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穿越文吧 关注:51,973贴子:695,422

回复:【gl穿越文吧】『转载』《重生之冒牌世子真驸马》by浮轩云望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69、第六十五章 ...
  一个时辰后——
  
  “外公,御医来了,子枫她怎么了?”
  
  是景容?襄王神情木然的抬头,在看见景容的一瞬间,泪如泉涌,“来了,终于来了,子枫她……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了,没有任何的预兆,突然就晕倒了,御医来了吗?快让他来看看。”
  
  “蒋太医,劳烦了。”景容虽然也很担心洛子枫的状况,但是此刻却也还是理智占了上风,给太医院新上任的院首蒋太医让出了位置,而她则是面露愁容的站在一侧,看着面色依旧红润,却昏迷不醒的洛子枫,这太不合常理了……景容也是略通药理的,此刻看见蒋太医在掐洛子枫的人中,对方都浑然不觉,此刻她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莫非是靖国的毒在作祟?不应该啊,吴太医说过,余毒全清,所以不可能出现这样的状况……
  
  景容像是想到了什么,对着一旁的清儿道:“清儿,去将本宫的备用药拿来。”
  
  “备用药?”清儿有些奇怪的重复了一遍,然后兀的瞪大了眼睛:“备用药?!公主,你说的该不会是……”
  
  见清儿就要大声嚷嚷出声,景容赶紧捂住她的嘴,压低声音道:“叫你去拿就去拿,这么大声嚷嚷,是怕别人不知道吗?”
  
  被捂住嘴不能说话的清儿眼角泛泪,有些委屈的点头表示明白,景容这才松开手让她赶紧回宫。
  
  不过一盏茶的工夫,蒋太医便将该检查的全都检查了一番,看着一旁焦急的等待说法的襄王和景容,他也只是低垂着脑袋,“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出口的声音低沉又带着歉意:“襄王,公主,世子的病乃是先天不足之症,老臣无用,皇宫御药房已经没有天石粉了,如今世子病发,恐怕……恐怕……”
  
  “恐怕什么?”襄王怒目圆瞪,将怀中的洛子枫交到一旁的景容的怀中,然后一把拎起蒋太医的衣领,极其粗暴的将其从地上揪了起来:“你给本王说,恐怕什么,啊?!”
  
  还在奇怪襄王怎会在这种时候将洛子枫交到她手中的景容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就明白了,看着无辜的蒋太医遭受这般的对待,她赶紧一方面稳稳的托住洛子枫的身体,避免她与冰凉的地板直接接触,另一方面则是出言安抚道:“外公,此刻即便你将蒋太医杀了也无济于事,天石粉,我那儿还有一些,适才我便吩咐清儿去取了,蒋太医,若是有足够量的天石粉,世子可还有救?”
  
  襄王闻言松开了蒋太医的衣领,得救了的蒋太医赶紧点头道:“有救,自然有救。”他相信,此刻若是他说洛子枫没救的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8楼2015-07-02 11:10
    世子的身子便会承受不住,然后油尽灯枯。”蒋太医摇摇头,这也正是他所纠结的,诚如景容所说,这样的发病情况实属罕见,根本就没有四处搜集天石粉的时间,更何况,即便真的还有人手中存留有天石粉,又有谁会如同景容一般将活命的机会让出来?呵呵,世间多少痴儿女,爱到深处无怨尤吗?没想到景容公主也如此的真性情,更何况襄王世子还是个……
      
      “景容……”襄王的左手紧握,指节都已发白,他咬咬牙,还是将手中的瓷瓶递给了蒋太医,意图十分的明显,清儿见状也是泪眼汪汪的看着景容:“公主……”
      
      景容摇摇头:“清儿你也真是的,本宫还没发病呢,天石粉,在本宫被确诊拥有先天不足之症之时就已经服用过一次,多少人在服用过天石粉后终其一生都不会再发病,怎么?你不相信本宫不在那多数人之列?本宫现在还没发病,你怎么就先哭上了?”
      
      景容在说这话时,眼睛虽然是看着清儿的,但是余光却在襄王的身上,她这番话旨不在安慰清儿,意在消除襄王内心的歉疚,这本来就没什么好愧疚的不是?她是自愿的,况且,真的没有必要,服用过一次天石粉还会发病的人凤毛麟角,她相信她能够和多数人一般逃过一劫。
      
      “景容,本王对不起你……”
      
      那边蒋太医正在尽力的用天石粉救治洛子枫,这边襄王则跪在了地上,身为青岚国的战神,身份尊贵、权力仅次于皇帝的他只在年轻的时候跪过先皇,但是如今他却向一个小辈下跪,襄王这一跪让着实让景容吃了一惊,她赶紧作势要将襄王扶起,可是襄王的双腿就像是在地上生了根一般,怎么拉都拉不起,景容见状只能苦笑着在襄王对面也跟着跪了下来:“外公,你这实在是耍赖,仗着自己内功强劲就如此欺负后辈吗?”
      
