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皇国吧 关注:689贴子:15,470
  • 5回复贴,共1

三篇关于礼仪的庇护十二世时期宗座文告,兼议礼仪的形式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三篇文告分别是:
Mediator Dei 1947
Musicae Sacrae Disciplina 1955
Instructio de Musica Sacra et Sacra Liturgia Congregatio de Pius XII 1958


回复
1楼2015-12-11 00:19
    31. 圣乐的尊贵与崇高目标存在於这一事实中:其美妙的曲调与光辉美化装饰了主持弥撒的司铎与赞颂至高天主的基督信徒的声音。圣乐独特的能力与优点,将在场信众的心灵举向天主。它使基督信徒团体的礼仪祈祷更活泼热诚,使每人都能更有力,更专心,更有效地赞美祈求三位一体的天主。
    32. 教会与它的首领基督结合在一起,通过圣乐的力量,增加了给天主的光荣。在神圣礼仪中,信友受神圣乐声的激发,圣乐也增加了信友的果实。这些果实,一如日常经验,及众多古今文学资料所示,促使信友们显示出适合於基督徒的生活与品行。
    33. 圣奥斯定讲论圣歌“优美的声音与恰当的曲调”的特点,说道“听到这些神圣的歌词,通过乐曲唱出,比不用歌曲更能在我心中燃起虔诚的火焰,我们内心的各式情感,在扬抑起伏的歌声中找到了适合自己的音调,似被一种难以形容的和谐而荡漾。”
    34. 从上文中不难看出,圣乐本身愈发接近基督徒敬礼的顶峰,即祭台上的感恩祭,其尊严与力量愈发显得伟大。其最崇高伟大的作用,是以美妙的乐声伴随司铎奉献神圣牺牲的声音,及在场信众喜悦地对答,最终以这高贵的艺术提升整个礼仪庆典。
    35. 为使圣乐能发挥其最佳功效,我们必须再陈述一件与其密切相似之事,即其能为其它礼仪庆典伴奏并起美化它们的功能,尤其是团体诵念日课。故此应极力褒奖赞扬礼仪圣乐。
    36. 我们也必须坚持,音乐并不是神圣礼仪的首要组成部分,但是藉其力量与目的,它是宗教信仰的重要帮助。这种音乐可被恰当地称为宗教音乐。教会从起初就有此种音乐,并且在教会的支持下,它在健康地发展着。经验所示,在圣堂中的非礼仪性庆典中,及在圣堂外的各种庆祝活动中,宗教音乐对信友的灵魂起到了重要而有益的影响。
    37. 这些圣诗的曲调,经常以人们自己的语言咏唱,容易熟记於心。记忆力能抓住这些歌词和音乐。人们经常咏唱这些圣诗,并对歌词了然於心。即使是学习这些圣诗的幼年儿童,也应帮助他们理解并记忆这信仰的真理。因此,这些圣诗发挥了教理的作用。在业余消遣时,这些宗教圣诗给少年及成人带来了纯真的喜乐。在更庄重的集会中,圣诗也能使宗教的气氛变得更隆重。它还能为基督徒家庭带来虔诚的愉悦,甜蜜的安慰及灵性的进步。为此,大众宗教圣诗对公教使徒工作而言是重要的帮助,应仔细认真地培育和增进提升。
    38. 为此,当我们赞誉圣乐多重的力量及其对使徒共作的助益时,我们也在褒奖所有以此为喜乐及安慰之源的人,他们以各种方式,为其钻研与实践作出了自己的贡献。他们尽己所能,创作此种音乐作品,以歌唱或演奏方式教授它们,无疑在以多种方式执行自己真正的使徒职责。他们因自己忠信地付出,将从主基督那裏领受慷慨的赏报及使徒的荣誉。
    39. 为此,他们应高度重视自己的工作,不但是艺术家及教师,更是主基督的仆役及祂使徒工作的助手。他们应在生活及品行中,显示出这圣召的尊严。
    40. 正如我们已经陈明的,既然圣乐及宗教歌曲具有崇高的尊严与广泛的效用,则其所有部分都应认真仔细地安排布置,为能以恰当的方式产生有益的结果。
    41. 首先,与教会礼仪直接相关的圣歌与圣乐,应有助於达成其崇高目标。正如我们的前任庇护十世教宗明智的警告,该音乐“必须具备适宜的的礼仪品质,首先是神圣性及形式的完美;由此产生其另一特徵,即普世性。”
