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吧 关注:35,846贴子:472,794

回复:【猫鼠转载】传言之剑风华 by 万里长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哈哈,好棒的文啊·太喜欢这文中的猫猫鼠鼠了,连丁月华也是我看过的文里最可爱的,还有丁老二,虽只是简单的几笔,也个性十足啊,谢谢楼主分享这么好的文,看的我好过瘾,直接从深潜中炸了出来!期待后文……


收起回复
53楼2016-03-05 09:51
    霸气猫└(^o^)┘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4楼2016-03-05 13:31
      今天本来是要转载的,可是单位网络出问题,电脑用不了,嘤嘤~不好意思各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楼2016-03-05 14:58
        在线等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6楼2016-03-05 17:35
          所以场上只见兵器不见血光不见人其实是幕后黑手用了毒把别人都掳走了?那这样的话黑手也挺牛逼呀 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0楼2016-03-05 21:25
            北侠果然是好人啊,除非什么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1楼2016-03-05 22:31
              (。ò ∀ ó。)这里的丁兆惠是不是喜欢五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2楼2016-03-05 23:14
                好久不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3楼2016-03-06 00:16
                  北侠丁家兄妺少林僧兵个个有风釆,衬得猫鼠也更真实!北侠面前耗子难得心服囗服,南侠就没这代遇呵呵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6楼2016-03-06 03:11
                    唉,少林作孽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7楼2016-03-06 06:52
                      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8楼2016-03-06 10:52
                        求后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0楼2016-03-06 13:26
                          楼楼速更啊,我也是猫鼠小伙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1楼2016-03-07 13:58
                            这个还有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2楼2016-03-07 17:29
                              我发现追了这篇文后,别的文我暂时看不进去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3楼2016-03-07 21:12
                                好文笔呀!甚和心意!望速更为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4楼2016-03-10 11:45
                                  还木更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5楼2016-03-12 18:40
                                    传言之剑风华(十一)


                                    ※因為五鼠后期实在太坑爹,决定把剑风华暂时搁置一下,去打一篇五鼠闹东京背景的猫鼠肉(吐魂)很想写一个猫鼠顏去长沙后的故事,好想给他们编剧本啊!!!(抱头痛哭)




                                    (十一)




                                    「耗子儿,我想给你把箍拆下来。」


                                    「在这?」


                                    白玉堂才刚坐下来,听得展昭开口,一愣。


                                    他两走了段路,展昭带他找到一隐密石洞,还算乾爽,以為只是要歇脚,没想到……


                                    「嗯,在这。」


                                    洞裡光影参半,将他两半边身形勾勒得黑白分明,展昭脸色有些紧张,他鲜少见到他这种表情,也不知為什麼自己竟然嗤笑了出来。


                                    「在这就在这吧。」白玉堂笑意不减,道:「横竖我现在打不过你,只好任你宰割了。」


                                    「好。」展昭点头,环顾了四周,便动作俐落地布置起来。


                                    虽不至上下交困亦没那麼多计较,不外乎是将披风置於沙土上,用露水净手縟湿了绢子,自己跪坐下来,将白玉堂搀起寻个顺手的位置坐好,受伤左腿轻轻抬起横搁在自己的腿上,以湿绢於腿根处狠扎了一圈死结。


                                    白耗子斜坐在胸前难得没嚷嚷,不知道是真的疺了还是什麼,只静静的看著他动作,展昭摆当妥贴后便从怀中摸出一把匕首,将白玉堂染血破损的裤管割了。


                                    褪去残布,那箍又与南侠兵戎相见,金色铁环不屈不挠的扣著柔软血肉,好似迫人除硬弩强弓外别无他法,正挑拨著南侠御猫最后一根怀抱希冀的神经。


                                    展昭盯著,军临城下似的严肃,蹙眉沉眼一语不发,白玉堂想他还在生气,便两指敲了敲展昭的胸口,打趣道:「你一会拆得时候可别笨手笨脚,把爷弄得太疼,我怕我忍不住给你一刀的。」


