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从零开始异世界...吧 关注:244,695贴子:2,708,864

【自译】RE从零开始异世界生活第四卷 文库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祭天,一边看一遍翻译。。,,恩= =。。|||因为书拿在手上但是一直没有心情看,,正好一边翻一边看完了算了。。。


广告
支持


序 【愚蠢者的固执】

——已经,好几次像这样被打倒在地上了吧。
坚硬的地板的触感。口中血和砂砾混合着一团糟,全身好像被火烘焙着一样灼热。被殴打了好几次的脑中意识模糊,肿起来的左眼被好似塞住了一样。
【——不认为再这样继续也是没用的吗?】
听见了从遥远的高处俯视着这里的声音。
呈大字趴着,昂动着脸向上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紫发的青年手中的木剑的尖端摇晃着。
以白色为基调的礼服一点污渍也没沾上,气息没有一点混乱连汗也没有流。只是,那手中血染的木剑,不断的浮现在他那优雅的印象之中。
【撤回前言,然后把头低下的话就在这里结束了。意下如何?】
给昂的身体带来了残酷的疼痛,执拗的打击着,毫不留情地打倒了昂的青年。
在他这重复了的行为之后,必定扔来的同样的的劝服。
但是,昂的回答也是确定的。
【……抱歉呐,不会,低头的呐】
难看地淌着鼻血,倚靠着手中的木剑站了起来。吐掉堵在喉咙的血喘着气。
实力的差距显而易见。胜负的结果一目了然。别说胜算了,就算能反击一下都得依靠奇迹。
但是,这有关系吗,昂这样想道。
【……要撤回前言的,是你吧……!】
昂裂开的口中在话语的最后咬紧疼痛,以过慢的速度冲刺呐喊着。
把一切赌到这舍身一击上——的结果是。
【赌上全部也没法填补的差距——这就是,与生俱来的才能啊,你】
被受身拨开,身体失去平衡以后立马就是迎向胸口的一击。就在感觉呼吸被打散,视野开始明灭不定的瞬间,脸面就受到了冲击从背后倒向了地面。
强烈的疼痛。在这甚至让人忘记呼吸的痛苦中,昂只用右眼的视野望着天空。
抬头仰望的苍穹缥缈深远,在那尽头什么也看不见。
让人憎恨的青蓝就在眼前,昂再次绞尽全身的力气站了起来。
——不管几次,无论几次,都要继续。
以无尽的愤怒为食粮,堪忍着吐血般的疼痛向前看去。
好像是要逃避直视,这愤怒所矛指的前方是正确吗还是错误吗的一样。


收起回复
举报|3楼2015-12-21 16:12
    楼主好人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5-12-21 18:05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5-12-21 18:50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5-12-21 18:51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5-12-21 18:51
            up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5-12-21 19:17
              不错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5-12-21 19:21
                支持,默默路过


                回复
                举报|10楼2015-12-21 19:47
                  甘家口建筑书店,建筑书店,低价任你来选! 等你来挑
                  广告
                  支持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5-12-21 20:48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5-12-21 21:09
                      啧啧,加油

