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亮吧 关注:60,377贴子:1,269,483
  • 7回复贴,共1

诸葛亮用人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6-01-19 20:47
    《蜀志·蒋琬传》:琬字公琰,零陵湘乡人,为广都长,众事不理,时又沈醉,先主将加罪戮。军师将军诸葛亮请日:“蒋琬,社稷之器,非百里之才,其为政以安民为本,不以修饰为先,愿加察之。”先主雅敬亮,乃不加罪。建兴元年,丞相亮开府,辟琬为东曹掾,举茂才,迁为参军;八年,代张裔为长史。亮数外出,琬常足兵足食。亮每言:“公琰托志忠雅,当与吾共赞王业者也。”
      《蜀志·刘巴传》:巴字子初,零陵烝阳人。刘璋欲迎先主,巴极谏,璋不听。俄而先主定益州,巴辞谢罪负,先主不责;而亮数称荐之,辟为左将军西曹掾,尝称之。先主称尊号,昭告于皇天后土神祗,凡诸文诰策命,皆巴所作也。章武二年,卒。后魏尚书仆射陈群与诸葛亮书,问巴消息,日“刘君子初”,甚敬重焉。
      《蜀志·廖立传》:立字公渊,武陵临沅人。诸葛亮镇荆土,孙权遣使通好于亮,因问士人偕谁相经纬者。亮答日:“庞统、廖立,楚之良才,当赞兴世业者也。“后立为侍中。后主即位,徙长水校尉。立意自谓才名宜为亮副,而更游散,常怀快快,于是亮劾立,废为民,徙汶山。立躬率妻子,耕殖自守。闻亮卒,垂泣叹日:“吾终为左衽矣!”卒死徙所。
      《荆州先德传》:诸葛亮以费祎有俊才,宜遣使吴。孙权好嘲戏以观人,时琅邪诸葛恪、羊衜等各知名,皆在坐,并发异端之论以难祎。祎应机辄对,举坐称之。
      《蜀志·费祎传》:祎字文伟,江夏鄳人。先主立太子,神与董允俱为舍人,迁庶子。后主践位,为黄门侍郎。丞相亮南征还,群僚于数十里逢迎,年位多在祎右,而亮特命祎同载,由是众人莫不易观。亮以初从南归,以祎为昭信校尉使吴,还,迁为侍中。亮北驻汉中,请祎为参军。以奉使称旨,频烦至吴。亮卒后,代蒋琬为尚书令,封成乡侯。
      《蜀志》:刘琰字威硕,鲁国人。后主立,封都乡侯,班位每亚李严,为卫尉、中军师、后将军,迁车骑将军,然不预国政,但领兵千余,随丞相亮讽议而已。建兴十年,与前军师魏延不和,言语虚诞,亮责让之,琰与亮笺谢,于是亮遣还成都,官位如故。
      《蜀志·董厥传》:诸葛亮以董厥为府令史,称之日:“董令史,良士也。吾每与之言,思慎宜适。”徙为主簿,后稍迁至尚书仆射,代陈祗为尚书令。
      《蜀志·杨戏传》:戏字文然,犍为武阳人,丞相亮深识之。
      戏年二十余,从州书佐为督军从事,职典刑狱,论法决疑,号为平当。府辟为属主簿。
      《蜀志》:魏延字文长,义阳人。诸葛亮驻汉中,以延为督前部,领丞相司马、凉州刺史。后破郭淮,迁为前军师、征西大将军,假节,进封南郑侯。延每随亮出,辄欲请兵万人,与亮异道,会于潼关,如韩信故事,亮制而不许。延尝谓亮为怯,叹恨已才用之不尽。
      《蜀志》:建兴六年春,亮身率众军攻祁山。丞相司马魏延日:
      “闻夏侯楙少主之婿也,怯而无谋,今假延精兵五千,负粮五千,直从褒中出,循秦岭而东,缘子午而北,不过十日,可到长安。楙闻延奄至,必弃城逃走,长安中惟有御史、京兆、太守耳!横门邸阁与散民之毅,足周食也。比东方相合聚,尚二十许日,而公从斜谷来。亦足以达,如此,则一举而咸阳以西可定矣。”亮以为此危计,不如安从坦道,可以西取陇右,十全必克而无虞,故不用延计。
