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师吧 关注:1,012,518贴子:31,164,737
  • 28回复贴,共1

【原创】蛤蜊家的守护灵(all27,大概算重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初次尝试画的伪幼儿27(?
手机实在渣画质得让人好想哭Q
下面说明然后序章嗯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楼2016-01-22 23:54
    顶一个先,留名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6-01-23 00:03
      #前略,总之重生了
      .
      泽田·前彭哥列十代目·纲吉盯着树影婆娑和青青蓝天,胃部不禁一阵痉挛——这该死的怀念感是怎样老子一点儿都不想怀念!
      谁来告诉他一下为什么他上一秒搭着被敌对家族暗算后爆炸的飞机下一秒却躺在不知哪个鬼地方的树下,这就算了自己还变成一只通体雪白皮毛柔软被猎人看到准被抓去做狐皮衣的白·狐·狸然后饿得无法动弹是闹哪样!
      是啦他是在退位后搭上飞往日本的飞机时曾感伤地祈祷了那么一下人生能重新来过让他能去扭转那群(搞得彭哥列万年财政赤字的)自然灾害全死光的事实,但为啥一个重生后自己连人都不是了啊混蛋!
      基于身为教父时的好习惯泽田纲吉从头到尾都木讷着一张脸——尽管那张狐狸脸看不出什么端倪——心里却是好一阵暴走,相信如果面前有张茶几他会毫不犹豫地立刻掀了它。
      「好了G你也别太在意,斯佩多就是那德性……」 远远地传来略显耳熟的声线,变成小白狐的某只努力偏了偏头,琉璃似的瞳孔在看见那身影后微微瞠大。 刺猬一样的金发、天空色的蓝眸、那件似曾相识的披风,还有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长相。
      ——Giotto·Vongola,那位创建彭哥列的曾曾曾曾爷爷(他曾经不只一次怀疑用彭哥列这名字真的不是因为当时初代目肚子饿了?)。
      ……所以说我这是重生在18世纪的意大利吗。泽田纲吉眨眼看着逐渐走近的两人,心情有些纠结和不知其所以然。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时代他可说是完全没头绪,谨记于心的彭哥列史在他看来并没有哪里需要他这个通晓未来的人出现的必要——有些事不经历一番彭哥列也不会有之后的强盛。
      「……这里怎么会有狐狸?」 头顶上传来的声音掐断了思绪,他勉强抬起头,长相跟某岚守有N分相像的青年正蹙着眉俯视着他——
      「呜嘤!」差点被脖子那块往上拎起的皮毛勒断气的泽田纲吉发出让他往后想起就很想一头撞死在豆腐上的嘤咛声,四肢有气无力地腾空挥动着。
      「……别那样抓着牠了G,没看到牠很难受吗?」Giotto无奈地把被自己左右手抓得一副要死不活模样的小狐狸抱过去,毛绒绒的良好触感让他忍不住多摸了几把。
      经过一番挣扎后更加无力的泽田纲吉软绵绵地趴在姑且仍算是自家祖辈的怀里,饥饿与过度活动造成的疲倦一涌而上让他有些昏昏欲睡。
      然后等他再回过神时自己已经被捡回家养起来了。
      ——这到底是什么诡异的展开啊啊啊!
      前世能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前十代首领,从第一天重生到现在似乎还没淡定过。
      ===
      我才不会说初代这章只是打酱油的而已呢……(小声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6-01-23 00:03
        文风大致长这样 主打欢脱吐槽不过我不确定我能不能写出那样的感觉……
        下一章直接切到并盛✓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6-01-23 00:09
          再更点文吧


          收起回复
          10楼2016-01-28 14:08
            暖暖(๑Ő௰Ő๑)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6-02-01 00:47
              楼主新年快乐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6-02-07 12:21
                唷吸!雖然補足千字但還是先來更一點!
                ######
                接續著,並盛的廢柴少年(下)
                .
                又一次側身躲開直朝顏面砸過來的浮萍拐,綱乘著攻擊縫隙稍微無語望天了下——明明都故意選在中午幫山本家的壽司店外送(順便幫自己賺點零用錢)了為什麼這種時間點還是遇得上恭彌?
