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猫吧 关注:380,716贴子:9,294,526

【原创】猫吧爱情故事2012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个中篇算是给我的猫吧爱情故事的前传,独立成传,若是有疑惑的可以看我的猫吧爱情故事。


回复
1楼2016-01-15 00:21
    第一章始动
    雨下的很大,颇有些悲凉的气氛。这时的南京,并没有显现出六朝古都的古色古香,却有一种前朝遗恨。
    太上皇缓缓走出火车站,他并没有带伞,雨水打在他身上,这让太上皇有些狼狈,他似乎并没有考虑过下雨的情况。
    “少年,你需要雨伞吗?”太上皇心里一惊,他并没有看见对方的接近,但是声音却似乎就在自己身边。
    “不用找了,我不在你身边,你快去新街口,在哪里,你会找到我。”
    太上皇更加惊讶了,他明白了,对方早在自己身上装了类似对讲器的东西,而自己却一无所知。明明早就检查过,看来是在火车上装上的,但是在什么时候干的呢?
    或许从一开始,这一切都在别人的掌控之中,太上皇回想了自己收到任务时的场景。
    “铜锣烧,你去一趟南京。”宇宙漫不经心的吩咐太上皇,仿佛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去南京干吗?“太上皇的脸上写满了疑惑。
    “去找一个人,办一件事。”
    “找什么人,办什么事?”
    “做什么事你去了自然会知道,至于找什么人。”宇宙终于放下手中的文件,看了一眼太上皇,嘴角微微上扬。
    “你日思夜想的人儿出现在了南京,所以我决定让你去看看她。”
    “什么?”太上皇有些按捺不住激动,声调也变了不少。
    “快去吧。”说完,宇宙便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文件。
    “砰!”太上皇摔门而出,留下宇宙默默翻阅着文件。
    太上皇的回忆到这里为止了,仔细思考了一会儿,若是小凌出现在南京,宇宙大可不必亲自和自己说,大概有什么玄机吧。
    不对,太上皇在摇头,或许自己忽略了什么,但是就目前形势而言,乖乖遵从对方的话比较好。
    太上皇走出火车站,很熟络地找到了地铁站,坐上了一号线。
    地铁上人不多,太上皇似乎有些惆怅,默默找了个角落坐下。萧条的南京城,萧条的自己,还是说,萧条的未来?
    “小伙是第一次来南京吗?”太上皇的对面坐了个老者,外套很破旧,内衬是漆黑一片,估摸着是个穷人。
    “不,我在这里生活了15年,只是外出了半年罢了。”不知道为何,太上皇对这个老者没有多大的戒心,这与自己紧张的状态大不相符。
    “半年么,这个南京已经不是你熟悉的南京了。”老者看了看窗外,一片漆黑,但是那眼神,好像看穿了一切。
    “何出此言。”太上皇不解,眼前的长者似乎有些神智不清。
    “因为没有了你最熟悉的人。”老者一下靠近太上皇,太上皇下意识出拳,拳头离老者的喉咙三厘米的时候停了下来,老者身形微微一顿,旋即转身,坐在了太上皇旁边。
    “你是谁?”太上皇瞪了老者一眼。
    “我是地图,虽然来猫吧比你早,但其实正式进入时间和你差不多。”老者苍老的声线一下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略带娇羞的少年男声。
    太上皇震惊了,这个声音他听过,是在火车站和自己对话的那个。“你来这里做什么?不是说好的新街口碰头啊。”
    “你一上火车便有人追踪你,我用对讲机和你讲话的时候估计他也在听,其实当时我也在火车站,不,应该说我和你坐的是同一辆火车。”
    太上皇很聪明,他知道了地图的意图,这样明确的告知自己去哪儿碰头,追踪自己的人一定会先去碰头地点做准备,这样的话。
    不对,太上皇还是觉得事情有些蹊跷,地图这种做法确实厉害,但是也有一定的风险。如果追踪太上皇的人选择继续追踪,没有提前离开,那么地图的计划将破产。
    “看来你也是在赌啊?”太上皇叹了口气,虽然对方看起来非常机智,但是似乎没有办法做到算无遗策。
    “就算我失算了我也有后招,这点你不必担心,我这次最主要的任务是试探你的情况,貌似那个女人对你影响很大,你不是很适合做这次任务,心魔太可怕了。
    “心魔?”太上皇知道,他说的心魔是什么,的确,自己就算再理智,面对和她有关问题的时候,都会失去方寸。
    “你是聪明人,说到这里我想你应该知道了,宇宙这次叫你过来,虽说我们很想反对,但是宇宙觉得交给你是最好的选择。”
    地铁停站了,地图走出了车站,没有等太上皇的反应过来,便消失在人群之中。
    失落,抑或是绝望,太上皇瘫坐在座位上。未来的路已经很明显了,自己选择回去,还是留下来面对“她”。
    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虚幻,自己仿佛从天堂跌倒了地狱。无法理解,宇宙是知道这件事情的,但是他还是派自己来南京,是何用意?
