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红吧 关注:31,768贴子:191,209

【转载】有借有还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许可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2-10 12:55
    2018-11-21 19:32 广告
    原作者:新浪微博@leslock
    授权图如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02-10 12:58
      <作者语>设定在展正希和贺天大学二年级的时候。会有些许贺天单箭头贱贱的情节,但不会写成红白玫瑰。应该是清水文吧,就算有床戏也会隐晦拉灯的。写19天同人是因为喜欢那种青春的暧昧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02-10 13:01
        01

        贺天做了一个梦,梦见他高二时家里的那张米色布艺沙发,意大利工艺,很难清洗,上面丢着两个橙黄色的抱枕。

        贺天很少坐在那张沙发上,他有一张大得惊人的床,几乎可以完成一切活动。

        灯光昏暗,因为他用声控调低了亮度。昏昏黄黄的光影里,红毛蜷缩在那张沙发上,安静地看着落地窗外的夜色。

        贺天站在沙发后面,低头看红毛后脑勺乱糟糟的红色头发和一点点的侧脸。红毛的颧骨和耳朵之间有一块淡淡的淤青,他的鼻尖小小的尖尖的,嘴唇发红。

        贺天的阴影笼罩着沙发。

        红毛慢慢地转过身来,对上贺天的目光。红毛的眼睛里,夜色流动,闪闪发光。

        鬼指神差地,贺天翻身上了沙发,压在红毛身上。

        红毛的眼睛里开始流露出慌乱,他张了张口,却又好像突然失声了。

        贺天慢慢地靠近红毛,他湿润的眼睛,他白皙的鼻梁,他鲜红的嘴。

        整个城市都在红毛的眼睛里荡漾。


        贺天醒来时,才清晨五点半。

        他进浴室冲凉,欲望突如其来,却有燎原之势。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梦见红毛。是的,他偶尔会想起他和红毛在沙发上的事,但已经好久了。

        非常奇怪。当你风华正茂,前程似锦,美人环绕,却还是会想起那些来自你平凡过往的路人。他不英俊,不聪明,也不是你的初恋。

        非常奇怪。你还是会想起他们。


        贺天给自己做了早餐,吃完又用电脑上了会网,第一堂课快开始了,就下楼取车去学校。

        开车进校门的时候,贺天看到了骑着自行车的展正希。

        展正希还和初中时一样,留着乱七八糟的刘海,像只刺猬。

        他穿着最简单的白T恤和黑裤子,目不斜视地骑着自行车,棕发在风中飘扬。

        贺天还记得初中和高中时的那些女孩子多喜欢他。“好帅!”她们说。

        有什么好喜欢的呢?又呆,又不爱笑,头发还翘。

        ……真是孽缘啊。竟然和展正希做了八年的同学,而且还有两年在后面等着他们。

        初中时他们曾经一起打球,一起打架。贺天从来都不真的喜欢展正希,他觉得展正希对他也是一样。

        是见一把他们联系在了一起。

        见一失踪后,他们就不再一起活动了。还是点头之交,也仅此而已。

        展正希从初中那个抄作业、打篮球、打电玩的男孩变成了一个学习狂、全优生。他以全校理科第二的成绩毕业,谁又能想到呢。


        贺天并不高兴见到展正希。

        展正希和他分享着同一份回忆。贺天最年轻的时候最早喜欢的男孩。

        见一,见一。

        他在哪里?

        他喜欢的展正希还在这里,他却仍然杳无音讯。


        将车开出校门时,贺天从后视镜里看到一个金发男孩,像极了见一。

        贺天立刻在心底嘲笑了自己。有许多次,他在街上看到相似的人影,疯了一样地冲上去抓住,却全是幻影,尽是泡沫。

        找不到见一了,除非他自己回来。

        但是,那种熟悉的冲动还是渐渐掌控了贺天的心。非这样做不可……非这样不可。他倒车,透过单向车窗往外看,靠着墙的男孩有着比记忆中更宽阔的肩膀,更修长的双腿。
        可是他的脸。那寡淡纤细的眉毛,发呆时的迷茫眼神,软绒绒的头发。

        如果记忆会出错,那贺天可能正在犯下一生中最荒唐的错误。

        他停了车。

        保安在保安亭里喊:“同学,不能在这里停车!”