    42. 它应是神圣的。其中不可容许有任何世俗的风格,也不可在其曲调表达中掺杂任何世俗的东西。千百年来使用至今的额我略圣歌,或可称作圣乐的宝贵遗产,因这神圣性而显得光耀出众。
    43. 这圣歌,因其曲调能与经文原句紧密结合,又运用简单朴素的音乐风格,不但与歌词结合最为密切,且能表达其力量与效果的内涵,并能给听者的心灵带来愉悦。这伟大神圣的艺术,能激发出众人的欣羡,又是不竭的泉源,音乐家与作曲家以之为源头,创作出了新的歌曲。
    44. 对於受主基督托付,负有护卫并分施教会宝藏者,他们有责任,勤谨地保护额我略圣歌这宝贵的珍品,并将它慷慨地给予基督子民。为此我们的前任们,圣庇护十世,无愧於圣乐的复兴者的称号,〔19〕及庇护十一世〔20〕所明智地命令训诲的一切,鉴於真正的额我略圣歌所具有的杰出品质,我们也愿如此命令。在举行礼仪庆典时,应极尽广泛地使用额我略圣歌,且应十分注意,该当以恰当,崇高,恭敬的方式,演奏咏唱之。因新近设立的节日,若需创作新的额我略圣歌,应有该艺术的真正大师来完成。这些新作品应符合真正额我略圣歌的规则,且应在品质与纯度上,相似古老的旋律。
    45. 若能真正完全遵守这些规定,则其它相关圣乐财富的规定——即其应为真正艺术之典型的财富——亦将得到正确的满全。若在普世公教圣堂内回响的额我略圣歌未受败坏或缩减,则圣歌本身,一如神圣罗马礼仪,将会具有普世性特徵,故而无论信友身处何方,都能熟悉地听到与在家乡一样的圣歌。如此,他们能奇妙地体验到教会的至一性,并能大获神慰。为何教会如此热切地期望能在神圣礼仪中,依传统使用拉丁文词句,盖此为重要原因之一。
    46. 我们察觉到,为了某些严重原因,圣座已准许了一些相当明显的例外情况。我们不愿这些特例广泛传播,也不愿这些特例在没有圣座准许的情况下,扩大适用地区。并且,在合法使用豁免权的地区,教区首长与其他牧者应高度注意,信友从幼年开始,至少应学习较简单且较常用的额我略圣歌,并且知晓在神圣礼仪中,如何使用它们,如此,教会的至一性与普世性,能日渐放射出更夺目的光辉。
    47. 在一些地方,根据古老或不可追忆的习惯,大礼感恩祭时,在以拉丁文咏唱过礼仪经文后,民众咏唱一些方言的大众圣诗,教区首长“若鉴於地区环境或民众因素,认为该(习惯)不可被明智地移除”,则可允许之。根据前文,禁止以方言咏唱礼仪经文的法规仍居效力。
    48. 为使歌咏者与基督徒民众能正确理解经配乐的礼仪经文,我们乐意奉上自己的劝告,这是由脱利腾大公会议诸教父做出的。“牧者以及照顾人灵的人”受到命令“常要在弥撒中,尤其在主日和庆节,由自己或由他人,阐释所读的圣道,并讲解该圣祭的奥迹。”
    49. 该讲解尤其应在对基督信徒进行教理讲授时进行。如今进行讲解,比过去更加容易,因为已有各种有关礼仪经文的方言译文及经文注释的书册可供使用。几乎各国中,博学的作家们都有相关著述,能有效帮助信友们理解分享由圣职人员所宣读的拉丁语经文。
    50. 我们在此处简明讲论的额我略圣歌,主要针对教会的拉丁罗马礼。然而在一定范围内,也可指其它西方礼仪的圣歌,诸如盎博罗削礼,高卢礼,莫扎拉比礼或其它西方诸礼仪。
    51. 这些礼仪的礼仪庆典与祈祷,充分展现了教会的富饶,在其多种礼仪圣歌中,也保存了许多珍宝,应保护这些珍宝,免遭完全或部分减损,也勿使之受到歪曲。
    52. 在最古老且最杰出的圣乐遗珍中,西方不同礼仪的礼仪圣歌占有极重要的位置。其中的一些圣歌,为符合拉丁礼的特点而修改,对西方教会自身的圣乐作品产生了重要的影响。我们希望,在宗座圣乐学院的帮助下,宗座东方学院正在辛勤编辑的神圣西方礼仪圣歌选集,能产生两好的信理与实际效果。这样,接受过良好圣乐教育的西方礼修生,在接受司铎圣职后,能为增加天主圣殿的美好作出卓越的贡献。