    “自己选的路,还是你自己决定。我无法替你做出选择,选择是你自己的事。”在地铁的另一头,宇宙正襟危坐,周围的人,没有敢靠近的。
    “把你的气势收一收,我们这次来可没打算出手。”镇魂从稍远的地方走来,若无其事的坐在宇宙的旁边。
    “谷主呢?”宇宙没有任何的表情。
    “谷主去了新街口,大概是为了防止地图的计划失败吗?”
    “不可能,地图算不到我们三个人要来,我想他在新街口应该还是有自己的埋伏的。”
    “是吗,你是在和我不懂装懂吗?地图不是你派出去的吗?
    “确是我派出去的,不过地图自己找了一批人来完成任务,除了铜锣烧,我没有给他硬性添加任何一个队员。”
    “那么地图这次都带了些什么人?”
    “一批新人吧。”
    “你也放心把这件事交给新人来做?”
    “有什么不放心的。”宇宙站起身,走向地铁门。“镇魂,我们迟早要离开,是时候给他们锻炼的机会了。”
    “宇宙,嘴上说的很绝,但是还是有些不放心呢。”镇魂露出微笑,跟着宇宙的脚步,走出地铁站。


    回复
    2楼2016-01-15 00:22
      是不是在网上找的,改了下人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01-15 00:25
        让我们来猜猜你准备多久弃坑


        青铜星玩家
        百度移动游戏玩家均可认证(限百度账号),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01-15 00:29
          2012年时候我p民一个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6-01-15 00:37
            2012年的时候宇宙只会教我别捣乱就行了。


            收起回复
            6楼2016-01-15 00:54
              真是不科学,四年过去了曾经相信真爱的铜锣烧怎么成了猫吧基佬


              收起回复
              7楼2016-01-15 00:5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1-15 12:03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6-01-15 13:27
                       
                     ---【鬼帝陈文】:诸天阴魂,诸地鬼吏,听吾号令,速速现身~
                      --来自帅炸天鬼帝陈文贴吧客户端


                    应用达人
                    应用吧活动,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1-15 16:3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01-15 19:07
                        不错,前排围观


                        回复
                        12楼2016-01-15 19:35
                          2012年好像开始看哆啦A梦了 但是今年才来贴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6-01-15 21:10
                            这特么怎能不收藏?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6-01-16 17:57
                              感觉背后深刻内涵并没有理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6-01-16 18:30
                                第二章 抉择
                                太上皇走出了地铁站,绝望写在脸上,一切都已经失去控制。
                                雨越下越大,太上皇步履蹒跚,像是宿醉了几天的醉汉,但是他的衣服非常整洁,被雨水打湿之后,健壮的肌肉线条显示出这个人有良好的锻炼习惯,周围的人不由地回头多看了两眼。
                                “肌肉不错,但是内心脆弱的和小孩一样。”远处,一个女孩子坐在奶茶店,看向太上皇,眼神里带着些许笑意。
                                “我说甜甜姐,有必要这么在意那个人吗?”地图拿了两杯奶茶,来到了甜甜的身边。
                                “嘛,这个人好歹是宇宙交给我们的,总得对宇宙负责。”甜甜微微的一笑,接过地图递来的奶茶。
                                “宇宙是给太上皇一个机会,他可以通过这个契机真正找回自己。”
                                “宇宙对太上皇未免也太好了,他有这么好吗?”地图不解。
                                “太上皇啊,这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见过这么厉害的天才,宇宙也赞叹不已。不过这个天才似乎要毁在女人手里了。所以说女人真是祸水啊。”
                                “好像说的你不是女人一样。”
                                “嘛嘛嘛,别在意那么多。好女人还是对男人的事业有很大的帮助,不是吗?”
