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吧 关注:480,493贴子:10,678,395

【同人文】男审神者和刀剑们甜到不行的日常(试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大家好
第一次发文写文,虽然只是试看,我会一点一点慢慢发
啊,新人拜吧


回复
1楼2016-01-09 17:16
    注:男审神者与刀剑们的日常(目前)
    刀剑们被宠爱到不行
    甜!甜!甜!到不行~~~~
    正在考虑是否要从微腐往重腐发展


    回复
    3楼2016-01-09 17:18
      前排支持,最喜欢甜文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01-09 17:20
        “哇!!”
        突如其來的一聲
        一身雪白的人伴隨著清脆的金屬撞擊聲突然出現,在正要走出去的燭臺切的面前大聲唬了一聲
        燭臺切征了一下隨後笑著說“你回來啦,鶴丸”隨後,繞過眼前的鶴丸國永往廚房走去……
        “哎呀,果然光忠不好嚇了呢~~”鶴丸國永將雙手放在後腦勺嘟著嘴無趣的抱怨著
        嘛,每天每天都來這麼一次怎麼樣也會習慣的……
        “歡迎回來,鶴丸先生!”
        “歡迎回來!”
        短刀們紛紛有禮貌的打著招呼
        “噢!我回來了,哦呀~今天的點心是葛粉餅啊”鶴丸邊打著招呼邊繞過短刀們的位置往審神者的位置移動
        “歡迎回來,鶴丸”看著鶴丸國永走近,審神者問候了一聲,隨即插了一塊葛粉餅懸在半空中對著鶴丸國永
        見狀,鶴丸國永馬上彎下腰用嘴接過審神者手中的葛粉餅,滿足地咀嚼著
        吞下后舔了舔嘴,順勢就黏坐在審神者旁邊,挽著審神者的手臂天真無邪的笑著
        旁邊的短刀們馬上嘈雜著“真好~~~我們也要~~~!!”
        然而鶴丸嘻嘻地笑著,臉轉向審神者
        “還要~~啊——”撒嬌的說完就張著嘴對著審神者
        審神者稍顯無奈地看著閉著眼等待的鶴丸國永
        正苦惱著要怎麼辦的時候……
        鶴丸被後來進來的一期一振用力的拍了下頭
        “唔!……”鶴丸撫著被打的頭含著淚“嗚嗚……”
        “哈哈……歡迎回來,一期一振”
        “我回來了,主人”一期一振恭敬地回應著
        鶴丸嘟著嘴哀怨地看了一眼一期一振,但一期一振並不予以理會
        “歡迎回來~~~~!!一期哥!”藤四郎們親暱的叫著
        一期一振微笑著回應了一下,接著換上認真的神情轉頭面向審神者
        “主人,雖然鶴丸是這樣沒錯,可是主人也需要反省一下。我知道主人疼愛我們但也請不要太放任我們任性才好”
        這對弟弟的教育並不好,主人太溺愛我們這些刀了……
        明明我們只是用來斬殺敵人的工具……
        “像這種事您應該好好斥責的……”
        “哈哈哈……”審神者無意的笑了笑
        “請不要笑著敷衍過去,主人!”一期一振一臉不滿地看著不加反省的審神者皺了皺眉
        哎呀,果然個性認真的孩子都愛生氣呢,一期一振是這樣,光忠也是這樣……
        審神者站起來,走近一期一振并輕輕拉起他的左手
        低頭輕撫般地推開了一期一振裂開的袖子
        觀察著白淨的手踝上鮮紅的傷口……
        一期一振怔了怔,有點不自在的縮了縮手,但審神者並沒有在意又拉回他的手
        “……總之先到手入室去吧”審神者抬起頭對一期一振微笑
        因為審神者比一期一振高了快十公分,他微微仰視審神者的笑容
        雖然護神紙遮住了審神者大半的臉但還是看得到審神者嘴角上揚的優美弧線
        還有,感受得到那溫暖的靈力……
        因為一期一振突然沉默地盯著自己,審神者疑惑地歪頭“……怎麼啦?”
        ……!!!
        發現自己竟然無禮的直盯著主人,而且主人還一直拉著自己的手……
        一期一振慌張地低下頭并抽回了手,臉上染上了些紅暈
        “失……失禮了……非常抱歉……”
        “嗯?”不明白一期一振為什麼要道歉的審神者彎下腰追尋著他的表情
        一期一振偏頭躲避審神者的視線“不……沒什麼……只是小傷而已請不必掛心”
        “呵呵……在說什麼呢,傻孩子”審神者苦惱的笑著反駁了一期一振的傻孩子發言,接著彎下腰拍了拍鶴丸的背示意他讓一下路
        “除了一期一振還有其他人受傷嗎?鶴丸好像沒有受傷對吧”剛才觀察過了的審神者
        “嘿嘿~~”鶴丸邊移動了身體邊得意的對審神者比了個‘耶!’
        “咳咳……除了我……還有山姥切國廣和獅子王……”一期一振也側過身讓路給審神者,如此報告著
        “主人……我們都是輕傷無需急著手入也不要緊……”看著要離開的審神者一期一振跟在後面
        “小傷也是傷啊”審神者奇怪的回頭
        “呃……可是主人不是還在用點心嗎?”一期一振轉頭瞪了一眼正準備對主人的點心出手的鶴丸
        “我已經足夠了,我想光忠正在準備出征回來的人的份了,在他準備完前把手入早早結束吧!”
        “鶴丸,葛粉餅吃掉也沒關係……那我先去手入室準備了,麻煩一期一振帶受傷的人過來咯”
        說完,審神者笑著拍了拍一期一振的肩膀
        “我知道了,馬上過去……”無奈下一期一振還是聽命於了主人
        審神者點頭回應然後瀟灑地揮揮手離開,一期一振對著審神者離去的背影鞠躬了一下


