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歌网络文学社吧 关注:20贴子:308
  • 2回复贴,共1

——<官方>官博中所缺文《第十三个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嘛,那坑爹的网易不给我发说超了字数,所以网易的小伙伴们可以来这里看~
贴吧中发的深海刊是完整版,不嫌麻烦去翻一下也是可以的~


正版授权奇迹MU页游,奇迹重生!原汁原味还原奇迹,十年轮回! 经典奇迹MU再现,超强3D打造,登录即送钻石~正版奇迹,震撼开启
广告
楔子
景安是个小子,很纯情,喜欢写写文章来赚稿费,稿费分成三分,一份给自己,两份给家里人。
景安是个体贴的人,人长得又好看,身高也不是他的痛,一米七八的身高不算矮,加上他清瘦却不失骨感的身材,进娱乐圈也是偶像派人物,实力派……难说。不论如何,他总算是找到了自己心仪的女朋友沈云,沈云在景安眼中简直就是女神级别的人物,不知道沈云怎么想,总之在景安表白后,沈云沉默了一会,那沉默压得景安这小子心头忐忑不安,又怕被拒绝了没有面子,如今也不好再逃开,只好站在那里一个劲的脸红。
沈云是什么人?很狗血,她父亲是个有钱人,却不是那种大腹便便油光满面的矮肥圆,而是清瘦类型的风度翩翩的绅士,母亲是美丽的小提琴家,于是二人的结合便是沈云,这个女神级的校花。
而今,这个校花在沉默过后,终于点了头。
景安一时不敢相信,带回过神来,女神早已亲了他的脸颊,微笑着和他说再见。景安一开始只觉得世界玄幻了,后来便是陷入狂喜之中。
这便是他大一时踩到了最好的金蛋蛋。
说起景安,就不得不说另外一个人,萧浅。萧浅说来就比较复杂,他的父母在他记事一年后离异,姐姐随母亲到了美国,他随着父亲留在中国,后来房产大亨父亲再婚,搬了家,他就在十三弯十字路口的左边的游乐园遇上了景安。
后来我认识了萧浅,他对我说:“景安,正是他一生的劫。”

大三了,景安交了沈云这个女朋友已经一年多,沈云温柔体贴,为人又大方,长得又好看,该幽默时幽默,该沉默时沉默,景安真的渐渐对她认真了,至于认真到什么程度,没有人知道,不过景安的确存了想要娶她为妻子的心思。
周日,舍友都不在,只有景安和萧浅两个人在宿舍,萧浅在床上看书,景安静静地倚在他宽厚的胸膛上玩电脑,整个宿舍只有景安玩撸啊撸游戏里的声音还有键盘的呻吟声。萧浅是赤裸着上半身的,景安也是,他想着反正是萧浅,和别人不一样,两个人小时候穿一条裤子长大,在泥潭里摸爬滚打,有时候萧浅到了他们家还和他睡同一张床,有萧浅,他景安就安心。,“不在舍友前露胳膊,只在萧浅前脱衣”这已经成为了景安习以为常的事情,在宿舍里,他也很喜欢爬上萧浅的床,窝在他胸前看书,弄得舍友经常以为他们两有一腿,开玩笑说景安有了沈云这样的女友了,还想将男神抢了去,一开始景安还死命解释,现在却任由他们了。
可是……景安最想不明白的就是,萧浅到现在居然还没有女朋友。
萧浅真的是很帅,连景安也不得不承认这件事,至于身材,穿衣服时看不出来身材有多好,但若是赤着上身,便可以看见六块腹肌,宽肩窄臀,魔鬼身材,明明小时候看不出来,肉呼呼的一坨,但是呼啦一下长大了,竟是如此耀眼。成绩也好,人也很好,有很多人表白,都惨遭拒绝。沈云身边有个不算很好的好友,几次三番通过他想接近萧浅,but……fail!他想,如果他是个gay,他一定一定会爱上萧浅,无法自拔的。等等,景安脑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这件事,他还真没有想过。
“萧浅。”他转过头,用细长的手指顶着萧浅光滑的额,将他从书里的世界里拉了出来。被戳者也并不生气,只是笑盈盈地看着景安,拉住他的手指,轻声说道:“这么大了还这么调皮,嗯?”那尾音的微微上扬,多少都有些魅惑。
“你怎么这么大了,女朋友都没有,嗯……我问了你不要生气,你……嗯……那个……是不是gay啊?”景安看见萧浅的笑容僵了僵,他忽然觉得自己的生命有点危险,“我错了我错了,我只是看你没有女朋友而已。”
萧浅久久的沉默,弄得景安有些不好意思和愧疚,他刚想开口,却听见萧浅说:“我不知道,但是如果是呢?”
没有生气,太棒了!景安在心里高兴了起来,转过身将头抵在那个人的肩胛:“这样啊,没事啊,如果你是个同性恋,你还是萧浅,我还是会和你在一起的,只是以后你要找人过日子会有点困难。还有,”景安猛地坐起来,弄得萧浅的床“嘎吱”地一响,本来嘛,一个床,两个高大的男人,不断已是奇迹,再这么一来一去地晃,断不断,有点儿悬,“你这么个大帅哥,千万别把我弄弯喽,我可想娶沈云呢。”
萧浅苦涩一笑,只是景安在幻想中,根本没有看见,他调整好心情,啪地拍了景安的头:“臭小子,成天想些有的没的,开玩笑啦。”
景安呼出一口气:“搞什么,弄得自己好像很老一样,这样子好像老夫老夫的。”说罢,转过去又玩撸啊撸,“啊,顾着和你讲话,我被人打死了。”
萧浅在听完景安的第一句话后,低下头,刘海掩住了他的黑眸,在底下忽明忽暗,不分明。

