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从零开始异世界...吧 关注:244,696贴子:2,708,864

【自译】RE从零开始异世界生活第三卷 文库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因为翻了一下,发现并没有第三卷,,,,所以自己试着翻译了一下。。


海淘总是等很久?你没选对转运公司! 不用再苦苦等待,超吉澳洲转运极速时效,仅需7-10天
广告
第一章 菜月昂的重生
1
从意识的断绝到复活,对于菜月昂的体感时间来说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
头部在坚硬的地面上碎开,世界被染成一片血红正所谓是一瞬之前的事情。
正想着失去了全身的感觉的时候,昂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回到了柔软的睡床上了。
【啊——】
深呼一口气,缓解身体因为死亡的冲击而产生的僵硬感。
拼命绞动着肺,好似连呼吸都接不上一般,心脏还十分不争气地惊动着。
这也是当然的。毕竟从悬崖上投身而下,自行了断什么的还是第一次经历。
第四次的自杀死亡,在现在这对【死而复生】的条件还不明了,又有很多没有经验的事态相继发生的状况下,昂的生命就算是终结了也不奇怪。
但是——
【回来、了……】
昂握紧颤抖着的拳头,望向眼前的白色天花板歪扭着脸。
柔软的睡床,好闻的枕头,整洁的服装。
不论哪个,都是熟悉的当昂第一天来到罗斯沃尔宅邸的时候为了迎接自己而准备的客用物品。
然后比起这些所有——
【姐姐、姐姐,你看客人好像还睡糊涂着不分东南西北的样子。】
【雷姆、雷姆,你看客人都这个岁数还发呆成这幅可怜的样子。】
双胞胎的姐妹的手相合着在睡床的前面,两对眼瞳注视着昂。
以黑色为基调的连衣裙映衬着白色的围裙,头上纯白耀眼的头饰缎带,留梳了的青色与桃红色的圆形发型,尚存稚气的可爱脸蛋。
她们就是担任管理这个宅邸的一部分,同时也是昂【死而复生】的原因的姐妹。
想说的话像山一样多,可是,喉咙却好像是扼住了一样说不出话来。
在熟悉的声音和行为面前,这第五次的初次见面让昂的心颤抖不已。
看到还健在的雷姆的姿态与老样子无礼的拉姆的态度,昂感觉到两人好像是理所当然的一样应对自己,无法抑制的复杂感情涌了上来。
【客人、客人,怎么了吗?身体状况不佳吗?】
【客人、客人,怎么了吗?病症又发作了吗?】
双子对于昂压住自己的胸口,俯下身子的行为表示困惑。
双子分到睡床的左右两侧,把昂夹在中间从两边好似要用掌心触碰一样伸出了手。
然后昂握住这两个人的手——
【稍微借一下】
【诶】
【啊】
昂就这样把拒绝的话要说却没说出来的两人的手分别十指相扣。
不顾因为惊讶而僵硬着的姐妹、昂尽力去感受着手指的纤细与掌心的温暖所带来的触感。
【啊啊、果然是这样……我没有选错】
对于这紧握着的手的触感,昂想起来了。
被这份温暖所拯救的那份记忆。
从悬崖上投身而下契机,并没有弄错。
【不不不、客人,我认为不管什么都弄错了。】
【不不不,客人,肯定是从一开始就都错了。】
对昂着不礼貌又不可理喻的言行,把手松开的两人一同对着他吐出了尖锐的话语。
然而,昂却对这两人这样的话,就像是听着舒心的音乐一样点着头。
【考虑到这之后的事情,实在是让人笑不出来的话不过……现在就算是这样也不错】
【姐姐、姐姐,你看客人,难道说是被诘责了会高兴地让人困扰的人?】
【雷姆、雷姆,这个客人,看来是沐浴在骂声之中反而会兴奋的变态?】
马上就说出了不把客人当客人的发言,不过还是笑笑就这样算了。
像这样再一次,能够在这第一次见面从真正意义上从头开始的话也不错。
面对露出警戒,更或者说是生理上的厌恶感的两人,昂从床上跳了下来,做着伸屈动作确认身体状况,再一次面带笑容对着惊讶的二人。
【招呼不打一声,突然就那样做了抱歉。不过比起道歉还有更想要说的事情】
面对突然昂首挺胸的昂,拉姆和雷姆两人也端正了面对的态度。
两人的视线锐利了数分,在昂看来两人大概是正在品定自己吧。
两人的信赖,进一步说是全屋子的人的信赖,如果不能获得这个的话,菜月昂一定会再一次被夺走安宁的那段时光,然后看到绝望吧。
所以在这次的循环,必须要注意不要做出会让这两个人产生怀疑的举止——
【什么的,如果再对人关系的处理上能那么擅长的话也不会出现不登校的结果了吧。】
对于昂的低语,姐妹两人一同歪着头浮现出了问号。
连这样的行为都同步的两人着实令人忍俊不禁,昂紧张的情绪和气力一同从身体中消失了。
想说的话,该做的事情早就决定了。
【我相信你们,所以,让我们好好相处吧】
和一周目的世界一样,拼尽全力去和她们相处。
只是对未来的事情知道那么一点,只是有重来的可能性,这些都不会改变昂的本质。对于眼前的状况,只有拼命活下去罢了。
对于昂说出的话,双子两人只是相互望着,进行着无言的交流。
把仅此两人间发生的信息传递放在一边,目光放向房间的门,正好一名少女走了进来。
长至腰际的银发,晶莹剔透的雪肤,好似在释放魅惑的魔法一样吸引人的紫红色眼瞳,那正是拥有远超人类的美貌的少女——艾米莉亚。
注意到昂的视线的艾米莉亚望着房间内的三人小小的苦笑了一下。
【是说那么吵闹所以来看一下……昂,看上去很精神嘛】
【到刚才位置心里都是很纠结的,不过看到小艾米莉亚的时候就全部都吹飞啦。治愈我心灵的特效药,正是名为小艾米莉亚的慈爱的药剂呐】
【抱歉,有点不太能理解你在说什么】
比起平时更饶舌的说法,让艾米莉亚的美颜上浮现出了困惑的神色。
【忧郁的面庞也很可爱呐……小艾米莉亚一直让人感觉新鲜,鲜度感满满呐】
【这种说法,莫名讨厌。不过,早上好,没事真是太好了】
艾米莉亚面露复杂的神色,不过马上对着昂露出了柔和的笑容。
在艾米莉亚的时间轴上,这是在王都的那一幕以后我醒来的第一次再会。对在死亡的深渊徘徊的昂的复活感到安心的艾米莉亚的话语,昂正面接受了。
【啊啊,早上好。——那么,开始吧】
由于捕捉不到对笑着回话的昂的意图,房间里的女生阵营三人都歪了头。
面对这三人做出的同步反应,昂忍不住笑出了声。
【罗斯沃尔宅邸的这一星期——攻略,开始】
不是对谁,而是首先对自己所说的断言。
——来吧,让故事进行。
和这个宅邸所有人一起,能够迎来昂所希望的那天朝阳。
五周目的第一天,罗斯沃尔宅邸的早晨开始了。


