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仙吧 关注:740贴子:2,331
  • 9回复贴,共1

【萧笙缘】~湘子篇 新手发文,求轻拍!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悠然见南山!

  终南山风景秀丽,奇山峦延!终年气雾环绕,仍聚仙聚灵之地………

  在如今日夜颠倒,世人无度侵占夜晚,享受纸醉金迷带来的欢愉,沉轮于世!

  有心人氏为寻一清修之地,先后有上千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修行者隐居于止,过着和一千年前一样的生活。在主流社会之外,这一群人的生活远离都市,与群山、清风为邻,感受大自然博爱与仁慈,踏上了慢节奏地生活之旅!

  这日,本应是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的画面。此刻却掺杂了一道沙…沙…沙的声响加入其中。

  只见一辆加长型豪车格格不入地行驶在山角下,其行驶速度很缓慢,像是在找寻上山的路口!

  车轮下是由石子泥土铺成的山间小道,只容得下一辆车子通行。

  行驶过程中,车胎挤压着地面,发出沙沙的声响!在一阵颠簸之后,终于有人开始忍不住咆哮了

  「彪仔,啊你是肿么开得车噢,偶都快被你整吐了!偶是没关系啦,要是偶的宝贝有什么不适噢,小心你的狗腿啦!」

  车内,叶雄齐用着极为不标准的普通话,粗声粗气地瞪着司机。

  虽然已年逾半百,但年轻时的雄鹰之姿尤在,风采更是胜过当年!

  其声如宏钟,高大魁梧的身形加上中年发福的容颜,看似一副不怒自威的凶像!但前提是在不开口的情况下,一开口倒有一股搞笑的即视感

  年轻时便已雄霸一方的叶雄齐,如今已经成功洗白进攻商业圈。创立叶氏集团,其规模之大,旗下包含有制造,建筑,金融,娱乐,酒店等行业,可谓称得上是真正的领头巨鳄。不仅黑白两道通吃,连政坮选举也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所谓金无赤足人无完人,猛虎也有其弱点。
  
  叶老戎马一生,艳福不浅,娶得三位如花似玉的美娇娘,并育有三子一女。而这唯一的千金便是他最爱的亡妻三夫人所出,自是疼爱入骨!取名叶俞亲。
  
  后来,三夫人死后,叶雄齐为纪念对亡妻的爱,便将其改名为叶俞倾!小名倾倾,有倾尽一切疼爱之意!
  

  「爹地,这人生地不熟的,不能怪阿彪啦!」
  
只见一道轻柔的女声来源于一个有着仙姿玉容的女子口中。此女不是别人,正是叶雄齐的掌上明珠叶俞倾。

已经二十岁的叶俞倾,长得酷似其母张素芸。其楚楚动人的气蕴为娇俏的脸庞锦上添花,更加显得美丽动人。性格也是一等一的好,举止娴雅,秀外慧中,堪称名媛千金中的典范!

  「 …谢…谢谢大小姐!」

  能让心目中的女神为自己说情,哪怕正在被老大训斥着,阿彪也是满心欢喜。


达州八仙楼宾馆预订,「携程」返现高达201元!

达州八仙楼宾馆上携程,全网特价预订2折起,App/网站/电话全方位服务!携程订酒店,最高返现201元,折扣更低!优惠更多!

广告
自己抢沙发


回复
举报|2楼2016-01-07 13:09
    更文会比较慢,错别字也可能会很多,请各位大神键盘下留情!毕竟这是小妹我第一次写文,还有望各位多多支持!


    回复
    举报|3楼2016-01-07 13:09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接近大小姐,她就如传言中的一样,美丽又温和,没一点千金小姐该有的骄纵。白璧无瑕的肌肤更是吹弹可破,闪动着自然的光芒。那些女明星什么的,根本没法比嘛!

        不过,人们都说歪瓜出裂枣,长得凶神恶煞的老大怎么会生出这么漂亮可人的女儿呢?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这功劳全得归功于已亡故的三夫人啊!

        看着美貌如花的小姐,再看看贱肉横生,凶神恶煞的老大,顿时浑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女儿啊~你哦就像你娘,心善!想偶叶雄齐这传奇的一生噢,身上背负着不少的罪孽,如今却报应…」叶雄齐欲言又止地看着女儿原本流光溢彩,明眸生动的眼晴,如今却像一潭死水一般毫无焦距。

      心中那一股熊熊的火焰再次被点燃。只见他额头青筋浮动,双拳紧握,为原本就不太和善的脸庞更添一丝恐怖!