                      ----------------


                      能混吃等死是吾辈的伟大理想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5-12-21 22:36
                        第一章 再会王都
                        1
                        【哈,最后把手伸向天空结束——victory!】
                        【——victory!】
                        把两手升起说着结束语的昂。追随着浩大的声势,每天早晨惯例的广播体操结束了。
                        欢听着沸腾的欢呼声,昂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
                        正面,和蔼地参与着广播体操的是,住在距离罗斯沃尔宅邸最近的阿拉姆村的村民们。粗略估计,村子里大半的人都聚集在这里了吧。
                        看着见惯了的人们生机勃勃的样子,昂的脸不自觉的柔和了起来。
                        带着复杂的表情垂头丧气的人,已经一时间看不到了。
                        为了还没从前几天魔兽带来的伤害中恢复过来的村民,昂提案了早晨的广播体操。而这出乎意料地受到了异世界居民的好评,现在成为了村子里的一大活动。
                        虽说一开始昂因为大量的参与人数而感到有些退缩,不过看到魔兽事件直接被害者的孩子们高兴的样子,也开始感觉到这样是有价值的了。
                        真是不能小看原世界的风俗。特别是,和广播体操有关的广受好评。
                        【噢啦,小鬼们,排好排好!盖章了!】
                        随着声音昂拿出的是,前端平整的生白薯。把白薯的前端蘸到墨水的容器里,然后压到了排着的孩子们手中递出的纸上。
                        这就是,用白薯削出来的图章——白薯章,今天的得意之作在纸上浮现。
                        【怎么样。又是一星期要从今天开始了……这样的表现出蕴含着忧郁气息的样子的用心之作【星期一的帕克】。这个垂下的耳朵是重点呐】
                        【小猫好可爱!】【小猫好漂亮!】【小猫好可怜!】
                        白薯章是从暑假的广播体操想到的东西。每天早上,期待着会描绘出什么样的东西的孩子有很多。
                        把在微妙的地方有用这一点,引用到童心的技术上的昂。
                        过了一会儿,这样和结束了和村人的欢谈,昂和他们挥手告别了。
                        【啊——,累啦累啦。——那么,小爱米莉亚,久等了】
                        【唔恩,没关系。昂也辛苦了】
                        在村子广场的一端,在树荫下靠着树干的少女说出了犒劳的话。
                        少女——艾米莉亚抚摸着长长的银发,把戴着的风帽深深的盖回去微笑着。
                        【村里的人也完全恢复精神了的样子,多亏了昂呢】
                        【没做什么啦。只是用广播体操让身体里面的健康血液能更容易的流动而已。小艾米莉亚也是,每天每天都陪着我有点不好意思呐】
                        【没关系的。昂身体状况也还没完全恢复,还有拉姆和雷姆的宅邸的工作。我也,不讨厌这样。】
                        【不讨厌是说,和我在一起度过早晨?】
                        【噗,不是。说的是和至今为止没有什么接点的村民,稍微有点接触的事情……吧。现在开始一点点,想着是不是应该从自己这边引线过去什么的。】
                        能看到艾米莉亚那风帽下露出些许红晕的侧脸。
                        对于这份可爱昂不自觉的感觉到自己脸发热了。
                        最近在艾米莉亚的每日任务——在庭院和微精灵对话结束以后,就这样两个人来村子,做完广播体操以后再回到宅邸的时候比较多。
                        和艾米莉亚并列这,从村子回到宅邸要十五分钟。这早晨的短暂时光,对现在的昂来说是比什么都好的奖励。
                        【话说回来,昂已经很习惯这个村子了呢。已经是,比拉姆和雷姆还要有名的人了不是吗?】
                        【嘛,我啊不是有像是煞有介事地救了这个村子的英雄一样的事情吗。然后这个事情上卖了他们一个恩情,又不四处吹嘘的这份厚德……这样的话艾米莉亚也会再次迷上我!】
                        【虽说一开始就没有迷上……再说,对待你的态度和这个貌似有点不太一样】
                        手指抵着嘴唇,艾米莉亚露出困扰的表情倾着头。
                        轻描淡写地被无视掉了想要传达的好感让昂有些沮丧。
                        【在村子里的话,昂比起说是拯救了大家的英雄,倒是智者的印象更深刻的样子。你看,知道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被看成是博识的博士一样吗……不但是,我除了广播体操以外传播的东西……】
                        【和孩子们一起玩啊,白薯章也是这样……还有,蛋黄酱!】
                        敲着手的艾米莉亚眼中放出了光辉。这是因为,她特别中意昂在宅邸里面试作的蛋黄酱。
                        在原来的世界是正统蛋黄酱派的昂,为了让饮食生活多样化而再现的蛋黄酱,在无论是艾米莉亚还是村子里都受到了十分的好评的样子。
                        【但是,魔兽骚动的贡献和蛋黄酱被说成是同等级的,我的努力难以瞑目啊。为了大家已经这样的挺身而出努力了……】
                        为了救孩子们到森林里被狗咬了,为了救因为救昂而跑到森林里去的雷姆被狗咬了,最后在差点就要被狗咬的时候被罗斯沃尔救了。
                        【咦!?我,比自己想象中更什么都没做!?】
