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成吧 关注:2,304贴子:146,625
  • 106回复贴,共1

【太子建成】【原创】李建成克长安之功的补充史料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对于李建成在公元617年攻克长安时的功劳,已经有很多讨论了。目前,大家习惯引用《大唐创业起居注》的记载:

(十月)辛卯,命二公各将所统兵往为之援。京城东面、南面,陇西公(李建成)主之。西面、北面,敦煌公(李世民)主之。

十一日丙辰,昧爽,咸自逼城。帝闻而驰往,欲止之而弗及。才至景风门东面,军头雷永吉等已先登而入,守城之人分崩。

因为景风门位于长安东面,属于李建成负责的范围,因此,李建成在攻克长安的战役中功劳较大。


回复
1楼2015-08-26 08:44
    按照墓志的记载,窦轨在攻打长安的战役中,负责长安东面,“【以公为东面大将】”,则窦轨应该是在李建成手下。而“【平城之日,功实先登】”,说明窦轨在攻克长安的战役中立有“先登”之功,进而说明李建成在攻克长安的战役中功劳较大。

    我认为,窦轨墓志的记载,比《创业注》的记载更加明确,综合来看,李建成克长安之大功,是完全可以确认的。


    回复
    3楼2015-08-26 08:45
      以上是我的一篇小文,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回复
      4楼2015-08-26 08:46
        感谢楼主提供的史料,使建成在建唐过程中的作用和功绩更加清晰地呈现在世人面前。其实只要多用心,在唐初史料中经常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希望楼主继续关注李建成这个历史人物,并与大家分享你的感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5-08-26 10:10
          哇,史料贴必须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5-08-26 23:57
            根据这个资料,史书中记载的军头雷永吉可能就是窦轨的部下。军头之上应该是统军,窦轨当时的军职是统军吗?楼主发上来窦轨墓志的全文就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5-08-27 00:55
              窦轨的墓志全文:


              洛州都督窦轨碑铭并序


              盖间补天立极,大圣於是勃兴;政乱朝昏,名臣以之陈力。步骤之迹既弘,经纶之会斯在。固雷风通响,成其化者玄功;韶错音,应其时者人杰。公讳轨,字士则,扶风平陵。受终若帝之初,大启鸿业;中兴复禹之绩,因生命氏。广国追让之风,声高外戚;安丰功烈之美,义正中台。爰暨皇唐,始於盛汉,门感灵贶,母仪天下。是故昭章图牒,冠冕绅。经文纬武之才,照重光於百代;锺列鼎之盛,流馀庆於千祀。十二叶祖统,雁门大守,大将军武之从子也。武以大功不遂,为阉官所诛,统避难亡奔出塞,代为南部大人,威振华夏。七叶祖羽,为魏太尉、辽东京公。属魏氏中微,总摄朝政,竭忠贞以安社稷,挟幼主而令奸雄。曾祖略,征北大将军太保雍州牧柱国建昌孝公。德高礼缛,郁为帝师;清徵素范,坐镇雅俗。祖炽,魏侍中、周大宗伯、随太傅雍州牧上柱国邓恭公。以荩俗之姿,运如神之智,道尊三代,义尽一心。父某,周大宫伯、襄州、亳州总管、上柱国、酂国公。挺将相之门,怀栋梁之器,位因功显,名以实高。


              回复
              8楼2015-08-27 08:59
                炎光浸隐,命历斯穷。滔天塞雾,振海飞风。皇灵膺录,大济神功。龙兴晋野,电照秦中。灼灼英武,人之先觉。才应时须,神生灵岳。始离襁褓,将游黉学。已寤深沉,俄以卓荦。乘机动产乱,杖义来苏。雕戈振旅,玉帐陈谟。将屠涿鹿,且塞飞狐。情深寇邓,庆叶微卢。既入商郊,仍开轵道。高邑攀鳞,灵坛荐宝。每奉王命,遂行天讨。拾益如遗,偃秦犹草。水斗王城,神开伊阙。策预玄女,功参黄钺。告庙饮至,循墙称伐。一厕等夷,芬芳无歇。河洛帝里,岷峨襟带。毕综枢机,常司要害。始遇天造,终逢时泰。间以韦弦,动摄群会。南山献寿,北里呈祥。将陪东狩,遽落西光。群物不夭,彼独歼良。哀缠士庶,痛结苍。冥漠人理,生平华屋。初笑后号,始哥终突。舄奕锺鼎,葳蕤简牍。方托辰精,徒嗟梁木。