        该死的,竟敢对他无辜的女儿痛下杀手,以为这样他叶雄齐就会怕吗?敢伤害他捧在手中的至宝,就别怪他心狠手辣了。

        「爹地,女儿很好,人家不是说眼不见为净嘛!能安静地享受生活也别有另一番风味!更何况李医生也说有希望复明的,您老就别太生气了,好好地陪女儿散散心不好吗?」

        叶俞倾虽然看不到,但父亲极力隐忍的愤怒,她还是察觉得到的。

        身为黑道千金,自小她就明白身处于尔虞我诈,肉弱强食的环境,随时都会有被吞噬的可能。但她不恨,不怨…………

        一双眼算什么,她还有耳能听,有手能触碰,有心去感受!不像她母亲,人死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她逃了,逃离那个令人窒息的牢笼…………不远万里,来到此处!

        「你哟~偶最怕的就是你这与世无争的性子,身为最大黑帮竹联帮的大小姐,没一点杀力,将来要如何在叶氏立足呀!不好好地去公司实习,现在还选择到这来隐居,哎---」

        对女儿选居于此的叶雄齐一直心有芥蒂,不明白干嘛非得跑那么远来什么终南山,一听名字就不咋吉利。
        
      眼见爹地又要开始唠叨个不停了,叶俞倾无奈地求助后座的李婶

        本来打算不予理会的李婶在接收到叶俞倾发出的求救笑容后,第N次无法拒绝地点了点头,对唠叨不停的叶雄齐毕恭毕敬地道「老爷,大小姐虽然单纯了些,但很聪明,她比谁都看得透彻,想得开。就是知道自己是您的软肋骨,不想一直让您担心才会选择来此修身养性的」
        
        能说会道的李婶三两下便把叶雄齐后面未说出的话给堵了回去,气得他吹胡子瞪眼睛

        「李婶,偶是说不过你,反正你跟素芸情同姐妹,倾儿也是你看到大的,偶就暂时把她交给你照看,不让任何人前来打扰。可是噢,一旦找到合适的眼角膜,偶的倾儿一定要立马接受手术!」

        「好啦~好啦!爹地,你再唠叨下去,咱们今晚就只能在这山角下过夜了」叶俞倾不想父亲又开始陷入自责,连忙转移话题,并嘱咐阿彪停车。
        
        视力极好的李婶看到不远处有一个正挑着担的老人家,便朝阿彪努了努嘴道「阿彪,我看你还是找个当地人带下路比较好」

        「好,我这就去」
        

        在张老的带领下,一行人好不容易徒步来到了处于半山腰的目的地。
        
        此时的叶雄齐已经累惨了,直接坐到了地上气喘吁吁地抱怨道「该死的……孙……孙秘书,偶……偶回去一定……按……按帮规伺候,选什么……半山腰,累……累死偶了!」

        相比之下,其他人也同样不好受,年轻力壮的阿彪扛着巨大的行李箱,累得直接倒地就睡。李婶则坐在随身携带的小行李箱上不停地着擦汗,喘气!

        反倒是年长的张老和行动不便的叶俞倾还直直地站着,气息有些许混乱。

        「这就是孙叔叔找的地方呀!空气真好,鸟语花香,一定美极了!你说是不是啊,小白」叶俞倾蹲下身,摸着小白的脑袋柔声细语地询问着

        旺旺旺……

        像是回应主人一般,雪白的导盲犬膝伏在主人的脚边,不停地叫嚷着,表示赞同!

        「小姑娘,你家的狗狗很通灵性,看来它很喜欢这里」张老推开半人高的篱笆墙四合院,回头对着叶俞倾说道。
        
        只见院内种满了各种花卉盆栽,百花齐放,娇艳夺目,香气扑鼻!

        「是呀,小白是纯种的法国优质导盲犬,虽然只跟了我一年的时间,但是很有默契哦」叶俞倾一脸喜爱地说着,突然嗅到了一股花香味「哇……好香呀!玫瑰,郁金香,蝴蝶兰都有耶!爹地,你快来呀!还有你最喜欢的百合花……」

        叶俞倾兴奋地转身朝外面挥了挥手,视线距离相隔90度的叶雄齐满头黑线地站起身来,有些自责的道「爹地只喜欢你这株小百合,再美的百合也比不上」

        「好了,你们父女俩就别恶心了,走了那么久肚子饿不饿?」回过神来的李婶好笑地取笑着。起身拿起地上的行李朝厨房走去,并对张老招呼道「张爷爷也请留下吃顿便饭再走,没什么可招待的,特地从京带了些特产,您老也偿偿鲜」

      张老推辞了一阵,不敌叶雄齐的豪迈好客,便留下来一起吃晚饭。

        李婶手脚麻利地端上四菜一汤,五人一起坐在前院中的竹亭内侃侃而谈
        
        叶雄齐毫无平日里黑帮老大的威严,口若悬河地讲述年轻时所犯下的种种糗事,引得众人哄堂大笑!