                        回想自己的功绩,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更加提升不上实绩。
                        虽然是成为了各种功劳的契机,但是独自取得胜利的功绩其实是零也说不定。
                        【够了啦。不要这样在意无聊的事情了】
                        【但是啊,小艾米莉亚……】
                        【昂努力过的事实,知道的人就是知道的。罗斯沃尔也是拉姆也是,雷姆的话不就更加了吗】
                        对于艾米莉亚的安慰昂还是一副没脸的表情。然后,小跑到前面转回来的艾米莉亚。一口气向后摘下了风帽,常常的银发在朝阳下闪耀着在背后流落。
                        【我也是,这样】
                        【——诶?】
                        【昂努力过的事实,我也是很好的了解到了。所以,不许你失落,懂了吗?】
                        歪着头,【回答呢?】艾米莉亚问道。
                        对着话语,呆住了的昂慌忙的猛烈地上下点着头。对这个反应艾米莉亚失声而笑。
                        【真是的,刚才的算什么啊?像是坏道的玩具一样的动作。真是的一直都这样】
                        【不,刚才的并不是特意的……话说,要说没做什么的话还是艾米莉亚那边更百倍的卑鄙吧。不管怎么挣扎都会再迷上你的……】
                        【好好。像这样岔开话题,我觉得是个坏——习惯】
                        不相信这边说的是真心话,艾米莉亚微笑着并没有听进去。对着重新盖上了风帽走在身边的身影,昂再一次认识到了自己还是比不过。
                        这样那样说话的期间,道路的另一次已经能看到罗斯沃尔宅邸的大门了。到回家为止还有数分钟——早晨的最幸福的时光也,虽然很舍不得也差不多该结束了。
                        【屋子的前面……听着龙车呢】
                        听到身边停下了脚步的艾米莉亚的低语,昂望向同样的方向停了下来。
                        屋子的门前有一台像是马车一样的交通工具靠着。用【像是马车】来形容是因为,昂判断道这里有着和所知道的马车不一样的东西。
                        不管什么说,拉着车体的那个生物是马一样的蜥蜴。
                        对这与原来的世界的标准的差距而惊讶着,昂敲了下手。
                        【这么说来,在王都意外地常见呐。刚才,说了龙车?】
                        【……?诶恩。因为在地龙的后面拉着车,所以叫龙车吧?诶,不会吧,难道说这也是我的常识错了?有正式的称呼方式的?】
                        【不不,只是我这边无知了。小艾米莉亚是正确的。拿出自信没问题】
                        【真的?没在戏弄我?不是在正经时候不负责任地说着,然后让我蒙受奇怪的耻辱吧?如果说谎的话,就体无完肤了呐】
                        【体无完肤近来都听不到这种说法了呢……】
                        面对抬起手做出生气的样子的艾米莉亚,昂做出了抱头逃命的动作。然后两人在过分玩笑的期间,来到了龙车前。
                        【哦哦……好厉害。怎么说呢,现实过了头的巨大体积啊】
                        在王都见过了好几次,但是像这样近距离用眼睛去看还是第一次。
                        地龙——艾米莉亚称呼的蜥蜴,尺寸和昂知道的马是同等的,但整体却看上去更加瘦细轻盈。从这些方面,在俊敏上有能赢过马的印象。
                        【这还真是,在上面失礼了。】
                        对着靠近的两人,坐在龙车的驾驶座上的人物这样出声搭话道。
                        在惊讶的两人面前,这位人物轻轻地从驾驶座上降到了地面上。
                        几乎没有发出落地的声音,昂微微咽了一口气。驾驶座的高度几乎与昂视线平齐。不是能那么轻松跳下来的高度。
                        【欢迎回来。就在刚才,在门前失礼了】
                        这样说着,作着很符合被称为老绅士的的言行的老人行了一礼。
                        精细地把染白了的头发向后抚平,把做工精良的黑色礼服的袖子捋直。能看得出来虽然高龄但是仍然充满了锻炼的肉体。是散发让人不自觉的就挺直了背的气息的长者。
                        从者——如果是这样的话,能把这种程度的人带来的人也一定是那样的人物了吧。
                        抱着这样的感想,昂视线瞄动着朝向龙车里面。
                        【使者的话已经在宅邸里了。现在正在和梅瑟斯边境伯爵会面】
                        领悟到这边的意图,抢先给出了回答的老绅士。昂下意识的正苦于回答的时候,身边的艾米莉亚向前踏出一步面向老人。
                        【使者,这么说了……难道说是?】
                        【正如艾米莉亚大人所想,是与王选相关的事情吧】
                        王选,对于这个单词的出现昂抬起了头。
                        艾米莉亚自然而然收起了表情,昂对这奇怪的流向皱起了眉。
                        【正式的我想会使者那边有话要说,请,回到宅邸】
                        【……传呼,么】
                        【更多的,请从使者那边询问】
                        对于识身份的老人的回答,艾米莉亚保持了僵硬的表情点了头。
                        【——走吧】
                        然后,简短地下了话,甚至往昂这边头都不转一个就踏出了步子。
                        慌忙地,昂也跟着那个背影小跑了出去,最后回头瞟了一眼。
                        ——御者一直低着头,默默地目送着两人。