                                    展昭撇眼,只是微嘆:「还有心思说笑?」


                                    「趁现在还能笑的时候多笑笑。」白玉堂清了清喉咙,又挪了个舒服一点的位置,苦道:「怕是等等就笑不出来了。」


                                    想他有自知之明,展昭也不多说,握著小刀另一手运气,两指缓缓覆上刀面。


                                    这向阴地处潮湿,想生火恐连块乾木头都找不著,而展昭练的功内力似极阳至刚,所到之处刀刃蒸起白雾腾腾,不消几下那刀就给烤得火烫,。


                                    寻常武生见此光景且惧且佩都要吃惊,催浊热真气并非什麼独门绝艺,但就佩的是南侠那信手拈来的纯熟、轻描淡写好似点灯一般的餘裕,然好奇,展昭那从容眉眼下究竟藏著多深的幽地,能酝多强的巨流之力。


                                    可白玉堂似乎不以為然,连眼皮都没动一下,盯著轻烟裊绕的小刀,闻到了高温金属的严酷刺鼻,怕是这下才有了临场感。


                                    他嚥了嚥喉,突然抓住展昭的手臂道:「猫,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展昭抬头对上他的眼,一下子楞了。


                                    ——他没想到,会在这种时候这种地方,看到那人这样的眼神。


                                    若是平时,他会大喜若狂甚至拍手打脚,如果甚至他会忍不住一把将那人抱住,或亲或吻,他很早就想这样做了。


                                    此刻,嵩山无名穴洞裡,一草一木顿时寧静,他俩吸吐便是所有。


                                    只道空山无人,水流花开,他却悟不透,从未想悟透——


                                    展昭顿住神色,眼中转过几思量流转千百瞬息,最后才轻声开口:「先打住吧……」


                                    「这种时候就别让我分心了。」


                                    展昭声音有些沙哑,白玉堂想是在大漠风沙给吹坏的,还是因為他正压抑著喉下什麼亟欲涨发的情绪,一时他也不敢去想,乾笑掩盖心下著忙:「怎麼,你怕啦?」


                                    「怎麼不怕?」展昭一凝神,欲速战速决之姿,眼中严谨骤聚。


                                    他把刀尖对準箍上的暗扣机锁,意示了那人一眼后,白玉堂也振了振神,本来扶著展昭肩膀的手,转為掐著他那条围巾,随后点了点头。


                                    开了锁的卡楯只要轻轻一推,便可以牵动金箍底下的十条倒鉤,那鉤已经卡入白玉堂腿肉中两天两夜,本来沿著金属癒和的血肉在倒鉤收起时又在一次生生撕裂,本来以為早就对这箍麻痺了痛处,白玉堂还是差点没能提口气来,痛,实在太痛了。


                                    要是能叫他早就大嚎特嚎了,但只得蜷缩起除了左腿外的全身关节,收起每一根神经血脉,而要是一头撞死能好过些,他绝不会犹豫。


                                    白玉堂撞上的却只是展昭的肩膀。


                                    那人坚实的手将他箍紧,亦硬是压制他全身的颤抖。


                                    展昭不让他动,直到白玉堂张口无声的嘶喊渐渐变成喘息,他将下顎抵在对方湿汗发烫的额上,只盯著腿上的伤不去看他表情,怕是看了之后便下不去手了一样。


                                    「耗子儿,我要把鉤挑出来了。」展昭待他气息渐缓时轻道,只感觉白玉堂在自己颈间点了点头。


                                    南侠低沉声音竟也能如此温柔轻放,但另一手下刀却是丝毫不含糊,刀尖抵著扣环与皮肉接合处,轻轻一撬,第一根金鉤就顺势给拔起——


                                    展昭的时间掐得很準,在白玉堂痛得要弹开前便狠狠的圈著他,将那要推拒自己的双手也一併梏全往自己怀裡按,白玉堂疼得全身发僵他也是感觉到了,这一下那些黏在上头的稠血皮肉随著金鉤一併给扯了上来,吸附著鉤子直到那足有两节指长的倒鉤完全拔出,就见他腿上一个小窟陇,皮翻肉绽渗著脓血,怵目惊心。


