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19贴子:1,279,270

【迟爱同人】破阵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百度
首次动笔,大家见谅。


相关推荐

探索平台-实验室用品一站式购物平台,轻松订购实验室必备品。 查看详情
广告
楔子
夜色迷离,霓虹煌煌。
同样的车水马龙,同样的高楼林立,浮华而颓迷的城市用重复的冰冷无情讲述着芸芸众生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我眯起眼睛看着高脚杯中摇曳的酒液,心想,弱者的世界千篇一律,而强者的世界千变万化。
那么,于不尽变幻中立于不败,才是王者。
斯人已逝,何堪回首。我又何必沉浸在往事中,画地为牢,固步自封?如今人都只恭顺地敬重道先生,李先生,再也不会有人深情地唤我一声“莫延”。我,也再不需要这份深情了。
先生。
先生!
一个声音恍如隔世遥遥传来,我一怔,恍过神来,抬起眼皮,是长平低眉顺眼地站在身后,“先生,时间到了,陆总请您过去”。我微微点头以示意,便一矮身钻进了车里。


回复
举报|2楼2015-09-21 22:16
    原来是发这里了~来抢沙发…


    来顶新文~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举报|5楼2015-09-21 22:40
      —1—



      几十辆黑色轿车整齐又秩序地停在一家私人庄园大门前,从车上下来一批穿着统一黑色西服的高大男人,他们微微低着头站成一排,十分恭敬地等着中间一辆车子上的人下来。中间一辆车一停,就有人微低着头恭敬地上前拉开车门,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慢悠悠地从里面晃了出来,他甚至连正装都没有穿,只穿了一身深灰色的剪裁合身的常服。然而即使他浑身散发着一种漫不经心的态度,仍透出长期处于上位者的令人无法忽视的迫人气势。
      他往前走了几步,几十来号人便整齐地走到他身后,给人一种无声的压力。然而他却没再继续往前走,反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将手上的酒杯递给了身边的青年,戏谑道,“Cut it out!长平,我看你们是恨不得在脑门上刻上黑社会这三个大字了,以后还是低调点吧。”“是,先生。”青年语调平平地答应道。然而男人却见所有人只是绷得更紧了,无奈地抿了抿嘴,走了进去。