十三是景安最最喜欢的一个数字,尽管它真的不吉祥。
传说耶稣受害前和弟子们共进了一次晚餐。参加晚餐的第13个人是耶稣的弟子犹太。就是这个犹大为了30块银元,把耶稣出卖给犹太教当局,致使耶稣受尽折磨。参加最后晚餐的是13个人,晚餐的日期恰逢13日,“13”给耶稣带来苦难和不幸。从此,“13”被认为是不幸的象征。“13”是背叛和出卖的同义词。 但是没有道理的,景安就是喜欢。
他最近新出了一本书《十三点的等待》,这本书大卖,跻身畅销书榜的第二名,景安也在网上红了,其中这本书的销售也给他带来大笔的收入。

景安高兴坏了,他照样将钱分成三摞,一摞留给自己,其他的给爸妈。
只是这一次的一摞,不再是薄薄的一摞。
于是,他拉着萧浅去邮局寄了钱,又给萧浅和自己买了两件一模一样的运动衫。他不知道自己抽了什么疯,就是想要萧浅有一件和自己一样的衣服,搞得店员以为他们两是一对,在旁边小声地说“这一对CP好萌好萌,好养眼”这一类奇奇怪怪的话,小声到店外都能听见她们的呼喊。
在回学校宿舍的路上,阳光不算很耀眼,但是走过某条街,景安的双眼仍被什么光刺了一下,仔细看去,却是一对戒指,银戒。那个款式是景安喜欢的,简洁大方,花纹纹得细腻,其中镶嵌了一块很小很小的钻石。
景安站在街上盯了那对戒指一会,拉着萧浅进了去。萧浅脸上没有表情,可谁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总之他后来和我说的是:“当时真他妈像窒息了一样。”
卖戒指的人盯着他们的手看了很久,景安顺着她的视线看过来,虽然这种事情在他看来很是平常,但是在外人面前,他还是不想被误会,于是他松开了手。萧浅的手就这样在空中晃了晃,垂在身侧,黑瞳在明亮的光线中依然明明灭灭,不清不楚。
他听见景安问了价钱,可是萧浅了解,即使出版了《十三点的等待》,依然无法支付起这笔昂贵的费用,景安陷入纠结。
忽然那个人惊呼一声:“啊啊啊,你就是那个写《十三点的等待》的那个景安吧!我打你八折,你给我们签个名吧。”
八折,还是付不起,但是景安很礼貌地笑了笑,签了名,轻声对萧浅说:“我们走吧。”萧浅拉住景安:“你要卖给沈云?”景安点点头。
萧浅说:“你到外面等我。”
等景安出去了,萧浅拿出信用卡,对那人说:“帮我包了那一对戒指。”
等萧浅出来时,他手里拿着两个盒子,递给景安。景安眯着眼,看了萧浅半晌,心里有点点不舒服,说不上什么感觉。
等萧浅悬在半空的手有了酸痛的迹象时,他才接过,说:“钱我一定会还你的。”
萧浅点头,并没有拒绝,他明白这就是景安,不还人情心里会不舒坦,尽管萧浅希望景安不要把它当成所谓的别人。
景安打了电话给沈云,约她在他们相识的“十三弯”见面。
如今是秋天,“十三弯”火红的枫叶染了半边天,路上还有落下的红枫,染得地上像红地毯似的,或许在这里求婚,本就是一个不错的场地,不是么?况且对面就是他和萧浅认识的游乐园,在这里见证他的求婚过程,就像有萧浅在身边一样,安心。
沈云出现在了尽头。
