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可逆cp吧 关注:30贴子:932

『回眸十年叹』.150429.凯源.Sweet hello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篇是转载文,原作者是@乐观的巧克力酱 这篇文我也没看过,是因为颖儿没空才替她的,所以大家就将就点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5-04-30 14:01
    授权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5-04-30 14:03
      第一章 “love is the beaty of so ul . "他指尖微微划过阳光投下的斑驳影子,闭眼呼吸着空气中馥郁的甜香味。
      很享受心灵的安静。
      "Love...so soft and warm beside me..."
      喜欢一个人沉浸在午后的厨房里,在一堆模具和食材后面放一本书,可以随时阅读。
      "Just like....like a Sweet cake."
      蓦地抬眸,他双手支撑在桌上,若有所思地发呆。
      电花窜过似的,灵感在脑海里喷涌而出,他嘴角渐渐漾开了一个绝美的弧度。
      转身,他从身后的巨大冰箱里拿出了一些用玻璃器具盛着的新鲜草莓,动作熟练地切成一半,露出嫣红果皮下那晶莹粉嫩的果肉,散发着甜美清香。
      他把切半的草莓放在了刚刚抹完白色奶油的蛋糕上,形成一道唯美的风景线。
      并不是传统的摆一圈,或者是用草莓在那一片纯白上画一个图案,他想来跟别人的想法不太一样。
      男生手指来回穿梭,在那个毫无瑕疵的白色奶油蛋糕上添上了一笔。
      草莓被点缀在了蛋糕的中心两点钟方向,突兀地在那里,去不知为何没有破坏那纯净的气息,在纯白上的一抹鲜红,加上未去除的草莓叶子,平添几分森林气息。
      就像安徒生童话里那个纯净美好的世界,带来的感觉是清纯美好的。
      他看着自己刚完成的美味,满意点了点头,伸手端起蛋糕下那个木端盘,他直起了身子,大步走向了楼梯,下楼。
      他家有两层,第一层就在大街上,他家开了一个蛋糕店面。
      男生将蛋糕放在了裸露在大街上的橱柜里,透明的玻璃窗里满是精致无比的甜点。
      他四周看了看,然后视线落到了木门上挂着的牌子,他走上前去把那“Open”那一面翻了过来,接着拉开了橱柜前的帘子,让阳光洒进来。
      屋外的大街早已人来人往,四周房屋上挂着的鲜艳鲜花和蓝天互相照应。
      男生含笑听着清晨鸟儿的浅唱,一边将一个写好的小巧牌子放到了橱柜里刚刚做好的蛋糕前面。
      纯白之爱。
      "Morning ,Roy."

      对面二楼阳台上站着一个捧着花洒的姑娘,金色的长发披散在背后,澄澈似宝石的祖母绿色眼眸很是美丽,精致的容颜,她仿佛是从天而降的天使。
      "Morning."
      男生抬头,声音是清凉的薄荷音,看着女孩甜甜的笑容他挥了挥手。
      女孩是他的邻居,一个可爱阳光的姑娘,几乎每天早上都会在阳台上浇花,扬着嘴角给楼下开门的他说声早安,每天如此,他们渐渐熟络起来。
      "Ok...it's time to work right?"
      女孩看上去还想跟男生聊一会儿,却发现已经有几个人往他的小店走去。
      Roy轻笑一声,点了点头,看她失落的样子,他无奈地耸耸肩。
      "Bye."
      "Bye bye.."
      对面二楼阳台上鲜花朵朵绽放开来,五颜六色,都淌着阳光的温暖。
      女孩缓缓退去。
      男生也开始了忙碌的工作,美好却单一枯燥的一天又开始了。
      他微抿着唇瓣,无人看得出他那虚假格式化的微笑,心底开始毛毛躁躁诞生了一些想法,他有些渴望与现在截然不同的生活。
      一天天重复,仿佛他的一生都被定格了一般无趣。
      如果…改变一下会是什么样。
      男生那双淡淡黯淡的杏眸忽地闪过了几丝光亮,继续着手里头的工作。
      Roy's home.
      这是这个法国小镇比较有名的蛋糕店,很小,里面的甜点和饮品都十分精致,味道格外的正宗美妙,回头客遍布,大家不了解这家店的老板,不管是小工还是做蛋糕的人们也就只看见了Roy一个人。
      roy是个中国人却说的一口流利的英语,俊逸的面容,好听的嗓音,还有做面包蛋糕的高超手艺,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个外国美女,来买蛋糕的,有为了蛋糕的美味,也有的为了一睹roy的风采。
      他的小店很受人们欢迎,做的蛋糕也是一上午便卖的精光,roy也有一个规矩,小店里的蛋糕卖完之后就关门,所以大家都会一大清早就来蛋糕店买蛋糕。
      生意算得上是红火,可是在这样枯燥单一的生活里,roy倒是有些迷失了自我。
      那走过了屋子里所有角落的野猫,跳到了窗台上,望着外面陌生而又充满惊喜的世界,心开始向往。
      ………………………………………………………………………………………………………
      “回国。”
      坐在他对面的那个妇人,眼神里满是疑惑不解:“为什么?”
      “不知道…”王源一手支撑着头,一副很累的样子。
      “我看你是日子过得太安逸了吧…"他妈妈调侃着,无奈自己无法左右儿子的想法。
      王源听她这话不禁咧了咧嘴:“是啊,我想要出去闯荡闯荡。”
      “回国去闯荡吗?”妈妈一皱眉,“国内那边没什么亲戚,而且那边的环境也不是很好。”
      “别担心了,”他拍拍胸脯,“你儿子我还怕没饭吃吗?”
      妇人幽怨地扫了他一眼,伸手点了点他的额头:“就这么想离开你爸妈啊!”
      “嗯…"
      “哈?!”
      “我错喽,”男孩笑嘻嘻地开玩笑般地缓解母亲心里的担忧,“我也舍不得你们啊,要不,跟我一起吧~”
      妈妈沉吟一会儿:“唉,法国这边挺不错的,我跟你爸一把老骨头了就不折腾了。”
      “………"王源点了点头,他也清楚自己如果离开,双亲是不会一起离开的。
      “你这孩子啊,性格马马虎虎大大咧咧的,没人照顾你可怎么办?”
      “我怎么了,”男孩不忿地哼哼,“一个人开的那家蛋糕店不也是很好吗?”
      “好吧好吧,还好国内那边还有千玺。”
      王源一嘟嘴:“小千千?他怎么了?”
      “我是让你回去实在不行的话,就投靠他,听说他最近在那边挺不错的。”
      “嗯,我知道了。”
      妈妈看着男孩的模样,心头一软,竟在还没离开之际就开始了万般想念。
      “什么时候出发啊?”
      “下个月吧…"
      “……那这几天多过来看看我和你爸吧。”
      “………嗯。”
      男孩点了点头,心底默默叹气,他也很不舍,但是生活还是要改变还是要去过。
      他选择了新的一条道路,就必须走下去。
      爸爸和妈妈,他最亲最亲的人,他会放在心里好好想念。
      “哝,我做的蛋糕,你先尝尝吧,一会儿爸回来了给他一份,我的事也告诉他吧。”
      王源起身,从身后拿出了一个方形纸盒子递给了妇人,然后拿起了衣服准备离开。
      “我明天再来。”
      “好。”
      她的目光依依不舍,一直追随到门掐断了他的身影。
      苍老的身影孤零零坐在客厅,她怔了好半天,随即伸出刻有淡淡岁月痕迹的手,打开了盒子。
      顿时,蛋糕甜美的味道溢满了房间。
      她一愣,泪水渐渐打湿了眼眶,她看着盒子里摆放的杏仁蛋糕心头暖意肆意飞舞。
      Love U forever.
      巧克力酱随着那飘逸的美型字体,在蛋糕上挥洒出了一个男孩不会亲口表达的爱意。


      回复
      3楼2015-04-30 14:19
        我表示我只是个打酱油的@唯爱凯源玺宏 @说了爱你1314 @西小圖 @yiyixuncao @PGYDYD06 小伙伴们来支持下呗,但求别喷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5-04-30 14:22
          这篇文我看过,超好看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5-04-30 19:09
            这篇文我也看过,超好看的!


