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武纪年吧 关注:2,342,071贴子:44,859,527
  • 67回复贴,共1

【原创】风月局『古风』『原创』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文案
一樽浊酒,往事还如一梦。
乱世因何起,帝王为谁醉。
局中局,计中计。
谁入了谁的圈套,又是谁被情蒙住了眼。
柳折景本只愿离了纷争,一世安宁。却未曾想到,自己的每一个选择,都只是他人局中既定的一步。
那一签姻缘,那一盏花灯。究竟什么是假,什么是真?
“折景,你信我,可好。”
“死?只要你还在这世上,就算朕变成鬼,也不会放开你。
“为何小人不能再年长一些,这样,便能比柳公子,更早遇见丞相了吧……”
“颜鹤,你罪不容诛。”
归隐田园,已成黄粱旧梦。
只愿奈何桥见,你仍能笑如当年。
古风,朝廷,耽美,阴谋,执念。
请君共赴这一场,风月之局。
——————————————
简单来说,就是一群人,纠结来纠结去,一不小心就过了一辈子的故事。
镇楼图来自微博@柳宫燐
二楼请务必留给楼主(ಥ_ಥ)楼主有话要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5-10-04 17:15
    『高亮』
    楼主易勾搭不易调戏,会卖蠢不会卖萌_(:_」∠)_
    更新时间不定,更新长短不一,专治强迫症一百年。
    behe未定。故事大纲已有。
    存稿为手稿,都需要楼主边修文边搬运_(:_」∠)_
    欢迎捉虫!!!
    拒绝透露从楼主做起_(:_」∠)_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楼主脑洞不到( •̀∀•́ )
    微博常年不上,企鹅1103429184。二次元宅腐,追番,全职,语c,古风,欢迎捕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5-10-04 17:20

      那年,他只有十六岁。
      大雨倾盆而落,打到身上不比那寒冬腊月的霜雪要轻。濡湿黑发紧贴于身,只一件斑驳里衣,身体轻颤。
      膝盖已经快要没有知觉了。少年稚嫩的身体在雨幕中单薄可怜,十指却紧紧收拢成拳头,指甲几乎要没入皮肉。
      “小子,别搁这儿死等了,我们丞相是不会见你的。”门口身披蓑衣的大汉长大嘴巴打个哈欠,手中握着的棍棒故意晃了晃。
      他缓缓抬起头,黝黑的眸里一片沉静,“你们根本就没有去通报。”
      “你放屁!”大汉瞪大眼睛啐道,“丞相大人不愿意见你,干我们何事!”
      “你们没有去通报。”他平静地重复,一字一顿。
      大汉干脆扔了个白眼过去,扭头哼起了俗曲儿,不再搭理这个倔脾气的人。
      雨越下越大了。
      只是单衣一层罢了,早被这雨浸得湿透。雨水冲刷过皮肉,也噬咬着伤口。寒意几乎要渗入进骨髓里头。
      他微微眯起眼,双目放空。
      就算死在了这里……也比留在那个恶心的地方,要好上太多太多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5-10-04 17:21