      “景容……你这又是何苦……”见景容也跟着跪了下来,襄王便站了起来,他知道,若是自己不站起来,景容怕是会和他一样跪着。
      
      襄王将景容一同扶起,脸上是只有对着洛子枫时才会露出的慈爱和怜惜:“你以自己的性命为代价救了子枫一命,到头来却连让我感谢的机会都不给吗?”
      
      景容闻言笑着摇头:“外公你和亡故的外婆生了子枫的母亲便是对我最大的恩赐,如今我不过是在尽我所能的留住这份恩赐罢了,你真的不必如此,一切都是我自愿,老实说,你在知道一切的情况下并没有阻止子枫成为驸马,这一点就足够让我感激的了,一直以来我都想感谢你,如今,我们就当做打平了,抵消了,你说如何?”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0楼2015-07-02 11:11
      闻言,即便心中不认可,襄王也只能点头,他所做的与景容相比,何其的微不足道?!甚至他该庆幸,有这样一个人来让子枫做她的驸马,这才是景容对他、对子枫最大的恩赐,他甚至不敢想象,若是没有景容的割让,他和子枫即将面对的会是什么?子枫只有十八岁,她还没有开始自己的人生……而他呢?自己的至亲终于又回到了自己的身边,但是却只相处了数月便又迎来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结局?
        
        好在有景容,好在那些若是都只是若是,永远都不会成为现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1楼2015-07-02 11:12
        听到这儿,景容的身体一僵,脸上舒适的表情也消失无踪,她挣开洛子枫的怀抱,转过身来面对着她,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子枫,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你是因为想事情想多了,所以才……”
          
          “嗯?这个……”洛子枫挠挠头,无所谓的笑笑:“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晕倒的原因,不过刚刚经过我自己这么一分析,倒是觉得有几分道理,所以啊,景容,你可要对人家负责,然后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才行,否则我哪天又想事情想多了,伤到了脑袋,又晕过去了,那该怎么办啊?”
          
          “好,那我现在就告诉你,全部都告诉你。”不管洛子枫说的有没有道理,景容还是决定了,既然有可能,那就不要再给子枫造成困扰了比较好,可是,事情又该从什么时候说起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5楼2015-07-02 11:15
          有生之年我都不想在看见。”
            
            “丧……丧尽天良!沈傲峰他,他,他……”洛子枫‘他’了半天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可见真的是被吓到、气到了,而且似乎已经到了言语都难以形容的境地。
            
            “嗯,的确,不过……”说着,景容蓦地勾了勾唇角,伸出纤长的手指在洛子枫光洁的额头上点了点:“我先前所说的那般奇遇,子枫你怎么就一点也不惊讶呢,莫非……”
            
            洛子枫迅速的抓住景容那作怪的手指,朝着她嘟了嘟嘴:“景容你别告诉我你没有发现我也是经历过生死重生的人,以你的聪明才智,就算你刚刚没有特意说明,我也能猜到一二,第一次见面我就暴露了吧,不,或许更早,在你知道突然冒出了一个襄王世子的时候,你应该就开始疑惑了是不是,所以你才会和宣旨的公公一起来襄王府的对不对?”
            
            景容闻言先是一脸愕然,然后抽回自己的手,学着小时候给她授过课的太傅一般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点点头道:“照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真不公平,景容一早就把我看穿了,然后还不告诉人家,让我一个人在那里纠结了这么久,你一定一直都躲在角落里傻乐吧……”说着,洛子枫还委屈的撅起了小嘴。
            
            景容闻言挑了挑眉,不以为意道:“子枫,不是我说,我真的觉得在感情这件事情上,你似乎并没有纠结多久吧?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直到你上次受伤苏醒之后才真正认清自己的内心吧,然后就被我开导,坦然接受了不是?反倒是我一个人纠结了许久呢。”
            
            “所以那个时候你才对我忽冷忽热的吗?我就说这个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反复无常的人,原来如此……”越想越觉得自己想得对的洛子枫还认同般的点起了头来。
            
            “子枫,你说谁反复无常呢?”
            
