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皇吧 关注:13,929贴子:139,664
  • 12回复贴,共1

上古神域 第二千一百九十章 师叔季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上古神域 第二千一百九十章 师叔季禺

作者:萧瑾瑜更新时间:2016-01-04 20:20:02字数:4035
  哗啦~

  陈汐的意识扩散,越过重重空间,瞬息已冲破末法之域的法则壁障,来到一片茫茫无垠的区域。

  这里充斥着无数清莹天道秩序,一道道宛如秩序神链,彼此纵横交错,不断运转循环,释放出天道独有的无上威严。

  陈汐清楚,这便是覆盖在三界周围的天道之力,是属于“封神天”的力量。

  想要进入三界中,就必须避开那些天道秩序神链的封锁,而如果一旦被天道秩序察觉,便会立刻遭遇天谴。

  这等天谴非同寻常,即便是道主境存在,都会瞬间被镇杀当场,毫无还生余地。

  这也是为何无垠岁月以来,极少有上古神域的强者能够进入三界的根本原因。

  不过很显然,对如今的陈汐而言,这等充斥着天道秩序的凶险封锁,已经无法给他带来多少威胁。

  唰!

  当意识锁定到三界中某处区域,陈汐登时身影一闪,一步跨出末法之域,来到了那一片天道秩序纵横交错的地方。

  他双手负背,踱步而行,浑然没有一丝避让的意思。

  令人惊奇的是,那些清莹莹泛着神秘光泽的天道秩序,竟似察觉不到陈汐的存在,任凭他随意穿梭,自始至终都未曾引起任何动静。

  像那些参悟出一丝终极奥秘的通天存在,自然也可以施展无上法门,在这冥冥天道秩序中穿梭,可风险却极其之大,一不小心便会遭劫,故而没人敢掉以轻心了。

  可陈汐则不同,他此刻就犹如闲庭信步,一路风平浪静,根本没有引起一丝波澜,这一幕若是被其他人察觉到,非震撼无语不可。

  归根究底,陈汐能够办到这一步,一是因为他已参悟到终极的奥秘,但更重要的是,他拥有着完整河图的力量!

  ……

  很快,一副壮阔浩瀚的世界画卷就映现在陈汐脑海中。

  那是仙界!

  四千九百洲,似星棋罗布,闪耀璀璨之辉。

  那里仙气氤氲,流淌着属于仙道的文明气息,独特的仙道修行体系筑就了属于仙界的独特篇章。

  仙王境,便是仙界之王,傲啸周虚,震慑十方,统驭天下仙道,伟岸无量。

  在三界独特的天道秩序庇佑下,仙界,就犹如所有修道士心中最终极的永恒天国。

  陈汐意识不易察觉到浮现出一抹恍惚,当初在仙界修行的一幕幕犹如走马观花似的映现心头。

  四大仙洲。

  斗玄仙城。

  道皇学院。

  未央仙王、院长孟星河、阿秀、华剑空、邱玄书、轩辕破军、周知礼……

  一个个熟悉的地名,一个个熟悉的名字,伴随着一幕幕回忆交织闪现,让陈汐目光中也多出一抹慨然。

  此去多年,当初故人可好?

  怔怔许久,陈汐深吸一口气,目光中已重新变得澄澈平静,而他的身影在犹如梦幻似的光,悄然消失在这天道秩序中。

  ……

  仙界。

  斗玄仙城。

  这一天,距离仙城数千里之地的一处虚空中,倏然走出一道峻拔的身影来。

  陈汐看着远处那恢弘古老的斗玄仙城,沉默伫足。

  斗玄仙城一如从前般繁华鼎盛,无数修仙者在其中穿梭,车水马龙,人流如织。

  更远处,道皇学院盘踞内城,被仙灵之气覆盖,若隐若现,透着神圣般的威严气息。

  陈汐依稀记得,当年自己破境封神,前往末法之域前,那分布在仙界、幽冥界以及人间界中的太上教势力已经被连根拔除,诸多被太上教引发的血雨腥风也被抚平。

  只是连他也没想到,在自己离开这么多年之后,饱经创伤的仙界如今不但恢复太平盛世,且变得比以往还要繁华三分。

  那繁荣的气象、祥和的气氛,让陈汐心中也不禁一阵欣慰,他知道,这定然是道皇学院的功劳。

  毕竟自打当初太上教覆灭,道皇学院已俨然成为了仙界唯一主宰,无人可撼动,冠盖天下。

  在道皇学院众多强者的治理下,又没有了太上教势力的威胁,仙界的太平局势自然是蒸蒸日上。

  不过陈汐自己也清楚,仙界如今看似太平昌盛,可只要太上教主不死,以后太上教势必会卷土重来!

  嗯?

  就在陈汐思绪如飞之际,忽然察觉到一股熟悉无比的气息,正从那道皇学院深处遥遥扫视而至。

  陈汐唇角顿时泛起一抹古怪弧度,也没见他有任何动静,整个人倏然已消失原地。

  与此同时,道皇学院最深处的一处秘境中,一道峻拔的身影从打坐中睁开眼眸,皱眉不已。

  许久,他才摇了摇头,重新闭上目光。

  他一袭宽袖玄衣,眉目清俊刚毅,随意端坐哪里,就有一股出尘超然之气,赫然是……

  另外一个陈汐!

  ……

  斗玄仙城外,一座孤峭高峰之巅。

  云海蒸腾,山风猎猎。

  陈汐随意坐在那,似在等待什么。

  没多久,一道身影凭空而现,他满头灰发,面容清癯,一对眸子里饱含沧桑之气。

  陈汐长身而起,笑道:“怪不得我此次返回未曾发现异状,原来是有季禺师叔您坐镇。”

  这灰发清癯老者,赫然正是季禺!