      《华阳国志》:魏延勇猛过人,又性矜高,当时皆避下之,惟杨仪不相假借延。孔明深惜仪之才干,延之骁勇,常衔二人之不平,不忍有所偏废,为作《甘戚论》。
      《蜀志》:杨仪字威公,襄阳人。建兴三年,丞相亮以为参军,署府事,将南行。五年,随亮汉中;八年,迁长史,加绥军将军。
      亮数出军,仪常规画分部,筹度粮毂,不稽思虑,斯须便了,军戎节度,取办于仪。亮深惜仪之才干,魏延之骁勇,常恨二人之不平,不忍有所偏废。十二年,随亮出屯谷。亮卒于敌场,仪领军还;后以诽谤自杀。
      《华阳国志》:初,亮密表后主,以“仪性狷狭,若臣不幸,412 可以蒋琬代臣”,于是以琬为尚书令,总统国事。
      《蜀志》:马良字季常,襄阳宜城人,先主辟为左将军掾,后遣使吴。良谓诸葛亮日:“今衔国命,协睦二家,幸为良介于孙将军。”亮日:“君试自为文。”先主称尊号,以良为侍中。先主败绩于彝陵,良遇害。
      裴松之《蜀志注》:马良盖与孔明结为兄弟,或相与有亲,孔明年长良,故呼孔明为尊兄。
      《蜀志·彭羕传》:羕字永年,广汉人。先主领益州牧,拔彭羕为治中从事,形色嚣然,自矜得遇滋甚。诸葛亮虽外接待羕,而内不能善,屡密言先主,羕心大志广,难可保安。先主既敬信亮,加察羕行事,意以稍疏,左迁江阳太守;后诛死。
      《蜀志》:马谡字幼常,以荆州从事随先主人蜀,除绵竹、成都令,越嶲太守。才器过人,好论军计,丞相诸葛亮深加器异。先主临薨,谓亮日:“马谡言过其实。不可大用,君其察之。”亮犹谓不然,以谡为参军,每引见谈论,自昼达夜。后亮出军祁山,谡违节度,大败,下狱死。
      《襄阳记》:建兴三年春,亮率众南征,马谡送之数十里。亮日:“虽共谋之历年,今可更虑良规。”谡日:“南中恃其险远,不’
      服久矣,虽今日破之,明日复反,所必然也。今公倾国北伐,以事强贼,彼知官势内虚,其叛亦速。若殄尽遗类,以除后患,既非仁者之情,且又不可仓卒也。夫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愿公服其心而已!”亮纳其策,赦孟获以服南方,故终亮之世,南方不敢复反。
      《蜀志·向朗传》:朗兄子宠,先主时为牙门将。秭归之败,宠营特完。建兴元年,封都亭侯,后为中部督,典宿卫兵。诸葛亮当北行,表与后主,云: “将军向宠,性行淑均,晓畅军事”云云。迁中领军。延熙三年,征汉嘉南蛮,遇害。宠弟充,历射声校尉、尚书。
      《蜀志·谯周传》:周字允南,西充国人。丞相亮领益州牧,命周为劝学从事。亮卒于敌庭,周在家闻问,即便奔赴。寻有诏书禁断,惟周以速得达。
      《蜀志·伊籍传》:籍字机伯,山阳人。初为左将军从事中郎,后迁昭文将军,与诸葛亮、法正、刘巴、李严共造《蜀科》。《蜀科》之制,由此五人焉。
      《蜀志·王连传》:连字文仪,南阳人,为刘璋梓潼令。先主进军来南,连闭城不降。先主义之,不强逼也。及成都平,以连为什邡令,转广都,有绩;迁司监校尉,利入甚多;又简收良才,以为官属;迁属郡太守。丞相亮南征,连谏,以为此不毛之地,疫疠之乡,不宜以一国之望,冒险而行。亮虑诸将才不及己,意欲必往,而连言辄恳至,停留久之。后拜屯骑校尉,领丞相长史,封平阳亭侯。