        齐朔是个温和的人。
        温和并非是温柔,像是河里奔流的水。轻掬一捧,清凉细润,像是锦绸玉缎,宛转风流。可这水到底是从远山上来的,千万条细流合而为一,就能击垮巨石。
        后来柳折景才知道,当时他睡的屋子,是齐朔的。而在那天,帮他清洗身子的,也是齐朔。
        躺在床上养伤的那几天里,齐朔给他带来了外头的消息。城里贴出告示,大概说是死囚从狱中逃出,重金悬赏。旁边一同贴着的,是他的画像。
        “……画得真丑。”柳折景抿下口药汤,眉头皱起。
        “是你眼光太高了。”齐朔将那张微微泛黄的纸收回来。上头的少年面容清冷,眉眼间却惊艳万分。不过寥寥几笔勾勒出容貌,可连左眼角一粒黑痣都未忘记点上。
        “不考虑把我交出去?”
        “若连自己的门客都保不住,那我坐着的丞相之位岂不只是个摆设?”齐朔笑了笑,如沐春风。
        他继续喝着药,眼角却像是因为听到门客两个字的缘故,轻微地颤了颤。
        就这么收下他了么?
        身上的伤已经不大疼了。也是奇怪,齐朔竟然一次也没有问过关于这些伤的事。
        “就这么肯定,我就是那个适合的人了?”柳折景放下药碗,勉强靠自己的力气坐稳了。这些天他一直住在齐朔的房里,既然齐朔也没什么意见,那他自然心安理得。
        “十有八九。”一旁的侍女将药汤撤下,换上了另外一帖。齐朔伸手结果,放至唇下微啄,蹙眉,“凉了。”
        那侍女又惶惶取回药退下,他故意眨了眨眼,转头盯着齐朔,“丞相大人倒是体察下属,还要自己先试试。若是有人想毒死我,那丞相不就白白替我搭上这条命了么?”
        齐朔弯眸,“身体还没养好,不过这嘴巴先治好了。”
        那是正值阳春,冷里透着暖,温里隐着寒。
        又过几天,柳折景能下地了。齐朔不管他,他就自己一个人在丞相府里头瞎逛。
        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侍从也没有多少人。大门正对着厅堂,穿过便能看见一条曲折回廊架在盈盈一池上。池水极澄,游鱼水草清晰可见。几排厢房就在不远处,还有小小一座假山。他也好奇地走近看过,假山上立着个陶瓷小人,手拿鱼竿,面对池塘,像是在钓鱼。
        这眉眼画得……倒和齐朔挺像。
        他不由自主笑出了声,伸手摸了摸人偶的脑袋。
        风正清,云正淡。细碎的暖光从空中徐徐洒下,散在了空中,仿佛整个天地都融化在了这片温黄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5-10-04 17:22
          仁,倏然间,也成了那夜空繁星中的一颗。
          纵使年年花相似,却是开了又谢的。而当初陪伴自己的人,说不定,也能一直都在。
          即使有的人已经看不见,也触不到,可那到底是真实存在的。
          天涯共此时。
          很久之后,柳折景在相府里头的假山前静立,望着眼前池塘里点点殷红的时候,才骤然发觉,原来自己和齐朔之间的某些东西,是在哪个八月十五的晚上,开始悄悄酝酿的。
          那个时候的他甚至没有追问,那天齐朔回府之前,究竟去了哪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5-10-04 21:43
            暖~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5-10-04 21:45

              放完灯,又在街上转了转,待回到丞相府中,已不知是几更几点了。
              也许是因为喝了酒,柳折景觉得脸颊发烫。
              他并不是第一次在八月十五去东街,看那连到天边的花灯。
              虽然,他宁愿这是第一次。
              记忆模糊而又清晰,就像他永远记得,那年的长街如昼,他挑着白纸糊的兔子灯,左手紧紧牵着年仅八岁的弟弟。
              那个男人一身锦衣,就这么骑着马闯入他的视线。
              冷峻的面容,仿佛世事皆与其无关。只那对眼睛里,却像是藏着一头雄狮。
              仅仅是这么一瞬的对视,他便被那目光所慑,匆忙低下头,拉着弟弟绕开这个男人。
              他也宁愿只把这当做一瞬的偶遇,又或者是梦境一场。可终归有这么一日日,父亲被秘密召到宫中,回来以后看他的目光里,就多了很多复杂的东西。
              他不知道,变故竟然会来得那么快。
              “又在想些什么?”齐朔捏了捏他的手,目光如水。
              他摸了摸装在怀里的签,抬头,“只是觉得,这月亮虽然看着大了,可照到身上,也更冷。”
              “怎么还在想这些东西。”齐朔摇头,踏过池上折廊的声音被一片静谧放大,“我本以为到街上走走,你回来以后能开心些。”
              “……我没有不开心。”
              齐朔的声音像是无奈,“睁着眼说瞎话。虽然,我不知道你和君上之间具体有过什么,但既是过去了,那便将它归为往事,又有何不好?”
              柳折景歪了歪头,忍俊不禁般噗嗤笑声,“齐朔。”
              “……嗯?”齐朔显然没想到他会作此反应。
              “你知道我有多恨成邑么。”
              柳折景衣角微动,径直别过了齐朔,一个人往前走去。
              “我累了,先回房。丞相大人夜安。”
              先前放灯时,他有借着灯光看了看竹签上头的字。
              半面妆。
              而在他年幼之时,母亲也曾为他求过姻缘。而上头,也是这三个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5-10-04 22:38
                作为一名贴吧萌新,不敢在吧里大声说话,也不敢得罪人,只能默默地顶完贴然后转身就走人。动作要快,姿势要帅,深藏功与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5-10-04 22:42
                  鸡汁的窝帮楼主碗了一发!



