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雁吴桥吧 关注:35贴子:6,224
  • 71回复贴,共1

吴太祖后宫名讳之谜——《建康实录》疑惑(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楼拜高陆公主
最近大家似乎对礼制问题极其热衷,表示忙又懒再加上精力分散,已经彻底跟不上大家的节奏了,有时候想插嘴插不进感觉是很不好的。得速度想个办法抬升下自身逼格才行。


2楼直接说问题,本来想放图的,但容易被盗,还是算啦。


回复
1楼2015-04-08 23:48
    上星期与高陆公主殿下@沧澈飘零 聊到潘皇后的问题,彼此都想起《建康实录》里对潘后的叙述。
    后谨淑,会稽句章人也。后自织室召入,得幸……


    再来看看书里对其他几位后宫的描述。
    后讳练师,临淮淮阴人也。随母渡庐江,庐江为桓王所破,皆东渡……
    后讳芳兰,太常滕胤族女。父牧,五官中郎将。帝为乌程侯时纳为妃,及此拜后,封高密候……

    主字小虎,大帝次女,步后所生,适朱据..……
    潘后那句描述跟这几句相比,很明显少了一个“”(或“”),其余基本一样。那么这个“谨淑”是什么意思呢?是潘后的名字还是性格的叙述?对此,公主殿下给出了她的看法。
    1.这些史料都是许嵩直接借鉴来的,并非自己所写;
    2.潘皇后在封建史家看来,形象比较负面,用春秋笔法贬低一级;
    3.《实录》的严谨度相对不高,可能出现字衍或缺字的情况。


    还有,王嘉《拾遗记》是这么叙述的(继续照搬聊天记录):
    吴主潘夫人,父坐法,夫人输入织室,容态少俦,为江东绝色。同幽者百余人,谓夫人为神女,敬而远之。有司闻于吴主,使图其容貌。夫人忧戚不食,减瘦改形。工人写其真状以进,吴主见而喜悦,以琥珀如意抚按即折,嗟曰:“此神女也,愁貌尚能感人,况在欢乐!”乃命雕轮就织室,纳于后宫,果以姿色见宠。每以夫人游昭宣之台,恣意幸适,既尽酣醉,唾于玉壶中,使侍婢泻于台下,得火齐指环,即挂石榴枝上,因其处起台,名曰环榴台。时有谏者云:“今吴、蜀争雄,‘还刘’之名,将为妖矣!”权乃翻其名曰榴环台。又与夫人游钓台,得大鱼。吴王大喜,夫人曰:“昔闻泣鱼,今乃为喜,有喜必有忧,以为深戒!”至末年,渐【相】谮毁,稍见离退。时人谓夫人知几其神。钓台基今尚存焉。
    【相】作人称代词可以有代指第三人称。也就是可能是别人在谮毁潘皇后。这一段完全看不出潘皇后形象不好。
    在当事人还可能是健在的晋代潘夫人的形象明显好于其后的朝代。晋代是崇尚神仙的时代,能被说成“神女”的人德行败坏的可能性有限。


    综合以上,她对于“潘谨淑”这个名字的的看法:
    1.潘皇后的名字有可能是“谨淑”
    2.鉴于《实录》的表述不够明确,连个“讳”都不给,不建议把这个结论作为铁定。原因有可能是:
    韦昭党同伐异,丑化潘夫人。而后世没有目击者的情况下,陈寿的书成为主流,韦昭的一些观点也板上钉钉,比如陆凯的忠诚度问题。
    不排除许嵩有可能是把自己的所闻所见和前人史料抄到了一起。因为许嵩与吴国各派系没有利益瓜葛,而且他比陈寿更加了解南京当地的风土甚至故实。
    3.潘夫人的问题和前面的全惠解非常相似。全惠解的问题可能是很大的错误。


    收起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楼2015-04-09 00:17
      我的看法是这样:
      1.“谨淑”基本可以确定是潘皇后名字,倾向于许嵩漏子或采用春秋笔法的可能。如果是描写其性格的话,那么《实录》这个叙述格式就是狗屁不通的(当然,不排除许嵩抽风的情况)。正常的叙述应该是:
      潘皇后,会稽句章人也,性xxxx。
      2.全后的记载来自《吴录》,与潘后的这条记载出自不同人之手,格式也完全不同。(全后的问题之前在策吧应该已经有共识,高陆公主殿下给出了“惠解”二字没有下划线的版本)


      现在的疑问主要有:
      1.“谨淑”二字(或一词)的解析,以及在潘皇后这条记载之前的使用记录(如果有的话)?
      2.在人物传记中,除了传主其名之外,有没有把非人名,比如概括或简介性格等等,放在传主籍贯之前的格式或者记载?
      我觉得这两个疑问一旦解决,标题疑惑将迎刃而解~