她那样走来,就像是在走婚礼的红毯一样,而沈云就是他的新娘,可是……景安心里却想到了萧浅,萧浅的笑容,奇怪的心思让他自己有了些迷茫,无所适从的感觉。
“什么事啊?”沈云已经走到了他面前,景安回过神,对沈云一笑,拿出了盒子,红彤彤的,和十三弯的枫叶一样。
沈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脸色有些不好看,正想说什么,景安已经左腿单腿跪下了。
此时人并没有很多,况且他们在隐秘的地方,没什么人注意。
“沈云,你……在毕业后嫁给我吧,我……我会好好待你的。”说着打开了那个盒子,银戒展现在沈云眼前。不得不说沈云有一丝心动,却不是对景安,而是对那做工精细的银戒。
当初答应景安并不是认真的,他以为景安是说着玩的,自己也就陪他玩玩,这种男朋友带出去,除了家境,其它的都让她倍儿有面子,只是没想到这小子倒是认真的。
“实话说了吧,景安,我曾告诉父亲我们交往的事情,可是父亲不同意我们的来往,你明白吗?”沈云看着远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那种小女人的天真和依赖,尽是凄迷。
“真是个演技派。”我在听故事的同时已经猜到了沈云的心思,不禁吐槽了一句,萧浅看着我只是笑笑,又继续讲——
“分手吧。虽然我爱你,但是父亲的命令……让我很为难……我并不能违背父亲。”沈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始终没有落下。
说罢沈云走了,留下景安一个人愣愣地跪在原地,手中的戒指反射着透过红叶落下的斑斑驳驳的痕迹,远处游乐场的笑声异常清晰。

景安回到宿舍,还是只有萧浅一个人听歌,只是没有温柔的笑,他回来时,萧浅只是勉强地扯嘴角:“她答应了吗?”
不问还好,一问景安猛地就将戒指摔下地上,盒子因为撞击而打开,银色的戒指掉了出来,叮铃铃的声音异常清脆。
是,景安是纯情,但是不代表他白痴。好端端地以前不说,现在他求婚才说算个屁,以为他智商很低?去他的结婚,去他的什么爹地不同意,去他的女神,去他妈的!
萧浅不说话,也没有笑,他不会庆幸,不会因为失去一个对手而感到兴奋,相反,他……拿下耳机,爬下床,将景安抱在怀里,虽然两个身高极高的人抱在一起很奇怪,但那气场意外和谐。景安原来是侧倚在萧浅胸口,萧浅灼热的呼吸喷洒在他的头顶,他不知道为什么,鬼迷了心窍双手就搂上了萧浅的脖子,将双眼捂在那个人骨架清明的肩膀,就这样哭了出来。景安从小到大没哭过几回,长大了就更不会哭了,但是现在,在萧浅提供的,却真的有了那么一种想在他怀里哭泣的感觉,想让萧浅体会他眼泪的灼热,体会他的情绪,但可以说,他不是一个粘人的人,自小他就独立,只有对萧浅,也只有萧浅会让他不同。
萧浅将景安紧紧抱着,景安温热的眼泪流到他的锁骨,他微微低下头,轻轻地轻轻地吻着那墨黑的发,柔情之至。
“我不会……我不会再写文章了。”景安啜泣地说,声音很小,但是萧浅听得见,不管景安的声音多小,他永远都会听见。