        煜日,叶雄齐在终南山愉快地呆上了两天后,便启程出发回京了,临行时上演着十八相送的一幕

        「李婶,偶可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你可照看好喽!」

        「放心吧!小姐由我看着,您要再不回去,两房还不一定会扯出什么风波」

        「李婶,别这么说!爹地,你赶紧回去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那倾儿,偶真的走了,你要是舍不得,就跟偶回去…………」

        「爹地……」

        「好,好,女儿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偶很欣慰,偶真的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

        「一路顺风!爹地,我会想你的」

        「乖,偶没白疼你,你放心,偶一定尽快扫除一切障碍,让你重拾光明!阿彪,开车」

        「等一下,爹地您曾答应女儿的,要遵守诺言啊!」

        「好,爹地答应你,决不会强人所难……」

        「再见了,爹地……」




      -------------------------------------------------------------------------------------------------------------------------------------------------------------------------------------------------------------------------------------------------------------------------------写了一天,真累!懒得改了,将就着看吧


      回复
      举报|4楼2016-01-07 13:10
          清晨,太阳初升,五彩的光芒穿透稀薄的雾气围绕在山间流水之中。泥土散发着清爽的芬芳,树叶上的露珠在光线的折射下犹如钻石一般闪亮,鸟儿欢快地唱着歌谣迎接新的一天!

          清幽宁静的小院内此刻美好的景象就如画境一般。只见美人侧卧花间,万花簇拥与其争艳,不知是美人醉梦蝴舞还是花香引蝶恋花。微风亲吻过树叶,抚过大石,越过篱墙,如孩儿调皮般轻轻掀女子身上的毛毯掉落在地,却丝毫没有惊醒贵妃塌上的人儿。倒是塌下那一团白绒绒的小家伙不安份地蹬了下脚,换了个姿势继续呼呼大睡。如此良辰美景相信谁都不忍去破坏它,偏偏就有那么一人除外,突来的高贝分女音打破了这份沉静。

          「小白!厨房的包子'又'被你给偷吃了吧!你这死狗,惯偷犯,好吃懒做不说,整天就知道偷吃东西,连小姐的点心都敢偷,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李婶火大地叫嚷着,抄起门边的扫把便向嫌疑犯逼近。

          对于某人每天必上演的河东狮吼已经免疫的小白,仅瞄了一眼便继续打盹睡觉,毫无危险逼近的意识。

          这爱搭不理的样子成功激怒了李婶,举起扫把正准备好好教训这只瞧不起人的小家伙。

          这时,塌上的女子打着呵欠慢慢地坐起身,眼睛却没舍得睁开,一双小手东摸了摸,西找了找,最终还是放弃地坐直了身子,小嘴几度张了张,声音如黄莺出谷一般。

          「呵呵……李婶,你这狠话已经构不成威胁了。说太多次啦!」

          对于每天的食物失窃,叶俞倾还是有些怀疑的,小白是英国贵族血统品种,骨子里与生俱来的傲慢和优雅,是不会做出此等偷窃之事才对!

          「你还笑!小姐,那可是你的下午茶点心。在京时,什么巧克力木司,提拉米苏,蟹黄包,千层饼等各色中西式点心应有尽有,如今在这山林间,只能委屈小姐将就些了。可这贪吃的小白,我-我-我今个一定要教训它」气头上的李婶,挥舞着扫把进攻时,聪明如小白早就逃之夭夭了。

          「好了,您就放过它吧!何况我也不相信小白会偷吃东西,估计是哪来的野猫野狗吧!您呀,就别气喽!」

          李婶疼她,舍不得让她受一点点苦,凡是吃的用的都是采用最好的。而如今生活在这山上,很多东西都不太便捷,但她知道李婶所给予的已经是最好的了。以前呀,她便想摆脱大小姐般的生活,无奈家中事务是由注重礼仪的大妈一手操纵,她即便是想动手帮忙也免不了被一顿斥责。现在正是让她学习自力更生的时候,就算明知李婶不会同意,她也必须要争取!