                        回复
                        举报|14楼2015-12-21 22:39
                          顶!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5-12-22 01:33
                            顶赞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5-12-22 07:55
                              很喜欢楼主的翻译 谢谢(ง •̀_•́)ง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5-12-22 08:37
                                楼主我爱你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5-12-22 09:13
                                  赞,马上就追上web翻译的进度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5-12-22 10:45
                                    2
                                    【欢迎回来,艾米莉亚大人】
                                    被御者目送了以后,在宅邸玄关大厅出来迎接两人的是,穿着侍者服的少女——雷姆。和平时不同,感情从那高声线的声音中消失,彻底平静着。
                                    从最近在宅邸里应该——特别是在面对昂的时候很多时候露出笑容的雷姆的态度,能察觉到这是对客模式。
                                    【我回来了。从屋子出去了抱歉。——好像有来客?】
                                    【看上去是从王都来的使者。现在是罗斯沃尔大人在待客,能请移步同席吗】
                                    【当然。明明是我的问题,没有我要被排除在外的道理吧】
                                    点头回应询问的雷姆,艾米莉亚继续踏着楼梯向着上层。
                                    【恩。再怎么说就事论重要性也不能那么激动。不注意点别做出傻事的话】
                                    并排在艾米莉亚的身边,理所当然一样的昂也跟着要去参加会谈。干劲满满。但是,看到昂的这份干劲艾米莉亚停下了脚步。
                                    【咦,怎么了,小艾米莉亚。突然紧张了吗?缓解一下?】
                                    【那个……虽然对昂不好,但接下来是很重要的谈话】
                                    【……知道的哦?所以我也,正好是要重新认真起来的时候……】
                                    【接客室已经有姐姐同席了。没有其他的使用人需要出面的地方。知道吗】
                                    代替着有口难言的艾米莉亚,干净利落地甩出了话的是无表情的雷姆。
                                    对于雷姆所说的情况咽了一口气,昂【不会吧?】这样的回头望向艾米莉亚。
                                    【我,被排除在外?】
                                    【对不起呐,昂。雷姆,带路。】
                                    【是,昂还请回到房间】
                                    艾米莉亚只是小声的的道了个歉,工作模式的雷姆也没给昂留下任何温柔的话语。雷姆在前引导着艾米莉亚,两人的身影消失在楼上,昂当场咋舌了。
                                    【的确,异世界知识稀少的我就算在场,也完全起不到什么作用啦】
                                    就算是这样多少,想让自己有点关系的话也就是任性了吧。
                                    ——昂被召唤到异世界一个月。在这期间发生的种种事情,昂有着把与自己有关的人们的命运向好的方面修正了的自负。从艾米莉亚开始,宅邸的相关人士和同村民之间的良好关系也是,正因为这些都被认同了。
                                    正是这么一想,才对不在最重要的事情让自己产生关系的事情有了不满。
                                    被扔下不管了。——不管是物理上,还是精神上。
                                    当然,从能力不足的自觉上能够接受自己被排除在外的事实。
                                    【但是,能接受和放弃是不一样的事情呐。那么,该怎么做呢】
                                    菜月昂还没有听话到,老实回到房间赌气而睡。
                                    做点什么,不能以自己的方式做点什么来接近吗,昂这样沉思着。
                                    【——叮地来啦】
                                    打了一个响指,昂对于自己想到的露出了满意的邪恶笑容。