回复
举报|2楼2015-12-16 08:12
    2
    为了能突破罗斯沃尔宅邸的这一星期,必须要越过的难关有两个。
    第一个是要得到宅邸相关者们的信赖,这里所说的不仅仅是拉姆和雷姆,而是包括以这两人为主的宅邸所有人。
    只要没法让她们摘下看待自己的有色眼镜,那么昂很可能就会因为封口而被杀死。
    然而第二个难关就是——击破袭击罗斯沃尔宅邸的咒术师。
    但是,这边的解决办法却连一点苗头都没抓到。
    数次袭击罗斯沃尔宅邸,夺去昂与雷姆的生命的咒术师。
    然而那是就算在这第五次的世界,真身也还是一点都看不见的强敌。
    在得到拉姆的雷姆的信任以后,还要吧真身不明的魔法师给击破才能突破这次的循环——这是,昂死了四次以后发现的胜利条件。
    但是,关键的达成条件的要素却有很多不确定的地方,能够做到【死而复生】的必须条件也还是没能确定。
    前途多难到了想要抱头蹲防的感觉,但是昂仍是甩开所有负面情绪积极面对。
    无论处境多危险阻碍多高,也不得不去挑战。
    毕竟就连在不知道能不能回来的情况下选择自杀的昂都再一次回来了。
    因为,自己凭着自我意识子了一次,所以必须要抱着必死的觉悟去挑战才行。
    ——昂是,这样决定的。


    收起回复
    举报|3楼2015-12-16 08:28
      3
      【所——以说,拉姆?从你看来,他的评价怎——么样的?】
      夜空中月亮升起的时刻,罗斯沃尔宅邸最上层的办公室,进行着这样的密谈。
      黑檀桌前坐着的男性用中间有所延音的独特语调疑问道。
      长长的蓝发,病态的青白色肌肤,给人以梦幻般的印象的美青年——然而,他的脸上却画着被认为是小丑的妆容。而这样独特的语调与面相都无法拭去他那高高在上的印象。
      这是谁,正是这宅邸的主人罗斯沃尔·L·梅瑟斯。
      参加密谈的则是罗斯沃尔和站在桌子另一面与他面对面的女仆——拉姆两人。
      面对搭在桌子上的双手扣在一起,开口提问的罗斯沃尔,拉姆倾着脑袋思索着。
      对拉姆这报告有所犹豫的态度,罗斯沃尔好像是见到了稀奇的事物一样挑起了一遍的眉毛。
      【恩——。莫名对所有东西都有速下断论倾向的拉姆都会烦恼什——么的,还真是少——见呢。只有一天的话,还没法测试出一个人——吗】
      【不是,这么一回事】
      否定的话语倒是马上就出来了,但是那个内容果然还是哪里缺少了一些明确性的东西。拉姆触摸着自己的嘴唇,有些迟疑地说道。
      【他——昂的话,从能力的角度看并没有指的指出的地方。关于佣人的工作方面,也只不过像是有点经验的外行人一样,这已经是评价以前的问题了。】
      【这还真是……明明是自己提出要求的工作,还——真是不可思议】
      回想起今早食堂的交流,罗斯沃尔笑了出来。
      回想起今天早上把醒来的客人招待到饭桌,关于他的功绩进行赏赐的讨论的时候的事情。
      罗斯沃尔给昂的印象得出了【有受过一定程度的教育,脑袋也还好事,大部分情况能做到自保的少年】的结论。
      评价不坏,但在别的意义上也说明有同等的需要警戒的价值。
      所以,任命拉姆以他的家庭教师身份去监视他的动向,然后像这样向自己报告。
      从一天的成果来看,或许能说是并没有露出什么破绽,但是反过来说像这样让拉姆对报告有所踌躇也感觉有问题。
      看到罗斯沃尔搭着额杖闭上了单眼,拉姆打破这片刻的沉默开口说道。
      【关于昂,有一些感觉不可思议的地方】
      【唔恩,说来听——听。在意的地方,不管什么都说来听听】
      【能力上的不足先放到一边,昂怎么说呢……就是,对于一些无所谓的事情莫名的敏感】
      【对无所得的事情莫名的敏感,是什么意——思?】
      【真的,真的只是一些细枝末节的地方……在工作的时候,对于一些细节的部分特别的清楚。还没告诉他的工具的摆放位置。收拾餐具的时候,吧餐具收入柜子里的时候的顺序和摆放方法。再就是……雷姆和拉姆的茶叶的喜好】
      【——】
      拉姆提到的内容,罗斯沃尔无言地用手指摩挲着下颚。对罗斯沃尔的态度拉姆先说了一句【当然】然后才接上。
      【不管怎么说都是些小事情。从早饭的场所到之后的为了熟悉宅邸的带路和说明。在这些时候也尽是一些如果留意一点的话就能注意到的地方……】
      【如果不是偶然重复的太过分的话……原来如此,稍——微有点在意了呢】
      不管什么事情,疑惑的发端都是从小小的破绽开始的。如果不是想太多,那就有可能是昂早在进入这个宅邸之前就已经对这个宅邸做了调查。
      但是,这样的话有些部分就很难说得通了。
      【在王都,他守护艾米莉亚的功绩呐……】
      【为了潜入宅邸的手段……这样考虑的话也做的太过火了。再怎么说,也有如果没有比阿特丽斯的照顾的话就那样殒命了可能性】
      把昂搬到这个宅邸的时候的事情罗斯沃尔也记忆犹新。虽然没有直接治疗,但是很难想象比阿特丽斯会为了这样的企图而出力。进一步说在从王都回来的时候,拉姆也是一路陪伴过来的,很难想象他能瞒过两个人的眼睛。
      【这样考虑一遍以后,果然想太多的感觉有——点强呐】
      【在王都袭击艾米莉亚殿下的……【狩肠者】?和那个合伙起来潜入宅邸的可能性有没有……】
      就算是自己也觉得这个可能性实在太低一样,拉姆的声音没有多少底气。罗斯沃尔也对这个推理摇了摇头。
      【不——不,这个可能性为0。【狩肠者】和他联手的这种事情根本没有怀疑的必要】
      【……是,这样啊】
      【比起这个,没有其他让你在意的地方了吗?】
      面对催促着后面的内容的罗斯沃尔,拉姆说着【说的也是】俯下了头。
      【除了对无所谓的事情太敏感……昂的积极性,强的让人不快了】
      【怎么说?】
      看着比起说是挑选言辞,更不如说是在寻找表达方法一样的拉姆,罗斯沃尔皱起了眉头。
      说话不得要领,这点就算是说出这话的拉姆自己也知道。摆着或许找不到准确的言辞也说不定的神色,拉姆继续说道。
      【像那样一直单方面说话,偶尔失败也绝对不会停止笑容,何止如此更是从头到尾做着献身一样的举止……】
      【……你,怎……么想?】
      【像小孩子一样对自己的欲求很正直,诚实到恨不起来的程度……这样的,和从艾米莉亚哪儿听来的样子不一样呢,这样的】
      罗斯沃尔低声问道然后拉姆简短的这样回答了。
      拉姆所抱有的疑问,是和昂接触极短的罗斯沃尔所不能理解的东西。然而这是长期相伴的忠臣的谏言,罗斯沃尔也重视着拉姆的这些话。
      【总而言之,是有必要继续关注的某种人才这一点是没错——了。那么难把握一个人也是因为才第一天——所以没办法。也有救下了艾米莉亚大人的这份恩义在里面,有必要好好报答也是事——实】
      【……如果,出现了万一】
      言辞闪烁的拉姆,像是不想听那后续的样子。
      少女的表情没有变化,然而能够读出她内心的想法也是因为罗斯沃尔和她长年的交往。罗斯沃尔用黄色的眼瞳注视着拉姆的软弱,稍稍地摇了摇头。
      【这是要很严——重、慎重地看待的问题。身为姐姐的千——万要让雷姆注意不要冲动先斩后奏了】
      拉姆郑重地收下了罗斯沃尔的指示。
      没参加这个密谈的另一位女仆——雷姆时常会汲取这边的意图然后有独断先走的倾向。轻率,如果能只是这样稍加可爱地叱责就能解决的话还好。
      但是像现在这样重要的局面她的独断可能会让事情往坏的方向恶化。
      危险已经防范于未然了。但是,和艾米莉亚的关系恶化了。这样的可笑不出来。
      【就算是拉姆看来,雷姆也仍是对昂有不信感……是,我会提醒的】
      【拜托你了。现在是重要的时期……对,测试至今为止的所有的一切的时期】
      背压倒了靠背上,罗斯沃尔用像是从哪里感觉到了疲劳的声音低语道。
      想要向着这样的他搭话,然而拉姆还是闭上了嘴什么都没说。就这样,两个人之间的沉默随着夜晚的冷空气流动着。
      【现在拉姆,报告就到这里了?】
      【……是。没能传达什么重要的事情,十分抱歉】
      【不——会为了这样的事情责怪你的。比起这个,先完成本来的义务吧。——要空两个晚上了。充分地,不会疼——的吧?】
      【啊——是】
      面对勾动着手指邀请的罗斯沃尔,拉姆带着对什么十分陶醉的表情走了过去。
      在桌前的她用有些摇晃的步伐接近罗斯沃尔,提心吊胆地坐在了他的膝盖上。
      【今晚也,失礼……了】
      【只是行使应当的权力罢了。一直都是这样的,没有害羞的必——要。这是重要的身体。不——是你一个人的东西】
      罗斯沃尔的手在拉姆的脸颊上划着,把隐隐闭上杨进的拉姆的脸向上抬起。将桃色的头发用反对的手梳捋着,罗斯维尔瞑上了半边眼睛,黄色的眼瞳向下望着拉姆。
      【那么,你对我们来说是怎样的存在呐……想要是友好的呢】
      只在口中低语,罗斯沃尔一下子把意识切换到这边来。
      只看着眼前的拉姆,只把自己的意识沉在拉姆这里。
      罗斯沃尔宅邸,第一天的夜晚过去。
      ——像是要把屋子的主人和女仆之间的可疑的密谈的结束一样。