            收起回复
            7楼2015-04-30 19:42
              啊,都看过啊,我没看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5-04-30 21:12
                就我没看过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5-04-30 21:12
                  嘿嘿,不过还是谢谢你艾特我哦,我会看下去的,加油!@爱凯源smile


                  回复
                  10楼2015-04-30 21:39
                    第二章 “叮~”
                    玻璃门上挂着的铃铛响了起来,清脆灵动的声音惹人喜爱,这是这家蛋糕店店主选择这个简单风格报信铃的理由。
                    随着铃声响起,也同时拉回了站在门边某个走神的家伙的思绪。
                    他愣了一秒不到,然后赶紧带上了笨重的头套,招呼刚刚进店的客人。
                    “你好啊。”
                    他故意上扬声调,几乎现在和小朋友在一起说话都是需要跟她们一样奶声奶气。
                    进来的小家伙瞪着水灵灵的眸子望着眼前的熊仔,她一手拉着身边妈妈的手,身子微微后退,似乎害怕大熊突然出现。
                    看着小朋友害怕的模样,熊头套上俩洞里露出的双眼忍不住眼角一抽。
                    我有那么恐怖吗…
                    穿着长款大衣的女人笑了笑,手从背后推了小朋友一把,把她送到熊仔前,然后揉了揉她的头发,语气温柔:“欣欣,这不是你最爱的小熊吗。”
                    “唔……这是大熊。”
                    “……………"刘志宏表示,他真的不懂如何讨小孩的欢心啊。
                    母亲看着某个支支吾吾的家伙,无奈一笑,拉起小孩的手:“走,咱们去买蛋糕吧。”
                    “好。”奶声奶气的小家伙,还是躲藏在妈妈身后,慢慢移动到了柜台那边。
                    刘志宏颓废地站了起来,看着母女离开,把头套摘了下来,然后用手抹了把脸,咬牙走进了后厨。
                    “第几次了?”围着橙色的围裙的男人站在柜台后,帮客人结账。
                    站在他边上的,是另一个男生,面容清秀可人甚至有些女生的可爱,他咂咂嘴:“七八次了吧。”
                    “咱哥还真是笨…"
                    男生转过头来,抿唇一笑,转身去调制一杯咖啡了。
                    “感觉他过不了几天就会被老大逼疯。”
                    宇浩身子一斜,后仰着看着男生的侧脸:“那宇寻你去替他呗。”
                    “我才不去。”
                    “为嘛。”
                    ”哄小孩这事还是老大擅长,其余的我们哥几个,”他把咖啡机开关按下,把杯子放在出口处,侧脸看着宇浩,“糙汉子几个。”
                    “哈哈…"他弯了弯眼,伸手勾了勾他的下巴,“你这个糙汉子长得挺漂亮的。”
                    “一边玩去。”
                    说一个男人漂亮?
                    宇寻毫不客气地拍掉他的手,给了个大大的白眼。
                    ”老大也真是的,“男人没说什么,调戏惯了对于他的炸毛也就是笑笑,继续把客人递过来的蛋糕打包,装饰成一个漂亮的礼盒,”怎么都不肯招个女生进来,一般哄孩子还是女孩子擅长些,而且还可以净化视线,几个糙男人的日子也是不好过啊。”
                    “怎么?你这么想要一个女生进来吗?”宇寻问着,眼神有淡淡的在意。
                    宇浩一扬眉,看着他回答道:“当然想,如果是个美女那就更好了。”
                    ”哦,是吗,“他把咖啡装杯,然后用盖子盖好,放到了柜台上递给了客人,”不可能的。老大的严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几个进来的时候都是经过他的严格挑选考察才进来的呢,他看中的是有手艺。”
                    “那也不一定,万一有哪个手艺不错人长得也不错的呢,不是没有可能嘛。”
                    没留意到某人无意间的垂眸。
                    “倒是想得美…"
                    (后厨)
                    “老大,”瘪瘪嘴,一脸欲要出家的表情。
                    他专注看着眼前的蛋糕,抹完奶油开始裱花:“干嘛。”
                    刘志宏把熊头套搁在了桌上:“我完全没法跟小孩相处啊,分分钟弄哭的节奏啊,怎么每一个小孩进来都好怕我呢?”
                    “怎么会呢?”
                    他微微抬头,唇角微微一勾,把指尖不小心沾到的奶油抹在了他脸上:“我家志宏这么可爱,怎么会跟小孩相处不来呢。”
                    “………………"
                    刘志宏呼吸一窒,顿时一切都因为眼前这位完美的笑脸抛到了脑后。
                    他低声一笑,揉了揉某人的圆脸:“乖阿,这段时间过去之后一定给你奖励…"
                    “………嗯!”
                    某人热泪盈眶,双手合十,满脸桃花地飘出去了。
                    王俊凯一手捏了捏眉骨,晃了晃头,无语。
                    对于刘志宏这样心思简单的家伙来说,真的是很好相处,或是说很好骗。
                    不一会儿,某人再次飘了进来,扬着大大的笑脸抱着刚刚落下的头套,吧唧套头上,拍拍胸脯有大摇大摆地走出去了。
                    安慰安慰这家伙就立马来了力量,单细胞,单细胞也还不错。
                    王俊凯点点头,继续裱他的花。
                    (前台)
                    宇寻努努嘴:“喏,看吧,不到几秒又出来了。”
                    “咱哥真的是对老大完全没抵抗力啊………"宇浩深深表示同情,哪一次不是被老大色诱出来继续干,然后继续丧气地飘进去求安慰。
                    挑选好蛋糕的小女孩,就是刚刚躲在妈妈身后的那个小女孩,现在站在柜台前举着蛋糕准备买,捧着蛋糕好像够不着柜台,当时她的母亲在找钱包。
                    刘志宏好像认出了她,一蹦一跳的,满心正能量地人家抱了起来。
                    够着了柜台,小女孩把蛋糕放在了台子上,转过头去注意到了近在咫尺的某个大熊脸。
                    愣了几秒,然后小鼻子一抽。
                    “哇————"
                    毫不客气的哭了。
                    母亲一抬头,立马把女儿从某个被吓住的大熊怀里接了过来,一边拍着她后背,一边找出了纸巾在女儿脸上抹去了泪水,最后略带歉意的说着:“不好意思,我女儿比较怕生。”
                    “……………"
                    “………"
                    “…………"
                    宇寻和宇浩相视一眼,然后鞠躬:“是我们的不好,吓着您女儿了,真是不好意思。”
                    母亲抱着女儿笑着摆了摆手,提着蛋糕走出去了。
                    宇寻翻了翻白眼,一手拉着石化的刘志宏,走向后厨:“这家伙再在这店里晃悠,估计以后咱们店就要倒闭了。”
                    “………”无奈笑笑,事实无可否定。
                    (后厨)
                    “老大,我哥真的不会哄小孩,你没听见刚刚那女孩哭的。”
                    他把切好的水果一片一片按照图案摆在了鲜奶蛋糕上,显得可口诱人。
                    王俊凯抬眼看了这回是一脸无生可望的刘志宏,轻轻说道:“什么不都是慢慢才会的吗,二文要好好锻炼一下才行。”
                    “哈?”宇寻无语地看了看旁边自家哥哥,“老大你还是放弃吧,我哥就一粗神经,大老爷们儿一个,永远不会哄孩子。”
                    “那…可不行啊,”他摆完了水果,从一旁用纸包起来的巧克力棒里取出了一根,“来店里光顾的,大多是小孩子,咱们得出点小新样,逗孩子们开心。”
                    “可…"
                    “要不………宇寻从明天开始,你开始接手你哥的工作吧。”
                    “!!”
                    宇寻还没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睛伸手指了指自己,一时没说出话来。
                    “真的?老大我爱你!”
