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王叶吧 关注:37贴子:221
  • 23回复贴,共1

【授权转载】[王遗风X叶英]花与人俱老by苏迟不许睡过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截图为证,17896394就是我


回复
1楼2015-09-12 14:47
     他来去随性,并未打算去向叶孟秋辞行,也不回居处去收拾行装,出了剑冢两手空空便要离去,忽然身后叶芳致追上来。
      “王公子且稍等,少庄主有一物相赠。”
      王遗风有些意外:“哦?”
      “请随我来。”
      叶芳致领着他一路穿过埋剑谷,从重重台阶登上祭剑台去。这里列着叶孟秋收藏的天下神兵,轻易不让人近,王遗风也是第一次来。但见四周各门各派的武器琳琅满目,都系着个写着名字的乌木牌。他随手拿起一柄碧光如水的短兵赏鉴,上面刻着“青君”二字,笑问:“怎么,叶英要送剑给我?”
      “不是。”
      叶芳致在无数案前案底翻寻着,终于从某一处取出一个乌木盒,递过来:“这个。”
      王遗风随手打开,骤然间满室生寒。
      躺在盒里的是一支笛子,通体雪白,缀着红缨,衬着金色的帛,莹莹地泛着温润的光。
      王遗风有些意外地取出来,看见盒底的木牌上写着“雪凤冰王笛”。
      与他遗落在枫华谷的那支一模一样。
      他放在唇边轻轻吹出一个音,音色清越,仿佛凤鸣。
      “少庄主说这是给公子的赔礼。”叶芳致原原本本地转述,“还说待下一次名剑大会时还请公子莫要如上回一般夺人剑帖,藏剑山庄无论何时都奉先生为上宾。”
      王遗风把玩着笛尾缀着的红色丝结,是个同心结的,他想叶英或许并不知道,或许知道,不过心里总是泛起一抹喜悦,便朗声一笑:“那便告诉你家少庄主,这个赔礼我很喜欢,待下次名剑大会,我吹给他听。”
      后来这支笛子随了他好几年,最后在那场震惊武林的血案里遗失在自贡城。
      叶英知道的时候,也只是淡淡地说“一支笛子而已”。
      再后来,再后来阿萨辛的阴谋暴露,中原武林攻破了荻花宫,有个浩气盟的万花在某一处祭台上捡了白龙珠,又从红衣教私藏的宝藏中取走了白鹭霜皇笛。
      他多方打听,知道这两件东西曾归年轻的雪魔所有,若是用凝雪功合在一处,便可晴日吹雪,风流无边。
      浩气的小万花十分神往,可是十恶之首的王遗风又如何是他能够见着。
      不过江湖上不乏神通广大的有缘人,某一个有缘人告诉万花,枫叶红了的时候,王遗风会去枫华谷紫源山上的小亭子,站在哪里一整天的吹奏曲子,并无任何恶人跟随。
      万花等到秋深叶红,终于在紫源山等到了只身一人的雪魔。他给自己挂了个握针套着春泥,又让某只纯阳好友插了个镇山河,非常大无畏地冲上去,不过第一句话就气势尽失:“别杀我!我有话说!”
      剑气双修的纯阳好友差点手一抖拍他一脸人剑合一。
      王遗风显然心情不错,绕有兴味地看着他。待到万花拿出白龙
      珠和笛子,才神色微微一变。
      于是万花很顺利地拿到了合二为一可以吹雪的笛子。王遗风看着笛子的目光复杂,他读不懂,浩气盟里人人痛恨的十恶之首用那笛子吹了一支曲,轻快悠远。
      浩气万花是个风雅的人,还记得这该是江南的小调,适合在春风拂柳桃花灿然的时节悠然如水地唱出来,安静却温暖,好似极其漫长的时光里细水长流的情意,其中某一句他还能模糊想起来,红尘匹马知音少,人与花俱好,花与人俱老。


    回复
    12楼2015-09-12 15:04
      不要脸的自赞,求大家不打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5-09-12 22:07
        @黎果黎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5-09-12 22:08
          被这篇安利进了坑一直都处在饥饿状态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楼2015-09-20 18:33
            王遗风忍不住笑:“你好好坐着别动,就是帮我的忙了。”
              他见识过叶英亲自动手料理这些杂务的能力,从此避之不及。
               叶英手里不缺银钱,他对平日生活里的用度并不很了解,于是出手素来十分大方。这一路都是王遗风在负责花销,叶英便把自己带出来的钱物都放在了他身上,以免自己有吃白食之嫌。王遗风并不推拒,收下他给的钱,暼一眼数额,笑言,如今吃白食的倒是换成自己了。
              前些时候两人下榻之处,若在城里,则要么是客栈,要么是有仆役打理、对外租售的别庄,若到了乡间,也会多给借宿之家些银钱,让他们代为置备吃食、浣洗衣物,极少要两人自己动手。
            叶英看王遗风在自己清扫庭院,不曾像先前那样雇人来帮忙,便有些担忧:“是否我出行时带的银钱已经不够?”
