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59,921贴子:1,279,270

【Lee叔脑洞存档】记录下那些我叔相关成不了文的脑洞和段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欢迎大家留下各种脑洞,微小说、段子、大纲皆可!All Lee,Lee All(等!皆欢迎!




广告
大家早上好中午好晚上好,如你所见毒妇葱(x!向大家请安
深爱我叔的各位,也许都会脑内一闪,闪出很帮的脑洞或者段子,也许因为各种原因他们成不了文,但是他们既然作为脑洞已经华丽地存在了!哪怕不成文,也让我们记录下来吧!!
↓↓↓
@琴默柒
@鸭梨·D·七七
上面的很强烈地向我安利了脑内很棒的脑洞,什么复仇啊3P啊什么的,应强烈要求,故来开此贴
所以上面的应该赶紧先来放出两个脑洞解馋!!!


欢迎大家留下想到的各种形式各种与我叔相关的西皮脑洞!
求!
投!
喂!


回复
举报|2楼2015-07-28 09:15
    脑洞:


    风扬首席法务李莫延有一个得力秘书,名叫悼蒽。
    李莫延非常器重她,经常晚上还和她讨论工作,留下柯洛一个人在床上嘤嘤嘤咬被角。
    悼蒽有峙无恐,经常在公共论坛公开宣称自己暗恋李莫延,并要倒追他。
    如此持续半年,柯洛怒从心头起,把倒秘书灭口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当小三没有好下场,当嚣张的小三更加没有好下场。


    收起回复
    举报|3楼2015-07-28 09:18
      脑洞:


      风扬的陆董一直有一名暗恋他的女性,名叫逗比(划掉!七。
      逗比(划掉!七一直以要成为柯洛的亲妈而坚持不懈的努力着
      她在论坛上到处宣扬她作为亲妈的立场,比如如何让柯总媳妇的弟弟三掉柯总搞兄弟西皮啊,如何让柯总媳妇的前情人邵哔——和前学长陆哔——和前前情人林哔——或者和弟夫谢哔——展开各种花样西皮花样葫芦串姿势。
      柯总得知后怒摔电脑,更在目睹自己曾经被这个宣扬要当自己亲妈实则有着一颗阴险狡诈的后妈心还诓他说撸奶萌娃结果跑火车放假两个月只知道出去面基出去玩的混蛋在某文里活埋自己凑成他媳妇的兄弟西皮后小boss终于暴走之。
      可惜已经被灭了的逗比(划掉!七没能顺利入陆家族谱。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当后妈没有好下场,蛇蝎心肠坑害纯真善良萌萌哒么么哒的毒妇(x!葱的逗比后妈更没有好下场。


      回复
      举报|4楼2015-07-28 09:29
        Hybrid Child(二次元中村春菊老师原作漫画)是依存着主人的“爱情”存活的人造人偶,没有主人的“爱”,他们会死亡【篡改了原作的一些设定,这里的爱不一定是爱情,可以是对孩子的爱,或者对朋友的爱




        柯洛18岁的时候,在一个洒满阳光的午后,在垃圾堆里捡到了一个被遗弃的成年Hybrid Child【初始化是孩子,可以长大
        Hybrid Child自称叫做莫延,被主人遗弃了,失去了主人的爱,他唯有在垃圾堆里等待死亡,等着自己变成一堆垃圾
        柯洛把莫延带回了家,成为了他的主人。细心照顾、呵护备至,满是爱意,总是告诉他自己喜欢他,深爱他。
        莫延以为将他捡回去的主人是真心爱他的,他开始自信起来,辅助柯洛工作时也展现了自己非凡的才华和能力
        柯洛很爱莫延,所有人都是这样认为的。
        莫延觉得被深爱着的自己很幸福。
        这样过了五年
        柯洛某一天出门,回来的时候已是深夜,被磅礴的大雨完全淋湿,莫延安慰着他,为他擦干头发
        柯洛有些失控地侵犯着莫延,示爱着,却喊出了别人的名字
        舒念
        莫延这才知道,原来柯洛五年来心底一直深爱着曾经喜欢着的人
        莫延问柯洛,他对柯洛来说算什么?柯洛愣在那,做不出回答。
        莫延的身体状况开始骤降,但是柯洛却没有注意到,因为舒念得了不治之症。
        拖着不适的身体,莫延跟踪了柯洛,见到了舒念。
        忙无目的地走在路上,莫延知道自己正在“心死”,就像五年前一样。
        那个时候,他被主人抛弃了,他的第一个主人,叫做陆风。
        他第一次见到陆风的时候,那是个意气风发的青年,莫延立刻就爱上了他的主人,而他的主人似乎也很爱他,让莫延陪伴他一起学习、工作,在床上也很依赖他的身体。
        当时,莫延觉得自己也是幸福的。
        那样的十五年后,他看到了程亦辰,他看到他的主人和他真正的爱人冰释前嫌,他看到他的主人抱着那个男人哭得不能自已。
        他站在那,不知所措,直到陆风将他拉离程亦辰的视线,他的主人对他说,我已经不需要你了。
        不是已经,是你从来都不需要我。
        没有了主人的爱意的Hybrid Child是无法存活的,莫延的心在死亡,他知道他很快就会变成一堆垃圾,他疲惫地无法再站立,他倒在了垃圾堆里。
        可是那天,在那个洒满阳光的午后,他见到了天使。
        却不想,作为Hybrid Child的他,依旧只是个替身,依旧只是个慰藉。或许比上一个主人更糟,好歹上一个主人眼里确实是看着“莫延”的,可在柯洛眼里,他不过是个和舒念拥有相似容貌的一个躯壳。
        所有的爱意,都不是给他的,都不是……
        Hybrid Child是依存着主人的爱意存活着的,可这也不过是Hybrid Child自己以为的爱意的,莫延渐渐合上了眼,为什么创造他们的人,要给予他们这么残忍的生命。