                    怀里的刘志宏瞬间还魂,长腿一迈,飞扑到他老大的怀里。
                    只可惜吃豆腐未遂,被人一巴掌抓住了脸。
                    “吧唧……"有种捏面团的感觉。
                    王俊凯唇瓣轻启,笑得纯良,露出了两颗可爱的虎牙。
                    他记得刚刚这货为了哄孩子好像穿着熊装在地上滚来滚去过的,打滚求关注他也是很拼了。
                    可是他们老大是个有源则的人。
                    “刘志宏…………你刚刚在地上滚来滚去的来着吧。”
                    “…………唔…老大……"
                    “不要挑战我的洁癖。”
                    “………………"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1楼2015-05-01 08:58
                      2018-11-16 15:08 广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5-05-01 09:00
                        我被大哥最后一句逗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5-05-01 09:00
                          莲子早安 我来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5-05-01 09:37
                            来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5-05-01 12:07
                              宝贝儿,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5-05-01 12:57
                                赞!莲子姐姐好聪明!今天爸妈非拉我出去,现在才找到了一点点弱弱地网线,格式都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5-05-01 15:24
                                  我来@小伙伴啦@四叶草朵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5-05-01 19:58
                                    第三章
                                    到了下班时间,王俊凯准备关店门了。
                                    走到木衣架子旁,他伸手区下了外套,动作麻利的穿上,侧脸望了望伸着懒腰的刘志宏。
                                    “二文啊…"
                                    “啊?"伸腰的某人一抽抽,立马标准坐姿地应道,”有什么事,老大?”
                                    “哦,其实没什么,”王俊凯问着,“我想问,咱们这里还有杏仁吗?”
                                    ”杏仁?”刘志宏挠挠头,“没有了,因为已经过了杏仁季,就没有订购多余的货只订了当天的,今天咱们店里不知道还有没有剩下的了,老大你要吗?”
                                    “好吧。”他本没再追要,“没关系,没有就算了。”
                                    刘志宏自告奋勇地冲进了后厨东找找西翻翻,最后还是空空两手走出来。
                                    “好吧,真没了。”
                                    ”嗯....没事,那你们也收拾收拾回家吧。”王俊凯笑笑,拍了拍二文的肩膀。
                                    刘志宏点了点头,露出了明亮的笑容:“是!老大,你路上小心啊。”
                                    “你们也是,明天见。”
                                    “拜拜…"
                                    “诶,老大!”
                                    门口铃铛响起的那一刹,宇寻忽然抬起头来叫了一声。
                                    王俊凯回头:“怎么了?”
                                    ”你是要大杏仁吗?”他扭着身子,从背后的背包里翻了翻,最后翻出了一个塑料袋。
                                    呀点了点头,走了过去:“怎么,你有吗?”
                                    “嗯.."宇寻手里拿着的那包沉甸甸的东西散发着杏仁的香味,”今天上午刚买的,我哥说他想要做杏仁饼干,路过摊子的时候顺便买了一包,如果你要………"
                                    他话还没说完,手里的东西就被某人抢走了,献宝似的捧着,供到王俊凯身边。
                                    刘志宏非常仗义地把那一袋子全塞给了他。
                                    “老大你要的话就拿去吧,没事的,我最近减肥,不吃杏仁饼干了。”
                                    宇寻眼皮一跳。
                                    王俊凯微微扬眉,接过杏仁点点下巴:“谢了。”
                                    “客气个啥。”
                                    “那我走了。”
                                    ”老大路上小心!撒油啦啦。”用力挥手告别,看着老大离开的刘志宏幸福地转了个圈。
                                    等铃铛声止住。
                                    宇寻抿唇,向他伸出了手。
                                    刘志宏疑惑:“干啥。”
                                    “钱。”
                                    “……………"眼角一抽,想起最近自己的钱包也跟着“减肥”减得很成功,于是笑着拍开了某人的手,“老谈钱多俗气,咱们一家子人,我的钱还不是你的钱吗,真是的…"
                                    宇寻斜眼,不想去看某个在自己脸上蹭来蹭去的人:“………”
                                    宇浩笑看他别扭的样子,最后伸手吧刘志宏提开,解救了备受折磨的老弟。
                                    ”走吧,快到冬天了天黑得快,一会儿回家又很麻烦。”
                                    伸手把宇寻的大衣递给他,把自己的披上,然后吧刘志宏的外套扔给了他。
                                    三个人并肩走出了那家甜点店,把店铺锁好了才放心踏上了归家之途。

                                    随着细碎的开锁声音,王俊凯手一用力推开了门。
                                    “辰辰?”
                                    空荡的客厅只留他一人的回音,他把买回来的菜和杏仁放到了进门口旁的桌子上,探着身子四周看了一圈,没找到那个人。
                                    “小辰?”
                                    他看了看表,现在也才八点半,,她一般这个时候还没睡。
                                    于是慌忙地跑到了他家几平米的小阳台上,目光急急从她经常玩耍的沙地上扫过,也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这么晚了天也黑了,她应该不会出去的。
                                    王俊凯脱下大衣,迈着大步子开了洗手间的门,再接着开了她的房间的门。
                                    床上没有人。
                                    “小辰!”
                                    他再喊了一声,走进了自己的打床上,看见了一团模糊的黑影。
                                    “啪…"伸手轻轻开了暖黄色的灯。
                                    顿时房间明亮起来了,看清了那个小小的蜷缩在床上的人的模样。
                                    “呼…"
                                    松了一口气,王俊凯无奈地靠在门上,刚刚有些紧张过头了。
                                    长腿一曲,那张柔软的床立马被扯出了几道长长的褶皱,王俊凯一手扶着脚腕,一屁股坐在了床边。他回头侧脸,看着那个抱着自己毛衣的家伙,睡得红扑扑的小脸蛋,均匀的呼吸。
                                    “喂……"戳戳人家的腰,“这么睡会感冒的。”
                                    小家伙不满意别人打扰自己的美觉,扭扭身子,翻个个儿继续睡,就像小猪一样。
                                    王俊凯唇边弧度很是温暖,眸中氤氲一片柔和的色彩。
                                    他静静坐在她身边,最后伸手把她旁边的毛毯拉过来,牵开盖在她身上,给她掖得严严实实的。
                                    躺在她身边,王俊凯把手放在她后背处:
                                    “这么早就睡下了,是因为不舒服吗。”
                                    他左手扶着她后背,右手帮她捋捋散在额前的发丝,修长的手指从她清秀的眉间刮到了鼻尖。
                                    “晚安……"
                                    小家伙忽地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看到王俊凯随即立马闭上了。
                                    他抿唇:“我吵到你了?”
                                    “嗯……"她不经意往他怀里蹭了蹭,“谁让你这么晚回来的。”
                                    王俊凯略带歉意地回答:“今天有些工作耽误了,对不起,比以前稍微晚了一点,怎么,你今天没有跟你的朋友玩吗?”
                                    “他们啊…"小嘴嘟了嘟,“他们都说明天要去哪儿的游乐园玩,今天要早睡觉,所以没有跟我玩。”
                                    他颔首:“所以你就回来了?身体是不舒服才睡的吗?”
                                    “不是………"小家伙乌溜溜的眼睛直转,“是因为明天是双休日,我想要出去玩所以也早点睡了,我想去他们说的那个游乐园。”
                                    王俊凯轻蹙眉头:“小辰,我明天还有工作。”蛋糕店即使在周日也不会关门不营业。
                                    “又是工作……"马思辰委屈地把头埋在他怀里,“那你什么时候才可以陪我玩?”
                                    “等下个月吧,下个月的万圣节,我接你去我们蛋糕店玩好吗?”