              “没有,很够。你走遍大江南北,尽情吃喝玩乐都够了。”王遗风知道自己的举动有些反常,不待他再问,已解释道,“这处院落,我并不想假他人之手打理。左右也不是很脏乱,略作收拾就能住下。
            叶英了然,猜到大约这方院落于他有些特殊意义,不愿他人踏足。不再提钱财之事,转而再度问道:“可有我能帮忙做的事?”
              王遗风知晓他是不愿袖手旁观,想了一想,才给他分派了个最容易的差事:“我把饭煮上锅,你守着灶,看着火不要熄了就好。”
              这个十分简单,只要偶尔添些柴禾便可。叶英自忖能够办好,便去灶前坐下了。
            “你还会做饭?”他问。
              “我会的事多了。”王遗风眉梢一抬,“你羡慕不来的。”
            叶英似是微有笑意:“我不必会做,亦有饭吃,为何不是你羡慕我?”
              王遗风一时无言:“奇怪,你何时也擅长言语争锋了?”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与你相处多日,自然学得一二。”
              “……行,道理都在你那,我不辩了。”
              “谬赞。”
            院落空置并不太久,只积有一层薄灰。王遗风很快就清扫干净了三间房屋,而后拎出今日新买的食材来到灶房。
              米饭已经在锅里煮到七八分熟。叶英坐在灶前,全神贯注地看着火,王遗风几乎怀疑他是把悟剑时的专注都拿出来了,不由笑笑:“用不着这么认真,轻易熄不了的。”
            叶英抬眼看他,道:“我知道了。”
              话是这么说,仍旧神情专注地盯着灶台。  
            王遗风忽然一怔。
             天色已暗,暖红色的火光映衬在叶英眉间眼底,宛如替他描画了三分温柔神色,王遗风一眼望去,无端地觉得心口微热,仿佛心底也燃了一捧那样的火光在明灭跳跃,经久不熄。
              只盼此情此景此人,都长留此时,漫长得不要到尽头才好。  
            “你在看什么?”
              叶英问。
              王遗风却答非所问:“日后你都负责烧火。”  
            (四)   
            且不提叶英是否对这样的安排有所异议,王遗风已经开始做饭了。
            他所说的会做饭,当真就只是能把饭菜烧熟而已,仅仅只能说是“会”,而绝不是“擅长”,也算是没有半字虚言。
              锅里煮的是王遗风在巴陵县城里买来的碧梗米,如今已经被他从锅中捞出,在竹蒸笼里沥干了水汽,只待焖熟。
            叶英坐在灶前,尽职尽责地添入一块柴火,嗅到一股极清淡诱人的饭香扑鼻而来,不禁赞了一声:“好厨艺。”  
              然而叶大庄主这个结论下定得委实太早,很快他便明白过来,方才有那股饭香,不过是因为焖出了米的原香而已,和王遗风的手艺半点不沾关系。
            王遗风做的都是相当简单的家常菜,一道素蒸茄子,一道莲藕炖排骨,一道椒盐虾,一道清炒菘菜。
              茄子是整条蒸的,菘菜是用手撕的,河虾在买回来的时候就被打理好了,不用问也一定是花钱让卖虾人弄的,莲藕和排骨倒是用上了菜刀和砧板切成块状,叶英看他拿刀的架势不像在切菜,更像是在演练刀法。
            倒是颇能赞一声刀功不错。 
              菜品装盘端上桌,看着卖相十分不错。王遗风先替叶英盛了一碗饭:“我做得清淡,应该合你的口味,尝尝看。”
              米饭蒸得很好,粒粒分明,色如碧玉。叶英闻言,并不客套,微微一点头,举箸夹菜。
            茄子蒸得太久,过于软烂,配的蘸料倒是爽口。莲藕排骨汤又不够火候,莲藕还有些泛生。椒盐虾放多了盐,太咸。菘菜咸淡倒还好,只是炒得特别老。
              王遗风见他一一尝过,不发一言,不由有些忐忑,问:“如何?”