        他朝那个人走近,还是比他高一点点。

        那个人抬起头,看见了贺天,眼睛慢慢睁大了。

        “贺天!”见一笑了,像一只漂亮的大型犬,春日的夕阳温柔地洒在他的皮毛上。

        TBC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02-10 13:06
          本章贱炸


          02

          展正希焦躁地缩在角落,瞪着前方声嘶力竭唱歌的男生。

          对方全然意识不到展正希正在脑内把他踹死,唱的十分动情,音量高得掀翻屋顶,准度却像个盲人狙击手。

          展正希看看手机,又看看远处的眼镜书呆。

          展正希大一的时候欠了眼睛书呆一个大人情,他的期末建模作业在死线的前一晚被老鼠啃了个支零破碎,如果没有眼睛书呆陪他熬夜复制,他期末就要不及格了,简直像回到了初中。

          过了一年,眼睛书呆终于向展正希要回自己的“感恩奖”。也是展正希答应的。

          联谊会。


          展正希从小到大就不知道怎么和同龄女孩相处。

          在还是孩童那会儿,他最好的朋友就是见一了。其余的也是些男孩。

          到了小学高年级,女孩对展正希就成了个棘手的难题。

          他觉得她们的喜欢简直是莫名其妙的——她们根本不了解他,却常常突然蹦出来说喜欢他。

          可是他已经有足够多朋友了。不需要这些女孩来做他的朋友了。

          她们也不是他的妹妹,不应该由他来照顾。

          女朋友,展正希不觉得需要。他只是——从没有喜欢过哪个女孩。


          可是女孩们似乎总是喜欢他。不管他怎么做,她们最终老是伤心。

          正因如此,眼睛书呆才拉他来联谊会。有展正希在的联谊会,常常会聚集着格外可爱的女孩。

          能跟展正希称兄道弟,要到某个漂亮女孩的联系方式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眼睛书呆已经在另一边的沙发上和一个短发女孩交谈起来了。

          展正希趁眼睛书呆看过来的时候,比了一个要走的手势。

          短发女孩随着眼镜书呆看过来,甜甜一笑。

          眼睛书呆怒目圆瞪,对展正希比了一个凶狠地“敢走我杀你”的手势。然后又换上一副谄媚的“大爷我求你”的表情。

          展正希在心里叹了口气,看向另一个角落。

          一个金发的大眼睛女孩独自坐着,时不时掏出手机看简讯,笑得很温柔。

          金发。展正希想着。


          见一回来有一个星期了。

          他莫名其妙地出现在展正希家的门口,看起来憔悴而疲惫。

          展正希曾经以为见一已经死了。不然一个人怎么会好端端的人间蒸发,警察找不到?

          展正希可能永远也不会告诉见一,在见一失踪的五年里自己哭过多少次。

          蜷缩在黑暗的房间里,用被子盖住哭声。

          无声的嚎啕使得外界的一切都消失了。

          笑着,哭着,醉着,五年就这么过去了。

          他最好的哥们儿消失了,然后又回来了,


          见一出现在展正希的公寓门口,然后就住了下来。他们没有谈过这个,但都心照不宣地暂时同意。

          见一每天睡得天昏地暗,好像怎么睡也睡不够。

          今天见一特别有精神,约展正希去看电影。是《深海怪兽》还是《衣橱惊魂》展正希已经忘记了,反正都是些品位低俗的东西,他们初中时喜欢看。

          展正希答应了的。

          可是放学时被眼镜书呆拉住,要求展正希还个人情。

          等到跟一帮人熙熙攘攘地走出校门的时候,展正希果然看到见一在校门口等。

          “对不起。”展正希跟同学们打声招呼,独自走向见一,对他悄声说,“我们改天去吧,今天真的有事。”

          见一不说话。

          见一抿着嘴,点点头,退开了。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02-10 13:09
            占座~喜欢大大的文,大大在我严重缺贺红粮的时候粗现了!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2-10 13:15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2-10 13:22
                红毛下章出场


