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79,196贴子:5,054,756
  • 6回复贴,共1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第三十一集 傲邪残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引用他人整理部分均会在“参与录入”注明。
所有文字剧情归天地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地址
链接:http://pan.baidu.com/s/1qWQu69u 密码:c53q


本集录入:咖喱
参与录入:蜜函(风逍遥、欲星移部分)
风起梨花落(雁王部分)
千年等_蛇(锦烟霞部分)
校对:LINGGin


回复
1楼2016-01-09 00:46
    【金雷村】
    (梦虬孙抱头跪在村中)
    村民:少年仔,你还好吧?
    常欣:他怎样了?
    阿清:他一入村,走没几步路,就突然间跪下去,叫他都没反应。对了,外面的状况是怎样?
    幻幽冰剑:一言难尽。
    常欣:小七,帮我去拿水,他可能不太舒服。
    小七:好。
    常欣:你……没事吧。
    梦虬孙:我……我很怕,很怕……我这辈子,从来没这么怕过。连王都死在玄狐手上,我……
    常欣:梦虬孙。
    梦虬孙:(泪流满面)我很怕,我保护不了海境,我的……家乡。什么给人抓去卖掉煮汤,那都是开玩笑的。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幻幽冰剑:<必须赶紧通知俏如来。>


    【天门】
    [天门境内,一条越过边界的不凡身影暗夜潜行。]
    (众僧巡视,白影一闪而过)
    逾霄汉:<不在圣顶,不在晨钟暮鼓,就只剩少室古刹腹地。若不在初祖庵,应该在……>塔林。


    【地门】
    缺舟一帆渡:你的动作很快。
    念荼罗:你也是。
    缺舟一帆渡:现在才是真正的茶冷了。茶味有差,泡的人不对。
    念荼罗:只要让一切不存在,就不会出现后续的错误。(翻转茶杯,杯中无物)
    缺舟一帆渡: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在掌握之中。
    念荼罗:你是说万雪夜。
    缺舟一帆渡:独眼龙无法替你排除他,所以,你来了。
    念荼罗:是你来了。(场景由无水汪洋转至倒吊林)你想阻止,然后利用我的神通通知梵海惊鸿。
    缺舟一帆渡:非是你的神通。
    念荼罗:是我,一直是我,终归是我。你想让一切回归常轨而行,最后却印证我就是常轨。
    缺舟一帆渡:千年前,三十六名高僧;然后,七十二名;再然后,一百零八名。现在,是你,大智慧。
    念荼罗:这个名号,代表永恒不变的法——佛法。
    缺舟一帆渡:没什么是永恒不变的,就如同当初的颠倒梦想,也没法让紫金钵归地门所有。在历经一切之后,遇到了现今的梵海惊鸿。
    念荼罗:你真以为他足够成为地门的阻碍。
    缺舟一帆渡:阻碍行动的不是梵海惊鸿,而是……颠倒梦想。


    【天门】
    (逾霄汉急急而奔,被一剑拦下)
    梵海惊鸿:这个方向是通往塔林,但你……不是天门之人。荷啊!是谁派你来的,地门?
    逾霄汉:你就是梵海惊鸿?
    梵海惊鸿:怎样?
    逾霄汉:高手。(过招)好剑,这口疏瀹难得遇到对手。真不愧是……颠倒梦想。
    (锦烟霞由背后袭击逾霄汉,发丝被刀斩断,逾霄汉收刀离开)
    锦烟霞:休走!
    梵海惊鸿:不用追了。
    逾霄汉:云间独步逾霄汉,期待与你再战,如果还有机会。
    锦烟霞:真要放他离开?
    梵海惊鸿:他的意图明显,既不是援兵,也不是刺探,他是真心想夺紫金钵。
    锦烟霞:单枪匹马来夺?
    梵海惊鸿:也许……不是单枪匹马。
    僧人:(来到)摩诃尊,方才我们好像看到……
    梵海惊鸿:加强巡守。另外,联络尚未离境的地藏师,取得近期关于佛国各处的相关讯息。
    僧人:是。
    梵海惊鸿:离开时,刻意显露踪迹扰乱人心,是经过长期观察之后所拟定的战略。
    锦烟霞:你的思路似乎比早前更为清晰。
    梵海惊鸿:通过魔考之后,柳暗花明。颠倒梦想之谜即将解开。


