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0,239贴子:1,282,171

【迟爱同人】Finding Memory (谢炎XLee 雷者慎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度度。
书名和bunny大的某篇是重复的,也算是致敬吧。
也有起中文名《十年忆》——反正只是名字而已
【终于决定开坑了。。。吐口气。。。有点紧zang啊~~


去魅蓝吧盖楼,一键赢取价值十万的周边壕礼! 立即查看
广告
开头啰嗦几句:
大纲已有,但撸主对自己的坑品也不了解所以还是……入坑请谨慎……
然而还是厚脸皮的希望你们多支持。
对叔的热爱是我写文的动力。起码目前我的想法是不管写多久哪怕烂尾也不坑。(谁会想看烂尾的文,PIA飞…………)

PS:不一定会虐羊,但谢Lee的非架空文,且以HE为目标,肯定会有些对不起舒念,
所以舒念粉看到这里请点叉,谢谢。


回复
举报|2楼2015-09-01 16:20
    楔子

    一片火光,不远处跳跃的火焰好像张牙舞爪的怪兽,势要把它接触的人类全部吞噬。
    周围一片汽车被震动刺激的尖锐警报。
    好吵,TMD,又是爆炸。
    谢炎不知道为什么要说“又”,难道自己曾经经历过?
    面前的男人抱着自己的头,手死死的捂着后脑的位置。
    后背很疼,头也疼。谢炎知道那个男人捂着的地方一定在流血不止。
    他听见自己说:“Lee,原来你哭起来这么丑。”
    老子才没有哭,你TM给我坚持住,我可不想欠你这个人情。”男人尽力压制住恐慌的颤抖,冲身后喊,“楞着干嘛,快叫救护车啊!”
    谢炎的视线转到男人身后,看到的竟然是小念,一身的狼藉,似乎也受了伤。还能站着,应该不会很严重,但那呆滞的模样,却让人觉得他周身充满绝望的气息。
    在男人吼叫过后,舒念才慌忙摸出手机,手有些抖,手机又一下子摔到地上。

    这一切那个抱着自己的男人都没有注意到,谢炎知道,他一直在看着自己。
    从前因为忌讳回避而撤走的视线,如今可以毫无顾忌的都落在谢炎的脸上,只不过这张脸,却越来越没有血色。
    人的预感有时候就是那么可怕,他们似乎彼此都清楚,这一次,恐怕没那么幸运了。
    努力扯出一个笑脸:“Lee,记得我说过的么,我做到了。”


    回复
    举报|3楼2015-09-01 16:21
      (一)

      “我做到了——”
      忽然惊醒,梦里自己说过的话好像就在耳边。
      谢炎睁开眼睛,淡蓝色的屋顶和墙面,简洁的装修,还有空气中淡淡的消毒水气味。
      后脑有点疼,背上也不舒服。刚刚那个到底是梦还是真的啊?
      谢炎不禁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被炸进了医院。如果没有记错,他之前应该正在朋友为他举办的欢送Party上左拥右抱畅享酒色人生才对。
      但梦又那么真实,火焰的温度甚至还停留在皮肤上。偏偏那个男人的脸,却记不起来。那个男人,是谁?
      正在努力回忆梦里那个男人的模样。有人推开门直接走进来。
      “谢,你醒了啊,”方煦说话还是一如既往的咋咋呼呼,“我刚把他们几个都送走,好好的Party,喏,被你搞砸了。”
      “SHIT,我到底怎么了?”
      “鬼知道你怎么会忽然撞到头,还学人家晕倒。你要回国了也不用这么兴奋吧,非得临走给大英帝国捐助点医药费才甘心啊。大少爷果然是……”
      好不容易才从这个聒噪的家伙嘴里整理出有用的信息:
      医生说是暂时性昏厥,身体各方面都没问题,只是磕到后脑,伤虽然不严重,但看样子恐怕会留疤。