                                    收起回复
                                    举报|21楼2015-12-22 11:22
                                      3
                                      【一直在外面等不枯燥吗?来杯茶如何呀?】
                                      坐在驾驶座上的老人,向下看着泡了茶回来的昂,惊讶般地稍睁了眼。
                                      场所再次来到屋子外面,停在正门前的龙车旁。
                                      【这还真是失礼了。因为稍微有些意外,再次从上面失礼了】
                                      老绅士和先前一样在昂的眼前从驾驶座飞跃下来。
                                      和先前一样,几乎没有落地的声音。
                                      【那承你所言。确实稍稍,喉咙有些许干咳】
                                      【啊,尽请。因为不知道嗜好,总之先用了最贵的茶】
                                      递出杯字,老绅士的脸上刻出了柔和的笑容。看着与年龄相应的皱纹在嘴角浮现,对马上就走到了身边的他昂仔细地观察了起来。然后
                                      【哦哇,怎么了……?】
                                      突然,感受到了从旁而来的轻微冲击的昂惊讶道。转头看去,是轻顶着昂的肩膀的地龙鼻尖。通体皮肤漆黑的地龙,用那锐利的爬虫类视线望着昂。
                                      被这样盯着看,昂产生了一种和心情不快不同的不可思议的感觉。说不定是因为从地龙那稳和的目光中,并没有感觉到类似于敌忾心一样的东西的关系。
                                      【姆,十分抱歉。虽说是这样的地龙,也是当家第一优秀的地龙了】
                                      【啊,不,不用在意。不如说,是能碰到还觉得有幸运的程度】
                                      【能这么说是太好了。——唔姆,这个地龙会有这样的反应还真少见】
                                      在为地龙的无礼道歉后,老绅士低语着用青色的眼睛望向昂。简直像是被射穿了一样的锐利视线,昂身体不觉中凝固了。
                                      【……失礼了,不过这是战伤吗?】
                                      【伤吗?不是像战伤那么夸张的东西,嘛也发生了很多事情……】
                                      【野兽的牙齿,爪子的伤痕呢。保护着左半身,也是因为这个的影响吗?】
                                      只是看到卷起袖子的运动衫下,那些白色的伤痕就看穿了原因的老绅士的眼里让人惊异。负伤以来,昂在活动的时候一直在意着身体左侧也是事实。
                                      【——那么多的无礼是在抱歉。也有不想回答的事情呢】
                                      对着陷入沉默的昂谢罪,老绅士吧接受了的红茶移到口中。
                                      【不错的味道。是很让人兴奋的东西呢】
                                      【……不是夸张也不是什么,着真的是屋子里最贵的茶了。大概,擅自的喝了的话桃色头发的女仆真心会气疯的程度】
                                      擅自使用被【严禁带出】的最高级的茶叶的事情暴露了的话,毫无疑问等待着的是拉姆的说教。
                                      【那么,用这个茶撒饵,是想要我这一把老骨头做什么呢?】
                                      闭上一只眼睛,带着推量着这边的意图的表情问道的老绅士。察觉到昂的意图也好言谈举止也好,尽是紧张感源源不断的来往。
                                      认识到青涩小儿就算挑起舌战也胜算也十分稀少,昂早早的举起了白旗。
                                      【我投降了。——我的名字是菜月昂。现在,在这个宅邸里见习佣人。至少,想要问一下你的名号】
                                      年轻人的话就要承认自己年轻的事实,在此之上再依靠一下年长者的慈悲就是最大限度了。
                                      对于老老实实低头下的昂,老绅士微微缓和了脸颊。
                                      【这还真是太客气了。我是维鲁海鲁姆。现在在卡露斯汀家工作,是接受职务之身】
                                      【维鲁海鲁姆,吗。谢谢。……顺便,至少今天前来访问的理由……不,甚至是内情不能知晓一下吗?】
                                      【关于这件事情的话,使者现在,应该正在里面谈话到关键时候】
                                      【虽然是这样,突然就受到了被禁止参加的对待呐。保持着不参加事件的状态继续对话也不有趣,这是我的接近方式什么的】
                                      知道这不是能简单开口的对手。但是,除此之外一口气的踏入对方的近所也是昂的得意手段。半桶水的不会看气氛可是不会变成不登校的结果的。
                                      维鲁海鲁姆面对昂贪欲的态度一瞬间失去了话语。
                                      【打算落空了也不冲动,想的事情被看穿了也不退缩反而摊开了——视对手而定的话,是十分惹人不快的吃亏性格呢】
                                      【……只是想知道也不行吗?】
                                      【对于不知道你在这个宅邸的立场的我来说,不能大意地把这个事情挂在嘴上呢。还望理解】
                                      看到一眼看去刻薄的维鲁海鲁姆的表情柔和了下来,继续厚颜无耻地情愿也不过徒劳。再这样下去,只是增加了会让拉姆生气的案件罢了。
                                      【只是,看到了你和艾米莉亚大人之间的亲近关系。单纯的佣人,看上去不是这样的感觉呢】