      回复
      举报|4楼2015-12-16 10:31
        想問一下,後面羅茲威爾的火焰魔法「ウルゴーア」你打算怎麼翻?



        我只知道作者有說ウル是絕招的等級,ゴーア的部分才是絕招的種類。
        可是我怎麼都找不到ゴーア是什麼ˇ東西。


        台版的翻譯很懶,直接用沃爾佳姆和烏爾哥雅音譯魔獸名和火魔法,也沒自己去網路上找到相關資料。
        害我從昨天就一直在找怎麼翻,結果只找到魔獸名的起源。
        火魔法除了苦瓜外找不到任何資料,我總不可能翻作苦瓜吧!


        收起回复
        举报|5楼2015-12-16 11:22
          居然有大大愿意出手翻文库版了!跪谢orz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5-12-16 11:25
            4
            【good morning!今天也是晴天,洗东西最佳!来开心一天吧!】
            昂迎着升起的朝阳激情奋发,提高声音大喊道。
            到了罗斯沃尔的五周目,第二天的早晨。
            在亭子的正中央站着,沐浴的早晨的阳光全力转动着上半身。
            做着最适合早上的广播体操让血液流过全身,把睡着的能量全部转化为活力。
            【好,victory!】
            最后两手伸上天空,结束了一天的开始的开始。
            爽快地擦去额头上微少的汗水,昂微笑回头。
            【今天也是从早上开始真是有精神啊】
            【喂喂,说的事不关己呐,小艾米莉亚。小艾米莉亚也来全力一发吧!】
            在庭院的一端的树荫下进行着每日的与微精灵对话任务的艾米莉亚苦笑道。而艾米莉亚旁的猫型精灵帕克浮游着,使劲用手洗着脸。
            【看你洗脸时候的样子,真不愧是猫。这个先放一边,精灵也是会困的吗?会睡过头?】
            【你们如果疲劳积累起来的话也会困的对吧?精灵也是如果作为活动力的源头的魔力减少的话也会出现差不多的情况,如果魔力的积蓄不是很充分的话……呼喵】
            被打呵欠的帕克感染,艾米莉亚也用手捂着嘴唇打了一个小小的呵欠。
            对于两人好似在诉说着困意的表现昂耸了耸肩。
            【两个人都是熬夜,反正肯定是聊关于八卦的事情聊得很开心到很晚喽?也加我一个嘛!诶,我喜欢的人?这个啊,虽然很不好意思!】
            用手捂住双眼,然后一点点窥视着艾米莉亚的反应。
            对于昂这样的态度,艾米莉亚说着【是是】敷衍着挥着手。
            【我喜欢的是帕克,帕克喜欢的是我。谈话到此结束】
            【相互爱恋?!我介入的余地呢?!】
            【喵么说。莉亚是完全沉溺在我的魅力中,昂说不定也是个好男人但是和我比起来的话还是逊色很多呐,老老实实放弃吧莉亚吧……喵哈哈】
            帕克用高高在上的态度劝降追问过来的昂,然而在一旁看到臭味相投的两个人艾米莉亚伸手过来揪起了双方的耳朵。
            【两个人都不要太过分了,总是这样的话我也会生气的呐】
            【痛痛生气了生气了】
            帕克和昂两个人都对艾米莉亚的惩罚感到恐缩。
            耳朵被解放后,两人都用手摩擦着痛感的患部,艾米莉亚叉着腰站在这样两人面前。
            【关系好是不错啦,不过别把人当做噱头来玩吗。知道的话就回答是】
            【是——】
            被催促着伸出手,一不留神就被气势压倒点头了。
            总觉得自己好像是被当成孩子然后被说教了,不过看着露出满足微笑的艾米莉亚,这些细节都不可思议般的觉得无所谓了。
            没能注意到看自己微笑看入迷了的昂,艾米莉亚不经意的拍了下手。
            【对了,能过来一下吗,快,昂,稍微来这儿坐一下】
            横座在草坪上的艾米莉亚,轻轻拍着自己身边的空间邀请昂过去。
            在明白【坐下】的意思的瞬间昂就以极快的速度滑到到了位置迅速坐好了。
            【被呼唤了就出现然后迅速到达的我参上。什么,什么?稍微是什么时机?能够勾到发痒的位置的男人,菜月昂会遵照小艾米莉亚的指示在够不到的位置帮忙挠的】
            【只是让你来旁边而已,做出这样出乎意料的反应到底该怎么办啊我】
            面对昂如此猛烈的气势就算是艾米莉亚也只能苦笑了。
            【那个……昨天,是第一天工作的日子怎么样啊什么的,能做得好吗?】
            【啊啊,大概八成不行!】
            【这样啊,自信满满……诶?不行?八成?】
            【啊呀,八成实在是说过了……六,恩,七成五的样子……】
            【不行的部分比较多还是没有变化啊……】
            是因为昂对自己的评价比想象中的要低,感觉到责任的艾米莉亚失落了下去。不过,马上艾米莉亚为了不让昂在意到自己的失落抬起了头。
            【啊,不过,看,一开始的工作不是还有两成做的好的吗?那样就没问题了,一定能做好的,好啦,拿出自信】
            【也是呐!第一次是二成的话就往上再往上,从现在开始我的顺风要开始载入了!】
            【不要这样自恋快给我反省】
            【要宠我的话就宠到最后啊?!啊,我错了没什么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被艾米莉亚盯着的睥睨目光的迫力所压倒,昂一下子缩了回去低下了头。
            先不论这个。
            【其实,也有拉姆雷姆的助攻怎么样都能成的感觉啦。全力去加入工作了然而还是只有二成这就是我现在的实力没办法,我期待今后的我呐……】
            【本人都这么积极向前的话我也什么都不说了不过……】
            对于昂那积极向上的发言,艾米莉亚莫名闹别扭的撅起了嘴,就像偶尔看到的小孩子的可爱表现一样,给让昂胸口带来一股炽热的冲动。
            不过,动用全部的自制力还是把这股冲动抑制下去了。
            昂做出一副不用你管的样子用两手的指头指着艾米莉亚。
            【嘛,嘛,嘛,所以我也从今天开始接受女仆姐妹这样那样的知道,佣人生活也会勤力的。这样的生活让我累瘫了的话我会飞到小艾米莉亚的膝盖上的,所以那个位置要为我空着呐】
            【……只听一半的话,感觉还是不错的】
            【那么可爱的表情却做出那么辛辣的评价!不过,一半也就是说单边膝枕是可以的吧!那,今晚小艾米莉亚的单边膝盖就由我预约了……别抢啊,帕克!】
            改变了手指指着的对象然后叫出名字,就见接受了宣战布告一样的帕克保持着颇有余力的态度弹动着自己的胡须。
            【呼呼呼,后来才出现的你不管怎么说,莉亚早已经和我签订了契约心也是身体也是贡献给我的状态,现在才对这个关系喵哈哈哈】
            【别在我不知道的地方擅自改动契约内容啊,喂】
            死性不改的帕克两只耳朵被艾米莉亚揪起,在空中吊着被反省中。
            话虽这么说,已经习惯了的帕克倒是一副很休闲的表情,在艾米莉亚的手中很幸福地摇着。说实话,昂很羡慕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恩,那么早晨的活力补给也完成了,去工作吧】
            【活力补给,是什么?】
            【当然,指的是和小艾米莉亚亲热的事情啦】
            【又是这个样子情绪那么高,总是像这样戏弄人,等到说真正的事情的时候会不被相信的哦】
            【和这个类似的时候的事情我倒是知道,我倒是觉得那个是自作自受……】
            【轮得到你来说……?】
            面对受够了的艾米莉亚的视线,昂有点害羞地笑着回应,然后拍着屁股站了起来。
            【差不多再不走的话真的要发怒了。今天是从早饭的准备就开始入工的预定。小艾米莉亚,对青椒不擅长对吧?如果有加进去的话帮你挑出来】
            【就算不喜欢,不吃是不行的……我,和昂说过讨厌青椒吗?】
            对着这个疑问歪头的艾米莉亚,昂留下了浅笑挥着手告别。
            这个事情直接说过,也事实上看到过讨厌的样子。
            身子毫无意义地左右摇摆着,意识到自己是在被艾米莉亚所看着然后演小丑给她看。
            ——意识着,意识着,一边意识着不让自己的微笑消失一边意识着