                                “照你所说,太上皇的那个女人是坏女人咯。”
                                “不至于,我觉得有点隐情吧。小凌怕是有些难言之隐,他无法告诉太上皇这一切。”
                                地图将手中的奶茶一饮而尽,拿起手中的雨伞,打开了奶茶店的门。“还是这个道理,若是她真的有隐情,我们可以原谅她的作为,若是她真的背叛了我们,那么这南京城便是她最后一次出现在外界的眼里。”
                                甜甜扑哧一笑,地图这幅样子看上去很可怕,但是却别有一番趣味。“吶,我说地图啊,不要这么较真,毕竟我们只是来观察情况的。”
                                “具体的决定得有太上皇来做是吧,甜甜姐,我就搞不懂了,若是太上皇决定放了小凌,我们也就这样把小凌放跑吗?”地图的脸色愈发的难看,手中的空杯子也被捏成一团。
                                “地图你的火气怎么大的,这不像以前的你啊,貌似自你看到太上皇之后便经常发火啊。”
                                “我实在是气不过,一个女人竟然能让一个男人堕落到如此地步,这个太上皇不配称为男人。”
                                “地图啊,你还没有碰见让你刻苦铭心的女人,如果你能碰到,便能理解太上皇了。”
                                “若是我碰见一个令我心动的女子,我断不会浪荡至此。”地图斩钉截铁道。
                                “你还没有经历过,怎么能这么确定,凡事还是想想再说吧。太上皇是个早熟的少年,和你不同,他大概早就陷入了这种情感漩涡了。这或许是祸事,但也说不定啊。跨过这个坎,太上皇将达到一个新的高度。”甜甜望向太上皇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
                                “我们该做出个抉择了,是这样听从太上皇的意见,还是,”
                                “自己决定自己的路吗?地图看来你是真的打算违背宇宙的意思了。”
                                “是的,我不能把我们所有人的前路交给一个如此迷糊的人。”地图说完,踏上了和太上皇消失的不同的方向。
                                “这雨有些涩,有些凉。”
                                “还有些伤心,对吧。”
                                “好久不见,你貌似没找到自己的另一半。”
                                “你是找到了,不过也算是没找到对吧。”
                                “说话是越来越没把了,不像你啊,aidlam。”
                                “你也是,心情不好就不要这样瞎闹,在这种灯红酒绿的地方流连忘返,莫不是让人笑话。”
                                太上皇拿着酒杯,眼神迷离,aidlam也拿着酒杯,但是眼神却很清亮。
                                “所以说你来这里干啥,你也是那个地图找来的吗?”
                                “我倒不是,听说你在这里,我便过来了。”aidlam面带微笑,将酒一饮而尽。
                                “你装什么呢,你那杯子里只是普通的饮料罢了,来这种地方不喝酒也是苦了你了。”太上皇有些恼了。
                                “说什么这种地方,还不是个普通酒吧。”aidlam苦笑了两声,拉着太上皇出了酒吧。
                                太上皇有些不乐意,还想再进去喝上几杯,但是手却被aidlam死死拉住。
                                “你想做什么,放我进去,我有钱我想消费咋了?”
                                “你消费我倒是管不了,但是如果你要是酒后乱性,做出什么对不起小凌的事,我就不能坐视不管了。”
                                “小凌,你在和我提小凌,哈哈哈哈。”太上皇突然有了笑容。雨未停些,打的太上皇脸上有些生疼,但是太上皇仍旧保持着笑容,有些僵硬,脸上湿漉漉的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
                                “这雨倒是没啥效果,竟然没把你这混蛋脑子打醒。你倒是没有想过为什么小凌为什么这么做?”
                                “你半年前和我在火车上说的话吗?我想不明白,我半年来苦苦追寻小凌的消息,但是却没有一条关于她的消息,突然,传来了她的消息,竟是这样的消息,你能明白我的心情吗?”
                                “有何不明白的,你也是够了,一遇到和小凌有关的事就变得和弱智一样,半年前的话看来没有一点用处?”aidlam甩开了太上皇的手。太上皇没有站住,瘫坐在雨地里。
                                “我们分手那天,也是雨天,有点怀念啊,这是老天对我的惩罚吧,哈哈。”太上皇低下了头,表情写满了无奈。
                                雨水渐渐停了,但是乌云并没有散去,aidlam伸出手,想去拭去头上的雨水,但是手伸了一半又缩了回去。
                                “这雨打在头上,有些凉,有些湿,但是终归会干的,不用我去擦,有些事情,不用我去说,你也应该记得。”
                                “什么东西,你能不能说清楚,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那么累,每个人都不能好好地讲话了。这么麻烦,每次都这个样子。无论你还是宇宙,还是那个不知所谓的地图,总喜欢故弄玄虚,凡事不会讲清楚吗?”
