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33贴子:1,279,324

【迟爱同人】信(羊羊痴情也得虐系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嗯,我是h城【杭州】妹纸,叫我盐妹纸吧=3= 另外和@纸_楠 一样学生党,有时候会持续失踪【大雾】


政府办学,免学费入读大专+高级工双证教育,选择医药行业,成就辉煌未来. 立即查看
广告
@悼蒽 葱姐姐,看我为我叔【划掉】爹杀羊等会这个梗怎么还在


收起回复
举报|2楼2015-08-24 11:10
    我叫柯洛。工作于风扬。


    已经不知道多久了,我一直在给一个人写信。
    白天写在纸上,晚上输进电脑里。


    我写啊写,写啊写,笔下的思念与恋慕往往不需要斟酌就写得出来,因为这些刻在我脑海里,甚至不用视觉,用手指都能描摹出一笔一划的深刻。


    唯独在收信人那一行,我会迟疑好久。我所执着的究竟是谁?光是脑海中的模糊背影就让我心痛到无措。可是我想不起来,以致我经常呆坐到快要日出,才将地址填上摁下发送。看着loading逐渐加载到百,我感到由衷的轻松。带着这种轻松,我在剩下的三小时都能睡的很香,连梦也不会做的漆黑梦境。


    想到醒来打开电脑,那个我深爱的人就有可能回我的信,我就能伸手摸到希望。


    然而我一直写,一直写,却从未得到回信。


    第一年。


    最近总觉得最近生活像一条劣质拉链,过得磕磕绊绊。所有人都感觉有什么瞒着我。去s城看小念时,小念看我的眼里总带着一层悲伤与怜悯,谢炎变得不多话,有时甚至背着小念到阳台抽烟,倚在栏杆上的背影有种没来由的熟悉感。


    陆叔叔不知为何将我调离了之前的办公室,在公司的饮料售卖机旁,经常听到有人抱怨为什么没有冰咖啡了。


    我不明白,我不明白啊。我每日疯狂地工作,似乎用工作就能填补上劣质拉链露出的令人抓狂的空隙。


    直到向那个信箱里寄信的那天,我才突然发现了自己除了工作的意义。当第一封信被摁下发送,进到信箱里的那一刻,我就清楚地知道,我已经停不下来了。


    早上我坐在餐桌前写信,简易的早饭草草了事经常不吃。
    上午我在办公桌前写信,堆积的文件成为我遮掩的工具。
    下午我在会议桌前写信,空白的记录本下是密密的字迹。
    晚上我在电脑桌前写信,慎重地将一天的成果字字输入。


    因为三餐不定时,我的身体变差,再也回不到把壮硕白人扳倒的力气。
    因为工作不专心,同事对我另眼看待,陆叔叔也找我谈过好几次,眼里渐渐有了不知向谁的怒意。
    因为效率拖沓,我总是到天快亮时睡下,眼下的黑眼圈一天比一天厚重。


    我不再经常给小念打电话,我隐约觉得会有人伤心。直到他有一次硬拖着谢炎来看我,我们断了好久的联系才被勉强接上。小念心疼地握握我的手,谢炎站在他身后意外的没有多言。他拉着我坐到沙发上,絮絮叨叨地对我说着家常里短,听着听着我渐渐走神了,我想到了我还没写完的信。小念在很久后迟钝地感觉到了我的分心,他顿了很久开口:“我去准备晚饭。”我下意识地跟进厨房,握起久置不用的锅铲......那一层油腻让我突然感到有点恶心。


    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直到锅铲掉到瓷砖上才反应过来。小念疑惑的回头望了望我“小洛工作累了别勉强自己,我来好了。”


    直到晚上临睡前,捻捻手指都能感到恶心的滑腻,我去洗了好几次手。


    第二年。


    我依然疯狂地写信发信,相信我的爱慕与思念能随着一个文字一个标点传达给你。


    同事早已察觉到了我的不对劲,除了公司里的事,几乎与同事之间没有任何交谈。我有几次听到秘书们在偷偷议论我,“可惜”,“没想到”似乎是她们的常用词。


    陆叔叔找过我几次,他没有明说,但言辞里的警告与提醒已经相当明显,但我除了加紧了工作效率以外,没有停止写信。这是我第一次违抗陆叔叔的话。


    我变得虚弱苍白。这不仅仅因为我的睡眠。我想还和我的饮食有关。自从小念上次的到访,似乎有个诡诞的switch在我身体里被摁下了。


    食物对我来说难以下咽。


    当我又一次趴在洗漱台前将刚咽下的食物吐出来时,我感到一阵熟悉的头晕恶心,我微微眯着眼,虚脱的坐到地板上,眼里突然划过一个身影,这个身影也是虚弱的坐在地上,手里握着什么。是他吗??我一阵心悸,努力在脑海里搜索着那个模糊的身影。是谁?是谁??又一阵心悸,我猛地抬手扯上头发。在混乱中,我抖抖索索的拿出手机拨了紧急电话,然后任自己昏了过去。