      收起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3楼2015-04-09 00:32
        我来抛砖引玉吧~说潘后的那句,如果谨淑是名讳,后面跟出身地,还说得过去。但如果谨淑是性格,后面跟出身地,未免文意颠倒~举例,我们向朋友介绍第三方的时候,首要提及的信息一般是直观的,如样子,名字等~之后再提非直观的,如地理,经历等,不是么?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5-04-09 00:59
          @沧澈飘零



          我觉得潘皇后的名字有可能是“谨淑”这个观点基本上靠得住。看看《建康实录》的记载:


          权皇后潘氏谨淑,会稽句章人。后自织室召入,得幸。常说梦有似龙头授己者,己以蔽膝受之,遂生少帝。
          【性阴妒善容媚,自始及卒,谮害无已。】既病,宫人侍疾,不堪劳苦,伺其昏卧,共缢杀之,〔68〕言中恶。寻而事泄,坐诛者六七人。

          都写成这样了,“谨淑”二字不可能是性格描述吧……


          收起回复
          5楼2015-04-09 05:50
            说真的,即使建康实录里这些词确实是人名,我也不太信。。。然后,同意谨淑是人名。X氏XX这种句式其实就是说姓名的句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5-04-09 09:04
              天啊噜我完全是不在节奏上


              收起回复
              7楼2015-04-09 15:10
                再谈谈“惠解”:
                根据这个帖子http://tieba.baidu.com/mo/q/m?kz=3415390701&from_search=1&see_lz=0&lp=home_collect_pb&fr=bookmark&pn=0&中18楼的解释,我已经逐步怀疑“惠解”不是全皇后的名字了:
                《三国志·卷五十·吴书·妃嫔传》裴注引《吴录》曰:“亮妻惠解有容色,居候官,吴平乃归,永宁中卒。”
                不过此处的惠解极有可能是个形容词,如果指的是人名,这句是非常唐突的,而且此注是注在传末,如是全夫人之名当注在传首,集解亦没有更多的说明。
                另外类似的句子还有《三国志·袁涣传》中的:“初,涣从弟霸,公恪有功干,魏初为大司农,及同郡何夔并知名于时。”以前有人认为公恪是袁霸的字且只截取“公恪有功干”一句,但从整句来看公恪则应该只是一个形容词。
                后通过关键词“惠解”搜索国学导航,则可知惠解一词应是指由佛缘慧根之类。
                其他有关惠解一词的记载:
                《太平御览·卷六百五十六 ◎释部四○异僧下》引《高僧传》:爰摩密多,此云法秀,罽宾人也。年至七岁,神明澄正,每见法事,辄自然欣跃。其亲爱而异之,遂令出家。罽宾多出圣达,屡值明师,博贯群经,特深煨蕤,所得门户,极其微奥。为人沉邃,有【惠解】,仪轨详正,生而连眉,故世号连眉禅师。
                《太平御览·卷六百五十五 ◎释部三○异僧上》引《晋书》:鸠摩罗什,天竺人也。世为国也。父鸠摩炎,聪懿有大节,将词相位,乃辞出家,东度葱领。龟兹王闻其名,郊迎之,请为国师。王有妹,年十二,才悟明敏,诸国交聘,并不许。及见炎,心欲当之,乃逼以妻焉。既而罗什在胎,其母【惠解】倍常。及年七岁,母遂与俱出家。
                《续高僧传卷第十一》:释[彰-章+青]渊,姓赵氏,京兆武功人也。……门人以为蒙类也。初未齿之。裕居座数观异其器宇。而未悉其【惠解】。乃召入私室与论名理。而神气霆击思绪锋游。对答如影响。身心如铁石。裕因大嗟赏。以为吾之徒也。遂不许住堂同居宴寝。
                我估计许嵩就是误以为“吴录曰,亮妻惠解有容色,居候官,吴平乃归,永宁中卒”中“惠解”是名字抄下来的。
                做一个不准确的猜测,《建康实录》中皇后:
                朱皇后虽然被封为皇后,但“休卒,群臣尊夫人为皇太后。孙皓即位月馀,贬为景皇后,称安定宫。”所以没有记录名字。
                孙权时期两位王夫人虽然被子孙追封为“大懿皇后”和“敬怀皇后”,但不像步皇后是孙权亲自追封,所以也没有记录下名字。
                由此看来,全皇后“会孙綝废亮为会稽王,后又黜为候官侯,夫人随之国,居候官,尚将家属徙零陵,追见杀。”不符合我上面提出的要求,所以惠解是形容性格的?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5-04-09 21:05
                  晕,说我这是广告贴,截图法上去