          「李婶,您听我说,如今这里只有我跟你两个人,我视你如我母亲一样,以后咱们就像平常人家母女般相处好不好!不必弄什么早点下午茶之类的,一日三餐足够了!我行动不便,帮不上什么忙,以后给鸡鸭喂食的工作就交给我好了,也让我出一份力嘛!」

          听到小姐这话,李婶感动得泪盈满框,自己对从小就没有母亲的叶俞倾一直疼爱有加,生怕她有一丁点不舒心。而如今小姐这么体贴她,居然要求主动分担家务,着实让她吓了一跳。

          「不,不!……倾儿,这是我该做的,我答应过你母亲要好好地照顾你,可我却没能做到。一年前是我太大意了,才会令你遭受绑架导致失明,我愧对你母亲素芸啊~~~」李婶老泪纵横地拍着胸口哭泣着,吓得叶俞倾连忙下塌予以安慰道

          「不,您做的很好!一直待倾儿如亲生女儿一般,有你们的疼爱,我真的觉得好幸福!」

          「傻孩子,这么容易就知足。哎…………跟你母亲一模一样」

          李婶温柔地摸摸着叶俞倾的发顶,满眼溺爱。

          「好了,我得下山买菜去了,去晚了菜可就不新鲜了。小白,这次我就放过你,好好照看小姐,有人靠近时你就吓跑他。厨房里的包子别再偷吃了,不然我回来有你好看的!」

          「嘻嘻--放心好了,这半山腰哪有什么人啊!再说,爹地可给了我手枪防身哦!」

          呃…………那也得要你瞄得准,狠得下心开枪才行啊!关键时刻做做样子吓吓人还差不多。李婶算是无语了,提着菜篮便下山了!


        回复
        举报|5楼2016-01-07 14:00
          没人关注么?没关系,我自己顶


          回复
          举报|7楼2016-01-08 13:20
            (初识湘子)

            旺旺……旺旺……旺旺……

              正在后院给小鸡洒食的叶俞倾,听到小白在前院‘旺旺’叫个不停,以为有外人闯入了,连忙起身摸索到前院去,可是除了小白的叫声外,再无其他的声响。

              旺旺……旺旺………

              小白好像追了出去,且叫声越来越大,应该是看见些什么,叶俞倾心里很不安。

              「小白,你慢点,别跑呀!我追不上你,你要去哪……」

              叶俞倾担心小白会出事,摸到门旁的手杖,依靠着耳力听辨方位追了上去。

              旺旺……旺旺……

              「小白,你等等我呀!我追不上!哎呦……」

              一直靠着小白的叫声前行的叶俞倾,浑然不知自己正往着悬崖方向靠近。凌乱的石头令她无数次跌倒在地。可是,小白的叫声离自己越来越远,叫的也越发凄惨,自己却无能为力。叶俞倾第一次为自己的失明而感到沮丧!

              「呜呜……小白,你到底在追什么?可千万别出事啊!」

              旺……旺…………

              危机情况不容叶俞倾再自艾自怜下去,她扶起手杖,慢慢地跟了上去。不知道走多久,只知道身上几处被丛林中的荆棘刮的生疼,膝盖也摔破了皮,淌淌地流着鲜血。而小白的叫声不知去向。
              
              她,迷路了!

              站在空旷的场地,风吹着树叶呼呼作响,叶俞倾却不知道此时自己面临着怎样的危险。

              只见她站在悬崖之上,再往前走几步便是万丈深渊。

              疲累迫使她停了下来,微风拂过伤处,减少了些许疼痛,也令她清醒了不少。

              小白的叫声已经十多分钟未响起了,而自己现在的位置距离竹屋也有了一定的距离,回头是肯定不行的,唯有在这里等待小白或被路过的行人发现带她回去。

              旺……旺……

              过了好久,前方再次响起了几道狗叫声。满怀心喜的叶俞倾没发现叫声有何怪异之处,连忙起身跟了上去。

              一步,两步,三步……已经站在悬涯边上的叶俞倾只要再踏出一步,便会结束她这年轻的生命。

              千钧一发之际,奇迹出现了,透明的桥梁平空出现在她的脚下,连接着对面的飘渺仙山,每走一步便消失一梯,直到她踏上未知的境界,才完全消失不见。

              叶俞倾不知自己刚刚经历了怎样的灵异之旅,只感觉这一路走来轻飘飘的,像腾云驾雾一般,没有一点阻碍。不禁有些奇怪!