      谢炎没有问,如果只是磕到后脑,为什么背也会疼,如果身体各方面都没问题,为什么全身却像被碾压一样的不爽。而且,TMD为什么这熟悉的疼痛感和梦里如出一辙!
      既然医生已经做了检查,问应该也不会有答案。
      以前一点就着的喷火脾气忽然变得这么沉得住气,让谢大少自己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一次醒来,自己似乎变得沉稳了一些。
      并不是什么具体的改变,25年恣意妄为惯了的大少爷并不会一秒变成熟。
      只不过,心底深处压上了一些沉重的东西,他感觉的到,却不知道那是什么。
      既然不知道,谢炎也不打算在这点上多费脑细胞,毕竟现在脑袋已经很不舒服了。

      休息了两天,既然医生说后脑的伤没有大碍,回国的行程自然也不会改变。
      几乎是一出院,就踏上了归国的飞机。要回去了,和舒念七年没有见面,不知道小念会变成什么样子。谢炎觉得自己应该是太想舒念了才会做梦都梦到他。
      可是梦里的舒念为何老了那么多,难不成现在小念就那个样子……谢炎不禁为自己的胡思乱想而觉得好笑。
      因为在欢送party之前就换了提前的航班,这一出事也懒得给家里通知,自然是没有人来接。反正也可以给小念一个惊喜!谢炎兴冲冲一个人坐车回到了谢宅。
      此时刚好是清晨,正收拾准备出门的舒念被谢炎从背后扑了个满怀。
      “小念~~~~~~~~人家好想你哦~~~”谢大少爷的缠人功力不减当年。
      “是、是谢炎么?”舒念背上一层淡淡的鸡皮疙瘩,努力转过身睁大眼睛。
      “当然是我——”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看清楚舒念的一瞬间,谢炎仿佛被一道闪电劈中。

      这不是回忆里那个模糊的概念,这张清晰无比熟悉又陌生的脸就在面前。
      谢炎的脑海里闪现出一副慢慢从纱布下揭开来的眉眼。
      五官和舒念有些像,却是完全不同的味道。本该用英俊帅气形容的一张脸,因为精致的眉眼而呈现出一种别样的韵味。
      那个男人张开嘴,笑容带着一丝挑衅:“喂,你们要不要也来抱一下。”

      “谢炎,你怎么了? ”舒念被这突如其来的停顿弄的有点手忙脚乱。不安的打断谢炎的发呆。
      “额,没事……你变的更好看了嘛,都让我看呆了!”
      “你……现在不是应该在机场等人接吗?”
      “我想早点见到你嘛!就定提前的航班回来啦。”
      低头一看,舒念已经从头红到了脖子根。不禁有些好笑,30岁的人了脸皮怎么还这么薄啊。如果是那个男人,不知道会不会那么容易脸红。

      谢炎忽然笃定梦里的那个男人是存在的。
      刚才,他忽然记起的,应该就是男人的模样。
      本来有很多最近的趣闻想说给舒念听,却忽然没了兴致。等着下人通知谢烽夫妇他提前回来了的时间里,吃着点心和舒念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脑子却里全是那个男人挑衅的笑脸。谢炎不知道,到底是这个陌生男人闯进了他的梦,还是他忘记了一个本该熟悉的人。

      那个奇怪的梦,忽然冒出的记忆,似乎只有找到那个男人,才能解释了。
      他的名字应该是叫做Lee吧,谢炎想着,怎么样才能找到他呢。


      回复
      举报|4楼2015-09-01 16:28
        好……短……啊…………………………………!!!




        而且还是非架空……
        完全猜不到后续啊完全……


        收起回复
        举报|5楼2015-09-01 17:18
          (二)

          虽然一开始就知道回国是要一步步接管家族生意的,可是这个担子一点点压上来的时候谢炎还是觉得有点吃力。
          毕竟所有事情都是刚刚接手,这一忙起来就是一个多月。找人的心思也只能暂时搁下。
          其实即使要找也无从找起,如果给私家侦探说找一个梦里头的人,人家恐怕会以为自己是神经病吧。
          不说别人,连谢炎都经常觉得相信真有此人的自己像个神经病。