            回复
            举报|7楼2015-12-16 12:24
              怎樣都沒法傳連結,該死的百度。
              用「リゼロwiki ~Re:ゼロから始める異世界生活まとめ~」搜尋,左邊的「用語集」有說,我直接貼原文吧。


              火・水・風・土・陰・陽の六属性からなる。基本は、熱量関係の火のマナ、生命と癒しを司る水のマナ、生き物の体の外の加護に関わる風のマナ、体の内の加護に関わる地のマナの四つに大別される。詠唱は、ゴーア(火属性。メラ、ファイア系統)、ヒューマ(水属性。ヒャド、ブリザド系統)、フーラ(風属性。バギ、エアロ系統)、ドーナ(土属性。クエイク系統)、シャマク(陰属性)など。威力は無印→エル→ウル→アルの順番で強くなる(例:ゴーア→エルゴーア→ウルゴーア→アルゴーア)。陰属性の有名な魔法は、相手の視界を塞いだり、音を遮断したり、動きを遅くしたりなど、妨害・能力低下系の効能があるデバフ効果。陽属性はバフ効果。常人は火・水・風・土の内のひとつに適性があれば良い方である。魔法を発動するには詠唱という手段を用いるのが一般的だが、熟達していれば詠唱を言葉にしなくても発動する。


              收起回复
              举报|8楼2015-12-16 13:38
                前排支持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5-12-16 15:42
                  楼主!非常感谢你!!!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5-12-16 16:03
                    甘家口建筑书店,建筑书店,低价任你来选! 等你来挑
                    广告
                    抱歉,因為難得的翻譯軍所以興奮得忘了,剛剛才想到閣下可能不知道文庫第三卷已經發售了。
                    假如因此不想繼續翻文庫版,可否請您轉戰web版,很多人都覺得web版比文庫版出色。
                    拜託您千萬別走人啊!




                    以下為web版進度
                    第一章,燒刀子一兩翻到第十七話,便因為文庫出了棄坑。
                    第二章(第28話之前),ACG之神上因為別人建議他來翻第三章,所以從第二章沒翻多少就跳第三章。
                    第二章(第29話之後),在下不懂日文會花非常多之時間,但誓言絕不棄坑。
                    第三章,ACG之神上第三話未翻完,即因為現實層面的問題暫時退出翻譯界,@進擊的小穎 好像有意思要接,不過最近他好像在玩遊戲沒空。


                    web版連結在首頁的右側,在「就是死不了怎辦」裡的「網路小說連載地址」。


                    收起回复
                    举报|11楼2015-12-16 21:14
                      原来是这样,web第三章对应着文库第四卷以后的内容,应该差别不大,如果方便的话可以考虑下翻译第四卷吗?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5-12-16 23:35
                        5
                        目送着摇摇晃晃着消失在视野里的昂,艾米莉亚吐露除了小小的叹息。
                        在这叹息的前方,手掌中的帕克也注视着昂的背后目送他。突然,帕克注意到了艾米莉亚望向自己的视线抬起了头。
                        【怎么了?一副有话想说的样子】
                        【怎么说呢,有点在意的事情,不太能很好的表达不过】
                        欲言又止,艾米莉亚看上去正在为自己把内心的困惑化成语言而努力着。但是那还是卡在了喉咙里,就那样无法化成语言而是化成了叹息消失了。
                        看着艾米莉亚纠结的样子,帕克抽动着自己粉色的鼻子。
                        【在意昂的事情吗?莉亚会这样在意一个人还真是少见呐。】
                        【别说的人好像很不擅长和人接触一样好吗,我不是不擅长和人接触,只是没有和人接触的机会而已——】
                        艾米莉亚鼓起了脸,在帕克面前露出了绝对不会让其他人看到的表情。
                        这好像撒娇的孩子一般的态度,正是艾米莉亚对帕克有着绝对的信赖的证据。而承受这份信赖的帕克也用祥和的模样看着和女儿同样存在的艾米莉亚。
                        先不论这,帕克倒是敏锐的察觉到了艾米莉亚那份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感情点头道。
                        【嘛,莉亚会困扰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有点,变成了会让人麻烦的事情了呐】
                        【麻烦的,事情?】
                        虽然说法方式很悠闲,但是艾米莉亚严肃着表情,摆出了绝不会听漏的态度。
                        基本上,帕克的性格就是无论事情再怎么危机态度也还是一如既往不变的。不知道这是精灵的特性,还是帕克的性格。因此要从她的精灵的感觉来判断说的内容的重要性是很困难的,于是听的那一方的判断就变得很重要,也就是说,艾米莉亚的判断。
                        在吞咽一口气的艾米莉亚前,帕克悠然地玩弄着自己的胡须。
                        【一不留神看了一下呐。昂的心,大致上已经坏的不成样子了,从里到外都坏的乱七八糟。那样下去的话,在不远的未来说不定就会磨损的一点不剩吧】
                        用无论何时都不会有所变化的口吻说了。