        柯洛意识到莫延失踪后,拼命的寻找,后来他才知道,有人见过一个很漂亮的Hybrid Child安详地躺倒在垃圾堆里,怕是已经死亡的Hybrid Child。而那个垃圾堆,就是五年前柯洛捡到莫延的地方。
        垃圾堆早已被清理干净,柯洛不惜一切代价要寻回莫延,甚至找到了制造Hybrid Child的人。柯洛这才知道,莫延是第一批Hybrid Child,而从制造人任宁远那买走莫延的人,正是他的生父陆风。
        找到了又如何,不过是一具死亡了的Hybrid Child尸体,Hybrid Child的心一旦死了,就像人类死了一样,怎么样都是救不回来的。
        我制作Hybrid Child并不是给你们这种人当便利的玩偶的。任宁远最后这么说道。
        柯洛开始变得歇斯底里,整日沉迷在酒精里,连舒念也避而不见,他知道是他亲手杀了莫延,也意识到,失去了莫延的他,仅仅是一具空壳。
        五年后,陆风病逝。柯洛去见了陆风最后一面,陆风临死前喃呢着,我看见了曾经无忧无虑的生活,身边有你,没有任何畏惧,没有任何人能战胜我们,我们是那样的强大……你在我身边,你在我身边。
        程亦辰握着陆风的手,哭泣着一再告诉他自己在他身边。
        可柯洛却看见,陆风阖眼时,颤动的唇形。
        莫延。




        人都是自以为是地去利用去索取,总天真的以为对着人造的人偶不需要支付任何代价。
        柯洛一个人蜷缩在床上,哭泣着。他想,他的代价,就是爱情吧。
        他杀死了莫延,同时也彻底埋葬了他所有的爱情。




        又过了十年,柯洛在国际展览上,却见到了那个魂牵梦萦的人。
        莫延
        可是别人叫他Lee,离
        他和十五年前没有任何变化,依旧那样年轻,那样饱含魅力,才华横溢
        柯洛怕自己认错了人,可是当Lee对上他的视线时,却友好地举杯
        好久不见,柯洛
        莫延,真的没有死
        柯洛哭喊着跪在他脚边,无论是谁成为了你的主人,我都感谢他,莫延,谢谢你还活着
        莫延却笑着点他的额头,我会再傻乎乎地等着被别人捡的去,然后再被当成慰藉的洞么?
        柯洛诧异地看着莫延
        在我彻底“心死”之前我意识到了,如果Hybrid Child依存的是自己以为得到的“爱意”,那么我并不需要死
        我自己成为自己的主人就好了,我永远是爱着自己的。
        所以我活了下来。莫延的眼神阴冷了下来,不再需要虚伪的主人。
        柯洛注意到,围绕着莫延的少年非常多,几乎是每周出席一次宴会,次次都带不同的少年。他再也不是那个看似成熟潇洒,却在面对自己时不经意地会露出孩子气的Hybrid Child了。




        一年后柯洛出了事故,听闻消息的莫延,只是吩咐秘书送了一束冰冷得不带任何感情的鲜花。
        那天爬出垃圾堆的人是Lee,死在那里的“心”,是对柯洛所有的爱情。