      《蜀志·简雍传》:雍字意和,涿郡人。先主围成都,遣雍往说璋,璋遂与雍同舆而载,出城归命。先主拜雍为昭德将军。性简傲跌宕,在先主坐席,犹箕倨倾倚,威仪不肃,自纵适;诸葛亮以下,则独擅一榻,倾枕卧语,无所为屈。
      《蜀志》:李恢字德昂,建宁俞元人。先主以恢为廉降都督,使持节,领交州刺史,住平夷县。后丞相亮南征,先由越祷,而恢案道向建宁,诸县大相纠合,围恢军于昆明。时恢众少敌倍,又未得亮声息,绐南人,南人信之,围守怠缓,恢出击,大破之,与亮声势相连。南土平定,恢功居多,封汉兴亭侯。
      《蜀志》:丞相亮主簿胡济,字伟度,义阳人,有忠荩之效。
      亮发教群下,与董和、徐庶并称。
      《蜀志·杨戏传》注:李邵字永南,广汉郪人。先主定蜀,以李邵为州书佐从事。建兴元年,丞相亮辟为西曹掾。亮南征,留邵为治中从事。
      常璩《华阳国志》:李邵兄邈,字汉南,刘璋时为牛鞞长。先414 主领牧,为从事。正旦命行酒,得进见,让先主日:“振威以将军宗室肺腑,委以讨贼,元功未效,先寇而灭。邈以将军之取鄙州,甚为不宜也。”先主日:“知其不宜,何以不助之?”邈日:“非不敢也,力不足耳!”有司将杀之,诸葛亮为请,得免。久之,为犍为太守、丞相参军、安汉将军。建兴六年,亮西征,马谡在前,败绩,亮将杀之。邈谏以为秦赦孟明,用伯西戎,楚诛子玉,二世不竞;失亮意,还蜀。


    回复
    3楼2016-01-19 20:50
        《蜀志·张裔传》:裔字君嗣,蜀郡成都人。先主以裔为巴郡太守,还为司金中郎将,典作农战之具。先是,益州杀太守正昂,乃以裔为益州太守,为雍闽缚送吴。诸葛亮遣邓芝使吴,令芝言次可从权请裔。裔自至吴,流徙伏匿,权未之知也,故许芝遣裔。裔至蜀,丞相亮以为参军,署府事,又领益州治中从事。
        《蜀志》:丞相亮驻汉中,张裔领留府长史,常称日:“公赏不遗远,罚不阿近,爵不可以无功取,刑不可以贵势免,此贤愚所以佥忘其身者也。”
        《蜀志》:秦宓字子勅,广汉绵竹人。建兴二年,丞相亮领益州牧,选宓,迎为别驾,寻拜左中郎将、长水校尉。吴遣使张温来聘,百官皆往饯焉。众人皆集,而宓未往,亮累遣使促之。温日:
        “彼何人也?”亮日:“益州学士也。”与温答问,如响应声而出,温大敬服,迁大司农。
        《蜀志》:张翼字伯恭,犍为武阳人,建兴九年,为糜降都督、绥南中郎将。讨刘胄,未破,会被徵当还。群下咸以为宜便驰骑即罪。翼日:“不然,吾以蛮夷蠢动,不称职,故黜一作还耳。然代人未至,吾方临战场,当运粮积谷,为灭贼之资,岂可以黜退之故,而废公家之务乎?”于是统摄不懈,代到乃发。马忠因其成基,以破殄胄。丞相亮闻而善之。亮出武功,以翼为前军都督,领扶风太守。
        《蜀志·杨戏传》注:姚伷字子绪,阆中人。先主定益州后,为功曹书佐。建兴元年,为广汉太守。丞相亮北驻汉中,辟为掾。
        伷并进文武之士,亮称之,迁为参军。亮卒,稍迁为尚书仆射。
        《蜀志·吕义传》:义字季阳,南阳人,迁巴西太守。丞相亮连年出军,调发诸郡,多不相救。吕义募兵诣亮,慰喻检制,无逃窜者。徙为汉中太守,兼领督农,供继军粮。亮卒,迁广汉、蜀郡太守。蜀郡户口众多,又亮卒后,士伍亡命,更相重冒,奸巧非一,义到官,为之防禁,数年中,脱漏自出者万余口。后人代董允为尚书令。
        《蜀志·杨戏传》注:杨颐字子昭,襄阳人,为丞相诸葛亮主簿。亮尝自校簿书,子昭直入谏,云云,亮谢之;及卒,亮垂泣三日。