            景容这话一出,洛子枫顿时一个激灵,赶紧赔笑道:“我……我说我自己,我说我自己呢。”
            
            “你以为这样就能够逃过一劫吗?这样也太小看本宫了吧?”说着,景容还用自己冰凉的手指在洛子枫的脖子上面轻轻抚了抚,眼中泛着危险的光。
            
            “呵呵……那你说要怎样吧。”可怜的洛子枫只得伸长了脖子,一副任景容宰割的模样。
            
            “那就罚你今晚侍寝好了,世子你看如何?”
            
            “好啊好啊,就罚这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9楼2015-07-02 11:18
            怪兽你卡的真是地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0楼2015-07-02 12:50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1楼2015-07-02 23:43
                楼主不要每次卡的这么销魂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2楼2015-07-03 09:00
                  更啊`


                  回复
                  323楼2015-07-03 16:17
                    我也不知道,即便我说了刚刚那番话,那是书上写的,鬼门或许只是一个称呼或者代号,亦或者仅仅是死亡的象征,但是,无论如何,我们也得放手尝试不是?树林里面的确一直有一些诡异的气息传出,但是,那里也是我们现如今唯一的希望。在这里兜圈子不是明智之举不是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洛子枫仍旧有些犹豫,她们所处的这条小道阳光撒地,里面却是幽暗至极,老实说,她有点害怕。
                      
                      “这样就好了。”说着,景容上前一步将洛子枫的手握在手中,两人十指紧扣:“这样就不会再害怕了吧。”
                      
                      “谁……谁说我害怕了,我们走。”
                      
                      景容,谢谢你分了我一半的勇气,洛子枫在心中默念道,如今的她充满了力量,前路就算有牛鬼蛇神那又如何?只要有景容在身边,她洛子枫便无所畏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7楼2015-07-03 17:51
                      73、第六十九章 ...
                        依照获得的指示,景容和洛子枫终于赶在夕阳最后一抹余晖消散之前逃出了这个诡异的地带,刚一走出树林,一阵晚风吹来,洛子枫和景容回头一看就发现,刚刚她们走出的那片树林此刻居然在晚风的吹拂之下化为点点光斑,凭空消失于世……
                        
                        惊魂未定的两人对视一眼,似乎都接收到了对方眼中的信息,今日的一切奇遇,她们将会永远的埋在心中,除非在这世上还有与她们遭遇相同的人,否则,如果将今日的所见所闻说出去的话,定会被人当成疯子妖邪看待。
                        
                        ~~~~~~~~~~~~~~~~~~~~~~~~~~~~~~~~~~~~~~~~~~~~~~~~~~~
                        我是成亲的分割线
                        
                        永元三十五年八月十五日,这一天既是合家团聚的中秋佳节,亦是青岚国最后一位未嫁公主的成婚之日,真心欢喜的景泰帝也于前一日便在早朝宣布大赦天下、普天同庆、建赋三年,此令一出,举国欢腾,全国百姓皆是浸淫在一片欢欣热闹的氛围之中。
                        
                        “扣扣……扣扣……”卯时刚过,洛子枫就听见一阵的敲门声,尚在洗漱的她一脸疑惑的看着门外,吉时是未时,照理说嬷嬷们怎么也得辰时才来才对,为何……
                        
                        “进来。”说着,洛子枫以最快的速度净了脸,检查了下自己的衣冠,发现并无不妥,这时敲门者也推门而入。
                        
                        “外公?”洛子枫看见来人是襄王,着实惊讶了一番,随即不解道:“外公这么早来所为何事?今日虽说是孙儿的大喜日子,可是距离吉时尚早,今日难免需要忙活许久,外公怎的不多睡一会儿?”
                        
                        进得门来的襄王没有搭理洛子枫的话,只是鬼鬼祟祟的关上房门,确定了并无人前来,这才从怀中掏出一本小册子扔到洛子枫的面前:“外公这不是给你传授秘笈来了吗?”
                        
                        “秘笈?”洛子枫疑惑的翻开被襄王扔到手中的小册子,不解的嘟囔道:“什么秘笈非得在人家成亲的当日大清早的传授?”话音刚落,洛子枫就看见了图册之内的内容,俊俏的脸庞之上瞬间染上了红霞,她颇为气恼的将小册子重新合上,她总算是知道襄王为何来得这么早,还如此鬼鬼祟祟了。
                        
                        “外公!你果然是个老不正经的。”洛子枫生气的将手中的东西扔到一旁的茶桌之上,对着襄王怒目而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传授什么的……再这么下去,她迟早有一天会变得和襄王一样不正经:“早知当初就不该贪图方便,不经思考的就留在了襄王府,着实应该跟着爷爷去丞相府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8楼2015-07-03 17:53
                        若非新娘是景容,她恐怕早就运起尚且不甚纯熟的轻功逃走了。
                          