        收起回复
        举报|7楼2015-07-28 10:00
          又是古文背景
          叔武功很高,初出江湖遇上陆风,一头栽了进去
          陆风被邪教重伤性命垂危,叔给他续命,其实叔是活祭祀,救人一次会折损剩余的一半寿命,一半功力,折损一半心脉
          叔没有告诉陆风,他并不想陆风觉得欠他的,爱情不是依附在感激和同情上的
          结果辰妹也重伤出现,陆风最终还是最爱辰妹,求叔救他
          叔扭头走人,辰妹,扑街
          十多年后,叔遇上柯洛,遇人不淑又一头栽了进去
          结果柯洛也被邪教重伤垂危(别问我为嘛老重伤),叔给柯洛续命
          柯洛意外得知叔为他续命会折寿,叔含糊地说不过少活几年,没关系的
          狗血的是白莲花二号粉墨登场,又重伤,柯洛求叔,折损几年寿命,救舒念一命
          柯洛还想说,以后他会对叔很好,很爱叔
          但是叔没等柯洛这么说,就目光空洞的答应了
          给舒念续命后的第二天,等照顾着舒念的柯洛反应过来的时候,叔已经失踪了
          叔没离开多远,就遇见了陆风,他要报当年叔对辰妹见死不救之仇,两人像年轻时比武那样打了起来
          叔先后给柯洛和舒念续命,加上年轻时给陆风续命过
          所剩时日其实已经不多,功力也只剩招式,内里荡然无存
          陆风出掌,十成十的功力
          叔笑着接了那掌,叔知道,陆风这十多年一直在找叔报仇
          而陆风不知道的是,能接他这一掌的李莫延早就在十多年前为他续命的时候就死了
          柯洛赶到,亲眼目睹叔倒了下来,叔当场筋脉尽碎,讽刺地看着愕然的陆风和慌张的柯洛,直到断气都不阖眼
          林竟来带走身为活祭祀的叔的尸身,陆风和柯洛都不愿意将叔给林竟
          林竟见到了舒念,怒火中烧地道出了真相
          叔救陆风的时候是22岁,倘若能活到80岁,他还有58年的寿命,折损一半,只有29年的寿命,活到51岁
          遇见柯洛时38岁,寿命还有13年,折损一半,也就是说他最多只能和柯洛在一起7年
          救了舒念,再折损一半,只有3年多,但叔已经对柯洛心灰意冷,这3年多他也不稀罕了
          至于叔为什么要救舒念,只因为舒念是叔的亲弟弟,叔小时候知道活祭祀的命运后,就将还不懂事的弟弟送走,希望他不要背负命运,做个普通人
          叔死后,柯洛才后悔知错,撕心裂肺喊着只爱叔
          而陆风十多年的追逐也并不是像找叔报仇,他只是想念叔,想念年少轻狂时一起闯荡江湖,痛快地比武过招,他是爱着叔的,他根本没想过那一掌会要了叔的命
          【我枉死,你们苟活,还我一个清净】叔临死的时候这么说
          三人都因叔的续命而继续活着,却夜夜噩梦缠身
          陆风和柯洛最是痛不欲生,最苦莫过于将最爱步步逼死,人间炼狱疯魔成狂


          收起回复
          举报|8楼2015-07-28 10:00
            我叔:血族中仅存的几位身世显赫的贵族,最接近原始血族的强大吸血鬼
            柯洛:年纪非常小的血族贵族

            吸血鬼因为活得太久而普遍厌世,尤其是对于李莫延这样强大古老的血族,然而在一次次的休眠后,他在宴会上遇见了柯洛
            柯洛对李莫延很是温柔细心,两人很快热火朝天
            过程略
            就当李莫延以为终于遇见一个动情的人,不会再厌世不会再孤单,可以长相厮守的时候
            他知道柯洛接近他不过是要取他的灵魂碎片

            舒念:人类,柯洛誓死深爱的人,舒念虽然和柯洛住在一起,心里却有别人

            柯洛就是为了要取原始血族血脉的灵魂碎片给舒念,从而使得他能够变成血族,得以长寿,从此相伴
            李莫延目光空洞地越过柯洛看向了舒念
            柯洛强硬地要取他的灵魂碎片,以他的力量,其实可以反抗,最多两败俱伤
            但是李莫延任由柯洛取走了他灵魂的一部分,融入了舒念体内,柯洛回过头的时候,李莫延已经不在原地,地上只剩一地灰沙
            柯洛很高兴地以为可以从此和舒念永生相伴了,却发现他心里心心念念的却都是李莫延,甚至无暇估计好不容易和舒念得来的永生相伴
            他渐渐明白,李莫延才是至爱
            他放心不下李莫延,以及当日李莫延看着他空洞而绝望的眼神
            他回去找李莫延
            他这才知道,对于血族来说,灵魂一旦残缺会立刻灰飞烟灭
            那日他回过身来,地上的那灰沙不是别的,正是风化的李莫延

            李莫延本就因为漫长而无止尽的岁月而厌世,更因柯洛给了希望却又无情地撕碎而感到绝望
            柯洛要取他灵魂碎片的时候,李莫延就决定放弃掉这永恒的折磨
            他知道自己会死
            柯洛也终于知道,是自己亲手杀了李莫延

            柯洛痛苦不堪,也无心估计舒念,舒念某日提出要离开柯洛
            柯洛因为伤心过度,又因看着舒念而更是自责,所以厌恶地允许舒念离开了
            李莫延的城堡因为失了主人而要被废弃,柯洛保了下来,几年后,李莫延的管家告诉柯洛
            【主人转世了】
            柯洛去见了转世的李莫延,非常小,非常可爱的孩子
            纯粹的人类
            柯洛想接近他,想让李莫延重新爱上他,想寻回曾经快乐的时光
            他甚至想将永恒的生命还给李莫延
            可是他并不知道融合了李莫延碎片的舒念去了哪里

            然而李莫延也并没有再次爱上柯洛,任由柯洛癫狂痛苦
            李莫延或男或女,谁都好,却偏偏不爱柯洛
            无论柯洛对他多好多用心
            辗转几世,皆是如此

            柯洛痛苦不堪,李莫延的管家看着,终于嬉笑着告诉柯洛她看了几世的好戏————
            灵魂的碎片一定包含着主人的某段灵魂,李莫延当初自己选择折断的灵魂的碎片是,对柯洛的倾心
            所以无论柯洛怎么做,李莫延可以和他感情很好,却唯独不会爱上他

