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练吧 关注:62,709贴子:964,146

【文章】思之如狂(前面微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看了九天行歌的预告,楼主突然没来由的很难过,很心疼赤练,她深爱卫庄,但是,在卫庄心里她又算什么呢?比得过紫女吗?
楼主是凤练党,但是,白凤真的喜欢赤练吗?倘若弄玉没有死呢?倘若他救她并非喜欢,是想报复她,折磨她呢?活着,何尝不是对赤练的折磨。跟弄玉比起来,赤练又算什么呢?
也许他们心中都有赤练,但她不是第一位,更不是唯一一位。
在这动漫上,真正在乎赤练的,又有几个?
白凤有弄玉,墨鸦,愿意为他死。他总有可以回忆的过去,可以思念的人。至少,他喜欢的人,死在他怀中。
卫庄有紫女,赤练,即使他与盖聂敌对,我想在盖聂心中,他永远都是他的师弟,他不会伤害卫庄。只要盖聂活着,卫庄就不算一个人。
赤练又有什么呢?她只有充满悲伤的回忆,她总是孑然一身,谁会把她当做爱人呵护呢?
所以,楼主这次想写一篇文,不是卫练,不是凤练。我想让她,和一个普通人在一起,安稳一生。
我想赠予她,这世上所有女子都憧憬,都应该拥有的,幸福,安定。
文笔不好,轻点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3-04 19:36
    沙发,加油。


    收起回复
    2楼2016-03-04 19:48
      一、唯美叹息

      夜深人静,赤练睡得很安稳,本该一直安稳的睡到天亮,可她醒了。

      张开双眼,黑暗中她什么也看不见。手背放在额头上,闭上双眼,又梦到了那时候的事,最近常常会梦到那个时候,梦到那个将她视作珍宝的人。

      唇边溢出叹息声,她低不可闻的唤了一声:“王兄……”那个总是对自己很好的人,那个会温柔的抚摸自己脸庞的人,那个……早已远去的人……

      越是孤单的时候,就会思念那些珍惜自己的人。

      人前的她妖娆动人,其实有时候她露出妩媚微笑的时候,她的心也会疯狂的疼痛。她也会疯狂的思念那回不去的过往,疯狂的思念那些本该一直陪在她身边却早已离去的人。

      到底,自己只剩下了这副伪装的躯壳,只剩这满腔的自作多情。

      赤练在想,寻常女子,都过着怎样的生活呢?她们也有逝去的亲人吗?她们也时常伪装自己吗?她们也有爱而不得的人吗?

      她们,总该比自己幸运一些吧。

      自嘲的一笑,继续睡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03-04 19:58
        楼主你点燃了我悲伤的情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03-04 20:37
          你是凤练党当然希望卫庄能对紫女有点啥的,呵呵呵,很快会有结果,见风就是雨的天天说,是不是把赤练吧当你们第二凤练吧,你烦不烦啊?


          收起回复
          7楼2016-03-04 20:48
            你们凤练是多么的割舍不下庄叔,一涉及自己萌的cp,都要拉扯上卫练说事,很少见到卫练这样追着咬着你们啊,即然坚信第五部发展凤练,干嘛不有点底气,对卫练姿态高一点,这才是你应该有的态度。


            收起回复
            8楼2016-03-04 20:52
              我挺你楼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3-04 21:20
                赤练红莲我都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3-04 21:20
                  楼楼的想法与我不约而合


                  收起回复
                  13楼2016-03-04 23:40
                    先暖~有空再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03-05 00:36
                      咳咳,我萌莲玉cp(*/∇\*)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6-03-05 08:31
                        也许有的亲们会疑惑,楼主怎么总是提到韩非。其实楼主要提的并不是韩非,而是赤练的回忆,是借助韩非,让赤练回忆起红莲,也就是她自己当年的模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03-05 09:20
                          表示庄叔对练练还是不错的,她自己肯定也能感觉到有点暖意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03-05 10:13
                            接上

                            “你说……什么?”

                            “他中了阴阳家的六魂恐咒,死于秦王宫的天牢中。”

                            “你胡说!王兄不会死的!你胡说!”激动之下,自己打了张良一个耳光。

                            他默默的承受了,想必他的心里也是很不好受的。

                            “王兄说过他很快就会回来,他说会给我带秦国的服饰,给我带漂亮的首饰,给我带好吃的点心。他说过的,王兄……不会骗我的。”

                            红莲扑过去,脸上满是泪水,抓住张良手臂的双手指节泛白:“你骗我对不对?王兄还活着,他还活着!对不对?!”

                            明明走的时候还好好的,还笑着摸自己的头,还说很快就会回来。怎么就这样离开了?

                            她记得,那时候是卫庄大人突然出现,将激动不已的自己弄晕。

                            再次醒来,她知道,那个总是宠着自己的兄长,再也回不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6-03-05 10:41
                              四、归去来兮

                              最近时常梦到王兄,这是他在提醒自己以前是什么模样吗?

