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79,572贴子:5,056,542
  • 3回复贴,共1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第十二集 崩裂的如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引用他人整理部分均会在“参与录入”注明。
所有文字剧情归天地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 】地点 [ ]旁白 (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地址
链接:http://pan.baidu.com/s/1qWQu69u 密码:c53q

本集录入:冻气入体、北龙归心、浪花海月
参与录入:千年等_蛇(禅霞部分)原随云(赤羽部分)谈妙筠(风花雪月部分)
校对:LINGGin


回复
1楼2016-01-14 13:24
    【通幽谷】
    无情葬月:阿嬷……阿嬷……这是啥?
    (墓碑让月陷入杀戮回忆)
    无情葬月:不是我……不是我!人不是我杀的……人不是我杀的啊!阿嬷……哈哈哈……(挖开坟墓将娇姨抱在怀里)阿嬷!你真不乖!有床不睡,偏偏要躲在土堆里面睡啊?头发都乱掉了,胭脂也随便乱抹,这种丑吱吱的模样,实在真难看!我的眼泪为什么会流不停?我的心为什么会这么痛?我会乖,不会再让你烦恼,我会乖,不会再让你生气,阿嬷,你有听到吗?你醒来好吗?好吗……你醒来好吗?好吗!哈哈哈……
    修儒:(寻来)你真的回来这了,大哥!太师娘!
    无情葬月:别逼我,为什么你们一定要逼我?
    修儒:大哥?
    无情葬月:人是我杀的,你所看到的,全部都是我杀的。
    修儒:你说什么!
    无情葬月:残忍吗?对付那些残忍的人,我会比他们更残忍。
    修儒:你……
    无情葬月:杀吧,杀了我吧!否则,我会杀尽全天下的人!
    修儒: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无情葬月:我要杀尽全天下的人……我要杀尽全天下的人!
    修儒:(掌掴月)杀啊!继续杀啊!你这么爱杀,你连我也杀啊!
    无情葬月:你打我,你为什么打我!
    修儒:(声泪俱下)你知道你所做过的事情吗!你知道为什么我不要医你吗!我选择相信你,我一直相信你!枉费……枉费这段日子以来,我为了你的病,为了你的身世,为了你!师尊为什么将你留给我!师尊又为什么要救你!你是谁!你究竟是谁啊!你是坏人,你真的是坏人啦!(推搡月)
    无情葬月:我不是,大哥你误会了,我不是坏人啊。
    修儒:是,你不是坏人,真正的坏人是我。师尊……修儒错了……太师娘……修儒做错了……(伏在娇姨尸身上伤怀)
    无情葬月:大哥……
    修儒:五脏尽碎。<这不是大哥下的手。>
    (二人收埋娇姨)
    修儒:我跟你说!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我另外还有事情要问你!
    无情葬月:大哥啊,只要你别生气,我就给你问好不好?
    修儒:跟我来啦!
    (月对墓深鞠一躬)


    【沉香兰居】
    荻花题叶:回来了。
    禹晔绶真:是。
    荻花题叶:天意弄人,才让她与风不停错过。
    禹晔绶真:学长,为何不一劳永逸?
    荻花题叶:啊,等我写好报告交给你看。
    禹晔绶真:<又想挖苦我。>不用了,学长写一百个字,我要写一千字的心得感想啊。
    荻花题叶:最近行动小心,若是被她知道人是你杀的,我可是保不住你啊。
    禹晔绶真:多谢学长关心。
    荻花题叶:去吧。
    禹晔绶真:是。
    (绶真离开,天散雪晶,玲珑雪霏至)
    玲珑雪霏:你找到人了?
    荻花题叶:是,你可以转告风。怎样?
    玲珑雪霏:这么久的日子都没月的消息,现在这么快?
    荻花题叶:这就是有心跟无心的差别。
    玲珑雪霏:你承认你过去无心找他。
    荻花题叶:活着,他不想见我。死了,我不想见他。
    玲珑雪霏:何苦。
    荻花题叶:但是我想提醒你,现在的月跟以前不同了。
    玲珑雪霏:怎样的不同?
    荻花题叶:你可以亲眼去确认。
    玲珑雪霏:你不能讲?
    荻花题叶:我不想讲。
    玲珑雪霏:那你又讲了?
    荻花题叶:我希望你做好心理淮备,我是保护你。
    玲珑雪霏:你保护我的时间已经够长了,我能自保。
    荻花题叶:太短了。
    玲珑雪霏:唉。(离开)
    荻花题叶:相见,不如不见。


    【苗王府】
    (叉猡、忘今焉回转)
    苍越孤鸣:如何,查出了什么?
    忘今焉:这……
    叉猡:已经找到凶手了。
    忘今焉:叉猡,还不能确定。
    叉猡:岁无偿身上的伤口与我之前身上的伤口一模一样,那个臭小子走得这么急,不是有鬼是什么。
    苍越孤鸣:嗯……(起身)你们讲的人是谁?
    叉猡:就是修儒的大哥,无情葬月。
    苍越孤鸣:你确定?
    忘今焉:岁无偿将军身上的伤势是有几分,与叉猡将军身上之伤相似。
    苍越孤鸣:传令白日无迹。
    忘今焉:王上要吩咐什么?
    苍越孤鸣:无论人在哪里,马上找出他,无情葬月!