                        回复
                        举报|14楼2015-12-17 09:02
                          6
                          尖锐的声音响起,听到陶器碎裂的声音雷姆惊讶的抬起了头。
                          【别介意!别介意!别在意!没关系的!】
                          说着这样的话,踩着舞蹈一般的步子的少年——昂抓来了扫除用具。他迅速的收拾了脚下四散的陶器碎片,做着擦去额头上的汗的动作。
                          完成之后,望向一直看着一连串的事情的雷姆,只见她作出了露齿的凶恶笑容。
                          【安心吧。快捷的事后处理,受伤者一个都没有哒】
                          【我想有这份心是不错,但是让花瓶落下来的不就是昂吗?我回去拿替换的花瓶的,还有地板的擦拭和花的整理……】
                          【不,没关系!花瓶也交给入手了花的我来处理吧!前辈去做自己的工作就好!】
                          追过正在下达指示的雷姆,走向备品仓库的昂在数分钟后好好地拿着花瓶回来了。不一会儿在这原来的位置花瓶、水以及插在花瓶的花的样子都和原来一样了。
                          【呼,完成了一项工作的感觉真不错,小雷姆】
                          【虽然是自己增加的然后又自己善后的工作。……昂,从谁那里问了花瓶的位置?姐姐吗?】
                          【恩,啊,额……对,就是姐姐!因为是我嘛,一定会把花瓶打破的时候。为了那个时候,就被叮嘱了花瓶的位置了!】
                          不愧是姐姐,有远见——什么的,就算是雷姆也不会想到的蹩脚的借口。而且比起花瓶雷姆更在意的在收拾花瓶碎片的时候使用了扫除用具,然后没有迟疑就把陶器给扔掉的昂那副对宅邸的熟知程度。
                          从雷姆看来,这并不是只雇佣了一天两天就能有的行动。
                          不过话虽这么说但是当自己带着怀疑看过去的时候。
                          【没关系吗?不要像这样一个人揽下所有的工作也稍微分给我一点嘛。我会做的,不管什么事情】
                          像这样,很亲密的态度接近过来所以变得不明所以了。
                          这不是有恶意敌意的人会有的举止,但也不是什么都没有想的人会有的行为。不过,就算是有什么阴谋这态度和言辞也太露骨了,而且尽是破绽。
                          能看得出来在为了做好工作拼命努力着。能看得出来在为了和雷姆拉姆打好关系,拼命努力着。
                          这份拼命,不知为何看到那份单方面压上来的迫切感情的雷姆皱起了眉头。
                          昂的这,就算不被承认也在继续自我主张的模样,让人觉得心痛。
                          【昂——】
                          【啊呀,我忘记了还有小拉姆拜托给我的工作了!要快点了,我会再来打扫的所以抱歉啦!那么之后,拿上会来汇合的!】
                          在出声阻止之前,跑出去的昂就消失在了走廊的另一头。收回正要伸出去的手指,雷姆正打算回头去和姐姐商量这份困惑——
                          【——不,并不是需要劳烦到姐姐的事情】
                          像是要把刚才胸口感受道德这份疼痛留住一样,雷姆为了处理剩下的工作踏步走向自己的工作场所。


                          回复
                          举报|15楼2015-12-17 09:42
                            7
                            ——好恶心。
                            【哦,小拉姆!刚才的看到了吗?我刚才的切菜,才过了一天就变得很熟练了呐?不是开能开花了吗?!】
                            ——好恶心好恶心好恶心。
                            【小雷姆,快看快看!这个连纤细的工作都有可能成功的技术,现在,我的手指上正所谓存在着奇迹!Illusion!】
                            ——好恶心好恶心好恶心好恶心好恶心好恶心。
                            【只是遇到了小艾米莉亚我的心就骚动不安!你真是莫大的罪过呐!】
                            ——好恶心好恶心好恶心好恶心好恶心好恶心好恶心好恶心好恶心好恶心好恶心好恶心好恶心好恶心好恶心。
                            保持笑容说出能逗人开心的话。全力完成被拜托的工作。连失败也无所畏惧果断的挑战,如果空闲的话就为了触发时间四处游走。
                            动用所有的记忆,把重复了四次的这四天像是要刻下来一样回忆挖掘出来、不管多细微的事情只要是发生了那么就把它刻在自己身上。。
                            不是这样的话不行。不这样做的话不行。
                            就连一秒都不能浪费。仔细思索所有可能性,必要的事件所有的得失都要模拟出来。只要当成是游戏就好了。彻底的管理FALG。这方面我应该是得意的。能见面就尽量见面的话可能性也会增加。
                            ——应该已经能笑的很自然了。应该已经能很被笑的很自然了。
                            无意义的夸张行动。让人认为是没有警戒价值的蠢货。避免被判断成是派不上用场的笨蛋。活动脑子,别停止思考。
                            经常注意有没有不自然的地方。别说是一秒就算是以刹那也不能大意。
                            ——不能失败。不能。因为不能。
                            重复再重复,脑中警钟无止息地响着。
                            这是报告危险的警铃。
                            虽然是来到异世界,一点进步都没有的自己,但发觉只有这个感觉变得敏锐了起来。
                            【啊,小拉姆。我没有在偷懒哦?我有很好地完成的工作。就算前辈摆架子会自己房间午睡一会也没问题的程度哦?】
                            对于这种意外的接近,要避免用冷淡的态度与肤浅的假笑来对应。
                            打算做的滴水不漏。但是,菜月昂真的做到了吗。没有让她们产生不信感吧。不止是在拉姆的面前,在雷姆的面前要更是被,百倍的去做。
                            要自然地,消除不自然的部分,装作是菜月昂。
                            很简单的事情。是自己。一点也不在意住在这个宅邸的人们的真心想法,只是天真地无所鼓励地,回到只是享受着被给予的这个环境的懒猪就行了。
                            什么都不知道,什么做不到,什么都没注意到,除了这些应该是做不到的。
                            嘿嘿着,随时戴着微笑的假面走着。
                            在宅邸里。不知道在哪里和谁就会偶然碰上。自由的时间没有所谓的自由。空出来的时间全部花在对过去的鉴证和之后行动的立案。
                            【哦,唔,唔呕……】
                            突然涌上的呕吐感。
                            只有呻吟的声音从嘴角漏出,但是昂的微笑绝对不会崩溃。
                            就那样跳着步伐,像是舞蹈一样潜入到就近的客间,然后走向房间里标配的洗手间。
                            【……唔呕呕呕。唔,呕呕呕……】
                            把早就已经空壳的胃里的东西,一丝不剩地倾吐到洗手台里。
                            食物什么的在进入身体的时候就已经全部吐出来了。现在出来的就只有混着黄色的胃液。然后,现在就是仿佛是连这些胃液都要一滴不剩的干涸掉一样内脏持续疼痛以后的事情了。
                            呕吐感消失不了。把水龙头的水大口喝下让胃里装满水,然后在把那些再吐出来。已经重复了一次又一次,像是洗胃一样的呕吐重复了一次又一次。
                            【哈……哈,哈……】
                            胡乱地把袖子压在嘴边擦拭着,脸色发青的昂荒乱地喘着气。
                            像是要被压上来的压力给杀掉一样。就这样连休息的空闲都不给的时间继续下去的话,就算只是这样感觉自己也会衰弱死了。
                            对本末倒置的自己的现状自嘲了一下,但是想象的笑容完全没有浮现。
                            浮现的只有,从内心涌上来的不安和绝望。
                            ——有好好的做到吗。
                            想来,和这屋里的人关系最好的时候,就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一周目的时候。
                            从第二次开始无论如何,都会因为太过在意一周目发生的事情,然后在接人待物的事情上出现问题。没法得到姐妹两人的信任,有很大原因也是因为这个吧。
                            所以这次昂,参考第一次的循环。话虽这么说,照葫芦画瓢的话就会重复第二次世界的失败。重要的是要做的比第一次的世界更好。
                            也就是说,全力做好眼前的工作,好好地拿出成果就行。
                            拉姆和雷姆都是只要这样就不会出现在昂面前。只要能逃过被姐妹给肃清的结局,昂的悬念就有一个可以除去了。
                            【但是,这样的话还只有五十分……要满分的话,不把咒术师的真身找出来不行呐……】
                            只是昂不被姐妹杀掉的话,是没法让从咒术师的威胁逃脱的。
                            会变成或是昂或是雷姆没能迎来第五天的早晨,然后悲鸣在宅邸里响起的情况。
                            本来的话,关于咒术师的情报想立即和相关的人表明,然后商量对策。但是这对昂来说却做不到。因为有还没有被信任到能够让自己所说的话被听进去与没法表明情报来源这两个理由在里面。
                            像人表明【死而复生】是禁忌,如果试图打破这个昂会体会到地狱般的痛苦。
                            有对疼痛的恐惧。但是除此以外,更害怕碰到那个漆黑的指尖。
                            赢得关系者的信任,然后找出咒术师的真身。
                            时间压倒性的不足。不足到让自己焦躁,让自己发狂。
                            一想到不做些什么不行,又会陷入做什么都没用的死胡同。
                            昨晚也是,含着这个没有答案的螺旋一点也没睡。
                            理由说白了就是不安,与看不到解决办法而挥舞试图寻找的这双手的无力。
                            付出了生命回来了,即便如此仍然那么无力愚昧不够格的自己。
                            【啊啊,可恶……真难堪】
                            不能失败,没有退路。
                            本该舍弃的生命,本该终结的生命。害怕再一次失去。
                            五周目的世界。但是,昂并没有死亡了以后还能再一次复活的乐观性格。
                            这次是回来了。但是,说不定就没有下次了。这次说不定就是最后了。
                            常常意识到自己正处在山崖边缘,精神因此持续着磨损。
                            没法干脆的自暴自弃逃走,也没法干脆地舍弃一切去抗争到底。
                            勇气不足。不管到哪里都只是凡庸,不管到哪里都只是凡俗。
                            这么想着认识到了自己的小气,自己都开始讨厌自己了起来。
                            【懦弱的话什么的,又说这种话的空闲吗,我个混蛋……】
                            有时间说这么懦弱的话的话,还不如去多说一些玩笑话来给自己赚一些印象分。
                            甩开呕吐感,昂拍打这自己逞着强的脸骂道,然后走出到客间外。
                            现在虽然是空闲时间,但这不是休息时间,现在的话就连休息时间也要珍惜。
                            总之,先去找拉姆和雷姆——