        《蜀志·陈震传》:震字孝起,南阳人。建兴二年,拜尚书,迁尚书令,使吴。七年,孙权称尊号,以震为卫尉,贺权践阼。诸葛亮与兄瑾书称之。
        《蜀志·王平传》:平字子均,巴西宕渠人。建兴六年,属参军马谡先锋。街亭之败,众皆星散,惟平所领千余人鸣鼓自持。魏张邰疑有伏,不敢逼,故平得徐徐收合诸营,率将士而还。亮既斩马谡及将军张休、李盛,夺将军黄袭等兵,平特见崇显,加拜参军,统五部兼当营事,进位讨寇将军,封亭侯。九年,亮围祁山,平别守南围,魏司马懿攻亮,张邰攻平,平坚守不动,邰不能克。
        十二年,亮卒于武功,军退,魏延作乱,一战而败,平之功也。
        《蜀志》:吕凯字季平,永昌不韦人,仕郡五官掾。时雍闿闻先主薨于永安,骄黠滋甚,都护李严与闿书,解喻利害,闽答书桀慢。凯与蜀郡王伉帅厉吏民,闭境拒闿。及丞相亮南征讨闽,既发在道,而闽已为高定部曲所杀。亮至南,上表以凯为云南太守,封阳迁亭侯,会为叛蛮所害。
        《蜀志》:姜维字伯约,天水冀人。亮军向祁山,时维与梁绪、尹赏、梁虔诣亮降。亮美维胆智,辟为曹掾,加奉义将军,封当阳亭侯;时年二十七,使典军实;后迁中监军、征西将军。亮卒,维还成都,为辅汉将军,封平襄侯。
        《蜀志》:尹默字思潜,梓潼涪人。先主定益州,领牧,以为劝学从事。及立太子,默为仆射。后主践阼,拜谏议大夫。丞相亮驻汉中,请为军祭酒。亮卒,还成都,拜大中大夫。
        《蜀志·张嶷传》:嶷字伯岐,巴西郡南充国人。建兴五年,丞相亮北驻汉中,广汉绵竹山贼张慕等抄盗军资,劫略吏民,嶷以都尉将兵讨之,斩慕等五十余级,渠帅悉殄。
        《蜀志》:亮以南阳郭攸之器业知名,性素和顺,疏请备员。
        《蜀志》:董允字休昭,掌军中郎将和之子。亮将北征,驻汉中,虑后主富于春秋,朱紫难别,以允秉心公亮,任以宫省之事;寻请允为侍中,领虎贲中郎将,统宿卫亲兵。
        《蜀志·刘封传》:封本罗侯寇氏之子,长沙刘氏之甥。先主至荆州,以未有继嗣,养为子。先主攻刘璋时,与诸葛亮、张飞等沂流西上,益州既定,以封为副军中郎将。孟达攻上庸,先主阴恐达难独任,遣封统达军,会上庸。封与达常忿争不和,达遂降魏。
        魏遣达袭封,与书招之,封不听,破走成都。诸葛亮虑封刚猛,易世之后,终难制服,劝先主因此除之,于是赐封死。
        《蜀志·向朗传》:朗字巨达,襄阳宜城人,为巴西太守,顷之,转牂牁,又徙房陵。后主践阼,为步兵校尉,代王连领丞相长史。丞相亮南征,朗留统后事。三年,随亮汉中。朗素与马谡善,谡逃亡,朗知情不举,亮恨之,免官还成都,数年,为光禄勋:亮卒后,徙左将军。
        《蜀志·杨戏传》注:龚禄字德绪,巴西安汉人。先主定益州,为郡从事、牙门将。建兴三年,为越嶲太守。随丞相亮南征,为蛮夷所害。
        《华阳国志》:章武三年,越嶲叟大帅高定元称王恣睢,遣都督李承之杀将军焦璜,破没郡土。丞相亮遣越嶲太守龚禄住安上县,遥领太守。
        《蜀志·杨戏传》注:王士字义强,广汉郪人,为宕渠太守,徙在犍为。会丞相亮南征,转为益州太守,将南行,为蛮夷所害。
        《蜀志》:宗预字德艳,南阳安众人。建兴初,丞相亮以为主簿,迁参军、右中郎将。
        《蜀志·杨戏传》注:赖恭子厷,为丞相西曹令史,随诸葛亮于汉中,早夭。亮甚惜之,与留府长史参军张裔、蒋琬书曰:“令史失赖厷,掾属丧杨颙,为朝中损益多矣!”