                03

                展正希打开公寓门时,本以为会看到满室亮堂。
                展正希还是提前离开了联谊会,到家时不过十点。
                他以为会看到见一披着毛毯缩在沙发一角看电视,或者又在摊着书本的茶几上睡着了。
                “我想和你上同一所大学……”想到见一嘟囔的话,展正希不自觉地微笑起来。
                可是客厅一片漆黑。展正希开了灯,看不到见一,就到房间里去找。
                展正希住的是单人公寓,只有一间卧房。看见一憔悴得厉害,展正希就把床让给了见一,自己睡在客厅。
                可是房间也没有人。
                一股比先前在联谊会时更猛烈的焦躁席卷上来,展正希皱着眉头,大步走回客厅。
                看看厨房,看看厕所,还是什么也没有。
                他掏出手机,想给见一打电话,才发现他根本没有见一的手机号。
                当然,他还留着见一曾经的号码,可他在见一失踪后打过无数次,早就不能用了。
                他根本没见到见一有手机。事实上,见一这一整周都没有出过门,每当展正希回家,见一总是在。

                他不会还在学校吧?!
                这个念头一掠过脑海,展正希立马转身下楼。
                傻瓜!展正希头脑混乱地想着,如果不在家,不在学校,还能在哪里?

                到了楼下,一辆的士正泊在路口。
                路灯下,一个晃晃悠悠地身影从车上下来,被灯光拉出好长好长的影子。
                “谢谢你!”醉态毕露的乘客高声说,“师傅!”还敬了个队礼。
                是见一。
                沉重的甩门声划破夜的安静,喝醉了的人转了身,开始跌跌撞撞地往回走。
                展正希冲上去抓住他,闻到他身上的酒味。
                “见一。”展正希沉声说。
                昏头昏脑的金发青年甩甩脑袋,看见熟悉的棕发和剑眉,立刻开心地笑了,亲昵地将头贴在棕发青年的头边上。
                “展希希~”他轻轻地说,很眷恋。

                展正希扶着见一上了楼,把见一放在沙发上。
                见一迷迷瞪瞪地由着展正希摆弄,摊在沙发里,全然地放松。
                “你喝酒了。”展正希双手交叉在胸前,俯视着见一,“为什么?”
                见一摆摆头,慢慢地说,“遇到贺天了。”
                恍然大悟。展正希既没告诉过见一自己和贺天在同一所大学,也没告诉过贺天见一回来了。
                这样也能遇见。还刚好在展正希放见一鸽子的那一天。
                “他也喝醉了么?”展正希问,声音不自觉得变得低沉。
                “没、他没。”
                “那他让你一个人回来?”
                见一又迷瞪了。他仔细回忆了一下,才回答,“他比我先走……”
                他们在校门口遇见之后,贺天不容分说地拉着见一去吃饭。吃的是见一喜欢的日本料理,见一被美食感动得想哭,一直狼吞虎咽,几乎没能好好和贺天讲话。
                吃完饭后,贺天找了家不吵的酒吧,想继续和见一聊聊。
                点完单后不久,贺天突然站了起来,神色奇怪地说了句要离开一下,就从酒吧出去了。
                见一百无聊赖地等了一个小时,贺天却还是没有回来。

                “好热。”见一喃喃,蹬了蹬脚。
                他在沙发上扭了扭身子,换了个姿势。
                他的衬衫有三个纽扣都开了,脖子和锁骨在日光灯下都很晃眼。
                展正希继续俯视着他。就在这时,展正希看到了见一脖子侧面的吻痕。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2-10 13:45
                  等更等更,喜欢一个文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02-10 14:28
                    红毛登场

                    04

                    “一杯威士忌,一杯牛奶。”

                    “对不起先生,这边没有牛奶。”

                    “你们有的。”贺天偏头一笑,从皮夹里掏出一张卡。

                    光线太暗,见一看不清那卡是什么样的,只知道服务生接了卡后就不再出声,转身离开了。

                    见一还沉浸在第一次来酒吧的震撼当中,零零散散的客人,清理酒杯的声音,暗暗的光线,偶尔的笑声。

                    他问贺天,“你来酒吧喝牛奶啊?什么怪癖。”

                    贺天说,“给你喝的。”

                    见一说,“……我才不要喝牛奶!”

                    五年不见,展正希和贺天都成熟了好多。见一想着。只有他,被困在一个孤岛上五年,除了荒野求生的技能有所提高,在其他方面都还像个十五岁的男孩。

                    而展正希和贺天,已经像个男人了。

                    看啊,贺天甚至都开车去上学,还驾轻熟路地来酒吧喝酒。还是威士忌。

                    而见一一辈子就喝过几次啤酒。

                    “我也要喝酒!”见一愤愤地说,“不要牛奶。”

                    贺天被见一逗笑了,他转头又叫回服务生,“不要牛奶,两杯威士忌。”

                    “希望你喝醉了之后不要变得太难缠。”贺天对见一说。

                    “才不会!”