                                “宇宙怎么想我不知道,但是我却不能明说,因为这些要你自己感悟。”
                                “感悟个屁,连自己的女人都保不住,有何要感悟。”太上皇掬起地上一滩水,朝aidlam身上泼去,aidlam没有动,水全部都泼在aidlam的脸上。
                                “做个决定吧,我也没时间管你了,你的时间也没多少了。你想去找小凌弄个清楚,还是,自甘堕落?”
                                “你说怎么办。我听你的。”
                                “凉拌。”aidlam转头离开了,太上皇想跟上去,却滑了一跤,aidlam没有等待,消失在了太上皇的视线中。


                                收起回复
                                16楼2016-01-17 00:22
                                  第三章阴谋
                                  地图独自走在新街口,身边场景变换,地图眼神中写满了好奇,第一次来南京,此前呆在猫吧的时间比较长,而自己出生的地方是北京,北京虽然繁华,但是和南京还有很大的不同。
                                  雨后的南京有些阴冷,地图抖了三下,感到些许的杀气。
                                  “跟了我那么久,你可以出来了。”
                                  “大庭广众之下想要和我动手吗?猫吧出来的人都这么胆大妄为吗?”
                                  “你和我说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是从那边出来的?见个面聊两句?”
                                  “不了,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
                                  “既然来了,毕竟算是熟人,不见个面不合乎礼数,留下吧。”地图迅速转身,扣住身后人双手,身后的女高中生立刻花容失色,但见地图是个帅哥,脸色从白变成了红,略带几分羞涩。
                                  地图知道自己找错了人,弯腰鞠了两次躬,赶忙道歉,然后迅速脱身。周围路人嫌弃的看着地图,让地图觉得有些难堪。
                                  地图迅速转到一条小巷内,四处找寻蛛丝马迹。因为是阴天,光线不明朗,地图看不清小巷深处的,但是也没敢往小巷深处走。
                                  “直觉不错嘛,看来这半年你没有白练。”声音渐渐地近了,地图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用不着这么怕我,我也不是什么怪物。”地图拳头握的更紧了,脚不自觉的退后了两步。
                                  “我也打不过你,不要那么担心了。”声音的主人终于出现了,这个身形,大概就是那个太上皇朝思暮想的人。
                                  “你也算是我的老熟人了,你也见过我的老情人,感觉如何?”终于,她在地图面前站定了。粉色的头发,身材非常之好,好的让太多人羡慕。面容姣好,或许太上皇觉得一般般,但是对寻常男子而言,可谓天人。
                                  早些日子,与地图也有交集,地图也知道,眼前的人绝非大恶之人,平时给人的印象是温柔的邻家女孩,而现今却要和自己正面对抗,气势竟然不输自己,甚至略压自己一头。
                                  “小凌,我就问你一句,你是不是加入那个‘组织’了?”地图向前踏了一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呵呵。”小凌捂住嘴笑了。“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你还想威胁我么?”
                                  “你就没有给太上皇想想吗?你知道他为你废了多少心思,你知道他为你叛变之事变得什么样子,你知道……”
                                  “够了,我都知道。”小凌制止了地图接下来的话,她似乎不愿意听到这些,说明她对太上皇还有留恋。地图觉得可以争取,便打算主打太上皇的感情牌。
                                  “太上皇的现状你也了解,为了他你也得想想,回头是岸。”
                                  “所以说你还是不了解我,这正是我想看见的,你知道吗,地图?”小凌脸上的表情很精彩,有娇羞,有冷酷,甚至还有几丝喜悦。
                                  “什么,你怎么会?”地图的表情凝固了,他估量错了小凌,不仅是他,宇宙都没有预测的准,连小凌身边人太上皇都没有正确的估量。
                                  “我就是想看看他失去我之后会是什么反应,一直和他在一起,总觉得这种感情是虚的,要是我离开他,甚至背叛他,他还能待我如初,那我便心满意足了。”小凌语气不变,但说出来的话却让地图震颤。
                                  “那你打算把太上皇至于何地?你这样背叛他,还打算破镜重圆吗?你是真的背叛还是假的背叛?”