                              记得王兄说过,他的志向是将韩国治理成一个和平的国家,他希望自己能够做一个幸福的女子。

                              是不是他在提醒自己,该远离这些纷争,去寻找自己的幸福。是不是王兄心疼自己的现状,所以频频入梦来提醒自己,该放下了。

                              “子房想劝殿下一句,请殿下离开吧。我们即将要做的事太过危险,殿下还是原理的好。”

                              脑中回荡着张良的话, 其实,子房的意思,也许就是卫庄大人的意思,也许他在与盖聂离开之前就和子房提了这件事。

                              张良让她离开,这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也许她能找到韩非所说的幸福。

                              留下,她也许会让卫庄大人分心,他现在所做的事,容不得一丝一毫的顾虑。
                              不能帮助他,也不想牵绊他。

                              想回去,回到那片土地,即使韩王宫早已不在,即使那里早已不复当年模样,还是想回去。回到那片自己生活了很久的地方,回到一切开始的地方。

                              终究女子还是该安稳一些,或者说,自私一些。不属于自己的幸福,强求不得,不如洒脱放手,即使心会很痛很痛。

                              卫庄大人怕他们做的事太过危险,一旦一步错就会步步错。既然无暇顾及,不如就让她离去。

                              天亮之后,赤练便准备离开了。

                              “你要走?”白凤站在树梢上,看着她。

                              “怎么,你舍不得吗?”赤练露出勾人的笑容,也看着他。

                              “我只是好奇你这女人怎么突然就放弃他了?”白凤不理会她轻浮的言语。

                              “谁知道呢?”赤练转身,半是调戏半是认真的说:“我会想念你的。”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不论白凤是讨厌她还是把她当做伙伴,离开他让赤练有些伤感。但她不会在任何人面前脆弱,所以,不舍就留在心底吧。

                              白凤站在原地,看着她离去背影,不知是喜是悲。

                              赤练要去的地方是新郑,韩国的旧都。

                              她并不擅长骑马,所以只能步行。索性她并不着急,走走停停,到处看一看,也未尝不是一件美事。

                              这是她从未有过的经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6-03-05 10:42
                                楼主你这么一说……我的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6-03-05 10:5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6-03-05 15:32
                                    谢谢楼主,希望楼主能给练练一个好的归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03-05 16:06
                                      快更快更快更!!!


                                      收起回复
                                      30楼2016-03-05 17:27
                                        楼楼加油,默默等更


                                        收起回复
                                        31楼2016-03-05 17:39
                                          让我想起了小夭,相柳和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6-03-05 17:57
                                            接上

                                            “失礼了。”男子立刻作揖告罪,耳朵悄悄的红了。

                                            赤练心中发笑,这人实在是有趣。还未再说什么,就看见一个半大的小孩跑了过来。

                                            “公子,你怎么突然就下车了?也不说一声。”那小孩长的很讨人喜欢,小脸肉肉的,很可爱。

                                            男子不知如何回答,又看向赤练,道:“在下黎楚,这是我家小厮童儿,刚才多有冒犯,请姑娘不要介怀。”说完规规矩矩的作揖,童儿也跟着他作揖。

                                            “黎楚?”赤练蹙眉,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

                                            “不知姑娘要去哪里?一个人走在这种人迹罕至的路上,很危险。”黎楚问道。

                                            赤练笑了起来:“莫不是你想送我一程?”

                                            “如果姑娘不嫌弃的话。”黎楚对赤练有些好感。

                                            “我可是秦国的通缉犯哦。”赤练语气轻佻,倒要看看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之后还会不会让自己和他们一同走。

                                            黎楚并不是很惊讶,只是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相逢即是有缘,姑娘请。”

                                            赤练不讨厌这个黎楚,一个人也是无趣的很,不如结伴而行。

                                            “那就多谢了。”步步生莲的上马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6-03-05 18:01
                                              我又来暖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6-03-05 18:12
                                                六、浮生作画

                                                童儿在外驾车,他一个半大的小孩,一人驾四匹马却十分游刃有余。

                                                马车内部也是奢华无比,就与寻常的房间无异,有床褥,有桌椅,甚至还有一个书架,里面放满了书。

                                                赤练忽然记起,秦国第一富商似乎是姓黎,名叫黎琰,而他的幺子便叫黎楚。

                                                为何赤练会知道他,因为流沙曾经派黑麒麟潜入黎府,取黎家的祖传宝贝——鲛人泪。

                                                传说佩戴它的人可以延年益寿,百毒不侵,甚至起死回生。

                                                可是黑麒麟失败了,他从未失败过,黎家是第一个将他逼入绝境的人。无论他幻化成什么人,黎琰总能识破他。

                                                而黎楚,则是黎琰亲手指导出来的,最疼爱的幺子。

                                                按黎琰的武功与才智,做一个大官并非难事,但是他却立下了一个规矩,黎家世代的人都不得入仕,只得经商。

                                                赤练只是一瞬间的惊讶,随即又释然,这些与她又何干?只是萍水相逢结伴而行罢了。

                                                “姑娘请用茶。”黎楚坐了下来,伸手倒了一杯茶给赤练。

                                                赤练坐了下来,伸手端起茶杯,小酌一口,不愧是黎家,茶叶都是最好的。

                                                “你就不问问我是谁吗?”赤练扬起嘴角,眼神魅惑。

                                                “总会知道的,姑娘不说在下不勉强。”黎楚伸手为自己倒茶,垂眼认真的样子十分养眼。

                                                “黎公子长的好生英俊。”语气轻佻,笑容妩媚。

                                                “姑娘过奖了。”黎楚脸色不变,淡定的喝茶:“不知姑娘要去何处?”

                                                赤练撑着下巴,懒懒的看着窗外:“新郑。”

                                                “新郑?”黎楚思量片刻,又道:“若姑娘是韩国人,那么在下知道姑娘是谁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6-03-05 18:37
                                                  请继续。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6楼2016-03-05 18:45


                                                    收起回复
                                                    37楼2016-03-05 18:49
                                                      其实吧,她也可以和张良在一起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6-03-05 18:59
                                                        催催催!——练练的十五字十五字十五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6-03-05 19:1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6-03-05 20:00
                                                            慢工出细活楼主要把文养好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6-03-05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