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嘉吧 关注:30,273贴子:542,097
  • 173回复贴,共1

【历史向推演】曹操所设的司空军师祭酒到底是什么职位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BD。


附历史向推演的原则:


一、默认所以史料均可信。


二、本人智商比不上古人智商。


三、如有多种可能,选择最符合人物性格与智慧的解释。


四、尽可能理智地推演,但必然包含主观看法。


郭嘉的一生只有一个职务,叫做司空军师祭酒,真正在曹操手下担任司空军师祭酒的其实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郭嘉,另一个是董昭(就是那个鼓动曹操称魏公的人),因为郭嘉在建安十二年年末去世,曹操在建安十三年年中就废三公,置丞相。因此我们可以把其它的军师祭酒都排除掉,因为他们的职位跟郭嘉和董昭所任的司空军师祭酒并不是一个性质的职位。

当然了,董昭从司空军师祭酒往上升迁的道路也没什么参考价值(此人下一个官位是将作大匠,此职已经高于司空长史了,最后是位列三公),因为他做的那些事郭嘉估计都不能做,比较有价值的是他在担任司空军师祭酒前的为官经历【建安元年被封为符节令,三年升为河南尹,同年再升冀州牧,不久迁徐州牧,再徙魏郡太守,拜谏议大夫】和他怎么官升司空军师祭酒的【后袁尚依乌丸蹋顿,太祖将征之。患军粮难致,凿平虏、泉州二渠入海通运,昭所建也。太祖表封千秋亭侯,转拜司空军祭酒】。

由此我们可以发现一件很有趣的事,如果按照官位高就是受重用的理念,董昭的职业生涯是非常悲催的,他在担任司空军师祭酒前的职业生涯简直就是条完美的抛物线(事实上他并没有被贬官的经历),汉末做到州牧基本就是可以割据一方的节奏,但他最后莫名奇妙地跑回来升任了司空军师祭酒。董昭在征乌丸上是立了大功的,否则不会封侯,那么转拜司空军师祭酒也应该是升官,至少不是降职,那么董昭在升职前是什么职务呢,是谏议大夫。

我们可以知道,在曹操废三公,置丞相之后,丞相的属官和汉制就有很大差别了,但在郭嘉活着的时候,也就是在建安二年到建安十二年中间,基本上还是沿袭汉制的,那么在汉制中谏议大夫是个什么样的职位呢?这个官职是掌论议的,俸禄等级为秩六百石(月奉七十斛)。那么什么叫掌论议呢?其实就是谋士的职位,我们可以提一个熟悉的人,贾诩,他在征乌丸结束后官封太中大夫,这个职位也是掌论议的,两者都是光禄勋的属官,但太中大夫级别要比谏议大夫高,俸禄等级为秩比千石(月奉八十斛)。

那么我们也知道,司空属官中最大的官为长史,这个职位是统管司空府所有属官的,那么司空长史的俸禄等级为多少呢?秩千石(月奉九十斛)

也就是说,谏议大夫和司空长史之间只有一个俸禄等级,就是秩比千石(月奉八十斛),但这个等级并没有三公的直属官员,也就是说司空军师祭酒这个官位,很可能是秩比千石,作为曹操的属官,这个位置已经是相当高的(其实俸禄在汉朝似乎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官员的主要收入并不来自俸禄)。

那么我们再看军师祭酒这个官名本身,因为这个官职是曹操自创的,那么官名本身的意思就是军师和祭酒加合的意思,军师我们可以理解,就是高级参谋的意思(普通的谋士是没有资格被称为军师的),祭酒的意思考自【《续汉书·百官志二》刘昭注引汉人胡广说,谓官名祭酒,系部门之长。汉博士之长,本称仆射,东汉改为博士祭酒,秩六百石,此外又有郡掾祭酒、京兆祭酒、东阁祭酒等。】

也就是说,军师祭酒用现在的话说叫高参部长,按道理来讲,这个官位本来应该统管所有军师,但实际上我们知道,统管所有军师这个职责其实是荀攸等人在做,这个非官位的职称叫做“谋主”,“谋主”的职责是汇总整理所有谋士的言论,调解谋士们之间的纷争等等。这个职务郭嘉是做不了的,他更不会愿意去做。那么他的职位司空军师祭酒到底是做什么的呢?私以为这个职位是个荣誉职位,确实只有参谋权,没有兵权,没有财权,没有政权,一言以蔽之,这个职位根本就没有实权(私以为在建安三年曹公初设司空军师祭酒时,并没有想到这个官位会因为郭嘉的担任而有了很大的升值空间,以至于到达让董昭来升任的地步)。