    53. 我们虽赞美盛誉了额我略圣歌,但并非是愿将复调圣歌排除在教会礼仪之外。若该复调圣歌具有适宜的品质,则其能极大地增进神圣礼仪的辉煌,又能提升信友的宗教虔诚。众所周知,自十六世纪起,许多复调圣乐作品,既是纯美的艺术,又是动听的乐曲,因而完全适於为教会礼仪伴奏,并能美化礼仪。
    54. 虽经世纪更迭,真正的复调音乐艺术逐渐衰落,并经常杂入世俗音乐,但经过专家们最近数十年来的不懈努力,促进了该艺术的复兴。古代作曲家的作品经过仔细研究,成为现代作曲家效仿并超越的范例。
    55. 故此,在大殿,总堂及修会圣堂中,可以歌唱古代大师的作品,及晚近音乐家的创作,它们能对美化神圣礼仪作出巨大贡献。同样,我们知道,甚至在一些更小的圣堂中,咏唱着较简单然而是真正艺术的复调音乐作品。
    56. 教会嘉许这些行动。如我们的前任,不朽的圣庇护十世所言,教会“不断鼓励并嘉许艺术的进步,允许将在世纪更替中,人类所发现的一切美善,运用於宗教,但应时常遵守礼仪法规。”
    57. 这些法律提醒道,在此严肃的事情上应极其谨慎小心,防止在圣堂中使用乏味浮夸风格的复调圣歌,因其夸张特点,可能使礼仪经文模糊不清,影响礼仪进程,或降低歌唱者的技巧与能力,阻碍神圣礼仪的进行。
    58. 管风琴或其它乐器也应遵守这些规定。在演奏圣乐的乐器中,管风琴因特别适宜於圣歌与神圣礼仪,理应占有首位。它为教会的庆典增加了奇妙的光辉,特殊的庄严。它以自己雄壮且甜美的音质,感动着信友的灵魂。它几乎将天上的喜乐带给人的心灵,并有效地将其举向天主及崇高的事物。
    59. 除管风琴以外也可使用其它乐器,为实现圣乐的崇高目标提供巨大帮助,但是不可演奏世俗的内容,不可演奏喧闹嘈杂或尖锐刺耳的内容,也不可演奏与神圣礼仪相冲突或有损圣堂尊严的内容。在这些乐器中,小提琴与其它使用琴弓的乐器犹显出众,无论独奏,与其它弦乐器合奏或与管风琴合奏,它都能以难以形容的力量,表现出灵魂的喜乐与哀伤。此外,在《天主中保》通谕中,我们自己给出了详尽清晰的规则,规定了何种音乐风格可用於公教敬礼。
    60. “若对於圣殿或神圣礼仪来说,其并无世俗或不当因素,且并非是为造成独特反常的效果,则我们的圣堂务必容纳它们,因为其能极大地增加神圣庆典的光辉,引人举心向上,并能培育灵魂真正的虔诚。”


    回复
    4楼2015-12-11 00:25
      Instructio de Musica Sacra et Sacra Liturgia Congregatio de Pius XII
      引言在我们这个时代,先任教宗们发布了三道以圣乐为主题的文件:一九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由圣庇护十世教宗颁布的《在挂虑中》自动诏书;在吾人欢欣记忆中,一九二八年十二月二十日,由庇护十一世教宗颁布的《神圣敬礼》宗座宪章;以及一九五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由愉快治理的庇护十二世教宗颁布的《圣乐纪律》通谕。其它宗座文件,也随礼仪圣部论及圣乐之诸法令一并发布。
      吾人所共知,圣乐与神圣礼仪在本质上相互影响深刻,无法单独为一方立法而不顾及另一方。实在,在宗座文件与礼仪圣部的法令中,我们能发现圣乐与神圣礼仪所共有的资料。
      在颁布论圣乐的通谕之前,庇护十二世教宗颁布过另一份论礼仪的通谕《天主中保》(一九四七年十一月二十日),详细解释说明了关於礼仪的信理与实际牧灵需要的关系。因此,从上述文件中总结出一个涵盖有关礼仪,圣乐和牧灵益处诸重点的特别训令,是十分必要的。如此,文件中的指示可更简洁无误地付诸实行。
      为此,吾人准备了这份训令。圣乐专家和宗座礼仪改革委员会提供了建议和帮助。


      回复
      6楼2015-12-11 00:35
        目录
        1.使用圣乐的重要礼仪庆典。