          “笃笃笃……”敲门声打断了谢炎一时的出神。
          助理Lisa送新来的企划案。是和风扬合作的一个CASE初稿,作为新的负责人,他对风扬还几乎没什么了解。
          “Lisa,先给我大概说说风扬吧。”
          “好。风扬是从LA起家的一家跨国公司,进驻T市不足五年,已占据了T市多种主要产业10%以上的市场,可谓风头正劲。风扬总裁陆风,也就是风扬的创始人,是业内有名的……”
          “陆风,名字有点耳熟啊。”
          “谢总……听过陆风的名字,应该是挺正常的事。”Lisa有些无奈的提醒,这位谢总虽然年轻,公事上还是相当沉稳的,真没想到会因为这样的理由打断她。
          “没事,你接着说。”

          直到Lisa走出去。
          谢炎还是无法忽视刚刚那些话带给自己的莫名熟悉感。
          其实早该觉得不对劲了,这一个多月以来,很多事情都会给他这样的感觉。
          一些刚接手的Case,某条明明才新建的街道,甚至是某家自己并未去过的饭店。
          特别是舒念。可对舒念又似乎不仅仅是熟悉……

          揉了下脸。谢炎放弃去思考这些,他可不想出现什么谢家大少爷住进精神病院之类的新闻。调节,他必须自我调节。
          顺便做了一个决定,既然要合作,就去T城见见那个陆风吧。

          下班以后谢炎到楼下企划部等舒念一起回谢宅。
          谢烽夫妇有事出国,做饭的刘嫂又刚好请假,谢大少的晚餐最近都落在了舒念身上。
          因为在公司多等了舒念一会,到家已经有点晚了,又要等小念做饭,谢炎已经饿的脸黑黑,忍不住在厨房门口催促:“小念,饭做好了没有~~~”
          “就快了,再稍微等一下就好。”舒念越发的有些着急,他比所有人都更不希望谢炎生着气挨饿。
          “我快要饿死了~~~”
          “别急别急。”其实更着急的明显是这位主厨。

          谢炎看着面前清瘦秀气的男人,因为急着给自己做饭,西装都没有换下就系上围裙。
          仿佛还是小时候那个可以让他肆意欺负的玩伴,又有些不一样。
          如果是以前,他可能会从后面抱住这个男人,用撒娇式的捣乱来发泄怨气。
          他从来都清楚舒念对他小心翼翼的容忍和讨好,也当做理所当然。
          可这次回来后,那奇特的熟悉感中,夹杂了隐约的歉疚,竟让他不敢对着舒念过于放肆。
          不知不觉拉远了一些距离。

          罢了,就饿一会儿吧,又不会死人。
          “好吧,我到客厅看电视,你慢慢来~~”一副我已经很克制了你自己看着办的样子。
          “恩恩,马上就好。”
          舒念回过头来说话,刚好和谢炎的视线对上。
          不过不催你了而已,用得着用这种感激涕零含情脉脉的眼神么。谢炎又开始别扭,不清楚这到底哪里不对劲。

          第二天到公司,谢炎第一件事情就是询问助理是否约好和陆风会面的时间。
          不管是出于对陆风的好奇心,还是别的什么,他都想离开S市几天。
          刚好陆风近期都在T城,约的时间就在两日后。这两日,刚好够谢氏这边加班加点把企划案的各方面细节都敲定。
          谢炎不想这次会面自己这边出任何纰漏,比以前任何一个case都更上心。
          只是事与愿违,见陆风似乎真不是太容易的事情。


          收起回复
          举报|6楼2015-09-01 17:25
            -------------------------------非正文的分割线--------------------------------------


            关于标题的【迟爱同人】感觉需要说明一下。

            原著里谢炎的故事在《不可抗力》+《迟爱》
            Lee在《无处可寻》+《迟爱》
            而本文的切入点在不可抗力的开头and无处可寻的中间(算是重生?Maybe)。
            而且,Finding Memory的主语是谢炎导致了开头有辣么点像是《不可》同人

            然并卵,这绝壁是【迟爱同人】,因为谢lee的相爱只可能开始于迟爱之后。
            而这文说白了也不过是迟爱续篇而已。
            (才不会承认我只是出于私心才这么命名。。。)


            对了,还有陆BOSS出场,而且因为本人恶趣味会有微BL向情节
            但撸主木有看过《双程》所以关系到双程的情节尽量不写,万一有BUG请无视OZR.....