      “hi,Eric,”,他靠在门边笑着向客厅中央的人打招呼,毫不避讳地打量着对方依旧俊朗的容颜与身材,“好久不见”。站在一旁的管家皱了皱眉,这些年敢在陆风面前如此嚣张的人可不多了,嫌命太长。男人放下手中的文件,却也用眼神把他从头到脚细细碾磨了一番。这种野兽打量猎物般的眼神并不让人好受,容易使人回忆起彼时年少的种种不堪。
      陆风收回目光,轻蔑地哼了一声,不屑道,“多年未见,我以为你好歹会精心打扮一番。”“一般来说,男人靠的是权势与财富,那么即使我步履蹒跚大腹便便也会有数不尽的美少年在我的床上前仆后继。更何况——”他拖长了尾音,自恋地往后捋了捋头发,“如今我尚且算得上是英俊潇洒呢?哈哈哈哈……”笑得张扬,活像一只性感嚣张的妖精。陆风为他一如既往的骚劲没来由的心烦,张口便是讽刺: “那么如今你风光无限,怕是不记得旧事了吧,李莫延。”最后三个字几乎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被叫做李莫延的男人却只是随意地往沙发上一靠,嘴里叼着烟微微向后仰,让身后的青年为他点上。从这个角度陆风恰好能够看到他优美的脖颈曲线,用天鹅比喻太平庸,用彩虹比喻太媚俗,唯一能与之相称的,大概,只有深爱之人柔情蜜意的吻。谁?谁的吻?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出少年纯净明朗的面容,心脏却被一阵诡谲的疼痛与残忍的快感所缠绕。
      “到此为止吧陆先生,我猜你今天约我来,并不是为了回忆往事吧。”纷扰的思绪被对方冷漠的语调所打断,陆风默不作声地将桌上厚厚的文件推向他,一如往昔的硬朗和冷酷取代了方才一闪而过的情绪波动。
      “二十年前的案子,还有几个月申诉就到期了,风扬本来很久以前就打算放弃,但是前些日子又有了线索,特意请你来看看。”
      “并没有这个必要。从理智的角度,你我都清楚这个案子几乎没有被破的可能性。从感情的角度,陆总情深意重,我作为当年的辩护律师,却没有任何责任义务。更何况,我不从事这个行业很多年了,很多业务都有些生疏,您大可以另寻他人。”
      “我可以付你十倍的酬金,按照市价,三千美金。如何?”
      “我不要钱。”
      “……那你要什么?”
      “股票。”
      “什么?!”
      “我要你的股票,说得明白点就是股票选择权。风扬这些年来虽然做得很大,如今却举步维艰。但如果我帮你成功解决了这件事,风扬不但可以合并陆家、柯家,借由媒体在公众和政府那洗白,还可以和卓家、肖家、容家、乔家等等名门世家达成合作,风扬的股票很快就会涨停板。你现在的股票最多每股三十一元,我向你借用三千美金买下其中四十八万股,当它涨到两百元,我的股票就会值几亿元,那时候我就有51%的股权。”
      “呵,so ridiculous!李莫延,你竟然妄想控制整个风扬。太自不量力了。”
      陆风的语调略微拔高,刷刷几下,后面一排人面色不善地抬起枪就对准了李莫延一帮人。
      李莫延表情没变,慢条斯理地将烟头按进咖啡末里,他身后的人却反应迅速地齐齐拔出枪指着对方。
      一时间气氛看起来十分紧张,很快陆风却就皱了皱眉,沉声呵斥道,“来者是客,都给我把枪收起来。”那帮人立刻听令收起了枪。
      “李先生,底下人不懂规矩,你见谅。”陆风的语气客气礼貌,却让听者不寒而栗。李莫延却只嗯了一声,抬起右手,轻轻动了动食指。他身后拿着枪的人便接收命令立刻扣下了扳机,砰砰砰数十声枪响,刚才拿枪对着他们的那一排人,全部被一枪毙命。
      李莫延弹了弹身上虚无的灰尘,笑了笑,“我不喜欢别人拿枪指着我”。他站起身来,在快要走到门口时,微微偏头,“哪怕陆先生宽容大度君子情怀,我李莫延也不过是个龇牙必报的小人罢了,今天的事,您好好考虑,我等您的答复。”
      陆风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夕阳西下的方向,镶上了一层璀璨的金边。斯人已逝,何堪回首。罢了,这个困局,不破不立。


      收起回复
      举报|6楼2015-09-21 23:59
        有新文看鸟。开森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5-09-22 01:03
          叔好厉害…


          有新文看鸟~好嗨森楼主快更啊≥∇≤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5-09-22 15:21
            —2—


            长平看着李莫延站在落地窗前俯瞰整个城市,灯红酒绿的浮华给他的侧脸渲染上了一层暧昧的柔光,似真似幻。他固执地认为李莫延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值得信赖的人。可也就是在方才,这个对他而言救世主一般的存在的男人面不改色地杀了陆风手下十几个人,面不改色地向那个恶名远扬的魔鬼提出胆大妄为的条件。





            “长平,去把我们现在的资产分析那一份给我,流动资金部分详细一点……怎么了,你好像不在状态?”李莫延嘴角微微上扬,温柔地看着他。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您这几年,好像变了很多。”青年的语调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只是那细微的颤抖显示着他内心的波涛汹涌。




            长平向来是个冷静自持的人,很少说出如此情绪化的话,李莫延不想深究这背后的感情,便只是随意的敷衍道,“人嘛,总是会变的。”
            ……
            ……


            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李莫延看着这个谦卑恭敬的青年,却总是在他平凡的五官中看到另一个纯净美好的青年的影子,“……柯,洛?”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名字悄然浮现,心脏开始不自觉地抽痛,他笑笑自己的无聊,立马摇摇头甩开了这个名字。从茶几上的烟盒中抽出一支雪茄,长平立马贴心地递来雪茄剪。于是李莫延再次把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长相一般,绝不是自己喜爱的美少年;能力一般,在尔虞我诈的争斗中并不能像谢火龙一样默契知心;家世……他的家世,大概这么纯良的孩子是那种基因的突变吧。想起那个眉目清秀的女子把这个孩子交给自己,说给他取名为“长沮”——“长沮、桀溺耦而耕”,这是传说中春秋战国的隐士的名字,在动荡不安中与世无争,这大概是那个女子最后的心愿罢。然而自己却为他改名为“长平”——乱世,无处可藏,无人可避。大隐隐于市,才是求得平安的唯一办法。