                          光是穿上这么一套婚服,饶是数名经验丰富的嬷嬷连番上阵,也是穿了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双手抬起早已经变得麻木的洛子枫纯粹就当这是练功了,脑内则在想象着若月斋内此刻的情形会是如何,听说景容那边是按照长公主的规格在张罗,女子服饰本就麻烦,那边恐怕不是一个时辰能够解决的,这么一想,心中除了心疼之外,她也是宽慰了不少,这就是夫妻吗?尚未成亲就开始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了,那么过了今晚又会是怎样的光景?会和话本里面说的那般,举案齐眉、相濡以沫吗?不知何时,洛子枫被一大群嬷嬷们摆弄到凳子上坐着了,然后便开始在洛子枫的脸上上装,本想在将她的脸弄得红润些的嬷嬷们在那白皙的脸上抹上一层胭脂后又迅速的将其抹了去,这襄王世子本就生得阴柔,抹上胭脂后更是衬得娇媚十足,像极了俏婵娟,这可怎么行,待会儿洛子枫可是得一路骑着马儿、被百姓们围观着进宫、再将公主接至一月前落成的公主府的,如此美艳怎么行?自然是要画得英武些。这般想着的嬷嬷们又是将洛子枫自己本就描绘了一番的眉毛画成了入鬓的剑眉,再经过一些描绘,将她那不够刚毅的轮廓画得轮廓分明了起来,完成这一系列工作,又是一个时辰过去了,距离吉时未时仅剩一个时辰,手忙脚乱的众人赶紧将洛子枫拖了出去,直接扔上了马背,等本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她胯、下的高头大马已经被一名侍卫牵着走在了前往皇宫的路上了。
                          
                          总算是折腾完了吗?骑在马上的洛子枫朝着人群看去,见许多女子的脸上都显露出了痴然的模样,怎么了吗?洛子枫不解的皱起了眉头,这剑眉一拧,深邃的眼神更是惹得围观的女子们一阵惊叫,更甚者甚至当场昏了过去,被这夸张的景象吓着了的洛子枫再不敢朝两边看,双眼直直的看着前路,她的景容还在皇宫之内等着她去迎接呢。
                          
                          另一边,被嬷嬷们好一顿折腾的景容刚想喘口气,就被塞了一本书在怀里,翻开一看,尽是一些男女之间欢、爱的图样,这些东西早在前世和石云飞成亲前就看过了,此时再看,除却娇羞不再外,仍旧是一如既往的觉得一阵恶心,她无法想象自己和一个男子赤身裸体的做着这样的事,当然,女子也一样,不过,对象如果是洛子枫的话……蓦地,景容觉得脸颊的温度似乎上升了,这般模样让一旁的嬷嬷也不由得赞叹道:“公主果然是举世无双的美人儿,驸马爷真是好福气啰。”
                          
                          景容闻言只是轻轻颔首,将手中的图册放到梳妆台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0楼2015-07-03 17:58
                          透过面前的铜镜,她看到了身后刚刚说话的嬷嬷的模样,夸赞她的美貌吗?如果抽去眼底那丝对她那双红眸的畏惧和厌恶的话,或许会更可信些。
                            
                            不多时,便有太监进来通传,说是驸马爷已经到宫门外了,叫公主这边准备好,这边刚报告完毕,嬷嬷们就为景容盖上了红盖头,在其手中塞上了一个看着就十分讨喜的苹果,静候洛子枫的到来。
                            
                            总算到来了吗?这一天……被盖上红盖头的景容并不觉得压抑,只是有些迷茫,心中也有些不安,即将就要嫁为人妇了呢,这般想着,她不由得将手中的苹果紧了紧,像是给自己打气一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1楼2015-07-03 17:58
                            76、第七十二章 ...
                              “石云飞,我杀了你!”襄王看着已经陷入癫狂状态的石云飞,如是吼道,然而传入耳中的声音却并非苍老浑厚的男声,而是似乎从地狱而来的尖锐刺骨的女声,襄王不敢相信的看着那个身上似乎披着一层鲜红色的火焰的人,不,并非错觉,景容的身上,熊熊燃烧着的的确是火焰,火红如血的火舌不住的往上窜着,红色的火光触及之处无不化为灰烬,包括那个扬言要将景容捉回去作为练功的炉鼎的怪老头……
                              
                              “这究竟是……”张神医吃惊的看着景容,他明明点了这人全身的大穴,此时此刻没理由还能够走动才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看着刚刚景容所站之地那一滩鲜红的血迹,是了,莫非这个女娃身上蕴含着不为人知的力量,适才竟然强行冲破了穴道的封锁吗?越是想通,张神医就越是想不通,那可是他们一族流传下来的点穴秘术,点穴之人周身被附加了一百零八道禁制,因此,若非拥有一甲子以上的功力,是绝对不可能冲破穴道的。但是如果景容身上真的拥有一甲子的功力,那么解除禁止之后的一百零八处经脉骤缩也会使得那庞大的功力无处可以承担而导致爆体而亡。莫非,是那一层火焰在作怪?
                              
