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78,691贴子:5,030,952
  • 4回复贴,共1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第十三集 无情 无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引用他人整理部分均会在“参与录入”注明。
所有文字剧情归天地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地址
链接:http://pan.baidu.com/s/1qWQu69u 密码:c53q


本集录入:叶清眉 萩萤
参与录入:千年等_蛇(锦烟霞部分)蜜函(风逍遥部分)
校对:LINGGin
统筹:浪花海月


回复
1楼2015-12-17 22:24
    【天门·暮鼓】
    [暮鼓无声,人心,却敲着阵阵鼓响、搏动未明、暗潮汹涌。]
    朽净:金刚尊,假意充耳不闻,是想逃避现实?
    法涛无赦:本座正在思考。
    浮云子:思考什么?
    法涛无赦:施主要本座考虑交出紫金钵,放下天门领导权,是谁希望?是施主,还是……尚同会。
    浮云子:金刚尊切勿误会,浮云子人微言轻,只是提出解决的方针。尚同会也只是站在调解的立场,绝非蓄意干涉天门事务。
    法涛无赦:也就是说,不是施主,也不是尚同会的意愿?
    浮云子:这……
    法涛无赦:也是,堂堂尚同会,怎可能如此谮越,堂皇挑战天门权威?那……就是朽净住持了?因为不想受掌服众,所以拉尚同会成为靠山,如此想领导天门,怎样服众?
    朽净:金刚尊,你……
    法涛无赦:不过本座想,应该也不可能。堂堂尚同会因为三言两语,贸然干涉他界事务,若传出去,岂非贻笑大方?
    浮云子:我明白了,看来此事没有盟主出面,是不会有一个结果。
    法涛无赦:不管是谁出面,本座的答案,不变。
    朽净:哼,金刚尊是想独裁吗?原来这就是现在的天门,只要是谁不服,摩诃尊就出面杀人灭口。金刚尊所谓的服众,老衲见识了。
    法涛无赦:梵海惊鸿之事,尚需求证。
    朽净:求证什么?他就是杀人了啊!
    法涛无赦:本座明白,但有一点仍不明白。你们向梵海惊鸿说了什么?出家人不打诳语,朽净住持,本座想厘清梵海惊鸿动手的原因。
    朽净:然后为他脱罪是吗?
    法涛无赦:朽净住持不愿说?那本座便直接问梵海惊鸿!
    浮云子:<朽净住持有所隐瞒,果然居心不良。再这样下去反而会对尚同会的立场不利。>看来这樁事情还有很多待商议的部分,但无论如何,摩诃尊杀人势必会为天门立场带来一定的冲击。
    法涛无赦:这就不劳尚同会费心了。
    浮云子:没尚同会费心,又怎样杜绝悠悠众口?
    法涛无赦:只要没其他人从中散播。朽净住持应该知晓,昔时梵海惊鸿从未背剑,现在他身上那口剑。你也听过。
    朽净:是……是……佛门禁剑,颠倒梦想。
    浮云子:佛门禁剑……
    法涛无赦:本座会处理此事。两位可以离开了。
    朽净:你们……哼。(忿忿离去)
    浮云子:那浮云子也该告辞了。最后奉劝,天门是驱逐魔世的盟友,尚同会实不愿有朝一日,受苍生请命,对上天门。请。
    法涛无赦: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步禅空,希望你在外一切顺利……


    【苗疆·树林】
    无情葬月:抓到你了……风中捉刀!
    风逍遥:月……(被月击飞)
    苍越孤鸣:皇世经天·星辰极变!
    风逍遥:住手……
    苍越孤鸣:万狼……
    风逍遥:王上……请放过他……(阻止无情葬月,昏迷)
    修儒:王上,他伤得很重。王上,请让修儒查明真相。
    苍越孤鸣:怎样查明真相?
    修儒:最少让大哥恢复,听他辩驳。
    苍越孤鸣:我需要理由吗?
    修儒:但是大哥是一个疯子,王上……如果他真是杀害岁无偿将军的凶手,那他就该用生命偿还,如果他不是,如果……有千万分之一的机会他不是凶手,那真正的凶手不就逍遥法外了?那岁无偿将军,岂不是含冤九泉?
    叉猡:有什么理由,他有可能不是凶手?
    修儒:伤口还是有细微的不同,大哥在叉猡将军身上制造的伤口更加细利。
    叉猡:你这是在狡辩。
    苍越孤鸣:叉猡!
    叉猡:王上。
    苍越孤鸣:将人擒下押入大牢,调来铁军卫将领看管,派人医治兵长风逍遥。修儒……念在你我的情谊,我给你三天的时间医治无情葬月。
    修儒:三天?这……
    苍越孤鸣:这已是孤王最大的让步了!(带兵离去)