              想不透,便没再深究,还是先找小白要紧,一番思索过后,便动身前去寻找。

              「小白,小白,你在哪?出来呀!……」

              「小白,小白……」

              「小白,出来呀!」

              该死的女人,命真大,居然有仙灵护体,看来也不是什么好鸟。跟她的狗一样令人讨厌,阴魂不散!还小白,估什这会成小黑啦!哈哈……

              蹲在石头上的巨型大犬不怀好意地看着慢吞吞,如乌龟爬行一样的女人,眼中闪过一抹算计。这下有好戏看了!
              
              它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凡犬,天界神兽孝天犬是也。
              

             旺……旺旺……

              叶俞倾听到叫声,心喜地跟了上去

              旺……旺……

              孝天犬利落跳下大石头,在树上树下窜来窜去,一会变出个大石头,一下施法移动树木挡路,一下子又狂风大作,风云变色,变成一只老虎呼呼大啸。

              嗷…………呜…………

              没想这终南山居然有老虎出没,看来今天是在劫难逃了!
              
              叶俞倾感觉老虎一步步朝自己逼近,而自己已经退无可退,身后被一个大石头挡住了。

              怎么办,怎么办!难道真要丧尸虎口吗?不行,为了疼爱自己的亲人,她一定得活下去!……对了!枪,她有枪的

              叶俞倾发抖地掏出绑在腰后的手抢,双手紧紧握住,拇指紧张地伸向板扣,微微颤颤的对准咆哮的方向,口齿不清威胁道

              「你……你别…别……过来哦!我…我…我会开……开枪打死你的。你快……快走开……」

              嗷……呜…………

              孝天犬非但不怕,还更嚣张地大吼几声,矫健的四肢迈着优雅的步伐,宛如地狱来的恶魔,欣赏人类在面临死亡前带来的恐惧!

              终始不敢开枪的叶俞倾,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你……你……你……不要再靠近了,我……我……啊………………

              咦…………

              她没事!没有被扑倒,没有疼痛,没有血溅当场,什么都没有。

              只有一道天籁之音如潺潺清泉濯润人心

              「没事吧,你为何出现在这?」

              虽是疑惑的话语但具有很强的镇定效果,轻而易举地安抚惊吓过度人儿。

              她平缓地睁开紧闭的双眼,其实就算不闭眼她也什么都看不到,只是人体在面临恐惧下产生的正常反应。

              虽然无法看清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但她能感觉到周遭充满了很强的祥和之气,何况人家刚刚还救了她。一股莫名的好感油然而生

              「谢谢你救了我!因为小白跑到这来了,我来找它的,没想到会碰上了老虎,真的很谢谢你!」

              「小白???你说刚刚那只……是大老虎??哈哈哈…………」

              突来的女声夸张地哈哈大笑,这才让叶俞倾警觉对面站着的是一男一女。

              「咦?刚才不是大老虎吗?」叶俞倾被弄糊涂了

              「采儿,你不用去追它吗?」柔和的男声没有回答她的疑问,而是问向自己的同伴。

              「不用!它跑向仙姑庙了,嘻嘻……吕大哥也哦!我留下看戏就好啦!」采儿娇气回答,俨然一副等待看戏样子,一双乌黑眼睛散发着狡黠的光芒,遛达遛达转个不停。待瞄到某人手中紧握不放的东西时,手指一挑,轻轻松松地夺下还处于呆愣状态女子手中的枪支。

              「这是什么?挺好玩的样子。小白又是什么东西?」采儿把玩着手中新奇的玩意,很是好奇。

              这才反应过来的叶俞倾生怕枪只走火会伤着人,急忙地想要夺回,但无法确认对方的位置,只能在原处打转

              「美女,枪是不能乱玩的,把它还给我!还有,小白不是什么东西,是人家的狗狗啦!」

              (枪???是干嘛的?你教我玩,我帮你找小白呀!」被勾起兴趣的采儿,拍胸脯保证着

              呃…………这小姑娘没见过‘枪'吗?电视剧警匪片经常出现啊!叶俞倾被她的单蠢快整哭了

              「呜呜……别开玩笑了,枪哪能随便乱玩,要是伤着你们怎么办?何况,我……我不会开枪,这个只是用来吓人的」

              「采儿,把东西还给人家,这世间的东西少碰为妙」男人亦有所指地开口,声音依旧不冷不淡

              「好吧!喏……给你!」采儿虽不舍,但还是伸手递了过去,只是,手指好奇地扣向板机,心里纳闷着:(这是做什么的?」

              叶俞倾听到对方愿意把枪还给她,欢喜地连忙上前。
              
               砰…………

              突然'砰'的一声,子弹与叶俞倾的手臂擦身而过,直直射向身后的大树,发出巨大的声响

              啊………啊………

              哈哈…………

              两道到极为不同的女音同时响起

              有别于采儿发现宝贝时兴奋的大笑声。

              叶俞倾却惨叫出声,抱头痛哭!枪的响声,令她勾起童年的回忆!