                    “好,现在你吃饱了,”贺天目光灼灼地看着见一,“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些人为什么把你带走。”

                    贺天很大程度上更相信见一说的,他被带去了一个无人岛上。

                    见一的言行举止几乎和五年前一样,也不像有精神疾病的样子,应该不是在故意说谎。

                    当然,无人岛也可能不是事实,可能是有人教了见一这么说。

                    贺天知道带走见一的人一定背景很深,才能做到让贺天这种官二代用尽一切资源也查不到。

                    “这个嘛,”见一回想起来,很嫌弃地撅起嘴,“是因为我爸爸……”

                    “我以为你没有爸爸。”因为在见一的任何身份证明文件上都查不到。

                    “……你咋知道?!”

                    就在这时,贺天看到见一身后不远处走过一个人。背着包,很高,匀称,左耳打着闪亮的耳钉。

                    红发。

                    一个男服务员追上了那个人,揽着他的肩膀和他讲了些什么。他转过头,笑了,做个几个手势。

                    那个笑容让贺天心惊,因为他记忆里的红毛很少笑。只有那么寥寥几次。

                    而贺天还记得那寥寥几次。

                    他几乎想也没想,就站了起来。

                    红发青年和服务员讲完话了,继续走,推门出了酒吧。

                    贺天对见一说,“我出去一下,很快回来,你在这等着。”

                    见一抬头,“啊?”

                    贺天看到见一一脸蠢萌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挠乱了见一软蓬蓬的头发。

                    “别动!”见一把贺天的手拍掉。

                    贺天大步流星地跟了出去。


                    出了酒吧,春季的湿气扑面而来,在朦朦胧胧的夜色里氤氲着。

                    出了酒吧,贺天才突然真的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见一还在酒吧里面,而他出来了。

                    而他其实还有那么多话想和见一说。

                    就一下子,很快。贺天安慰自己。只是看一眼是不是他,就走。

                    很快的。

                    这样想着,贺天加快了步伐,随着前面的红发青年走过一个拐角。

                    他拍了拍他的肩膀。那人转过头来。

                    于是贺天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瞬间。夜晚的城市倒映在同一双眼睛里。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02-10 14:51
                      2018-11-21 19:32 广告
                      加油啊,楼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02-10 14:55
                        加油啊!楼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02-10 15:30
                          05

                          他的头发比高二时剪得更短了,眉头还是皱着——总是这样,即使在他无意作出任何表情的时候,眉头也是皱着的;即使在他睡着的时候,眉头也是皱着的。

                          他的脸上没有淤青,这倒是很稀奇,似乎淤青已经成了他面孔的一部分,内化在贺天的记忆里。

                          他含着暴戾的眼睛,他高而直的鼻梁,尖尖翘翘的鼻尖,红而饱满的嘴唇。

                          他的钻石耳钉。水钻。

                          他妈的,打什么耳钉?


                          他比高二时更高了,也更宽了,站在那里,像一堵墙。

                          红毛看过几次贺天不穿上衣的样子,当时那个腹肌啊,让红毛内心郁闷地检讨自己作为男人的尊严何在。那时贺天的身材,根本就是任何一个同龄男孩的终极目标。

                          他的头发比记忆里更长了,有点挡眼睛,漆黑得和夜色融为一体。

                          红毛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有点怕他。这种恐惧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也说不清。

                          真没想到还会遇到他。


                          四目相对,默默无言。

                          最终还是贺天打破沉默,他勾起嘴角冲红毛笑,“你怎么在这里,小红毛?”

                          红毛顿时为这个熟悉的称呼头皮发麻。

                          他读书时大大小小打过多少场架,不是同类的见了他都要绕道走。

                          偏偏这个贺天。家里有钱得要命,成绩也好,还会在老师和女生面前装乖宝宝。

                          见了他不仅不躲,还往上贴。

                          ……说贴可能还不恰当。与其说贴,不如说是霸道地掠夺。想到被贺天揍、给贺天做饭的过往,红毛都快要牙痒痒了。

                          好久没想到贺天了。

                          “……我在工作。”红毛咬牙切齿地回答。

                          “那里?”贺天指了指身后拐角处的酒吧。

                          “不关你事。”红毛忍住了说“滚你大爷”的冲动。

                          在社会上闯荡了三年,他已经学到了嘴不干净的不良后果。面对贺天,他暂时还能控制住自己大爆粗口的欲望。

                          别看他,别看他。红毛在心里默念。

                          最后对视一眼,红毛带着他的暴躁转过身去。


                          “见一回来了。”贺天突然说。

                          我操!红毛的大脑一轰。他顿时停下脚步,惊呆了。

                          他妈的!

