑射,见贼百步内乃发,无不应弦毙。
                                    ●雷万春:不详所来,事巡为偏将。万春将兵,方略不及霁云,而强毅用命。每战,巡任之与霁云钧。
                                    ●其他将佐:别将二十有五:石承平、李辞、陆元锽、朱珪、宋若虚、杨振威、耿庆礼、马日升、张惟清、廉坦、张重、孙景趋、赵连城、王森、乔绍俊、张恭默、祝忠、李嘉隐、翟良辅、孙廷皎、冯颜,其后皆死巡难,四人逸其姓名。


                                  收起回复
                                  17楼2016-03-05 17:49
                                      根据分析这段史料,我们可以归结出几条跟主流论调不太一样的言论:


                                      【1】张巡杀死令狐潮全家,那令狐潮怎么还能腆着脸皮跟张巡叙旧劝降?
                                      答:从《册府元龟》和其他史料里面,我们看到其实杀死令狐潮全家的是贾贲,因此令狐潮恨的也是贾贲,而不是张巡,张巡只是跟贾贲成掎角之势的盟友,因此令狐潮和张巡还没有彻底撕破脸皮。


                                      【2】令狐潮不过是个降将,原先干的还是县令的活,怎么有资格统领数万大军?
                                      答:根据本帖列出的史料,就会发现令狐潮基本都是带路党,干的都是为杨朝宗、李庭望等燕军大将引路去攻打张巡的活,其本部兵马我估计不会比张巡、贾贲合流后的两千兵马多多少。


                                      【3】张巡是依靠诈降才得到机会从雍丘且战且退撤到睢阳的,因此严重怀疑先前他所击败的燕军兵力是否真的是动不动就成千上万。


                                      【4】关于“南霁云啮指请师”这件事,根据史料和军事常识,南霁云出城是去求救的,而不是出去开无双的,三十骑破万人大阵这档子事相当不靠谱,倒是《册府元龟》里面记载南霁云无论是出城求援还是回城答复都是爬着城上垂下的绳子来进出的,而且南霁云自己也说是持短刀,昼伏夜出,匍匐前进才来到临淮的,压根没有主流观点里说得那么威风。
                                      至于“啮指”,那更是没谱的事,南霁云只是放狠话出来试图逼迫贺兰进明出兵,然而考虑到他回城还要爬绳,这种自残的事最终多半没干,更别提什么“驱牛入城”这种好事了,因此关于张巡得到那么多耕牛还会饿得全城百姓均为军粮的疑惑也可以得到解释了:张巡根本就没得到什么抢来的耕牛,南霁云是孤身回来的……
                                      然而即使如此,就冲着南霁云明知睢阳城是死地,还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回去的勇敢精神,就已经非常值得称赞了。比起战场上外挂开无双的BUG,这种畏惧死亡但还是挑战死亡的平凡人物更值得敬佩。


                                      【5】贺兰进明兵强马壮,所以他不肯发兵救援是单纯嫉妒张巡。
                                      答:贺兰进明当北海太守时也就只有精兵五千,后来接管的李巨兵马也就羸卒数千,弱马数百,而李巨自己当初不也是被杨朝宗打跑,才害得张巡陷入燕军包抄,不得不放弃雍丘的么?另外威胁到贺兰进明的许叔冀依仗的就是自己兵马比贺兰进明强盛,然而就算是许叔冀,前不久才刚刚被燕军从滑州打跑,逃到彭城没多久的啊……至于贺兰进明攻高密杀燕军两万人?百分百是吹牛,他自己有没有一万人都很难说呢……
                                      如果实在要比较贺兰进明和燕军战力的话,可以回顾一下相州会战,河南节度使崔光远带的就是贺兰进明的人马,至于在魏州被史思明打成什么鸟样大家都知道了……


                                      【6】张巡歼灭的燕军真有十二万之多么?
                                      答:围攻睢阳的燕军最主要分成三部分:李庭望、杨朝宗和尹子奇。杨朝宗当初是跟着张通晤带领一千燕军骑兵去攻略山东的,张通晤被贾贲攻杀后,李庭望就吓得不敢进军,你觉得李庭望手里的核心燕军能有多少人?至于尹子奇,后来计划南下时据说拥兵五万,然而《资治通鉴》里面记载他是打算带着五千人南下攻略江淮的,再联想一下后来史思明派田承嗣攻打睢阳,也就带了五千兵马,还拿下了……
                                      当然,燕军的人数肯定要比睢阳军多很多,然而估计大部分都是唐朝降兵【从地理位置上来看,多半还是封常清麾下那帮乌合之众投降的皇协军】,其核心燕军恐怕不过万人,因此后来张镐带着战斗力不咋咋的浙东【李希言曾被李璘打残】、浙西【司空袭礼这人不太清楚,不过都是两浙,战力相差估计不大】、淮南【首府广陵曾被李璘麾下大将季广琛拿下】、青州【邓景山嘛,谁还记得刘展之乱】四路藩镇兵就将尹子奇打残了……


                                    收起回复
                                    18楼2016-03-05 18:29
                                      按理说睢阳是燕军南下的必经之路,燕军应该不会派太多拉壮丁编成的军队来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03-05 20:38
                                        大唐游侠传系列 梁羽生精品小说


                                        应用达人
                                        应用吧活动,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20楼2016-03-07 18:0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03-18 16:54
                                            除了守城之外,最印象深刻的是杀妾给部下吃


                                            收起回复
                                            22楼2016-03-18 19:00
                                              唐朝立起的忠臣典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04-09 16:1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6-04-11 01:02
                                                  陌刀队 李嗣业 号称人马俱碎。


                                                  收起回复
                                                  25楼2016-04-11 09:04
                                                    于是编写完睢阳之战的中文维基百科词条,万分感谢楼主整理的资料!


                                                    收起回复
                                                    26楼2016-04-30 03:31
                                                      《新唐书·张巡传》:至真源,李贲遗马百匹;


                                                      其实还有个问题,这个李贲何许人?官居何职?


                                                      收起回复
                                                      28楼2016-06-13 03:20
                                                        中二,我每次看见这个意淫节目就想去抽制作组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6-06-13 13:49
                                                          顶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6-09-11 13:17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