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hn吧 关注:6贴子:1,032

各种类型的段子,欢迎补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5-12-29 20:47
    大召唤术!!@634426456 @太守的海角 @耕老三 @crazy我欲凌天 @大卷发男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5-12-29 20:48
      开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5-12-29 20:48
        真是亮瞎了我的24K防核爆发光二极管转接三极管全球定位红外跟踪热效应离子反应加镜面反射激光火箭炮推进的高强度硫酸铜硬化畴壁共振防涡流损耗和共振损耗电子脉冲带放光二极管及光敏三极管之晶圆脉冲散射之光斑照射粒子带发光半导体及光电感应器之光源硬化及反电磁波加硫酸亚铁硬化以及硝酸铜硬化氪金防暴狗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5-12-29 20:49
          我有苹果和酒 XX节你愿意
          带点牛肉干花生米麻辣烫小龙虾小丸子炸鸡排手抓饼两瓶可乐盐酥鸡东坡肘子酱牛肉糖醋排骨红烧肉水煮肉片水煮鱼番茄牛腩炸鸡腿锅包肉烤冷面鸡柳葱油鱼可乐鸡翅啤酒鸭羊肉串溜肉段红烧狮子头梅干菜扣肉宫爆鸡丁辣子鸡铁板烧烤肉年糕口水鸡炖羊肉手抓肉卤鸭叫花鸡千张结烧肉剁椒鱼头麻辣烫奶茶烤鱼来看我跟我一起喝点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5-12-29 20:49
            我是食堂给你打饭的大娘,就是那个开学时你要五毛饭我非要给你五块饭的那个大娘。我盗了你同学的qq才能和你聊天。其实你大一刚来的时候就对你有好感了,后来,你的身影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我明白,我好像真的爱上你了。能给大娘我一次机会吗,我爱你,我也不怕被你空间的人看到,年龄不是问题,给我个机会好吗?以后到我窗口打饭不要钱,给你排骨吃!给你鸡汤喝!请你不要逃避了好吗?还不信我再换个号跟你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5-12-29 20:50
              昔我故友屌似卿,如今坟头绿草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5-12-29 20:52
                买了一包恰恰瓜子,一个人吃完了。一共1487个,有39个是空的,有6个是苦的,还有12个是半截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5-12-29 20:52
                  他叫XX,是个很帅的男生,长长的睫毛温顺地附在他深褐的眸子上 鼻子坚挺 好似从中透露着一种倔强的个性 两道浓浓眉毛 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白皙的皮肤衬托着淡红色的嘴唇 给他的潇洒中加入了一丝不羁。锐利的黑眸 轻抿的唇 棱角分明的轮廓 宛若黑夜中的鹰 冷傲孤清盛气逼人 孑然独立间散发出傲视天地的强势。清新俊逸 品貌非凡 英俊潇洒 风流倜傥 才貌双全。他很厉害很牛逼,但很可惜....他阳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5-12-29 20:53
                    叫你发说说.../OK 弹你小J J/OK 弹你小J J/OK 弹你小J J/OK 弹你小J J/OK 弹你小J J/OK 弹你小J J/OK 弹你小J J/OK 弹你小J J/OK 弹你小J J/OK 弹你小J J/OK 弹你小J J/OK 弹你小J 弹你小J J/OK 弹你小J J/OK 弹你小J J/OK 弹你小J J/OK弹你小J J/OK。就像吃了炫迈,根本停不下来啊/转圈/转圈/转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5-12-29 20:54
                      如果你犯贱主动联系了你喜欢的人而对方不回复你的话,不要伤心,Ta多半是在回复你的时候被车撞飞然后被另一辆车压过去,眼珠爆出来被流浪狗吃掉没办法打字,而这时候Ta血肉模糊的手里还拿着手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5-12-29 20:54
