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峰杂文吧 关注:543贴子:12,511
  • 54回复贴,共1

【青,友,今夏】旧年今夏(转)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里梦梦,好久不见。。喜欢这篇文。。废话少说好了。。
爱你,只是我一个人的事,与你不曾有关系。——题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5-08-02 21:1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5-08-02 21:20
      ——序微风飒飒,吹散了四月的杏花雨,巷北那家名叫旧年今夏的照相馆,那张写有‘向北旧年,暖阳今夏’的相片,不知你可否记得。年少时,你曾说,暖阳是你触及不了的光,太过耀眼会刺痛你。原来只是你活在黑夜当中,不曾感受光的温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5-08-02 21:21
        【1】到现在为止,也只能用朋友两个字来概括我与吴青峰之间的所有关系,不深不浅仅此而已。不敢过多的去打扰他的我,甚至连平常的问好,也要经过深思熟虑后,才敢把那一句简单的问候从窗口发出去。我用朋友的名义,喜欢吴青峰七年之久,只是掩藏于心海里,不曾表露一丝一毫,因为我知道他喜欢那个叫宋暖阳的人,至今依旧继续着。我明白,吴青峰喜欢她,很喜欢,就像我喜欢着他那样,喜欢到心眼里面去了。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减少,反而会变得更浓烈,大概是有那么一点点零星的希望使然吧!吴青峰活在往昔斑斑点点的回忆里,而我侧是活在自己编织的美梦里,卑微得不愿醒来,我于吴青峰而言终究不同,他们毕竟相爱过,而我从头到尾只是局外人,旁观者。原来悲凉的人一直只是我而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5-08-02 21:23
          与吴青峰的相识,是在那个夏天,也像今年一样酷热无比,烈日当空犹如火灼。温热的风轻轻拂过耳畔,带着分惬意和慵懒,夏日的光透过叶子间的细缝,斑斑点点印在水泥路上,我和他便是相遇在如此晴好的下午,成了我这一生中难以忘怀的遇见。踏着凹凸不平的青石板路,走在老街深巷里,橘黄的阳光,细腻地抚慰着这条百年沧桑街道,道路两旁是用石块筑起的高墙,上面长这墨绿色的青苔,看着年代久远。沿路几乎没有行人,巷子里十分静谧,只听得见我的脚步声,清晰回荡在耳边。我不由的加快了步伐,心里开始惴惴不安,连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听邻家的阿婶说,这段路经常发生杀人抢劫案,为此老妈再三叮咛,一定要小心。想着想着,走到了巷子深处,再过一个转角就柳暗花明了,心里总算松了口气。正当我支起头来是时,余光刚好瞟见了巷子角落卷曲发抖的身影,样子很痛苦。心里思量了一下,指不准他是什么人,撇嘴收回了视线,可刚抬腿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直径来到那个人的身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5-08-02 21:24
            【3】自从那次深巷偶遇后,我便一直期待着能再见到吴青峰,并不是迫切的想见到他,而是像光一样触摸不了, 却能看见,淡淡的不痛不痒。再次见到他,是在学校组织的文化节上,那天的吴青峰此生难忘,美好到像似星星在发光一般,耀眼夺目。吴青峰抱着一把木吉他,坐在高脚凳上,闭着眼眸安静的弹唱着张信哲的那首爱如潮水。不问你为何流眼泪 不在乎你心里还有谁请让我给你安慰不论结局是喜是悲走过千山万水在我心里你永远是那么美既然爱了就不后悔再多的苦我也愿意背我的爱如潮水............原本沙哑的声音,唱歌时竟像涓涓细流般婉转动听,清脆悦耳。那样专注细腻的他,我多年后仍会想起,大概就是在那个时候,喜欢上这个众星捧月的吴青峰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5-08-02 21:28
