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寻梦忆梦阑珊吧 关注:1贴子:25
  • 6回复贴,共1

《陶庵梦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陶庵梦忆》是张岱在明亡后所作的追忆亡国前美好繁华生活的文化小品文,是张岱前半生涯生活的真实写照,也成为整个晚明士人阶层的社会生活的鲜明代表。通过对世俗物质和文化等独到的描绘,展示了一幅生动又丰厚的晚明士人社会生活图景,渗透着晚明士人特有的生活情调与精神风貌。


回复
1楼2015-10-16 09:01
    一场国亡家破的灾难,使张岱的人生发生了巨大变化。明朝的灭亡,使这个一直处于安定豪华生活的江南士子陷入了绝望凄凉的境地中,“无所归止”;他带着国破家恨,告别了昔日的繁华生活,“披发入山,駴駴为野人”。在隐居山林的艰苦生活中,“鸡鸣枕上,夜气方回,因想余生平,繁华靡丽,过眼皆空,五十年来,总成一梦。今当黍熟黄粱,车旅蚁穴,当作如何消受?遥思往事,忆即书之,持向佛前,一一忏悔。”因作《陶庵梦忆》,来对以往的精力进行沉痛的回顾和反思。这位极富个性的才子,以其独特的个性及人格特征对自己经历的风雅享受进行了一番独特描绘。以自己的经历,将追求个性解放、寄情于山水、纵情于声色的晚明士子们的生活表现得更加丰富多彩。就是这种对故国胜景的大肆描述,更见其哀,将“亡国之哀、故园之思、人生之悲”寄予于梦幻之中,因此,将张岱,也即是晚明士子们的故国哀思及民族气节渲染得愈加深沉。


    回复
    2楼2015-10-16 09:01
      《陶庵梦忆》记录了张岱前半生的种种得意生活,在山水园林、饮食茶道、古玩珍异和戏曲杂耍的浪漫生活之中,直接展示出晚明士人的艺术品味和生活意趣。在《陶庵梦忆》总计123篇的小品文中,其中记述士人文化生活的就多达88篇,占其总数的71.5%;而记述独特风情的小品文有19篇,占总数的15.4%;尊重艺人和交游则各占到7篇和3篇;通过这个统计数字来看,《陶庵梦忆》最主要的部分还是在描绘士人的文化生活。正是在晚明开放的社会风气和思潮的影响下,士人走得越来越有风度。“他们不再追求传统端方完满的人格,不再为成圣成贤而放弃自我。他们追求的是有缺陷的个性化的真实。”就张岱来看,就如同他在《自为墓志铭》中所说,“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兼以茶淫橘虐,书蠹诗魔。”他的生活也就代表了晚明大多数士人的生活,他们纵情享受,率真自然。在《陶庵梦忆》中我们也可以看到他们生活中的种种足迹。


