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通神吧 关注:705贴子:9,513
  • 3回复贴,共1

第五卷:武道三合 第四十四章 气血炼洪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上架第一更,请求订阅请求订阅)

“没想到,本使竟然被你们五只蝼蚁打伤。”

“不过,能打伤本使,你们也该感到自豪。”

血蝠使幽深的目光扫过,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残狠,声音愈发的刺耳。

“不过,一切都结束了,你们的血液,应该会很美味,我会慢慢享用。”

说着话,血蝠使幽深的目光落在了周动的身上,因为周动最先被他击飞,现在也最早挣扎着站起来,正以一双充满恨意和怒火的目光盯着他。

只是,受伤很重,连长刀都只能勉强握住,更别说再出刀了。

说不害怕是假的,毕竟周动不想死,他有着超越普通武者的天赋,只要不断的努力下去,注定会比普通的武者走得更远,变得更加强大。

血蝠使的实力,委实太过恐怖,这还是在重伤未愈的情况下,如此,就已经叫人感到绝望了,在他面前,自己等人就好像小孩子一样。

内心又是愤怒又是惊悸,周动知道,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自己等人死定了,还不是普通的死亡,而是被吸干一身血液的死亡,那种死亡方式,想想就不寒而栗。

但周动有着武者的傲骨,就算是知道要死,也不可能屈服,不断的运转功法,一点点的积蓄力量,纵然知道不敌,也要爆发出最后的一刀。

“杀!”

杀声沙哑,宛如最后的悲鸣,周动爆发出最后的力量,挥刀斩杀向接近的血蝠使,这一刀是生命最后的一刀,却不是最强的一刀,因为力量太弱。

“垂死挣扎。”血蝠使一声狞笑,屈指,将斩杀而来的长刀一弹,脱手飞出,旋即一手成爪抓出,直接抓住周动的肩膀,迅速拉近,张开嘴巴,露出四根尖尖的獠牙,猛然咬向周动的脖子。

周动面露惊骇,不断的挣扎,只是受重伤的他挣扎太过细微,其实就算是全盛时期,被血蝠使这样抓住,也无法挣脱。

四根獠牙刺入周动的脖子动脉,那是血液流淌最多的地方,瞬间刺破后,周动立刻感觉到一身血液不断的被吸收,流入血蝠使的口中,一种生命渐渐被吸走的感觉弥漫全身,整个人的意识好像不断的下坠下坠再下坠,要坠入无底深渊,永远沉沦。

浑身下意识的连连抽搐,好像都筛糠似的,面色越来越苍白,双眼越来越灰暗,最后头一歪,彻底断气,不多时,周动的一身血液被血蝠使吸收一空,整个人皮肤黯淡无光,变得干瘪瘪的,好像一具死去很久的干尸。

这一幕,恰好被展鹰萧宏复和翼千仞三人看到,一个个脸色大变,惊骇欲绝。

他们三人虽然都受到反击,但其实伤势还没有陈宗那么重,毕竟陈宗一剑刺伤了血蝠使,惹怒了他,所以被反击的力度最大,若非有铁片抵御和沉血玉精卸掉大部分力量,那一击早已经将他直接杀死,不是昏迷那么简单。

这三人都从昏迷当中苏醒过来,一身力量稍微恢复了几分,便看到周动被活活吸干血液而死的一幕,那种冲击,无法形容。无比恐怖。

说到底,他们还都很年轻,精彩的人生,也才刚刚要开始,气血境,不过是武者的第一站,以他们的天赋,踏入练劲境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虽然也曾想过会死,但绝对不是这种死法。

砰的一声,血蝠使甩掉周动干瘪的尸体,在地面上滚动几圈,幽深的目光扫向展鹰三人,让他们三个汗毛倒竖,冷气直贯头顶,穿透脊椎直透脚底,冷汗如水湿了武服。

“第二个选哪一个好了?”血蝠使一边扫过一边说道,带去更大的死亡压力,吸收了周动一身血液的他,伤势似乎恢复了一点,声音更加尖锐。

一句话,让三人脸色再次大变,瞳孔收缩如针,惊恐万分。

当他的目光落在萧宏复脸上时,萧宏复出声大叫:“我是极武主城萧家人,我爹是萧家二长老,你要是杀了我,我爹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萧家人又如何。”血蝠使嘿嘿一笑:“既然你这么说,那就从你开始好了。”

话音落下,血蝠使身形一闪,像是夜空的蝙蝠般无声无息划过,瞬间出现在萧宏复的面前,手掌成爪扣住萧宏复的肩膀将他硬生生提起来。

“去死!”萧宏复再度爆发,将恢复的部分力量尽数注入右掌,掌心发红,狠狠一掌轰向血蝠使的脑门。

这一掌虽然不是全盛时期的一掌,但也势大力沉迅猛十分,要是被击中,血蝠使不会受伤,也要头晕目眩。

血蝠使身经百战,怎么可能会被萧宏复得逞,不见作势,手爪发力,扣紧萧宏复的肩膀,尖锐的手指好像利刃一样刺入血肉之内,剧痛让萧宏复浑身一颤,打出的一掌也变得软绵绵无力。