              唱的如此深情,像似只为你一人而唱,那种错觉让你欲罢不能。后来才知道,那首爱如潮水是吴青峰为宋暖阳而唱的,如此用心,她应该很开心,我曾羡慕嫉妒过。那时对于吴青峰一无所知的我,并不知他们互相喜欢着,就一头栽进了自己的独角戏里,无法自拔。一曲完毕后,看着吴青峰抱着吉他进了后台。此时,我早已无奈不住心中的激动,不顾旁人异样的目光,跑进了后台。看着周围全是整装待发准备上台表演的同学,一眼望去尽是忙碌地身影,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正当我一脸灰心丧气,转身准备离开时,却一下撞进了一个人的胸膛里,好闻的栀子花香异常熟悉。脸红着拉开距离,抬头便看见了近在咫尺的吴青峰,瞬间一扫之前的失落,笑吟吟的说:“吴青峰,又见到你了,没想到你是我们学校的,真的好巧啊。““我们见过?”吴青峰皱着眉头,一脸摸不着头脑的表情,让我着实哑言。“之前我们在深巷见过啊,你忘了?”笑容立马在脸上僵硬了,心里有些难受。他的话,像 一盆冷水,浇灭了我的所有期许。吴青峰一阵思索后,歉意的朝我说道:“对你真的没印象。”“没关系,我叫陈今夏,今天的今,夏天的夏,这次你一定要记住我,再见!”无比坚定的说完,之后羞涩难掩的离开了后台。自今回想起 ,那时的自己好勇敢,只是如今这份勇气早已在我身上消失不见了。吴青峰目送着那抹娇小的身影在人群中消失不见,嘴里喃喃念道:“陈今夏,今夏。”“青峰,在想什么?”宋暖阳走过来亲昵的挽着他的手臂,笑容灿烂。“没有,走吧!我请你喝芒果奶昔。”吴青峰宠溺的揉了揉她的长发。“好啊。”两人有说有笑的离开了,我躲在帷幕后,看得一清二楚,眼睛顿时酸酸的蒙上了一层水雾,原本想看着他离开,没曾想望见这一幕。在那以后,我开始有意无意的接近吴青峰,用一种更为安全,又不会暴露心思的方式,一步一步的跨入他的世界,就这样假装不经意的闯入,天真无害。认识吴慕槿,是在高二那年,她是转校生,一个柔弱的女孩,有股子江南女子的味道,温婉可人。和她一见如故,非常聊得来。我们是同桌,喜欢在本子上分享彼此的秘密。当慕槿得知我喜欢吴青峰后,并没有表现的特别吃惊,反而欣喜起来,那时糊里糊涂,没有注意到这个细微的表情,却成了此后我飞蛾扑火的动力,伤得最深的元凶。慕槿说:“ 吴青峰与宋暖阳是两种不同的人,吴青峰性格倔强偏激,而宋暖阳又是个骄傲自负的人。他们注定互相喜欢,互相折磨,互相伤害,到最后只会落得两败俱伤,而今夏你与宋暖阳相比更加适合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5-08-02 21:30
                青峰!”没想到慕槿当年被我看作玩笑的话,竟一语成箴。在别人看来,我是介入吴青峰与宋暖阳之间的小三,只有吴青峰知道我们只是朋友,那种无话不谈的朋友。他时常会说:“陈今夏,我们是朋友。”像似在告诫我,不能有非分之想,因为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吴青峰不明白,我每次看着他和宋暖阳牵手,拥抱,亲吻时,强颜欢笑下,眼底静默的悲凉。吴青峰不明白,他对我的那些好,那些温柔,那些笑容,是我无法挣脱的枷锁,沉沦下去的借口。吴青峰不知道,他爱的那个宋暖阳早已变了,是个怎样龌蹉的人,没有揭露宋暖阳的真面目,只是不想让他难堪。吴青峰不知道,我为宋暖阳保守着她和别人上床的秘密,没有告诉他,只是不想看着他伤心罢了,明知道宋暖阳不配得到他的爱,而我却无能为力。吴青峰不知道,慕槿的死和宋暖阳有关系,我没有公之于众,只是想保住他心中的那份美好,如此肮脏的真相,就让我一个人承受好了。吴青峰不知道,可最后他什么都知道了,我的隐瞒,只是因为我爱你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5-08-02 21:34