                            收起回复
                            举报|16楼2015-12-17 13:27
                              总觉得这是第二卷


                              看了三卷,就跳崖那段记得最清楚


                              回复
                              举报|18楼2015-12-17 15:55
                                【终于找到了】
                                就在确定了思考的方向性的时候,从身后传来了搭话的声音。
                                回头一看,是正在调整着有些喘的呼吸的艾米莉亚。
                                在看到艾米莉亚的同事,昂的意识就随着声音切换了回来。
                                胃痛胸痛胸闷全部都忘记,全身心都放在艾米莉亚身上,脸颊牵扯出笑容。
                                【啊呀,能从小艾米莉亚那里得到对自己的指明真是少见让人高兴又让人害羞!不管什么话什么命令都说来!如果是为了你的话刀山火海,甚至是宝藏库我都到去!】
                                做出必要以上的欢闹,昂在艾米莉亚的面前隐藏着自己的内心。
                                这是想要自夸等级的变身。但,看到这样的昂的艾米莉亚的反应却和预想的不一样。本来以为,一定会露出无奈的表情然后叹息一口气的。
                                【昂……】
                                【喂喂,如果是我所认识的小艾米莉亚的话这时候应该……哈!难道说是假的!?但是但是,像这样可爱到想要抱住的美少女是其他人能够再现的吗?!】
                                用荒诞无稽的去引出艾米莉亚的反应,但是即便如此艾米莉亚的反应依旧很淡薄。
                                和预想的事情背道而驰,艾米莉亚用被悲伤所填满的眼神注视着昂。
                                ——糟了,本能的部分开始发出警报。
                                【诶,小艾米莉亚为什么不说话呢?这样的话,会被误认为是不管做什么都不会说什么的孩子然后被坏家伙恶作剧的呦?比如说,被我!】
                                好奇怪,自己的脑海里一次又一次的这么叫道。
                                ——自己戴上的笨拙小丑假面面,暴露了吗。
                                这份不安出现的瞬间,昂想起来一直陪伴在艾米莉亚身边的那只小猫。
                                拥有精灵之名的猫,对于他人的感情,是能够读出别人的内心的。
                                只在表面上精修着的昂的意图,早就从一开始被看透了。
                                贴在脸上的微笑消失了,仿佛是怕被叱责的孩子一样的表情浮现了出来。
                                在从一开始就已经看穿了所有事情的对象面前,试图隐藏然后继续舞动的话是滑稽的。比起这些,唯一不想让艾米莉亚知道,这样的自尊心已经碎的七零八落。
                                ——让艾米莉亚幻灭了。只有这点不要。
                                但是,当想要说出什么借口的时候却连这个都做不到。
                                就算好几次都想开口,却找不到关键的话语的昂什么做不了。
                                看着欲言又止的昂,艾米莉亚小声说了一声【好】。
                                【昂,请过来】
                                【……诶?】
                                【好了啦】
                                啪的一下拉过手腕,艾米莉亚立马就拉着昂进了就近的一件客房。
                                就刚刚出来的房间,被拉了回去,昂脸上浮现出了疑问。
                                但是,艾米莉亚不管这样的昂,手叉着腰在房间里巡视着。
                                【那么,坐下,昂】
                                指着床,用素来不便的银铃般的声音说道。
                                顺着手指看去,地板上盖着绒毯,谁也没用过的房间但是却有好好的在打扫。当然,是直接躺倒睡觉也没问题的状态。
                                【只是坐的话床和椅子都可以吧?为什么要特地在地上……】
                                【够了快坐】
                                【是,很乐意!】
                                被用与平时不同被很强的语气说了,不留神就不管三七二十一飞飞快地正座了。
                                见到昂坐下了,艾米莉亚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站到了昂的身边。
                                自然地,从较低的地方看艾米莉亚的话就只能往上看,不过奇怪的想法却完全没有涌现。
                                仅仅,仅仅是为了读出艾米莉亚的真正目而拼命看着。
                                【……唔恩】
                                小声的,艾米莉亚的喉咙中发出了声音。
                                像是说服自己一样咽了一口气,艾米莉亚在昂的旁边同样地正座了下来。
                                昂在一不留神就能碰到艾米莉亚的距离上心跳不已,同时又侧目窥视着雪白的侧脸尝试读出感情。
                                突然,那个侧脸开始出现红潮,昂注意到了耳朵是红色的。
                                【因为,是特殊情况】
                                【……诶?】
                                比疑问带到嘴边还要快,昂的后脑勺被什么压到了。正座着的身体并不能反抗这个力量,随着势头变成了前倾的态势——然后被柔软的触感给接住了。
                                【位置有点差。还有,恩……有点扎】
                                脑袋下的东西生疏地活动着,艾米莉亚的那害羞的声音同时从上方传来。
                                向上投去了惊讶的视线,眼前的光景让自己的惊讶进一步的叠加让自己瞪大了眼。
                                正上方,就在这才所谓的脸和脸几乎要碰上的距离是艾米莉亚的容颜。对着上下颠倒了的美貌,昂慢一拍地想着【啊啊,是我倒过来了啊】理解了。
                                在这个距离,上下颠倒着,头下面是柔软的触感。
                                ——这些关键词集合起来,昂在心中一瞬间导出了答案。
                                【膝,枕?】
                                【很害羞的所以别那么明白的说出来。还有,禁止往这边看,眼睛,闭上】
                                额头被轻轻的敲着,眼睑被手掌覆盖挡住了视线。
                                但是,昂把这样做着抵抗的艾米莉亚的手拨开,终于说出了话。
                                【害羞的小艾米莉亚也是最好的……但是说到底,这是什么情况?我,什么时候做出了能够得到这样的奖赏的功绩了吗?】
                                【这样奇怪的逞强,现在不做也行的】
                                额头再一次被轻敲。但是,这次手就那样放在了额头上,艾米莉亚挠动着反过来了的昂的刘海。有点痒的感觉让昂眯上了双眼。
                                【说过了吧,昂。累坏了的时候就膝枕。所以现在给你膝枕。总是这样的话肯定是不行的,不过今天是特殊情况。】
                                【特殊情况,才第二天?这样就疲劳困倦的话,我体质也太虚弱了吧……】
                                【被打垮了的,一看就知道了哝。详细的情况,肯定是不会说的吧?虽然不觉得这样的事情会人觉得放松……不过除了这个也什么都做不到了】
                                掩饰的行为被慈爱的视线给覆盖了。梳着刘海的手指不知觉地开始分着黑发,像是哄着幼儿一样开始舒缓地抚摸起了头。
                                抛开了所有笑容,昂想要把这样动作的艾米莉亚的指尖弹开。
                                这是看错了,没有做这么难堪的事情,昂是打算在艾米莉亚的面前强行继续那要虚张声势的誓言的。
                                【哈哈……小爱米莉亚,这样的……我,是……】
                                可是,声音变得尖锐,喉咙开始哽咽,接下去的话说不出来。
                                昂的意识没法从那抚摸着自己的头的温柔手指上移开。
                                【累了吗?】
                                【还,还差得,远呢。完全,没事……】
                                【很困扰?】