                        想你,不知道分手这么久你过得怎么样,有没有人像我一样爱你。你总是长不大,需要别人照顾,就连过马路也会忘记看红绿灯一定要别人牵着你才安全。其实没什么重要得事,就是想告诉你我考下驾照了,以后出门注意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5-12-29 20:55
                          知道我现在想把你怎么样吗?就是把你拉到卧室,关上灯,拉上窗帘疯狂地把你按在床上..然后气喘嘘嘘地对你..对你说:"看,我的手表是夜光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5-12-29 20:58
                            我家里供了泰罗奥特曼,有个邻居的儿子把他弄坏了,他父母赔了我几十块钱,当时我就气的受不了,说你破坏了我的奥特曼这点钱就能打发我?这是在侮辱我的信仰,他们不仅不以为然,还笑我还多加了几百块钱侮辱我,然后我把他家佛像砸了摔在地上,然后我们就打起来了。 他们说你竟然敢破坏佛像,破坏了我们家这么多年攒的供奉的德,你能补偿我们?我当时就气的受不了,你儿子破坏了我的奥特曼,奥特之王怪罪下来怎么办?以后地球靠谁守护?他大骂,你sb不?你那玩意算什么啊?就你那玩意也会保护地球?我回他,你tm才傻叉,我看你们家供了这么多年怎么还没发财? 他们火了,骂我,佛祖不管人的财运,财运低俗,看不上眼,他管我们全家平安,万一破坏我们家就不平安了,都是你的错,我当时就火的架不住,你tm破坏了奥特曼的像,地球被怪兽毁灭了你能承担? 然后他骂我沙比,我们就打起来了,围观的人都说我脑残,长这么大一点脑子都没,还弄奥特曼这种小孩的玩意,我当时气的冲着他们吼,我信奥特曼怎么了,你们管得着?有个人就劝我,这是小孩子的电视剧,信这种东西没用,奥特曼是日本人编的,当时我就对着他骂,佛祖还tm是印度人编的,你们拜个鬼? 他们家小孩哭了,大哥哥别气了,对不起,我不该破坏奥特曼的象,我当时笑着对他说,错不在你,你只是无意破坏的,错在那些无知的人迫害了你,然后那小孩问,奥特曼不会怪我吗,我说只要心中有奥特曼,奥特曼就一直会守卫地球和平,然后那小孩说我懂了,但是他父母大叫,别tm祸害我的小孩子,又对着那小孩叫,别听他的,那小孩顿时就蒙圈,就哭了,我笑着对他说,没事,想做什么就做,别在乎周围人的看法。 后来我和他父母打架被送到警察局,警察看了看我们也没说什么,我赔了他们佛像的钱,后来那小孩子学我在书桌上放奥特曼,每天都拿一些食品供他,他父母打了几顿都不改,现在他父母看到我都想掐死我,我就想,我有错?让他小孩信奥特曼维护世界和平害了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5-12-29 20:59
                              目前没有了,小伙伴快来补充@634426456 @耕老三 @crazy我欲凌天 @大卷发男人 @南国北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5-12-29 21:02
                                装作无意的,偷看小张那里。
                                一开一合间,像一扇过期的海鲜,矫揉着腐朽的蚌壳。
                                又如久经沙场的铁器,黑的发亮。
                                最后例行公事般,毫无兴趣的做到了底。
                                她那纸擦拭自己,眉宇间有不喜的神色,“不要弄在肚子上啊,又得洗澡。”
                                说着自顾自跳下床,去洗手间摆弄。
                                “怎么没热水啊?”
                                “哦,我家是太阳能,这天气应该没热水。”我倚着床吸烟。
                                她还是开了淋雨,哗哗的水声隔着门,钝重的传来。
                                一会儿便跑了回来,拉开被子,钻了进去。
                                “把你烟灭了,不知道二手烟危害多大嘛!”
                                这个时候我应当让着她点,毕竟该要的都得到了。
                                然后内心深处忽然有一种空虚致死的失落感。
                                这就是我下半生要一直和她做,直到老死的人吗?