        《蜀志·杨戏传》注:马齐字承伯,巴西阆中人,为太守张飞功曹。飞贡之先主,为尚书郎。建兴中,从事、丞相掾,迁广汉太守。亮卒,为尚书。
        《蜀志》:霍峻字仲邈,南郡枝江人。先主攻刘璋,留峻守葭萌城,斩刘璋将向存。先主定蜀,嘉峻之功,以为梓潼太守。年四十,卒。先主悼惜,乃诏诸葛亮日:“峻既佳士,加有功于国,欲行酹。”遂亲率群僚,临舍予祭,因留宿墓上,当时荣之。
        《蜀志·霍峻传》:峻子弋,字绍先,后主立,除谒者。丞相亮北驻汉中,请为记室,使与子乔共周旋游处。亮卒,为黄门侍郎。
        《蜀志》:关兴字安国,少有令闻,丞相亮深器异之。弱冠,荐为侍中、中监军。
        《蜀志·费诗传》:诗字公举,犍为南安人。建兴三年,随丞相亮南行,归至汉阳县。降人李鸿来诣亮,时蒋琬与诗在坐。鸿日:“间过孟达许,适见王冲从南来,言往者达之去就,明公切齿,欲诛达妻子,赖先主不听耳。达日:‘诸葛亮见顾有本末,终不尔也。’尽不信冲言,委仰明公,为复已已。”亮谓琬、诗日:
        “还都,当有书与子度相闻。”诗进日:“孟达小子,昔事振威,不忠,后又背叛先主,反覆之人,何足与书邪?”亮默然不答。
        《蜀志·邓芝传》:芝字伯苗,义阳新野人。先主定益州,芝为郫邸阁督。先主出至郫,与语,大奇之,擢为郫令,迁广汉太守,所在清严有治绩,人为尚书。先主薨于永安,丞相亮深虑孙权闻先主殂陨,恐有异计,未知所出。芝见亮日:“今主上幼弱,初即位,宜遣大使,重申吴好。”亮日:“吾思之久矣,未得其人耳,今日始得之。”芝问其人为谁?亮日:“即使君也。”乃遣芝修好于吴。权自绝魏,与蜀连和。亮驻汉中,以芝为中监军、扬武将军。
        《蜀志·李严传》:严字正方,南阳人。初,亮以曹真欲三道向汉川,命李严将万人赴汉中,表严子丰为江州都督,典严后事。
        明年,亮当出军,命严以中都护署府事。严改名为平。九年,亮军祁山,平催督军事,值天霖雨,运粮不继。平遣参军狐忠、督军成藩喻旨,呼亮来还。亮承以退军。平闻军退,乃更阳惊,说“军粮饶足,何以便归?”又表后主,说军伪退,以诱贼与战。亮具出前后手策书疏本末,平词穷情竭,首谢罪负。于是亮表劾平,废平为民,徙梓潼县。后平闻亮卒,发病死。平常冀亮当自补,复策后人不能,故以激愤也。
        《华阳国志》:九年,丞相亮复出围祁山,虑粮运不继,设三策,告都护李平日:“上计,断其后道;中计,与之持久;下计,还住黄土。”
        《华阳国志》:先主初以江夏费观为太守,领江州都督。后都护李严更城大城,周迥十六里,欲穿城后山,自汶江通水入巴江,使城为州,求以五郡置巴州,丞相诸葛亮不许。亮将北征,召严汉中,故穿山不逮,然造苍龙、白虎门,别郡县仓皆有城。


      回复
      4楼2016-01-19 20:52
        哈哈,这么勤劳!么么哒奖励一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01-19 21:28
          好帖,收藏,建议加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1-19 21:41
            收藏一下吧


            回复
            9楼2016-01-20 01:13
              已收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1-20 1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