    回复
    举报|3楼2015-08-24 11:11
      黏着系的十五年不成!!
      好啊!!我喜欢啊!!!
      然而我觉得叔可能是死在柯洛怀里的,那油腻感可能源自猩红的血液。


      收起回复
      举报|4楼2015-08-24 11:16
        大号火速支援


        回复
        举报|5楼2015-08-24 11:17
          没错其实另一个马甲已经水了好久了 。。。@饿坏了的土拨鼠


          收起回复
          举报|6楼2015-08-24 11:18
            写得好好~撒花~


            收起回复
            举报|7楼2015-08-24 13:01
              前排~~~~ 这里面咩咩是失忆了么。。。。莫延呢莫延呢莫延呢


              收起回复
              举报|8楼2015-08-24 13:58
                临睡更一发⁄(⁄ ⁄•⁄ω⁄•⁄ ⁄)⁄


                回复
                举报|9楼2015-08-24 22:40
                  在一片昏黑里,我突然听见声音。


                  “我爱你……舒念”


                  “我跟你也不是在恋爱,我们就只是朋友跟床伴的关系……”


                  “我想这就是爱吧”


                  我突然感到喘不过气来,我猛地睁开眼。


                  一片冰冷的白色,和一阵消毒水的味道。我用右手摸了摸左手上的输液管。


                  床边坐着林竟,他正戳戳点点的玩着手机,看到我正看着他他猝不及然的吓了一跳:“哥们,你醒了好歹打个招呼,很吓人啊。”他帮我嗯了下床头的呼叫器。不得不说好久没见到他,还是挺想他的,林竟总带着一股旺盛的生气。


                  医生不久就进来汇报病情,我了解到昏倒主要是生活不规律,熬夜,另外还有轻微的营养不良以及精神因素导致的肠胃问题,最近碰不得油腻和生冷。我低垂着眼睛,默默地听林静在一边咬着吸管喝奶茶,一边絮叨“哥们你身体不一直挺好的吗”“比哥哥我看起来都老了啊哈哈”,心情倒好了一点。


                  陆叔叔和程叔叔也来看过我,但我没通知舒念,这不是什么大事。


                  我拜托陆叔叔把我的电脑拿到病房,美其名曰不想影响工作,其实只是想快点把信再发出去。


                  虽然不是疑难杂症,但是还是需要在调养调养,所以工作并没有太多,负担一下子减轻了不少,在医院这些时候比往日精神了很多。


                  小念最后还是知道了,他赶过来坐在病床边握着我的手:“小洛,生了病也不通知我一声,我可以过来帮忙啊。”小念避着油腥给我做了不少菜,然而我除了感激没有任何想法,或许真是年少冲动,那是的痴情已经怎么也找不回来了。


                  这天,小念给我带了一笼烧麦,是鲜虾鱼翅的。我靠在背后的靠垫上,看着小念帮忙把我的午饭布置好,“谢谢。”我不禁说。小念慌忙摇摇头:“不…不用,小洛你是个好孩子,现在照顾你是应该的。这烧麦材料我没有,是在一个连锁店买的,味道不错。”他边说边把酱料挤在小碟子里。


                  估摸十一十二只烧麦各个皮薄得发透,可以看见里面充实的馅料。我夹起一个在酱料里蘸了蘸往嘴里送,感觉到难以言语的鲜美,我不由又夹起一个囫囵吞下,小念看到我爱吃欣慰的笑了:“小洛吃慢点,酱汁都沾嘴边上了。”我下意识用手指抹了抹,酱汁占到了我的手指上,我突然感到如遭雷击的熟悉感,感觉好像这个动作也曾向别人做过一样。