                          就这一句话,又把红毛带回了见一刚刚失踪的那阵子。

                          贺天的暴怒、贺天的焦躁、贺天的脆弱。

                          贺天的眼泪。


                          “我操……”红毛轻声调笑着,想把这阵让他极其不舒服的尴尬敷衍过去,“你他妈喜欢见一啊?”

                          贺天把红毛抵在墙上,头放在红毛的肩膀上。

                          贺天好像哭了。贺天的呼吸如此湿润,让红毛尴尬得要发抖。

                          一阵窒息般的沉默后,低沉的声音从红毛的下巴底下传出来。

                          “是啊。”

                          是啊。贺天喜欢见一。


                          那时候,红毛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不知道该骂贺天喜欢男的,还是该骂贺天喜欢那种傻小子。

                          认真喜欢过别人的人,都知道那种心痛的。

                          所以红毛只是没有推开贺天。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6-02-10 15:35
                            楼楼搬运幸苦惹(๑• . •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6-02-10 15:39
                              06

                              “关我毛事。”红毛最终头也不回地说,继续向前走。

                              可是贺天又追了上来,“喂,别那么小气嘛。”

                              小气。小气你麻痹。红毛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背着身子冲贺天挥了挥手,希望他走。

                              可是贺天哪里是会轻易放过别人的人,他伸手拽住红毛的手臂上部,强行让他转过身。

                              于是,又一次地,红毛又对上那双幽黑的眼睛。

                              那是阴险的颜色,红毛过去一直这么想。

                              强压下心里的恐惧,红毛试图告诉自己他已经不是初中那个被贺天在走廊上拧蛋的蠢货了,他们甚至都三年没见了,他没理由再怕他。

                              “见一回来了啊。过来,和我们喝酒。”

                              贺天全然不知红毛的心思,趾高气昂地下令。

                              “我操,”红毛拧起眉毛,终于爆了句粗口,“我去干嘛?”

                              “老同学这么久没见了啊。”贺天一脸理所当然。


                              我去你妈的。

                              你他妈有脑子吗?

                              红毛用力去抠贺天钳在自己胳膊上的的手,将他甩开。

                              “不去。”红毛怀疑自己可能冷笑了一下,因为他开始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了,“打扰你们老情人相会啊?”

                              话一出口,两个人竟然同时有点吃惊。

                              红毛过去是听贺天说过一次他那点心思,红毛后来翻来覆去地想,也没觉得那金毛喜欢贺天,那金毛就算喜欢男的也是喜欢那个姓展的嘛。

                              只是不知道贺天发现了没有。这么一想,红毛甚至都有点可怜起贺天了。

                              贺天吃惊是因为他没想到红毛以为他跟见一是“老情人”。

                              这词用得好笑,贺天却莫名地笑不出来。

                              他想问红毛,你在意什么?可是又觉得这话问得没头没脑,他也不知道自己期望得到什么回答。

                              于是他只是危险地眯起眼睛。

                              惯用伎俩。镇镇红毛,够用了。

                              “你再说一遍?”


                              靠,还是这种老套的威胁。

                              红毛也不想戳贺天的伤疤,妈的,贺天喜欢谁,关他鸡巴事。

                              于是他只是不耐烦地啧了一声,说,“得了,你快走吧,我有事。”

                              “什么事?”

                              “工作!”红毛恼火地说。

                              “什么工作?”