            柯洛痛不欲生,他决心找出舒念,寻回李莫延对他的倾心
            他找到了舒念,以及,地位和他不相上下的血族贵族,谢炎
            舒念当年就是因为无法永生而被迫和谢炎分开,柯洛也终于明白,舒念不喜欢他,却也不拒绝和他永生的真正原因是,他要回去找谢炎

            错付真心不止,更是因此逼死至爱,使得至爱绝望之下舍弃对他倾心
            柯洛只觉得恨,恨自己的愚蠢

            李莫延在壁炉前看书的时候,见到了满身是血,重伤的柯洛走到他身边
            柯洛夺回了李莫延的灵魂碎片,舒念和谢炎几百年来的相守本就是丛李莫延那偷来的
            然而,柯洛为了夺回李莫延的灵魂碎片,不惜和谢炎大打出手,他甚至违反禁忌,错手杀了同样身为贵族的谢炎,取走灵魂碎片的同时,舒念顿时成为了一具白骨
            柯洛无所谓触犯禁忌会遭受什么责罚,他现在只想将手心的灵魂碎片还给李莫延
            他只想要李莫延再对他笑一次,带着爱意的,温柔而宠溺的笑
            作为人类的李莫延接过了那血淋淋的灵魂碎片,低垂着眼凝视了一会,随后释然地笑着,扔进了壁炉,目睹着被烧成灰烬
            柯洛瞠目结舌
            李莫延平静地告诉柯洛,其实他隐约记得一些往事,他知道柯洛曾对不起他,也知道自己折掉了对柯洛的倾心,他任由柯洛照顾他不过是利用他,事业上,地位上,人脉上,他一直心安理得,因为他知道柯洛这是在赎罪
            而他更清楚,既然自己当年亲手折断了对柯洛的倾心,那这便是要不得的东西,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扔进了火堆

            他回过头来看向柯洛,那样的绝情,不要了的东西,就是不要了

            柯洛跪了下来,绝望的尖叫撕心裂肺
            柯洛癫狂过,甚至想逼迫李莫延和他在一起
            李莫延用匕首抵着大动脉,反问他:包括死人?
            柯洛想起李莫延当年风化的那团灰沙,再也不敢逼迫他什么

            李莫延不停地轮回转世,他确实每一世都隐约记得柯洛,记得他是来赎罪的,记得自己亲手摒弃了对他的倾心,每一世李莫延都利用着柯洛,过得风生水起
            每一世,柯洛都出现在他生命里,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却唯独没有一次,能成为他真正想要的,李莫延爱人的那个位置

            永恒的失去,永生的生命,永世的折磨
            这便是,李莫延赐予他的惩罚


            收起回复
            举报|9楼2015-07-28 10:02
              …………………………但是等一下,我成不了文的脑洞都是一个套路啊!!
              然而这并不是我的本意啊!!
              我想要的是甜文梗的投喂!!
              此刻我想要腻腻歪歪的甜文!!!
              求!!
              投!!
              喂!!




              回复
              举报|10楼2015-07-28 10:05
                都看过了,差评,要新的!打滚,要新的!


                收起回复
                举报|11楼2015-07-28 10:21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5-07-28 11:00
                    想选择简单快速的代开保函公司,来这里...各类保函快捷开立方式! 快来富桥担保
                    广告
                    你的脑洞都是后妈!虐虐虐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5-07-28 12:53
                      我来个脑洞~~ 谢LEE的 平行时空类型


                      LEE和柯洛在一起之后 起初是有激动的
                      后来因为之前心脏病需要复查 让惜命的他慎重考虑了他和柯洛的关系 和他自己的承受能力
                      渐渐相处中也发现了柯洛的自私和幼稚的一面。。。(总之是对柯洛淡化的铺垫)
                      同时发现在和谢炎欢喜冤家的打闹中才能获得真正的轻松惬意
                      穿插少数几件谢LEE微暧昧的事件


                      然后,电闪雷鸣风雨交加的夜晚回家路上忽然就到了平行时空。
                      一瞬间的恍惚后世界貌似还是以前的样子又什么都不一样了。
                      还是能找到舒念和谢炎在S市的家
                      可是家里有些细节总有些怪(比如舒念和谢炎合照之类的没了)
                      LEE喊舒念,谢炎出来生气的样子说 你在咱们家叫你哪个小情儿呢。。。


                      对的,这个时空是LEE和谢暴龙一起长大。这个时空的谢大少一副莫延你怎么不对劲的样子
                      而穿越而来的LEE却发现他并不太想推拒这样的谢炎。。。
                      然后上演一出开始驴头不对马嘴,推拒又靠近,然后理所当然JQ了的欢喜闹剧。


                      可是并没有这么简单,这个时空还是有那个原本爱舒念现在爱LEE的柯洛,
                      出现的比较靠后,稍微考验了下谢LEE的感情,也使得LEE确认他更喜欢和谢炎在一起。
                      柯洛的初恋是LEE,可还是爱而不得


                      只是这个时空没有舒念,他应该是被别人领养还没有被遇到。
                      当然,也没有LEE以前的某些烂桃花,比如邵言。。。
                      可是谢大少有次得意忘形露了马脚,对一个情敌说起来邵言的下场,
                      原来他也是和LEE一样穿越而来。他根本就是原来那个谢炎!!
                      不过比较早的了解了这个时空的过往情节,将计就计的满足了另一个时空看得到吃不到的苦楚。
                      (不要问我他为什么那么早就爱上了LEE,你们不觉得不是谢炎猛烈朝LEE散发荷尔蒙,LEE根本不会觉得和谢炎暧昧了么。。。)