            李莫延把烟头对准了深蓝的夜幕中的一轮明月,“你看今天的月光多亮,仿佛可以用来点烟一般”。这么文艺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还真有点毛骨悚然的味道。长平不知怎么接话,道了先生晚安后便急忙走人,却又被叫住。“等等!嗯……你去帮我把小竟从学校接过来吧”,李莫延一边松着领带一边对他说道。长平不经意间瞥了一眼他敞开的领口露出来的精致锁骨,连忙挪开目光,拿上厚重的文件和车钥匙,准备去接美少年。


            回复
            举报|10楼2015-09-22 15:21
              不知如何广州入户怎么办? 户政企业帮到您!!
              广告
              —3—




              林竟迷迷蒙蒙地从睡梦中转醒,朦胧中听见一声轻笑,随即就有热气拂至耳畔,“多大的人了还睡懒觉……再不起来,我可…继续了噢”,一双纤长的手带着温凉的体温在身上抚过,薄薄的枪茧带来瘙痒的触感。
              是那个熟悉的低哑性感的声音,时隔多年,如今却愈发觉得迷人。


              “what the fuck!昨天做了那么多次,一大早到底是哪来的精神撩我!看这样子大叔是风流到老不在话下啊!”林竟在心里默默吐槽着,却直接吊着Lee的脖子,长腿一迈就跨到人腰上,垂着长长的睫毛像还没完全睁开眼睛似的嘟囔,“再做一次,然后老老实实让我睡觉!”Lee不说话,轻车熟路地伸长手臂揽住林竟的腰背,张口含住林竟的喉结,伸出舌头色情地舔过,然后抬起他的腰缓缓进入。


              林竟喜欢这个姿势,一低头就可以看见Lee被情欲熏红的脸颊跟抿紧双唇的性感表情,收紧手臂就可以完全没有距离的纠缠在一起,仿佛拥世界入怀,天崩地裂永不分离。
              这是与平日里,完全不一样的Lee。不再稳重精明,揣度算计,明明不做作不虚伪,却美好得不似真。






              白日宣淫的后果就是林竟再也无法从床上直起腰来,Lee笑着看他朝自己瞪着眼睛,端来了丰盛的早餐…中餐?揉揉林竟的头发,轻吻额头,语调温柔,“好啦,你今天就好好休息吧,我帮你和学校请好假了,有什么事可以和长平说。嗯?乖乖等我回来。”Lee起身解开丝质睡袍的带子,却被林竟激动地一把拉下,“你!…你要走?”Lee心疼地看着林竟的草木皆兵,一边为他按揉着腰,一边调笑着说“怎么,怕叔叔出去勾搭美少年?”走到穿衣柜前拿出一件衬衫,背对着林竟说道,“放心吧小竟,Eric的事情我会帮你彻底解决,所到做到。”林竟并不作答,Lee却知道他是感动的。抬头,看见镜子里自己阴沉的表情,这是他不愿让林竟所看到的。













              从美少年的床上起来,到底是神清气爽啊。长平跟在Lee的身后看他对迎面走来的每一个人展现迷人的微笑,暗暗腹诽道。




              “这份分析太不翔实,几乎没有任何实际价值。我需要知道的是这家公司的政府背景、发展历史、运营状况、公司高层关系网甚至他们老总的情妇用什么牌子的化妆品,而不是像这样从百度百科上复制下来的毫无意义的空话……OK,你可以去请教刘经理,我和他说好让他亲自带你。”




              “今年的财务报表下午之前再给我一份,你们做的假账连大学没毕业的学生都看得出,怎么瞒得过审计科那群老头子?黑眼圈都熬出来了,还是先去喝杯咖啡休息一下吧,小丫头要注意劳逸结合。”




              “法务部讨论好怎么解决涉黑部分了吗?只要有这个问题在,所有计划都得延缓。长平,你筹备一个法务部的会议吧!不要急,好歹这是我的专业,我会多在你们部门费心思的。”




              ……
              长平亦步亦趋地跟在这只左右逢源的狐狸后面。好嘛,恩威并施,铁树开花,这一棍子一颗糖的倒是使得挺顺溜。啧。


              已经到了下班时间,李莫延坐在空无一人的偌大的会议室里,隔着厚厚的玻璃看着年轻人们仍在忙忙碌碌——为着他的目的。是啊,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个世界上,但凡是他想要的,没有得不到。除了……他。


              回复
              举报|11楼2015-09-22 17:43
                剧情好复杂!