                                      【哦,哦,真的吗?我和小艾米莉亚看上去是非同寻常的关系吗?】
                                      【小……?】
                                      对于称呼方式感到不可思议而皱起了眉头。
                                      然后,维鲁海鲁姆注意到了昂的想法然后浮现出了苦笑。
                                      【走向了一条险峻的道路呢。对方可是说不定会成为鲁古尼卡的下一届女王的大人呢?】
                                      【现在的话只是一位超可爱的女孩子和,不起眼的佣人罢了。未来是无限大的可能性也是无限大。维鲁海鲁姆是,内人可能是世界第一可爱的。不是这么想着然后求婚的了的吗?】
                                      【妻子是——】
                                      对于昂那极端的说法,维鲁海鲁姆一瞬间无话可说了。但是,立马他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如你所说。我也是认为妻子是世界第一美丽的。觉得不管是谁都在看着她。可能配不上,什么的还真是丢脸】
                                      【是吧?如果要把她交给谁的话,就算是配不上我也要把她变成我的东西。接下来就是这边为了能成为相符合的存在日精月益了的双赢的理想状态】
                                      【还真是带着有趣的理论行动的人呢。实在是引人兴趣。——但是,怎么说我也只是个御者。不认为能有什么用】
                                      【是这样吗。能够察觉到披着风帽的艾米莉亚的真身的程度,说只是个御者这个理由不觉的有点难说通吗?】
                                      【——】
                                      对于昂那若无意气的说法,维鲁海鲁姆的表情消失了陷入了沉默。
                                      【小艾米莉亚穿着的长袍,是由可疑的魔法师手制的似乎有阻碍认知的效果。再加上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风帽连着的披风也翻新强化过——要么就是艾米莉亚许可的,要么就是如果不是能突破那玩意儿的人的话是看不透的】
                                      组合了罗斯沃尔的术式的长袍——这是,为了避开艾米莉亚那半精灵的出声很可能会招致的问题,所谓的未雨绸缪。
                                      这是为了保护活在这个世界上,无法不背负不合理的条件的她。
                                      【——从一开始就推测到了这边,还真是不讨好的人呢】
                                      【在屋子里泡茶的时候想到【咦,不奇怪吗?】而已。偶然,偶然】
                                      对于嘿嘿的轻浮地笑着的昂,维鲁海鲁姆的视线变了眼色。至少,不仅仅只是一个泡茶的小角色,被这样判断了吧。
                                      【只是个御者,这样的说法通不过吗。……正如你所想,我的确是和王位继承战有关系的人——不,必须说成是和有关系的人有关系的人吧】
                                      【和有关系的人有关系……这是说,和我一样的位置?】
                                      【理由不是因为恋心,这是我和你不一样的地方吧】
                                      【这肯定是因为有世界第一的美人内人在的关系花心什么的一点都没考虑吧。不过我觉得要论可爱还是艾米莉亚更胜一筹】
                                      【不,要论怜爱也应该是我的妻子更胜才对】
                                      本来只打算开个玩笑却被固执地回嘴了,昂一下子一个趔趄。
                                      实现了对被扯到这种程度的对话的逆袭,维鲁海鲁姆脸色微微缓和了下来。
                                      【不过——看来,时间到了呢】


                                      回复
                                      举报|22楼2015-12-22 17:18
                                        頂!


                                        回复
                                        举报|23楼2015-12-22 18:50
                                          lz神速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5-12-22 19:02
                                            好快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5-12-22 19:56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5-12-22 20:07
                                                哦哦哦 今天看了3卷之后 没想到有人开翻4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5-12-22 20:38
                                                  又见到你了,翻译君,辛苦了,顶一个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8楼2015-12-22 23:45
                                                    顶!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5-12-23 00:49
                                                      顶一个!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5-12-23 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