那么曹操为什么要设这么一个没有实权的职位呢,郭嘉为什么要接受这么一个没有实权的职位呢,这么一个没有实权的职位究竟有什么好处呢?第一,这个职位给了郭嘉随军参谋的资格;第二,这个职位意味着郭嘉可以不去听那些底层谋士们争争吵吵,直接和曹操和各位谋主们讨论事情。第三,没有实权意味着没有实责,没有琐碎的官务,从某种程度上来看,曹操就是拿俸禄养着一个想干活就干活,不想干活就不干活的郭嘉。第四,没有实权就意味着不用卷入颍川集团与其它集团的利益纷争之中。后期,郭嘉对曹操的影响力已经到了很可怕的程度,不管是对曹操还是对郭嘉自己而言,给郭嘉实权(升职),就跟让曹操晋魏公,加九锡一样,对郭嘉自身只有坏处没有好处,反而是对某些利益集团有好处,这件事我不能肯定曹操能不能看清楚,但郭嘉应该能看清楚的。


收起回复
举报|2楼2015-06-22 10:53
    说到这里,我们不妨说一下郭嘉这个人的特殊身份,他出身颍川,就意味着他跟颍川集团有脱不开的关系;他身为谋士,就意味着他和士人有脱不开的关系。但他自己不那么觉得,他和荀彧等人可能关系很好,但那仅仅是私交,他并不觉得自己跟颍川集团有什么关系;他做谋士,仅仅是因为做谋士能实现他平天下的人生理想,他并不觉得自己要做一个遵守儒家道德的士人。

    【初,陈群非嘉不治行检,数廷诉嘉,嘉意自若。太祖愈益重之,然以群能持正,亦悦焉。】

    这段话非常有争议,但说白了也没那么复杂,我们不妨用最简单的眼光看“不治行检”这件事,陈群认为这件事很不对,否则不会多次廷诉;郭嘉“意自若”,说明郭嘉本身认为自己没有做错事;太祖“愈益重之”,说明曹操也认为郭嘉没有做错事。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因为陈群是君子,是世家的代言人,他要求郭嘉遵守儒家道德,要秉承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如果郭嘉真的在官渡之战用引诱许攸家人犯罪的方式策反了许攸,那么他这种行为绝对是被儒家不齿的,儒家可以接受刺杀和劝降,但绝对不能接受引诱别人犯罪,当然这种事也是决计不会写进史书的)行为举止符合士大夫的规矩。而曹操出身寒门,他不会要求郭嘉去做士大夫,他虽然要依靠世家,借用儒家道德来约束士人,但他本身对士人的规矩并没有那么在乎。


    顺便说一句,陈群这个人不像我们想象中那样,是有什么说什么,见谁说谁刚正不阿的执法者,正相反,此人喜欢上书,不喜欢廷斥。【群前后数密陈得失,每上封事,辄削其草,时人及其子弟莫能知也。论者或讥群居位拱默,正始中诏撰群臣上书,以为名臣奏议,朝士乃见群谏事,皆叹息焉。】


    那么他廷诉郭嘉就很有趣了,难道是他知道郭嘉肯定不拿这事当回事,也不会记恨他?那么两个人的私交就应该还不错,郭嘉的人际关系可能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好一些。

    而且我不妨举个例子来说明一下,在我们现在看来很无所谓的事情,在东汉末年都是重罪。建安七子之一的刘桢,仅仅是因为聚会时喝醉了酒,世子夫人(甄氏)入席时没有下跪而盯着夫人看,就被曹操以“失敬”之罪入狱,险些被处死。那么郭嘉被廷诉的不治行检,尤其是曹操不以为过的不治行检,绝对没有想象的那么下作。

    从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郭嘉并不认为自己是颍川集团的一员,但颍川集团却认为郭嘉是他们的一员,同理,曹操知道郭嘉是和他一心的,但天下人眼中,郭嘉应该是一位士人。所以为了避免这种矛盾冲突,郭嘉能选择的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要实权,所以郭嘉一生没有实权,职位未变,并不是曹操给不给郭嘉实权,给不给郭嘉官位的问题,而是郭嘉要不要实权,要不要官位的问题。至少在建安十二年之前,郭嘉是可以对曹操说“不要”的,因为那时魏与汉的冲突,寒门与世族的冲突都还没有激化,郭嘉还可以不去想政治问题,专心于他的奇谋,专心于他的战必胜之。