                      LEE知道了这件事。。。应该说是更得瑟而已。。。其实也没什么影响,
                      依然夫夫和谐,并肩战斗
                      有一天谢炎问LEE,我知道把我们换回去的办法,你想回到原本那个时空么?
                      LEE摇了摇头。说让另一谢炎和李莫延留在那边应付吧,我觉得这里更好。
                      ~~~~END~~~


                      收起回复
                      举报|16楼2015-07-28 14:48
                        好吧 我这个脑洞主要是不想伤害小念
                        至于互换了平行时空后的 被互换了的 和李莫延一起长大的谢炎
                        去了那个时空到底爱谁 这不是我考虑的事情


                        回复
                        举报|17楼2015-07-28 14:51
                          “觉得柯洛没有那么黑却对官配无感的”……这样的绝对不是绵羊亲妈党!亲妈党是指我这样的既可以接受官配更可以接受各种葫芦串配的博爱党!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5-07-28 18:35
                            咩咩简直要哭了啊,以上所有大纲不是有自己老爹珠玉在前就是有火龙横刀夺爱要么就是叔死心绝望_(:з」∠)_
                            你!们!真!的!是!官!配!党!吗!
                            敢给一篇甜文吗!!!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5-07-28 23:26
                              刚看了前两个“撕逼‘’脑洞还觉得蛮有趣的,但是为什么越往下看越有掀桌的冲动啊!敢不敢不虐我叔啊,渣羊就渣羊,NP就NP,这些都无所谓的,能不能被辜负的对象不是叔啊!求俗烂的爱情喜剧,谢谢!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0楼2015-07-29 08:12
                                你们的脑洞能不能不只是洞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5-07-29 18:44
                                  如何让自己摆脱被“苏”的郁闷?
                                  那就是比“苏”还“苏”了……
                                  非常下品的大纲,NP?

                                  S城的某个酒吧里。
                                  柯洛:听说莫延终于肯原谅你了,真是太好了。
                                  邵言:是啊,我又可以正大光明地追求Lee了!
                                  柯洛:啊?不、不、不,不想死的话,你还是放弃吧!
                                  邵言:(⊙﹏⊙)b 那好在哪里--
                                  柯洛:我早就想找个人聊聊了!
                                  邵言:是么?我们有什么好谈的?
                                  柯洛:我家莫延啊,自己诱人成那样却一点自觉都没有,他的睫毛啊~~(省略100字)他的鼻子啊啊~~(省略200字)他的嘴唇啊啊啊~~~(省略500字)他的诱人的背啊(省略1500字)……
                                  邵言:呃……我能不能先走?
                                  柯洛:(一手抓住):别急啊!我还没说到重点!!这些我都习惯了!我早就接受了现实,因为是他,我也只能独自忍受一切了!啧,想当初在T城,他整天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我在公司竟然还能忍住,我真是圣人啊!
                                  邵言:==|||圣人?想想你体内陆BOSS的血……
                                  柯洛挠挠自己的头:啊?是啊!!我不是圣人!莫延还说我是小怪兽来着!其实现在最让我困扰的就是莫延自从来到S城就对我爱答不理的,最近连舒念和谢炎也不肯帮我了,林竟还整天黏着莫延不放。你的意思是我该趁着莫延还没被人抢走就先下手魔性大发把他扑到,然后打包带走?!
                                  邵言:呃,不……
                                  柯洛(站起,头也不回的走了):谢谢!我知道怎么做了!!
                                  邵言:回来!!


                                  邵言刚要追上去,谢炎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谢炎:嗨~~邵公子。
                                  邵言:呃?S城就这一家酒吧吗?
                                  谢炎:有空吧,要知道我早就想找人聊聊了!
                                  邵言:==为什么找我?
                                  谢炎:我想找人聊聊Lee么,以前关系不好还真不好开口。
                                  邵言:==|||
                                  谢炎:你也算是Lee的前任了,你能理解我的想法对吧?柯洛这小子简直可恶到极点了!有事没事老找借口来我家,为了表示气度我还不能开口赶人!在吃饭的时候还给Lee加菜添汤的影响我的胃口?在看电视的时候挨在Lee旁边哼哼唧唧唱难听的怪歌还在Lee耳边吹气……(省略3000字)……你也被这么折磨过么?
                                  邵言:(石化中)
                                  谢炎:唉,我现在真的很头痛,舒念总想知道我在烦恼什么,可我不想让他也痛苦,你说我该告诉他么?
                                  邵言半天才从石化状态出来:……我认为最好别说……