                              “啊,妖怪啊~”景容这番模样早已将在场的官员们吓得惊叫连连、四处逃窜,即便是景泰帝,面对这般的景容也是面露惊惧,瘫坐在地,不敢相信眼前所见的现实,他的女儿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杀、杀了她,还愣着做什么,快上啊!”原本跪在地上的顾熙泓也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退居角落,嘶吼着让自己布置的御林军们冲上前去解决这个极度危险的女人,可是,即便是训练有素的军队,御林军也是有血有肉的人,看着超乎常理的存在也会惧怕不已,此时此刻叫他们冲上前去?别开玩笑了。难道当他们没看到吗?在这新落成的主院内,只要是景容踏过的地方,连地板都变成了灰焦色,他们这些有血有肉的人恐怕是会同那个武艺高绝的怪老头落得同样的下场,挫骨扬灰,连渣滓都不剩吧。
                              
                              景容的听觉此刻变得敏锐了起来,老实说,她也对自己身体突然发生的变化产生了疑问,但是与此同时,她发现自己似乎充满了力量,虽然随着包裹住自己身体的那层火焰的燃烧,这力量似乎也随之慢慢消逝,但是她的五感明显增强了是毋庸置疑的。即便处在如此混乱的场面之中,她仍然能够从各种尖叫声中准确的捕捉到顾熙泓的声音,完整的将他所说的话听入耳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0楼2015-07-03 18:08
                                子枫……即便对方的声音微弱至厮,景容仍旧听得清清楚楚,别看,别看,她如此丑恶的模样,如此残忍的残杀着一个手无寸铁的人,她多想冲到洛子枫的身边,但是,她不能,这一身的火焰在给了她力量的同时,也剥夺了她接触重要之人的资格,所以,那就发挥她最后一点价值吧,把这些曾经伤害过洛子枫的人全都消灭干净,然后再追随洛子枫而去。那样的伤势和流血速度和她现如今感受到的生命的流逝是一模一样的吧,洛子枫的生命正随着左肩处流出的鲜血慢慢地被消耗着,而她也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似乎在被这一团火焰一点一点的燃尽,原来灵魂燃烧起来是这般的痛苦吗?她们会不会一起倒下、一起赴往地狱呢?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就太好了。
                                
                                就在洛子枫快要昏死过去的时候,张神医总算是来到了她的身边,襄王一见张神医到来,抱起洛子枫就要逃走。
                                
                                “你这老头,若是不想你的外孙就此失血过多而死的话,就给我乖乖的抱着她不要动。”
                                
                                “你……”襄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此刻的张神医眼中哪里还有半分仇恨,满满的都是对自己最得意的徒弟的紧张与疼爱,确定了对方不会伤害洛子枫,他这才放下心来,果真听了对方的话,乖乖的抱着洛子枫不再乱动。
                                
                                凑近了张神医才得意看清洛子枫的伤口,一个没有武功的人挥舞着长剑居然还能够将一个人的手臂从肩膀处砍下,那得要多大的仇恨和力道?偏头看了看左后方正被虐杀的石云飞,仅有的一丝同情消失,那样残酷暴虐的人有此结局也是咎由自取。
                                
                                “还好今日麻沸散和金疮药为师都有准备,没想到居然会将小诗乔你的婚礼闹成这副模样,还有那个女娃,真是没想到啊。”一边帮洛子枫处理伤口,张神医一边说道。
                                
                                伤口被撒上麻沸散后,左肩处那痛得简直令人发狂的感觉总算一点一点的消失了,只是洛子枫如今的脸色仍旧十分的苍白,不过也是,流了这么多的鲜血不是吗?
                                
                                “师父,我就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如果你真的是为了复仇而来,早在将景容抓住的时候就将她杀了不是吗?”洛子枫有气无力的说道,在说到景容二字的时候,眉头无奈的皱起,她想看看现在景容怎样了,可是张神医和襄王此刻十分默契的挡住了她的视线,恐怕在景容所看的角度也是如此罢,这样也好,她看不见景容化为厉鬼的模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2楼2015-07-03 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