      回复
      3楼2015-10-16 09:01
        一、 晚明士人乐于品味生活。
        无论是世俗的民俗风情,还是戏曲杂艺,抑或是山水园林、博物品茗,晚明士子都是用一种艺术或者说是审美的眼光去欣赏它们,因此这些在常人看来很平常的东西在他们严重却别有韵味。
        《陶庵梦忆》中有十九篇描绘了独特的民俗风情。如《金山竞渡》中对瓜州竞渡的龙舟的描绘:“瓜州龙船一二十只,刻画龙头尾,取其怒;旁坐二十人持大楫,取其悍;中用彩蓬,前后经幢绣伞,取其绚;撞钲挝鼓,取其节;艄后列军器一架,取其锷;龙头上一人,足倒竖,敁敠其上,取其危;龙尾挂一小儿,取其险。”瓜州的龙船如此雄伟和有气势,间接渲染出清明的盛况。而文章后端,则直接描绘了金山赛龙舟的胜景:“惊湍跳沫,群龙格斗,偶堕回涡,则百捷捽,蟠委出之。金山上人团簇,隔江望之,蚁附蜂屯,蠢蠢欲动。”金山上观看赛龙舟的人一团团,一簇簇,隔江望去,像蚂蚁、蜜蜂一样聚在一起,蠢蠢欲动。这生动形象的描绘使不在现场的人都蠢蠢欲动,想去观望一番。在端午节这天,这场具有缅怀性的项目——赛龙舟能够如此激动人心,我想就算是屈原看到了也会深感欣喜吧!更何况当时当地的士人了,他们对于这民俗风情应该会更深感其韵味。不仅仅是《金山竞渡》对端午赛龙舟的描绘,比较出色的还有《绍兴灯景》中对绍兴元宵灯节盛繁景象的描绘,《西湖香市》中对西湖的香市(起于花朝,止于端午)盛况的描绘,《及时雨》中对扮演《水浒》中人物来祈雨的描绘,《扬州清明》中对扬州清明节扫墓的描绘,《虎邱中秋夜》中对苏州八月十五中秋节的描绘,都别具特色。凸显出晚明士子对乡土风情的欣赏与品味,没有深刻体会,是不可能用这样精彩的文字将其表达出来的。这是对士人们“放纵性情、追求尘世享乐的肯定”,更散发出个性自由的光辉,展现出士子们对中国传统民俗文化的欣赏和积极参与。
        《陶庵梦忆》中,独特的戏曲杂艺也成为张岱所喜爱和欣赏的文化艺术,当然受社会现实影响,应该说晚明士子们都对戏曲杂艺情有独钟。《金山夜戏》、《目连戏》、《彭天锡串戏》、《闰中秋》、《不系园》、《张氏声伎》等都将读者自然而然地引入了当时千变万化、丰富精湛的民间曲艺盛典中,这之中既有演出者的精彩表演,也有观赏者的细微心理。以《金山夜戏》为例,张岱乘船到北固山时,太阳已将要落山,发现此时“月光倒囊入水,江涛吞吐,露气吸之,噀天为白”,他非常高兴,就把船划到北固山对岸的金山寺去,这时已经是二更时分了。“经龙王堂,入大殿,皆漆静。林下漏月光,疏疏如残雪。余呼小仆携戏具,盛张灯火大殿中,唱韩蕲王金山及长江大战诸剧,锣鼓喧填,一寺人皆起看。有老僧以手采眼翳,翕然张口,呵欠与笑嚏俱至。徐定睛,视为何许人,以何事何时至,皆不敢问。剧完将曙,解缆过江。山僧至山脚,目送久之,不知是人是怪是鬼。”戏还没演完的时候,天就已经快亮了,于是就开船过江。山上的僧侣们目送渡船北去,竟然都不知道船上所载的究竟是人是怪还是鬼。从这也可以瞧见张岱的真性情,试想,在夜深人静万籁俱寂之时,看到美景,就利用此时此地之景搭台唱戏,恐怕也只有在晚明要疏世、抗世、适世的晚明文人们能够进行的个性之举。不必在乎他人的说法,只需尽情发泄自己的感情即可。在《彭天锡串戏》中,在说一个成功的戏曲演员要进行四个方面的积累时,也有一段精彩的描述,“盖天锡一肚皮书史,一肚皮山川,一肚皮机械,一肚皮磥砢不平之气,无地发泄,特于是发泄之耳。”这种形象生动地描述戏曲杂艺在《陶庵梦忆》中的小品文章里都可以看见,能够将其描绘得如此惟妙惟肖,相信张岱对其感悟很深,可以说晚明士子们的狂妄与追求自由也表现在其对戏曲杂艺的探寻和品味上。可以说,戏曲杂艺充实了晚明士子们的生活。
        另外,《陶庵梦忆》更把晚明士子们陶冶山水园林、博物品茗的生活表现的颇有特色。明代晚期,由于社会风气的日渐萧散,士子们寄情于山水,就如同张岱寄情的《筠芝亭》、《硚园》、《梅花书屋》、《天镜园》一样,每个士子都有自己钟情的山水园林。他们的园林,各具特色,风格亦不相同,但是,总的来说,“本身都是对生活享乐的一种追求”。他们对山和水有一种独特的追求和情感,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就如同“硚园,水盘据之,而得水之用,又安顿之若无水者”,水的柔美与灵性和山的清秀成为晚明士子们十分钟情的品性,他们希望自己身上也能够带有这种灵性和秀丽。除了钟情山水园林之外,晚明士子们对博物品茗也别有兴趣,这在《陶庵梦忆》中也多有体现。《一尺雪》中洁白的芍药,《天砚》中的玉砚,《金乳生草花》中的春兰秋菊,《甘文台炉》中的甘文台香炉,特别是《方物》和《乳酪》中的美食描写,更见其是一个既雅且俗的人。张岱说“越中清馋无过余者,喜啖方物”,既然没有人能够超过他,那么他到底有多么喜欢土特产呢?有多口馋?“北京则苹婆果、黄鼠、马牙松,山东则羊肚菜、秋白梨、文官果、甜子,福建则福橘、福橘饼、牛皮糖、红乳腐,江西则青根、丰城脯,山西则天花菜,苏州则带骨鲍螺、山查丁、山查糕、松子糖、白圆、橄榄脯,嘉兴则马交鱼脯、陶庄黄雀,南京则套樱桃、桃门枣、地栗团、窝笋团、山查糖,杭州则西瓜、鸡豆子、花下藕、韭芽、玄笋、塘栖蜜橘······”当如此多的土特产名称呈现于读者眼前时,想必大家都已经在分泌唾液吧!这些土特产,只看名字就已经够眼花缭乱了,更何况是吃到它们呢?在明代晚期,士子们是“食不厌精和追求方物”的,饮食在士子们眼中也成为十分享受的东西。而此时的茶文化勃兴,更是受到士人及社会的青睐,煮水品茗成为士人社会生活的重要内容之一。在张岱的《陶庵梦忆》中,有关煮水品茗的小品文则诸如《兰雪茶》、《阳和泉》、《闵老子茶》、《露兄》等,品茶不仅仅要茶好,煮茶的水也必须是上好的,这样的茶才有韵味。“构法、掐法、挪法、撒法、扇法、炒法、焙法、藏法,一如松萝。他泉瀹之,香气不出。煮楔泉,投以小罐,则香太浓郁。杂入荣莉,再三较量,用敞口瓷瓯谈放之,候其冷,以旋滚汤冲泻之,色如竹箨方解,绿粉初匀,又如山窗初曙,透纸黎光。取清妃白倾向素瓷,真如百茎素兰同雪涛并泻也。雪芽得其色矣,未得其气,余戏呼之‘兰雪’。”这就是雪兰茶的制作过程,可能在我们今人来看,过于复杂,但是,对于享受和品茗的晚明士子们来说却有滋有味。在这里,“茶被完全的艺术化和人格化,因此,士人,特别是那些名士才子更是在此道上不甘于人后”。既然品茗已经成为晚明士子们的一种普遍的现象,那么从这也可以看出晚明整个社会趋俗媚雅的风气。