                              红毛瞪着贺天。他想回一句关你屁事,但他看着贺天那倒映着灯火的黑眼睛,又很害怕和他纠缠个没完没了。

                              红毛受不了那个。

                              他真的很久、很久没想过贺天了。

                              没什么好想的。不该再想了。想个屁。

                              红毛凛然地回望,对上贺天饱含威胁的视线,那种视线无疑宣告着视线的主人是个多么唯我独尊的暴躁混蛋,红毛回想起来的容忍他的每一天简直都叫人悔不当初。

                              红毛张张嘴,好像要回答了。

                              然后红毛拔腿就跑。


                              在繁华的夜色中,红毛夺路狂奔。

                              耳边是呼呼的风声,在震荡的耳膜中被无限地放大和拉长。

                              我操你大爷!红毛剧烈的喘息着,在心中大骂。

                              他根本不知道贺天为什么在这个城市,大概是来读书的,红毛知道这个城市的名校。

                              如果没遇到他就好了。

                              真的倒霉死了。

                              这样想着的红毛,眼睛感觉有些湿热。

                              一定是汗流进眼睛里了吧。红毛想着。

                              跑。好像不跑就会死。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02-10 18:34
                                没人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02-10 18:37
                                  有,接着更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02-10 18:38
                                    还想看啊,往下更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02-10 18:39
                                      07

                                      展正希知道那是吻痕,是因为在同学聚会上玩的那些游戏。

                                      在一次真心话大冒险中,展正希就被一个女生在手腕上吸了一个。口腔里灼热的温度、湿湿的舌头、费力的吮吸,最终在展正希的手腕上留下湿润的红痕。

                                      几天都没消。

                                      但也许是蚊子也说不定。

                                      展正希想着,抿了抿嘴,俯下身子去看见一的脖子。

                                      见一因为醉意已经慢慢地阖上了眼睛,展正希小心翼翼地接近见一的脖子,不想惊动了他。

                                      靠得越近,扑在展正希脸上的呼吸就更加滚烫,挟杂着酒气,有些逼人。

                                      ……是吻痕吗?是蚊子包吗?

                                      ……不要是吻痕。不要是吻痕。

                                      展正希隐隐希望着。没道理啊,只是和贺天去喝酒,为什么会有吻痕。

                                      “哇——”

                                      一声惊叫。

                                      展正希吓了一大跳,本能地一出拳,砸在见一的下巴上。

                                      “……呜……”

                                      展正希甩甩手,长呼一口气,看着见一正捂着下巴呜呜叫着,脸皱成一团,眼里痛出了眼泪。

                                      展正希连忙跪下来,有些慌乱地想伸手去碰见一的下巴,却被见一偏头躲开。

                                      “……为什么……打我!”见一含含混混地控诉。

                                      因为你突然大叫,吓死我了!展正希想这样回答,但看见一委屈的样子,就没有说话。

                                      一阵沉默,只有见一不停地呜咽着。

                                      “……对不起。”最终,展正希说着,犹豫地手摸上见一的头,“你叫起来,吓到我了。”

                                      “@#%#……&%*¥&”见一捂着下巴。

                                      “什么?”

                                      “那是因为你突然靠近我!”见一松开按在下巴上的手,说,“我还以为你要……”

                                      话一出口,脸却突然红了。不是酒醉的微红,而是迅速涨红到展正希觉得见一快要爆炸了的程度。

                                      展正希呆呆地看着见一。

                                      “……可是,可是……”见一嗫嚅着说,“我不想……”

                                      见一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展正希的神色。展正希的脸慢慢红了,可是眼神却无比茫然。

                                      ……为什么不想。

                                      这居然是展正希想到的第一个问题。


                                      红毛气喘吁吁地跑进酒吧。

                                      劲爆的歌声,热闹的吧台,炫目的灯光,舞动的人群。

                                      红毛从人少的地方跑出一条路,他再回头找时,已经看不到贺天了。

                                      太好了。红毛不禁松了一口气。

                                      来到一扇门前,红毛打开门,走进去。这是一间又像杂物间又像化妆室的地方。

                                      房间里,有五个男人正在里面。

                                      他们全都已经脱掉了上衣,有的穿着短裤,有的穿着破洞的长裤。

                                      小平头看到红毛,阳光地冲他一笑,还挑了挑眉毛。

                                      红毛也冲他笑笑。毕竟是同事。

                                      红毛走到一个椅子前,把背包丢在上面。

                                      然后他又脱掉了T恤,丢在椅背上。

                                      工作即将开始。

                                      TBC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6-02-10 19:14
                                        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6-02-10 19:19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6-02-10 19:23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6-02-10 19:23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6-02-10 19:23
                                                我本也在等太太的更文~ 写得非常抓人,我很喜欢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6-02-10 19:25
                                                  楼主加油继续更呦~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02-10 19:3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6-02-10 19:4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6-02-10 20:16
                                                        板凳收藏x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6-02-10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