    【地门】
    念荼罗:有这么简单吗?
    缺舟一帆渡:六祖之前,紫金钵便失落,谁也没得到什么,佛国从此自绝于尘。彼时地门尚且无名,如今始为境外所知,却逢阻挠,难道你不曾想过,也许地门真正不是紫金钵的归处。
    念荼罗:或者,紫金钵最终归你。
    缺舟一帆渡:那并无意义。
    念荼罗:所以你想让梵海惊鸿拿着颠倒梦想带领天门抗拒地门,让一切变得有意义。
    缺舟一帆渡:你知道这口剑?
    念荼罗:文殊。
    缺舟一帆渡:我一直很清楚自己的背负以及坚持,一个善意的提醒,太过急躁不是好事。
    念荼罗:所有行动尽在掌握,无论是成是败是进是退。
    缺舟一帆渡:包括我吗?
    念荼罗:只有你,例外。(场景切回无水汪洋)也许你是对的,我曾这样想过。
    缺舟一帆渡:我会让自己永远成为这个例外,我保证。
    念荼罗:有凭据吗?
    缺舟一帆渡:眼见不一定为凭,这我们都清楚,也是我们少数的共识。
    念荼罗:有时候,双眼也会欺骗一个人,记忆也是。以为在,实不在。以为走了千山万水,其实从未离开过。
    缺舟一帆渡:一个建议,别再来无水汪洋,你会很挫折。
    念荼罗:我期待挫折的那一日。请。
    缺舟一帆渡:不送。
    万雪夜:(看到念荼罗离去)嗯?
    缺舟一帆渡:怎样了?
    万雪夜:方才好像有人来访。
    缺舟一帆渡:是吗?(接过万雪夜递来的笛子)说不定你的双眼甚至记忆骗了你。


    【太虚海境】
    (午砗磲向欲星移报告消息;剑无极抱鳞王的尸体入)
    午砗磲:王……王竟然……怎会这样,啊……
    欲星移:(步向鳞王的尸体,观视)剑无极,王是被谁所杀?
    剑无极:就那个玄狐啊。
    欲星移:玄狐?
    剑无极:哼!想不到他竟然练成飘渺绝剑,而且还是剑十一啊。
    申玳瑁:师相,那是何人?
    欲星移:出身魔世,暗盟三大剑手的玄狐,也是锋海剑夺最后的得剑者,根据玄之玄先前的情报,他拥有快速学习他人剑招的天赋。
    午砗磲:又是魔世之人,可恶!不如挥军金雷村,就算他是绝代高手也难逃出生天。
    欲星移:他不是事情源头,何况我们真正的目标不是他。
    剑无极:不然是谁啊?
    欲星移:为何之前你们会被玄狐针对?
    剑无极:啊?又是玄之玄啊?
    午砗磲:那就将所有的嫌疑者一网打尽。
    欲星移:冷静。现在这个局面,我也有责任,是我没阻止王。
    申玳瑁:啊?师相知道王出去的事情?
    (欲星移沉默不言)
    剑无极:哼!不应话,是又在盘算什么阴谋啊?
    午砗磲:剑无极!海境收留过你,不代表你能出言不逊。
    申玳瑁:午砗磲,别在这种时候起争执。
    欲星移:剑无极,不管怎样,海境是我的故乡,你明白我的意思。(转身看王)
    剑无极:如果你是真心的,那我道歉!
    申玳瑁:师相,现在该怎样处理?是要先布置王祭,还是……
    欲星移:让我再细想吧。
    午砗磲:师相,国不可一日无君,不如趁此时……
    欲星移:你是想说皇太子吗?
    剑无极:皇太子?难道是我住在这那一年多都没看过一面的那个皇太子啊?
    申玳瑁:师相,不如让微臣领军前往迎回皇太子,再让皇太子亲拟诏书举行国葬。
    欲星移:他若想回来,不用他人迎接,也不用等到此时,你们也挡不住他。
    午砗磲:这……还是师相认为其他皇子也有能考虑的人选?
    欲星移:我没说要这样做,也没这个权力。
    剑无极:老爸都死了,做儿子的也应该回来吊祭吧。
    欲星移:我不想在此时为其他可能突然出现的皇孙而分神。
    剑无极:这句话听起来啊,很复杂。
    (欲星移攥拳)
    申玳瑁:师相……
    欲星移:为什么会是现在,想不到……竟是现在!(一拳捶在椅上)鳞族虽然不好战,却也不畏战,王的死,太虚海境绝对不善罢甘休。右文丞!
    午砗磲:臣在。
    欲星移:将王的尸身暂时安置在浪辰台,同时以水火石燃化珍珑髓,让王的躯体保持澄净。
    午砗磲:但浪辰台是师相的居处……
    欲星移:照办便是。切记,不可处理王的伤口,我们必须保留证据。
    午砗磲:臣明白了。
    欲星移:当然,若这段期间皇太子自行回朝,那便妥善安置,一切等我回来再处理。
    午砗磲:是。(抱鳞王尸身离开)
    欲星移:剑无极,请你马上离开。
    剑无极:帮你们送回你们的王,结果就马上就要赶人了,这样对吗?
    欲星移:后续的话,你不会想听。
    剑无极:所以不是不能听就对了,这样有什么好躲的啊?
    欲星移:因为这件事情,必定追究到尚同会。
    剑无极:若是要针对玄之玄,也要算我一份。
    欲星移:再说一次,鳞族要针对的是尚同会,该负责的不只是盟主。
    剑无极:你又在打俏如来的主意喔?
    欲星移:别让鳞族失了立场,欲星移自然就不会失了分寸。
    剑无极:不管你想怎样做,若是敢动到俏如来啊,我不会让你好过!(离开)
    欲星移:左将军。
    申玳瑁:师相。
    欲星移:点兵起马,从现在起,鳞族正式对中原……宣战!