                                我看她陌生的脸,难以言喻的伤心。
                                活着又无法选择,真是生不如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5-12-29 22:11
                                  你真毒毒 毒 毒 毒 毒 毒 毒 毒 毒 毒 毒 毒 毒 毒 毒(⊙o⊙)…(⊙o⊙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5-12-30 10:1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5-12-31 22:0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6-01-04 17:10
                                        北风吹,秋风凉,谁家娇妻守空房?有困难,我帮忙,动似猛虎静似狼;高七尺,长如棒,十八厘米男儿郎;身体强,技术棒,曾经毕业于蓝翔;约霜霜,会师娘,夜夜笙歌如洞房;现如今,名声响,他们都叫我老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6-01-16 08:38
                                          [em]e10002[/em] {uin:10000,nick:iPhone 6,who: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6-02-11 20:49
                                            正宗好凉茶正宗好声音欢迎收看由凉茶领导品牌加多宝为您冠名的加多宝凉茶中国好声音喝启力添动力娃哈哈启力精神保健品为中国好声音加油。本届中国好声音所有学员当中四位导师最得意的门生将踏上娃哈哈启力音乐梦想之旅。发短信参与互动立即获得苏宁易购的100元优惠券感谢苏宁易购对本节目的大力支持。我们的好声音学员如果获得三位或者三位以上导师认可即可获得苏宁易购提供的1万元音乐梦想基金。感谢上海新锦江大酒店为中国好声音导师提供的酒店赞助。 关注加多宝凉茶中国好声音台前幕后更多精彩内容,你可以@中国好声音新浪微博,或者是腾讯微信以及登陆中国好声音百度贴吧参与节目互动,还可以登陆优酷,搜狐视频,爱奇艺,土豆网观看节目的精彩花絮,关注网易娱乐了解更多节目的信息或者登陆官方数字音乐平台,下载每期节目最精彩的歌曲彩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6-02-11 20:49
                                              乌索普是何人?一弹弓干掉锈锈果实能力者的人。锈锈果实能力者是何人?压制索隆的男人。索隆是谁?打败斧手蒙卡的男人。斧手蒙卡是谁?一斧头干翻卡普的男人。卡普是何人?和战国称兄道弟的男人。战国是何人?以一己之力击退黑胡子海贼团的男人。黑胡子是何人?击败艾斯的男人。艾斯是何人?与甚平大战五天五夜不分胜负的男人。甚平是谁?秒杀莫利亚的鱼人。莫利亚是何人?敢和凯多对着干的男人。凯多是何人?震慑明哥的男人。明哥是何人?把罗打残的男人。罗是何人?一刀秒杀伟哥的男人。伟哥是谁?狂虐斯摩格的男人。斯摩格是何人?生擒巴基的男人。巴基是何人?无视鹰眼斩击的男人。鹰眼是何人?把路飞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男人。路飞是何人?一拳干掉近海之王的男人。近海之王是何物?一口咬断红发手臂之物。红发是谁?轻松挡住赤犬的男人。赤犬是何人?击败青雉的男人。青雉是何人?断钻石乔兹一臂的男人。乔兹是何人?一击就将老沙撞吐血的男人。老沙是何人?扬言要取白胡子脑袋的男人。白胡子是何人?曾与罗杰争霸,号称世界最强的男人。罗杰是谁?海贼的顶峰——海贼王。以此类推,罗杰可能比较厉害,可以挨两弹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6-02-11 20:50