旋即,萧宏复发出一声惨叫,身子连连抽动,双腿乱蹬双手乱抓,越来越无力,一身血液迅速被血蝠使吸掉。

“走!”展鹰和翼千仞对视一眼,没有丝毫犹豫,立刻爆发出刚聚集起来的气血之力,施展出步法,迅速往山洞通道冲去。

不管怎么样,要先冲出这山洞,或许还有一丝活命的机会,不然继续留下来,只会落得个和周动萧宏复两人一样被吸干血液的下场,死得无比凄惨。

至于陈宗,他们觉得已经死了,何况交情也不深,这个时候,生死危机时刻,谁会去想那么多。

不要说两人重伤之身,就算是全盛时期,也难以从血蝠使的眼皮底下逃走。

还没有冲到通道入口之际,就有一道黑影砸了过去,带起一阵呼啸声,两人连忙避开,发现那是萧宏复的尸体,已经被吸干血液,浑身干瘪瘪的像是死去很久的干尸,让两人寒气直冒,惊骇欲绝。

“小老鼠,逃不掉的。”血蝠使尖锐的声音,好像在两人的耳边同时响起。

“和他拼了。”展鹰怒道,再度施展沸血术,强硬的提升实力,翼千仞也是如此。

重伤之躯,不宜施展禁术,不然会留下后遗症,轻则需要一段时间来调理,重则会影响到根基,可能一辈子都无法突破到练劲境,但这个时候管不了那么多,活着才有希望,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一切都不过是挣扎。”血蝠使狞笑道,吸收了萧宏复的一身血液之后,伤势又痊愈了一丝,伤势恢复越多,能动用的力量就越多,实力也会越强。

展鹰和翼千仞爆发出全力杀至,却被血蝠使挥出的一爪击飞,像是滚地葫芦,满身尘土,无比狼狈,一时间受伤更重,无力起身。

“再吸掉你们三人的血液,我的伤势又能再恢复一些。”血蝠使能感觉到陈宗还活着,这是好事,不然死人的血液,他可没有兴趣吸收,那对他也没有什么好处。

血蝠使却不知道,此时此刻的陈宗,正在历经一次变化,如果他现在就出手将陈宗的血液吸干的话,陈宗自然就死绝了,也不会有后续的变化。

方才血蝠使那一爪,要挖出陈宗的心脏,却被开启山壁石室的钥匙抵挡,之后内劲的冲击也透过金丝内甲和沉血玉精被削弱一部分,再被铜皮削弱一部分,冲入心脏时与那一道天绝真剑力碰撞,击溃天绝真剑力时,内劲只剩下最后一小部分。

心脏经过真剑天绝功气血小周天的淬炼到大周天的淬炼,论坚韧程度,丝毫不下于气血境九层武者,只是稍微受创昏迷。

昏迷之中,被内劲穿透的沉血玉精也受到影响,爆发出一大波精纯的血气,顺着那内劲之后,凶猛的涌入陈宗的体内,直欲将陈宗的心脏击碎之际,眉心空间中的神秘剑尖一颤,释放出一道光辉,打散那磅礴的精纯血气,以真剑天绝功的方式迅速运转起来。

气血如剑,锐利无比,又好像是烈马奔腾不休,顺着大周天的方式一遍又一遍的运行,不断运行之下,让已经达到气血境八层巅峰的修为再次提升一丝,彻底达到极限。

但一瞬间涌入的沉血玉精的精纯血气十分磅礴,气血之力的运行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凝练,渐渐的内缩,每一圈内缩,气血之力似乎都会更凝练一丝。

气血境七层到八层是小周天到大周天的蜕变,是从五脏六腑的淬炼到筋骨皮膜的淬炼,是一种由内而外的强化,尽管无法让人体突破极限,却能让筋骨皮膜变得更坚硬更有韧性,拥有更强的承受能力。

而气血境八层到九层之间,则是大周天到气血烘炉之间的蜕变,是一种由外而内的强化,将人体,强化到一个真正的极限。

一遍又一遍一圈又一圈,最终,陈宗的一身气血全部被内缩到极致,集中到心脏下方,凝聚为一口烘炉的形状,散发出炙热高温,好像要将心脏烤熟。

砰砰砰砰砰!

心脏狂跳不已,血液汹涌,一波一波如浪涛激流,更加强横的力量,充斥全身上下,陈宗醒了。

醒来,陈宗爆发。

第三重沸血术,两千斤的力量增幅,令陈宗的臂力达到惊人的一万两千斤。

身形刹那一跃而起,扣住一边的伪霜流剑,踏风步施展,一步十米,沸血术第三重三成速度增幅之下,快到极致,拉伸成一道幻影。

“天光云影剑,杀!”

随之的一声暴喝,似乎令陈宗的杀意更强横一分。

强烈无比的光芒绽射,充斥整座洞腹,一切红色尽数被掩盖,入眼处,全部是白茫茫一片。

(本章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2-29 23:11
    前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6-02-29 23:19
      太慢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03-01 00:17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6-03-01 0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