        回复
        9楼2016-01-09 17:24
          …………
          “唉~~~~~~~~~~~~”
          “怎麼啦,嘆那麼長一口氣?”藥研斜靠在門框邊,帶著笑容看著歎氣的一期一振
          鶴丸端著審神者的葛粉餅站在藥研旁邊,嘴邊都是黃豆粉……
          一期一振拿了手帕擦了擦鶴丸的嘴“不……只是覺得完全不知道主人在想什麼而已……應該說……是把我們當做什麼了呢……”
          聽了一期一振的疑問藥研將手指抵住下巴頷首思考了一下
          “嗯……我想大將大概什麼都沒在想吧……”
          “噗!……哈哈,我也這麼覺得~~”聽到藥研的話鶴丸笑了出來“而且主人他似乎真的完全把我們當做小孩呢!”
          “……小孩嗎……雖然沒什麼不好,可總有種心癢癢的感覺呀……”一期一振掛著無奈的表情,聳了聳肩
          “作為新審神者,主人可是做得非常好了”藥研合上眼微笑著,深吸了一口氣
          自言自語般的說
          “……何況我們還是被拋棄的刀……”
          …………
          …………
          …………
          手入完受傷的刀們。
          幫忙燭臺切準備晚餐。
          和短刀們一起入浴,打鬧著,結果被長谷部呵斥了。
          到各個房間跟刀們道晚安。
          …………
          …………
          今天雖然很暖和但深秋的夜晚還是很涼冷的
          審神者站在書桌前,打開桌前的窗戶,陣陣冷風
          明月高升,照亮了青青幽雲
          審神者在桌前側坐下來拿下了遮住臉的護神紙,輕輕地拉開抽屜拿出了一個相框
          慎重并輕柔地放在桌上
          望著相框里的照片是無比溫柔的神情……
          …………
          “……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千雨。”
          男審神者對著相片如此喃喃說道


          回复
          10楼2016-01-09 17:25
            就这样,先发了第一章


            下一章超级长,我考虑一下再发


            回复
            11楼2016-01-09 17:26
              楼主加油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6-01-09 17:41
                楼主干巴爹_(:зゝ∠)_


                回复
                13楼2016-01-09 17:43
                  嗯,我来更了


                  回复
                  14楼2016-01-09 18:30
                    第二章 拋棄!?

                    老人家的早晨是很早的
                    刀們該說是勤勞呢,還是果然真的是‘老人家’?
                    天微亮就能聽見燭臺切光忠和歌仙兼定在廚房忙碌的聲音
                    石切丸和太郎太刀在神社祈禱,次郎和青江也會在旁邊
                    獅子王在幫鶯丸和三日月倒好了早茶就到田里跟小狐丸和陸奧一起做田地活
                    大俱利伽羅、鳴狐和山姥切國廣會整理保養刀裝
                    山伏國廣和同田貫正國去不知道在哪裡的瀑布修行了
                    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拿著掃帚打掃著庭院
                    堀川國廣在幫和泉守兼定整理儀容…………嗯……好吧
                    虎徹家哥哥們藉著手合名義進行家暴和被家暴
                    …………
                    短刀們和螢丸會打掃整個本丸,小夜在和哥哥們念完經後和其他短刀一起打掃
                    岩融會幫忙短刀們打掃一些短刀夠不到的地方
                    槍們會修剪庭院裡的樹木
                    浦島虎徹清理著池塘上飄著的落葉并喂池塘里的魚
                    鯰尾和骨喰清理著馬舍
                    鶴丸?早就不知道飛到那裡去了,可是早餐的時候會回來
                    物吉貞宗會到處幫忙,最後似乎最喜歡到鍛刀室幫刀匠的忙
                    長谷部也是全場跑,好像在監工一般,最後會把視察後的情況報告給審神者
                    一期一振、藥研和博多會整理檢查訂正一些報告書
                    明石國行一直在睡
                    …………


