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战记吧 关注:7,318贴子:263,605

[轉載]【clamp/封神】蔚藍之地(作者:尤可亞)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文網址:http://ww3.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plugin/indextext.asp?free=100169571
架空背景。





一個人一生總要個希望或期望,才能繼續往前走。
而他希望,在他有生之年,能有個相知相惜相伴相愛之人。

傳說,航海的男子為不在嚴峻的海上迷失方向,面臨種種考驗時,心裡心心念念的地方,便是──


回复
1楼2016-02-02 10:47
    發文時間: 07/19 2010


    02


    走進房間,昴流看見神威趴在床上,把臉埋近枕頭,動也不動。

    時間剛入夜,窗外傳出幾位青年人開心嬉鬧的喧嘩聲,即使是黑夜無法影響那些人不顧旁人看法的行為。

    坐在床邊,摸摸神威的頭髮,輕握他放在身側的手。昴流輕輕開口說話了。

    「神威,剛剛雖然是用玩笑的口氣,不過,決定權還是在你,要留,哥幫你,要走,哥也幫你。
    只是…那年我們的約定,沒想到,破壞的竟然會是爸爸。」

    神威跟他完全不同,不同的執著亦有不同的作風。他知道弟弟若真想反抗這件事,絕不是說說算了。

    垂下湖泊色的綠眸。「明天一早桃生的人會過來,你自己好好想想。」

    一陣關門聲和父親的叫喚從樓下傳出。「昴流,星史郎來接你了。」

    「好。這就下去。」
    看著回握自己的手,昴流大概知道神威的打算了。
    拍拍他的頭。「神威,祝你好運。」


    回复
    3楼2016-02-02 10:48
      發文時間: 07/21 2010



      05

      他可沒想過要自殺,一點都沒想過。但他卻忘記北方海水可是透心涼,忘記自己勞累的氣力撐不過傳喚的救援到來。在他感覺一隻手抓住他時,他還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凍暈還是氣暈的。
      真該死,他竟然為了這種人辛苦工作了一星期。

      「小貓、小貓…」

      ……夠了!不要昏了還聽到這該死人的聲音好不好。

      「小貓、小貓…」

      不要再叫了……不要…

      「小貓、小貓…」

      ………就說了…「不要再叫了!」

      卯足全力喊出最後一句話,神威順勢睜開眼睛,看到底是哪個討厭鬼一直叫一直叫。
      結果一睜開眼就是一雙橙黃黃的眼睛盯著他看。

      「哇!」這啥?
      神威嚇的彈跳起身,原來是船長。

      「『哇!』什麼阿,你是這樣對待照顧你一整天的人嗎?」把神威重新推回床上,從旁邊端出一碗黑乎乎,像是藥的東西。

      誰害的阿。看看四周…沒見過的房間。「這裡是哪裡,我怎麼會在這。」神威冷冷的問著。醒來之後還是看到這害他跳船的船長,神威並沒有隱藏心中的不滿。

      「這裡是我房間。幸好我動作快,在你剛下水就救到你,晚上下水除了不好找之外,你也有可能會凍死或被吃掉的。」

      「哼。」被魚吃掉總被你吃掉好。

      大概知道神威心裡在想什麼。船長看著氣得臉頰鼓鼓的神威,不由得對他興起另一份興趣。
      「我知道你寧願被魚吃也不要被我吃掉,不過現在你先吃掉這碗藥吧。」把拿在手上許久的藥湊近神威嘴前,看到對方的一臉厭惡,船長不由得好想笑。

      「這是……」啥阿?

      「你會昏倒這麼久,除了心裡打擊之外,還有就是因為這幾天太累,有點發熱。所以我要船醫準備了這碗補藥。」

      「我……」才不稀罕你的藥。而且這味道實在…

      「不吃藥是小孩子的行為喔。」『我……』之後想說什麼,船長也大致猜得到一二,三兩下就擺平神威無言的抗議。

      不過看到喝完藥的神威皺起的眉頭,心裡還是暗想別喝這種苦藥好了。

      接過喝光的碗放旁邊桌上,轉回身就看到神威依舊緊盯著自己,彷彿下一刻就要撲上來咬死他。
      船長雙手舉高擺出投降的姿勢。

      「好好好,我解釋。你別這麼堤防我。一切是為了要試探你,才上演浴室的戲碼。不過那可是因為你長的很美,對象是你我才使那種手段的,你可別以為是男的我都這樣玩。我可不是那種傾向的人喔。至於為什麼要試探你嘛……意外可以瞭解一個人的個性你知道嗎?」