    【正气山庄】
    俏如来:师叔是怎样知晓方独白不能出来?
    玄之玄:如果他能现面,我想师侄自然会让他现面。如果师侄想要隐瞒,就必然有隐瞒的原因。人既然在师侄手上,自然由师侄定夺。
    俏如来:原来如此,师叔果然智慧过人。
    玄之玄:师侄也不差。
    南溟广虚:够了!我不想听你们两个人互褒。俏如来,你讲的人就是日前我们所看到的那个人没错吧?
    俏如来:正是。这名黑瞳身中奇特咒术,一旦清醒便会身亡,俏如来为防止他人前来灭口——实际上,也真的有人想来灭口,所以不能离开正气山庄。道者所染的血纹魔瘟想必也是经由杀手传播,目的就是嫁祸予俏如来。
    南溟广虚:讲到底,都是你空口白话、毫无证据。
    俏如来:只要方独白醒来,就能查出 黑瞳幕后的首脑,证明我的清白。
    南溟广虚:将方独白交我带回道域,让宗主替他医治。
    俏如来:请恕俏如来不能。
    南溟广虚:之前,是你要我将人带回道域医治,被我拒绝,现在我允诺你,你又拒绝!你到底是在推托什么?
    俏如来:道者既然被盯上,方独白绝不可能被成功带回道域。
    玄之玄:让尚同会负责此事。
    俏如来:师叔的好意俏如来心领了。
    玄之玄:你连尚同会也信不过,前往道域之行,由我亲自押送。
    俏如来:如果方独白在送行的半途发生意外,师叔怎担当得起?这个责任不该让师叔承担。
    武敛君:将他唤醒,只问两三句话,就会没命吗?
    俏如来:只怕他连一句话的时间都没。
    玄之玄:师侄,我们的提议你都不接受,这样,就算师叔有心,要如何证明你的清白?
    俏如来:什么清白,俏如来身犯何罪?
    玄之玄:师侄,难道你还不明白,你现在身处嫌疑之地,掩盖师门丑闻,杀人灭口之罪。毕竟血纹魔瘟,只出在你的身上。
    南溟广虚:没错,俏如来,你身上背着绯绛丹心以及数百条人命,血纹魔瘟出自你身,你难脱责任。就算你真的是无辜,这样的体质随时会为人间带来祸患。
    玄之玄:师侄,你总是要给众人一个交代。还有,想办法解开道者身上的血纹魔瘟,否则今日,师叔怎样也保不住你啊。
    俏如来:血纹魔瘟……无解。
    南溟广虚:什么?!
    玄之玄:你的意思是,道者必死无疑?
    南溟广虚:阴谋家,我与你同归于尽!
    俏如来:道者冷静。
    东方秋雨:道长快住手!(欲上前,被玄之玄拦下)
    玄之玄:你若靠近可能会被魔瘟感染。
    东方秋雨:但是……
    玄之玄:<俏如来,南溟广虚若死在此地,你的麻烦就大了。>
    [耳闻噩耗,南溟广虚愤怒不已,连环快攻,欲杀俏如来。]
    南溟广虚:迫如星火!
    俏如来:道者,你再妄动真气,魔瘟就要压抑不住了。
    南溟广虚:那又如何?分星擘两!
    俏如来:(承下一击)我会尽力为你找出解方。
    (南溟广虚还欲上前,玄之玄飞身至二人中间阻止)
    玄之玄:那就这样说定了。道者,俏如来允诺会为道长医治,而且找出凶手证明清白,是吗?
    俏如来:这……是。
    玄之玄:在道长魔瘟发作身亡之前。
    俏如来:可以。
    玄之玄:道长,让玄之玄作保,相信俏如来,让俏如来查探真相。
    南溟广虚:如果俏如来在我身亡之前未查出真相呢?不管如何,我要将此事回禀宗主。道域……绝不会善罢干休!
    玄之玄:如果道者身亡而俏如来还未查明真相,尚同会会亲自审判俏如来。道者,随我们离开吧,尚同会会找一个僻静的地方让道者静养。
    南溟广虚:你们的师门情深,谁知道是不是会互相包庇?
    玄之玄:道者,这是水落石出最好的方法。如果你不答应,那也只能先礼后兵了。
    南溟广虚:你……!
    玄之玄:忠良之后,不容诬陷,为了证明俏如来的清白,尚同会会秉公处理。师侄,请了。道者,请吧。
    南溟广虚:哼。(离开)
    玄之玄:<俏如来,你的沉着稳重,将会害死更多人。>(带人离开)
    俏如来:师叔已经出招,绝不可能如此简单。赤羽先生也不见回归,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回复
    3楼2015-12-17 22:27
      =======================END======================
      ~居然召来了6L挽尊君


      收起回复
      7楼2015-12-17 2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