                    回复
                    15楼2016-01-09 18:31
                      總之,就是這樣,一大早開始刀們就會做很多事,以至於審神者幾乎沒有什麼需要再做的了
                      其實審神者在刀們起床的時候他也跟著起來了,但他會在自己的寢室多待一些時間,檢閱前日的資料等等。
                      等刀們差不多把事情做了一段落的時候他才會出去
                      並不是他懶,不願意幫刀們分擔家務,而是刀們幾乎什麼都不讓他做,他只能干坐在旁邊……
                      再來,只要審神者一出房門大部分的刀就會放下手上的事到他身邊打招呼……
                      經過幾天的‘掙扎’他還是放棄了。結論,審神者只好假裝還未醒來,不打擾刀們做事。
                      ————————————————————————————————————————————————
                      “早安,大將!”
                      “早安!主人~!”
                      藥研和博多一看到審神者來了就興高采烈地跑到審神者面前
                      審神者的房間就在他們現在所在的房間旁邊,原本是近侍的房間但因為近侍是輪流擔當的最後就變成用來辦公的房間了
                      一期一振也馬上從書桌前站起來了,但還是敵不過弟弟們的速度“早安,主人。”
                      一期一振帶著微笑非常恭敬地打了招呼,然後很自然地把雙手放在藥研和博多背上,露出滿足的表情
                      審神者同樣無比自然地摸了摸藥研和博多和一期一振的頭“早安,藥研、博多、一期一振”
                      藥研和博多是已經習以為常了,可一期哥還是馬上刷的一下就臉紅紅的低下頭
                      審神者並沒有多想,就只是覺得這樣的一期一振很有趣
                      而且對方也沒有表現出不愉快的樣子那就不用停手也沒關係吧,畢竟手感很好
                      長谷部結束了巡視,整理好報告來到近侍房,看到主人的身影他馬上瞬移過去
                      “……恭敬早安,主殿”將右手放在胸口,用很漂亮的姿勢鞠了一個躬的長谷部
                      長谷部的‘瞬移’過來嚇了一期一振們一震
                      審神者不疾不徐地轉過身“啊,早安啊,長谷部。”對幾乎算是突然出現的長谷部審神者還是抱著微笑打招呼
                      看到長谷部手上拿著的書類應該是今天早晨的報告,審神者有點懊惱著,刀們實在是太勤勞了
                      審神者苦笑了一下,接過長谷部手上的文件,順手摸了摸長谷部的頭,灰杏色的頭髮在晨光下非常漂亮
                      “……辛苦了,一大早就在本丸內跑來跑去很累吧……”審神者感到有點抱歉,畢竟原本來說這應該是自己的工作
                      撫摸般的手勁,審神者的手從頭順著髮絲往下到耳邊,接著輕撫長谷部的臉龐
                      “……不,您太褒獎了”長谷部有點僵硬地擠出話,雖然表情並沒有什麼變化
                      對此,審神者也只是歪頭看了看長谷部覺得這孩子的反應真奇妙啊,是害羞嗎?
                      “好了,別站在這裡了,我們趕快把文件整理完吧!馬上就到早餐的時間了,太晚去的話光忠他們會生氣的。”
                      審神者轉身進去近侍房而長谷部則停留在原地
                      “那個……主殿……”
                      “嗯?……啊,是還有事嗎?那你去吧,資料的話一期一振他們會幫我整理的,我也只要寫簡單的報告……”
                      “不!……我去跑兩圈馬上就回來————”未等審神者話講完長谷部就咻地跑走了……
                      審神者震驚的看著長谷部離開的方向,然後回頭疑惑地望著一期一振他們……
                      “呃……大將不用在意啦,他馬上就會回來的”藥研上前拉了拉審神者的手
                      博多則直接抱住審神者的手往書桌拖“走吧走吧~~”
                      審神者看向一期一振,而一期一振只是苦笑著點了點頭
                      …………
                      果真,長谷部不到五分鐘後就回來了
                      看起來留了點汗,但一臉神清氣爽
                      “你回來啦,是有什麼急事忘記了嗎?”審神者微笑著問道
                      “是的,忘記把例行的晨跑給完成了!”長谷部用非常標準的業務笑容這麼說,感覺笑容閃閃發光……
                      “哦~~跑了多少?”純粹的好奇長谷部的速度,因為才跑了不到五分鐘
                      “是,只不過饒兩周本丸而已。我也來幫忙作業吧……”邊說,長谷部就坐到桌前麻利的整理起資料
                      誒……兩周……?好快!?五分鐘而已!?
                      “主人~賬單做好咯~~”博多把剛做好的賬單資料遞到審神者面前
                      “誒?……啊,好的,謝謝你……”被博多從驚訝中喚回的審神者急忙接下博多手中的賬單
                      …………
                      “……真不愧是博多速度快又完美呢!”粗略地閱覽了賬單的審神者如此稱讚道,按慣例摸了摸博多的頭
                      “嘿嘿~~”博多有點害羞而得意地笑了笑並開心地蹭了蹭審神者的手