      ………試探是吧!長的美是吧!本來想好好聽船長解釋,結果竟然是這種不可理喻的原因,又看到船長這種完全不知錯的表情態度…「你!」氣不過的神威,一個拳頭用力揮出去想把那痞痞的笑容給打壞。

      「欸…我還沒說完呢。」輕而易舉的接住神威的拳頭,完全沒復原的身體,打出來的拳頭就像三歲小孩般容易對付。「我得說你昨天真的是太魯莽了。話可以慢慢說、事可以慢慢談阿。不過呢…」

      黠意的看著想把手抽回卻失敗的神威。另一手鉗住神威的下巴,讓他與他雙眼相對。「經過昨晚的淺嘗和你的反應…我決定…」

      「神威,我追定你了,你逃不過我的。」金色的眼睛,堅定的眼神。船長充滿自信的放話,讓神威不由得心一震。

      前一天才害你跳水的人,今天在你一睜眼就告白?!有沒有這種八點檔阿。
      神威深深認為這是船長的另一部偶像劇。

      不意外聽到這句話後,神威的反應是一臉呆楞。
      趁這人還沒反應過來,船長趁機捏捏神威嫩嫩的臉頰。「還有其實我也喜歡你生氣的模樣,不過怕被抓傷所以還是省省好了。」

      在神威清醒揮他一掌前抽離手。船長起身走向門口。「這房間今晚給你睡,我會重新安排你的工作跟住處。」

      關門前船長又冒顆頭出來。
      「還有…大家很喜歡你的烤馬鈴薯,所以請你早點康復煮飯給大家吃吧。」


      回复
      6楼2016-02-02 10:50
        發文時間: 07/26 2010

        06


        神威瞠目結舌。「這裡…是我住的地方??」抱著自己原本被分配到的枕頭和棉被,看到新房間整整嚇了好大一跳。這…差太多了吧。

        不大的房間,但有乾淨整齊的床舖,簡單的置物櫃和盥洗用具。和原本處於餐桌下面,會有不明動物出沒的睡處差超多。這…船長轉性了不成?

        「是的。船長說,神威若搬好房間,請立刻去找他。」

        ……你說去我就去喔。不過神威還是舉步往船長室走去。

        從那天開始,神威的處境明顯比之前好。現在神威的主要工作只有一個,就是負責三餐。神威清醒的隔天,大家也很明白告訴他,因為神威煮得太好吃,又礙於神威身份不明,怕以後吃不到這麼好吃的美食,所以才故意刁難神威,不要讓自己的胃獻給了來路不明的人。不過現在可以盡情享用神威的手藝,船員現在是一個個開始點菜,讓神威不知道到底是煮好還是不煮好。

        是說……這裡的人是真沒吃過好吃的東西嗎?我在家煮這麼久,從來沒人跟我說過我煮的東西有多好吃。倒是星史郎常說昴流煮的好…

        東想西想,神威已經走到船長室了。
        神威現在也不在被「禁足」了。最起碼船長室可以進去。
        禮貌性的輕敲兩下門。也沒聽回覆就直接打開門,看到船長坐在辦公桌上。
        奇怪,有椅子不坐,幹麼坐桌上。

        被船長示意坐在旁邊的沙發,神威一劈頭就是一句。「幹麼幫我換房間?」

        「不喜歡嗎?為了把那房間整理清乾淨,可是花了一段時間耶。」下了辦公桌,船長改倚靠在桌子邊,凝視著隨意當隨便,臉色明顯紅潤,氣色好多的小貓。

        不由來的,神威就是討厭船長那種輕挑挑的說話態度,但是眼神又像會看破人般的犀利。
        「所以幹麼幫我換房間。」

        「你現在的身份可以說是船上的客人,換房間是當然的阿。」不過當然不只這原因。

        「既然是客人還讓我工作。」雖然只有負責三餐。

        「沒辦法阿,才幾天大家就被你弄的嘴刁了。你不煮不行阿。」藉口藉口。封真說得臉不紅氣不喘。

        「………算了。」神威想自己也真給船上人添了麻煩,不回報一下也不太好。
        努努嘴。神威沉默了一下,決定開口。「我可以問了吧。」

        「問什麼?」

        「這艘船到底運什麼?為什麼要去那鳥不生蛋的北海大陸。」

        「呵。等你給了我想要得東西,我就會告訴你的。」例如心什麼身什麼的。

        白眼。
        什麼阿!