                  伯父好。”轻声说道,怕打扰到病人的休息,只是礼貌性的问好。病床上吴父挣扎着要起身,可惜现在他已病入膏肓,连起身的力气都丧失,吴青峰疾步走到病床边,扶着吴父起身,细心的把软枕放在床头,好让吴父舒服的靠着,少年好像长大了,懂得了责任和关心,这样细心的吴青峰我从未见过。吴父伸出枯槁的手,示意让我过去,没有多想,来到病床边一下握住了吴父的手,会心一笑。“我叫陈今夏,伯父叫我今夏就好了,青峰应该和您提起过我吧。”吴父热泪盈眶的点了点头,颤抖着手摘下了氧气,吴青峰刚想制止,可晚了一步,修长的手指停在半空,又收了回去,沉默的站在那儿,也不语。“我知道,我的生命到了尽头只是放不下青峰的婚事,如今看到今夏你,我也就放心了。”看着吴父艰难的说完,我点了点头。“我会照顾好青峰,伯父放心。”语气有些沉重,但这是我的承诺,不止对吴父,也是对吴青峰。“青峰去旁边抽屉里,把玉戒拿过来。”听到吴父的命令,吴青峰没做犹豫,直径把玉戒取了出来,交到了吴父手中,他明白玉戒代表着什么意思。吴父的指腹摩擦着装有玉戒的檀木盒子,眼里闪烁着不知名的情愫,怀恋的神情溢于言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5-08-02 21:36
                    慢慢打开盒子,一枚玲珑小巧的玉戒映入我眸里,是用上好的和田白玉制成的,玉戒间雕刻着一朵盛放的昙花,以金镶边,脱俗大方,很是别致。吴父取出玉戒,交到了吴青峰手上,说道:“替今夏带上。”吴青峰与吴父对视一眼后,将玉戒套在了我无名指上,尺寸刚好。“这枚玉戒是我们吴家儿媳妇的象征,世代相传,今夏你可要保管好啊。”吴父嘱咐。点头应了句好,视线看向了吴青峰,整个过程,他没有多说一个字,该是默许了吴父的决定。如果今天站在这儿的是宋暖阳,吴青峰你应该不会是现在这种冷漠的表情吧,没有温度的你,让我感到不安。之后陪吴父说了会话,便告辞离开了,吴青峰留在了医院,我独自一人回了家,倒也讽刺极了。半夜里,吴青峰打电话来,说是吴父去了,安详得像睡着一般,听着他沙哑的声音,心里狠狠的揪了几下。我说过去陪她,吴青峰拒绝了,让我天亮再过去,我不知道这是他的体贴还是我们之间隔着的心墙。他挂掉电话后,我就一个人坐在凉凉的木地板上,拿着手机循环播放着那首我以为,一遍又一遍,回忆着以前那段关于我和他的美好时光,现在就连那一点点美好都不存在了,我还拿什么赌?没有睡意的我熬到了晨晓微光穿透霞云,风很轻,阳光依旧暖人,就这样踏进了我命运的不归路,一去不复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5-08-02 21:37
                      梦梦友情提醒,,这是一篇虐文哈。。越到后面越好看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5-08-02 21:38
                        求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5-08-02 21:39
                          顶顶


                          收起回复
                          19楼2015-08-02 23:33
                            【5】从慕槿那儿知道吴青峰喜欢栀子花,也是在五月栀子花开的时候,月白的花朵,翠绿的茎叶,给这个初夏时节增添了几分清新。那时慕槿身体还很健康,像株常青树,枝繁叶茂,是个鲜活明朗的少女。慕槿约我去郊外植树,我没有拒绝,一口答应了,反正平时在家也闲着无聊,闷得慌,去散散心也好。和老妈撒谎称是去同学家补习,这才轻易脱身出来。到巷子口就看见慕槿在原地踱来踱去,焦急的模样,不由逗笑了我。“慕槿。”笑吟吟的喊着她的名字,踏着大步子奔了她,慕槿侧身见我来了,才微微舒缓了眉间的忧虑。“你怎么蒙骗过你老妈的?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慕槿挑眉望向我。撇了撇嘴,一把挽过慕槿的手,故作神秘说:“这是国家机密,不能泄露。”慕槿白了我一眼,只好作罢。瞧见慕槿手里提着的口袋,应该装着花苗,好奇的想一看究竟,却被慕槿抢先制止了,只好不甘心地把视线落向别出。我们坐上了前往郊区的公交车,晨曦洒在慕槿的脸上,五官都随之模糊迷离起来,余光刺眼,车窗涌进的风扑打着我们,发丝与风做缠绵,凌乱于空中。我靠在慕槿的肩上,望着车窗外闪现的风景,转瞬及逝,到底是真实的物体,还是光下的影子,我分辨不清,就像吴青峰一样,令人琢磨不透。我与慕槿静静享受着远离喧嚣的那份宁静,聆听大自然地声音,不在遥不可及,那时的我们好干净,连灵魂都是清澈见底的,不带浑浊。