回复
举报|2楼2015-07-22 18:07

    景安堕落了,他去酒吧,他去把妹,用酒精麻醉自己。
    也亏得这是暑假,若是这样,学也不用上了。
    萧浅有些担心,日积月累,景安一天比一天醉,萧浅他终于担心到极点了,原本想着过一段日子也许就没有事了,但是,太不同了,截然相反,酒精侵蚀着景安的思想,他晚上回来就睡,睡到明天下午,再去酒吧。纵使他好脾气也是受不了了。
    那天景安醉醺醺回来,口中胡言乱语,胡茬都有了,萧浅心头火气,等他一进来,萧浅就拽住他的手腕,狠命一拉,嘭地关上门,将他抵在门上:“为了个女人就这样是不是?不就是个女人嘛,啊!至于这样!瞧你那怂样,出息!我呸!”
    这真的是萧浅第一次骂脏话。
    “女人女人,天天女人,你对得起阿姨叔叔!要爱人,我不行吗?我不行吗?”
    景安晃晃眼,鼻尖的熟悉的味道混合着奢靡的酒精,但他还是知道那是萧浅,那个让他安心的萧浅,那个陪他疗伤的萧浅。
    萧浅脑袋一热,双唇堵住了他多年以来渴求的红润的嘴唇。
    景安不知怎么,双手环上那脖子,双眼迷离,透过薄薄的水雾,四片嘴唇分开,银线相连,靡乱之至,却又彼此沉迷,两人对视沉寂一瞬,疯狂地接吻,景安的衣服被撕开,裤子也被解了,恣意地散在地上凌乱不已。
    “爱我,萧浅,爱我……啊……”景安低声呢喃,热气吹在萧浅的脖颈,双手插进萧浅的发丝,将他按向自己的身体,像是要彼此交融,随后被淹没在疯狂的性欲中。
    一夜疯狂,两人从午夜做到凌晨。
    景安先醒了,一动,只觉股间疼痛,他揉了揉发,忽然意识到什么。萧浅也醒了,一如以往:“多睡会。”
    景安愣了,脸色不大好。他起了床,刷了牙,收拾自己的东西。萧浅意识到不对了:“你做什么?”景安静了许久,大吼:“做什么?离开啊!我昨晚被你做了,难道还要留下?你之前跟我说的都是真的是不是!你是同性恋是不是!亏我信你,你对我好,是不是图我这身体,是不是?你恶不恶心!我要走!要离开你!我要辍学!”
    他完全忘了昨天是谁索爱的。