        「不過你放心,我們可不是做不法勾當,只是正常的交易。」

        「既然你問了一個問題,我也可以問一個吧。」

        你根本就沒有回答我阿。「…請問。」跟腦袋有問題的人說話要有耐心。

        「你為什麼離家出走。」

        嘆了一口氣。
        「……我爸把我輸給了一個我不認識的人,所以我跑了。」

        金錢壓力?「哈哈,我跟你相反,我爸說他幫我贏了一個美人胚子,可是到時我已經出海了,一上船就沒有任何聯絡方式無法回信,所以就當做不知道囉。」

        「那人真可憐。」不管是贏我的人還是輸他的人。
        同樣都被拒絕聯絡。

        「我也這樣覺得。」嘴上語氣嘆息,表情倒是挺愉快。


        回复
        7楼2016-02-02 10:50
          哈哈哈哈!把儿子都赔了,笑得我都岔气了。小猫什么的,好萌,封真什么测试之类的,分明就是占便宜。作者笔下的封神,各种性格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2-02 11:15
            發文時間: 8/1 2010 更新時間: 08/03 2010




            08

            船上砰砰蹦蹦,一堆人跑來跑去的腳步聲,吵的像在開搖滾派對,神威在廚房聽得一清二楚。
            幹麼?!有人搶劫嗎!?
            這句話在這種前無古船後無來鑑的汪洋北海還真是笑話一則。

            碰的巨響,廚房門迅速的被打開了。
            「神威先不要煮了。趕快上去!」一名搖滾成員喜孜孜的臉出現在門口。
            然後沒關門就跑掉了。

            不要煮?!
            不要煮?!
            真是見鬼了。平常不到傍晚就開始吵餓的一群人,竟然要他先不要煮?!

            神威關爐火、瓦斯,脫下圍裙,縮著身好奇的走上甲板。幾乎全部的人都圍在欄杆上指著遠方,面露喜色。
            沿著手指的方向看,神威傻了。

            越近北方就越不會有好天氣,傍晚幾乎只有灰濛濛一片,之後就落入黑夜,清晨亦然。
            距離上一次看到的晚霞是三週前,而最美的是更久之前,那時的晚霞,是一片橘紅,像橘子一樣,感覺熱情而甜美。

            而現在…

            一望無際的天空,前方是澄紅的太陽,緩緩西落。而四周竟然是淡紫色的帷幕。因為深淺不一,某處還會透出原本的橘色和藍色,使天空五彩繽紛。
            像水彩暈染、像粉彩柔軟、像油畫厚實…
            神秘的令人著迷。

            神威目瞪口呆。
            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後面一隻手搭上他的肩,將他帶到船頭,其他船員也自動挪出位置,將最好的景色給他們。
            「這是北海大陸的奇景-薰霞,只有在這個季節、這個時間、這個地點,才會看見的美景。」

            船長說得如此輕描淡寫。別忘記這裡是海上。行經的過程誰知道會出什麼狀況,一個暴風就有可能延誤個好幾天,一陣暴雨就有可能偏離方向。
            何況這裡是寒冷險峻的北海。

            若不是靠無數的經驗,是不可能如此平順的來到這裡。

            神威不禁低眸沉思。
            他到底是誰?!
            不過這問題現在並不是重點。
            神威重新抬起頭。天空顏色現在漸漸變得深紫,連海面都染上神秘的色彩。
            船在媲為薰衣草田的深紫海面上行進,
            船上人不語,為美景震溺。

            那人的手依舊搭在肩上。時間越晚氣溫越低,但肩上的熱度不退。依舊溫暖。


            船長青年時就開始跑船,他承認是為了難得一見的奇景薰霞,才接下這船長職位,看過兩隻手能數出的薰霞,他覺得這次的薰霞特別美麗。
            低頭看著沉溺於美景的神威,發現神威連瞳色都足以與美景媲美。
            這是所謂情人眼裡出誰誰誰吧。

            突然有種想法竄進心裡。

            好像這眼前的薰霞便是為了神威存在。
            自己誤將神威帶來也是為了奇景薰霞。

            薰霞的產生如此困難。該時該地才能產生出奇異的色彩。
            就像神威要在那時那刻到達那條街,才會陰錯陽差上了船。

            視線移回海上,薰霞出現而後消失,黑夜降臨,彷彿一場夢。


            回复
            11楼2016-02-03 19:34
              發文時間: 8/9 2010 更新時間: 08/09 2010







              回复
              13楼2016-02-03 19:50
                發文時間: 8/24 2010


                11


                溫柔……哪裡溫柔了拉!
                是捏溫了在狠狠的揉吧!
                雖然搞得彼此都很辛苦有一半是他的錯,但有必要吃了一次再多吃好幾次嗎?

