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老子网吧 关注:9贴子:87
  • 0回复贴,共1

《道德经宗解》吴长明论述小国寡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道德经宗解》关于小国寡民的解读

本书排序第二十四章 世传本第80章[小邦寡民]
[原文]
小邦寡民①。使②有什伯之器③而不用;使民重死④而不远徙⑤。虽有舟舆⑥,无所乘之;虽有甲兵⑦,无所陈⑧之。使人复结绳⑨而用之。至治之极。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⑩。邻邦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
[译文]
小邦寡民这样的群体。使得有各种各样的大型器具不能使用;使得人民害怕死亡而不向远方迁徙;虽然有船只车辆,却没有必要乘坐它;虽然有武器装备,却没有地方摆放,使得人民再回复到远古结绳记事的时代。这样的情形到达极端,人们自我感觉吃得香甜,穿得漂亮,住得安适,按自己风俗自得其乐。造成村与村之间互相望得见,鸡犬的叫声都可以听得见,但人民从生到死,从不互相往来。
[注释](略)
...........
[品悟]
老子的《道德经》第80章很多版本写成“小国寡民”。本章内容是老子遭到非议非常多的一章。在厘清非议之前我们讲一讲“小国寡民”的“国”,世传本上本章书写为“小国寡民”,汉朝前版本上为“小邦寡民”,这是由于汉代为避汉高祖刘邦讳,把原来“小邦寡民”中的“邦”改为“国”。汉朝以后的古汉语中有用“国”代替“邦”,也有用“邦”代替“国”的,此时所说的“国”或“邦”指一个管辖区域而不是一个国家,多指一个城镇或大的村寨。弄明白这里“国”的意思对理解老子的“小国寡民”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通常《道德经》的注解者把“小国寡民”中的“小”译为“使……小”;把“寡”译为“使……寡”,他们把“小”和“寡”都当作动词使用,这样就把“小国寡民”译为“使国家变小,使人民变少”,或者说成“国小民寡”。有了这样的理解就有了翻译这一章的逻辑。所有的意思就围绕着“使国家变小,使人民变少”来解释。不同的解释者必然有各自不同的观点,有的认为这是老子的消极思想的集中表现,应该进行挞伐;有的觉得这是老子田园式的理想国设想,应该高度赞赏。
我们先来看看就这一章内容批判老子的观点,他们认为老子是逃避现实斗争的倒退。他们说“小邦寡民”是老子“虽欲返上古之治而不可得”,是“与当时的历史任务背道而驰的”,“是消极退缩的心情”,是“设想了一个小乐园作为他们逃避各种现实斗争的避难所”,是“带着时代的创伤,逃向原始的乐园,显然是想为时代开倒车”。为什么这些人会认为老子消极呢?这是因为本章的“小邦寡民。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远徙;虽有舟舆,无所乘之;虽有甲兵,无所陈之。使人复结绳而用之。……邻邦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这些内容就成了认为老子消极倒退的证据。这样的批判能不能站住脚我们先不评判,只把这样的观点列出来。
我们再来看看就这一章内容赞赏老子的观点。他们认为“小邦寡民”是老子描绘的理想社会,它反映了我国上古时代自给自足的生活方式。老子幻想着回复到原始社会时代,在那里,没有剥削和压迫,没有战争和掠夺,没有文化,没有凶悍和恐惧。这种单纯的社会实在是古代农村社会理想化的描绘。在这样的理想王国里,人们无须奔波,邦国之间没有战争,和平共处,也不互相往来。这是因为本章里有“至治之极。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邻邦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这些内容。还有更发挥想象力赞美老子的,说老子给人类指出了解决社会问题的最佳方法。这样的观点好不好我们姑且不论,也只是把它列出来做以对比。
我们该如何理解老子的“小邦寡民”呢?我们阅读《道德经》一定要把握住老子的最根本思想,老子提倡尊道贵德,其最基本的思想就是“清静、无为、道法自然”,清静是指思想清静,只有思想清静、寡欲,才会有行为上的无为,无为不是躲避现实的不作为,“无”应该理解为“元”,也就是最原始、最根本、最本质的意思。“无为”就是要求人们做事时只做最根本的事,而不做与事情不相关的,或再生出其他的想法和行为。人们有了行为上的“无为”就能体现出道法自然。能做到这些是老子最推崇的。有了这样的认识我们再来分析老子的“小邦寡民”。第一,按老子“无为”思想不可能主张使国家变小,使人民变少,如果非要理解为使国家变小,使人民变少,老子《道德经》思想就显得前后矛盾,犯了自己否定自己的低级错误。第二,老子写《道德经》的目的就是以自然之“道”来论述人类社会之“道”,老子用12个章节论述治国,老子认为有“道”的治国是“执大象,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平泰。”。用3个章节论述用兵,老子对用兵的态度是“夫兵者,不祥之器”“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强天下……善有果而已,不以取强”。用30个章节论述理政的圣人和人君,老子对圣人的要求是“太上,不知有之”“圣人常无心,以百姓心为心”“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宾。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是以圣人方而不割,廉而不刿,直而不肆,光而不耀”。老子用四十多个章节论述有“道”的圣人如何修行、如何管理国家。如果老子的结论是希望“邻邦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之老死,不相往来”,那么老子就没有必要写圣人为“道”的策略。