            -------------------------------分割线结束--------------------------------------------


            收起回复
            举报|7楼2015-09-01 17:32
              (。・ω・。)ノ♡喜欢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5-09-01 17:37
                倒退三步!!
                重生!!
                你也重生!!
                然而我只想问一句话!
                柯洛会出现么会么会么?!


                啊我来了!支持印章!写的很好啊!坐等!


                国外都不自己买车,都是租车出行,简单又经济! 让每一位客户舒心的享受贴心服务!
                广告
                (三)

                一行人刚从T城机场走出来,风扬前来接机的小助理就一脸歉意的迎上来。
                “实在不好意思,谢少爷,陆总住院了,这次会议恐怕不能出席……”
                “住院?要不要我们先去探望一下?”虽然觉得两家还没有熟悉到这个程度,谢炎还是忍不住这样提出。
                “不,不用了。”助理的脸色有些为难。“很抱歉我接到通知的时候你们已经在飞机上所以……”
                “没关系。陆总没有大碍吧?”
                “没事。其实……陆总的意思是告诉你们也无妨,他受了伤,实在不方便出席会议。”这位忠心的助理还不忘提醒,“当然这事暂时对外是封锁消息的。”
                “哦?”谢炎偏了偏头,微微勾起嘴角。也是,谢氏少东家专门跑来面谈,别的理由推掉是不够诚意。只是不知道哪位英雄能伤的了传说中的陆风,谢炎有冲动去瞻仰一下。
                “那好吧,我们既然来了,就先把事情谈完再说。不打扰陆总休养了。”
                又客套了两句,风扬的人在前面领路去停车场。Lisa忍不住和自己的BOSS落在后面咬起了耳朵:“谢总,你好像有点……幸灾乐祸?”
                “有这么明显么?”谢炎可不介意被自己的人发现,轻松的迈步往前走。


                会议结束已经是下午6点。吃完无趣的工作餐,在酒店安顿好,也拒绝了其他用来丰富夜生活的邀请。
                直到站到T市中心医院的大门口,谢炎还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是在机场来的路上看见这家医院的。谢炎确定他之前没有来过T城,可是车窗外的医院却又让他有了似曾相识的感觉,于是多问了两句,风扬的小助理一时嘴快,泄露了陆风就在这家医院的信息。
                而他,竟然真的打算一个人过来看看。

                住院部暂时还没有立起“谢绝探视”的牌子。略费了一点周折,谢炎打探到陆风所在的病房。VIP病区比起其他地方要安静的多,也鲜少有人走动,谢炎走的很慢,始终有些犹豫。虽然象征性的带了礼品,可他还是不确定他是来探望、还是要探究什么。

                接近病房门的时候,他听到了里面一个有些低沉的声音:
                “Lee,别再假惺惺了,你过来应该不只是为了探望我吧?”
                Lee?又是这个名字。谢炎想着,不会那么巧吧。正纠结偷听似乎不太礼貌,里面又传出另一个声音:“既然你知道,好吧,我想让你放过林竟。”
                谢炎一下子像被定住了。
                他甚至看到了那副好看的眉眼中隐藏的不满,和刻意表现出来的平静。


