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h吧 关注:107,763贴子:1,128,326

【原创】11-14|邪枕幽凉,灵亦不忘(下)【古风,HE,微虐轻甜】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个是接着上部写的,之前的帖子被删这里重发= ̄ω ̄=然后没看完的米娜桑可以看完了上部再来这里~看完了上部的可以直接来哦~多多关照~
镇楼图献度娘吧主~但求不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5-11-14 09:53
    嗯可以叫楼楼球球咩咩圆圆三选一= ̄ω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5-11-14 09:54
      食用说明:
      1.上半部在这里 http://tieba.baidu.com/p/4157953789?share=9105&fr=share米娜桑感兴趣可以去看看~还在更新,但更新是极快的
      2.楼楼人很懒~米娜桑不给赞赞不要更嘞~
      3.HE妥妥的~小虐请见谅,虐虐更健康~
      4.楼楼初三狗,周更。
      5.需要艾特的在此楼下面回复咯~爪机党不支持不加好友的艾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5-11-14 09:57
        五十七、花谢花飞花怨谁(上)
        吴邪觉得,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他变成了一朵栀子花。
        盛开的地方,是一片花园。淡紫,嫩黄,浅红,薇白,荡出了梦幻的光晕,唯美若仙境。
        这让他不由得想到,庄周梦蝶。
        不过,究竟是吴邪梦到了自己变成了花,还是花梦到自己变成了吴邪?
        一阵微风吹过,带走了使人微醺的香味。
        他轻轻瞥去,猛然被色调温暖的花中一朵格外突出的黑玫瑰吸引住。
        那朵黑玫瑰,繁花中一株黑暗,暗夜中一点精灵。
        深黑而又泛着莹莹幽蓝。就那么静静地,一动不动的静立在哪里。
        神秘优雅,淡漠高贵。
        好特别啊……吴邪这样想着。
        夜里,下起了朦朦胧胧的细雨,轻触着这个花园中的花。
        吴邪猛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移动到了那朵黑玫瑰身边。
        与它的根【度受】茎缠【度受】绕在一起,幽暗与纯白,形成了一种极致的美。
        后来的几天里,他的根【度受】茎似乎都在努力的和那朵黑玫瑰融合在一起。
        而身边的黑玫瑰,似乎对他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
        是极致的纠【度受】缠与温柔,不舍与缠【度受】绵。
        那样的凄凉悲切,让他不得不为之所动。
        是不舍?是告别?还是逃脱?他不懂,他看不透这朵黑玫瑰。
        还是一个阳光明朗的白天,还是那样百花齐开,微风醉人。
        吴邪觉得自己正在被人连根拔起,整个离开那朵黑色的玫瑰。
        拼命的挣扎着,吴邪似乎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属于小孩子白【度受】嫩柔小的手。回头一看,那朵黑玫瑰,却已然变成了嗜【度受】血的鲜红。从花瓣边一点一点扩散着的,猩【度受】红。直到蔓延到花瓣中央,花【度受】蕊。
        花【度受】茎却也在一点点的往下滴着温【度受】热刺鼻的红【度受】色液【度受】体。
        不要,不要,不要!!!强烈的陌生感席卷了吴邪全身,意识。
        不能离开他,我不能,不能!
        再次回头,那朵已经染上鲜血的黑玫瑰,散发着冷冽陌生的气息。
        他挣扎着爬回那里,却被黑玫瑰身旁的寒冰刺痛。
        为什么?你不记得我了吗??别,你想起来啊……为什么不记得?
        “再见……”那个口型,最后席卷了大脑。
        “啊!”吴邪被噩梦猛然惊醒,莹白的指尖微微颤抖。
        “你终于醒了……”一个略显稚嫩却淡漠无调的声音响起。
        吴邪猛地转头,却看到了那个一身明黄色龙袍的,孩子。
        白嫩的手撑着下巴,小巧却又温润,这双手,似乎在哪里见过。
        另一只手托着一个香炉,燃着的内部吐出缕缕白烟。
        轻轻嗅了一下味道,清新淡雅。皱皱眉,还真是闻着舒服却毒人的好东西。
        “这是续兰引,能催人入眠,有助安神。它还有另一个名字……”容离看着手中的香炉,轻轻笑笑。
        吴邪没有说话,只是直直的盯着前方。
        “黄粱一梦”容离轻轻嗅了嗅,盈笑满面。
        “若是心智不坚定的人,或许会做一辈子的美梦。但心智坚定些的,会做一个与自己未来息息相关的梦哦……”容离放下香炉,一步一步的走到吴邪面前。
        “那么,你梦到了什么?”
        窗微开,吹进几片黯淡的桃花。绿暗红稀春已暮,燕子衔泥,飞入垂杨处。柳絮欲停风不住,杜鹃声里山无数。竹杖芒鞋无定据,穿过溪南,独木横桥路。樵子渔师来又去,一川风月谁为主。
        吴邪转头,红莲,悄悄地在眉间绽开。
        “你怎么在这?”容离猛地收住了笑脸,坐回了椅子上,一时没做解释。
        吴邪皱眉,身形一闪,待到能看清时,已然扼住了容离的脖子。
        “他呢?”黑眸中没有一丝惊慌,反而是从容和镇定。
        “我梦到了……”“什么?”红莲妖艳了几分,吴邪眯起眼睛,琥珀色的眸子隐隐流出几分危险的妖红。
        “翅膀,你身上有红色的,翅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5-11-14 10:02
          楼楼会告诉你们这是前情回顾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5-11-14 10:13
            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5-11-14 10:17
              我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5-11-14 10:18
                跪求不虐啊