                  是让人怀念到心痛。


                  第三年。


                  不久我就出院了。医生再三嘱咐我一定要改善作息,给我开了不少药,一盒一盒有一大袋。


                  小念在照顾了我两个月多也依依不舍地回去了,毕竟s城还有两个孩子离不开他。在走之前他又一次摸摸我的头,叫我要好好照顾自己。


                  可是我回过头,就又打开那本厚厚的笔记本,写上了今天的日期。


                  健康的身体可以没有,但我不能断下写信。


                  这一年过得很平淡,除了我的睡眠质量变得说不上好还是坏这一点。


                  想到我都快27岁的人了,还像情窦初开的小男生一样做春=皿=梦,就感到有点难堪。


                  梦里的人双腿修长,腰肢在我手中随着我的顶弄微颤,他的头抵在我的肩上,不时难耐地轻咬住我的脖颈,嘴里吐出些令人难以自制的呻=皿=吟喘息,但都感觉像是隔了层玻璃,不怎么真切,但足以让我在梦里兴致勃发,曾经一次在一次临近高=皿=潮时,我掐住他的腰,在他耳边低吼着问:“你是谁?”他的声音显得很不真实:“我?呵呵……”我隐约感到他语气一沉,“我是舒念啊。”


                  我一直不知道为什么小念的名字会出现在那么旖旎的梦境里,我边晾着被单边疑惑着。但我想那一定不是舒念,舒念不会有这样的风情。原本就短的夜晚变得更加转瞬即逝,在我晾好被单时,天往往已经亮了起来。


                  在电梯间里看着自己厚重的眼圈,我不由咬咬牙,期望今天繁忙的工作可以让他不再出现在我的梦里。可是不做梦了又感到失落。真是够了。


                  营养不良改善了不少,也多亏小念常打电话提醒我。我开始不再光依靠外卖了,重新自己做饭。自从上次在医院里吃过鲜虾鱼翅烧麦,我难以忘记那个感觉。我向小念请教后准备原材料,擀好皮,虾仁猪肉切丁,加生粉蛋白拌匀起胶,再加入鱼翅包入面皮。【饿了Q『Q】可是总感觉细微的不完美,又重新改进比例拌好馅蒸……厨房的台上放满了一盘一盘玲珑的烧麦,我选了卖相差的吃掉,就留下毫无瑕疵的。


                  就好像在等谁吃一样,我暗自想,连自己都看不透自己。


                  那些精致的中式点心就一直留在桌上,慢慢变质,发臭,发霉,出菌,腐烂,最后被倒掉。


                  我依然吃着那些做坏了的烧麦。


                  回复
                  举报|10楼2015-08-24 22:41
                    华胜天成-云服务一站式解决方案 华胜天成-云服务一站式解决方案
                    广告
                    ヾ(。‘Д´。)卧槽为什么第一次写小肉段都辣么熟练,我是好孩纸啊【并不是】,还有没有存货了,我好怕怕QUQ


                    收起回复
                    举报|11楼2015-08-24 22:43
                      所以我爹(正直脸!真的香消玉殒了??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5-08-24 23:33
                        根据症状描述,咩咩怀孕了无误,LEE叔浪完之后卷铺盖跑人(盖戳,等小咩咩)


                        ouo没有存了好可怕感觉要沉了亚达捏口怕口怕


                        回复
                        举报|14楼2015-08-25 08:45
                          会有我叔出场吗!!!疯羊也疯的我挺爽的…………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5-08-25 12:33
                            应邀来给卤煮小盆友催更

                            清朝有一个雍正帝。他有一个宠臣,年羹尧。
                            雍正对年羹尧宠到了什么程度呢?到了为与他日日私会、不惜把他妹妹弄进宫中来当贵妃以掩人耳目的地步。
                            但是有一天,雍正突然把年羹尧“咔擦”了!消息传出,震惊朝野。
                            原来年羹尧在工作之余,喜欢写BL同人文,比如《红楼梦》。由于他十分博爱,先用大皮写了贾宝玉X贾蓉、又换小号写了贾宝玉X秦钟,而且写着写着,都断更了,之前承诺好的生子、后妈PLAY、3P、养成等等,都坑了!
                            古语有云:“度日如年。”雍正一天看不到更新,心如刀割,两天看不到更新,几欲撞墙。他问年羹尧:“爱卿何时更新?”
                            年羹尧毕恭毕敬启奏:“回皇上,臣,年羹尧……”
                            话音未落,年羹尧,卒。
                            ————————————————————《步步惊心》本纪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5-08-25 15:03
                              来来来,今天的晚饭全羊宴该上菜了!!