                                                老夫装逼18年,自以为无人能敌,今日得见贤弟,才知一山还有一山高,能将装逼这种艺术和装可爱融为一体,实乃老夫生平仅见,贤弟的装逼技术已至此境,老夫自叹不如,老夫决定退隐装逼界,从此不问世间事,但贤弟乃不可多得装逼奇才,望贤弟再接再厉,一帆风顺,将如此独特的装逼风格发扬光大,若贤弟想找老夫一叙大可不必,老夫自认不是对手,特授贤弟为,花样装逼王,愿贤弟功成名就,老夫后继有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6-02-11 20:50
                                                  一日,晌午,宋江途经东京卞梁县,正当处暑,热气难熬,街上已寥无几人,只听见远处有议论声纷纷传来,一看,不是哪里,正是悦来客栈,宋江走进客栈,找了位置坐下,解下佩刀,帽子往桌上一放,只听众人纷纷议论,宋江便叫住小二,“请问,众人皆议论甚?”小二答道:“客官外地人吧?”,宋江嗯道,“你有所不知,在这卞梁县东街尽头,有一铁匠铺,据说里面的工匠是三国刘氏后裔,练得一身打铁技术,据说能打造世上神器,高太尉闻此人神术,便遣人请他为自己打造一把佩刀,谁知那铁匠居然不从,还推脱说打不出,高太尉得知,火冒三丈,看来此人命不久矣,客官,便是此事。”宋江曰:“敢问此人大名?”小二曰:“小的只知此人姓刘,手拿一把红色兵器,至于是甚,小的就不知道了。”话刚落,宋江起身,放下茶钱,提起佩刀,戴上帽子便走,“客官慢走。”出了客栈的宋江直奔东街,到了铁匠铺,宋江直进入内,只见此人虎背熊腰,背后刺有大虫!高六丈,“此处可造佩刀?”宋江问道,“造佩刀何用?”铁匠问道,“替天行道”宋江低声回答,此人转身一看,说到:“你可是宋江宋大哥?”宋江心想,此人为何识我?说道:“在下便是,敢问英雄大名?”只见铁匠跪了下来,“小弟日夜盼望,有生之年能见你一面,都说你忠义一身,满腔热血,今日得偿所愿,死而无憾!”“英雄请起,在下不敢当。”宋江说着便扶起铁匠,“我听众人议论,你得罪高太尉,此人心狠手辣,英雄恐怕会遭罪,若不介意,随我上梁山一起替天行道?”“我早有此意,今日哥哥相邀,我便随哥哥上山!”宋江又问:“敢问英雄大名?”铁匠说道:“小弟乃三国刘氏后裔,因时事变化,从祖上两代开始变靠打铁为生,小弟姓刘名明,因手持一把巨大的稀罕火钳,故世人唤我做——— 火 钳 刘 明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6-02-11 20:51
                                                    昨天去买烟,买了包20的,给了老板50,找了我40,我装做不知道,装兜里就走了,没走多远老板喊我:你的烟没拿!我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拿出十块钱给老板:你多找了我十块钱。老板也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小伙子,把烟拿来,我给你换一包。抽着老板新换给我的烟,那纯正的味道不禁再次感动了我:老板,把刚才那张50的拿来我给你换一张吧!老板接过那50的也再次感动:小伙子,把刚才那找你的钱给我,我也给你换了。接过老板重新找我的钱,我也再次感动,从口袋里拿出一部手鸡:老板,手鸡还给你吧。老板热泪盈眶,颤抖着掏出一个钱包:小伙子,钱包还给你。此时我再也把持不住了,扑跪在地上抱着老板的大腿哭道:老哥,你去隔壁宾馆304房把你那上小学的女儿领回家吧!老板听后一惊,叹了口气,回头朝小店大声喊道:红杏啊,别藏了,出来跟你老公回去吧!我讶异看着从店里走出来的女人,轻轻摇了摇头说:“老哥,这药你拿去用吧。”接过我递去的青霉素,老板看完说明书惭愧的低下头说:“算了吧,这药我也用不着了,我是hiv病毒携带者,小哥对不住了!。”我的心瞬间凉到了冰点,而老板的赤诚却又让它从未有过的温暖,我说:“老哥,差点我就干了件终身后悔的事啊!实不相瞒,那药膏不是青霉素,是敌敌畏啊!”