                                  谢炎刚离开,陆BOSS啪的出现
                                  邵言——紧张ing
                                  陆BOSS:……
                                  邵言——偷偷摸防身武器ing
                                  陆BOSS:你在这里的时间比较长,知道的应该比较多吧?哎,我连约人都不太懂,上次被Lee狠狠的BS了——我早就想找个人聊聊了
                                  邵言(囧):为什么找我……
                                  陆BOSS:我看见他们都找你啊
                                  邵言:……
                                  陆BOSS: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么,有意见吗?按理说,我认识Lee最久,关系也是最好的,为什么他每次见我都臭着张脸?那么精致的脸虽然拉下来也很好看,但我还是比较喜欢看他笑哎?虽然他没怎么对我笑过……莫非他不喜欢我突然出现在他身边?车里?街角或者是公园里?也许我该试试下次出现在浴室里?
                                  邵言:呃……不,这要是被柯洛知道了……
                                  陆BOSS:哦,放心,我会在柯洛不在只有Lee一个人的时候再出现在浴室里!谢谢你的意见,我知道了!(啪一声消失)
                                  邵言:……不,我不是这个意思……(邵言再度石化了)

                                  一小时后,邵言还没从石化中解脱,Lee冲了进来(衣衫不整滴)。
                                  Lee:我就知道不能相信你!!瞧你教了柯洛什么?!哦,我那单纯的柯绵羊!!
                                  邵言:他单纯?他很早就开始打你的主意!而且那才不是我的主意!!
                                  Lee: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Lee刚吼完离开,林竟怒气冲冲地进来。
                                  林竟怒吼:你竟然让陆叔偷看Lee洗澡?!!
                                  邵言:不是我!
                                  林竟:我才不会相信你!!我要揍爆你!敢还手的话,就等着陆叔来收拾你吧!
                                  邵言:你们这群疯子……可是真的不是我……

                                  林竟头也不回的离开,不一会儿舒念出现了。
                                  舒念蹲在地上,戳戳邵言:喂,你知道我在浴室里看到了什么吗?我能找你聊聊我哥吗?
                                  舒念继续戳:嘿,你还听得见么?听得见么?要跟我合作吗?


                                  就酱紫


                                  收起回复
                                  举报|22楼2015-07-29 20:11
                                    震楼图是云雀……是要屠我等草食动物么………………
                                    本来在撸黑街x迟爱的,但是度娘太抽,放不出来,然后我就删了………
                                    大概是陆风是黄昏种,叔也是牛郎,但是三原则也太扯淡了,改死契拉倒,就是叔可以用自己做药,但是陆风挂了他也会挂………
                                    楼主要是愿意可以尝试下ヾ(´▽‘;)ゝ


                                    盗笔梗呢????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5-07-30 13:08
                                      可是我更喜欢BE结局!脑补一下柯洛见到LEE因为他的背弃而死不瞑目,简直太爽!


                                      下午再看一次病句多得我都忍不了


                                      扶额,手癌什么的治不了,眼残什么的,也治不了_(:з」∠)_




                                      盗笔梗


                                      下斗的队伍里有一个面容清秀的年轻男孩,那些粗糙的土夫子们没人知道他是何来历,只知道他近年刚出道,倒斗技术不用说,功夫更是一流。

                                      只是这个年轻人大多数时候并不说话,只在需要做出正确选择的时候给出意见,其他时候都披着兜帽衫一言不发,虽然是个有着明星脸庞的青年,却整个人显得抑郁沉默。

                                      他似乎倒斗不为明器,而是一直在找某人的坟墓。

                                      每次青年都带着期待下斗,他下斗必开主棺,以确定墓穴的主人是否是他要寻找的人,而每次在确定不是后,青年总显得极度失望。

                                      那之后的某次,青年和一队土夫子下斗,斗里有着各种精妙绝伦的机关和暗道,这是青年下过的最危险的斗,也是最让他心惊胆颤的——他自从进了这个墓穴,脑袋里残缺模糊的片段便渐渐拼凑而出!

                                      这个墓穴造得大气辉煌,如山的金银玉石陪葬,风水和布局都相当的好,虽然有很多致人死地的机关,却没有任何起尸的粽子,可见设计之精妙,墓穴的主人相比是个身份不同凡响之人。

                                      不久后下斗之人除了那个青年外就全军覆没,像是冥冥之中的指引,当青年站在主墓室门前,面对毫无提示的暗码时,他竟凭着本能顺利破解了。

                                      门开的一瞬间,机关启动,主墓室瞬间灯火明亮。这间主墓室的构造是一座奢华宽敞的大殿,殿内没有棺木,却在主位上有着一座价值连城的整片水晶玉座,座上慵懒地斜靠着一名男子,服装配饰雍容华贵,男子面容英俊非凡极是好看,他双目未合,那双深邃的黑眸满是悲伤和期许地望着墓室大门。

                                      青年踏进主墓室,瞬间泪流满面,他知道,殿上的那个人是在等人。

                                      “莫延……”

                                      这一刻,千年前记忆的残片瞬间拼凑完整,带着令他至狂的悲戚。

                                      他叫柯洛,殿上那人,名叫李莫延。

                                      古时命轮,两人背负着时代、朝廷、阴阳的重负,世间仅有柯洛有此能力去合上青铜门隔断世间混乱。

                                      迫于局势,李莫延不能前往,两人被迫分别。两人皆知柯洛此行凶多吉少,分开前柯洛曾向李莫延起誓,哪怕他只剩半口气,哪怕他只能用爬的,他也定会回到李莫延身边,与他厮守终生永不分离。