                他實在很後悔當初見面時不小心忘了這位前任兼未來的雲守是個不折不扣的可愛控然後又不小心使出了比這位並盛凶獸更高的武力值……
                「哇喔,在分心嗎小動物。」另一邊手持雙拐的黑髮少年微微眯起鳳眼,本就毫不溫柔的攻擊變得更加兇殘,銀白色的拐子舞動起來幾乎只能看見殘影。
                「不、恭彌你等等我要工——」綱無奈地閃開新一波的攻擊順便再抱緊被自己好端端護在懷裡的餐盒——雖然眼下的雲雀戰鬥力跟成長後的他相差甚遠,要持續躲開並確保箱內的壽司完好如初仍是一件挺耗心力的活——然後下一秒立刻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而閉上嘴,但很明顯已經來不及了。
                很好,這隻小動物又不長記性跑去工作了。聽力敏銳得讓過去的十代目經常欲哭無淚(特別是對某隻鳳梨霧守)的雲雀挑眉,眼裡的戰鬥欲又更濃厚了點。
                「違反風紀,咬殺!」
                所以說為什麼偏偏在這種事情上就記得法律這回事啦!綱面色淡定地在腦內吐槽,偏頭閃過差不多化為流光的浮萍拐,眼角餘光掃到一邊以草壁為首的風紀委員們那囧然的神情時嘴角微不可見地微微抽搐幾下。
                真是……總是我行我素的啊這人。他在心裡悠悠嘆氣著,一瞬間有些恍惚。
                是啊,無論什麼事都是這樣……呢。
                「……抱歉了,恭彌。」心不在焉地又躲開幾次猛攻後,綱忽然將懷中的餐盒高高拋起,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住雲雀攻擊間的空隙重重揮出了一擊。即便是控制過了力道,黑髮少年還是被打得險些倒地。
                待雲雀用幾秒的時間調整好姿勢和狀態抬頭時,方才的街上已然不見那棕髮男孩的身影。
                ……又被逃了嗎。他不悅地蹙眉,倒也沒發洩在附近的風紀委員身上——噢別誤會,他不是突然良心發現或什麼的,只是單純被男孩剛才的那一下打得有點使不上力而已,而且這狀況基本上自從他有意無意地圍堵那跟狐狸沒兩樣的小鬼開始就從沒變過,就是週遭被圍了密不通風的一圈那傢伙也可以輕而易舉且神不知鬼不覺地脫身,次數多了自然就不會太過介意……大概。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6-02-13 02:28
                  更文了


                  回复
                  18楼2016-02-13 11:27
                    ……會不介意他就不是雲雀恭彌了。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差點被打飛的委員長身上時變回狐狸型態並叼著餐盒迅速跑開的綱躲在轉角,偷窺著因為不知道第幾次被逃走而火大然後在身體調整過來後以「群聚」為理由咬殺了一干人等的風紀委員的雲雀,露出的苦笑卻是連他自己都沒注意到的寵溺。
                    其實在意外多活了幾百年的前十代目看來,雲雀這因為實力太過自負自我的任性棘手歸棘手還是挺可愛的(如果別每次見面都得被武器相向會更好),真的——儘管這樣的個性導致前世的這傢伙最後獨自出任務有去無回連死在哪都不知道的結局。
                    直到那一大群被揍得七葷八素的風紀委員和雲雀都走了,綱才恢復五歲孩子的模樣現身在那條路的轉角處。
                    「……嘛,這次就讓你任性個夠吧,恭彌。」對著空無一人的街道,他喃喃自語,眼神中的堅定好像即使為此犧牲性命都在所不辭——的確如此。
                    那就是我……以代價換取「重生」的意義啊。
                    ※※
                    「差不多該去日本了呢……」
                    中國某處,一名身穿紅袍的嬰兒雙手捧著茶杯,忽然如此低語。
                    根據綱的說法,再次相遇的時候會是在日本並盛,還能同時見到「另一個他」。
                    「好久不見了呢,綱。」
                    尾音方落,原本的位子上已不見嬰兒的身影,徒留茶香氤氳在原地。
                    =========
                    第二章結束
                    之後重心視角都在重生的27身上 小27(包括他的標準後攻們)反而不會寫太多……好吧我承認我就是有點懶得寫原作劇情_( :3)∠)_
                    以及如此這般所以這文大概會有朝意識流靠近的趨向(什麼鬼
                    最後提一句 這隻重生的前世就是all27的世界←←←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6-02-13 19:40
                      等等,让我捋一捋这个如此混乱的世界观(눈_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02-13 22:23
                        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08-22 17:37
                          求更新,求更新,求更新


                          回复
                          23楼2016-11-09 20:20
                            啊作者自己过来不知道算不算挖坟……是的话吧主抱歉了请随意删吧(抹脸
                            呃总之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中间消失很长长长一段时间连带文档一起死亡手边只剩下最初几章后来松坑UT坑底部就忘了这篇现在我要好好回想一下当初的设定……没习惯写大纲有点雅拜啊啊啊(惨叫
                            总之先把手边有的丢上来……话说要不是因为彩云有真人化的消息我还真的忘记有贴吧这玩意儿……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4楼2017-01-12 02:38
                              #日常略,久違的家庭教師來了!
