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chingfeeling吧 关注:128,528贴子:720,247

[渣文] 希尔薇和大叔?这个医生不太冷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6-02-05 11:52
    窗台上的小小盆栽安静地看着我,至少我是这样觉得的。在黑暗中,只有它愿意与我作伴吧。
    手好冷,我喃喃,心里想的却是——这是第几次了?100?或110次?今天竟然说了这么多句话,我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可无意中扯动或是没扯动脸颊的一条盘虬。心中不知是喜还是悲。只是又来一句——这狗日的冬天好冷。
    我一动也不动,这或许对于我来说是最吼的(!?)错了,是最好的。我挺喜欢植物。唯一不喜欢的,是它们要光合作用。人呐,不也是追求光明吗?我自嘲一句,就你丫没有趋光性。


    收起回复
    2楼2016-02-05 11:53
      有人吗?


      收起回复
      3楼2016-02-05 11:54
        “咚咚咚。“
        我循声把头从小小盆栽上偏过。哦,敲门声啊。心中有些惊讶,却没表现出任何。
        好久没听到这样的声音了,一星期?或两星期吧!虽然被叫做医生,不如说是个药物化学家吧……一声蔑笑,我又扯动了脸上的疤——把自己想得太好了吧。
        “谁呀,门没锁,进来吧。“这是今天我最大声的声音了吧。这是靠声带震动发出的声音,不同于我刚才用气流轻微说话。
        开门所见,是一个身着棕色披风的男人。年龄——应该是大我20岁吧。虽然现在的我看起来肯定是一个远大于真实年龄。额,老男人。


        回复
        4楼2016-02-05 11:56
          他搓着手,嘴里哈出的白气在渗透进一丝光明的我的屋子里清晰得很。
          我不喜地皱了皱眉头。可惜他没看到,还在那里弯着腰,帽子下的沧桑脸上露出谄媚。
          “毒..,不。医生,您忘了我了吗?”他说着,不客气地将房门大开。冬阳的光辉,此刻撒进屋中。
          我反而是在这亮光中眯起眼,看得很模糊。好一会,习惯了黑暗的眼睛才在光亮中睁开。
          那习惯了黑暗的心呢?我暗想,随即摇了摇头。
          “你是….”我想了起来,这是若干年前我救过的一位“商人”,很惨烈呀。
          “喂,你还在做…?”
          他错愕了一下,旋即苦笑摇头。没有言语的回答,只是说“您现在不也是在当‘医生’吗?“


          回复
          5楼2016-02-05 12:01
            我沉默。
            “对了,你来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有一位大资本家……,他的东西都被瓜分了……,我本来是不必这么麻烦的….。”他顿了一顿,“可是这……”他的手臂挥了挥,指向身后。
            我顺着他所指的方向偏头望去,一个小女孩将手背在身后,头低垂着,连眼帘都是垂着。
            我将我头偏的更下去,弯下腰。那是一双灰紫色的眼眸,空洞得可以让别人心疼。
            我当然注意到女孩身上用于略遮一下的褴褛,以及身体上暗红色的疤痕。那是留在真皮上的伤痛。
            “奴隶吗?”我喃喃。
            她仿佛是听到了我的话,小小的肩膀微颤一下,似乎将头埋得更低。


            回复
            6楼2016-02-05 13:20
              我点头向她笑笑,将“商人”拉到身前,小声地在他耳边说“你这是什么意思,她是个孩子……”
              “商人”玩味似的笑了“小小的温柔吗?”
              我皱起眉头。
              “商人”正色道“她呀,很不好处理,如果您能收下,真是感激不尽……”
              我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回复
              7楼2016-02-05 13:20
                A. 收下
                B. 拒绝


                收起回复
                8楼2016-02-05 13:21
                  前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2-05 13:41
                    看到杀手不太冷就进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2-05 14:02
                      开始码字儿吧


                      回复
                      11楼2016-02-05 14:16
                        可惜,我的脑海里并无这两个选项。沉默片刻,我露出了一个自认为蛮阳光的微笑,感受到脸上的疤痕的扯动。我说——“祝你们好运。”


                        回复
                        12楼2016-02-05 14:18
                          (・ิϖ・ิ)楼主好,我是贴吧同人文导航贴的编辑,请回答我以下问题协助完善文章目录导航,谢谢(如不希望参与请说明)您的书名您小说的取向(是纯爱或是什么) 风格(是严肃或是什么) 您的笔风 (是严肃或是什么) 您的连载状态(太监或是连载中或是完结) 篇幅(长中短)【本吧同人文导航汇总贴】http://tieba.baidu.com/p/4233649821 欢迎各位作者叫上小伙伴来为自己声援或者相互评论。温馨提示:本吧处于危险区域,随时可能会被爆破,请为自己的文章准备好备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02-05 14:23
                            “可,可是……”“商人”不知为何有一些慌?可他在看到我冷冷眼神时,带着皮手套的手便颤了一下。
                            沉默,还是沉默。
                            “这孩子……”我心中暗叹,嘴上吐出的字句却截然相反:“你们走吧,我不希望再说一遍。”
                            “你当真如此?”“商人”再上前附我耳边,语气听起来有些焦急,以至于忘了用敬语。当然,我还是从他紧握的拳头绷起的皮手套发出的声音中察觉的。
                            我露出一个冷笑,“你又何必如此?”
                            他一愣,叹了一口气,用若有若无的声音说了一句“所谓善恶,不过就是一个可怜人为难另一个可怜人吧。”


                            回复
                            14楼2016-02-05 14:35
                              我不知道他说的是谁难为谁,也不愿去想。只是又冲着被晾在一边许久的女孩笑笑。许久是多久呢?是我与“商人”对话的短短几分钟吗?又或者是女孩的被不幸贯穿的一生呢?