老板沉思片刻,眼角泪痕尚未风干,他闭着双眼仰天长叹道:“小伙啊,其实我根本没病,你的诚实委实让人感动,我真TM该死啊!”我喜出望外揉着发酸的鼻尖,道:“老板别这样,我才该死!其实你闺女没在隔壁,是我骗你的啊!”老板摆摆手说:“小伙,没事,没事,还有,你仔细看看,这根本不是你老婆,你老婆也不叫红杏啊!”我恍然大悟,一阵暖流盘绕心间:“哈哈,老哥,其实我那钱包里面也什么都没有,路边刚捡的。”我把钱包拿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老板道:“小伙,那手鸡也只是个模型,不信你瞧瞧,”他把手鸡掏出来,显示器只是一张彩纸贴着。我们四目相对,被彼此感动的轻声抽泣起来,我带着浓浓的鼻音说:“老哥,其实那后边给你的五十块,也是假的!”老板微微摇了摇头,一滴晶莹的泪珠滴落在地面:“小伙,找你的零钱其实也...唉,拿过来吧,我再给你换一换。”我的泪水有如决堤,模糊的视网膜上他微曲着身子在钱箱里朝仔细的翻着,我终于忍不住了,说:“老哥其实我根本不会抽烟!我来就是想用掉假钱的!”老哥拍着我肩膀,低声道:“小伙,实不相瞒,其实这个也不是我的小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楼2016-02-11 20:53
                                                      据说,我出生时,爸爸声嘶力竭地哭了一个半月,他打死也不相信我是他的染色体遗传下来的孩子。后来,母亲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拉着父亲要去医院做亲子鉴定,医生揭开被子只看了一眼就哭了,抹着鼻涕说回去吧,这不是你儿子,谁的也不是,人类生不出这么帅的孩子…….一个实习的小护士走过来,立刻找了盒红印泥,把我的指纹印了下来,并把盘好的头发一下子散开,对着我喃喃道:长发为君留,此生若不嫁你,长发不剪,青灯古佛,自梳闺中。。。。。。我长到十五岁的时候还不敢上学,不是没上过,幼儿园的时候上了半天就不敢去了,全园的孩子老师加院长都疯了,我的脸蛋被小女孩亲的肿成了西瓜。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组来采访我,抗摄像机的那个美女晕倒了三次,负责笔录的那个小姑娘生生把中文写成了意大利文加西班牙文。联合国拨专款为我建造了一座藏身之所,位于喜马拉雅上的珠穆朗玛峰顶端,我享受到了真正的清净,蓝天与我无比接近,上帝简直就是触手可及,虽然清净了,但也是极度的烦闷,我站在巅峰大声呼喊:我不帅!突然,天上传来上帝的声音:不,你撒谎。据说,我出生时,爸爸声嘶力竭地哭了一个半月,他打死也不相信我是他的染色体遗传下来的孩子。后来,母亲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拉着父亲要去医院做亲子鉴定,医生揭开被子只看了一眼就哭了,抹着鼻涕说回去吧,这不是你儿子,谁的也不是,人类生不出这么帅的孩子…….一个实习的小护士走过来,立刻找了盒红印泥,把我的指纹印了下来,并把盘好的头发一下子散开,对着我喃喃道:长发为君留,此生若不嫁你,长发不剪,青灯古佛,自梳闺中。。。。。。我长到十五岁的时候还不敢上学,不是没上过,幼儿园的时候上了半天就不敢去了,全园的孩子老师加院长都疯了,我的脸蛋被小女孩亲的肿成了西瓜。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组来采访我,抗摄像机的那个美女晕倒了三次,负责笔录的那个小姑娘生生把中文写成了意大利文加西班牙文。联合国拨专款为我建造了一座藏身之所,位于喜马拉雅上的珠穆朗玛峰顶端,我享受到了真正的清净,蓝天与我无比接近,上帝简直就是触手可及,虽然清净了,但也是极度的烦闷,我站在巅峰大声呼喊:我不帅!突然,天上传来上帝的声音:不,你撒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1楼2016-02-11 20:54
                                                         魔王 :“你尽管叫破喉咙吧...没有人会来救你的....”