    回复
    3楼2016-01-09 00:48
      【尚贤宫】
      凰后:探子已经传回消息,死的人是鳞王。
      雁王:鳞王?真是让人意外。
      凰后:让老三逃过一劫了。
      雁王:我们方才讲到谁?
      凰后:老二已经放弃反击,甘心臣服在苗王为他建立的墨之一国。
      雁王:轻易的放弃理想,铁骕求衣是第二种人,失败的人。
      凰后:那就继续讲我们的计划吧。
      雁王:无论死的是鳞王,欲星移,或者鳞族的重臣大将,都不会影响到下一步的计划。
      凰后:压力,会转向下一个人。


      【尚同会】
      赤羽信之介:如果吾所料不差,忘今焉现在纵然不伏法,也要成为阶下囚。
      玄之玄:哼!罪有应得。
      赤羽信之介:哈,这句话自你口中说出,真不知是怎样的讽刺。
      玄之玄:我乃是尚同会之主,现在你们能奈吾何?
      赤羽信之介:上一个这样想的是忘今焉。
      俏如来:而且局面类似,都是身处我与赤羽先生配合的处境,昔日的苗王宫,今日的尚同会,而且这回,俏如来非囚犯,赤羽先生更可自由行动。
      玄之玄:哼!<一对二,又失去奥援,局面如此不利,俏如来,你想一步一步逼死我吗?>
      侠士:启禀盟主、副盟主,大事不好了,鳞族、鳞族……
      玄之玄:怎样了?
      侠士:鳞族率大军前来,说要向尚同会宣战啊!
      俏如来:怎会这样?
      玄之玄:俏如来!
      俏如来:你退下吧。
      侠士:是。
      俏如来:师叔,此事与我无关。
      玄之玄:不是你想用鳞族之力逼我退位?
      俏如来:玄师叔有把柄在欲师叔手上吗?若否,如何逼宫?这是你们九算之间的问题。
      玄之玄:你以为我会相信你?
      俏如来:信不信,师叔何不前往求证?
      玄之玄:我会求证,但你与赤羽信之介都要留在尚同会!
      俏如来:嗯,可以。
      玄之玄:哼!(离开)