            回复
            举报|8楼2016-01-08 13:43
              「妈咪,抱抱……亲亲脚痛痛!」

              扎着俩羊角小辫子、身材圆滚滚的小娃儿远远地就伸直双臂跑向正在浇花的年轻女人。女子有着娇好的面容,天使般的微笑,只见她从容地放下手中的洒水壶,蹲下身展开怀抱迎接宝贝的投入。

              「乖……怎么了,又顽皮了对不对!下次别跑这么快了,会摔倒的。」

              「可大哥哥说亲亲像皮球,不怕摔!」小女娃眨着圆碌碌的大眼,不解地望着妈妈。

              「大哥哥在逗你玩呢,亲亲是最漂亮的小公主了,摔倒了弄脏裙子就不美喽!来,妈咪抱你去花室玩,等妈咪给花花浇完水就来陪你哦!」

              女子吃力地抱起重量十足的小娃儿,往透明式的花房走去。

              花房内种有上千种不同品类的花朵,其中不乏有珍贵稀有品种。透明的玻璃墙内放着层叠式的木架,摆放在上面的那一盆盆美丽的鲜花在阳光的照射下更加明艳动人!

              女子把小娃儿抱到自己的休息室,同时也是自己的卧室。之所以从花房进,因为比较便捷。

              花房和房子相连的那道墙,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白花花的墙上有着跟缝隙一样的线条,交错形成大大小小的格子,里面贴着记录各类花的花期,特点,禁忌等什么的。让人误以为这只是一道记录墙,没人知道这里面其实隐藏着一条门,可直接通往卧室。

              当初之所以这样设计,是为了方便就近照顾花房,节省走路的时间。毕竟叶府之大,可足足走上大半天。不熟的人甚至有可能会迷路!

              身为叶家三夫人的张素芸,没事就在后院整整花草,带着不满四岁的女儿休闲度日。

              今日,庄严宁静的叶府与往常大不相同。原因是大夫人迎来了三十岁的寿辰,家里聚集了各界名流绅士,以及黑白两道,美其名曰贺寿,实则都是心怀鬼胎别有用心。

              为了不让女儿涉足这场看似隆重而内藏危机的宴会,张素芸就带着女儿一整日都呆在后院,除非必要的出席,否则能躲则躲。

              可是,命运的安排又岂是区区凡人能躲得过的,一切都仿佛老早就有了定数,不扭转!

              刚走出花房的张素芸便听见前厅响起了几道枪声,紧接着便是四处逃窜的脚步声跟尖叫声!

              一言不合,使得两大黑帮火拼了起来。

              枪声、惨叫声、响成一片!

              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上闹事,风波很快就停了下来。可厄运却降临到张素芸母女头上。

              只见几个火拼残留下来的余党因为对地形不熟而盲目地逃进了后院。可后院除了高墙外,就是一大片花海,连个门都没有,根本就没有逃生的可能。把气急败坏的歹徒彻底给激怒了,一不做二不休,一时间,枪声响彻整个后院。

              当叶雄齐带着手下追进来时,被眼前所见的场景给吓傻了。

              狼籍的后院四处散落花草的残骨,碎玻璃碎瓦满地都是,美丽的花房也不复存在塌陷在废墟中。而他此生最爱的女人身中数枪倒在花丛中,可爱的女儿不知所踪!

              …啊……啊……

              再强、再铁铮铮的热血汉子,受到如此大的打击,也会痛哭失声!

              看到老大这么地痛心疾首,手下的兄弟们同样愤怒难当,根本不给歹徒还手的余力,掏出手枪就是一阵乱轰扫射,待枪林弹雨过后,安静的周遭连细针掉落在地也可听见。

              不知过了多久,‘吱’的一声!