                      回复
                      16楼2016-01-09 18:32
                        早上的工作做完了,刀們陸陸續續地到餐廳
                        三日月和鶯丸因為老早就在餐廳了,被歌仙硬叫去幫忙擺碗筷
                        “早安啊,哦~~真難得,三日月在幫忙嗎?”一到餐廳的審神者,看到端著碗筷的三日月
                        聽到審神者的聲音三日月端著碗筷走了過來,帶著優雅的笑容“早安,主……”
                        早安還沒道完,三日月就在什麼都沒有的地方絆了一下往前傾倒
                        見狀,審神者趕緊上前敷著三日月,而三日月手中的碗筷早就被長谷部機智地救走了
                        三日月全身的重量都壓在審神者身上了
                        “你沒事吧,三日月……”審神者詢問著,雙手穩住三日月的上臂
                        突然往前倒,當然也被嚇到的三日月,等發現的時候已經靠在別人的懷裡了
                        聽到自己靠著的人的聲音是審神者的,三日月並沒有離開的意思,反而伸手環抱住審神者的腰,瞇著眼開心地笑
                        感受到抱住自己的刀劍男子,審神者征了一下,但也沒有推開他,只是摸了摸他的頭……
                        果然是孩子呢,真愛撒嬌。天真的審神者這麼想著
                        !!這個死老頭!!
                        在旁邊看著的刀劍們在心裡情不自禁的咒罵,臉都黑成了一片天
                        完成打掃的其他短刀們到了餐廳,看到被三日月抱住的主人
                        亂和今劍馬上衝上前把三日月拉開,一人一手抱住審神者的手,然後不滿地抱怨
                        “討厭~~真狡猾,人家也想被主人抱抱的~~”亂抱著審神者的手往下拉,嘟著嘴對三日月不滿地說著
                        “就是~~就是~~只有三日月,不公平~~”今劍也往下拉了審神者的手,搞得審神者只能順從的彎下腰
                        “哈哈哈,抱歉抱歉”三日月用平常的語調道著歉,完全感覺不出來歉意就是了
                        “主人主人,只對三日月那麼溫柔不公平~~~”亂開始把矛頭指向了審神者
                        審神者沒辦法只好蹲了下來“早安啊,亂,今劍”然後抱了抱他們
                        天真的笑著“真是愛撒嬌啊,大家”
                        …………
                        完蛋了,我們的主人太沒有防備了,一定馬上會被那些老妖怪給吃了!
                        …………
                        …………
                        很快大家就到齊了,紛紛坐下
                        桌上已擺好飯菜
                        今天的早餐有煎蛋卷、烤魚和燉煮蔬菜
                        雖然都是家常菜,但燭臺切的手藝真的非常好,簡直是人間極品
                        審神者一個人坐在上位,雖然剛開始是與刀劍們並坐的,但後來刀劍們為誰可以坐審神者的旁邊而吵得不可開交
                        最後妥協了讓審神者一個人坐上位,完全無視了審神者的意願
                        吃完早飯,短刀們很迅速的清理了桌面
                        待短刀們整理完,就開始了本丸的早會
                        其實也就是簡單的交代當日的行程和提出本丸有沒有什麼問題,怎麼解決之類的
                        但如刀劍們那麼的能幹,像輪番要做的出征、遠征、內番和近侍等等早早就定了下來,就算有要更改的,長谷部也會馬上重列好名單,根本不需要審神者操心
                        不過審神者很盡責的還是會查閱一遍再批准給長谷部
                        基本上審神者就只是坐在旁邊看刀們談論著事情,最後知道結果就好了
                        只是還是要看著才行,萬一像之前歌仙和和泉守為了洗澡的順序而快要大打出手的話就不好了……


                        回复
                        17楼2016-01-09 18:32
                          “意思是主人的靈力很強咯!”瞇著眼笑著,亂雙手合十歪著頭,有點自豪的說著
                          “……就結論而言是這樣沒錯,所以基本上我是可以自由的來回現世與‘此方’的……不過這次是特殊情況,我本來並沒有打算回到現世去的……”說著,審神者撇開了頭
                          “……特殊情況是……?”長谷部追尋著撇開頭的審神者表情,雖然無論是正面還是側面,他們都因為護神紙而無法看到主人的表情,但主人那麼明顯的移開視線的行動還是感到了些許不安
                          “嗯……有點事……不用擔心,我很快就會回來的”審神者回了一個笑容給刀劍們,並不想說得太詳細
                          “……那麼……主殿不會被政府盯上嗎,政府應該不可能放任靈力如此高強的人隨意行動才對……”察覺到審神者的心思,長谷部提出了別的疑問
                          “嗯,那個的話沒問題,因為基本上我本來就是政府的人”審神者解答道
                          聽到審神者這麼說,刀劍們顯得很驚訝,紛紛睜大了眼睛
                          “啊,不是不跟你們說哦。就像剛剛講的,沒什麼契機而已……”
                          “不過,我並不是直屬於政府,只是我們家族從以前開始就有一直接受政府的委託,因為是容易出現靈力強大的人的家族”
                          “所以那是家族遺傳?”鶴丸背靠拉門,饒有興趣的看著審神者
                          “嗯?你回復啦!剛剛臉色鐵青得可怕,明明本來就是臉色蒼白的孩子,我很擔心呢……”天真的審神者天真地擔心地說著
                          “呃…!!!”聽到審神者這麼說鶴丸炸紅了臉,假裝無趣地撇開臉“…………”
                          哎呀,真可愛啊……