                神威全身無力的躺在床上,兩眼瞪著天花板,上面的紋路他都看了幾十次有,身體完全無法動彈,連翻身都無法,頂多頭微轉個方向,看看別的” 風景”。

                船長在他昏睡的時候把他移到船長房間了。

                床的旁邊是張桌子,桌上擺著好幾本書,和一隻很美有七彩羽毛的羽毛筆。筆桿上好像鑲著某種花卉,同樣的裝飾好像其中一本特別厚的書,還有桌邊也有。

                還沒看清,船長就進來了。

                看到他神威一臉大……呃…臭臉。

                「我跟船員說你積勞成疾,要休息幾天。」微笑的坐在床邊,船長沒忽略神威的臭臉和偏白的雙頰。

                積勞成疾……這勞還真是積的真快阿,一個晚上就讓他下不了床。「這藉口還真是恰當阿…」

                「我可是實話實說喔。」替他順了順睡亂的頭髮。

                神威狐疑的瞪著他摸著自己的髮,看他到底要作啥。

                但瞪著瞪著就睡著了。



                神威又睡著了。
                用被子將他包的嚴嚴實實的,船長抱起他出房門。
                沿途遇到不少船員用責備的眼神看他。
                看來船員們很快就接受這夫人了嘛。

                氤湮的白霧壟罩浴室。浴室平常很少人來,這種大冷天洗澡根本是自殺,最多最多也是擦澡擦臉而已。
                所以他根本不必擔心洗太久的問題,只要擔心水會不會冷掉就好。

                輕手輕腳的把神威放進去。

                泡澡能減輕酸痛。
                這是某個姓氏也有花名的朋友說的。
                他跟他老婆可是為了誰上誰下爭執了半個晚上,春宵都去了大半了。
                幸好他跟神威沒這問題,輕鬆搞定。

                神威的睡臉在接觸熱水後沒多久明顯紅潤許多,表情也柔和些。
                但他不確定是因為溫暖還是酸痛被紓解了。

                因為神威不停讓白眼跟他打招呼,為了讓他舒服些,泡澡這建議原本是姑且聽聽,看來不錯有效。

                看著看著水美人醒了。

                「……你浪費水。」挖苦一下是必要的。

                「是浪費電吧。」因為海水蒸餾是要靠電才做得到。

                睜眼。脖子底下冒出來的蒸氣,讓他沒看清眼前的事物。但他好像看到有顆頭立在他對面,那顆頭有金色的眼睛、痞痞的微笑,還有邪淫的視線。

                沒錯。是邪淫。

                「……你要這樣一直盯著我看嗎。」

                「不行嗎?」

                「不行。」開玩笑,他全身赤裸耶。

                「衣服是我脫的,有什麼我不能看的。」

                神威不禁想起衣服究竟是哪時脫的。那晚起他可都躺在床上,又何必穿衣服。
                他回不出話了,可惡。

                看見他像貓失了舌頭般的答不出話,他可開心了。
                站起身,沿著浴桶走到他頭側,趁他移開時抓住他。







                回复
                14楼2016-02-03 20:00
                  嘿嘿嘿!福利在小猫的笑声中没了,封真表示一脸不爽。樱冢大叔给朋友的建议,好善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6-02-03 21:19
                    啊这篇好萌!喵呜~!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6-02-05 20:49
                      这脑洞好大啊我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02-06 23:0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02-10 19:36
                          别忘更新楼主大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02-10 19:36
                            發文時間: 8/28 2010 更新時間: 08/31 2010




                            13

                            這是使詐吧

                            他看著不遠處,高十呎寬五尺,一掌可以打暈他,二掌可以打飛他的兇猛動物,正很不兇猛的大啖冷凍肉品。
                            難怪自然冷凍櫃有一大部分的肉品被好好的封住,拆都拆不開。
                            原來是要來孝敬這些老人家阿。