        A. 弥撒。
        a. 信友参与之总则(第22-23号)。
        b. 咏唱弥撒中信友的参与 (第24-27号)。
        c. 日常弥撒中信友的参与(第28-34号)。
        d. 团体弥撒,或唱颂弥撒 (第35-37号)。
        e. 弥撒圣祭中司铎的共祭,及所谓共时弥撒(第38-39号)。
        B. 神圣日课(第40-46号)。
        C. 圣体降福 (第47号)。
        2. 圣乐种类。
        A. 复调圣乐(第48-49号)。
        B. 当代圣乐 (第50号)。
        C. 圣诗 (第51-53号)。
        D. 宗教音乐 (第54-55号)。
        3. 礼仪圣乐之书籍(第56-59号)。
        4. 乐器与钟。
        A. 基本原则(第60号)。
        B. 古典管风琴及类似乐器 (第61-67号)。
        C. 圣器乐 (第68-69号)。
        D. 乐器及机械设施(第70-73号)。
        E. 礼仪庆典在收音机及电视中的播出 (第74-79号)。
        F. 禁止演奏乐器的时间(第80-85礼仪庆典)。
        G. 钟 (第86-92号)。
        5. 在圣乐与礼仪庆典中具有重要职责的人员 (第93-103号)。
        6. 圣乐与礼仪之培育责任。
        A. 圣职人员与平信徒之教育 (第104-112号)。
        B. 公立与私立之圣乐学校(第113-118号)。


        回复
        7楼2015-12-11 00:36
          日常弥撒
          c. 日常弥撒中信友的参与。
          28. 在参与日常弥撒时,信友也应加以注意,“勿成为陌生人或沉默的旁观者”(《神圣敬礼》,一九二八年十二月二十日:宗座公报 21 [1929] 40), 而应按这一卓绝奥妙,富有成效的奥迹的要求,运用该方式参与弥撒。
          29. 信友参与小弥撒的第一种方法,是每人都能主动,热心注意地参与弥撒最重要的部份(内心参与),或是在许多地方,遵从正确的习惯(外在参与)。
          那些使用一本便於自己理解的小弥撒经书,并以教会的言语,随司铎一同祈祷的信友,值得特别鼓励。但这并不完全等同於能够正确理解礼节与礼仪规程;不是每一信友都有这一精神需求;也不是每一个人都时常有此精神需求。因此,这些人可寻找到更适合或更简单的参与弥撒的方法,只要“他们虔诚默想耶稣基督的奥迹,或进行其它热心神工,并献上祈祷,这些祈祷虽与神圣礼仪中的祈祷不同,在本质上是一致的”(《天主中保》,宗座公报 39 [1947] 560-561)。
          为此需注意,在日常弥撒中,有些地方有奏响管风琴的习惯,若这一习惯影响到信友的参与,不论是公共祈祷或歌唱,该习惯都应废止。这不仅指管风琴,也指簧风琴或其他任何不间断演奏的乐器。因此,在该弥撒中,下列时间不应有器乐演奏:
          a. 自司铎到达祭台后,直到奉献礼;
          b. 自颂谢词前第一句启应经直到Sanctus 欢呼歌,包括欢呼歌;
          c. 在习惯尚存的地方,自祝圣圣体圣血直到 Pater Noster天主经;
          d. 自Pater Noster天主经直到Agnus Dei 羔羊颂,包括Agnus Dei 羔羊颂;在信友领圣体前的Confiteor 悔罪经时;念领圣体后经时,以及在弥撒最后的降福时。
          祷文及圣诗
          30. 信友可以另一种方式,即通过共同诵念祷文或咏唱圣诗,参与圣祭。务必选取适宜的祷文与圣诗,要能适合该部份弥撒精神,也要满足第14号c项的规定。