                                    马思辰想了想,最后埋着头装鸵鸟,一声不吭。
                                    王俊凯以为她是困了,就稍微侧身伸手把床头的灯关了,抱着她闭上了眼:“晚安…"
                                    她轻声说了晚安,手却悄悄揪紧了他的衣角。
                                    笨蛋……万圣节的时候,会有好多小孩子…我不想跟他们共享你一个。
                                    但是至少你能跟我呆在一起一天。
                                    “小辰你什么时候也跟我回一趟阳光看一眼,金阿姨想你了。”
                                    王俊凯闭着眼提议道。
                                    “不去。”
                                    她一直以来都很抗拒那个地方,即使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也许是因为那个人的缘故。
                                    王俊凯微睁开眼,向来没解开过的她的心结,他真的毫无头绪,不知道怎么去解开心结。
                                    马思辰的性子倔,就跟那个人一模一样。
                                    她不想去就算了。
                                    等她睡着了之后,王俊凯慢慢起身,把食材提进了厨房,将大杏仁搅碎混着水放在锅里煮了一会儿,再放桂花煮了一会儿,最后把做好的杏仁露保鲜放入了冰箱里。
                                    她一直叫嚷着想要吃甜点,却因为生病一直不能给她吃,幸好还有杏仁露她可以尝一些,按照她的口味一定很爱这样的小零嘴。
                                    王俊凯在石黑色的碗边贴了一个便利贴,随即缓缓关上了冰箱门。
                                    即使,一直在说马思辰的心结没解开。
                                    他伸手放在了胸口那里。
                                    自己的心现在不也是一样是一团糟的,向来没理清过,那颗放在胸腔里的伤痕累累的心。
                                    不管是马思辰,还是自己。
                                    心结都是围绕那个人,才会纠缠拉扯至现在这种不堪的状况。


                                    回复
                                    19楼2015-05-02 09:45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5-05-02 09:47
                                        第四章
                                        —“喂,诶,我到了,嗯,还好,这边的天儿还不错,就是有些冷。”
                                        男孩子穿着一身军绿色的大衣,衬得身材匀称,修长挺拔。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别担心了,我不是多带了衣服的吗,不够可以再去买。小千千?不,还没有,我想先去看看外公。”
                                        他举着手机,拖着白色的行李箱,一步步走出了机场。
                                        —“我知道,好的,嗯,那就不跟你说了,有事微信我就好,国际长途太烧钱了。”
                                        —“拜拜。”
                                        忽地,男孩一怔,听着电话里母亲用沉沉语气道出的亲情。
                                        微微一笑,他目光柔和了几分。
                                        抿唇:“在法国那边好好的啊,等在这边稳定下来就回去看你们,保重身体。”
                                        把手机放在了自己大衣上的口袋里,王源深吸了一口气。
                                        打量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们,都是黄色的皮肤黑色头发黑色眼瞳,看着格外的亲切。没出国的时候分外地想要探着脖子,出去闯看看世界,等出国之后,才会发现世界上仅有一片土地是与自己灵魂相契的,那片自己土生土长的土地。
                                        王源驻步环视了一会儿,然后走到搭车的地方,排队上了一辆出租车。
                                        回国的感觉挺不错的。
                                        “您好。”司机师傅把上方的灯牌按倒,然后看着后视镜里的客人打着招呼。
                                        他抬头,微笑:“您好,去XXX车站。”
                                        “好的。”
                                        车子启动,带着回国之人的炽热之心,慢慢远去。
                                        “小伙子的口音不像本地人,刚刚从哪儿来的?”司机师傅和蔼地笑着,倍感亲切。
                                        王源本来就是大大咧咧的人,性格自然热情开朗,很快就跟师傅热络起来。
                                        他苦笑着:“我是在国外呆了几年。”
                                        被人说的像是不是本地人,这让思念故乡这么多年的他有些难过,不知不觉,好像已经在游荡天地间的时候,与自己的故乡成为了过客。
                                        心窝子有些难受。
                                        “哦,去国外了,哪国啊?”
                                        “法国。”
                                        “法国,哦,国外不错吧,环境也比这里好。”
                                        王源透过车窗看着这发生了翻天覆地改变的城市,有些陌生:“没啊,我觉得…这里也不错。”
                                        “哦哦,那是,不管国外咋好,都还比不上咱们故乡好,是吧。”
                                        “嗯……没错。”
                                        他掏出了震动了一下的手机,打开那个右上角有红色数字的软件。
                                        点开一个对话框。
                                        (-_-)小千千*:
                                        —到了?
                                        —二源,到了没
                                        —在吗?
                                        王源咧嘴一笑,把手机靠到唇边,点下了语音。
                                        “到了,小千千~好久不见了~我家嘟嘟还活着吗,我现在在去别的地方的路上,一会儿去见你,不要太想我哦。”
                                        “叮…"
                                        发送成功。
                                        王源一想到易烊千玺收到语音的表情,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司机师傅看了看后视镜里男生清甜的笑容,笑道:“给女朋友发短信呢?”
                                        “噗………"
                                        王源笑弯了腰,眯着眼睛把手机放回了兜里:“没错,女朋友。”
                                        “哈哈,”师傅看他笑得开心被带的心情也好了起来,“小伙子你去XX车站干嘛啊。”
                                        “回家看我外公。”
                                        “原来是这样,”师傅回头看了一眼他,“真是孝顺啊,你外公很高兴吧,看你回来。”
                                        “恩,他一定很高兴。”目光看向了天边的蔚蓝。
                                        如果…能再看一次外公高兴的笑脸,就好了。
                                        王源拿出水瓶,灌了一口水:“师傅,我问一下啊,XX站周围有没有花店啊。”
                                        “花店?”
                                        他想了想:“好像是有一个,不知道有没有迁走。”
                                        “哦,好的。”
                                        车子拐进了左边的道路,然后开了差不多半个时辰,王源静静看着窗外的城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可能是安置在这个城市的未来。
                                        他其实还是想从事甜点这一类的,也许可以找到一份像样的工作。国内人多精英也多,竞争力真的是很高,就他刚刚在机场看到的几家蛋糕店做的看起来就不错,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车子缓缓停在了路边,王源给了师傅车费后就挥手跟他告别了。
                                        找了个路人问了问花店的事情,最后终于找到了那家地方不是很大的小花店,还可以。
                                        王源进去买了一束向日葵,然后搭上了车子前往那座偏远的村子。
                                        外公的家是在座座群山之间,那个淳朴的小村子里,还记得小时候自己跟他生活在一起的时候,那个村子的美丽,那些村人的善良。
                                        很让人怀念。
                                        自己的母亲是一位高级厨师,父亲是画家,自己家并不是穷人家。更何况听说母亲的厨艺还都是外公手把手教的呢,外公住进了这个偏远宁静的山村的原因,是外婆。
                                        外婆去世那年她才五十岁左右,外公把她葬在了他最怀念的故乡的土地里,让她安心离去。而孤身一人就那么固执地住进了山村,挨着外婆的坟,搭了个房子。
                                        那个时候自己出生了,母亲和父亲有事要出国,就把自己交给了外公带了几年。
                                        公交车摇摇晃晃,去村子里的路很不平坦。
                                        车子里的人都沉默着,母亲抱着孩子睡着了,男人抱着包裹在旁边坐着,有人拿着报纸打发时间,只有王源一个人津津有味地把自己浸泡在回忆里。
                                        在一个林间路口下了车,王源把背包往里靠了靠,大步向前。
                                        熟悉的小路,一直走到了熟悉的村落。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里变化并不大,路还是原来的路。
                                        王源忽地注意到了一棵在石头堆砌成的围墙后的杨树,特别熟悉,还记得小时候的自己经常被这里蹦出来的公鸡吓一跳,然后死死抓住外公的手,躲在他身后。造成心理阴影之后,王源每次路过这个石墙时,都会下意识紧绷神经。
                                        石墙那边只看见了一只敦厚老实的母鸡,和几只蹦跶的小黄鸡,没有以前那耀武扬威挺着鸡胸脯的那只大公鸡了。
                                        他摸摸鼻子,笑得很小孩。
                                        王源看了一会儿村落,了解地形的他立马窜过了小巷房屋,找到了以前和外公住的房子那边的那个小山坡。
                                        “哎哟。”一个年迈的女人站在房门口四处张望时,看见了王源走来的身影,眯着眼伸着脖子看清他的容貌。毕竟在这个村子里,像他这般一身整齐潮流的打扮的人根本没有,也是引来了许多好奇的目光。
                                        “这是谁啊。”她喃喃着。
                                        王源看她不记得自己了,那女人的容貌自己却依稀还记得。
                                        “邹婆婆!”