                              回复
                              15楼2016-02-05 14:39
                                仔细打量一下那个奴隶少女,还是那无比空洞的眼眸,还是那仿佛是缠绕身驱的暗红铁链似的伤口。背在背后的手仿佛在攥着褴褛吧——我是从略微皱起又放松的布条上看出的。
                                那女孩似乎是发现我在看她,头垂下去不说,身子和腿都微微颤抖着。也许是在想:“这个新主人好像是屠夫,在考虑以何种方式割开动物的气管。”
                                抱歉呢,我不是屠夫,也不会是你的新主人。


                                收起回复
                                16楼2016-02-05 14:54
                                  自顶一下


                                  收起回复
                                  18楼2016-02-05 15:21
                                    有银咩?
                                    度娘为何删我楼?


                                    收起回复
                                    19楼2016-02-05 18:03
                                      长叹一口气,我说“你们走吧。”
                                      “商人”不愧为商人,这点决绝还是有的,只是他不知道何处去处理这小女孩罢了。
                                      附身勉强地向奴隶笑笑,“商人”露出了少有的温柔。“走吧,希尔薇。”
                                      “走…走哪里去?”女孩发出猫咪一样的声音,眼神露出一丝不解和茫然,分明是在说:那人不是我的新主人吗?虽然又会很痛很痛,可是惨叫才会让我有饭吃啊……


                                      回复
                                      20楼2016-02-05 18:04
                                        我的心抽动一下,用鼻子重重喷出气来。无视商人,走到那个叫希尔薇的女孩的身边。她似乎被我的举动吓到了,本能地小心地挣扎着向后移了一小步,又忽然想到什么,绷紧身子,头低得不能再低,嘴里小小念着“主人,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请不要打我这卑贱的奴隶。”


                                        回复
                                        21楼2016-02-05 18:04
                                          或许是意料之中的鞭挞迟迟没有到来,女孩极用力闭上的眼睛略微睁开一点,向上瞟着。看到面无表情的我正在看她,她又甚至双腿一软,“主人请用力鞭挞卑贱的希尔薇吧……”她说得很小声,我却听得很真切。


                                          回复
                                          22楼2016-02-05 18:04
                                            我将手与其说放,不如说碰了下女孩的头。女孩的头发似乎是在长期的营养不良下呈现出病态的些许枯黄,但发梢的紫黑(?)又是那样的美。
                                            停留了只一瞬,我抬起了手。不是怕这奴隶脏了手,而是怕手上那自己都感觉得到的冰冷,凉了女孩的头。
                                            心里又是一声抽脸式的自嘲,你丫裝什么温柔?但心中仍是对自己做出的决定没有丝毫的犹豫,零度的水会结冰,一百度的水会沸腾。什么温度才能使结冰的心沸腾呢?
                                            扯回思绪的我表情冷了下来,挥了挥手仿佛在撵走什么东西似的。


                                            回复
                                            23楼2016-02-05 22:11
                                              楼主好样的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6-02-05 22:30
                                                夜晚码字中


                                                回复
                                                26楼2016-02-05 22:37
                                                  不孬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6-02-05 22:37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6-02-05 22:38
                                                      这是今天最后一篇了吧


                                                      收起回复
                                                      29楼2016-02-05 23:07
                                                        ——
                                                        “商人”轻轻拍了拍女孩背部没有伤痕的地方。她愣了愣,却颤抖得更厉害了。“商人”不忍的声音响在我与女孩的耳畔——“走吧希尔薇。”
                                                        极力闭上的眼睛睁开了,极力封闭的心呢?灰紫色的眼眸仿佛在有一瞬与我四目相对,我再一次看到那空洞的眼神。似乎,多了些迷茫和恐慌。
                                                        ……
                                                        “商人”的棕色身影是走在前面的,他向我压了压头顶的帽子。这就是礼貌的愤怒了吧。女孩的步子很慢且跌跌撞撞的,是因为头低得太低的缘故吗?是因为瘦弱身体的缘故吗?是因为疼痛心灵的缘故吗?
                                                        我不知道。
                                                        却是在她小心翼翼、低三下四地带过门把手关门时,一缕寒冬的阳光照在她脸上——紫灰色的眼,右眼下的伤疤,从颈部的一大片暗红蔓延到左脸的伤疤。
                                                        她,美极了。
                                                        可惜,我不懂。


                                                        回复
                                                        30楼2016-02-05 23:07
                                                          大家有没有方方哒?这是be?
                                                          当然不是啦。
                                                          如果觉得还不够细腻,我会写一个希尔薇视角的(就讲今天的剧情)
                                                          明天应该会有大的转折的
                                                          另外,谢谢回帖吧友的资词。
                                                          谢谢


                                                          收起回复
                                                          31楼2016-02-05 2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