                          回复
                          20楼2016-01-09 18:35
                            “是遺傳哦,祖先似乎是神裔呢!呵呵”審神者用手遮住口呵呵笑起“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至少天磨家的人都是這麼傳說的”
                            “天磨?”藥研正坐在一期一振旁邊,注意到了審神者剛剛話里出現的名字
                            “嗯,‘天磨’是我們家族的姓氏”審神者溫柔的微笑著看著藥研
                            外頭的晨光斜射進來照射著審神者的側臉,為審神者鑲上閃閃銀邊。覆蓋著眼瞼的純白護神紙只讓審神者的嘴與下巴裸露出來,反而讓審神者的笑容顯得那麼珍貴、美麗……
                            …………
                            ‘真希望能看看主人的臉,這句話是說不出來的……是嗎,原來主人的姓氏叫天磨啊…………現在只是這樣也很開心了,雖然不知道主人了不了解這件事的意義……’坐在門邊的純白男子保持著平常的笑容看著審神者,在心裡這樣默默地想著
                            當然所有的刀劍們或多或少都想著差不多的事情,但也只敢在心裡想想不敢說出來…………
                            …………
                            …………
                            …………
                            …………
                            嗯?……為什麼又沉默了,有時候我真的不是很明白這些孩子們的想法呢……怎麼辦?
                            審神者苦惱的搔搔臉
                            “那,主人下面的名字是什麼呢……”話一出,一期一振擋下了長谷部揮向亂的刀,差一點就擋不及了……
                            “……保護弟弟是很好的美德,可是就在剛剛這個刀可是做出了可能危害主人的行為,如果你要袒護的話我會連你也一起砍的,一期一振。”長谷部冷眼中泛著紅光,冰冷的語氣令一期一振汗毛豎起,亂更是被嚇得不輕,臉色發青向後跌坐著。可是無法反駁長谷部的話,一期一振沉默著…………
                            這麼一下,整個餐廳陷入了一觸即發的狀態
                            審神者根本還沒搞清楚狀況就已經發生這麼多的事了…………
                            “把刀收回去!”審神者厲正嚴詞的命令道,長谷部和一期一振立馬收起本體,長谷部像是要說什麼,但審神者馬上抬起手制止他
                            總之先讓他們冷靜下來……
                            審神者站起來走到亂的身邊,一期一振低下頭跪著在旁邊,亂還未從驚嚇中回神只是有點驚恐的看著審神者。
                            做出了那樣的行為就算被帶去碎刀也不能有任何怨言……可是!“主人!懇請您原諒亂方才的無禮,當然無論什麼樣的懲罰我們都會接受的,但……”請不要把我們碎刀……
                            一期一振顫抖著緊握拳,希望能為亂求情,即使無法再待在這個本丸了但至少不會被碎刀……可是再也見不到主人…………


                            回复
                            21楼2016-01-09 18:40
                              主刀向我喜^o^果断占个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6-01-09 18:40
                                看到這樣的一期一振,審神者覺得很無語……‘這些孩子原來認為我是那樣的人嗎,嗚嗚……我有點想哭了……’審神者不發一語,蹲下身摸了一下一期一振的頭接著抱起一旁的亂順勢坐下。一期一振驚訝地抬起頭,被抱起的亂從失神中回來馬上淚流滿面
                                “嗚……主……人…………主……對不……起…………嗚…………我……”泣不成聲的亂緊緊抓著審神者的衣服不斷道歉,跟著淚水鼻水也出來了,臉也整個扭曲了。
                                “噗!……”審神者不小心笑了出來
                                亂停下哭泣怔怔地盯著笑出來的審神者
                                “啊,抱歉抱歉,因為……噗!……呵……呵呵……呵呵呵”雖然有打算忍的,可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亂,平常總是惡作劇,相當調皮的表情,幾乎沒看過亂反省的時候。實在太稀奇了,鼻水都垂兩條下來了……
                                看著笑得發抖的審神者亂有點惱羞成怒了“主人!”哭紅著眼氣鼓鼓的盯著審神者
                                “抱歉抱歉,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懷著笑容,審神者從胸前拿出手帕擦掉亂臉上的淚水和鼻水“唉~~~漂亮的臉都浪費了不是嗎”然後審神者把額頭貼著亂的額頭蹭了蹭,“別再哭了哦,小寶貝”審神者的聲音是那麼的溫柔,亂刷紅了臉,緊抱審神者把臉埋進審神者頸部。
                                “我是有聽說名字的事啦,但沒想到你們會這麼在意這件事呢”審神者笑的很開心地拍拍亂的後腦勺,亂緊緊抱著審神者一動也不動審神者也就任由他“在來這裡之前的確是被人說過不要讓刀們知道自己的真名,但我也沒多想就暫且遵從了那個人的話沒告訴你們我的名字”
                                審神者緩緩說道,仍然溫柔的摸著亂的頭“……不過沒想到你們的反應會這麼激烈呢,呵呵”
                                “主殿,您真的理解這件事的嚴重性嗎?”看著笑得輕鬆的審神者長谷部皺著眉頭問道,摸不透審神者的想法……
                                “嗯?你是說‘言靈’嗎,我知道啊。”
                                “那…………”
                                “可是,其實不要緊的,因為你們的‘言靈’並不會那麼容易影響我。……至於原因嘛,就是我的靈力比你們強很多,那也就代表神格上比你們高,所以咯”
                                “而之前為什麼沒告訴你們我的名字,其實就只是忘記了,再來也是沒有什麼契機,哈哈……真的沒想到你們原來那麼在乎……”剛剛一期一振及時制止了長谷部真是太好了…………
                                想到剛剛的場景審神者呼了一口氣
                                “那麼,主人,能請您告訴我們您的名字嗎。”一直沉默著的三日月突然開口就很衝擊人
                                “啊,可以啊,我叫‘見春’看見春天的意思”
                                !!!
                                這個人竟然這麼輕易地就說出來了!?真不敢相信…………