    收起回复
    举报|4楼2015-06-22 11:00
      再说董昭,此人挺有趣的,也挺悲催的。因为此人鼓动曹操建封五等,称公称王,间接害死了荀彧,所以名声极为不好。

      【昭与列侯诸将议,以丞相宜进爵国公,九锡备物,以彰殊勋;书与荀彧曰:“昔周旦、吕望,当姬氏之盛,因二圣之业,辅翼成王之幼,功勋若彼,犹受上爵,锡土开宇。末世田单,驱强齐之众,报弱燕之怨,收城七十,迎复襄王;襄王加赏于单,使东有掖邑之封,西有菑上之虞。前世录功,浓厚如此。今曹公遭海内倾覆,宗庙焚灭,躬擐甲胄,周旋征伐,栉风沐雨,且三十年,芟夷群凶,为百姓除害,使汉室复存,刘氏奉祀。方之曩者数公,若太山之与丘垤,岂同日而论乎?今徒与列将功臣,并侯一县,此岂天下所望哉!”】

      【十七年,董昭等谓太祖宜进爵国公,九锡备物,以彰殊勋,密以谘彧。彧以为太祖本兴义兵以匡朝宁国,秉忠贞之诚,守退让之实;君子爱人以德,不宜如此。太祖由是心不能平。会征孙权,表请彧劳军于谯,因辄留彧,以侍中光禄大夫持节,参丞相军事。太祖军至濡须,彧疾留寿春,以忧薨,时年五十。谥曰敬侯。明年,太祖遂为魏公矣。】

      我怀疑现在说郭嘉是曹操的死忠多少受到他的继任者的影响,当然董昭的悲催在于,后世提到军师祭酒基本上只能想到郭嘉,他完全被炮灰了,而且那个虽然有点莫名其妙的魏庙也把他这个最活跃的建魏人物炮灰掉了。

      【青龙元年(233)夏五月壬申,诏祀故大将军夏侯惇、大司马曹仁、车骑将军程昱於太祖庙庭。

      正始四年(243)秋七月,诏祀故大司马曹真、曹休、征南大将军夏侯尚、太常桓阶、司空陈群、太傅钟繇、车骑将军张郃、左将军徐晃、前将军张辽、右将军乐进、太尉华歆、司徒王朗、骠骑将军曹洪、征西将军夏侯渊、后将军朱灵、文聘、执金吾臧霸、破虏将军李典、立义将军庞德、武猛校尉典韦於太祖庙庭。

      正始五年(244)冬十一月癸卯,诏祀故尚书令荀攸于太祖庙庭。

      嘉平三年(251)十一月,有司奏诸功臣应飨食於太祖庙者,更以官为次,太傅司马宣王功高爵尊,最在上(其实就是把司马懿放进去了)。

      景元三年(262),诏祀故军祭酒郭嘉於太祖庙庭。】

      有人说入魏庙的先后顺序是按功劳大小来排的?这个说法明显只能当笑话哈,除了司马懿那个“最在上”的虚位,其余人估计是没什么顺序的,毕竟一共26人,第一批3位,第二批就入了20位,比较值得说说的就是其余的几位。荀攸入魏庙在244年,这个也就罢了,因为荀家可能会有争议,争议一年也很正常,司马懿251年才死,所以他251年入魏庙也正常。最没来由的是262年把郭嘉弄进去了,这离244年都过了18年了,而且262年时我并没查到郭嘉的后人掌权的记录,是谁,怎么就突然想起这事了。要知道,景元三年时在位的皇帝已经是曹魏的最后一任帝王曹奂了,此人是个傀儡,而且三年后曹魏就灭国了,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有人想着让郭嘉进魏庙。这件事我能想到的最合理的解释居然是曹操给司马昭托梦,让他把郭嘉弄进来的(笑)。


      收起回复
      举报|5楼2015-06-22 11:32
        既然说到这里,我不妨再说一点关于郭嘉后人的官位,我们知道郭嘉的前人无可考,后人也没有特别位高权重的,但确实都是帝王近臣。

        【奕为太子文学,早薨。子深嗣。深薨,子猎嗣。嘉孙敞,字泰中,有才识,位散骑常侍】

        太子文学这个官也是曹操首创的,太子文学是后世的说法,因为曹丕当年还不是太子而是世子,所以这个官职在当时被称做文学掾,而还有一位文学掾我们一定熟知,因为是司马懿。所以大家就不要纠结曹操要对奉孝托孤的真实性了,奉孝死了以后曹操还把他的儿子抓过来“托孤”(只是伯益也去世得太早了,很可能是又一次向曹操托了孤)。