                                                          公主 :“破喉咙..破喉咙..”
                                                          没有人:“公主..我来救你了...”
                                                          魔王 :“说曹操曹操就到...”
                                                          曹操 :“魔王..你叫我干嘛..”
                                                          魔王 :“哇勒..看到鬼”
                                                          鬼 :“靠!被发现了..”
                                                          靠 :“阿鬼,你看的到我喔...”
                                                          魔王 :“Oh,My God!”
                                                          上帝 :“谁叫我?”
                                                          谁 :“没有人叫你阿...”
                                                          没有人:“我哪有?装蒜啊!”
                                                          蒜 :“谁在装我?”
                                                          谁 :“又说我?你们找麻烦啊?”
                                                          麻烦 :“哪一个找我?”
                                                          哪一个:“找你?我才没有...咦,这儿有好多人.”
                                                          好多人:“我才刚到耶......你是谁?”
                                                          哪一个:“我才不是谁.”
                                                          谁 :“他才不是我.”
                                                          公主 :“大家都是来救我的吗?”
                                                          大家都:“我不是来救你的,是来看热闹的.”
                                                          热闹 :“我有什麽好看的?”
                                                          上帝 :“不关我的事,先走了.”
                                                          魔王 :“你回答一个问题再走,为什麽这麽多人救公主?我这个魔 王怎麽演下去?”
                                                          下去 :“你好好的魔王不干,演我做什麽?”
                                                          公主 :“魔王若是没有人演,我就可以走了.”
                                                          没有人:“若是我演魔王,怎麽会让你走...”
                                                          怎麽会:“我才不让公主走,我要看热闹.”
                                                          热闹 :“看我干什麽?”
                                                          什麽 :“你居然要『干』我?流氓!”
                                                          你居然 :“我哪有?”
                                                          我 :“关我什麽事ㄚ?”
                                                          魔王 :“靠!我要疯了.......”
                                                          靠:“喊我干什么!...”
                                                          疯了 :“你要我干啥?”
                                                          你要我 :“我什麽都不知道ㄚ!”
                                                          我什麽都不 :“我哪知啊!”
                                                          我哪知 :“我在这里ㄚ!有人在叫我吗?”
                                                          有人:“我没有叫你啊!”
                                                          我没有:“谁叫他了啊?”
                                                          谁:“冤枉啊...我没有...”
                                                          我没有:“我可没冤枉你啊...”
                                                          你:“谅你也不敢.”
                                                          谅你:“谁说我不敢!?”
                                                          谁:“拜托啊...我什麽都没说啦”
                                                          我什麽都没:“你要我说什麽?”
                                                          我什麽都不:“...你...你不就是我那失散多年的兄弟吗?”
                                                          我那失散多年的兄弟:“拷...我名字取这麽长...也会被叫到 啊...”
                                                          谁:“...我要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是非:“原来这里是我的地盘啊...” 魔王 :“你尽管叫破喉咙吧...没有人会来救你的....”
                                                          公主 :“破喉咙..破喉咙..”
                                                          没有人:“公主..我来救你了...”
                                                          魔王 :“说曹操曹操就到...”
                                                          曹操 :“魔王..你叫我干嘛..”
                                                          魔王 :“哇勒..看到鬼”
                                                          鬼 :“靠!被发现了..”
                                                          靠 :“阿鬼,你看的到我喔...”
                                                          魔王 :“Oh,My God!”
                                                          上帝 :“谁叫我?”
                                                          谁 :“没有人叫你阿...”
                                                          没有人:“我哪有?装蒜啊!”
                                                          蒜 :“谁在装我?”
                                                          谁 :“又说我?你们找麻烦啊?”
                                                          麻烦 :“哪一个找我?”