          31. 参与弥撒最后的方法,也是最完备的形式,是信众能以礼节应答回应司铎的祈祷,借此与他保持一种对话,并出声诵念属於他们的经文。
          该参与可分为四个程度或阶段:
          a) 第一,会众可对司铎的祈祷进行较简单的礼节应答:Amen阿们; Et cum spiritu tuo也与你的心灵同在; Deo gratias感谢天主; Gloria tibi Domine主,愿光荣归於你; Laus tibi, Christe基督,我们赞美你; Habemus ad Dominum我们全心归向上主; Dignum et justum est这是理所当然的; Sed libera nos a malo但救我们免於凶恶;
          b) 第二,会众也可诵念礼规中规定属於辅祭者的经文,包括 Confiteor悔罪经和在信友领受圣体前的三次Domine non sum dignus主,我当不起你;
          c) 第三,会众也可与主礼一起出声诵念部份弥撒常用经文:Gloria in excelsis Deo光荣颂; Credo信经; Sanctus-Benedictus欢呼词; Agnus Dei羔羊颂;
          d) 第四,信众也可与司铎一起诵念弥撒中的专用经文:进堂咏,升阶经,奉献经,领主咏。只有接受过良好训练的优秀团体,才可藉此方式,以相称的尊严参与弥撒。
          32. 既然Pater Noster天主经是一篇恰当而古老的,在预备领圣体时的祈祷,故在日常弥撒中,全体信众可与司铎一起诵念这篇经文;结尾的Amen阿们由大家一起诵念。诵念天主经只可用拉丁文,绝不可用方言。
          33. 在小弥撒中,信友也可咏唱圣诗,诗歌内容要适合弥撒不同部份。
          34. 在礼规指定clara voce高声的地方,主礼必须以足够洪亮的声音诵念经文,使信友能正确且方便地跟随神圣礼仪的进程。在大圣堂和信友众多时,这点尤当注意。
          唱颂弥撒
          d. 团体弥撒,或唱颂弥撒。
          35. 团体弥撒,在一切其它礼仪庆典中,有其特殊尊严:该弥撒必须由教会中依法有咏唱责任者,每日与日课一起举行。
          因为弥撒与日课,是基督徒一切敬礼的顶峰;它是每日在公共祈祷与外在庆典上,向全能天主献上赞美之义务的满全。
          不过,既然这公共与团体的完美敬礼,不能在各圣堂每日举行,它由那些负有“咏唱职责”的人代理执行,他们受委托举行该礼仪。这一礼仪,尤其在主教座堂,以全教区的名义举行。
          为此,所有“咏唱”庆典都应运用圣歌与圣乐,特别庄严庄重地举行。
          36. 为此,团体弥撒应为大礼歌唱弥撒,或至少为大礼弥撒。
          在团体弥撒中,即使已有由大礼“唱颂”弥撒之庄严而来的特别法律或特恩,在举行团体弥撒时,不可在法定时刻举行诵读。根据第31号中所指出的方式,举行团体日常弥撒,更为适宜;但是不可使用任何方言。
          团体弥撒
          37. 论及团体弥撒,应遵守以下规定:
          a) 每日仅可举行一台团体弥撒;必须符合咏唱日课之规定,除非礼规另有规定(弥撒礼规之附注与变化,第一题第四号)。但若因有热心基础或其它合法原因,需要不止一台弥撒,则其仍继续有效。
          b) 团体弥撒遵守歌唱弥撒或日常弥撒之规定。
          c) 除非修会长上决定团体弥撒应在午时经或午后经后举行,且是因重大关系,则团体弥撒应在辰时经后举行。
          d) 有些直至现今仍在礼规中规定的“歌席外的”团体弥撒,现今废除。
          e) 弥撒圣祭中司铎的共祭,及所谓“共时”弥撒。