                                  “真的又能怎样,你们能奈我何,就凭你们这几个新手还想和我们对抗,痴心妄想,你们来的那几个人已经全部监视了啊,你觉得我们很笨吗?你那点小心思我们都知道,不过我们是故意上钩罢了,你们想分散开来找寻我们的人,没想到被钓到的是自己。”
                                  “就算我们倒下了,宇宙会替我们报仇的,我们这帮新手就算全军覆没,对猫吧只是阵痛,不会有太大的影响,等猫吧熬过了这阵,就是你们灭亡的日子。”地图虽然被惊出一身冷汗,但是嘴上依旧强硬。
                                  “宇宙嘛,虽然很可怕,但是我们那边还是又可以应付他的人,至于你们,早已是瓮中之鳖,现在我可以不对你动手,你也把你的同伴召集起来,若是你们就此离开南京,或许能就这么让你们平安的离开南京,我们自当保你们平安。”小凌转身,准备离开了,地图试图上前留住小凌,但是腿却软了。没有跟的上去。
                                  “诱敌完美,可惜火候差点,赌的完美,可惜对手比他算的更深,地图可以在未来独当一面,但是现在的他太嫩,不过我们也确实估计错了小凌,这个女人真是太可怕了,竟然能把我们都骗了。”
                                  “千万别说我们,我和谷主早已看出来了,这个女人不简单,但是为了铜锣烧,这个女人竟然能在猫吧呆了这么长时间,不简单。”
                                  “等一下,小凌来的虽然早,但是铜锣烧来的更晚。她是为了铜锣烧在猫吧潜伏这么长时间,那是不可能的事,铜锣烧才来不到半年。”
                                  “如果说这一切都在她的计划之中呢?”
                                  “几个意思?”
                                  “铜锣烧是小凌引进猫吧的,而不是自己来的,你自己看时间表。一二年一月,铜锣烧来的,一二年七月铜锣烧与小凌分手,现在是一二年十二月。整个一年,我们所有人都围着这个女人团团转,而且我觉得不仅是我们,就连对方也被她耍了,虽然我们两边的领袖都算是有意为之,但是你们一干能人愣是没发现。”宇宙站在新街口的地铁站门口,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蹲坐在地上,旁边站着镇魂,说来也奇怪,这么繁盛的地段竟然会有这么一块空地。
                                  “也就是说小凌根本没有背叛我们咯。”镇魂一脸懵逼地盯着宇宙。
                                  “一开始就没加入我们谈何背叛。”宇宙拍了拍身上的灰,站了起来。
                                  “我们去哪儿?”镇魂跟上宇宙的步伐。
                                  “去火车站,我们要坐火车去北京,小凌是这个组织目前在南京最大的头领了,说明大鱼不在这里,不在这里的话那就有可能是飞龙他们一拨人去的北京,光凭飞龙他们一定挡不住,这里就交给地图吧。”
                                  “地图干不过那个小凌吧,我留下来?”
                                  “不用,那个太上皇可不是吃干饭的。”宇宙看了看天空,乌云渐渐散开了,阳光虽然不强,但是却带来一些暖意。


                                  回复
                                  17楼2016-01-20 00:40
                                    第三章题目竟然不是阴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6-01-20 00:55
                                      写的不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6-01-21 00:09
                                        第四章 转机
                                        太上皇瘫坐在地上,雨水已经渐渐被晒干,似醉非醉,周围的人看见这个醉汉,纷纷捂着鼻子绕道而行。
                                        “真是难看,不过我喜欢。”
                                        太上皇感受到了暖意,自己好像被什么人背起。以往都是自己背别人,这股温暖,好熟悉,又好陌生。
                                        “你这副熊样,好久未见了,记住,你这副样子不要再被人看见了,你的软肋,只有我能知道,你的懦弱,只能给我看到。”
                                        “好久不见了,大概是半年吧,其实没有你的日子每一天都很难熬,我非常想看到你,但是我不能。”
                                        “你又长高了一些,不过好像瘦了一点,真是的,感觉没有我在你就是另外一个人了,半点都离不开我,和小孩子一样。”
                                        “我好想你啊,真的好想好想,但是我们真的无法相见,这既是对你好,也是对我好。”
                                        “不想离开你,好想呆在你身边,好想让你知道,我有多爱你。”
                                        恍惚间,太上皇似是听到了什么人在说话,酒喝得太多,视线好模糊,脑袋好痛。但是总想抓住眼前的人,她是谁,为什么感觉好熟悉,又离的那么远。
                                        “小凌,你在哪里,我好想你。”太上皇不知道,为何自己会说出这种话。
                                        “你醒了?”背太上皇的人顿了一顿,但是太上皇毫无反应,只是不断重复那句话。
                                        “你能这么说我,我好开心啊,阿烧,你要记住,我会保护你的,若是有一天,我无法保护你了,那我也就不在了。”
                                        仿佛是一个好长的梦,梦里那道倩影依旧还在自己身边。她和自己还在说着情话,好像还在对自己笑,那笑容真甜啊,但是为什么那么悲伤,为什么她的眼角还有泪珠,为什么她好像离自己那么近,又好像那么远。
                                        太上皇慢慢睁开双眼,头还有些疼痛,这是宿醉的表现。手上有些淤青,大概是喝的太多摔了一跤吧,自己也不大记得了,最后有印象的便是aidlam离开的背影。
                                        “这家伙也真是绝情啊,我都那么求他了。”太上皇苦笑了两声,看来自己和aidlam的交情还没深到让这个家伙这么帮自己。
                                        “不过我这是在哪儿?”太上皇环顾四周,房间像是宾馆的双人间,看内设并不算高端,不像是新街口附近的宾馆,太上皇看到床头的广告牌,大概确定了位置,的确,这里离自己喝醉的地方大概有一百公里,虽然还在南京市内,不过把自己带来这里有什么目的吗?