                                        邹映梅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随即她迈着小步子凑上前去看了看:“这个是………"
                                        “邹婆婆,你不记得我啦?”王源亲切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我是住向日葵田边上的那个王源儿啊。”
                                        “哦哦哦!”老人记起来了,高兴地拉住了王源的手,“是你啊,老张的孙儿!哎呦,都长这么大了。”
                                        王源笑着点了点头,跟她问候着,寒暄了几句。
                                        邹映梅看上去十分开心,握着王源儿的手晃着:“哎呀,这小伙真的是好俊哩,今晚上来我家吃顿饭吧,今年收成不错,你陈叔刚去山上捡了栗子,晚上咱炖鸡。”陈兵是她的儿子。
                                        “好好。”王源连忙答应,期待地搓了搓手,别看这是乡下,做出来的美味城里可能还比不上。
                                        邹映梅慈祥地拍拍他的胳膊:“那行,你上去吧,我就不耽搁你时间啦。”
                                        “嗯,邹婆婆再见。”
                                        他挥手告别了山下以前来往密切的村人,开始爬坡上了小山顶。
                                        在林间穿梭,他对这里好像很熟悉,闭着眼都可以找回家。估计是因为小时候有好几次自己下山玩,半夜却忘记了路怎么回家,被吓得哇哇大哭,后来被外公揪住打了一顿屁股,然后被领着走了好几趟这条山路,以后再也没忘记怎么回家。
                                        王源没费多大力气到了山顶,看到了那所破败的房屋,在风中有些萧瑟的感觉。
                                        他深吸一口气,缓缓走了进去。
                                        手落在那铺满灰尘的炉灶上,那熟悉的每个角落,王源的心上被压了一块石头。
                                        很沉重。
                                        好几年都没回来了,外公……对不起,还久都没回来看看你了。
                                        王源抱着那束灿烂的向日葵,走出了屋子,来到了屋后一片空地上,那是可以俯视山景的地方。
                                        两堆土,两块石碑。
                                        他抿唇,放下了背包,取出了清扫的用具,然后仔仔细细地毛刷把碑上的灰尘拭去。伸出白皙好看的手,轻轻抚摸着上面的名字。
                                        张卫国。
                                        “外公…………"
                                        他把灿烂的向日葵放在了墓碑前,低声温柔地说着:
                                        “我回来看你了。”


                                        回复
                                        21楼2015-05-02 14:36
                                          第六章
                                          他的箱包还在里面,不能进去还不能离开,王源只好把帽子死死扣在脑袋顶上。
                                          目光幽怨地看着里面那个人的背影。
                                          不过他也没反驳的理由,他是避雨的,他是真的要打电话的,本来就应该让给他。
                                          但是……真的好冷啊!
                                          王源心底百般地咆哮,抱着自己的双臂,抖着身子。
                                          这个人到底是谁啊,不像是乡下的人,这么着急地突然出现让人觉得很奇怪。
                                          他细细观察着,隐约听到了一些对话的内容。
                                          “最多只有三个月吗………"
                                          “医生,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求求您了,就算是再高的医药费,我也可以给您,真的没办法了吗?”
                                          “陈医生………"
                                          男生的后背隐隐颤抖,看得出他的情绪起伏很大。
                                          过了一会儿,男生平静下来,声音有些嘶哑。
                                          “好……那拜托您不要跟她说任何关于这个的事情,拜托您了,谢谢,真的谢谢。”
                                          “砰…"挂断电话。
                                          男生狠狠把拳头砸了一下旁边的玻璃。
                                          “哐!”
                                          王源身子一缩,看着他悲伤的神情一时说不出话来。
                                          后来,他慢慢转过身来,打开了玻璃门,抬头,让王源再次看清了他的面容。
                                          敛眸,他最后还是低头和他擦肩而过。
                                          雨,下的好像小了一点了。
                                          王源怔怔地站在那个打开了门的电话亭前,底气不足地抱怨:“真是的,没,没素质………"
                                          他回头看了一眼男生在雨里慢慢走远的背影,叹了一口气,伸手把箱包抓了过来,拖着小步跑到了男生后面,跟着他走着,走在雨里。
                                          “喂!”
                                          “…………"男生被雨水打湿的头帘垂在眉上,却遮不住那双眸。
                                          “喂———我叫你呢,你没事吧?”
                                          他真的是很多管闲事,可谁叫他就是放心不下这么一个情绪激动的人大半夜走在雨里,励志做向日葵暖男的王源绝对做不到放任他不管。
                                          男生还是没搭理他,只是加快了步伐的速度。
                                          “刚刚怎么了?你真的没关系吗?”
                                          前面人突然停下,王源跟他的后背撞了个正着,吃痛地揉了揉鼻尖。
                                          他转过身来,看着王源指了指车站那边的方向。
                                          “哈?”
                                          王源侧脸,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结果发现公交车已经来了。
                                          “你是要等车的话,那是最晚班的车。”他的声音很有磁性,却因为耐心没多少,说得很快。
                                          “啊!车!”
                                          猛然发觉的王源已经顾不上他了,抓着箱包杆,在雨里冲向了那辆已经启动了的公交车。
                                          “哎!等等!这里还有人!”
                                          “嗡——"公交车没听见雨里他渺小的声音,就这么直直开走了,在路上渐行渐远。
                                          跑得岔气的王源手插腰大喘着气,望着公交车远去的方向,深深锁着眉头。
                                          “啊…………"
                                          他不甘心地说着:“最后一班车啊………"
                                          王源一咬牙,转身看着走远的那个男生,心里生出无名火来。
                                          狠狠一跺脚,他大声埋怨着:“都是因为这个家伙…”
                                          淋了雨,还错过了最后一班车,难道今晚上要在这个下着雨的鸟不拉屎的地方过一晚吗。
                                          再看一眼,那条道上已经隐没了男生黑色的背影,无踪无迹。
                                          溜得倒挺快,小爷我怎么办啊?!
                                          王源把背包举到头顶,再一次抓住了行李箱的杆,毫不犹豫,转身奔跑向了男生身影消失的地方。
                                          “喂!等等啊你!”
                                          等我追上你,你就死定了。
                                          王源一抹鼻子,两眼坚定地拖着行李箱,迈开了脚步,快速跑着。
                                          ………………………………………………………………………………………………………
                                          这周日,王俊凯安排了宇浩看着蛋糕店,一如既往地骑着自行车到了乡下的阳光。
                                          阳光。
                                          黄橙色的牌子因为有雨经常冲刷此刻有些显得旧,这是一所比普通的还要稍微简陋的孤儿院。
                                          王俊凯每周都会来这里,帮仅有金莹一个人支撑的孤儿院做事,也就是帮忙洗洗衣服,逗孩子们开心,陪他们玩一会儿,这是王俊凯坚持的事情,而且他的工资几乎有三分之一都拿出来资助这里。
                                          因为这里不仅仅是马思辰和他的家,也是那个人的家。
                                          他把小辰交给了二文,让她在蛋糕店里呆一天,不然她一个人在家他不会放心。
                                          王俊凯这里正逗着小孩玩呢,金莹就一脸着急地走过来,告诉他刚刚有电话过来,是二文打的,说是小辰忽然咳出了血,昏倒了,现在被送到了医院。
                                          王俊凯立马打了回去,却发现这个电话完全不行了,自己的手机又没信号,设备简陋的乡下确实很难联系到外面。
                                          他一下子就着急了,金阿姨说车站那里好像有一个电话亭,翻出皮夹子发现里面电话卡还在,于是他连外套都没来得及穿上就飞奔着出去了。
                                          谁知半道下起了雨,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直跑到了离阳光不远也不算近的车站那里。
                                          发现了那个闪着暖黄色灯光的电话亭,冲了进去,却遇见了那个被自己吓了一跳的家伙。
                                          “对不起!”他没空跟这人解释,抱着他的肩膀就把他推了出去。
                                          插入电话卡,快速地拨了陈医生的电话号码。
                                          “喂?”
                                          “陈医生吗?”
                                          —“嗯,你终于打电话过来了,小辰现在情况不是很好。”
                                          “怎么会?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
                                          —“这个……”
                                          “………"
                                          —“癌细胞转移了,该做的我们都已经做了,可是你也应该明白这样的情况是不能再挽回的了。”
                                          “医生……"他握住话筒柄的手紧的发白。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但是要根治真的太困难了。她…最多还有三个月。”
                                          哪怕已经知道结局,他却还是接受不了,鼻尖酸涩,他强忍着不落泪。
                                          “最多…只有三个月吗?"