                            還有每個人身上都帶著一只香囊,傳出神威有點討厭且刺鼻的薰味。
                            神威沒有,所以他跟封真貼很緊。

                            『絕不能離開我兩步。』這是他答應他下船的條件。


                            一行人拖著約十箱的貨櫃,在風雪交加中,行走在因地勢形成的” 羊腸小徑”上, 走了大約半小時,抵達一個山洞的入口。
                            太奇怪了,怎麼大家都行走的如此自然,彷彿自家大院。

                            進入山洞沒多久,風雪已進不來,大家都紛紛脫下遮掩的帽罩,拍掉殘留的積雪。
                            山洞裡靜謐無比,恍如通往異世界的入口。眾人舉起備藏的火炬,向前往異世界--呃不是,是山洞深處。

                            他踢掉雪鞋上的殘雪。「為什麼不怕走錯路,下次再來起碼再過半年,什麼痕跡都會消失不是嗎?」他好疑問。

                            「是味道。」他拿起掛在腰上的香囊。「這種香味,不但雪獸不喜歡而不會接近我們,而且會持續很久。等等出去每一段路就丟一個,味道就不容易散。」
                            數量有限,丟完為止。

                            話說得雖簡單,在這之前都是有人跟船負責解決外面的雪獸,路則是憑著本能記憶走,所以偶而會遇到危險。
                            所以這不是家族世襲根本做不來。航海的技巧、道路的記憶、保鑣的選擇,都是需要長久時間的經驗累積篩選配合。

                            先前跟船保護的保鑣,年紀跟他一樣,處女航也和他一樣。他父親因為意外喪生,自己父親因為疾病引退,兩人都是子承父業。
                            他還記得那對紅色眼睛在斬殺雪獸時,有著令人說不出的恐怖顫慄,及掛在嘴邊彷彿享受殺敵般的輕笑。
                            他有航海的本能,他就有殺敵的本事。

                            直到兩年多前他受重傷,而後提出不想出北海任務,附帶一個調香的點子,解決了他們所有的困擾。
                            為了香味的開發,他可是抓了一公一母一小的雪獸綁回東陸,那過程之驚悚可怕…
                            唉。
                            而當調香開發出來時,他和父親可是憋笑很久。
                            想想一個精巧小香囊從他那九尺精壯的大男人手中拿出來有多可笑。

                            而不到兩年證實了調香的功用有多實在。那人就揮揮刀劍,開心的辭去護航的工作。
                            沒辦法,他背後的金髮小智囊,對他而言可比薰霞誘惑迷人。

                            神威現在的房其實原本是他所用。

                            現在進出北陸安全多了,有了調香和參有調香的貢品,踏進北海大陸對他們而言根本是逛大街。


                            神威無語。……是狗嗎?說到狗。
                            「不是會有雪犬嗎。這樣就不用走路了阿。」

                            「這樣那些雪獸只會覺得,我們準備了新鮮的滿漢全席請來享用,到時候沒人逃得開的。而且要用起碼二十幾隻雪犬,你覺得船塞的下嗎?」沒辦法,北海如此偏僻,附近養雪犬的商家都沒有。

                            他皺眉想著。說得也是,想想那艘船裝著貨櫃,還要裝二十幾隻雪犬大概要爆了。不如搭十一號公車來的安全,以免一竿子打翻整艘船。

                            疑問問光了,剩下的最終問號就只剩下來北海的目的了。
                            而每次問那傢伙卻只會回『你到時候就知道了。』這種不切實際又欠打的答案。

                            看著火炬一個個往前延伸,像條火項鍊般的璀璨耀眼,耳邊只傳來行走與拖行的聲響,和不應有的潺潺流水聲。
                            越走越發不對勁,本來漆黑的石頭漸漸透著不尋常的光,或藍或白或綠或紫,各種顏色都有。

                            走到中段未到深處的岔路前,旁邊是一個大洞窟,卻也是一處彩色的點描畫,裝飾著漆黑的岩洞,豐富了視覺的視野,挑戰你對色彩的認知,推翻對色彩的知識。

                            神威瞠目結舌。原來北海孕育而出的是…
                            「是…水晶?!」他傻了。

                            「是水晶。」百分百純天然無污染。
                            他揮手指示著作業,一邊解釋。「這就是我們來北海的目的,採礦。」

                            「你們家是原料供應商?」
                            「算是。」他沒說還是模造加工、設計產品、販賣通路。
                            供應商世家也到處都有,珠寶設計世家到處都有,銷售販賣世家更是如數家珍。但像他家全包的可僅此一家。