                  吴主潘夫人,父坐法,夫人输入织室,容态少俦,为江东绝色。同幽者百余人,谓夫人为神女,敬而远之。有司闻于吴主,使图其容貌。夫人忧戚不食,减瘦改形。工人写其真状以进,吴主见而喜悦,以琥珀如意抚按即折,嗟曰:“此神女也,愁貌尚能感人,况在欢乐!”乃命雕轮就织室,纳于后宫,果以姿色见宠。每以夫人游昭宣之台,恣意幸适,既尽酣醉,唾于玉壶中,使侍婢泻于台下,得火齐指环,即挂石榴枝上,因其处起台,名曰环榴台。时有谏者云:“今吴、蜀争雄,‘还刘’之名,将为妖矣!”权乃翻其名曰榴环台。又与夫人游钓台,得大鱼。吴王大喜,夫人曰:“昔闻泣鱼,今乃为喜,有喜必有忧,以为深戒!”至末年,渐相谮毁,稍见离退。时人谓夫人知几其神。钓台基今尚存焉。


                  要点
                  容态少俦(其实我不太懂这个词的意思),为江东绝色
                  同幽者百余人,谓夫人为神女,敬而远之
                  ----冯方女、大小乔、云别传中的樊氏、拾遗记中的孙亮四姬
                  (孙亮作绿琉璃屏风,每于月下清夜舒之。常爱宠四姬,皆振古绝色:一名朝姝,二名俪居,三名洁华,四名洛宝。
                  为四人合四气香,殊方异国所出,凡经践蹑宴息之处,香气沾衣,历年弥盛,百浣不歇,因名曰“百濯香”。或以人名香,故有朝姝香,丽居香,洛珍香,洁华香。亮每游,此四人皆同舆席,来侍皆以香名前后为次,不得乱之。所居室名为“思香媚寝”。)都被称之为“国色”。


                  时人谓夫人知几其神。
                  ----预言家?


                  吴主见而喜悦,以琥珀如意抚按即折,嗟曰:“此神女也,愁貌尚能感人,况在欢乐!”乃命雕轮就织室,纳于后宫,果以姿色见宠。
                  ----与“夫人与姊俱输织室,权见而异之,召充后宫”一致。


                  又与夫人游钓台,得大鱼。吴王大喜,夫人曰:“昔闻泣鱼,今乃为喜,有喜必有忧,以为深戒!”
                  ----即为题目中恶搞“东吴卞夫人”之意了。


                  至末年,渐相谮毁,稍见离退。
                  ----此与“侍疾疲劳,因以羸疾,诸宫人伺其昬卧,共缢杀之,讬言中恶。后事泄,坐死者六七人。”结局不一致。
                  潘皇后在公元251年左右立为皇后,而孙权在公元252年5月份去世,心想孙权还没有渣到如此地步,所以拾遗记有误?
                  我更倾向于三国志中的看法。


                  收起回复
                  9楼2015-04-09 22:25
                    综上所述,我对潘夫人的性格更倾向于“性险妒容媚”,而不是“东吴卞夫人”。所以对于“谨淑”,依照原文:
                    后谨淑,会稽句章人。后自织室召入,得幸。常说梦有似龙头授己者,己以蔽膝受之,遂生少帝。
                    性阴妒善容媚,自始及卒,谮害无已。既病,宫人侍疾,不堪劳苦,伺其昏卧,共缢杀之,〔68〕言中恶。寻而事泄,坐诛者六七人。
                    对于潘皇后的描写,这里几乎照搬三国志里面的。倘若是拾遗记里的“东吴卞夫人”,此处“谨淑”作性格讲不是自相矛盾?况且后面有性格描写“性阴妒善容媚”,所以“谨淑”应该是姓名。


                    收起回复
                    10楼2015-04-09 22:47
                      上些《神女赋》,难道是众人心目中潘皇后的形象?  

                      【赋】楚宋玉高唐赋曰:楚襄王与宋玉游於云梦之台,望高唐之观,其上独有云气,崒兮直上,忽兮改容,须臾之间,变化无穷,王问玉曰:此何气也,玉对曰:所谓朝云者也,昔者先王尝游高唐,怠而昼寝,梦妇人曰:妾巫山之女也,为高唐之客,闻君游高唐,原荐枕席,王因幸之,去辞曰: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朝视之如言,故为立庙,号曰朝云,始出状若何,玉对曰:其少进也,晢兮若妖姬扬袂障日而望所思,忽兮改容,偈兮若驾驷马而建羽旗,湫兮如风,凄兮如雨,风止雨霁,云无处所,惟高唐之大体,殊无物类之可仪比,巫山赫其无畴,道互折而曾累,遇天雨之新霁,观百谷之俱集,濞汹汹其无声,溃淡淡而并入,中阪遥望,玄木冬荣,煌煌晔晔,夺人目精,烂兮若列星,曾不可殚形,绿叶紫裹,朱茎白蒂,纤条悲鸣,声似竽籁,清浊相和,五变四会,感心动耳,回肠伤气,长吏隳官,贤士失志,愁思无已,叹息垂泪,王乃乘玉舆,驷苍螭,於是乃纵猎者,基趾如星,传言羽猎,衔枚无声,霓为旌,翠为盖,风起雨止,千里而逝。