        魏文帝并散骑与中常侍为一官,称散骑常侍,以士人任职。入则规谏过失,备皇帝顾问,出则骑马散从。资深者称祭酒散骑常侍,所以说曹操的后人和郭嘉的后人一直有交集,关系也应该是很不错。


        收起回复
        举报|6楼2015-06-22 11:43
          很喜欢看lz的贴,之前那贴说是yy其实有理有据合情合理比那些复制黏贴史料的有看头多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5-06-22 12:44
            这里指正一下,曹操出身于官宦家庭,不属于寒门,不过不被待见倒是。


            魏早期的奉孝最后被加入魏庙真的很微妙……


            看着楼楼好端端的贴被糟蹋好心疼


            我听说司马昭是曹老板传世的,刘禅是郭嘉传世的。所以刘禅主动投降,所以司马昭才把嘉嘉弄进魏庙。另外,郭嘉的那个"不治行检"有可能是他和陈群唱的双簧。没有具体内容,不是假的(史上没有这事,后人编的)有这个事,内容遗失了?(可能性低)。内容犯忌讳?不便记录(也不像)。还有什么可能不记录内容,这事不重要?就不记录了。不会吧?,既然不重要那记录他“不治行检”干嘛?郭嘉接老戏的工作,没有接他的职位。老板另设职位给他,董昭接替他的职位,可是我觉得,董昭和嘉爷不是一类型的谋士。戏志才虽然记录他的事迹很少,但是他该是和嘉爷差不多类型的吧?是奇佐。我没记错的话,董昭在郭嘉到曹营之前就到了,那个时候,戏志才刚亡故,董昭都能接嘉爷的职位,接班了。为什么又要召嘉爷来呢?他干不了老戏的活,能接替嘉爷的?嘉爷为什么能干了老戏的活?却没接老戏的职位?


            一、郭嘉的那个"不治行检"有可能是他和陈群唱的双簧。没有具体内容,不是假的(史上没有这事,后人编的)有这个事,内容遗失了?(可能性低)。内容犯忌讳?不便记录(也不像)。还有什么可能不记录内容,这事不重要?就不记录了。不会吧?,既然不重要那记录他“不治行检”干嘛?
            --------------------------------------------------------------------------------------------------------------------------------------
            郭嘉和陈群好像没必要唱双簧呢(笑),廷斥和不治行检应该都是真的,内容也应该都在,没被记录可能有两种可能:一、郭嘉的行为在汉朝的价值观中是不能容忍的,在晋朝的价值观中就是可以容忍的了(所谓魏晋风骨)。二、论据不支持论点,举个例子,如果陈群廷斥郭嘉的理由包括“言语不敬”,那么我们会发现,整个《郭嘉传》中郭嘉就没有言语不敬的时候,相反,郭嘉的语言非常恭敬,非常华丽。


            不过从《傅子》中倒是可以看出一点端倪,郭嘉让曹操去追刘备的时候说的是【放备,变作矣!】,与董昭的谏言【备勇而志大,关羽、张飞为之羽翼,恐备之心未可得论也!】和程昱的谏言【公前日不图备,昱等诚不及也。今借之以兵,必有异心。】相对比,会发现郭嘉私下里对曹操说话真的很没规矩,火上来了就不把曹操当主公看了,这话虽然离发火还有点距离,但不满的情绪非常明显,完全没有掩饰的意思。


            二、郭嘉接老戏的工作,没有接他的职位。老板另设职位给他,董昭接替他的职位,可是我觉得,董昭和嘉爷不是一类型的谋士。戏志才虽然记录他的事迹很少,但是他该是和嘉爷差不多类型的吧?是奇佐。我没记错的话,董昭在郭嘉到曹营之前就到了,那个时候,戏志才刚亡故,董昭都能接嘉爷的职位,接班了。为什么又要召嘉爷来呢?他干不了老戏的活,能接替嘉爷的?嘉爷为什么能干了老戏的活?却没接老戏的职位?
            ----------------------------------------------------------------------------------------------------------------------------------
            郭嘉接戏志才“奇佐”的工作,不接戏志才的职位有两种解释,一、曹操特别欣赏郭嘉,另设一个职位给他以示重视。二、因为懒得管那些琐碎的官务,郭嘉自己向曹操要了一个有特权没实权的虚职。