                                        太上皇首先想到了器官贩卖,太上皇看了看自己的肚子,没有伤痕,舒了口气,看来没有糟糕到那种境地。
                                        不过现在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自己的衣服全部换过了,自己却没什么印象。
                                        太上皇起身,因为宿醉的关系,身体还有些发麻,站了两次没有站的起来,尝试了第三次终于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喝的这么多,和你风格不符啊,不过还算好,没喝出大事。”太上皇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朝思暮想的声音在这里重现?
                                        “不要这么盯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小凌出现在了太上皇眼前。虽然身着浴袍,很养眼,但是太上皇在意的不是这个。
                                        难道梦成真了?太上皇晃了晃脑袋,看来是酒喝得太多了。
                                        “我知道你一定在怀疑是不是自己酒喝多了,还在做梦,你可以掐一下自己,看看是不是现实。”
                                        太上皇果断地掐了自己,好疼,看来不是在做梦,眼前的小凌是真实存在的。
                                        “你怎么……”
                                        “我知道你有很多东西想问我,不过在这之前,我有问题要问你。”
                                        太上皇盯着小凌,这个女人背叛自己,让自己饱受非议,但是自己真的讨厌她吗?太上皇不敢看她的眼睛,怕自己再一次沉醉。
                                        “为什么不敢看我?”小凌用手捧住太上皇的脸,让太上皇看向自己。
                                        “没什么。”太上皇将脸别向一边。
                                        “你看看你,每次这个表情就表现你不开心了,还有谁比我更了解你?”
                                        太上皇转脸正面看向小凌,这面庞自己渴望了好久。但是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她了。
                                        “你想问什么?”
                                        “你还爱我吗?”小凌一脸正经的问太上皇,太上皇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盯着小凌。
                                        时间好像凝固一般,小凌捧着太上皇的脸,两人就这么对视,互相不说话。
                                        太上皇脖子一伸,竟然吻了上去,小凌抽搐了一下,随即便开始享受这片刻的温馨。
                                        “我想答案你已经知道了,接下来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你问吧,我答便是。不过我的答案你千万别对外人提及,这是为了你好,也是为了我好。”
                                        “好。”太上皇找了个椅子坐下,开始问小凌问题,小凌则躺在了床上。太上皇心里宛如小鹿乱撞,为了平静自己的内心,他打算去找杯水喝。
                                        “你要的饮料在左边柜子的第二个抽屉。”小凌躺在床上,随口说道。
                                        “你还真是了解我呢,不过我偏不听你的。”太上皇拉开了右边的第二个抽屉,却发现自己想要的东西竟躺在抽屉里。
                                        “所以我说我了解你吧。”小凌转过身对太上皇笑了一笑,太上皇的内心更加不平静了,只能将手中的饮料一饮而尽,而小凌却在一旁看着直笑,这个家伙,真的没怎么变。
                                        “咳咳,废话我就不多说了,你有没有背叛猫吧。”
                                        “第一条竟然不是我有没有背叛你,我太伤心。”小凌故意掩着面,故作痛苦状,嘴角却难掩笑意。
                                        “别闹,从刚才的事我可以看出,你不可能背叛我。”太上皇把脸别向一边,脸上有些红晕。
                                        “你倒是告诉我哪里看出来了?”小凌穷追不舍,看来是想挑逗太上皇一番。
                                        “别闹了,正经点。”太上皇正过脸,严肃了起来。
                                        “嘛,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我不会背叛你,至于猫吧,要看你。”
                                        “啥意思?”