                第一章觉得苏,在观望要不要追文,现在看出味道来了


                收起回复
                举报|13楼2015-09-22 18:05
                  为毛赞不鸟?


                  lee叔开挂的节奏啊 不过柯洛呢


                  lee叔开挂的节奏啊 不过柯洛呢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5-09-22 20:45
                    lee叔开挂的节奏啊 不过柯洛呢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5-09-22 20:48
                      至今木有看粗来CP向…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5-09-22 23:40
                        苏叔就好了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5-09-22 23:45
                          —4—


                          长平看着李莫延蹙眉深思,左手的中指和无名指之间夹着支烟,右手轻轻摩挲着咖啡杯的杯壁,烟雾和水雾飘渺环绕。这不同于常人的抽烟姿势是因为他的手指太长,若用食指和中指,则太别扭。李莫延用那修长的手指点了点咖啡杯,示意他给自己添上。长平低着头把杯子往外挪了挪,劝道,“医生建议先生尽量少喝点咖啡,对心脏不好”。李莫延笑了笑,这种关心使他想起记忆中那个青年,便从善如流,顺手还把烟给按灭了。虽然李莫延平时为人随和亲切不摆架子,但长平还是因为他听从了自己的劝告而有些受宠若惊,毕竟这是李莫延。




                          他用方才夹烟的手指按揉着眉间,仿佛十分疲惫的样子。长平酝酿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踟蹰着,“先生……是融资有问题吗?”
                          长平揣摩着今天下午陆风气势汹汹地闯进李莫延的办公室,保安部全体出动也拦不住怪兽般的突发神力。李莫延却仍是镇定自若地“请陆总进来谈”,并且让所有人在外面等着,不经允许不准进入。众人屏息凝神,大气不敢出,听见里面传出两人的争执,混杂着中英文,奈何总裁办公室隔音效果太好,竖起耳朵也听不清内容。直到长平听见桌椅撞击的声音,便自作主张地带人闯了进去,眼前的景象让人足够吃惊——几十公斤的实木办公桌移位了,上面所有的东西都被扫到了地上。两人都气喘吁吁,因怒气而面色发红目光凶狠。李莫延一手撑着桌沿,一手按着起伏的心口。大家默默在心中为大老板竖起大拇指——竟然都和大怪兽干起架了!长平却注意到李莫延被扯散的领带和最上面两个绷开的扣子,他默不作声地整理着,心如止水般平静。
                          李莫延在谈判桌上从未失败,然而这次却不战而败,完全谈崩。长平不去思索缘由,只是事以至此,陆风自然强硬地拒绝了那三千万美金的酬金,放话道就是当李莫延这场戏给他上场的机会,能不能拿下风扬,自凭本事。
                          然而公司现在,流动资金紧缺地几乎拿不出分毫,不动产又被套在各种涉黑产业上无法套现。李莫延自然有本事,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钱寸步难行。的确,一个成立不过几年的公司能做到如此繁盛,靠的不过是他生无可恋的绝望罢了,走的是捷径,也是绝路。




                          李莫延有些不耐地扯过几张白纸来在上面写写划划地快速演算着,蓦地笔尖一顿,烦躁地把稿纸揉成一团扔进纸篓。到底,还是没有办法吗?难道自己真的又要去捡起旧情求人?想起就算是当初成立公司时,所有人都以为他会以柯洛和自己的名字来命名,毕竟这是为了他。然而他却只是笑笑,大笔一挥写了“李莫延”三个大字。自信张扬到如此地步,直接用上自己的大名,世间怕也是别无二人。可自己却认为,大千世界滚滚红尘,他李莫延,不过只有自己,也只要自己罢了。


                          那么现在,无处可寻,还是只能去投奔谢火龙咯!李莫延撇撇嘴,还真让他说中了。让谢大少牵个线,什么事都好说。至于钱嘛,有财神爷邵行长在,金山银山都搬得来。其实他李莫延从来都不是什么孤家寡人,只是骨子里的那份傲然和纯粹接受不了这些份可有可无的暧昧情爱罢了。




                          “长平,帮我查清楚谢氏谢炎目前的具体居住地和作息规律,不要打草惊蛇,时机到了我会亲自拜访。至于邵行长那边,拟一份正式的邀请函,记得用钢笔手写 ,他穷讲究。”
                          日出日落,日子总还是要过下去的,要做的事,总得做完。


                          回复
                          举报|21楼2015-09-23 01:03


                            真棒!期待后续!