                                      可惜雪山内的凶险超乎他们的想象和应对能力,整批军队除了柯洛外全军覆没无人生还,身受重伤的柯洛在最终时刻拼尽全力终是合上了错乱的异界之门。刺客他已经身中剧毒体无完肤,但他一刻都没有停留,他狼狈不堪地匍匐在地,爬过怪物残骸与满地血渍毒虫,他剩下要做的,就是必须回到李莫延身边。但是柯洛终是伤势过重,他耗尽最后一丝力气却仍是没能爬出那座雪山,最终命折于此。

                                      记忆如同走马灯一般闪现在眼前,柯洛走到李莫延身前,他看到水晶玉座侧面刻着一段文字,李莫延等了柯洛三年,其实在柯洛走后半年,众人就心知肚明此行无人生还,但是李莫延坚信柯洛会回来找他,他每天都带着期许地等待,却不想三年后身患不治之症,死前他依旧等着,守着和柯洛最后的约定,致死都没有合眼。

                                      而他的下葬则完全按照他生前的意思,让他口含防腐的凝馨玉,原样葬入主墓室。他最后说:“他会回到我的身边,哪怕我死了,我也能等到。”

                                      李莫延不喜被他人打扰,更厌烦盗斗之人坏他等人之约,所以生前最后亲自设计了这个墓陵。但他很清楚,如果是柯洛,定能闯过那些机关暗道,如果是柯洛,无需任何提示,定能破解曾经只有两人才知道的暗语密码,从而进入主墓室,回到他的身边。

                                      柯洛跪了下来,声色哽咽泪流不止,将玉座上他深爱的人搂紧在怀里。

                                      “莫延,我回来了。”

                                      虽然让你等了很久,但是哪怕我死了,我也定遵守誓言,回到你的身边与你厮守终生永不分离。


                                      收起回复
                                      举报|30楼2015-07-30 15:28
                                        是的!!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5-07-30 18:23
                                          最近毒妇有点勤劳,道笔梗好评!一个好的结局我甚至怀疑不是出自毒妇之手了。


                                          那之后又过了百余年,考古队用各种高端装备进入了这个古墓,但面对既不能炸也不能砸的主墓室时,众人一阵犯难。最后凭借带队教授的聪慧与知识顺利破解了这个主墓室的暗码。

                                          进入主墓室后,他们惊讶地发现了水晶玉座前两具紧拥在一起的枯骨,两人的尸身虽然都腐败得无法辨认原型,但显然能看出玉座前的那人是近代人。

                                          整个古墓都没有主人的生平事迹,像是某些天机不宜告知后人一般,仅有水晶玉座侧面的一段文字解说了那段相守的誓言。

                                          考古队在那相拥的两人脚边发现了句中提到的罕见的防腐珍品凝馨玉,众人推测原本主墓室的主人口中含有此玉,但可能被身前的人拥抱后,脸口朝下,导致凝馨玉滑落口中,这才导致尸身腐败。

                                          众人端详着相拥的两人,细看发现两人的姿势亲密异常,墓室的主人靠在那人怀里,阖着双目满脸安详,而紧拥着墓室主人的那人,则嘴角带笑,隐约看出脸上幸福之感。

                                          一系列的猜测使得整个考古队惊叹不已,而带队的教授则出于对逝者的尊重,最终仅挑选了几件文物出土,没有破坏墓室任何格局地退出了古墓。








































                                          晚上,考古队回到酒店,同行的考古专家和带队的年轻教授讨论了许久此次的考古行动,好不容易散了局,疲惫地年轻教授却喊住了一个跟来实习的学生。

                                          “柯洛,你过来一下。”

                                          “嗯。”

                                          考古系的学生乖巧地跟进了教授的房间,随后便是天旋地转,将那年轻的教授压在门板上急切炙热地亲吻。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4楼2015-07-30 18:56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5楼2015-07-30 18:58
                                              你居然删了重发,果真强迫症!以及,是不是我幻觉,感觉肉更多了!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6楼2015-07-30 19:27
                                                非常莫名其妙地一段,后来因为想不到更抽风的结局就放弃了,也PO上来吧,O(∩_∩)O~

                                                ·················································

                                                诊疗室的门由内打开,有人正在门外等候。随着门的开启担忧的语气也同时响起。

                                                “莫延,你坐在这里等一下,我和医生打个招呼就一起回家。”不算低沉的男音叮咛着双目无神的人,随着脚步声的接近Nagi医生终于回神。

                                                她立马想重新架起镇静自若的笑脸迎接来人,却还来不及转向正视对方,就听到那有礼的声音道谢。

                                                “你好,Dr. Nagi,感谢你对莫延的照顾。以后也请多多关照。”说得急急忙忙行动也很匆忙的人说完便转身要走。

                                                “等等!”急忙地喊停已经走到门前准备离开的人。

                                                这时Nagi才正眼看清来者是患者家族资料上没有提起过的年轻男子,身高略比患者高一点,脸上带著疲态使得一双本该灵动的大眼也显得无神。

                                                被叫住的男人疑惑地看著正审视自己的人,被看得不自在了只好尴尬的咳嗽两声。

                                                “啊...你是患者的亲人、朋友?”