            董昭接郭嘉的职位,是因为司空军师祭酒是一个类似于太师、太傅、太保这种虚职,或者说是荣誉职位,这个职位没有实权也没有实务,只代表曹操很器重,所以就给了董昭(董昭先前已经做到州牧了)以示嘉奖。


            鉴于司空军师祭酒由郭嘉担任了十一年,这个职位的实际价值得到提升,与十一年前曹操初置军师祭酒时这个职位的价值不可同日而语,再把这个官职交给寸功未立的司马懿显然不合理,因此司马懿来接替郭嘉的工作,却接不了郭嘉的职位。


            回复
            举报|12楼2015-06-23 06:48
              司马懿被荀彧推荐来接郭嘉“奇佐”的工作也说得通,司马懿得到的职位是文学掾,这个职位也是曹操初置的。郭嘉儿子郭奕的职位也是文学掾,当曹魏建国后,这个职位就被更名为太子文学了。


              收起回复
              举报|13楼2015-06-23 06:52
                关于升值和不治行检赞同,可以这样理解,但是整体上还是脑补有点大吧。。。特别是那什么引诱犯罪什么的。。。。。。


                收起回复
                举报|14楼2015-06-23 23:01
                  @一粒嘉米 感觉楼主的贴被糟蹋了好心疼不知道为什么楼中楼已经完全讨论到别的地方去了吧(๑•ั็ω•็ั๑)主题不是官职吗喂!!那就围绕着官职的问题讨论啊(ง •̀_•́)ง


                  http://tieba.baidu.com/p/2374618995?see_lz=1【原创-巨坑】汉末和三国时的官职与爵位
                  三国吧的一个官职帖子。


                  我总觉得郭嘉在政治上不会太纯粹,大致是因为他早年就各方交游,冀州平定后又向曹操进言征用河北名士。北海徐干(司空军谋祭酒掾属),陈琳,阮瑀(司空军谋祭酒)这些看起来都跟奉孝有关。
                  而且如果军谋祭酒=军师祭酒的话,徐干就是郭嘉的下属了?是这样吗?【其实我觉得军谋祭酒跟军师祭酒不是一回事,徐干是陈、阮的下属?】
                  徐干又跟王昶交游,王昶在诫子书中还说希望儿子向徐干这样,不要向郭奕那样(虽然都喜欢,都是朋友)


                  收起回复
                  举报|16楼2015-07-16 12:11
                    司空军师祭酒这官职必须得分成郭嘉的和其它人的才能解释得清。初置司空军师祭酒的时候,这个官位应该和奉孝在司徒府的官位和陈群初辟司空府(这两个人的年纪相当,此前仕途经历空白)的官职相当,也就是二三百石的俸禄,算成品级的话最多七品。但奉孝去世时,这个官职和公达的军师及文和的太中大夫应该是相当的,俸禄在八百石。这就可以解释为何后世认为军师和军师祭酒同为第五品。奉孝初入曹营是,如果得到的司空府的属官官位和公达的朝官官位相当,那是不可思议的事,奉孝年纪小十三岁,家事差得远,仕途经历差得更远。但奉孝死的时候,两者同级问题就不大了。
                    此外,奉孝活着的时候,没有资料证明同时期还有第二个司空军师祭酒,而且也没查到这个职位有下属或职责。所以我觉得这是个没实权没实职的官位(军师要掌刑狱,尚书要批奏章,军师祭酒只是参掌戒律,奉孝这纯属偷懒)。
                    但在奉孝死后的五年,至少封了十个军师祭酒,他们作为参军的上级(参军好像是建安十年左右设立的,之前只叫做参司空军事,没有参军这个明确的职位,参军前后封了一百多人),是曹操直属的高级属官。军师祭酒和参军这两个无定额的职位作为曹操霸府的基础严重扩张了曹操的势力,毕竟丞相署吏的限额为三十六人,司空署吏的限额就更少了。这两个无定员的职位使曹操的属官也无定员了。yy一下,可能是司马昭发现篡位的基础是要大量扩展属官,所以在多年后认定提出扩展司空府属官的奉孝是十星十钻的魏臣,然后把奉孝弄进魏庙了,虽然奉孝的本意可能只是安定冀州。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5-07-16 13:22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5-12-09 20:11
                        袁绍死后,陈琳不也做了曹操的司空军师祭酒了吗?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0楼2016-02-12 02:27
                          就是军前煮酒的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2楼2017-11-01 1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