车上我们两人不知不觉间睡着了,迷迷糊糊醒来时,刚好到到站。下车之后我才发现,慕槿所说的地方是一整片栀子花林,清香溢远,随风韵开,在太阳光下花叶荡漾,月白的花朵长在枝叶间错落有致,倒也清新脱俗。我忍不住摘下一朵栀子花,插在慕槿耳边发际间,柔情绰态之余更添一分人间不食烟火的仙气,顿时让人移不开视线。“慕槿你很喜欢栀子花?”我疑问道。慕槿蹲下身把口袋里的花苗一股脑地到了出来,还有两把小锄头,慕槿含含糊糊的说:“不喜欢,吴青峰喜欢栀子花的,他没和你提起过吗?”低头发现,原来慕槿神神秘秘不让看的花苗全是栀子花。“你怎么知道吴青峰喜欢栀子花?你不喜欢栀子花,还特意来栽种,没病吧。”慕槿怒着眼瞪了我一下,淡淡说:“我们从小认识啊,但我绝对对他没意思!每年我都会来这里栽种栀子花,是用这种方式来洗脱我身上的罪孽,以此来祭奠故人。”“就算你喜欢他也没关系,因为仍谁都不可能顶替宋暖阳在吴青峰心中的地方。”我像在调侃慕槿,又像在自嘲。停顿几秒后,继续道:“故人?慕槿身上好像有很多故事呢。““没有故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5-08-03 07:34
                              透明人一个。”慕槿将锄头和一把花苗放在了我手上。“开始劳作吧!”怨妇似得看着慕槿,心里不爽极了,这里面可定有故事,可能是慕槿不愿提起的过往吧。拿着花苗锄头和慕槿在一块空地,卯足干劲刨坑栽种,一直到夕阳快下山才把花苗尽数种完,浇水施肥后,精疲力尽的我们,躺在山坡草丛里看着西边的夕阳彩霞,霞光照射在身上,染上一层橘红的余辉,轻风拂面带着点点凉意,怡然自得地望着远景。期间我与慕槿没有交流,谁也不想打破这层宁静的网,多希望永远活在此刻,没有烦忧。回家时,老远就看见老妈黑着脸站在家门等候着我,无疑又是一顿板子伺候,老妈罚我跪在搓衣板上,四个小时,还要写五千字检讨,心里叫苦连连,也只得任命服从,谁让我有一个威严神武的老妈呢,而我却种是衰神附体,每次撒谎都会被老妈逮到,然后就我的世界末日。尽管如此,我还是不后悔和慕槿去郊外种栀子花,起码我知道吴青峰喜欢栀子花,那种不染尘嚣,脱俗芳香的花,像他一样。后来在一本书看见,栀子花的花语,意为‘永恒的爱与约定’很美好的寄托,栀子花不仅是爱情的寄予,平淡脱俗下,蕴含着美丽的坚韧和醇厚的生命本质,大抵喜欢栀子花的人都有此特质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5-08-03 07:36
                                啰嗦啊。”谁知老妈耳朵可精了,这么小声的一句话都被她听清,眼见老妈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我提起书包就往房间跑,‘呯’反锁上了门,以免老妈冲进来轰炸我可怜的耳朵。“终于安静啦”心里沾沾自喜着,还是这一招来的明智。一下坐到书桌旁的椅子上,从抽屉里拿出日记本,翻到一页空白的纸上,执起笔流畅的在纸上记录着今天发生的事,嘴角的愁闷显示出今天遇见的事儿是有多糟心。宋暖阳的挑衅是有多幼稚,纵使知道她的秉性有多坏,可吴青峰不知道,对我而言也是无济于事。写完日记,在末尾写了句话,并署名。吴青峰,今天我又多喜欢了你一天呢,二十四个小时的心心念念,希望你能发现,我就在你身后,伸手就能摸到的地方。陈今夏自那次之后,那帮太妹很长时间没来找过我的麻烦,本以为就这样过去了,可是我想得永远太过简单,从被带头少女扇耳光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早已被命运的线牵连在一起。再见带头少女是在一场漫天飞雪的清晨,还是那头标志性的五彩头发,恐怕在人群里也是最显目的一个吧。免不了撞见,本想自然的来个擦肩而过,确实是擦了肩,但被她拦下了。不打不相识来形容我们在贴切不过了,定眼看见她手里拿着一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眼珠一转,便知道她是来毒害帅哥的。“干嘛拦住我去路啊!”没好气的朝着她干瞪眼。“切,你以为我愿意啊,你能不能帮我把这盒巧克力转交给简旭啊。”见她那副别扭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在向我表白呢,奇怪的心情盘旋在心里。