                病房内。
                陆风斜倚在病床上,即使头上缠着绷带,也丝毫不减那睥睨一切的气势。不紧不慢的抽一口烟,透过烟雾玩味的盯着lee。
                “我为什么要放过他?我这边伤还没好,你就急着给伤我的人求情,嗯?”
                “Eric,你明知道他为什么才会伤到你。他只是个孩子而已。”
                “那你又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他?”
                “……”Lee想说我当然知道,不就是和你那失踪的老情人有几分相似么。
                看Lee的表情陆风就知道他想到什么地方了。曾经那么多年朝夕相处积累下来的默契并不容易消逝,虽然,那些朝夕相处只不过是商场中的并肩作战。
                而他,从来没有得到过Lee。连林竟那小子都……
                “让我放过他也行,”陆风忽然有点烦躁,“他破坏了我一个美好的夜晚,你赔我一个吧。”
                对面的人一下子瞪圆了眼睛,不过也只有一瞬而已,又快速的整理好表情。
                “好,我倒也知道你的喜好,我去给你找。”作势就要离开。
                “lee,你那么聪明,何必装不懂。”陆风在心里叹了口气,有些话,也不过说说而已。
                即使这样,面前那只骄傲的狐狸依然是恼火了。
                “Eric,你回国以后,真是越来越不像人了。”异常平静的陈述,脸上甚至还带着几丝笑意,说出的话却让对方怎么都觉得恶狠狠的。
                “哈哈哈哈,”虽然是被骂,陆风的心情却忽然舒畅了。这样说话的Lee,至少有五年没有见过了。
                “好吧,跟SK公司那个案子,你帮我搞定。我放过林竟,OK?”
                “……好。”

                直到走出病房,Lee还有些奇怪陆风竟然真的肯放手,不过想想他扔给自己的也确实是个棘手的烂摊子。陆风才不是会吃亏的人。
                一边想着一边走出医院,略微有些心绪不宁,敏锐性自然差了点。发动车子开出了一段,lee才发觉自己似乎是被跟踪了。早已脱离风扬的利益圈,最近又没接什么危险的案子,lee直接把他当做是自己哪个老情人想制造偶遇,潇洒的勾起一个笑,径直向NAR吧开去。


                收起回复
                举报|11楼2015-09-01 20:43
                  要见面了么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5-09-01 20:48
                    后方正有一个姓谢的老情人(x在窥觊你!!
                    我叔快跑www


                    收起回复
                    举报|13楼2015-09-01 20:50
                      没节操的alllee党来了~~楼主加油~


                      哈哈 谢LEE不错啊 不过更喜欢BOSSXLEE 更强强*罒▽罒*


                      哎呀我还没有赠画(༶•ˇ‸ˇ•༶)


                      平行时空啊……


                      收起回复
                      举报|17楼2015-09-02 09:22
                        (四)

                        谢炎并没有听完病房中的对话。
                        自己就这么冥冥中被牵引而来,轻而易举找到了这个人?这一切过于玄幻,他竟然连走上去问一句“喂,我们以前见过么,为什么我会记得你”的勇气都没有。
                        躲在病房楼对面的阴影里等着Lee出来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像一个变态。其实已经没有必要再确认了,可还是想亲眼看看那张脸。真看到了,却更不想离开了。跟着自己的冲动追踪上去的时候,谢炎再次唾弃自己像一个变态,可还是不愿意停下来。

                        跟着前面男人的车一直到一家PUB门口,看着男人走下车来迈着优雅的步子推开酒吧的门,看到专门迎人的男侍者熟练的和男人打着招呼,明显是一副熟客的模样。
                        那副出来猎艳的姿态摆的太明显。
                        本来还被自己唾弃到不想再跟下去的谢炎,终于还是硬着头皮走进去。

                        这种场所谢炎虽然不喜欢,但在英国的时候却也时常会去,只是这家酒吧还是意外的让他有些拘谨和别扭。
                        躲在角落的一个座位,赶走第二个前来搭讪的妖冶男人后,谢炎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这里让他别扭的地方:清一色的男人,有的甚至还一对一对的姿态暧昧。
                        谢大少爷维持二十五年的世界观此时正在崩塌重建的过程:
                        同性恋,原来可以这样。
                        那个男人也是同性恋!
                        原来不是每一个同性恋都让人讨厌。