                                    有别於展昭黯光闪烁的肉疼眼色,下手依旧一点儿不留情,飞快起落间又是两支黏著血肉的金鉤给挑了出来。


                                    「啊!死猫——别——」


                                    白玉堂痛得脑袋一下子清明起来,竟抽气回声了,终究是憋不住这疼,他死命的想挣扎出来,下意识就往展昭捏拳:「妈的我不拆了……不拆了你给我鬆手混蛋放开你爷爷——」


                                    展昭没理他,刀起无回一鉤又起,这根卡得紧了些拉拔出来时,血肉分离的声音竟然清晰可闻,还硬撕下了白玉堂一块皮肉,他痛得大震亟欲脱身,奈何展昭臂如铁钳按得他动弹不能,又痛又急,怒火上来乱骂一通:「我叫你住手死猫臭猫混蛋猫信不信我剁了你让你碎尸万段拼都拼不回来汤渣不剩一沫沫!!!」


                                    彷彿没听著锦毛鼠口中极為有份量且迴光反照逻辑分明的威胁,展昭只管下刀——剥剥两声,便又是两钉黏著血肉的鉤子从白玉堂腿上硬生生扯出,这时那人的腿上已经赫然出现六排列整齐但血肉莫辨的洞,个个黑血黄浆汩著疮水肉脓,与旁边完好白晰的肌肤形成难以想像的对比与残暴。


                                    「哇!爷说不拆了——说不拆了你还不放开我!死猫臭猫姓展的你要死了看我不灭了你——」白玉堂四肢被擒,眼中汗水泪水难分难捨,去了大半理性,只得用脑袋狠狠的撞上展昭,这一下磕得极重,但也只有闷沉一吭,数化在那人宽厚胸膛之中,叫骂尾音也一併前仆后继,转成低重喘息。


                                    白玉堂额头抵著他胸前起伏,竟突然累得动也动不了,骂人的词一个没能想起,就觉得疲惫不堪,好似这儿就是他费劲毕生气力所攀得的终点一样,裡头有个正用力弹跳的坚韧心脉,摀著温热烫人,白玉堂意识渐消,欲再作争斗只得喃喃:「死猫你、你……」


                                    终是气力已尽,终是不敌。


                                    终是折在了这裡。


                                    回复
                                    76楼2016-03-12 19:38
                                      哈哈,饿了。看样子是要停一段时间啦?


                                      收起回复
                                      78楼2016-03-12 20:25
                                        耗子还是活蹦乱跳胡搅蛮缠的时候最好玩


                                        收起回复
                                        79楼2016-03-12 21:12
                                          什么时候再更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0楼2016-03-12 21:37
                                            啊啊啊!!!好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1楼2016-03-12 22:57
                                              忍不住好开森!!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2楼2016-03-12 22:57
                                                好开心。。文笔好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3楼2016-03-12 23:49
                                                  强强猫鼠,刀光剑影中的互动,患难之中最见深情——让我想起了那篇有名的《血战冲霄》,看得好过瘾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4楼2016-03-12 23:55
                                                    每次看,都觉得真是好文笔,大气又细腻,献上膝盖o>_<o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5楼2016-03-13 00:23
                                                      一直在lofter上追這篇。太喜歡作者文筆


                                                      收起回复
                                                      86楼2016-03-13 14:10
                                                        謝謝版主搬運,我是作者,過來看看,謝謝大家的留言=U=
                                                        順便回覆個留言:丁二沒有喜歡小白
                                                        另外提到血祭跟驚情的,實在非常惶恐=口=
                                                        女神的文不及萬分之一,請憋再說的嚶我會折壽T_T


                                                        收起回复
                                                        87楼2016-03-13 15:52
                                                          啊……五爷到底有没有杀慧极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0楼2016-03-13 19:08
                                                            哎呀,更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1楼2016-03-13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