        回复
        4楼2015-10-16 09:02
          二、 晚明士人乐于交往
          张岱在《陶庵梦忆》中对士子的交往的描述虽然不多,却仍然可以看出他们对真性情人的仰慕与敬畏。《祁止祥癖》、《姚简叔画》、《糜公》都是张岱的士人的交往的看法,特别是《祁止祥癖》。张岱开篇就指出,“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而对他的朋友,祁止祥,则说他“有画癖,有蹴鞠癖,有鼓钹癖,有鬼戏癖,有梨园癖”。他将士人的交往看得很真,想要同真性情之人交往。也许他的看法比较独特,但是却代表了个性的晚明士人,他们的交往对象和看法各不相同,别具特色,但是在当时却形成一种风气。当人们在煮水品茗时,也会进行交往。正如《闵老子茶》中记述的张岱饮茶结友的情景。他听周墨农说闵汶水是一个嗜茶如命的人,便去拜访他。等了很久之后才有机会品尝闵汶水煮的茶,一边品味一边交友,最后两人成为朋友,汶水说道:“予年七十,精赏鉴者无客比。”这是因为有共同趣味的人的相交啊!他们以茶会友,因茶相交。它表明当时士子们的交友心态,并且士子们乐于交往,乐于和自己志同道合、有共同兴趣、谈得来的人交往。他们的交往形式多种多样,可以以茶会友,可以以曲会友,可以以水会友,还可以以酒会友,只要是真性情人之间的相交,无论什么形式都可以。在社会风气比较开放的这个时代,士子们之间的交往不会受到任何世俗的干扰,因此交往的范围扩大。


          回复
          5楼2015-10-16 09:02
            三、 士人乐于游玩
            《陶庵梦忆》并没有直接写士人游玩的情景,但是对很多景物的描写都间接地表现出了这个特点。诸如对故园文化的追寻,对各种建筑艺术和自然、人文景观的描绘,都反映出士人对游玩的热爱。首篇《钟山》、《报恩塔》、《孔庙桧》、《孔林》、《燕子矶》、《龙喷池》、《湖心亭看雪》等都是对自然抑或是人文景观的描写,试想,如果张岱没有真正到过这个地方,没有亲眼见到这些美景,他怎么可能写出这么灵性的文字呢?最著名的要数《湖心亭看雪》,“祟祯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拿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住湖心亭看雪。雾汲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性情中人率性而为,纵情任性,在游玩中更是别具一格。他们不会因为自然原因而被阻隔玩赏的心,不论何时,不论何地,只要想做,他们就一定会马上去做。晚明士子们在比较开放的社会风气的影响下,大都是真性情人,他们游玩的心态更是了然于世。说晚明士子是狂人,一点都没错,他们对生活的追求极高,而对游玩更是有其独特之见解。


            回复
            6楼2015-10-16 09:03
              《陶庵梦忆》事碎、人杂、物丰、篇散,但神气却聚集一起,“洋溢着鲜活的人文气息,闪耀着新兴市民文化色彩”,更展现了晚明士子们洋溢个性及自由的丰富文化生活。“世俗化、享乐化在士林中已经形成了一种时尚”。晚明士子们追求的不再是高官厚禄,而是所谓的“闲情逸致”,希望过一种宁静、雅致的生活。这也是张岱在《陶庵梦忆》中所忆的最主要的生活,要求享受人生的快乐,实现自我的价值。但是,追求而已,封建制度始终是自由和个性的强大阻碍,这也是晚明士子们的悲哀,在崇尚个性解放和思想开放的社会里,总会存在某种缺陷。或者说正是这种缺陷愈加反衬出晚明士子们独特的个性和人格特征。


              回复
              7楼2015-10-16 0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