                                        “若是我告诉你我背叛的真相,你还愿意相信我,我便不会背叛猫吧。”
                                        “我自然会相信你。”
                                        “先别忙着说相信,接下来的话,我希望你能记住,必然导致必然,我和你之间的因果,要从一年前开始,那是牵扯整个猫吧的事。”
                                        “一年前你的离开是计划好的?”
                                        “没错,这是我准备了一年的计划,终于要开花结果了。”
                                        新街口的街道上,aidlam独自漫步着,天空刚刚放晴又立刻阴云密布,大雪倾盆而下。周围的人纷纷躲到屋檐下,aidlam也随着人流,走到了屋檐下。
                                        “这雪来的也太及时了。”
                                        “雪下的大对你有个屁好处,你又没带雨具。”
                                        “感慨一下,要有情调,有莘。”
                                        “情调啥的喂狗吧,aidlam。”
                                        “你看你,这么粗鲁,不过我倒是挺担心这天气会对猫吧的事造成影响的。”
                                        “为什么?”
                                        “雪太大的话,交通会有影响。”
                                        “什么意思。”
                                        “有些人走不了,有些人来不了。”
                                        “你是这个意思啊。”
                                        aidlam看了一眼天空,嘴角露出微笑。
                                        “大雪封山夜,猫吧巨变时。”


                                        回复
                                        22楼2016-01-22 23:52
                                          @幸福的铜锣烧 代笔看看你的造型帅不帅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6-01-23 00:27
                                            所以大雪那是什么梗啊……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5楼2016-01-23 00:34
                                              我一开始还以为是那个老帖子,然后才发现是1月15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6-01-23 01:06
                                                说,是不是看到我电脑里的文稿了。酒醉睡翻相似度甚高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6-01-23 01:57
                                                  我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6-01-23 08:01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6-01-23 10:17
                                                      第五章 预谋
                                                      2012年的七月,在阴雨中,小凌向太上皇提出了分手。
                                                      太上皇犹记得那个时候,自己的落魄,自己的无助。
                                                      “12年的7月,我和你分手,12年1月你加入猫吧都是在我的计划内,至于其他的事情,我和你都不清楚,或许是宇宙领会了我的意思,配合了我的计划。”
                                                      “什么意思?”太上皇虽然内心有了个想法,但还是向小凌求证。
                                                      “歼灭那个组织的有生力量。而且最好在保证你安全的情况下歼灭敌人。”
                                                      太上皇大概有些明白了,自己其实一直在被小凌保护。他的眼神顿时变得犀利起来。
                                                      “看来你大概清楚了,一年前我离开猫吧找到你就是这计划的开始,我想你应该清楚,之前你问我一年前的离开其实是指离开猫吧对吧。”
                                                      “没错,小凌,你说出你有意为之的那一刹那,我大概心里有了底。我想,我大概是你们剿灭对手的重要一环吧?”太上皇的脸拉了下来,自己大概是被利用了,甚至小凌对自己的情感也是……
                                                      “和你讲个故事。”小凌的表情让人捉摸不定,太上皇不好打断她,只能安安静静的听她讲。
                                                      “12年一月,猫吧一个女孩子收到一个任务,她要拉拢一个男生进入猫吧,这个女生成功了。但是,这个女孩在竟然爱上了这个男生,她的上级默许了。但是让这个男生进入猫吧是有目的的,为了猫吧的未来,她的上级们决定把这个男生培养成未来的领袖,但是在成为领袖之前,这个男生必须有卓越的贡献,所以上级们想了个绝妙的主意。”
                                                      太上皇大概心里有了谱了,小凌是为了自己,服从了宇宙他们的命令,去当了卧底。“那么你是服从命令去当卧底的吗?”
