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丞相吧 关注:761贴子:13,178

【续写】吧里很多续写的,都弃了。想来更完它。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楼楼文笔渣,头次写文,不喜勿喷。镇楼是我所认为宇昼的样子。楼楼QQ 2798848947,欢迎勾搭,欢迎留言催更,欢迎红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5-11-08 13:35
    无相(下)
    “咳……咳”宇昼强忍下自己要咳嗽的动作,将神无月轻放在榻上,轻抚他清瘦的脸庞,替他仔细盖好被子。遣散了床边的宫人。轻掩房门,走了出去。“凛冽。”宇昼轻喊。“属下在。”黑暗中浮现了一个人影,凛冽单膝跪地。“去查一下,到底是谁。”宇昼淡淡说完,拂袖离去。
    回到丞相府。宇昼将自己关进房间里,三天三夜,谁都未见。第四天,冰凝轻扣房门,试探性的问“相公?”宇昼原本不想出去的,他想安静的待在房中,不想出去,就让他好好的休息一下吧。冰凝也知道他为什么三天谁都不见,她知道他很累,但她现在来,迫不得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5-11-08 14:12
      “相公……臣泽邪殇在偏厅……”冰凝的话让宇昼一愣。让她立马从床上坐起来。打开门看着冰凝害怕的小脸“臣泽……邪殇?”冰凝点点头。宇昼微蹙眉,套上白袍,跟着冰凝去了大厅。这几天,怕是休息不好了。刚入偏厅,便听见一声尖利的声音,宇昼急忙入庭,看着满地的狼藉,微微平复了心情,望向臣泽“日苍国皇帝到此,在下有失远迎。还望陛下不要怪罪。”臣泽并未理会宇昼的话,捏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婢女的下巴,笑着说“你的婢女把茶泼在了我的身上,你说该如何处置?”宇昼绕过臣泽,轻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婢女,淡淡对冰凝说“以下犯上,罪不应当。仗死。”宇昼面无表情的说下最后两字,对臣泽说道“殿下,满意吗?”臣泽放开了婢女的下巴,随手将宇昼头上的玉簪拔下,三千青丝散落,迷了眼。他轻捻她的发尖“若我说不满意呢”宇昼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一步“在下惶恐。”臣泽仰天狂笑,拔出剑斩断了婢女的头发,所到之处,无不狠厉。冰凝倒吸了一口气。“朕……只是开个玩笑罢了,丞相府的人,果真都很有趣。”臣泽将剑收回剑鞘,大步走到木椅前,坐了下去。宇昼身子轻颤,声音平稳“还不快谢殿下不杀之恩。”婢女连磕几个头“多谢,多谢殿下不杀之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5-11-08 14:45
        来个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5-11-08 14:57
          前几天翻书,看到了作者的书群。群号码:7524360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5-11-08 15:40
            亲,你肿么不更了(⊙o⊙)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5-11-09 18:02
              不带这样吊人胃口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5-11-09 18:14
                水月。“小豆丁,你说我的小宇昼会不会来呢?”花阡陌侧躺在软塌上,左手环抱美人,右手捏着葡萄,“奴才……奴才也不知道”被唤做小豆丁的男子挠挠脑袋,一脸不解。“啧,要你何用?”花阡陌面上并无怒意,反而有喜色“他肯定会来的。”
                马车上,战戈轻摇宇昼肩膀,宇昼恍恍惚惚的醒过来,望了望马车内部,再望了望臣泽,有些懊恼,又有些迷惘。战戈替她整好衣服,跳下了马车“这里并无人来接我们,你不必害怕,下来透透气。”宇昼愣然,低眉思索,登轼而下。四下环望,不知是哪一处后街,人群甚是稀少,也极少有人望向这边来。宇昼轻咳两下,看向战戈,这是哪里?战戈嘴唇微动,不敢看她“这是水月。”宇昼又咳了两下,坐回了马车上,“外面太冷。”
                战戈剑眉微皱,刚想跳上车,车内传来稳稳的声音“战戈。”战戈一愣。“没想到过了这么久,你还是想杀我。”车内依旧是平稳又有力的声音。战戈将手中的银针扔了出来“不错。庚月快亡了,你有不肯投靠过来,唯一不威胁到我皇的方法,就是杀了你。”“刚才为什么不杀?”车内淡淡的声音穿出来。甚是悦耳。车外人似是没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久久不回应。宇昼似轻笑一声“车夫,赶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5-11-09 19:05
                  @哟来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5-11-09 19:12
                    @凌蓝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5-11-09 19:14
                      因为宇倾情在离别时给她的一吻,把宇昼的上唇咬出了血,宇昼自然不会傻到白白晾着它。刚刚在车外,她并没有一眼就看出来战戈对她的心思,一半一半。她只是怀着一半一半的心情去猜一次。因为她知道,如果自己不说,战戈也不会杀她,事实证明,宇昼果真猜对了。马车里,宇昼将凛冽留给她的一些金疮药抹在上唇。有那么一丝丝甜,更多的是,凉。她轻抿嘴唇,将手心里的书信塞入瓶中,丢出了窗外,你会看到的吧?凛冽……
                      此经一去,胜负不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5-11-10 20:40
                        指尖少许的金疮药早已晾干,残留着淡淡的香气。她轻靠在马车的窗边,小憩。
                        凛冽,保重。
                        浩浩荡荡的一列马车进了宫,宇昼是被公公尖细的嗓音吵醒的。最近不知为何,头脑不清,还嗜睡。
                        宇昼并没有跟随臣泽和战戈进大殿去,而是去了后花园。后花园很冷,她有些后悔了,转身欲走,身后传来一阵不疾不徐的声音“哥哥……”宇昼微愣,转身跪拜,宇倾情脚步一顿,刚申出去的手微微收回来“起来吧…”宇昼退后两步,一鞠拜,走出了后花园。只留下宇倾情在身后喃喃自语“只要哥哥想要的,倾情都会帮哥哥拿到,哪怕……是这天下。”待宇昼走远,宇倾情痴痴的叹了一句“可夺得这天下最好的东西,并不是我的这张脸啊,应该,是哥哥才对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5-11-10 20:54
                          然后呢?好少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5-11-10 22:00
                            楼主好样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5-11-10 22:35
                              宇昼落座后,仍然感觉到当初卫玠的感觉,谁来解释一下被人看死这种死法是不是真的存在?宇昼轻抿了一口茶,借余光瞄了一眼四周的情况。
                              坐在她对面的是萧寒,装作无所谓其实也用余光打量她,正前偏斜一点是耶律隆绪,毫不掩饰的冲她亮着明晃晃的笑,而左面坐的是臣泽,战戈,袁漾,右手边坐着的依次是叶衍,凤幽篁,其次是蒙天放。再然后就是一群王公贵族的千金了,正用着一种xx的眼光看着她。腹背受敌,很不舒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5-11-10 2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