                收起回复
                11楼2015-08-27 09:01
                  @qyy_bsu


                  窦轨墓志的全文见上。


                  里面似乎看不出来窦轨在攻打长安的时候担任统军。不过,我倒是注意到一点,窦轨担任过使持节总管陇右诸军事秦州刺史,带秦州道行军元帅,照这样看,唐朝在打败薛仁果以后,率军进占陇右的,应该是窦轨。


                  收起回复
                  12楼2015-08-27 09:16
                    窦轨做为安抚使,招降了大舅子李孝常,永丰仓就到了李渊手里。建成带刘文静、王长谐等人去阻截屈突通,同时节制驻守永丰仓的窦轨。《大唐创业起居注》载,“ 乙亥,敦煌公至盩厔,所过诸县及诸贼界,莫不风驰草靡,裹粮卷甲,唯命是従。遣使启帝,请期日赴京。帝曰:‘屈突东行不可,西归无路,观吾成败,方有所之,不可为虞矣。’乃命龙西公量简仓上精兵,自新丰道趋长乐离宫。”建成带着窦轨招募的五万新兵去了长安。
                    但是这段记载很奇怪,李世民请期赴京,却接着高祖说屈突通已经搞定,有些驴唇不对马嘴。最可能的是,陇西公的战报被删掉了,《大唐创业起居注》里没有一句对建成单独的描述,只有跟李世民一起的内容才能留下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5-08-27 21:17
                      人们在谈论唐初武德时期朝廷内外的明争暗斗时有一个明显的误区,就是以为那仅仅是太子与秦王的党争,其实不然。李世民先是谋夺储位,事不成才直接政变夺取皇位。原因是夺储风险低得多,无论使用何种手段,一旦成功就可名正言顺地即位当皇帝。直接谋反不仅风险太高,而且不好善后。
                      然而建成是李渊所立太子,不仅一直被重点培养而且寄予厚望。太子是正统的代表,是不可动摇的国本,李世民的夺嫡行动自然会遭到李渊的警告和打击。朝臣特别是武臣不可能公开参与其中,因为支持秦王等于是与朝廷作对。
                      秦王幕府中效忠秦王的谋士、武将以及暗地支持秦王的朝臣,地位较高的可能是为了保住自己的权位,地位低的则是打算博前程,要么就是对朝庭、皇帝或太子本人不满甚至衔恨,这些都有可能,所以秦王搜罗的也主要是这几类人。
                      而所谓的建成党如果不是后来谋反了,史书明确表示其与建成关系密切,恐怕也很难与其他人分清。
                      所以你说的立场问题除了史书明确记载的以外,从他的个人履历、家族或亲属立场也很难准确判断,即使做过秦王部下,或是与秦王来往较多、关系良好的,那就一定会跟他去谋反杀太子吗?我看未必。某些人把柴绍、窦轨、李神通甚至李孝恭都归入秦王党就很让人不明所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5-08-28 11:13
                        感谢楼主,我好久没有看到好料了,终于又有精彩的论述了。