                            撸主好勤奋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5-09-23 09:04
                              隐隐觉得咩咩又挂了一次


                              收起回复
                              举报|25楼2015-09-23 09:09
                                —5—




                                李莫延得了谢炎和舒念度假的郊区别墅的地址,便独自开车前往了,连长平也没让跟着。




                                车载CD放着Eempyrium乐队的many moons ago,视野所及是一片平和宁静。乡野、公路、和缓的音乐与知心的爱人,也许这才是人们功成名就之后所追求的,可惜自己福薄缘浅,终究无望。
                                慢慢地可以远望到谢炎的独栋别墅,是十八世纪的美式乡村风格——
                                像是只会出现在文艺电影中的风景。
                                像是只会出现在童话故事中的幸福。
                                也罢,我为兄他为弟,此生成全他的美满已足矣。




                                想着李莫延便踱步进了庭院,拿着大剪子的园丁和系着围裙的女孩都不自觉地偷偷打量这个神秘美型的男人,他微微点头示意,嘴角始终带着自然而魅惑的弧度。余光瞥见谢炎和舒念在露天泳池里黏黏腻腻,旁边的年轻侍者看见他吓了一跳,嘴巴像林竟似的生吞鸡蛋。李莫延立马竖起手指贴紧嘴唇示意他噤声,这个动作他做起来太过性感,以至于青春躁动的男孩子竟然红着脸低下头躲闪着。李莫言无语地扯了扯嘴角,便抱着手臂倚在一旁长身玉立,好整以暇地看着平日里自己不在时谢火龙大少爷都是怎么“疼爱”自己的好弟弟舒念的——





                                只见谢炎挂着一脸淫’笑,一双手在舒念的身上上上下下摸来摸去,而舒念却像是怕水似的双腿环在谢炎腰上,双手则吊着他的脖子。虽然这个姿势足够淫’荡,但舒念却脸颊微红目光躲闪,害羞似的将头埋在谢炎的肩窝处。嘛,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上半身如处子般清纯,下半身如妓女般放浪,男人的理想情人。看来自己的弟弟还真是抓住了个中精髓。更何况,即使自己对这个自小失散的弟弟印象不多,他从小就会游泳这一点还是记得清楚的。然而就算自己现在洞若观火看得明白,也不过是一笑了之——即便谈不上深情挚爱,血浓于水,也不是随便说说的。










                                眼见就要上演限制级,再也看不下去,李莫延笑意更深,插着兜走了出来,带着看戏似的戏谑表情蹲在泳池旁拿出手帕用水擦皮鞋——而那边谢炎的手已经向着舒念的两腿之间探去了。


                                “你个瘪三!又他’妈来坏老子好事!”谢火龙一声怒喝响彻天际,李莫延好笑地看着这个千年妒夫焦急地想要遮住舒念的身体。“自己的弟弟都不给看,可忒不大方。”这么想着,他却还是从一旁的躺椅上拿了宽大的白色浴袍直接向浴池中央的舒念扔去,正好把他兜头套住。看着舒念窘迫地唤了声“哥”便匆匆离去,李莫延暗自得意自己还是帮他把矜持戏份做足了的。再回过头来看谢大少爷,才发现他已经绷着脸色看自己很久了。






                                “哼,来求人的,态度也不给我好一点!”火龙抬起下巴目中无人,作高傲公主状。


                                “不好意思,弄脏了你们的泳池水。”李莫延心里想着谢大少爷这样实在是幼稚的可爱,面上却仍笑得风度翩翩,顾左右而言他。

                                “得了吧,和我还避重就轻地卖弄,至于么。”谢炎撇撇嘴,一边说一边从泳池里走了上来,拿过一条毛巾开始擦头发。




                                Lee眯起眼睛看他——是贵族少爷从小在西洋剑术课和高尔夫球场上培养出来的精致身材,与那种粗野的莽夫有着本质的不同,仿佛每一寸肌肉都书写着昂贵。美好的肌理线条挂着水珠,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整个人就像是从油画中走出来的一般。美好的东西即使不能享用,看看也是好的。
                                任何一个男人被如此露骨的目光侵犯大概都会觉得不好受,更何况谢大少铁骨铮铮从未被压,换了别人早不知死了几回了。然而谢炎看着李莫延狭长的双眼风流婉转,那如同狐狸打狮子主意的目光,下腹却没来由的一阵燥热,该死!