                              .
                              天正濛濛亮,除了已然清醒的人們偶然走過或跑過外,街道的大半部分仍處在一片安眠中。在這樣的凌晨時分,一抹雪白的影子飛速掠過寧靜的街區,悄然無聲地跑到澤田宅前才停腳步。
                              嚴格來說,是在佇立於家門前的那名嬰兒面前停了下來。
                              「Ciaoす——ツナ。」一身西裝的嬰兒顯然是對於狐狸的出現不感絲毫意外,淡然轉身,微笑著打了招呼。
                              那白狐眨巴著眼輕輕嚶叫出聲,蜜棕色的瞳孔上倒映著正對額間的黑色槍口。
                              「不用本體接待一下遠道而來的老朋友嗎?」嬰兒嘴角的弧度不變,抵在扳機上的手指悠閒地轉了轉。
                              狐狸張了張嘴,耳朵不安似地抖動了幾下。
                              「……Quanto tempo, Reborn.」
                              里包恩看著在眨眼間變成五歲幼兒身形的狐狸,黑曜石一般的瞳孔深處沉澱下一抹殺意。
                              「別誤會了啊里包恩,」男孩笑瞇了眼,一身童水干在晨光的渲染下像極了破曉的天際,「用那種形態對現在的我而言太消耗體力了。」
                              後者嘴角上的弧度再次浮現,這才放下直對男孩臉龐的槍口,槍立刻變成一隻綠油油的變色龍竄上那頂小小的禮帽,「可以解釋一下了吧,『綱吉』?」
                              綱愣了愣,這裡很久沒人這樣叫了,他一時間有點反應不過來。
                              「方便的話我更願意你叫我ツナ(綱),」他開口,臉上是不符稚嫩的成熟與無奈,「至於這個……我相信你已經從之前所說的以及現況得到結論了,我親愛的老師。」
                              里包恩不置可否地哼了哼,小手輕拉了下頭上的禮帽,「當我的學生還搞到那樣的結局,看來我得嚴厲點了啊。」
                              「手下留情啊里包恩。」明白對方總算是相信自己曾經的那番話——現在回想當時的他興許是說得太玄幻了也難怪人家不信,綱苦笑著意思性地出言勸阻,即使他知道如果里包恩真要折騰起來「這時空的自己」是說什麼都跑不掉的。
                              「媽媽差不多要起來了呢……」他垂眸,嘴邊依然是如同天空一般足以包容所有的淡笑,「我們晚點再見,里包恩。」
                              里包恩面無表情地看著在字裡行間變回狐狸並與自己擦身而過的身影,墨色眼底閃過一抹道不清的情緒。提著小小公事包的他輕巧跳上信箱,將後來同時被綱和綱吉吐槽的傳單塞進信箱口。
                              而有著自我體能訓練這一良好習慣的山本好少年經過澤田宅時,信箱上空無一物,一如往常。
                              ※※※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5楼2017-01-12 02:40
                                楼主还更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7-12-11 1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