                                                      “不是哦。”小凌调皮地吐了一下舌头,“宇宙给我下达的命令是协助你剿灭敌人,去当卧底这个是我自己的决定,我为了你可谓是费尽心力,你得奖励我。”小凌用笑意掩饰自己的苦楚。
                                                      太上皇知道,眼前的女子为自己付出的太多太多,自己却误会了她这么长时间。
                                                      “原谅我擅自主张,原谅我离开你半年,无法陪伴你身边。”小凌站起身,抚摸着太上皇的脸,太上皇没有止住,眼角有些湿了。
                                                      “男人不要轻易地流泪,但是在我面前可以哦。”小凌将太上皇的头抱在怀里。
                                                      太上皇没有再忍耐了,泪水奔涌而出。半年来的委屈和思念,全都化为泪水,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吶,太上皇,我可能还要离开一段时间。”小凌低头在太上皇的耳边轻声说道。
                                                      “为什么。”太上皇挣扎地从小凌的怀中脱出,扶住小凌的肩膀。
                                                      “这次我们派了两拨人,我是诱敌的一方,把宇宙引到这里,再把飞龙他们歼灭。现在我把宇宙引到北京去帮助飞龙了,南京再也没有能抗衡我们组织的人了。”
                                                      “你这次立了大功,可以回来了,为什么还要……”
                                                      “你的任务是剿灭他们,立下大功,而我立的功,不能算到你头上。我本来以为这次他们足够信任我,能让我带一支精锐出来诱敌,即使地图无法应对,我和你联手还是可以对付的,但是这次他们竟然派了一个元老来诱敌,这个元老我们无法抗衡,我还是得呆在那里,否则我之前的努力要全部白费了,你得处境就很危险了,你要正面和他们对抗,这是毫无胜算的。”
                                                      “我不会再让你深入险境了,这次他们计划失败了,肯定会有人怀疑你,还有这次若是你放地图一行离开,肯定会让那边怀疑的,若是让地图他们被组织的人灭掉,宇宙也会迁怒于你,两边不讨好,还不如我们一起干掉你口中的元老。”
                                                      “不行啊,我们没办法和他们对抗的,你的实力还不够,只能和我斗个平手。和那个元老过招,我撑不过五招,就是我们两个一起上也撑不了多久,比起我们两个人,还是让我一个人来面对这危险吧。”
                                                      “你是对我的实力不放心吗?”太上皇露出了自信的微笑。“不知那位元老比起谷主如何?”
                                                      “和谷主差不多吧。”小凌摸了摸脑袋。“都不是我可以对付的的人,不过我记得组织内有过评判的,和宇宙一个等级的有一个,在北京,交给宇宙对付,而少数几个能和谷主抗衡的,这次竟然派了一个来诱敌,阿烧,你快点带地图他们离开这里,特别是地图,少数几个能在未来独当一面的人,不能折在这里,我本是计划外之人,我要是折了对猫吧未来无碍,你和地图不行。”
                                                      “我已经和以前大不相同,就算是和宇宙对垒,我也能撑过五分钟,和谷主对垒我不输,要是和你联手,五分钟之内便能拿下谷主,只要我和你通力合作,定能拿下。”
                                                      “你什么时候成长到这个高度了?”小凌满脸的惊讶。
                                                      “不要犹豫了,这事情由我决定了,我不能再让你受任何委屈了,此事听我的。”太上皇将小凌抱在怀里,小凌享受着温暖的怀抱,心里的苦痛烟消云散。
                                                      “地图吗?猫吧的未来吗?这么不堪一击?”地图被缚在地上,旁边一同被缚的是此次跟随他来南京的猫吧成员,而此刻站着的是一个黑衣男子,他手上把玩着一个苹果,啃了两口,扔到了地图身上。
                                                      地图和他的伙伴已经抓住了小凌的同伙,正在巡捕小凌的时候却横空杀出这么一个男子。要是一对一单挑,地图不是对手,但是一群人断不至于此,然而这个男子却凭一己之力,干翻了所有的人。
                                                      “你还真以为我们会信任那个叫小凌的女人,我们的目标则是把你们一网打尽罢了。想想这个时候,你们所尊敬的宇宙大概也被摸不着头脑吧。”
                                                      “你什么意思?”
                                                      “你还不懂吗?小凌是卧底,但是却被我们利用了,我们集结在北京对付你们的是诱饵,而你们在南京的人则派了我们两个元老来应付,严格估算了战力,达到每一个人都能用尽全力来对付你们,这便是算定战。”
                                                      地图身上直冒冷汗,小凌算计了自己,而这群人却算计了小凌,局中局,计中计,连宇宙都被瞒在鼓里。
                                                      “那么再见了,我还有下一个目标,你们这些杂鱼会有人来收拾的。”黑衣男子随即离开了,留下了满是疑惑的地图。


                                                      回复
                                                      31楼2016-01-25 2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