                                          —“嗯……"
                                          “医生,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求求您了,就算是再高的医药费,我也可以借来给您,真的没办法了吗?”
                                          “陈医生………"
                                          —“小凯………真的,我们无能为力了。”
                                          最后这句话太有威力,把他的世界再次轰得面目全非。
                                          咬紧牙关。
                                          “谢谢…请不要把这些告诉她。”
                                          “嗯,再见,陈医生…"
                                          挂断电话,他泄愤般地把拳头砸向了玻璃,眼角的泪再也控制不住,顺着颤抖的脸滑落。
                                          该死……为什么……
                                          老天,你要一次又一次把我最爱的人夺走?
                                          王俊凯失魂落魄地打开了玻璃门,准备离去,却对上了一双清澈透亮的眸子。
                                          “…………"
                                          “你……"他刚刚想开口,王俊凯低头从他身边快步走过。
                                          哭泣的样子,憔悴的样子,不堪一击的样子,他从来不会让别人看见。只是默默把这些情绪隐藏在那颗打结的心里,伪装坚强。
                                          除了这一次…
                                          不过那有什么关系呢,只是个陌生人罢了。
                                          他走在雨里,大概是在最伤心的时候,自虐是最能获得快感的行为了吧。
                                          听见后面人追上来的步伐声音,王俊凯不轻易间皱了皱眉。
                                          “喂?”
                                          “喂你没事吧。”
                                          是刚刚那家伙,他投来的关切的眼神让王俊凯不太习惯,于是加快了步伐。只是没想到随便遇到的一个陌生人这么有爱心,穷追不舍地跟在自己身后:“喂!我跟你说话呢。”
                                          王俊凯烦躁地停了下来,瞄准了后面刚来的公交车,余光看了一眼追过来的那个家伙,抬手,他指向了公交车:“如果你是在等车的话,那是最后一班。”
                                          那个家伙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吃了一惊,赶紧拖着行李箱叫着喊着跑了过去。
                                          说真的,好傻…
                                          王俊凯侧脸,看了一眼那个一手顶着背包一手抓着行李箱跑开的男生,双眼看不出什么情绪。
                                          转身,远去。


                                          回复
                                          23楼2015-05-02 14:4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5-05-02 14:44
                                              加油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5-05-02 15:24
                                                我来了,最近很少混贴吧,所以来晚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5-05-04 20:10
                                                  第七章
                                                  “你叫什么啊?”
                                                  男生老是喜欢走路的时候用板鞋带起污泥点。
                                                  王俊凯皱皱眉,有洁癖的他最不喜欢就是这样的举动,不过自视一下,自己跟他差不了多少,浑身都被雨水淋湿了,裤腿上也有泥点。
                                                  “…"
                                                  “我不能总是叫你喂吧。”
                                                  王源说道,他紧跟在王俊凯的身后,其实平时走路不这样,只是现在无聊的很。
                                                  “王…俊凯。”他最后还是说了出来。
                                                  王源念了一遍他的名字,点点头,伸出了手:“我叫王源,跟你一个姓,水源的源。”
                                                  “哦。”王俊凯没打算叫,只是狭路相逢而已。
                                                  他看了他一眼,收回了手:“咱们可以算是患难兄弟了吧,你是下乡来玩的吗?”
                                                  “你看我像是来玩的吗?”王俊凯回答他,一语噎死了王源。
                                                  他瘪瘪嘴,明明他才是委屈的那个,平时自己也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可不知为何,遇见这个比自己高半头的男生,气就撒不出来了。
                                                  算了,看在你刚刚很伤心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王源静静走在他身边,过了一会儿:“你到底要去哪儿啊?”
                                                  “………"王俊凯怀疑这个人是真傻吗,还是太单纯了,连自己要去哪儿都不知道就跟来了。
                                                  他看了看好不容易停雨的天:“我好想回家啊………"
                                                  王俊凯无声看了他一眼,然后低头继续走自己的路:“我要回城里去。”
                                                  “是吗?”王源的眼眸亮了起来,心生期望,“那带我一起走呗!”
                                                  他带着他终于走回了阳光孤儿院,王俊凯瞧见了门内还亮着灯的窗户,放开步子跑了进去。
                                                  “阳光…孤儿院……"
                                                  王源念了一遍,回头的时候却发现身边那个人不见了,连忙跟上:“王俊凯?等等我,你进去干什么啊?”
                                                  他来孤儿院干嘛,果然是好奇怪的人。
                                                  只见王俊凯敲了敲那扇白色的门,走出来了一个年近六十的女人,他背对着自己,说了什么然后轻轻搂住了老女人,王源好像看见了他隐隐颤抖的肩膀。
                                                  女人抬起头来,红着眼眶看向了王源那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像在说道别的话语。
                                                  王俊凯送她走进了房间,然后出来,带着王源走到了栏杆出,把大门关好。
                                                  “喂…王俊凯,你…"王源打量了四周,没发现车什么之类的,他刚刚说要回城,是今晚对吧。
                                                  王俊凯说了句“等一下”然后走到了这所孤儿院后面,过了一会儿,他就推着一辆蓝色的自行车走了出来。
                                                  “这……你,你不会骑车回城吧?”
                                                  王源瞠目结舌,他指着那辆自行车,不敢想象接下来的两个小时自己的屁股会受到怎样的折磨。
                                                  “对啊,”王俊凯拍了拍后座,“以前都是小辰坐,不过载一个你,应该也没事吧,上来吧,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我赶时间,你要上来就上来。”
                                                  “………"王源倒吸了一口气,把唇瓣抿成了一条线,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好吧,走吧。”
                                                  不管怎么说,先回城再说,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呆在这荒郊野外的。
                                                  王俊凯用一条绳子把后座的铁杆和他的行李箱系了起来。
                                                  等他上车后,他长腿一跨,脚踏上了踏板。
                                                  王源屁股刚刚有了着落,只感觉一个力把车子带动起来。
                                                  “哇!”王源赶紧收起了支棱起的长腿,伸手抱住了王俊凯的腰。
                                                  王俊凯偏头看了一眼王源:“………你自己抓紧了,路上会很抖。”
                                                  “……………我知道!”
                                                  他闭紧了眼,我的屁股…对不住了兄弟,这一路上得有多少个小坑啊,磕在后面这个铁架子上,自己的屁股一定会磕成八瓣的。
                                                  “哐!”一个坑。
                                                  自己果然最近想什么是什么。
                                                  王源抱紧了他精瘦的腰身,裹紧了大衣,九月份的风吹过来还是挺冷的,更别说俩人现在都是湿嗒嗒的。
                                                  原本贴在脸颊两侧的发丝被卷到了后面,露出王源白皙的皮肤,他缓缓睁开眼睛,感受到了臂间的温热,几乎是这寒冷夜晚的唯一热源。
                                                  他忍不住蹭了蹭。
                                                  王俊凯咬牙:“你最好别乱动,不然一会儿出事儿了,我可告诉你,这周围都是带刺儿的灌木丛。”
                                                  王源一怔,怕疼的最后还是乖乖妥协,不再乱动。
                                                  自行车飞驰在乡间小道上,速度虽然没有车快,但是也不是很慢,大概骑个两个小时就可以到了吧。他瞪着眼睛看着眼前身穿黑色毛衣的人:“你的外套呢,你这样不冷吗?我看着都冷。”
                                                  “不冷,骑着车呢,还载着个猪。”
                                                  “你说啥?”王源眉毛一竖,竟然说他是猪?“明明是你体力不够,骑不动就算了!”