                        盯着吧台边那修长挺拔的身影,不管是抬手,微笑,或者是轻轻的扬一下眉毛,都熟悉的仿佛已看了千百年,甚至这种躲在后面偷偷看他的感觉,都TMD的似曾相识。
                        谢炎终于可以确定一件事情,也似乎找到了他这么久以来各种失常的原因:
                        他上辈子死了以后喝的那碗孟婆汤一定是假冒伪劣的,竟然磕下脑袋就失效了。
                        而且,他以前一定爱惨了这个叫Lee的男人,以至于这辈子第一个想起来的就是他的脸,如此念念不忘。
                        上辈子当Gay也就算了,他可不想这辈子也轻易被这个男人掰弯。

                        想到这里硬生生收回视线,闷头喝了两口酒。又想到周围一圈gay,就站起来准备走,把现金拍到桌子上刚迈出一步,余光便扫到Lee的旁边多了一个漂亮的男人。
                        确切说Lee的身边一直有人试图接近,不过一直没有人能留的下。可是此时Lee和身边那个人,已经开始推杯换盏,彼此眼波萦绕。看在谢炎眼中,就像俩人已然滚到一起一般,只觉得内心的小火龙都被激活了,脚也不听话的向着吧台走去。

                        走到Lee的身边,谢少爷下线的理智终于回复正常。虽然很想把另一个人挤开直接带Lee离开,却也知道他对于Lee恐怕只是一个陌生人。一时间又有些委屈,今晚受的刺激实在太多,各种情绪糅杂着。对面被他忽然的出现打扰到的男人疑惑的抬头,如此近距离的对视下,谢炎冒出的第一句话是:
                        “额……你和我一个朋友长的特别像。”说完就想把自己舌头咬掉。

                        Lee很庆幸此时自己嘴里没有酒,不然一定会喷。
                        若是别人用如此低劣的手段来搭讪,恐怕会忍不住出言讥讽。可是眼前男人一副贵公子的模样还挺赏心悦目的,加上眸子里那一丝委屈无措,和他高大俊朗的外型是如此违和,竟然让人有点心软。耐着性子开口:“哦?那我倒是想认识下你那位朋友,看看有多像。”
                        “难道,不是应该先认识认识我么?”谢炎的智商情商终于也找回来了一些。
                        “这位先生,说到顺序问题,似乎是我先在这儿的哦。”边上的漂亮男人显然不太高兴被打扰。“你说呢,Lee?”
                        差点忘了今天这条大鱼,Lee赶紧安抚,“当然是你先。作为这儿的半个老板,让客人多说句话而已,无妨嘛。”

                        Lee今天本来是没有兴致带人回家的。陆风的话,多少还是勾起了一些遥远的事情。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不同往日的沉静,竟然勾得这个有名的美人主动找上来。叶修拓可不是谁都能搭上的,更难得的是第一次坐下来聊就相言甚欢,彼此的挑逗从试探到直接,刚准备进入实质,就来了这么位不速之客。
                        而且这位客人似乎还没有罢休的意思:“我可没有打算只说几句话。”

                        叶修拓重新打量了一下谢炎,笑着开口:“谢少爷,如果我没记错,这不符合你的口味啊。”
                        “叶修拓,你竟然认识他?”Lee觉得这世界似乎小了点。
                        “S城谢家的小少爷,应该是只此一家。”
                        “你是……方煦的表哥?”谢炎有点头大,第一次来GAY吧就遇到认识自己的人。“以前是不符合,现在,他就是我的口味了。”
                        “你这意思,是要抢人喽?”
                        “明显是。”硬着头皮不甘示弱。
                        Lee简直有些受宠若惊,自己是纵横情场多年没错,和别的人拼酒抢美人儿的经历也不少,可被人抢,倒还真是头一遭。
                        “很直接嘛!”叶修拓露出一个了然的笑,觉得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谢谢夸奖,那你确定和我争么,表、哥?”谢大少表情维持着友好,眼里却似乎有刀子射出来。叶修拓很遗憾的发现,似乎连看热闹的机会都没有了。
                        “Lee,出于尊老‘爱幼’,我先让位好了。”充满不舍的语气,还附赠一个温柔的招牌微笑,“反正,我们来日方长。”