  “哈哈,我本以为是太上教派来了一位参悟终极之奥秘的通天人物,正自心中惊疑,却没曾想,是你这小家伙。”

  季禺慨然大笑,上前拍了拍陈汐肩膀,清癯苍老的面容上尽是欣慰喜悦之色。

  多少年过去了,当初那个青涩倔强的少年,如今竟已踏足道主境,触摸到了属于终极之路的奥秘,这让他如何不欣慰?不喜悦?

  陈汐此刻也是感慨万千,犹记得年少时,第一次在星辰洞府见到季禺时,可被对方的真正面容吓了一身冷汗。

  而今再相逢,陈汐这才明白,当初自己能够碰到季禺,并非是巧合,也并非是幸运那般简单。

  一切,都早已在冥冥中注定。

  季禺问道:“你既然回来,为何不前往道皇学院走一遭?”

  说话时,他已席地而坐,示意陈汐也坐下,然后拿出一壶酒,递给了陈汐。

  陈汐畅饮了一番,这才说道:“我此次目的乃是万道母地,之所以重返仙界,也是担心那些栖居在道皇学院中的亲友遭遇什么不测,欲要一探究竟,还好,有季禺师叔坐镇,倒是让我心安不少。”

  顿了顿,他继续道:“至于和他们相见……等我从万道母地中回来再说吧。”

  说罢,他又仰头饮酒,目光中透着一抹淡然。

  季禺一瞬就明白了,陈汐自知此行凶险,故而不愿在此刻和那些亲友谋面,以免对方担心。

  接下来,季禺问起陈汐前往上古神域的事情,陈汐也并不隐瞒,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一一告知。

  得知陈汐这些年居然经历了这么多凶险莫测之事,季禺也不免感慨良久。

  这一切说来轻巧,可若非亲身经历,谁又知道其中滋味?

  而当得知如今天道异变,神衍山也差点遭劫,季禺神色又不免变得凝重许多。

  “师叔,您怎会出现在道皇学院?我记得您当初离开古庭小世界之后,便去寻觅那终极道途了。”

  陈汐问道。

  “是你师尊让我来的。”

  季禺随口解释了一番。

  原来早在数年前,身在万道母地中的伏羲便推算到,劫数将要来临,于是传信给季禺,由他来巡弋三界,以此来防备不测发生。

  果然,就在季禺前来道皇学院没多久,就察觉到了一些太上教强者的踪迹。

  这些太上教强者,无不拥有着远超仙王境的力量,却又未曾引起天道秩序的惩罚,神秘强大之极。

  而他们前往道皇学院的目的,居然是要不惜一切代价,抓走和陈汐有关的一切亲友!

  若非季禺坐镇这里,差点就被他们得逞。

  而听到这,陈汐心中也暗自庆幸,之前在神衍山镇杀太上教主那一股意志力量之后,他就在为自己留在三界中的那些亲友担心,故而此次甫一返回三界,就第一时间抵达道皇学院。

  只是让他没想到,季禺竟提前抵达了,并且还帮自己化解了一场厄难,着实让他有些意外。

  “我知道太上教那些家伙如何办到这一步的,如今太上教主已开始执掌天道秩序之力,在这等情况下,让一些臻至神境的强者降临三界中也是轻而易举之事。”

  陈汐解释了一句。

  季禺点头道:“我也猜到了这一点,只是没想到,太上教主如今已经强大到了这般地步。”

  陈汐道:“这次也多亏师叔出手相助,否则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季禺洒然笑了笑,道:“小家伙你记住,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在孤军奋战,在你背后还有我、你师尊、以及整个神衍山。”

  陈汐心中一暖,点头道:“我明白。”

  季禺神色睥睨,道:“咱们神衍山能够和太上教主对峙无垠岁月,自然有着足以让太上教主也忌惮的手段,就像如今,有你师尊亲自出手,太上教主的算计再如何通天,也暂时无法从万道母地中离开!”

  但是很快,他又不禁摇头叹息道:“不过,如今太上教主已变得和以往不同,这种局面恐怕持续不了多久了……”

  ——

  PS:很不舍,但还是要说,符皇完本进入倒计时了……大家有月票就鼓励一下金鱼吧~拜谢了先。



回复
1楼2016-01-04 20:20




       --有个女孩问男孩:‘’ABCDEFG是什么意思?〞 男孩说:‘’A boy can do everything for girl .〞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6-01-04 20:2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01-04 20:25
        留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6-01-04 20:25
          会挂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01-04 21:16
            我还能说什么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1-04 21:18
              我是以旁观者的身份来参与你的话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1-04 23:25
                章台柳,章台柳!昔日青青今在否?   纵使长条似旧垂,也应攀折他人手。   杨柳枝,芳菲节。可恨年年赠离别。 一叶随风忽报秋,纵使君来岂堪折?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6-01-05 00:23
                  章台柳,章台柳!昔日青青今在否?   纵使长条似旧垂,也应攀折他人手。   杨柳枝,芳菲节。可恨年年赠离别。 一叶随风忽报秋,纵使君来岂堪折?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6-01-05 00:23
                    插死一个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6-01-05 00:26
                      很不舍,但还是要说,符皇完本进入倒计时了……


                      回复
                      13楼2016-01-05 02:00
                        已有了填坑的底气。


                        回复
                        14楼2016-01-05 0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