            叶英顿了一顿,道:“很好。” 
             于是王遗风便神采飞扬地一扬眉:“那是自然。” 
             可惜待他自己动筷,神色就不是那么对劲了。都尝试过之后,一叹:“……许久不曾动手,技艺生疏了啊。”。
            叶英没有戳破他,只道:“已很不错。”
              他越是这么说王遗风却越是心虚,想了想才摇头而笑:“也罢,不说大话了。我也就是会自己给自己做吃的水准而已,原本想露一手让你刮目相看的,倒是弄巧成拙。”
            他拈了一只虾,去须剥壳,又舀一碗井水来,将虾肉在里头洗去了咸味,丢进叶英碗里:“这个勉强还能入口,汤里炖的排骨也还能吃一吃,你将就一顿吧。”  
            “我是真心觉得很好。”叶英也夹了一只虾慢慢剥,“你看,比起我全然不会,你做的菜也仅仅是不够熟练而已,尚不至于难以下咽。”
              他看一眼碗里米饭,又说:“至少饭颇可口。”
            王遗风听到前面还十分安慰,却对最后一句哭笑不得:“……我就勉强把这句话当做是称赞了。” 
              其实,藏剑山庄以儒立身,颇有几分君子远庖厨的讲究。倒不是指看低厨艺,而是自小就不会有去学一学如何做饭这样的意识。
              因而在叶英的认知里,王遗风能够且愿意亲自下厨替他烹制饭食,实在是难能可贵的一件事。
            其间心意,令他心底颇为感动。至于味道如何,当真并不重要。
              只是叶英素来内敛,喜怒皆不形于色。他纵然心生涟漪,面上亦是分毫不动,只向王遗风道:“这几日行路劳累,你也多进些餐饭。”
            王遗风自然听出几分关切之意,目光一闪,轻笑出声:“诗云,上言长相思,下言加餐饭。叶英,你既言加餐饭,其实是想说一说长相思?”
              叶英与他相处多日,早已习惯了他时常的打趣,闻言神色不动:“你想太多了。”
               饭毕之后,王遗风将今日买来的杂物归置放好。叶英在一旁帮忙。
            他今日做饭时一直在灶间,看见过王遗风淘米下锅,也知道了两个人一餐大约要消耗多少米量。而今眼见王遗风正将买好的碧梗米倒入米柜,不由疑惑:“我们顶多在这里住上半月,为何买这么多?这分量足够你我吃好几个月。”
              王遗风霎时动作一顿。
            他转过身来,有些无奈地摇摇头:“好吧,迟早都要告诉你的。”
              叶英皱眉:“何意?”
              王遗风轻抬眉梢:“此地桃花甚好,可惜你我来得不巧。时值暮春,芳菲落尽。”
            “然后?”
              “然后我挺想带你看看此间三月桃花。”
            “所以?”
              “所以我决定了,”王遗风转了转掌中长笛,气定神闲,“咱们在这里住下,明年春来看过桃花,再上路启程如何?”
              叶英简直无言以对。
              他看向王遗风,淡声道:“半月之后启程。我便当没听见方才的话了。”
            往常两人在路上耽搁太久,叶英只要稍提一句,王遗风自然也就听从了,依言继续上路。然而此刻他回身落座,笑意吟吟:“我主意已定,庄主要上路,就请自便。”
              叶英神色微动,深深看他一眼。
            “你看,咱们的马已经被暂时寄放在别处了,我不说,你也找不到。”王遗风悠然道,“钱也都在我身上,你好像分文也无?而且还不认得路。若要传讯给藏剑门人……你养的那只用来传讯的鹰,似乎更听我的话。叶庄主,你只身一人,似乎也没法启程啊。”
              “……”
            纵然叶英养气功夫一流,然而此时此刻,依然被他气得不想说话。
              他从前觉得王遗风此人行事不拘一格,自在随心,是个难得的优点,然而现在……现在只觉得果然交友要慎重。
            他好容易才平复心绪,道:“你真是……”
              “流氓?无赖?你早该知道啊叶英,”王遗风闲闲一笑,“我素来颇有自知之明,从不以君子自居。”
            叶英再不言语了。 
              经历过饭后这一出,叶英在晚间就寝之时,知晓这处院落仅有一间卧房,也就没有那么惊讶了。
              王遗风十分殷勤地替他铺好床榻:“一路劳累,你先安置吧。”
            叶英看一眼他,不说话也不动。
              “我稍后……”王遗风轻咳一声,总算还知道何谓欲速则不达,在他的注视之下从善如流地改口,“我稍后去书房打地铺。”
              叶英点一点头,以示知道,随后砰然一声,把房门摔在他面前,关得严丝合缝。
               王遗风摸摸下巴,不无欣慰地想,能够让叶英气得都不顾上收敛情绪,大概也算是一种难得的本事。


            回复
            36楼2016-01-03 21:18
              作者另一文也是相当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6-01-07 18:31
                @伊尔莉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6-01-27 14:30
                  王叶入坑文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2楼2016-05-31 1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