                                “那我就直说好了,弟夫,”李莫延看着他心下明了,似是善解人意地转移话题,“之前童善那件事我得罪太多人,现在白道很难出面,陆风又那边谈崩了,指望不上。谢家是名门望族,根基够稳,在政府和其他家族那都说得上话。如果你愿意合作牵个线,事成之后我可以把公司转到你手下。”



                                “我要你一个不干不净的公司做什么用,Lee,我会帮你,不为什么。”谢炎不看他,借着擦头发掩饰自己的眼神,可不想让这个瘪三看出什么。




                                “咦,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李莫延狡黠地故作惊疑,手上接过毛巾,好心情地看着在自己的手碰到他的头发的那一刻谢炎幅度很小地被吓了一跳。一边帮他擦头发一边接着说道,“你也知道黑道的力量是一把好用的利刃,尤其对于谢氏这种冗杂的大家族来说。我不信你没点想法,而你自己心里也清楚,只要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叔叔伯伯们在,你的那些抱负就没法实现,谢氏也无法转型,终究在现在的经济大趋势下会衰落。”


                                “……”


                                “怎么,谢大少爷不动心?难不成是怂了?”李莫延见他不语故意激道。


                                “谁他’妈怂了?我说了我会帮你就肯定会的,就算你不把公司给我也一样……别多想,就是看在小念的面子上罢了,卖你个人情。”谢炎恼怒地发现自己每次和这只狐狸对上手都会有失水准,后半句莫名其妙就脱口而出了,自己本不是这么想的。李莫延就是李莫延,他不需要任何卖给他的人情,不需要沾任何人感情的光。偷偷瞄一眼却发现他神色如常,连一丝不易察觉的苦笑都不曾有。也对,经历了那件事,李莫延已经无坚不摧了吧。

                                “谢总…在想什么呢,”晃神间,李莫延却稍稍凑近了些压低声线暧昧地在自己耳畔磨蹭。


                                “那…你就这么有把握可以解决风扬那悬了二十年的case?”谢炎故作镇定谈着正事,却微微侧身,万一被他看到自己只是这样就有了反应也太丢人。心里吐槽着这瘪三真没节操,故意打扰了自己和小念又来撩拨,这不成心看自己笑话的么。然而手脚却着了魔似的动弹不得无法推拒。


                                “呵,我当然有把握,”李莫延说着却又离远了些,低头打着火机点烟,“……你知道长平的生母是谁么?”




                                “我怎么知道,”谢炎有些不耐烦,略微凑近借了个火,吐出一个烟圈,“话说你不用美少年做秘书还真让我吃了一惊。”




                                谢炎看着李莫延笑而不语高深莫测的样子,长平的面容在脑海中渐渐和另一个青年重合,蓦然浮起一个大胆的想法,难道……


                                “哈哈哈…”谢炎豪爽地笑了几声,重重地捶了一下李莫延,将桌上的香槟递给他顺便勾肩搭背地碰了个杯,说道,“看不出你这混球还不完全是败絮其中嘛,留了这么一手好牌。干了,爷挺你。”


                                李莫延被夸地心情颇好,跟着喝二锅头似的一口干了杯中的酒,笑眯眯地望着谢炎。


                                就在两人深情对视气氛渐渐走形时,手机铃声很合时宜地响了。李莫延走到一边接电话,谢炎则默默地回想着方才莫名暧昧的气氛,整理好乱了的心神。




                                “是邵行长的电话,他想请我们吃个饭。”李莫言走过来笑着说道,“走吧,谢总,这次我们要并肩作战了。”


                                回复
                                举报|26楼2015-09-23 18:13
                                  谢lee依然是我的心头好啊……看起来太爽了!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5-09-23 18:57
                                    叔有点万人迷的趋势……


                                    越来越好奇咩咩的去向了


                                    收起回复
                                    举报|29楼2015-09-23 21:02
                                      万人迷叔更帅气迷人了!?!?继续不要停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30楼2015-09-23 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