              花房的墙壁被人从里给打开了,小小的人儿就立在门前,无言的看着周围的一切,双眼空洞如布娃娃一般,不会哭,不会闹!
              --------------------------------------------------------------------------------------------------------------------------------------------------------------------------------------------------------------------------------------------------------------------------


              回复
              举报|9楼2016-01-10 21:20
                男子抽回放在女子额间上的手,眼中闪过一抹别样的神情,那是他成仙后便不曾有过的。

                呜呜……

                女子如动物哀鸣般的哭泣,深深地扎进他的心底,灼伤他的心!为了她也为了那个年幼的小女娃。

                痛苦的景象如电影回放一般,叶俞倾已经分不清现实与回忆,和年幼的自己重叠到一起,痛哭失声!

                她永远忘不了那凌乱的场景,以及震耳欲聋的枪声!

                「别怕!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现在的你很安全!」男人温柔地摸着女子的发顶,目光柔和似水地安慰着。把一旁的采儿吓得是目瞪口呆。

                这人是谁?

                还是她相识上千年的湘子吗?

                他不是对情感寡然淡薄么,这认识他的人都知道呀!

                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心里存有一大堆疑问的采儿决定搞清楚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施已仙法探听女子身上所发生过的事情,谁知手臂刚伸过去,半途便被湘子给截住了。

                湘子语气柔和地提醒她,也是提醒自己道:

                「你还是不知道为好!世间情感不适合套用在我们身上。」

                「你能知道,为什么我不行!」采儿有些不爽

                「秉性问题,你的哭功我可不想再领略第二回」

                深知容易受情感所牵动的蓝采儿,虽然平日里看起来毛毛躁躁的,但其实内心情感特别丰富,一点小事就能哭上大半天,更别提这种生死分离的场面了。

                呃……有那么夸张吗?不过既然湘子都这么说了,那一定是确有其事哈!反过来想,有些事情自己还真是不知道为好,免得心中那份正义感暴发而酿下大祸!

                只不过,这人世间的女子哭功也不差嘛,真好奇她到底经历些什么,居然会哭得这么伤心,再哭下去身子肯定会承受不住的,采儿有些于心不忍,便开口道

                「好吧!不过,她还在哭耶!都好久了,再哭下去身体会受不住的。」

                「没办法,只能这样了」

                湘子抬头看了采儿一眼,赞同地点了下头道。接着伸出白皙而修长的手掌,掌心往上一翻便瞬间变出一根玉笛,玲珑剔透、白玉无瑕!就如它的主人一样,风华如月、仙姿秀逸!一袭素白的袍子襟摆处绣着精致的同色花纹,精致淡雅。身披浅蓝丝质薄纱,腰束深蓝祥云纹锦带,其上挂了一只质感极佳的墨玉,头顶的束发仅以白玉发冠固定。自嘴角吹奏而出的乐符随着旋律缓缓而动。

                清远悠长的忘忧曲从容地徐徐而来,丝丝缕缕,百折迂回!

                唯美动听的仙乐响彻整个山林,引得百花引首,鸟畜鸣思,时间仿佛被停格了一般。

                由竹子搭建而成的房内,四壁挂着稀奇的古玩和栩栩如生的字画,房中摆放着一张古香古色的大床。叶俞倾像是睡了一个世纪之久,才缓缓从美梦中醒来。

                这是在哪?

                回想起睡梦中的场景,是美妙的仙乐把她从痛苦的回忆中带离,忘记一切的忧伤和痛苦。

                是谁把她带到这里?

                那一男一女又是谁?

                他们去哪?

                小白有没有被找到?

                叶俞倾心中有着无数的疑问



                回复
                举报|10楼2016-01-10 21:20
                  吹奏天上曲 仙乐朦胧
                  玉板声 唤醒一切错综
                  骨若白玉青葱 貌似初荷落虹
                  竹篮花 恰似琼楼玉宫
                  问谁侠气如泓
                  看世间 欢笑悲痛
                  芳名千载何用 欢笑自在春秋
                  我只求 逍遥无穷
                  ………………

                  优美的仙乐再次响起,有别于梦中一曲的悠扬婉转,这曲更似欢乐轻快,反映了吹奏之人内心那一股豪迈的情怀。

                  叶俞倾摸索着下床,陌生的环境,物品摆放的位置让她几度跌倒。好不容易终于摸到了门槛处,听着动听的天籁,令她陶醉了起来。

                  一曲过后,湘子放下嘴边的玉笛,回过头就看见女子依偎在门边,微闭双眼,听得入神!