                                                  王俊凯哼了一声,好像是笑了,从王源的视角看,只能看到一点侧脸,那唇瓣里微露出的虎牙。
                                                  显得很可爱。
                                                  王源闷闷地缩了回去,蜷在他背后挡风:“你一会儿把我放到XX车站就好了。”
                                                  “本来也没打算把你送回家。”
                                                  这人一定是属荆棘的,说话带着毒刺儿。
                                                  王源懒懒地闭上了眼,靠在他后背上:“王俊凯你这个人好不耿直。”
                                                  “好说。”接受了这个赞赏。
                                                  下坡路没有刚刚那么费劲,王俊凯扶着车头,深深呼吸了一口乡间清新的空气,心里的郁闷被冲散了一些。随着他胸腔的起伏,王源也抬头看了一下。
                                                  没有高楼大厦的田间,因为庄稼都收割完毕,露出了相当完整的一片墨蓝色的天空,而此刻的天空因为下过了雨,所以十分晴朗地露出了繁星。
                                                  不是只有一两颗,而是遍布天空,闪耀灿烂着,壮观不已。
                                                  “哇……"王源眼睛里倒映着星星,“没想到在中国也能看见这么多星星,向法国的夜晚一样。”
                                                  王俊凯没回答他,估计是有些累了,专心骑着车,本来晚上光线就不好。
                                                  骑车中途本来王源自动提出要替他骑会儿,结果完全带不动身后那个人。
                                                  “你才是猪好不好,好重啊…"
                                                  “是你自己体力不好,一个大男人这点儿力气都没有。”
                                                  被王俊凯反呛回去,王源终于领会到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还是我来吧…"
                                                  最后还是王俊凯骑的,一直骑到了城里把他放到了XX车站,然后离去。
                                                  王源掏出了手机:“喂,把你手机号给我吧!”
                                                  “………"
                                                  结果按了半天还是黑屏的手机,王源无奈宣告自己的手机阵亡了。
                                                  他刚想让王俊凯存自己的手机号,却看那人脚已经踏上了踏板:“不用了,咱们有缘再见吧。”
                                                  “喂!王俊凯!”太敷衍了吧。
                                                  他咧嘴一笑,这次完整让王源看见了他的两颗虎牙。
                                                  “拜拜。”
                                                  完全是不想结识的态度。
                                                  看着他修长的身影慢慢远去,王源捏紧了手机,冲着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
                                                  他尽量冲着那辆自行车喊着,音量大到他听得见。
                                                  “真是的,还有缘?那就别见了,反正见了肯定又会倒霉。”
                                                  等喊完,他把黑屏的手机举到脸前,把手机屏幕当镜子,看了看自己乱蓬蓬的头发和粘在肌肤上的衬衫,感叹真的是糟透了,回国的第一天又是淋雨又是磕屁股的。
                                                  于是,王俊凯就这么被他定义为了灾星。
                                                  他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坐进去之后报了一个地名然后就靠着座椅后背休息了。
                                                  “嘶……”屁股被虐待得不轻。
                                                  他恨恨地把阵亡的手机丢进了包里,看着窗外车底黑下来的天,抬腕看手表。
                                                  快到十一点了。
                                                  经历了辛苦的一天之后,王源没力气动弹地坐在那里,望着窗外不停倒退的风景。
                                                  轻轻合上了眼。
                                                  脑海里浮现出来的是那人从电话亭里出来时,深锁的眉头和凌乱的眼神。
                                                  那圈病态红缠绕在他好看的下眼线处,竟会莫名地心疼他。
                                                  他不可否认,挺想跟他成为朋友的,哪怕才认识一天,除了名字以外什么也不知道的一个人,王源觉得自己也许是疯了。


                                                  回复
                                                  27楼2015-05-05 08:20
                                                    第八章
                                                    深夜零点。
                                                    医院走廊的灯被调到了暗格,带着口罩的护士静静地推着小车走来,整个医院显得静谧极了。
                                                    “您好。”王俊凯拉住了护士的手臂,“请问412病房在哪里?”
                                                    护士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指了指后面:“走到头左拐第二间。”
                                                    “谢谢。”
                                                    王俊凯冲她点点头,随即快步地走向那边,到了病房门口,他步伐不由滞碍。
                                                    “…………"
                                                    手放在了门那里,却没勇气进去。
                                                    王俊凯透过412那个门牌下面那个玻璃小窗口看见了里面的场景,在空荡荡的病房里,那张略显狭窄的白色病床上,侧躺着一个小小的身影,窝在白色被褥下只露出了一个小脑袋。
                                                    他睫毛一颤,然后马上伸手捂住了颤抖的嘴唇,眼睛里满布泪水。
                                                    三个月…
                                                    她还那么小,对生死没有任何概念,那么天真可爱的小孩,怎么承受得住。
                                                    “啪…"门缓缓打开,王俊凯侧身走了进来,然后把门关上。
                                                    看得清楚那个小小的身子抖了一下,看样子还没睡,王俊凯看了看房间墙壁上的钟表,张嘴问道:“都十二点了,还没睡吗?”
                                                    “…………"马思辰背对着他,伸着胳膊用白色衬衫的衣角抹了抹眼睛。
                                                    “嗯,我没睡,睡不着。”
                                                    她慢慢坐起来,转过头来,看着坐到床边的王俊凯一如既往地撒娇,嘟了嘟嘴。
                                                    “怎么这么晚才来?”
                                                    “去阳光了,有些事情耽搁了。”他把她的身子往自己这边拢了一下,然后把她身边的被子往她肩膀上拉了拉,“怎么样?还疼吗?”
                                                    “不疼。”她摇了摇头,乖巧地窝在他的怀里,随即抬头,“你怎么这么凉。”
                                                    她是指自己的皮肤凉,王俊凯无奈一笑:“你还是别靠着我了,刚刚淋了雨身上很脏也很凉。”
                                                    “啊?那边下雨了吗?”马思辰想了想,“那你为什么不带雨伞呢。”
                                                    “忘了。”
                                                    王俊凯盯着她的眸子,没什么异象,却忽地发现了她手腕处的衣袖淡淡的暗色。
                                                    这个人跟他哥哥简直一模一样,哭了之后眼睛不会有任何痕迹,好像是先天的倔强性子造成的,为了不让别人担心。
                                                    马思辰还是轻轻靠了过来,用手圈住了他的脖颈:“小凯哥哥……"
                                                    他应了一声,伸出手接住了她的身子,扶稳了之后才发现她穿的如此单薄:“别立起来,小心着凉,都快深秋了还这么不注意。”
                                                    “没事。”女孩死死抱住他,生怕他离去似的,“小凯哥哥…"
                                                    “嗯?”
                                                    “我的病……是不是恶化了…"
                                                    王俊凯身子不着痕迹地颤了一下,紧紧手臂:“没…啊,小辰不要想太多了,要往好的方面想,好吗?”
                                                    “嗯…"
                                                    他侧脸吻了吻她的眉梢,宽大的手掌揉了揉她的发丝:“乖…"
                                                    “小凯哥哥……我想回家了。”
                                                    “好,我们回家。”
                                                    王俊凯知道她不喜欢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也不喜欢白大褂的医生,抱起她,给她穿好了大衣。马思辰看着他,把手搭在他的肩膀:“那万圣节还有多久啊…"
                                                    他一怔,随即抬头用手捏了捏她的脸:“我下周就带你去游乐园玩,不用等万圣节了。”
                                                    “真的?”女孩高兴地笑了起来,眼睛里满是星星。
                                                    比他今晚看到的天空里的星星还美,王俊凯勾了勾唇角,点了点头:“走,我们回家。”
                                                    “好!”
                                                    女孩安心地趴在他的肩膀上,抱着他的脖子,沉沉睡去。
                                                    一定是做了好梦才会让她唇边带着柔和,梦见了三个人,在游乐园里坐着旋转木马笑着。
                                                    梦里有她,有王俊凯,还有她那离开了好几年的哥哥。
                                                    ……………………………………………………………………………………………………
                                                    深夜零点。
                                                    “砰砰……”
                                                    王源有气无力地敲了几下门,没人应他又敲了几下。
                                                    “啪……"门打开,在看到门后男生后王源脸上浮现出了夸张的笑脸。
                                                    “小千千!”


                                                    回复
                                                    28楼2015-05-05 08:24
                                                      第九章
                                                      “小千千!”
                                                      男生瞳孔微微缩了一小下,看着门口站着的王源,愣住了:“我以为你今晚不会来了呢。”
                                                      “哈!这是惊喜知道吗?朋友啊…好久不见了,抱一个!”
                                                      王源笑嘻嘻地扑了上去。
                                                      易烊千玺一怔,看着抱着住了自己,用手拍着自己的后背,那么自然地把下巴搁在了自己的肩上,他还是那么的令人亲切。
                                                      唇边漾起温暖的味道,他也伸出手抱住了他。
                                                      “是好久不见了。”
                                                      千玺闭上了眼,拥抱着时隔三年的他。
                                                      王源退了回来,探着身子往里看:“嘟嘟睡了?”