                        回复
                        15楼2015-08-29 21:05
                          窦轨平王世充立了大功,“仍陪旌节”怎么理解?“献捷京师,五将同列”一时荣耀。“元帅居首,是惟圣上”,秦王也是五将之一,貌似没有风头盖过太子的意思吧。《窦抗传》提到,“及东都平,策勋太庙者九人,抗与从弟轨俱预焉。”墓志里倒没有提策勋太庙的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5-08-31 11:47
                            这个质疑怪无厘头的。李渊去查看当然要去主战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5-08-31 16:04
                              楼主引用《大唐创业起居注》的这段记载其实断句是错误的,古文没有标点,后来人们断句断错了。 应为,“才至景风门,东面军头雷永吉等已先登而入,守城之人分崩。”这么看非常明确。楼主贴出的窦轨墓志则更是让人无法反驳的有力佐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5-08-31 17:1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5-08-31 22:34
                                  亦由至察共简易相背,强断与峭直相成。故丑正之徒,或传□谤;盗憎之讼,时闻旒。——窦轨待人严峻苛酷,很不好相处,大概得罪过不少人,这让我们想起他与韦云起的一段公案。《新唐书韦云起传》记载:
                                  (韦云起)改遂州都督、益州行台兵部尚书。时仆射窦轨数奏生獠反,冀得集兵以威众,云起数持掣,轨宣言云起通贼营私,由是始隙。云起弟庆俭、庆嗣事隐太子。太子死,诏轨息驰驿报。轨疑云起有变,阴设备,乃告之。云起不信,曰:“诏安在?”轨曰:“公建成党,今不奉诏,反明矣。”遂杀之。初,云起师太学博士王颇,每叹曰:“韦生识悟,富贵可自致;然疾恶甚,恐不得死。”讫如言。
                                  有人依据这段史料推测出窦轨是秦王党,但我觉得窦轨携私报复的同时,更像是在向李世民以此邀功自保。关键是“息驰驿报”应该如何理解?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5-09-03 15:48
                                    旧唐书的说法是,诏遣轨息驰驿诣益州报轨。这是啥意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5-09-03 16:13
                                      《新唐书方技》袁天罡传记里提到过窦轨:
                                      年且显,立功其在梁、益间邪!”轨后为益州行台仆射,天纲复曰:“赤脉干瞳, 方语而浮赤入大宅,公为将必多杀,愿自戒。”轨果坐事见召。天纲曰:“公毋忧, 右辅泽而动,不久必还。”果还为都督。——这里窦轨坐事(杀人)被召回京担心自己回不来了,于是找袁天罡占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5-09-03 20:43
                                        这件事《太平御览》记载得更为详细:
                                        大业末,窦轨客游德阳,尝求问天纲,天纲谓曰:"君额上伏犀,贯玉枕,辅角又成,必於梁益州大树功业。"武德初,轨为益州行台仆射,引天纲深礼之,天纲又谓轨曰:"骨法成就,不异往时之言。然目气赤脉贯瞳子,语则赤气浮面。如为将军,恐多煞人,愿深自戒慎。"武德九年,轨坐事被徵,将赴京,谓天纲曰:"更得何官?"曰:"面上家人坐仍未见动,辅角右畔光泽更有喜诗。至京必承恩还来此任。"其年,果重授益州都督。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5-09-03 21:07
                                          窦琮是窦轨的亲弟弟,史载窦琮和李世民“素有隙”,很早就结了梁子,在太原的时候窦琮就十分担心李世民会害他,但是没想到李世民待他还不错。后来窦琮跟李建成刘文静守过潼关,建唐后做为晋州都督护饷道,直到跟太子平河北才封为国公。整体看窦琮是跟从太子的,对李二疏远甚至一直有嫌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5-10-02 10:31
                                            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6-15 20:47
                                              很显然,李渊特意把建成从潼关调过来,目的就是让他帮自己夺取长安。兵临城下李渊又迟疑未决,建成再次力促其一鼓作气抓住战机。
                                              “十一日丙辰,昧爽,咸自逼城。帝闻而驰往,欲止之而弗及。”十一月十一日黎明,城外各路大军同时发动进攻,这样的军事行动不可能没有统一的指挥,李渊抹不开老脸对杨侑动武,儿子自然被推上前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3-06 1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