    景安真的辍学了,他离开了萧浅,如愿后,他心里却不踏实,空落落的,午夜梦回,总梦到萧浅,他忽然感到心慌,心里隐隐明白什么,自己总是装傻。
    不读书,工作难找,他做过很多职业,电影拍摄地的场记,洗盘子的职工等,为了生计,他违背了“不再写小说的”誓言,继续写小说。
    就这么过了几年。
    “由景安所著的《浮云》改变为电影并获金影奖七奖项,作者景安再度获文学奖”
    “景安凭借《浮云》获得文学奖”
    诸如此类的报道席卷版面,已不是异事,两年半前,自从景安的小说《戏子》被著名的导演发掘并拍成电影一举包揽国内众多大奖,还闯到好莱坞得到最佳外语片的大奖,获得国际关注后,景安就火了,说实在的,景安的剧本难得,他的题材偏,但贵在创新,口碑票房都有,现在他的书很是大热,加上人长得好,已经拥有大批的粉丝了。
    一年前,他与沈云秘密结婚,但是从未有夫妻生活,所以两人的感情很冷淡,冷淡到他都不知道当初对沈云的感情是一时的刺激还是真的喜欢。
    只是当时沈云一通电话打过来:“萧浅,我搬到你所在的城市了,父亲同意我们的事,我们结婚吧。”他不知怎么想起萧浅,脑袋一热,说了好。
    现在两个人真的是除了红本本上的法律关系,其他什么联系都没有,他们结婚的消息也根本没有发出给媒体,所以大家以为景安是单身,正是因为这样,沈云还在外面养了个小白脸,回家探亲才将景安带上,景安对此事没有任何感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这就是景安这几年的生活,说充实,没有萧浅,说空虚,却有满腹的故事倾诉。
    景安《浮云》实体书的签售会在G市举行,那时他和萧浅初识长大,做过那种事的地方,后来离开了。
    《浮云》签售会当天很多人,人山人海的,景安踏出加长版林肯时,已经有些人激动地喊出“景安”“景王子”他微笑挥手,心理满足也空虚,他无意间眺望人海,但是没有看到那一张脸……
    摸爬滚打,早就知道如何隐藏自己的景安并没有露出不同的表情,他还是那样温润地笑。
    粉丝一批一批过去,景安双手酸痛,但还是有很多人,但他还是会每签完一本,微笑着迎接下一位粉丝。
    “景哥哥,能帮我签个名吗?”声音极其稚嫩,却软糯得令人喜爱不已,景安抬头,看见一个四五岁的娃娃站在自己面前。
    那娃娃的双眼明亮,脸上的肌肤晶莹,他想起萧浅,这娃娃有四五分像他,令他恍惚不已。“景先生……景先生……”工作人员轻声提醒。
    景安这才回神来,倾尽他平生温柔,微笑签了名,绅士而治愈系的微笑为一批粉丝痴狂。
    签了名,他目送男孩儿离去,却见那男孩奔向一男子的怀中,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再看时,温柔的内心霎时如冰,丝丝缕缕缠绕在景安心间,挥之不去。
    那是萧浅啊,是最爱他的那个男人,如今却已成家了么?
    景安哑口无言,想喊,却好似有什么堵在了心口处,吞不进,吐不出。
    他想追上,说:“是我不好,我没有认清我的心,萧浅,给我一次和你在一起的机会。”可是,若是公然出柜,自己的名声,自己这几年来辛苦的经营必然毁于一旦,名声比上幸福又算得了什么,不是吗?幸福这件事除了带来愉快并没有什么用,但是名声金钱不同……
    他没有追上去。
    没有……
    签售会后,他来到了那个十字路口,十三弯与当年认识萧潜的游乐园交界处,一个在左,一个在右。
    他往右边看了看,当年相识的场景依然在眼前,清晰得像昨天,他的脚想迈向右,却生生拐到了左边。
    “没事啊,如果你是个同性恋,你还是萧浅,我还是会和你在一起的……”这真像个笑话,景安想。他背叛了诺言,就像出卖了耶稣的犹大,自己喜欢十三这个数是有原因的,也是注定的。
    他掏出本子,在上面写下《第十三个人》这个标题,准备写新书,以自己为例子。
    接着他走向了……左边,决绝,落寞,将爱情抛在身后。


    回复
    举报|3楼2015-07-22 18:08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推荐应用

      大家都在搜
      • 文儿
      • 五行缺文
      • 缺水缺文
      • 文属于五行什么
      • 文少一点
      • 文旁的字
      • 静临作者官方文
      • 易昕官方微博
      • 王源后援会官博
      • tfboys官方微博
      • 快乐大本营官方微博
      • 易烊千玺后援会官博
      • 赵丽颖官博微博
      • 刘亦菲吧官方微博
      • 电影八佰官博
      • 星游记官博
      • 宋仲基贴吧官博的微博
      • 韩剧吧官博
      • 冰冰晨报官博的微博
      • omg官博
      • we官博
      • 双宋cp专属官博
      • 洛天依官博
      • 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