                                回复
                                23楼2016-01-09 18:41
                                  亂驚訝的推開審神者瞪大雙眼盯著他,雖然是他自己先開口的
                                  刀劍們都張嘴瞪大了眼睛,驚訝的說不出話。鶴丸平常的笑容都不見了,只是一直在腦海中重複著審神者的名字……‘見春’‘見春’‘見春’‘見春’‘見春’‘見春’‘見春’‘見春’
                                  三日月非常滿意的笑了,他走到審神者旁邊坐下來無視其他刀的精神狀態,挽著審神者的手將頭靠在審神者肩上親暱地喊“見春大人——”審神者溫柔地回應“嗯,三日月”
                                  這……聽到審神者溫柔的回應著,三日月宗近整個都櫻吹雪了,笑得花開怒放
                                  這個死老頭~~~~!!!!開什麼玩笑!竟然…………!!!
                                  審神者也靠了靠三日月的頭,蹭了一下
                                  “啊————!”好幾個刀不滿的叫著站起來“主人~~~~!!!”嗚嗚嗚——不公平……
                                  “嗯?”審神者奇怪的看著大叫的刀們“怎麼啦?”
                                  ————午後————
                                  “見春大人”
                                  “嗯,什麼事?前田。”
                                  “……這樣叫您真的沒關係嗎?”前田擔心的看著審神者,心想這樣直接喊主人的名諱真的好嗎
                                  坐在桌前看著申請物質的清單的審神者歪頭看著前田“沒關係啊,不過如果真的不習慣的話就像以前一樣叫就可以了,不用勉強”審神者摸了摸前田的頭
                                  “嗯……不過‘天磨’還是避免的好……”審神者小聲的說
                                  “為什麼呢?見春大人”後藤含著高鈣牛奶棒棒糖靠在審神者背上
                                  “嗯…………就只是有點麻煩啦……不是很喜歡……”
                                  “是嗎……我知道了……”後藤爽快的把糖果咬碎後吞下“主人明天就要回現世了,身體不要緊嗎?”
                                  “嗯?怎麼這麼說。”
                                  “因為您說那會消耗大量的靈力”藥研端來了茶與點心
                                  “今天還真是一口氣知道了主人很多的事呢”鯰尾跟在藥研後面“早上還真是嚇死人了啊~~”嘴上說嚇死了臉上卻笑的很開心
                                  “……見春大人……”
                                  “嗯,骨喰,什麼事?”骨喰安靜的在旁邊小聲的喊了一下審神者
                                  “…………………………沒事”說完,骨喰就走了,鯰尾則追了上去“誒!?喂!等等啊……”
                                  真是沉默的孩子啊……………………只是叫叫看而已嗎……
                                  “呵呵”真可愛


                                  回复
                                  24楼2016-01-09 18:43
                                    甜文棒棒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6-01-09 18:43
                                      “大將休息一下吧。請用茶與點心”藥研把倒好的茶和精緻的茶點推到審神者面前
                                      “謝謝,藥研。”對了,早上第一次看到那樣的藥研……
                                      審神者想起早上藥研緊抓一期一振的衣角瑟瑟發抖的樣子
                                      讓他感到不安了呢“話說,藥研不叫我‘見春’嗎?”
                                      “誒……不用了,‘大將’就可以了……”藥研雖然笑著卻低下頭
                                      “嗯………………”審神者喝了一口茶“藥研,過來這裡。”審神者拍了拍大腿示意藥研
                                      “!?”藥研當然很驚訝地抬起頭看著審神者
                                      “呀~~~主人也真大膽啊~~~”今劍起哄般笑著“我也想坐見春大人的大腿~~~~~~~”
                                      “呵呵……藥研?怎麼了,快過來啊”
                                      藥研難得扭捏,待在原地不敢動,像在苦惱什麼的樣子
                                      看到藥研‘無動於衷’審神者索性把藥研拉了過來“好了,過……來!”藥研就這樣被審神者抱進懷裡
                                      審神者雙手環抱藥研的腰收向自己,讓藥研的背緊貼自己的胸口,盤腿坐著讓藥研可以坐好
                                      “大……大將!?”藥研沒有辦法反抗審神者,只能用言語來反抗了,雖然聽不出來抗拒就是了“請……請不要這樣……”
                                      臉紅又慌亂,呵呵,這樣有點想欺負他啊
                                      沒辦法的藥研踡縮著身體低頭看著地上,前田和後藤笑瞇瞇地看著如此的藥研
                                      感覺藥研稍微安分下來了,審神者用下巴抵著藥研的頭頂“好溫暖喔——”
                                      被公開調情的藥研渾身都不自在了“…………大將”
                                      “叫‘見春’。”
                                      “呃……您不是說怎麼叫都可以嗎”藥研將頭撇過一旁嘟嚷著
                                      “哦呀?你聽到啦,不過你不准,你得叫我‘見春’才行。”
                                      “唔……差別待遇……”藥研小聲的說,今劍、前田和後藤自顧自地吃著點心在旁觀看著有趣的藥研
                                      “呵呵,對頑固的孩子是差別待遇哦。”審神者用手指戳了戳藥研的臉頰“是命令哦,來!叫叫看。”
                                      並不是不願意叫,只是…………
                                      “不要緊的”審神者摸摸藥研的頭“沒事的,不用操心,我說過了我很強的”審神者明快的聲音就在藥研耳邊
                                      不行……叫了就回不去了,一定就再也放不開的!但我真的真的很想叫,很想綁住他……很想……很想……
                                      明明就只是把刀…………
                                      ……………………
                                      “……見春大人……”
                                      聽到終於說出口的藥研,審神者回應他的呼喚“嗯,藥研”
                                      審神者回應藥研的瞬間強大的靈力流入藥研體中
                                      這樣……不就逃不掉了嗎……真是的…………
                                      藥研在審神者懷裡側身,抬起頭看著滿意的笑著的審神者,輕撫審神者的臉龐靠近審神者的耳邊小聲的說“下次,這種事情希望只有兩個人的時候做”笑的甜蜜
                                      ………………
                                      聽到藥研這麼說,審神者拿起盤里的茶點塞進藥研嘴裡,塞進去時手指輕碰藥研的嘴唇,一樣靠近耳朵對藥研小聲的說
                                      “嗯,可以哦。”
                                      ………………
                                      ………………
                                      ………………
                                      \\\\\\笨蛋\\\\\\