      【尚同会外】
      [鳞族大军压境,尚同会群侠严密戒备,战火一触即发。]
      玄之玄:师相!
      欲星移:哈啊!
      玄之玄:你!你竟直接动手!
      欲星移:廉贞御丹碧!
      玄之玄:(中招连退数步)你……你是存心开战?
      欲星移:算计鳞族,导致吾王身亡,老七,我要你付出代价!
      玄之玄:且慢!鳞王身亡了?
      欲星移:死的不是我,让你讶异了吗?
      玄之玄:我没针对鳞族。
      欲星移:但你有针对龙涎口!
      玄之玄:我没!俏如来身居副位,我要如何随意行动?
      欲星移:玄狐!
      玄之玄:玄狐?他在金雷村?
      欲星移:我认为这不是巧合。
      玄之玄:就因为我曾用龙涎口威胁你?
      欲星移:你的动机太充足了!
      玄之玄:我不明白你说什么!
      欲星移:为了剑十一,玄狐针对还珠楼,幻幽冰剑却被追杀到金雷村,会是巧合吗?如果玄狐没达到目的,战火是否会顺势延烧到金雷村,甚至波及龙涎口?
      玄之玄:你没证据!
      欲星移:我不需要证据!湮灭证据是墨家最擅长的手段。老七,我没时间,也没心情与你勾心斗角。吾王身亡是事实,致命伤正是玄狐所学到的剑十一!
      玄之玄:不可能!
      欲星移:你若怀疑,现在随我回到鳞族,亲眼确认!
      玄之玄:老三!你恼怒失智,剑十一再出代表的是什么?
      欲星移:温皇之事不是当下必须解决,我的重点一直没变。
      玄之玄:我明白了,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处理这件事情,将兵力撤走,一切好讲,别意气用事!
      欲星移:(沉思,握拳)三天,如果不查出真相或者解决这件事情,鳞族将不惜代价与尚同会正面开战,彻底消灭尚同会!这不是侵略,这是……报复!(愤然离去)
      玄之玄:知晓龙涎口,又同时知晓玄狐者,屈指可算……俏如来,你真会狠心到这种程度吗?真是逼我不得不亲自处理啊!


      【尚贤宫】
      雁王:玄之玄,很难辩解。
      凰后:前例已开,怎样解释,老三都不会相信他。
      雁王:无论玄之玄怎样撇清,欲星移也很难不怀疑他与俏如来联手。
      凰后:俏如来给他的压力,越来越大。
      雁王:压力越大,越容易误判。
      凰后:容易误判的人,能成为九算吗?
      雁王:无论是玄之玄,或者欲星移,都很难在这种状况下,摆脱先入为主的想法。他们是第三种人,愚蠢的人。
      凰后:哼。如你所说,这世界,只有四种人。
      雁王:死人。
      凰后:失败的人。
      雁王:愚蠢的人。还有……
      凰后:以及……
      雁王/凰后:我。