如果按人们通常理解的“小邦寡民”的意思,社会上还用得着有“道”的圣人吗?第三,本章有“有什伯之器而不用……虽有舟舆,无所乘之;虽有甲兵,无所陈之”的内容,从文中可以看出形成“小邦寡民”时这些东西已经存在,只是无法派上用场罢了。如果为了达到“小邦寡民”非要“什伯之器而不用……虽有舟舆无所乘之;有甲兵无所陈之”就是有为的思想。如果提倡“小邦寡民”,当初就没必要费那么多人力物力建造这些东西。把这些已有的东西人为废除不用这符合“道”吗?第四,文中有“使民复结绳而用之”,有人说这是老子复古倒退,抛弃文化让人愚笨,这些人可能是联想到老子在第19章说过“绝圣弃智,民利百倍;绝仁弃义,民复孝慈;绝巧弃利,盗贼无有。此三者以为文不足。故令有所属:见素抱朴,少思寡欲,绝学无忧”。老子的“绝圣弃智”,意思是抛弃聪明智巧,要人们依“道”守朴,实事求是不耍小聪明,绝学无忧是指抛弃那些仁义礼善繁文缛节之学。老子没有说抛弃符合“道”的学问,更不会提倡废除所有的学问以结绳计数为最高境界。如果一切文化都废止,那么《道德经》也没有必要存在,你觉得老子会这么想吗?第五,文中有“至治之极。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这些内容是一些人赞赏老子的凭据,你真的认为这些是老子在赞扬和肯定“小邦寡民”吗?如果老子是赞扬这些现象,那么就不会用“至治之极”。我们分析如下:至,到达,治,治理,极,极端。“至治之极”的意思是这样的情形到达极端,到达极端才会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这里的“甘”是“以……甘”,意思是在这样封闭的小圈圈里人们食物品种有限,他们只有以自己的食物为甘;紧接的几句都按这样的方式理解,在这样封闭的小圈圈里人们服饰品种有限,他们只有以自己的衣服为美;在这样封闭的小圈圈里人们居住场所有限,他们只有以自己的居住为安;在这样封闭的小圈圈里人们习俗简单娱乐有限,他们只有以自己的习俗为乐。老子不是赞扬这些情形,而是说至治之极时,人们只好那样做,是没办法的办法。第六,文中有“邻邦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之老死,不相往来”,这是一些人痛批老子的证据,我们想一想《道德经》中老子对民的态度是“上士闻道,勤而行之”,“……我自然”,“……民自化”,“……善建者不拔,善抱者不脱”,“……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目的是让人们追求平等和自由,如果让人们限定在“小邦寡民”的小圈圈里老死不相往来,还不如大自然中的动物。老子在第25章有“……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你觉得哲学先圣会这样限定域中“四大”之一的“人”吗?如果民之老死,不相往来,人们在“小邦寡民”的小圈圈里不外出难道要同族同姓通婚吗?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小邦寡民”的地方,那么,要不了几代就会人绝国亡,这符合老子极力提倡的自然之道吗?
秉持清静无为的老子,怎么会提倡君主去把国家变小把人口变少呢?一贯尊崇自然之道的老子,怎么会乐于国小民寡呢?老子为什么在《道德经》中专门用一节来论述“小邦寡民”呢?我们不得不探讨一下造成“小邦寡民”的原因,老子处在周朝末年,诸侯国为了争夺地盘连年战争,到处兵荒马乱,官兵过后又会出现大量土匪,这种情况下人民痛苦不堪。各村寨为了自保,纷纷挖壕沟筑围墙抵御外部扰乱,逐渐形成各自的小圈圈,使得人们有许多大型工具而无法使用,人们怕危险不敢远走,无法与外界沟通交流,过着封闭落后的生活。最终造成邻村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的人间悲剧。老子说出这些现象就是让君主和侯王明白不搞清明政治的后果,是在批判当时的政治现实而不是提倡“小邦寡民”。我觉得这样理解“小邦寡民”更合乎老子思想的本意。
为什么老子的“小邦寡民”会给人造成误会呢?主要在于对“小邦寡民”这四个字的理解上,古代书写困难,不像现在人写文章有标题,有些还加副标题或小标题来表达自己的意思。老子本章开头“小邦寡民”作句首就是他的标题和立意,就是在论述“小国寡民”的状态和现象,而不是通常人们认为的“使国家变小,使人民变少”。有了这个基本的认识,才可以心平气和地理解老子的描述,只有“小国寡民”状态才会出现这些现象。而这些现象并不是社会和谐发展所需要的。所以,老子写这一章既不积极也不消极,而是一种真实现象的反映。老子是讲实探真之大家而不是无事生非之小辈。我们既不要给老子脸上擦脂抹粉,也不要往他身上抹灰。
我们再来看看为什么就本章内容过度赞扬老子,很可能是过度解释了老子的清静无为,是受到庄子和陶渊明的思想的影响,用这两位的观点去推断老子的思想,老子的清静无为绝不是不作为,也不是复古倒退。老子在这里是在警示“小邦寡民”的现象而没有提倡“小邦寡民”的意思。至于拿本章内容批判老子的观点我不想多说,要么是没有读懂《道德经》的精髓,没有明白老子写《道德经》的意义,要么是为某种政治观点服务,历史上总有一些现实主义的激进派会抓住古人的一句话断章取义,从而以现实主义的批判达到自己的目的的。如果以所谓消极思想去评判“小邦寡民”,实际上是在说老子折腾,如果以所谓积极的思想评判“小邦寡民”,实际上是在折腾老子。惟道是从的老子是最反对折腾的。既不提倡折腾别人也不希望人们折腾他自己。本章老子只是说了“小邦寡民”现象,文中既没有发现老子“小邦寡民”的政治愿景,也找不到在符合“道”的原则下人民安居乐业的生活方式。本章及整个《道德经》找不出国小好领导、民少有幸福的理论根据。如何理解“小邦寡民”我们只能根据老子的根本思想和全文意思,切不可人云亦云,以讹传讹。
未完.........其他内容可看《道德经宗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