                                      回复
                                      26楼2016-01-09 18:43
                                        ——————晚上——————
                                        今天的出征大家很努力,沒有一個人受傷,雖然回來的有點晚
                                        在門口迎接刀劍們回來的審神者很驚訝
                                        “真了不起啊,大家”審神者興奮佩服地對刀劍們說
                                        “見春大人~~~~~!!”螢丸整個飛撲向審神者
                                        審神者竟然接住了!
                                        “哈哈,螢丸,歡迎回來”接住螢丸的審神者笑著迎接
                                        “我拿了很多‘譽’哦!”
                                        “嗯,了不起了不起”審神者像往常一樣摸摸螢丸的頭
                                        “主人……”走在大家後面的山姥切國廣,走向前到審神者旁邊
                                        “嗯?怎麼啦,國廣。”
                                        “…………”
                                        “……不……沒什麼”
                                        說完就打算走的國廣審神者一把拉住他的披風
                                        “等等”
                                        其他刀們先行進屋了
                                        山姥切國廣皺著眉回頭,瞪著審神者,但審神者並不在意
                                        “你好像還沒叫過我‘見春’對吧”審神者把山姥切辦正面對自己
                                        山姥切低頭不語
                                        又是一個彆扭的孩子呢
                                        “你不叫,我就在這裡抱住你還把你的披風搶走”
                                        “!!”
                                        “怎麼樣,願意叫了嗎”審神者壞笑著舉著雙手逼近山姥切
                                        “呃!…………我知道了”被審神者逼著後退了幾步,沒辦法還是答應了審神者
                                        “好。”審神者收起雙手停下腳步,微笑著等待
                                        “見……見春……見春大人……”
                                        審神者“嗯,國廣”接著輕輕抱住山姥切
                                        強大的靈力流入山姥切體內
                                        “你……你說謊……”臉紅通通的山姥切小聲的抗議
                                        “哪有,我只是摸摸你而已啊”
                                        審神者雙手托著山姥切的臉“乖孩子”然後牽著山姥切的手走進屋內
                                        ………………
                                        ………………


                                        回复
                                        27楼2016-01-09 18:44
                                          今天的晚飯很豐盛

                                          燭臺切似乎相當的用心煮

                                          我只是離開兩三天而已哦…………

                                          “請您好好享用,見春大人”

                                          “嗯,辛苦你了燭臺切,煮這麼多豐盛的菜很累了吧”

                                          “不會,我做的很開心,而且歌仙他們也都有來幫忙”燭臺切很高興的樣子“再說您明天要回現世,對您來說或許是一瞬間就到的路程,但對我們來說是永遠也到不了的地方”

                                          “只不過兩三天而已,我很快就回來的啦”審神者用筷子夾了一個櫻花壽司到燭臺切的嘴邊“來,啊——”

                                          “唔……我自己吃就好,而且這樣很沒教養……”燭臺切害羞的低下頭

                                          審神者依然舉著筷子不動微笑著看著燭臺切

                                          這是不容反抗的意思……“啊————”無奈下燭臺切張開嘴讓審神者餵食

                                          “呵呵,很好很好,真乖。”審神者笑開來,摸著燭臺切的頭,燭臺切沉默的咀嚼壽司


                                          回复
                                          28楼2016-01-09 18:46
                                            “見春大人~~~~~~~有沒有在喝~~~~~~~~~我~~~~呃~~來干您一杯~~~~~~!!”