想了想伸手接过了巧克力,调侃道:“眼光不错,简旭大帅哥耶。”瞧见她脸上瞬间升起两朵红霞,将那种只属于豆蔻年华才有的羞涩,展现的淋漓尽致,颠覆了我印象里的不良少女形象。“一定会交到简旭手上,放心吧。”刚想越过她进教室,她却一把拉住我的手腕,无害的说:“其实你并非像宋暖阳说的那般讨厌,人挺好得,我叫宁郁,宁为玉碎的宁,忧郁的郁。”她说她叫宁郁,是个染上了阴郁的少女,在宁郁最不堪的时候我们相识了,命运指引着我来到宁郁的身边,救赎着她那颗支离破碎的心,带着她走向阳光,洗礼着她身上的戾气,直到美好。我说我叫陈今夏。后来我替宁郁转交东西的次数多了,一来二去我们也熟络许多,再后来,我们成了朋友,这是谁也不曾想到的,宋暖阳的诋毁并没有影响宁郁靠近我的脚步,我相信缘分会带来许多你意想不到的东西,也许是惊喜,也许是伤害,下一秒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随缘只是一种对未来豁达的心理,求的也只是心中的平静。又是一年阳春白雪,在一个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5-08-03 07:41
                                  梦梦好久不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5-08-04 12:04
                                    大半夜的看的我睡不着觉,快更,年纪越来越大怎么这么脆弱了,以前看这类的虐文都不以为然,现在看的我心绞痛,很难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5-08-05 00:07
                                      “难道这姿势不帅吗?”吴慕央摘下墨镜,自恋的反问了一句。
                                      “帅能当饭吃吗!”瞪了一眼他。吴慕央立马心领神会,恭敬得替我打开车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瞬时被他逗乐,含笑上了车。
                                      吴慕央载着我去了一家西餐店,点了两份意大利面;我丝毫不客气,直接大快朵颐,全程吴慕央吃得很少,像个姑娘家,吃相斯文;他放下餐具用手帕擦拭着嘴角,眼神直勾勾的瞅着吃得正话的我,没有避讳。
                                      当我含着满嘴的意面抬头时,视线越过吴慕央,再次撞见吴青峰与宋暖阳出双入对的身影;也不知是巧合还是缘分。
                                      急忙咽下意面,拿起旁边的水杯灌了两大口,顺了顺气;抬眸便撞上了吴青峰不屑的目光与宋暖阳挑衅的笑颜,心里窝着一把火随时可能一 涌而出。
                                      “哟,这不是今夏吗!怎么这么快就榜上大款了啊,平时那朴实无华的模样,当真是哄骗不少人呢!”宋暖阳话语里的尖酸可见一般,矛头直指我。
                                      “哥,你怎么在这儿?”吴慕央起身直接忽略宋暖阳存在,直接来到吴青峰身前,眼里含着细碎可见的怒火,就连瞅吴青峰的眼神也犀利的许多。
                                      宋暖阳站在一旁瞠目结舌诧异的样子,着实好笑;忍不住嗤笑出声,引来宋暖阳一记警告的眼神。
                                      吴青峰与吴慕央两人之间的气氛莫名散发着些火药味,对视也显得意味不明。
                                      “怎么,你连你嫂子也想泡!?”吴青峰伸手松着领带,顺手脱下西装外套扔给宋暖阳。
                                      吴慕央也不甘示弱,用力推了一把吴青峰,挑逗着吴青峰的忍耐力。“难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可以寻花问柳,嫂子就不能和我吃饭啊!”