                        看着叶修拓转身离去的背影,Lee终于反应过来刚上钩的大鱼跑了。
                        再上下打量了谢炎几眼:少爷脾气、霸道任性,不好压。情场新手,生涩乏味,和叶美人没得比。总之就是两个字,吃亏。
                        这家伙一定是我上辈子的仇人吧,Lee有些恨恨的想,一出场就挡我桃花。


                        收起回复
                        举报|19楼2015-09-02 21:02
                          --------------------------再说两句---------------------------
                          写这一段的时候我终于发现了一个撸文者的乐趣点在哪里(叉腰笑三分钟)
                          其实本来叶红牌客串的角色不是非他不可。
                          只需要具备两点:1.够优秀能引起Lee的兴趣。
                          2.够大气,不跟小火龙真心计较。
                          可是我就是想让叶红牌来客串肿么办,不怎么办,写进来就好了。。。。(继续叉腰笑三分钟)


                          收起回复
                          举报|20楼2015-09-02 21:11
                            话说受委屈的谢炎好萌~~~


                            亏了的叔好萌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5-09-02 21:37
                              哈哈,太欢乐啦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5-09-02 21:43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5-09-02 21:51
                                  楼主好勤奋啊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5-09-03 06:29
                                    这种剧情我好喜欢!印章加油!


                                    那没弯过的火龙和没受过的叔,谁上谁下呀!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5-09-03 22:05
                                      lee叔素总受


                                      这多好,还没碰到羊的叔和还没爱上小念的谢炎!!想想都觉得就下去会发展的很美好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9楼2015-09-03 23:05
                                        这个火龙比初次搭讪的咩还嫩!你还是不是世家公子了!拿出你见多识广的气度来!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5-09-04 08:54
                                          (五)
                                          谢炎当然看的懂Lee眼光里的意味,“喂,好歹是我赢了他,你要嫌弃也请不要那么明显。”
                                          Lee真有翻白眼的冲动,这位大少爷感觉太良好,明明是叶美人有修养不予计较。
                                          不过还是看穿了对方硬撑着的花架子下应对男人的生疏,Lee起了捉弄的心思。

                                          “既然你‘赢’了,那我今晚就是你的了,你准备把我怎么样啊?”
                                          一边说一边拿起桌上的酒喝了一口,眯起眼睛从酒杯上方看着谢炎。
                                          那眉眼中的情‘色意味,微微勾起的唇角,握住酒杯的纤细修长的手指,无一不让谢炎头皮发麻心痒难耐。
                                          可是要把他怎么样,他还真的不知道。头脑发热走过来的时候只不过是想破坏他和别人纠结缠绵的画面。他当然知道自己没什么资格去破坏,可忍耐的折磨感他意外的熟悉,熟悉到头脑还没有想清楚人就冲过来了。

                                          “喂,你能这么喝伏特加的么。”看完了手指终于看清楚杯中的酒,谢炎下意识就去夺。又唤吧台的调酒师,“给他来杯椰味Martini。”
                                          “妈的,喝什么你都要管,你当你是老子什么人。”一般对第一次见面的人Lee都可以维持潇洒骑士的形象,可眼前这个男人轻易让他破功。
                                          谢炎也意识到自己似乎是莽撞了,有点心虚:“你不是喜欢椰味酒么?”
                                          说完就给自己“呸”了一声。果然紧接着就受到了质疑:
                                          “你怎么知道,你调查我啊?”
                                          “本少爷观察入微,细心体贴啊,没看出来?”鬼才知道这些东西是怎么进入他脑子的,对面前的男人他连记忆都几乎没有,却潜意识里都刻着这人的喜好。
                                          “那你还‘观察’到什么?说来听听。”
                                          “嗯,三十好几的人不适合学年轻人喝烈酒~~~”
                                          “喂,我哪里像三十多!少胡说……”
                                          “所以说我观察入微啊。你一般不这么喝吧?”
                                          “……肯定跟别人打听我了,嗯?你小子暗恋我啊?”
                                          “……”
                                          “哈哈,你不会是脸红了吧?”
                                          “拜托,是酒吧灯光的问题,你看不懂我那是无语的表情么?”
                                          “……”