      【苗王府·客房】
      修儒:大哥你醒来了,感觉怎样了?
      无情葬月:我的伤势……
      修儒:你伤得很严重,幸好赶紧送回,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无情葬月:大哥呢?
      修儒:你先别着急啦,风逍遥大哥他没事情。
      无情葬月:唉……(邪气攻心)时间,尽情把握。
      修儒:大哥啊,你的状况愈来愈严重了,一定要赶紧处理才是啊。(无情葬月流下血泪)啊!(伸手接住)
      风逍遥:(入)啊,这是……不对,修儒啊,赶紧医治啊。
      修儒:织命针!
      风逍遥:为什么你的眼睛会流血啊?难道这也是傲邪剑法的后遗症?修儒啊,状况到底怎样了?
      修儒:这……大哥一直在对抗血不染的侵蚀,但吸收的邪气愈重就必须越强行压制,所以会有七孔流血的情形发生。而且大哥的邪气,已经……
      风逍遥:冥医前辈不是有留下织命金刀吗?赶紧手术啊!
      修儒:但……但我没把握,我根本没把握,一旦手术失败,大哥的生命会……
      风逍遥:啊?你不是说你有把握医好月!
      无情葬月:大哥,别怪修儒,是我叫他这样讲的。为报仇我需要血不染的力量,而且……早就已经不是开脑就能救治的。
      风逍遥:什么!为什么?你骗我!你又骗我!月!
      无情葬月:这个仇,我等了很久很久,终于……结束了。
      风逍遥:你太傻了,这不值得你这样做。不行,我不能看你入魔,我不能放弃你。修儒啊,还有办法吗……还有办法吗!
      修儒:对不住,大哥已经被魔气侵蚀,就算现在开脑成功,也可能只有两成恢复的机会。
      风逍遥:(激动退步,撞上身后的书架)连你也保不住……我算什么大哥……我算什么大哥?!
      修儒:对不住,是我没用,如果我有师尊的医术,我就能,我就能……(趴在无情葬月怀里哭)
      无情葬月:你们这样怪罪自己,只会使我更痛苦。
      风逍遥:小弟……
      无情葬月:大哥,扶我起来。
      风逍遥:你要做什么?
      无情葬月:其实……还有最后一个办法能可救我。
      风逍遥:什么办法?
      无情葬月:仙舞……剑宗。
      风逍遥:仙舞剑宗?如果剑宗能可对抗血不染的邪气,那当初岳伯父怎会死得那么凄惨?
      无情葬月:仙舞傲邪相生相克,父亲曾经向我偷偷讲过,若要顺利运使血不染,必须熟傲邪悉仙舞,但也因为剑宗派系内斗,被视为邪物禁书的血不染与傲邪剑法,如何与仙舞剑诀一同修炼。
      风逍遥:你这样说,是有这个可能。
      无情葬月:父亲见我资质坏,为了能可让我在剑宗出人头地,在不识仙舞剑诀的情况之下偷学傲邪剑法教我,过程中运使了血不染的邪气,致使邪气入心,终生非人。
      风逍遥:你这样讲……难道你……
      无情葬月:没错,我有学得初步的仙舞剑诀。邪气冲心时,我以仙舞剑诀的口诀压制,初步还能抵抗,但现在不但会失去意识,还出现方才七孔流血的现象。
      风逍遥:那就表示初步的口诀已经压制不住了。
      无情葬月:可是,这是我最不愿选择的方法。我不是资质不好,我是不想卷入这些是非,所以我不想学仙舞剑诀,甚至傲邪剑法。
      风逍遥:现在都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了,你恢复最重要。先放下这些,我随你回去道域,我们一同寻求他们的帮助,将仙舞剑诀学透来克制血不染的邪气。
      无情葬月:我没经过同意就带走血不染与修炼傲邪剑法,我没把握能得到各位师伯父他们的原谅,更何况苗疆目前需要你,我也不能再拖累你。
      风逍遥:我也无法放弃你啊!
      修儒:大哥,让我陪你回去道域好吗?我有医术,随侧在身一定能有帮助啊。
      无情葬月:修儒,多谢你。但你不是道域的人,不了解道域的规矩。你陪我回去,反而会让我……更担心你。
      风逍遥:对啊,修儒,有我陪他,你放心啦。
      修儒:这……哦。
      风逍遥:这样现在快走。(上前拉无情葬月起来)
      无情葬月:唉……(伤发)
      风逍遥:月……
      无情葬月:大哥,急也不在一时,先让我纳元调息吧。
      风逍遥:啊,对呀,你伤得这么严重,那你先休息一下,我先吩咐一下苗疆的事情,我们待会就出发。
      无情葬月:好。
      修儒:那我来淮备路上急用的药材。
      无情葬月:嗯,大哥,修儒,多谢你们。


      回复
      4楼2016-01-09 00:51
        =======================END======================
        这集录得超棒的~~~就改了一两个错字~~~


        抄送@浪花海月 ~~~~~


        回复
        6楼2016-01-09 00:53
          多谢道友,辛苦了


          回复
          7楼2016-01-09 01:00
            啦啦啦啦 棒棒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6-01-09 07:4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6-01-09 0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