                                      吴青峰不爽的扭动着脖子,手节间‘咯噔,咯噔’作响,随后一拳打在吴慕央的俊脸上;我起身本想护在吴慕央身前,可他却一把将我拦在了身后,以免我受到伤害;宋暖阳更是着急的劝阻着吴青峰,死死拽着他。
                                      吴慕央摸了摸嘴角的血渍,将我推倒安全位置,而后一下扑了上去,两人便厮打了起来;之后吴青峰与吴青峰被店员强行分开,两人皆是挂了彩,原本干净整洁的西餐店被两人搞得一片狼藉。
                                      吴慕央理了理褶皱的上衣,直言不讳的对吴青峰说了一句:“嫂子远比你身旁哪位更值得你珍惜,哥,希望你能看清着一切。”
                                      “你......”宋暖阳被吴慕央一语堵的哑言失色,转而把怨恨的目光投向我,我则毫无惧色还以謷色。
                                      吴青峰忿然作色立在一旁,紧捏拳头,迟迟不肯再次发作;俗话说:得饶人处且饶人,互相各退一步也是好的,以免滋生些不必要的事端。
                                      “走吧,嫂子。”吴慕央也不想做停留,于是拉着一声不吭的我,在众人异样的目光注视下出了西餐店。

                                      我们走走停停来到一处僻静的公园,假山水池间乔木环绕,墨菊蓓蕾初绽,是着这晚秋浓墨重彩的一笔华彩。
                                      随意坐在公园旁的石椅上闭目养神,我们双双不语,吴慕央几次欲言又止的模样似在酝酿什么;而我也是自然知晓,这其中包含多少不能戳穿的心事。
                                      “我先回去了。”一再思索后,心想这样僵持只会越加尴尬,不如先行离开还得妥当。
                                      刚起身,吴慕央便一把拽住了我的手腕,隐忍已久的话还是开口了:“嫂子,跟我一起离开吧。”
                                      吃惊之余,慌忙甩开吴慕央的手,不可思议的皱眉望着吴慕央,闪烁其词说:“我是你嫂子,慕央我想你是误会了。“
                                      “你相信一见钟情嘛?在慕槿的葬礼上见到你的第一眼,便成为这些年来我一直追寻的梦。”
                                      “对不起。”低头略表歉意,随后慌不择路的逃离。
                                      像只无头苍蝇似得,游走在陌生的街道里,脑海里回荡着吴慕央的话语;我心里很清楚,如果真随了吴慕央离开,必定会受到世俗的谴责;我被道德伦理禁锢在牢笼里,就连自己心里那道关卡都过不了,更别提挣脱这把枷锁。
                                      如果我们早些遇见,或许我也能幸福。
                                      如果我们早些遇见,或许我也不会满盘皆输。
                                      如果我们早些遇见,或许结局会有所不同。
                                      只是花已残,叶已落,枝已枯,人心已伤碎。
                                      【21】
                                      时光如梭,光阴似箭,日子总是过快的飞逝;转眼间便深冬将至,原本平坦的小腹在时间的滋养下,微微隆起;妊娠反应也越发厉害了,常言说,怀胎十月一朝分娩,皆属不易;其中的辛苦,又岂是常人能够体会。


                                      回复
                                      52楼2015-08-05 18:37
                                        我一步又一步向慕槿靠近,她穿着碎花长裙,梳着马尾,还是一副学生样;青涩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慕槿一把拉住我的手,转身朝栀子花林最深处走去。
                                        我问慕槿,要带我去哪儿,慕槿说指着天空说,要带着我去另一片天空,看不一样的花海。
                                        我笑着和慕槿手牵手,一起消失在了重重花与繁枝间;从此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我在那个木盒子放了一封信一枚玉戒和一张旧照片,希望吴青峰能够明白,我曾努力试着改变这个结局;可惜我们都太固执,谁也不肯认输;因为我们都爱上了;不值得我们爱的那个人。
                                        我在信上这样写到:
                                        青峰,对不起,我只能陪你走到这里,下一个十年,希望你的身边会有另一个幸福的出现,而非宋暖阳。
                                        之后吴青峰看完信时,抱着木盒子哭得死去活来;他方才醒悟,原来他的暖阳并非是名叫暖阳的人,而是一直默默守候他的人。
                                        后来,吴青峰说,那年最美的今夏,刻在他昔年旧忆里,永不陨落。


                                        回复
                                        61楼2015-08-05 18:42
                                          正文完结了


                                          回复
                                          62楼2015-08-05 18:42
                                            我知道南顾不是陈今夏,南顾,一个会陪我一起到老的人,我会永远珍惜的人。
                                            我对南顾说:“你能接受一个心底放着别人的男人吗?”