                                                          哪一个:“找你?我才没有...咦,这儿有好多人.”
                                                          好多人:“我才刚到耶......你是谁?”
                                                          哪一个:“我才不是谁.”
                                                          谁 :“他才不是我.”
                                                          公主 :“大家都是来救我的吗?”
                                                          大家都:“我不是来救你的,是来看热闹的.”
                                                          热闹 :“我有什麽好看的?”
                                                          上帝 :“不关我的事,先走了.”
                                                          魔王 :“你回答一个问题再走,为什麽这麽多人救公主?我这个魔 王怎麽演下去?”
                                                          下去 :“你好好的魔王不干,演我做什麽?”
                                                          公主 :“魔王若是没有人演,我就可以走了.”
                                                          没有人:“若是我演魔王,怎麽会让你走...”
                                                          怎麽会:“我才不让公主走,我要看热闹.”
                                                          热闹 :“看我干什麽?”
                                                          什麽 :“你居然要『干』我?流氓!”
                                                          你居然 :“我哪有?”
                                                          我 :“关我什麽事ㄚ?”
                                                          魔王 :“靠!我要疯了.......”
                                                          靠:“喊我干什么!...”
                                                          疯了 :“你要我干啥?”
                                                          你要我 :“我什麽都不知道ㄚ!”
                                                          我什麽都不 :“我哪知啊!”
                                                          我哪知 :“我在这里ㄚ!有人在叫我吗?”
                                                          有人:“我没有叫你啊!”
                                                          我没有:“谁叫他了啊?”
                                                          谁:“冤枉啊...我没有...”
                                                          我没有:“我可没冤枉你啊...”
                                                          你:“谅你也不敢.”
                                                          谅你:“谁说我不敢!?”
                                                          谁:“拜托啊...我什麽都没说啦”
                                                          我什麽都没:“你要我说什麽?”
                                                          我什麽都不:“...你...你不就是我那失散多年的兄弟吗?”
                                                          我那失散多年的兄弟:“拷...我名字取这麽长...也会被叫到 啊...”
                                                          谁:“...我要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是非:“原来这里是我的地盘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2楼2016-02-11 20:54
                                                          都闪开……快闪开,我要赞他,这个人是我兄弟,他五岁破处,六岁去勾引隔离村那个黄寡妇,七岁在情界,横扫千军,八岁嫖完各大妓院,九岁学会了人兽交杂,十岁打倒无数飞机,十一岁迷奸了无数少女,十二岁强奸了,数不完的村姑,十三岁喜欢上了凤姐,十四岁爱上了如花,十五岁退出了这个行业,十六岁自宫了,十七岁他得到全国通报,得奖为,精王,十八岁隐藏山林,是什么让他能如此的放弃自己,内疚,还是爱情,反正我要赞他!!都闪开……快闪开,我要赞他,这个人是我兄弟,他五岁破处,六岁去勾引隔离村那个黄寡妇,七岁在情界,横扫千军,八岁嫖完各大妓院,九岁学会了人兽交杂,十岁打倒无数飞机,十一岁迷奸了无数少女,十二岁强奸了,数不完的村姑,十三岁喜欢上了凤姐,十四岁爱上了如花,十五岁退出了这个行业,十六岁自宫了,十七岁他得到全国通报,得奖为,精王,十八岁隐藏山林,是什么让他能如此的放弃自己,内疚,还是爱情,反正我要赞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7楼2016-02-11 20:55
                                                            全都闪开,我要赞他。这是最好的朋友,他从小患有小儿麻痹症,十岁才会自己尿尿,十五岁才能正常走路,他虽然有生理缺陷,精神也有问题,患有羊颠疯,时常抽风,但是他有一个伟大的志向,希望光复中国的非主流事业,你们看,他已经迈出了人生的第一步,希望各位给他投上你宝贵的一赞,请大家帮助残疾人!!他是个好孩子,大家不要伤害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9楼2016-02-11 2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