                  ——小尾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5-10-05 10:06

                     神龙纪裴来给楼主暖贴了
                     快出来迎接
                     出来迎接纪裴的楼主都是好人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5-10-05 10:07
                      看,我发现了啥。一个写文很好看的楼主。我要干什么呢,我要勾搭他,可是有点害羞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5-10-05 10:51
                        up一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5-10-05 21:14
                          柳折景没有回话,只是缓缓,拉住了齐朔的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5-10-05 22:14
                            早啊小楼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5-10-06 10:10
                              十四
                              宣合元年,年仅十五的成烨继位。
                              从此坊间又多了一段佳话,齐丞相不愿见天下黎民百姓在暴君统治下备受折磨,不惜只身犯险,终于将暴君逼得退位,救终生于水深火热。
                              不知后来怎么传的,变成了成邑把齐朔心爱的女子抢进宫中当了妃子,夜夜笙歌,于是丞相大人冲冠一怒为红颜,而他心爱的女子因为耻于自己已被人折辱,不愿再见丞相,早在被发现之前投井自尽,只余丞相一人孤寂凄楚,独自一人在深夜吹笛,思念自己最爱的人。
                              柳折景饮尽了杯中最后一口茶,说书人也恰好说完。醒木一拍,已有人默默拭泪,打赏的铜钱落得像天女散花,说书老头的嘴咧成了蟠桃中间的那条缝。
                              “走吧?”他对着身边的人眨眨眼。
                              齐朔无奈抚过额头,“你还想再听几场才过瘾?”
                              “差不多了,剧情也算是千篇一律,只是听着带有你名字的故事,感觉特有趣。”从腰间摸出两枚铜板,他也有样学样地扔到说书人跟前的木案上,“这出讲得还不错,没把成邑描述成个胡髯紫面壮汉。”
                              “我倒是跟着你一块儿疯了。”齐朔苦笑,“还是孩子脾性。”
                              柳折景整了整衣襟,悠悠哉哉往外头走。齐朔也就这么跟着,无需更多言语。
                              他在齐朔身边,已将近两个年头。年初一过后,街上都还残留着年味儿,气温开始往上滋溜溜地爬。
                              街上人挤着人,叫卖声一个赛过一个的高。齐朔将柳折景的手拢在掌心,生怕被人群挤散一般。
                              “你把颜家的闺女退了,为何颜将军还乐意和你一同造反?”柳折景像是忽然想到这茬。
                              “家事与国事,我分得清楚,那颜将军定然更拎得清。颜家和齐氏很像,私下的儿女情长应当搁置,守住成氏的江山才是第一位。若成邑一直坐在龙椅上,那成氏的江山迟早会亡。”他揉揉柳折景的发顶,“不过也算是借口。我这辈子因私情而做出的荒唐事,有这么一出,也就够了。”
                              柳折景笑眯了眼,转头踮起脚,在齐朔脸上偷了个香。
                              这些日子过得安稳,就像入了世外桃源。
                              他只等着齐朔退离朝政的那一日,能够像范蠡带着西子一样,泛舟五湖,再不问世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5-10-06 12:4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5-10-06 12:47