          38. 在拉丁教会中,基於两个明确原因,法律限制圣事共祭。圣职圣部在一九四七年五月廿三日的决定中(宗座公报 49 [1957] 370)宣布,弥撒圣祭中共祭的司铎,即使穿著祭衣,若不诵念祝圣经文,则无论他们的意向如何,共祭无效。但当有许多司铎齐集召开会议,可允许“其中一人举行弥撒,其他人(不论全部或部份)与祭,并从主礼司铎手中领圣体”。不过,“仅在合理情况下才允许如此做,且主教未因会引起信友惊异而禁止”;并且如教宗庇护十二世所指出,共祭不应由一错误目的所驱使,该错误宣称“一百位司铎虔诚地共祭的一台弥撒等於一百位司铎主持的一百台的弥撒”(参阅《致枢机主教与主教之训辞》,一九五四年十一月廿二日: 宗座公报 46 [1954] 669-670; 及《致亚西西国际牧灵礼仪大会训辞》,一九五六年九月廿二日:宗座公报48 [1956] 716-717)。
          39. 然而禁止所谓的“共时”弥撒。这种弥撒是指由两位或更多司铎同时在一个或多个祭台上,为弥撒庆典计划时刻,以致他们在同一时间一齐诵念经文,施行礼节,特别是在多位司铎举行弥撒时,甚至使用现代工具确保绝对的一致或“共时”。
          神功
          B. 时辰颂祷礼。
          40. 日课可以团体咏唱,诵读或单独诵念。
          当一团体依教会法有咏唱日课之职责时,应咏唱日课;若一团体没有咏唱日课的责任,则可共同诵念。
          但不论团体咏唱,诵读或单独诵念,日课常应看作是由教会委托有责任的个人,以教会之名向天主奉献的公共敬礼。
          41. 时辰颂祷礼就其本质而言,结构十分精巧,应使用相互交替的声音进行;并且有些篇章更预先假定它们应该咏唱。
          42. 为此,应保留并促进咏唱时辰颂祷礼的庆典。同样,若环境,人员及时间准许,公共时辰颂祷礼的举行,包括至少一部份日课的咏唱,应热切地加以推行。
          43. 共同咏唱或诵念圣咏,无论以额我略调咏唱或单纯诵念,应以庄重且适宜的方式举行;应加以注意,保留适宜的乐调,恰当的休止和完美的和谐。
          44. 若要咏唱某一法定时辰的圣咏,则应至少部份采用额我略调;可以采取交替圣咏,或交替诗节的方式来完成。
          可能情况下之晚祷
          45. 在一些地方,仍旧保持著古老而受尊敬的传统,即在主日与节日,按照礼规,与民众一起唱晚祷,该传统应继续保持;在尚无此习惯的地区,则应尽广地加以推行,至少每年应举行若干次。教区首长应注意,在主日与节日,举行晚间弥撒不应妨碍咏唱晚祷。对晚间弥撒,教区首长可允许“为众多信友之神益”(宗座宪章《主基督》,一九五三年一月六日:宗座公报45 [1953] 15-24; 同日,圣职圣部训令:宗座公报:45 [1953] 47-51; 《圣体》自动诏书,一九五七年三月十九日:宗座公报 49 [1957] 177-178),不应牺牲民众通常圣化圣日的其它礼仪或私人热心神工。
          因此,不论举行与否,即使有晚间弥撒,咏唱晚祷或举行圣体降福等热心神工的习惯应加以保留。
          46. 但在圣职人员的修道院中,无论属於教区或者修会,应至少经常共同诵念部份时辰颂祷礼;且尽可能咏唱。在主日与节日,至少应咏唱晚祷(参阅法典 1367, 3)。
          圣体降福
          47. 圣体降福是真正的礼仪庆典;因此它必须按照罗马礼典第十题,第五章,第五号举行。
          在某些地方,从不可追忆的时代开始,就有以其他方式举行圣体降福的传统,教区首长可允许该传统继续保持;但应推荐罗马礼的圣体降福,并明智地优先选择之。


          回复
          10楼2015-12-11 0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