    【四方山】
    (风逍遥饮酒,玲珑雪霏来到)
    风逍遥:有月的消息了?
    玲珑雪霏:你能替我去见他吗?
    风逍遥:一开始就是我在找他。
    玲珑雪霏:花说,月已经不同以往了。
    风逍遥:嗯?怎样不同以往?
    玲珑雪霏:他不肯说。
    风逍遥:神神秘秘古古怪怪,他就是这么无聊。
    玲珑雪霏:别这样讲他。怎样讲,他也算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风逍遥:我们不是讲好,别再提起那一夜。
    玲珑雪霏:能忘记吗?
    风逍遥:你不去见他?
    玲珑雪霏:他不想见我。
    风逍遥:你是希望他来见你?
    (雪摇头)
    风逍遥:算了。(离开)
    玲珑雪霏:相见,不如不见。


    【天门·暮鼓】
    虚尘:金刚尊,朽净大师带着尚同会的人来访,要求见金刚尊。
    法涛无赦:嗯?请他进入。
    虚尘:是。
    (朽净、浮云子至)
    朽净:法涛无赦,你们天门当真飞扬跋扈!
    法涛无赦:嗯?怎样一回事?
    朽净:一步禅空毁坏清规,梵海惊鸿轻犯杀诫,定一大师之死还有受锦烟霞所害的生灵,你们要怎样负责!
    法涛无赦:这……
    浮云子:金刚尊,在下浮云子,受盟主所托,代表尚同会前来调解此事。少室古刹近来争议不断,引起纷扰不少。尚同会虽无介入的理由,但佛门清静之地,何苦染尘埃?
    法涛无赦:施主的意思是?
    浮云子:为免纷争,少室古刹何不考虑……交出紫金钵,放下天门领导权?


    【苗王府外】
    (冽风涛踌躇徘徊,忘今焉走出)
    忘今焉:嗯?冽风涛?
    冽风涛:国师。
    忘今焉:看你在王府之前踌躇,你想见王上?
    冽风涛:我背离了王族亲卫的誓言,无颜面对王上。但是,冽风涛现在非常需要王上的帮助。
    忘今焉:一定是发生了很困难的事情才会让你回来。
    冽风涛:若非是还珠楼遇上麻烦,小妹遭受生命威胁,我也不会……寻求王的帮助。
    忘今焉:喔……原来如此。只要你见到王,以王上的个性,一定会愿意帮助你,那怎样的强敌也能除去了。
    冽风涛:是。
    忘今焉:这样啊……但是王,现在不在王府啊。


    【中原·树林】
    修儒:喂,岁无偿将军到底是不是你杀的,你讲啊。
    无情葬月:是我杀的,天下人死了都是我杀的,都是我,都是我。
    修儒:你,你清醒一点啊!这件事情太重要了!你……岁无偿将军到底是不是你所杀的?
    无情葬月:岁无偿,我不认识,我不认识……
    修儒:那这几天你到底去了哪里了?
    无情葬月:去了哪里?我……啊,我被追杀。然后,然后……然后人都死了。啊,有一个人,我清醒!我有看到一个人!白毛,他眉毛真粗,好像是用画上去的一样。
    修儒:你真的,真的见过岁无偿将军?
    无情葬月: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他讲了啥……风中捉刀!这个名字,让我头痛,头痛!我就……我就……
    苍越孤鸣:你就杀了他吗!
    修儒:王上,你怎会来到中原?
    苍越孤鸣:现在乃是中苗和平的年代,对孤王而言,不难。
    (苗兵围住两人)
    修儒:王上,你听我解释,大哥他不是凶手!
    苍越孤鸣:修儒!退开!
    修儒:啊……
    叉猡:你该死!喝!(欲攻被阻)王上?
    苍越孤鸣:叉猡,你退下。孤王要亲手……替岁无偿报仇!


    回复
    4楼2016-01-14 13:30
      ====================END====================
      重新 @浪花海月 ~~~


      回复
      6楼2016-01-14 13:33
        啦啦啦啦 来也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6-01-14 1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