                                          本应该旖旎缠绵的气氛向着一个诡异的方向发展开。
                                          就这样一边斗嘴一边喝酒,俩人一起走出酒吧的时候,Lee之前的阴郁情绪已经一丝也不见,看眼前的这位大少爷也不禁顺眼了许多。
                                          “去哪里,我送你。或者,我们一起去哪里?”Lee暧昧的眨下眼睛。
                                          谢炎当然明白“一起”的意思,可是他不清楚自己对眼前男人的渴望。
                                          之前的二十五年他是有过女人,但因为自己严重的洁癖和挑剔,私生活不可谓不清白。更何况乍然面对一个男人,看起来还是一个惯于游戏花丛的男人。
                                          他想,Lee此刻根本不会在意到底是谁陪他度过这一夜春宵,可是他很在意。
                                          “你住哪里,我先送你回去吧。”

                                          这是不一起过夜的意思?Lee有些奇怪,迟疑了一下,还是报出了自己的地址。到了地方,看谢炎似乎真想转身就走,才确认这个‘抢’了自己的人竟没有上床的意思。
                                          好歹久经沙场,别人眼睛里的感情他兴许会看不懂,欲’望可是不会错认的。
                                          都这样还不上床,难道学小男生谈恋爱么?很抱歉他李莫延没有兴趣。
                                          “喂,你是不是没有和男人做过?”Lee不放弃的问。
                                          “……你的观察能力也不错。这不丢人吧?”
                                          谢炎说话的功夫,Lee已经点起烟凑到嘴边,吸了一口,故意冲着谢炎吐出烟雾,“不试试么,我可以给你不错的初体验。”然后扯出一个魅惑的弧度。
                                          正要抽第二口烟,拿烟的手就被一把握住,人也被压靠在车上,紧接着,嘴就被堵住了。温热的感觉让人有一瞬间的恍惚,才反应过来是被吻了。
                                          下半身是性,嘴唇是感情,这是Lee一直谨守的游戏规则。知道这样不好,可这一吻的滋味竟然意外的美妙,Lee在享受了一会儿之后才想到伸手去推。

                                          感觉到怀里的人轻微的抗拒,谢炎一只手搂的更紧了一些,加深了这个吻。舌头在有着淡淡烟味的口腔里追逐,灵魂似乎都被缠了进去。
                                          Lee的笑,Lee的泪,许许多多的Lee,像烟花一样绽放在脑海里。就像宇宙起点的大爆炸,从混沌之初扩张开来,演化成一片无秩序的混乱。谢炎却懒得去管那些散乱的记忆。只想沉迷于这一刻唇舌的交缠,急切的寻求着Lee的回应。
                                          谢炎想,这世界一定是疯了,他竟为了一个男人燃烧了。

                                          在下腹的火热难以克制之前,谢炎放开了Lee,一开口,声音沙哑的自己都有点陌生:“和你一起的体验一、定、不、错,这个,不用试……”
                                          拦住早已瞄好的出租车,在Lee开口说话之前,已经跳上车绝尘而去。

                                          “怪胎。”对着车尾灯啐了一口。Lee想,今晚还真是失败,连着两次艳遇竟然还要一个人睡。
                                          不过,走回去的脚步却意外的轻快。

                                          这边落跑的谢炎,一直到回去落脚的酒店,大脑还在燃烧:
                                          他梦到了一个陌生男人,然后找到了这个男人,还亲了他!最后差点想要抱这个男人!
                                          闭上眼睛,全是接吻那一刻脑海里蹦出的男人的脸,各种表情,都扯着他的心。
                                          谢炎有点后悔,竟然电话都忘了留。不过想想,虽然Lee也住酒店,对NAR吧却是很熟悉的,找起来总不会难。

                                          第二天,谢炎在一片乱梦中清醒,收拾利索,再次踏进风扬。继续来T市要做的“正事”。
                                          却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到那个乱了他梦境的人。


                                          收起回复
                                          举报|31楼2015-09-04 2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