                                【被这样温柔对待,你看,迷上你了哦?这样的话,又……这样……哈哈】
                                对这简短的询问,昂回答的声音中听不出空虚意外的东西。
                                空空的言辞,就算是自己也能明白空洞的语言序列。
                                然后艾米莉亚,低头把脸靠近了这样的昂。
                                【——很,辛苦吧】
                                【——!】
                                被这样怜爱地说了。被这样温柔地说了。被这样疼爱地说了。
                                只是这样的一件事,只是这样的一句话,昂心中的防线就决堤了。
                                已经满是疮痍的这个开始崩溃,破坏,被堵在其中的东西一口气向外倾泻出来。
                                想把这些封印在心底的,但是一点都没有消失一下子转变成激情的风暴。
                                【很……辛苦。难受的,要死。害怕的,要死。伤心的一塌糊涂。痛到,想死的程度……!】
                                【恩】
                                【我,努力了啊。努力了啊。拼死去。拼死去,为了把全部事情都往好的方面而努力了啊……!真的。真的真的,明明到之前都没有像那样努力过的!】
                                【恩,我知道】
                                【因为我喜欢啊,这个地方……我觉得,很重要的,这个地方……!所以,拼死想要去夺回来了啊。很害怕。害怕的要死。如果又,被那样的眼神,看待的话……对会这样想的自己,讨厌的停不下来啊……】
                                没法控制住感情。
                                一旦爆发了一次就像是断了阈口一样溢出,披着微笑的假面的懦弱者的脸被眼泪给完全弄脏了。
                                眼泪停不下来。鼻涕也流了下来。嘴巴里不知道的液体溢满着,昂的哭声夹杂着呜咽让人听了人感觉更加的痛苦。
                                看不下去。丢脸到家。堂堂的大男人在女孩子的膝上,被抚摸着头嚎啕大哭。
                                丢脸丢到想死的地步。温暖的情绪也溢出到,到死的地步。
                                陪在身边听着昂的哭声的艾米莉亚的反应很温柔。
                                昂那不得要领的词语的排列的意思什么的,只能肯定没有传达出什么事情。
                                即便如此,艾米莉亚的声音温柔的解开了昂的心。
                                理由不知道。只是这样想当然也说不定。
                                但是昂现在,被这份温暖给拯救了的事情确实事实。
                                鼻水眼泪流个不停,昂在艾米莉亚的膝上号哭不已。
                                哭泣着,哭泣着,哭号着,不知何时这不堪的哭声消失在了遥远的彼方。
                                ——只剩下安睡的呼吸声,落在了这间客房。


                                回复
                                举报|19楼2015-12-17 19:30
                                  支持楼主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5-12-17 20:28
                                    8
                                    陷入睡眠的时候,昂感觉到了呼吸之间自己胸口中那份温暖的存在。
                                    这是,这份感情是什么,现在昂已经知道了。
                                    越是看见艾米莉亚,越是和艾米莉亚交谈,越是和她的指尖进行触碰,昂的内心的这个鼓动就越发强烈,为什么会有这种莫名的感觉。
                                    一意识到艾米莉亚,身体中就会发热,这是名为【恋爱】的顽疾。
                                    一旦意识到了这一点,人就没法对这种发热症的力量产生抵抗。
                                    昂也,不是例外,所以——
                                    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不管如何手上,不管如何痛苦,不管如何哭喊,不管如何被绝望所啮噬,一切只为了,就出她,艾米莉亚。
                                    这每一天,都是为了和她继续前行。
                                    ——菜月昂或命亡九世,唯此恋永生。


                                    回复
                                    举报|21楼2015-12-17 21:03
                                      9
                                      ——雷姆访问这件客房的时候,艾米莉亚在温柔地抚摸着熟睡的昂的黑发。
                                      无声地打开客房的门的雷姆,见到室内的艾米莉亚正打算开口。
                                      【嘘——】
                                      被这样做出用手指立在唇前的举动的艾米莉亚阻止了。
                                      笑眯眯地望着直坐在地板上相互倚靠的两人,雷姆走步来到了她们身边。
                                      【昂,只是在睡觉吗?】
                                      【是的。呼呼,你看像个孩子一样。头,抚摸的话就会露出安心的表情呢。】
                                      一遍像是感到很有趣般地抚摸着昂,艾米莉亚向雷姆寻求着同一意见。
                                      对这样的艾米莉亚雷姆安静的摇了摇头表示回应。
                                      【今天,昂看上去不像是能再工作的样子了呢】
                                      【确实呢,今天就休息吧。开始工作第二天就休息,真是坏孩子。恢复精神了的话,要给点惩罚呢。】
                                      轻轻地笑着,艾米莉亚就那样又回去玩弄昂的脸。
                                      看来是没有吧睡着的昂给放下,解放自己的脚的打算了。
                                      雷姆这样解释艾米莉亚的态度,静静地低头望着沉睡的昂。
                                      天真无邪的睡脸。像小孩一样,完全看不出紧张和轻薄。
                                      和之前说着工作分别的时候像是被紧迫感给拉扯出来的笑脸是天壤之别。简直就连怀疑是在企图着什么的自己也是个笨蛋一样。
                                      【像这样看着睡着时候的样子,就连这份心都没有了呢】
                                      学着艾米莉亚的样子,雷姆也轻轻地用之间触摸着昂的刘海。
                                      简直就像是不谙世事的新生儿一样无防备,雷姆的嘴角也柔和了下来。
                                      【要向姐姐,传达今天昂没能派上一点用场。工作,不另外好好最好的话】
                                      行了一礼,雷姆特地地留下这样的话就转身走了。
                                      目的地是姐姐的身边。现在的时间的话,是姐姐还在食堂收拾的时间。
                                      和她合流,然后把今天的计划重新安排一下吧。
                                      【雷姆】
                                      突然被搭话然后停下了脚步,雷姆慢慢的全身转回。
                                      和坐在地面的艾米莉亚,视线的高度有着较大的差距。但是,即便如此,雷姆却感觉自己仍旧在艾米莉亚的面前似乎十分渺小,感受到了不可思议的压迫感。
                                      无关雷姆这样的些微震惊,艾米莉亚轻声说了。
                                      【——昂是,好孩子哦?】
                                      【——】
                                      被告知的话语,雷姆深深的行了一礼作为回应。
                                      然后一点也不回头地走向了门口,留下昂和艾米莉亚出了客房。
                                      在走廊上走着,回味着刚才艾米莉亚所说的话。
                                      无表情的雷姆的侧脸,全身隐隐地颤抖着就连本人也没注意到。
                                      ——只有,那隐约飘散着的邪恶的臭味,在雷姆的心上留下了微小的疙瘩。