                            況且北海水晶之稀有之難採眾所皆知
                            當然他們家不貪心、也沒能力一次採一堆,總是一點點取,一點點拿。


                            太可怕了,他心想。
                            居然會有一個地方生產出這麼多色的水晶,這才是北海大陸最恐怖的地方吧。


                            回复
                            22楼2016-02-12 11:16
                              發文時間: 8/29 2010










                              14


                              其他人在工作,他沒事做。只好走路欣賞繽紛的水晶。太扯了,這種極凍之地竟然會生產水晶?船長一家先祖究竟是花了多少時間發現這秘地的?
                              他來回走在洞窟前,眼前的繽紛實在有些刺眼,又讓他移不開眼光。
                              發現連頭頂都有不少。


                              哇!
                              碰!
                              ………呃…,他…跌了個狗吃屎。當然…既然頭上有不就代表地上也有嗎…。


                              「小心腳下!」他抱他坐起。「你沒事吧。」


                              真丟臉。沒事也會跌倒。「沒事…」


                              他替他拍掉臉上灰塵。「你確定你沒事?」他沒看清,但餘光看好像是正面下去耶。


                              船醫沒來。一方面他討厭風雪,二方面他來了也沒用,若真出事,急救只會害死更多人,只會更刺激被鮮血引起的雪獸。


                              神威瞄瞄其他人,看了兩人的親密後,幾乎都別開臉或紅著臉或低著頭假裝確定貨櫃的安妥。唉…。


                              他拍拍他。「沒事的。」他是真的摔的不輕,但……唉,真丟臉。


                              「沒事就好,我們該走了。」他扶他站起來,看到雪白的褲子上有灰漬。


                              走了這句話一出,原本僵硬著的其他人突然像充飽電的兔寶寶,一致動作拖起有重量的貨櫃。


                              然後回頭出山洞。
                              出了洞一樣是冰天雪地,遠遠地可以看見一點黑的船影。


                              拉著兜帽避免它被吹掉,雖然身上沒受傷,但他越走越覺得膝蓋不舒服,好像有什麼東西一直刮著他。而且還有冷風灌進去,但他們現在不能停,所以神威只能忍耐,等走上了船。




                              ========================


                              原來是破了個洞。


                              一上船,船長開始指揮貨櫃的放置,忙得沒空理他。
                              他挑了一處不會打擾到其他人行動的地板坐下,檢視他的傷口。


                              戳著那破洞,他好無言阿。不過是摔一跤,這破洞是怎樣阿。


                              旁邊走來走去的船員有一名注意到神威的動作,看他吐著白煙玩著褲子的破洞,瞪大眼睛嚇得趕緊去通報船長。


                              半晌。
                              「叫船醫!!!」


                              呃,這麼大聲做啥。




                              半分鐘後,這裡是溫暖的廚房。


                              「是小擦傷,但有東西卡在布料磨著你的傷口,加上破洞風雪進入而有些結凍惡化,你的手也有一點挫傷,這幾天行動要小心傷口感染。」


                              神威聽著,但眼睛不自覺的飄向船醫旁邊拿著小醫箱,比他大約小兩三歲的男孩。
                              大大地金眼,精巧的芙蓉臉,修長及肩的金髮,清新柔和的氣質,始終低垂著頭,不發一語。
                              他…沒見過他。神威以為全船的人他都見過,沒想到還有這名小小醫。
                              虧他還是負責船上飲食的廚師。


                              包紮到一半,有人敲門了。


                              「船醫,船長想問神威情況。」


                              「膝蓋擦傷正在消毒,其他還沒確定。」


                              「是!」關門。




                              過三十秒。


                              「船醫,船長想問神威情況。」


                              「……膝蓋擦傷正在包紮,其他還沒確定。」船醫語氣平板的說。


                              「是!」關門。




                              再過三十秒。


                              「船醫,船長想問神威情況。」


                              這門開的次數和時間差連神威都無言了,船員還真樂死不疲的兩邊跑。


                              「………膝蓋包紮好了,正檢查其他傷口。」船醫語氣微溫的說。


                              「是!」關門。




                              又過三十秒。


                              「船醫,船長想問神威情況。」


                              神威翻了白眼,這白痴船長。


                              「兩手掌挫傷。」船醫咬牙切齒的說。


                              「是!」關門。




                              「牙曉,你出去守門。」


                              「是。」


                              可憐的孩子,腦殘的船長。


                              回复
                              23楼2016-02-12 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