                              收起回复
                              举报|18楼2015-08-25 16:47
                                顶上去,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5-08-26 10:35
                                  第四年。


                                  我的笔记本已经写完,我又换了一本更厚的。只要我还能抬手,还能呼吸,我就得写下去。可是回信那栏从来没有亮起过。我总是在期待与失望中徘徊,总觉得自己近乎崩溃。


                                  也可能是命运的折磨,在我崩溃前又给了我一次打击。


                                  在我一次下班回家时,我隐隐听到人声嘈杂,好像还是我住的地方传出来的。当我赶到和大多数人一样抬头看时,我感觉如坠冰窟:我看到我家窗口冒出黑烟。我一把丢开公文包,拔腿就往楼上跑,可是手马上被一个人捉住“你不要命了吗?都已经快着起来了!!”我想用力甩脱他,可是又来了几个人拖着我。我恍惚听见有人在说“看那么着急,是他家吧?”“到这时候,钱财哪有命重要啊?”“不是的……”我听见自己反驳道。我仿佛看到在桌上的笔记本一页一页被烧卷,烧尽,我感觉气力尽失。似乎感觉我不再反抗,大家都松了手,还有人拍着我的肩安慰我。


                                  这时我突然猛地施力冲进了楼道,我隐约听到背后一片惊慌的喊叫、呼喊声,我顾不得那么多,冲上楼梯,越到我的楼层,楼道里的黑烟就越沉重。可能是国人惜命,还没有人追到这,我松了口气,在门口装饰鱼缸里浸透衣服捂住口鼻,开了门就冲进里面。


                                  是厨房那冒的黑烟,已经看得到明火,要快点了,我心想。我奔进书房,把桌上的文件书本翻找得散落一地,没有!这里也没有!我一边翻找一边疯狂地回想,对了,好像放在抽屉里!我把办公桌里的抽屉全部拉出来可是依然没有。我心急如焚,听着下面渐渐传来的警笛声和呼喊声,感觉手脚冰凉。这时我突然看见书柜下面的抽屉,我颤抖的摸出一把小钥匙打开,果然那本笔记本就静静地躺在里面。我深深的吸了口气,把湿衣服裹在笔记本上,然后迅速下楼。厨房中的火势已经蔓延开了,我不由一阵阵难以抑制地呛咳,喉咙就像被掐住了一般无法呼吸,好几次凭着本能,想把湿透的衣服捂嘴上,但是我没有。我第一次感到这么几步路那么漫长。时不时有火苗燎在我身上,下面有人再用高音喇叭喊话,我张了张嘴,却发现我发不出声音,一瞬间只听得到我吼鸣般的呼吸声,灼烧声,远远传来的喊声。


                                  就在我感觉我快坚持不到门口时,门被破开了,隐约看见几个穿了厚重亮黄防火服的消防员,我紧握着手里的笔记本,陷入了昏迷。


                                  再一次在消毒水味中睁开眼,“他醒了!”我听到有人喊。接着有很多医生护士围过来检查。“我……”我刚发出一声就闭嘴不言,那嘶哑声音的像是从地狱里出来的。医生急促地说:“你防护措施做得很不好,吸入了很多有毒气体,暂时不能说话。另外你有中度烧伤,这么还进去真是不要命了。”


                                  回复
                                  举报|20楼2015-08-26 15:38
                                    先更一点⁄(⁄ ⁄•⁄ω⁄•⁄ ⁄)⁄


                                    回复
                                    举报|21楼2015-08-26 15:39
                                      我来了


                                      更新!不更我就放绝招了哦


                                      我在想如何用不太狗血的手段虐柯咩这个倒霉孩子=-=可怕,感觉有什么坏掉了


                                      收起回复
                                      举报|24楼2015-08-26 15:52
                                        唉,小咩咩流产了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5-08-26 16:00
                                          柯咩预计三四年后疯,我后天要军训去。。。争取之前多更一点。。。


                                          回复
                                          举报|26楼2015-08-26 16:11
                                            不更文,打PP


                                            收起回复
                                            举报|27楼2015-08-26 16:32
                                              没人的话,我停几天也没关系的吧,真的应该没有关系的吧(◕(ェ)◕)……


                                              收起回复
                                              举报|28楼2015-08-27 11:01
                                                更文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5-08-27 19:06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5-08-27 20:26
                                                    更文啊啊啊,死啊狸,别以为你名字读音和lee叔像我就不催更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5-08-27 2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