                                                “喔,不是…我们是恋人。”虽然有点莫明但还是保有适度的礼仪。

                                                “刚才的会诊中,患者提起了一个人的名字我只是想请问一下……”

                                                “是,请说!”听到有关Lee的问题,男子的眼神终于唤回点神彩,看得出他真的十分紧张坐在外面的患者的病情。

                                                “就是,你知道 『柯洛』是谁吗?…他…”

                                                “莫延提起我?”是不是死了?或是失踪?Nagi本来想这么问的当儿就被抢白的这句话给噎得硬把后半个问题吞回肚去。

                                                “你是柯洛?”他不明白这位医生在惊奇什么,只是点着头回答。

                                                “我是柯洛,如果莫延提起柯洛的话,应该只有我叫这名字。”

                                                “那个……”Nagi迟疑了一下便露出笑容说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对方皱起眉头明显是不满这样敷衍答覆,还想说什么就被外面的骚动给夺走了注意力。

                                                “柯洛!柯洛!!”外面传进Lee叫喊声,Nagi暗叫不好。而另一个更着急的人与她同时冲出诊疗室。

                                                这个自称是柯洛的男人蒲踏出门口便扑倒在外面跌跌撞撞正在胡闹的Lee身上。


                                                “我在这里!莫延!我在这里……”双手用力地抱紧乱叫乱动的人,连绵细语像清泉一样的声音不停地说着我在这里,Nagi看著这一幕想起刚才的会诊更是莫明。

                                                〔我杀了他……我杀了柯洛……〕

                                                Lee说这句话时的悲切历历在目,当时的他就像被撕掉自己心肺似的神情应该不是假的。

                                                可是……他口中被杀了的人还活着,而且还活蹦活跳地陪著这个声称杀了他的人来看诊。

                                                Nagi曾想过是未被发现的杀人者的自责造成精神失常这个论调生生地被眼前的一幕推翻得一干二净。

                                                “柯洛……你……”终于不再暴乱的Lee正视眼前的人,像要确认这个人是谁一样细细地盯着。

                                                “怎么了?莫延?”疑惑地看着对方,叫柯洛的男人关心地询问。而Lee随即变得茫然的视线停留在他身上,嘴里不停的胡乱嚷嚷。

                                                “你是谁?”除了这句话就没有第二句。

                                                没理会疯言疯语,柯洛说着我们回去,匆匆忙忙的赔着不是便拖着平静下来的Lee的手离开。

                                                想起了什么的Nagi稍微加快脚步便追上去,对着那两个人拖拉着的背影喊。

                                                “柯先生!”听到有人叫自己下意识便回头,对柯洛来说这个医生很是莫明奇妙。

                                                “他说他杀了你。”Nagi医生知道自己不该透露患者在诊疗其间的一切,可是她却担心这个另类的当事人。

                                                闻言柯洛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呆看着医生二秒才像领悟了什么的转看身旁倚着自己的人,半晌才轻轻地叹了句……

                                                “是吗……”双目垂下黯然失色,同时伸手抚上Lee日渐憔悴的脸庞是怜惜及伤感。

                                                “难怪不认得我了,原来我在你眼中已经死了?”

                                                Lee的痛柯洛无法理解,柯洛的不离不弃Lee更是无法知道。

                                                这两个人让Nagi想起一句友人说过的话。

                                                是什么呢?话到嘴边却一时想不起来。

                                                只听到那个人自嘲的笑出声摇摇头把额头贴上另一个的额角。

                                                “不要紧,我只有你。”连身为旁人的Nagi也无法忽视他话里的无奈。

                                                “他…”医生的声音让柯洛泛着水光的双眼转向他,一时气氛尴尬得使她差点没有把话说下去。

                                                即使被说没有职业道德,但...

                                                “相信我,他真的爱你。”即使是幻觉也让她无法接受。

                                                柯洛晶亮的大眼瞪得很大,那在眼眶里抖动的水份几乎要在当下便缺堤溢出一样恍动着,他努力地压抑也无法阻抽噎声漏出。终于Nagi看着他这副忍着泪水的模样颔首道谢后再也没叫住他。

                                                那个人重新牵起Lee的手然后消失在电梯口中。

                                                电梯的门关上,过多的水份不受控地掉落,深感失态的他一手扶着Lee另一手正想抹去那不听话的眼泪,却没料想到那瞬间会突然被温暖的手抓住。

                                                顾不得愕然便对上了那个从不肯正视他的人,在安静的对望中,那个人放开了执掌着的手,然后动作自然地用姆指轻轻划过轮廓分明的脸接住了不停断落的水珠。

                                                柯洛不敢肯定Lee的动作是无意还是有心,这些年来他已经习惯了Lee不认得自己,而他也很明白这刻的亲昵来得很短暂。

                                                “别哭,你一哭我就难受。”以前这句话听过很多次,只是他太久没听过了。

                                                因此他第一次如此地失控。拥着那个人像个要不到糖的孩子似的不停哭泣。

                                                “莫延……是我…莫延…!”

                                                “你是谁?”

                                                每每得到的答案也不是他想要的。这话之后整个密闭的空间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抽噎声。


                                                收起回复
                                                举报|38楼2015-07-30 22:45
                                                  居然这种楼里都有肉。。。倒栽葱亲妈qwq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39楼2015-07-30 23:16
                                                    哇塞还有这么好玩的楼!!但是不能成文的脑洞都是耍流氓你们造!?!?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5-07-31 0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