                                            “只要将来的每一天你只属于我,对我一个人,毕竟今夏值得你放在心里,我不会介意。”
                                            “我会好好珍惜你,不会再让我们错过。”
                                            “吴青峰,现在的你才是最好的那个你,我觉得很幸运。”
                                            “最好的我,只属于你。”
                                            我们相视而笑,似乎一切都那么美好,只可惜陈今夏没遇见最好的我。
                                            之后,我和南顾一起去了栀子花林,祭拜今夏,折了几束栀子花放在今夏的坟头边,我在哪儿站了会儿,便同南顾回去了,可忍不住红了眼眶。
                                            后来,我把自己和今夏的故事写成了一本书,名叫《巷北旧年》,并把当年那张合照作为书的封面,我整本书的序里写到:每个人心里都开着一朵花,放着一个人,在你是似水年华里悄然绽放,成为你此生难忘之景,不忘之人,而那年我最美的今夏,刻在我旧年的记忆里,永不凋零。
                                            多年后,我突然记起好像一直欠今夏一句话,她期盼十年的那一句话。
                                            陈今夏,我爱你


                                            回复
                                            65楼2015-08-05 18:44
                                              好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6楼2015-08-05 22:57
                                                @niwan16 让你看到,顺便看看我的评论,因为我真的很怕没有人理我。(原谅一个深夜看文却不敢大声哭的人情感泛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0楼2015-08-06 00:54
                                                  接上——
                                                  我确实不喜欢宋暖阳,依个人的观点,她才是真正的蛇蝎心肠,我真的相信之前她和青峰是相爱的,但我真的不敢相信,后来她真的是爱青峰,或许只是为了钱财,她只是利用了青峰对她的爱,因为她知道,只要她有了青峰,所有奢侈的东西都可以得到,但是她并没有意识到,青峰的爱早已不是给她,而是给了另一个人,也对,这件事连当事人都没有意识到。
                                                  或许这样的结局是美好的,因为青峰真的意识到了他爱今夏,而且也真的算是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我有那么一刹那在想南顾是不是今夏的转世,而后我猛然意识到,今夏不可能是南顾,一个被爱伤透了的人,怎么有可能再去接受或者相信爱。
                                                  以上,便是我的感想,虽然很难过,但我更加深刻的认识到,爱情真的很可怕,也有可能是因为我还小还没经历过被爱,但我真的打心眼里讨厌这个虚无缥缈的东西,对我来说,它只是一个名词,我是真的讨厌,真的不喜欢,真的不敢相信。
                                                  ————记于15/08/06
                                                  深夜0:20,结于0:50
                                                  借以此篇献给同样看过这篇文章的人,纯属个人建议,如有不同意见也不要找我。。。
                                                  (错别字已经改过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1楼2015-08-06 08:47
                                                    看了一下原文,其实男主性格不像青峰,不过这篇文大赞,好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2楼2015-08-27 17:57
                                                      我在小说吧看到这篇文了,我好像看到原作者了,而且还有别人的番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3楼2015-09-02 2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