                                            次郎那邊已經喝高了,陸奧都語無倫次了

                                            審神者拿著自己的酒杯到陸奧旁邊坐下,燭臺切則去倉庫拿酒了

                                            “那麼快就醉倒可不行哦,陸奧”將次郎倒的酒一飲而盡,審神者對陸奧這麼說

                                            “呀~~~~見春大人真是好酒量啊~~~~再來一杯!再來一杯!”次郎興奮地又把審神者的酒杯倒滿

                                            “……平常都沒看過您喝酒,一下喝那麼多不要緊嗎?”太郎看著完全接受次郎一杯接著一杯干的審神者感覺很擔心,坐到審神者與次郎之間想隔離他們

                                            又喝下一杯“……呵呵,我沒事的哦,我只是不太在你們面前喝而已,還是有一點酒量的”審神者對太郎笑笑“太郎也多吃一點吧,都沒怎麼看到你在動筷子”

                                            “這句話我原封不動還給您,我剛剛看下來您也只在喝酒都沒看到您夾菜”

                                            “呵呵……我喜歡看你們吃東西……對我來說這就是下酒菜了”審神者夾了一小撮抄牛蒡含進嘴裡“嗯,好吃。”接著又夾了一撮“來,啊——”

                                            “唔……您對每個人都這樣嗎?”剛剛也對燭臺切這麼做了

                                            “呵呵,當然只對心愛的孩子做啊,來~啊——”審神者別有深意般說著,仍然對太郎窮追不捨

                                            當然,太郎也是無法反抗審神者的。太郎微俯下身用手撩起耳邊頭髮好姿優雅,微啟雙唇將審神者夾的牛蒡絲含進嘴裡

                                            就說很美嘛“好吃嗎?”審神者笑得非常開心“呵呵,仿佛畫一般呢”

                                            “您醉了……”太郎太刀有點撐不住了

                                            “我來替您盛酒”一身金裝的蜂須賀虎徹推開醉倒的陸奧到審神者身邊,端著甕身的酒瓶“別跟那些沒有格調的刀喝了,請到這邊來吧,我這裡有上好的酒”

                                            太郎不滿地看著蜂須賀

                                            “啊啦,我可不是在說太郎閣下和次郎閣下,我說的是那邊那個廢物”蜂須賀非常嫌棄地瞟了一眼醉倒在陸奧旁邊的長曾禰虎徹“都讓主人看到臟東西了,見春大人,我把這垃圾拿到火爐燒毀吧”

                                            “好了好了,別說傻話”審神者收起笑容用手指彈了一下蜂須賀的額頭

                                            “呃!”蜂須賀可愛的叫了一聲

                                            蜂須賀捂著額頭,表情有點失落,像做錯事的小孩。畢竟審神者感覺有點生氣……

                                            看到這樣的蜂須賀審神者當然馬上回復微笑,輕柔地理了理蜂須賀柔順的長紫髮

                                            “大家都是兄弟,要友好的相處啊”順手把蜂須賀的頭髮簡單的綁起來“我們是家人啊……哦,綁好了,走吧!”拍了一下大腿站起來

                                            蜂須賀摸了摸被審神者綁起來的頭髮,接著疑惑地看著審神者

                                            “不是要幫我盛上好的酒嗎?”審神者歪著頭看著蜂須賀

                                            “是……是的,請來這邊。”蜂須賀急忙站起來領審神者到歌仙在的那一桌,審神者跟著走不忘回頭跟太郎次郎揮揮手

                                            “見春大人~~~等等再來跟我喝哦~~~~!!”次郎醉醺醺地大聲說,太郎點頭回應目送


                                            回复
                                            29楼2016-01-09 18:48
                                              唉~~~~~終於都睡下了

                                              審神者走在走廊上,剛剛好不容易和燭臺切和蜻蜓切把喝醉的刀們弄到棉被上,現在累的要死。其實搬運刀劍們並不吃力,麻煩的是‘死纏爛打’的,比方說剛剛加州清光抱著審神者哭完全不肯鬆手,審神者和安定哄了好久才讓清光願意去睡覺。

                                              幸好‘哥哥’們很識相沒讓短刀們喝酒,不然就分身乏術了

                                              “見春大人,您的酒量真好啊,千杯不醉!”蜻蜓切走在審神者身後佩服地說“可以整場都跟次郎太刀喝的不相上下,而且次郎都醉倒了您看起來卻很清醒。”

                                              “呵呵……”審神者笑而不語

                                              “……蜻蜓切也早點休息吧,我也要去休息了”

                                              “是……您辛苦了……晚安,見春大人”蜻蜓切恭敬的鞠躬

                                              “嗯,晚安,蜻蜓切”蜻蜓切剛好彎腰下來,審神者微笑著摸了摸蜻蜓切的頭

                                              審神者與蜻蜓切在蜻蜓切的房前分別後就往自己的房間走去了

                                              審神者走得緩慢在思索著刀劍們的事

                                              早就三更半夜了,今天的天氣很好,星星看得很清楚

                                              審神者停下腳步呆呆的看著擁有璀璨繁星的天空

                                              諾有所思…………

                                              “唔!?”審神者驚呼一聲,突然‘從天而降’的重壓使審神者往後倒

                                              “哦!嚇到你了嗎?”鶴丸趴在審神者身上笑著“哈哈哈”

                                              這……突然的物理攻擊當然還是嚇到了啊


                                              回复
                                              30楼2016-01-09 18:50
                                                好了,以上是试看的内容


                                                回复
                                                32楼2016-01-09 18:54
                                                  哦呀,我换个格式明天再发一次好了
                                                  看起来怪怪的


                                                  收起回复
                                                  33楼2016-01-09 18:56
                                                    //////////////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楼2016-01-09 19:37
                                                      用手機看就好一點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6-01-09 22:29
                                                        顶,已收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6-01-09 22:41
                                                          無聊發一張用手機畫的兒童鶴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6-01-10 19:58
                                                            唉~~~~我不是很長可以用電腦,用手機畫好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6-01-10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