                                      收起回复
                                      举报|22楼2015-12-17 21:29
                                        瞧瞧我发现了什么!翻译不错,赞一个
                                        支持翻译君!顶


                                        回复
                                        举报|23楼2015-12-18 18:15
                                          默默等了好久终于有人翻了 感谢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5-12-18 21:04
                                            终于能看到了 谢谢楼主


                                            回复
                                            举报|25楼2015-12-19 11:56
                                              有网盘链接吗


                                              第二章 【哭喊着停止了哭泣】
                                              1
                                              【借着女孩子的膝盖,被摸着头安稳地迎来了睡眠……只看这些的话,这是上级的时间呐】
                                              这样说了一次又一次然后叹息道的昂挠着头连耳朵都红了起来。
                                              想起来的是数小时前,吐露出心声的盛大场面。
                                              【在意中人的面前哭喊着还涕泗横流着睡着。追加着还就这样在那个人的膝盖上睡了好几个小时……这已经是怎样的羞耻play了啊】
                                              艾米莉亚的膝盖因为昂的鼻水变成了很严重的状态,不管从卫生角度还是男子气概的角度都是看不下去的状态。
                                              不过与此无关,艾米莉亚知道昂自己醒来位置都没有试图摇醒他,也没有做出责备在因为弄脏了衣服而谢罪的昂一样的事情。
                                              【如果稍微轻松一点了的就够了而且,昂你还不明白】
                                              【诶?】
                                              【比起说那么多次的对不起,不如说一句谢谢更能让对方满意。我不是想要道歉,而是因为想要这样做菜这样做的,是吧】
                                              被手指放到说着抱歉的嘴唇上,然后送着秋波说这样的话不倾心的男人是不存在的。事实上,昂就不是倾心而是倾倒了。
                                              有了前面的这些事情,对真正意义上自觉到了自己对艾米莉亚的恋心的昂来说这些行动和言辞,全部都显得太过艳丽。
                                              和回房间换衣服的艾米莉亚分别后,昂仍然像是在梦中一样在宅邸里徘徊,直到现在才回归自我,然后像这样落魄地抱着头。
                                              【没救了,我超没救了。说什么只有艾米莉亚不想给她看到自己的软弱。已经被看到了比这个还要羞耻的地方了吗不是。这样真的已经没有什么脸见她了啊——】
                                              【……大晚上的到人家的房间里来,想说的就这个么】
                                              坐在梯子上,斜视着痛苦地扭着身子的洋服少女——贝阿特丽丝很不爽,可爱的脸上刻满了怨恨。
                                              和艾米莉亚分别后,感觉已经没脸见人了的昂再三纠结来到的是,谁都不会来的禁书库。当然,就算所有者的少女不服这也是最好的地方。
                                              只是,回来这里也不全是因为这个。
                                              【别这样说嘛,贝阿子。我和你什么关系】
                                              昂用手轻拍了吊起了眉头,脸颊抽动着的贝阿特丽丝。
                                              【啊啊,贝阿子呐。我觉的为了表现亲近感爱称是不可缺少的。到现在宅邸的那群人的话只对你完全没有表现出这样的感情……】
                                              回想起上次的循环。那才是,真正被孤独和绝望感所淹没的时候。
                                              用带着些强迫的歪理游说,就算说这成是强行对话也无所谓。即便是这样的开始,也确实地在两人之间产生了羁绊定下了契约。
                                              最后这个契约被昂单方面的切断了。但是,贝阿特丽丝不惜把契约的内容模糊化尽全力保护着昂。
                                              就算贝阿特丽丝忘记了这份感情,昂也绝对不会忘记。
                                              【——所以说,不管你说你对我是怎么想的,我就叫你贝阿子。这就是我能做到的,最大的亲近的证明!】
                                              【完·全不高兴!什么啊这个强行压过来的善意!说是恶心倒不如说是屎一样恶心么!】
                                              【什么啊,你这种说法!这边可是真心想要传达感激之情,是不应该糊弄过去的场景啊!】
                                              【想想自己刚才说的话如果还能说不是在胡闹的话,贝提和你之间的成立的已经不是对话,而是像是对话一样的感觉的别的什么东西了!】
                                              这种本来是想来场对话抛接球的,但是从中途开始却变成了橄榄球一样的说法让昂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这种昂式亲近表现,似乎并没有让贝阿特丽丝产生共鸣。
                                              【嘛,就算是这样我还是会继续叫你贝阿子的呐】
                                              【多余的执着。贝提的话就算被这么叫了也不会回话的】
                                              【别说那么冷淡的话嘛,贝阿子】
                                              【……】
                                              对于昂的搭话,贝阿特丽丝沉默着视线仍放在书本上并不回话。看来是打算实践自己刚才的发言。
                                              靠近态度顽固的贝阿特丽丝,昂毫无办法,只能在梯子的周围绕转着。
                                              【怎么啦贝阿子,还好吗贝阿子,微微没问题吗贝阿子,遇到困难了不管什么都说来听听吧贝阿子,恩?怎么贝阿子,能行的贝阿子。呐,贝阿子贝阿子】
                                              【吵死了书都看不进去了啊!到底什么事情啊!】
                                              挑衅抗性低的贝阿特丽丝,对在触怒他人神经方面有天赋的昂来说是上等的饵食。昂做着决胜姿势,面对着因愤怒而颤抖着肩膀的贝阿特丽丝歪起了嘴角。
                                              【其实是病急乱投医了。说白了,我想要你的帮助】
                                              ——在那样难看的哭喊混乱过以后,把在这尽头得出的结论传达给了这位纵卷发的少女。


                                              收起回复
                                              举报|27楼2015-12-19 17:54
                                                大佬不錯,支持感謝!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8楼2015-12-20 21:22
                                                  楼主赞啊,你就是我的天使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5-12-20 21:53
                                                    唉~天使漢化組說十一月就漢化完成了,今天看到他們把作品放上網路了。
                                                    樓主的辛勞了。


                                                    之後不會翻的日文可以問你嗎?


                                                    收起回复
                                                    举报|30楼2015-12-20 22:09
                                                      找了一下,楼上说的是真的,好像是今天凌晨发布的。辛苦翻译君了。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31楼2015-12-20 2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