                ————因为你不看盗墓。所以你不会知道小哥的黑金古刀是为了保护谁而存在的。


                收起回复
                24楼2015-11-14 10:30
                  来咯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5-11-14 10:42
                    要继续更喔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5-11-14 10:47
                      六十一、是红尘中,谁的眷念(中)
                      “在想他?”不知何时,容离已经站在他身边。
                      吴邪若有若无的点点头,微风粘起思念的情绪。
                      容离看着倚在窗前,满脸心事的吴邪,微愣。
                      自那天起,吴邪的生活就是一成不变的单调。
                      吃饭,睡觉,看窗外,就是他的全部。
                      这样的日子一天天流水般淌过,吴邪这个人的话也越来越少,情绪波动越来越小,发呆和睡觉的时间远远超过清醒的时间。
                      属于吴邪的阳光……
                      不见了……
                      有时候他看窗外看的怔了,就任谁也唤不回来。
                      说话的内容也只有与张起灵有关时,才会有反应。
                      看着这样空洞无物的吴邪,容离没有任何办法。
                      因为如果张起灵记得,吴邪会死。如果不记得,至少……还能活着…“他今天来上朝了……”无奈,容离只得提起。
                      黯淡空洞的灰眸有了一点点颜色,转过头,曾经温润清莹的嗓音干哑苦涩。
                      “是吗?”对于他的事情,吴邪只能听,不能看……
                      “要不要,明天和我一起上朝,看看他?”对于吴邪的反应,容离哑口无言,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吴邪微微张了张嘴,最终合上。再次见他,有必要么……反正,也不记得了。
                      “跟我去吧……我宁愿你看见他不记得你哭的要死要活,也不愿意看到你现在这副样子。”容离偏过头,咬牙道。
                      “不要每天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好像真的放下了……你知道自己现在都是什么样子吗?你也偶尔给我哭一哭笑一笑啊……”
                      微微愣住,吴邪透过玻璃看着容离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垂眸。
                      他也不敢承认自己放下了,至于现在这幅样子,如果说是死心他自己都要鄙视自己胡说。
                      嘴角僵硬的扯起弧度
                      “好……跟你一起去……”
                      真是笑的比哭还难看啊……容离这样想……
                      盖着氤氲的天空雾蒙蒙的泛起一股水汽,形成漩涡。
                      七八月的天,犹如吴邪的脸。陈朦,灰暗。
                      这便是,雨季。
                      (失忆后哥要跟嫂见面了~~不要嫌这章分量小,因为下一章分量太足~想看的话~点赞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5-11-14 10:53
                        楼楼更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5-11-14 14:54
                          更文呐楼楼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5-11-14 14:57
                            咩咩楼主你好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5-11-14 15:01
                              楼楼你这坑开的很大,就说为什么两个星期了还不更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5-11-14 1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