                  「你醒了!我不知道你住哪?才会把你带到这里」 

                  听到说话声,叶俞倾这才发觉音乐早已停止,顿时尴尬不已

                  「这……这是哪?」

                  「我家」

                  「…哦!谢谢!对了,你救了我,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叫我湘子就好,你呢?为什么会出现在紫林山?」

                  湘子带有很深的疑问,凡人怎能过得了断落涯来到设有结界的紫林山。难道是孝天犬施的法术?可为什么又要袭击她??

                  「紫林山?不知道哦~!我叫叶俞倾,两个月前才定居终南山的。我也是跟着小白的叫声才到那的。对了,你当时有没有看到小白呀,它白白的、毛绒绒的、个头不大但很可爱」

                  「没有」湘子很肯定地回答着,可爱的小狗他没见到,凶恶的倒有一只。

                  「哦」叶俞倾失望地应答了一声。随即发现谈话间很是安静,才想起一个叫采儿的女孩

                  「咦……你身边那个叫采儿的女孩呢?」

                  「她,也许帮你找小白去了吧!」

                  湘子有所保留的回答。对采儿一惯的作法感到好笑!

                  帮忙找狗?恐怕是携枪跑路还差不多,那丫头没别的爱好,就喜欢刺激新奇的玩意,如今发现这个宝贝,恐怕早就逃之夭夭了

                  「真的!」叶俞倾激动地上前拉住他的袖襟,却发觉衣服有些异样,便皱了皱眉头扯了扯道

                  「咦……你的衣服好怪,跟古装似的,面料真顺滑」

                  「呃……还好吧!」湘子无奈地答复。难不成告诉她,你手里拉扯的古装正是仙家的霓裳羽衣,那还不把人给吓死喽!

                  「什么叫还好,这衣服你上哪买的,摸着好舒服,我真的好喜欢。可惜,我看不见……」原本兴奋的小脸,因为想一睹服饰的念头而苦恼了起来。

                  好想看看这质感极佳的服饰

                  更想看看眼前这个名叫‘湘子'的男人

                  一个喜欢穿古装,音乐造诣登峰极致、说话永远是轻声细语的男人究竟长成什么样子。

                  湘子、湘子……好动听的名字!不知道他的外貌是否也如这名字一样。

                  咦……湘子?这名字怎么听起来好耳熟,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听过。

                  「这,从小便是如此,还是后天造成的?」湘子温柔地抬高手臂,指腹轻轻地触碰她的眼角,望着明亮无神的秋眸,思索着要不要借用仙法帮她复明。

                  明知不应该,仙凡有别,又怎能在凡人面前施法显现真身。更何况她的眼睛根本用不着他出手,据说现在凡间的医疗水平很高,可以把男人变成女人,眼膜受损这点小伤应该不算难事!

                  发觉自己举止太过亲呢,男女有别的认知让他仓皇地放下手,一脸窘迫

                  「你………………」为什么突然收手。

                  后面的话,叶俞倾没好意思说出口。脸上那两抹可疑的红云有加深扩张的迹象!

                  「没事!对了,该送你回去了!你住哪?」

                  同样尴尬的湘子连忙转移话题,双手背于身后。

                  「我,我只知道在半山腰,是个小型四合院,前院有个美丽的花圃。」

                  「终南山有一千多平方公里哦!大小的山峰多不胜数,你行动不便应该距离此处不远。这样,我叫采儿把小白带过来!」

                  湘子不确定地想着,那只叫小白的导盲犬估计已经不在人世了吧,而罪魁祸首便是那爱到人间玩乐的孝天犬。之所以这样说,是为了不使得她难过。

                  所谓一报还一报,反正都是狗类,区别仅在于肤色的不同。何况孝天犬仍神只,比小白更适合照顾这女子,小小的幻化对它来说更加不是难事。只是那家伙桀骜不驯、喜欢胡作非为、又瞧不起凡人的性子是个大麻烦,看来得耳提面命一番才行!

                  此时,某处正在晒太阳的孝天犬大大地打了个喷嚏,浑然不知自己今后的命运因为某人一时的怜悯而被改写。

                  湘子施以千里传音,通知正玩得不亦乐乎的采儿速去逮捕孝天犬前来他在凡间的居所___临水阁

                  临水阁,被设有结界的两层竹屋,位于湖中,与岸边相隔一条长长的、弯延曲折的红木走廊,世人用肉眼无法识得!是千百年来湘子在人间唯一经常驻留的地方!





                  回复
                  举报|11楼2016-01-10 2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