                                                      “嗯,睡了…"千玺侧身,“进来说吧。”
                                                      千玺的家很大,给人温暖的感觉,主调色是暖茶色调,电视机旁有一个软软的抹茶色的气垫,上面趴着一只酣睡的金毛犬。
                                                      王源换了鞋,他扯了扯自己粘在肌肤上的衬衫,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脸:“今天真的好倒霉。”
                                                      “怎么了?”
                                                      千玺给他倒了一杯白水,坐在沙发上看着他。
                                                      王源一拱嘴:“去乡下看外公,结果下雨了,还遇见了一个灾星害的我错过了晚班车。后来跟着他回城的,这家伙竟然是骑自行车回来的!”
                                                      看着他故意瞪大的眼眸,千玺笑了笑:“怪不得这么晚才来,我都睡了。”
                                                      “你睡了?这么早…”
                                                      “现在是法国早上七点。”千玺耸耸肩,“你自然觉得不怎么困。”
                                                      他嘿嘿笑了一下:“你跟我妈说了吗?”
                                                      “没说,怕阿姨担心。”
                                                      “干得漂亮。”王源从兜里掏出了手机扔在了桌上,“手机没电了,我一会儿充,咱们才刚重逢有话的话以后再说,现在我先去洗个澡,身上脏死了。”
                                                      “…………那你刚刚抱我。”
                                                      “( ̄▽ ̄)”
                                                      千玺坐在沙发上,看他站起来,然后摊开了手。
                                                      “干嘛。”
                                                      “Present.”
                                                      王源打了个响指,转身把箱包摆地上打开:“给你带了的。”
                                                      他掏出了一个墨绿色包装的方形东西扔给了他,千玺前后翻看了一下:“什么啊?”
                                                      “自己打开看啊。”王源看着他的目光带着笑意。
                                                      他拆开来,取出了一个小盒子:“CD?”
                                                      “嗯…"他摇了摇头,“是录像,送你的礼物,你自己看一下吧。”
                                                      感觉王源比自己还要期待,千玺笑了笑,把CD放入了机顶盒里,取来遥控器按下了播放的按键,紧接着画面播了出来。
                                                      是他们两个中学时期在学校里拍的,那个时候自己还是稚嫩的模样,他也还是稚嫩的模样,用清亮的嗓音歌唱着,王源弹着吉他,他唱那首红豆。
                                                      千玺一怔,看着电视机里那记忆里的画面,还记得那天是庆功party,他们演奏了这首红豆。
                                                      王源噗嗤笑了出来,他指着电视机里的他。
                                                      “看,千玺,你那个时候还是中分哥呢!”
                                                      他回过头来,看着男孩阳光般的笑容,没有像他所期望地过来整他,而是温柔地笑笑。
                                                      王源一时间被他盯得毛骨悚然:“干嘛,你不喜欢吗?”
                                                      “不,很喜欢。”
                                                      千玺目光放回了屏幕,那里面的两个男孩相视一笑,青春盎然。
                                                      王源一瘪嘴,本来还想跟他闹一会儿呢,却发现千玺越来越高冷了,说是温和了一些更好,看自己的目光也变了一些,难道还保持着幼稚的童心只有他一个人了么。
                                                      “那好吧,你慢慢看,我去洗澡了。”
                                                      “去吧,我帮你放热水?”
                                                      “不用,我会弄。”
                                                      王源还没走开几步,千玺就叫住了他:“喂,你又忘了拿衣服!”
                                                      他们以前一个宿舍的时候,他也经常这样,洗澡的时候忘记带衣服进去,弄得每次千玺给他送进去顺便也洗了一个“小澡”,早已远离学生时代的他们总不能还这样吧。
                                                      王源脚步一顿,转过头来嘿嘿一笑,从箱包里随意提了两件衣服就走了。
                                                      “我就住一晚,明天自己出去找房子租。”
                                                      那人在浴室里叫着。
                                                      千玺叹息,这个家伙是几年没回中国了,这点实情都不知道。
                                                      “别着急,你估计得在我家住好几晚呢。”
                                                      “哈?”
                                                      “在这里找房子租是件难事,你现在我这儿住下吧,又不缺你的房间。”
                                                      王源探出脑袋,问道:“那…啥时候才能租到?”
                                                      “没半个月是找不到的。”千玺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王源一嘟嘴。
                                                      “你直接住我这儿不行吗?阿姨说让我收留你。”
                                                      “不要!”
                                                      “砰”的一声关了门,王源在里头嘟囔着什么他要自力更生,绝对不要依赖别人。
                                                      “我是别人吗王源儿?”千玺一挑眉,“中学的时候…"
                                                      “别提那事儿…"
                                                      黑色的小脑袋再次探了出来,顺便露出了一截雪白的胳膊。
                                                      千玺哼哼笑了起来:“等你找到工作,在离开也不迟。”
                                                      “……………这个嘛…我考虑一下。”
                                                      “好。”
                                                      “房租多少?”
                                                      一个枕头扔过去:“你还当我是朋友吗?”
                                                      王源立马缩了回去,然后在里面大叫一声:“自力更生!fighting!”
                                                      “…………"
                                                      傻。
                                                      千玺眼眸淡淡的宠溺,听见浴室里面渐渐传来了水声,还有某个家伙哼哼的声音。他起身帮他把箱包和背包搬进了他的卧室旁边那个房间,帮他收拾好。
                                                      等收拾完毕之后,他便出来把电视机关了把CD取出来收好,冲浴室那边看了一眼。
                                                      “王源儿,我进屋睡觉了。”
                                                      “去吧。”
                                                      他“啪”地把客厅的灯关了:“你的箱包帮你放好了,一会儿去我卧室旁边那屋睡。”
                                                      “知道了。”
                                                      千玺伸了个懒腰就慢慢走进了卧室,脱了鞋子上了床,缓缓闭上眼。
                                                      从他们毕业那天分别,有三年没见了。
                                                      还记得某人蹲在地上红着眼圈不愿意抬头说再见的家伙,那时候自己心疼着他,蹲下来给了他一个拥抱什么也没说。在那之后两人虽然一直有联系,也时不时视频但是一面没见过,三年过去,他们终于重逢。
                                                      他离开的时候,带走了他们一起养了五年的嘟嘟,嘟嘟是他们小时候上学路上捡来的狗狗。因为王源爸妈不让他在家里养,周末千玺就把嘟嘟带到了家里养,千玺的父母在外工作很少回家,在学校的时候就偷偷放在了宿舍后面的树丛里,就这么度过了五年。
                                                      千玺枕着手臂,感觉发梢上还沾染着他清爽的青柠味。
                                                      嗅一嗅,是他心坎儿的味道。
                                                      王源长大了不少,虽然只是三年,却给人的感觉有些不一样。以前小时候那家伙老是跟自己比身高,炫耀着高出了半头,结果到了高中的时候千玺一下子抽条长过了他一头,王源还很不服气地拍着胸脯说以后一定会长过他,现在看来虽然还是没他高,却已经到了自己眉下。
                                                      头发不是毕业时的柔软的齐刘海,变成了稍稍翘起的散乱的刘海,遮在盛满星星的眼前,确实有些男生帅气的味道。他的轮廓愈来圆润了,唇红齿白,还和以前一样的是瞪眼睛嘟嘴时的可爱纯真,让他忍不住微扬嘴角。
                                                      千玺闭着眼,唇边那道弯像是抹了蜜般甜,两边的梨涡迷人心神。
                                                      两人是最好的朋友,是可以把心将给彼此的朋友,近乎九年的友情让两个人不离彼此,三年不见也恍惚一夜之间,还是那么亲切,还是可以随心所欲地在对方面前撒娇生气对骂,褪去青涩表壳的二人,剩下了一颗充满情感的心。
                                                      王源儿,是他心坎里的那个人。


                                                      回复
                                                      29楼2015-05-05 08:28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5-05-05 08:30
                                                          顶~为莲子暖暖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5-05-05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