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埃克苏佩里吧 关注:434贴子:2,513
  • 7回复贴,共1

每天好玩【坠】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躺在睡椅上,手放在扶手上,以一个最舒服的姿势躺着,轻轻的摇着睡椅,眼睛微微眯着。
旁边放置着一个正在烧着热水的小方桌,桌上还有一套宛若黑色木头制成的茶具和一个老旧的收音机。
茶水被烧的咕噜噜咕噜噜的直叫,连树上的鸟儿也跟着咕…咕…的叫唤着。金桔色的阳光灿烂,沿着树隙撒落斑驳的树影,午后的阳光总是令人昏昏欲睡。


睡椅摇动频率的加快让我的睡意略减,我坐起身子强打着精神把上身上移,背靠在睡椅上,好让自己不会舒服地躺着而进入梦乡。
桌上的茶水已经烧开好一会儿了,我拿起一个翻盖在茶具中的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不疾不徐吹了两口,以喝酒的豪迈姿势一口喝掉,让茶水在口中停留了一秒,而后一口吞下。“呼”喷出一股滚烫的湿气。然后开始了我的讲述。


回复
举报|3楼2015-11-14 19:28
    那是三十几年前,不……也许可能有四十年了。那时候我还在南城,那段日子还真是让人怀念。当时我是一个出租车司机,我大概是那时候最早的一批出租车司机了。
    不得不说,当时做出租车司机是一份比较好的职业了,至少对于我来说是这样的。虽然收入不高,但是胜在自由自在,而且工作轻松。那个时候我每天想上班就上班,不想上班就在自己租住的房子里睡觉,当时的出租车公司根本不会管,只要你每个月缴纳足够的钱就行了。


    回复
    举报|4楼2015-11-14 19:29
      原来我会一直以为出租车是这样一份自由自在的职业,但是后来发生的一连串的怪事让我不得不改变想法。
      我仍然记得那一次出车的时间是在吃过晚饭之后,如果我还没有老糊涂的话,准确的时间应该是七点半左右,那一天的白天我都没有出车。不过为什么白天没有上班的具体原因却是忘了。也许是我在家里看电视,也许是前一天晚上熬夜太晚了,再也许是只是单纯的不想出去上班罢了。


      回复
      举报|5楼2015-11-14 19:29
        自己随便煮了点东西,吃完之后当然没有刷碗,年轻的时候总不是那么勤快的。
        拿好车钥匙,随便披了一件外套,才慢悠悠的晃出门,车子就停在楼下的一块空地上,那个时候哪里会有停车场,随便找块地就停了。
        把车开出居民区,来到了大街上。南城人的夜生活还是挺热闹的街上人来人往,本来就不宽街道被挤的满满当当。车子也被卡在路中间动弹不得,刺耳的喇叭声一出,行人马上空出一条宽阔的大马路来。毕竟没有几个人是可以忍受这样的噪音的


        回复
        举报|6楼2015-11-14 19:29
          把车开到我一向停在的十字路口旁,老李他们几个的车子老远就看到了。车还没有停稳,就听见后面的车子“嘭”的一声,这是车子关门的闷响。
          我车子刚把钥匙一拔,老李那张皱的发黄的脸就在我车窗出现了。“小叶,怎么今天又一天没有出车!”
          我笑了笑:“这不是怕抢了你的生意吗?”
          老李也咧开了大嘴笑骂:“你这小王八蛋,自己偷懒还怪在我的头上。”附近几个出租车司机也笑了起来了。


          回复
          举报|7楼2015-11-14 19:30
            老李跟我是同一个村子里的,仔细算起来,他跟我多少还有点沾亲带故的。离开村子前,我妈拜托他照顾照顾我,然后我就和他一起过来开出租了。
            老李年岁也不是很大,四十出头。他已经在南城开出租十多年了,因为年纪还有资历较老,我们都叫他老李。
            “你小子天天这样什么时候能存到娶老婆的钱。”老李继续说教。
            我把钥匙拔掉,走下车来。回应到:“娶老婆的事情还早呢!”


            回复
            举报|8楼2015-11-14 19:31
              请问师傅,去南城西郊区吗?”
              我回头望去,一位年轻女子站在身后,见我眼光望向她,女子报以微笑。我略微一打量,一身复古套裙,瓜子脸,眉眼精致,头发随意披散在肩头,非常标致的一位美人。
              “请问去南城西郊区嘛!”女子再一次发问让我确信她是问我无疑。
              “当然,有生意干嘛不去呢!您是要去西郊区哪呢?”


              回复
              举报|9楼2015-11-14 1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