                                      
                                       见君挥洒三千墨,
                                      风流万载醉逍遥。
                                      下临长安举杯酌, 
                                       马嵬坡前徒留蒿。
                                      
                                      ------
                                  bdhd://莫背后说闲话,死人会笑,棺材会跳。
                                      【盗小尾巴者逢考必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5-10-06 13:41
                                    暖暖
                                    退出游戏,关掉网络,删掉贴吧,读几页自己喜欢的书,出门去阳光里走走,要么骑自行车,天黑了约几个好久不见的朋友找个地方喝点酒、聊聊天,随便做些什么










                                    一天下来,你就会发现,还是TM水贴有意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5-10-06 13:45
                                      暖。(。ò ∀ ó。)
                                      一般的人都不敢艾特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5-10-06 13:45
                                        带男神暖贴,祝帖子大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5-10-06 14:03
                                          十六
                                          闻歌比起当初柳折景初入相府时,竟还要忙上不少。平日的陪宴自是不可少,柳折景也都在场。但若是去了其他府中,却只带上闻歌一个人。
                                          “你向来身子都不大好,应酬之类的事情极伤身体。既有闻歌与你共事,他能为你档了酒水,又有何不好。”齐朔为他掌灯,又向里头添了灯油。
                                          柳折景半躺在床上,眯眼,并未搭理他。
                                          那日闻歌来他这儿拿走了书,就一直没有归还。他自然是不屑去要的,若是不肯还来也罢,再去找齐朔讨一本来就是。
                                          最近清闲下来,柳折景又开始看起了书。读腻味了诗文,便到街市上寻到话本来看。大多是些江湖武侠,写得不算惊心动魄,好歹能作打发时间用。
                                          齐朔也不喊他,自顾自说了下去,“我知道你心里有怨,但闻歌着实是个才人。我曾经因为你,而率领兵马将成邑拉下了皇位。虽说他暴政,可终究尚未超出我们所能控制的范围。”
                                          柳折景依旧未说话。
                                          “我不知道太后那边埋下的棋子里,竟然还有成烨这么一枚,算是我们大意了。但是那一出荒唐至极的逼宫之戏,断然不可再来一回。”齐朔苦笑出声,“现在除了想方设法将皇权往我这派转移,再无他法。你若是觉着委屈了,我也只能说声抱歉。”
                                          “所以,你将闻歌据为已用,不过是怕太后羽翼再添,这些道理我都懂。”柳折景像是有些累,这番话出口也是淡淡,“那你,就好好做你的忠臣罢。”
                                          齐朔皱眉,“你别这样,闻歌是闻歌,你是你,不一样。”
                                          他只是淡笑,“嗯,不一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5-10-06 20:26
                                            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1楼2015-10-06 22:33
                                              晚上好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5-10-06 22:34

                                                ……………………
                                                “人生在世,生来为死。”
                                                “诶嘿,明明是为了@兀兀茕卄 死!☆﹃☆”
                                                ——————☞我在卖萌,你信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5-10-06 22:55
                                                  暖。

                                                         如果, 我多一张船票, 你会不会跟我走?

                                                             — — — 王家卫《花样年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5-10-07 15:33
                                                    加油(ฅ>ω<*ฅ)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5-10-07 15:58
                                                      晚上好啊楼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楼2015-10-07 22:12
                                                        露珠你好,要不要加腐群一起来甩节操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1楼2015-10-08 19:07
                                                          明天要考试了伐开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2楼2015-10-08 20:05
                                                            楼主失踪的第五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3楼2015-10-13 1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