                        又神女赋曰:楚襄王与宋玉进於云梦之浦,使玉赋曰:高唐之事,其夜王寝,梦与神女遇,其状甚丽,王异之,明日以白玉曰:其始来也,曜乎若白日初出照屋梁,其少进也,皎若明月舒其光,须臾之间,美貌横生,烨乎如华,温乎如莹,五色并施,不可殚形,振绣衣,被袿裳,醲不短,纤不长,步裔裔兮曜殿堂,忽兮改容,婉若游龙,乘云翔,何神女之妖丽,合阴阳之渥饰,被华藻之可好,若翡翠之奋翼,毛嫱障袂,不足程式,西施掩面,比之无色,望余帷而延视,若流波之将澜,奋长袖以正衽,立踯躅以不安,意似近而既远,若将来而复旋,褰余帱而请御,顾女师,命大傅,欢情未接,将辞而去,迁延引身,不可亲附。

                        魏陈琳神女赋曰:汉三七之建安,荆野蠢而作仇,赞皇师以南假,济汉川之清流,感诗人之攸叹,想神女之来游,仪营魄於仿佛,讬嘉梦以通精,望阳侯而瀇漾,睹玄丽之轶灵,文绛虬之弈弈,鸣玉鸾之嘤嘤,答玉质於苕华,拟艳姿於蕣荣,感仲春之和节,叹鸣雁之噰々,申握椒以贻予,请同宴乎奥房,苟好乐之嘉合,永绝世而独昌,既叹尔以艳采。又悦我之长期,顺乾坤以成性,夫何若而有辞。

                        魏王粲神女赋曰:惟天地之普化,何产气之淑真,陶阴阳之休液,育夭丽之神人,禀自然以绝俗,超希世而无群,体纤约而才足,肤柔曼以丰盈,发似玄鉴,鬓类刻成,戴金羽之首饰,珥昭夜之珠珰,袭罗绮之黼衣,曳缛绣之华裳,错缤纷以杂袿,佩熠爚而焜煌,退变容而改服,冀致态以相移,税衣裳兮免簪笄,施华的兮结羽仪,扬娥微盻,悬藐流离,婉约绮媚,举动多宜,称诗表志,安气和声,探怀授心,发露幽情,彼佳人之难遇,真一遇而长别,顾大罚之淫愆,亦终身而不灭,心交战而贞胜,乃回意而自绝。

                        魏杨修神女赋曰:惟玄媛之逸女,育明曜乎皇庭,吸朝霞之芬液,澹浮游乎太清,余执义而潜厉,乃感梦而通灵,盛容饰之本艳,奂龙采而凤荣,翠黼翚裳,纤縠文袿,顺风揄扬,乍合乍离,飘若兴动,玉趾未移,详观玄妙,与世无双,华面玉粲,韡若芙蓉,肤凝理而琼絜,体鲜弱而柔鸿,回肩襟而动合,何俯仰之妍工,嘉今夜之幸遇,获帷裳乎期同,情沸踊而思进,彼严厉而静恭,微讽说而宣谕,色欢怿而我从。

                        晋张敏神女赋曰:世之言神仙者多矣,然未之或验也,至如弦氏之妇,则近信而有证者,夫鬼魅之下人也,无不羸病损瘦,今义起平安无恙,而与神女饮宴寝处,纵情极意,岂不异哉,余览其歌诗,辞旨清伟,故为之作赋,皇览余之纯德,步朱阙之峥嵘,靡飞除而入秘殿,侍太极之穆清,帝愍余之勤肃,将休余於中州,讬玄静以自处,寔应夫子之好仇,於是主人怃然而问之曰:尔岂是周之褒姒,齐之文姜,孽妇淫鬼,来自藏乎,傥亦汉之游女,江之娥皇,厌真愆,倦仙侍乎,於是神女乃敛袂正襟而对曰:我实贞淑,子何猜焉,且辩言知礼,恭为令则,美姿天挺,盛饰表德,以此承欢,君有何惑,尔乃敷茵席,垂组帐,嘉旨既设,同牢而飨,微闻芳泽,心荡意放,於是寻房中之至嬿,极长夜之懽情,心眇眇以忽忽,想北里之遗声,赋斯时之要妙,进伟服之纷敷,俯抚衽而告辞,仰长叹以欷吁,乘云雾而变化,遥弃我其焉如。

                        梁江淹水上神女赋曰:江上丈夫,游宦荆吴,首卫国,望燕路,历秦关,出宋都,遍览下蔡之女,且说淇上之姝,乃造南中,度炎州,经玉涧,越金流,路逶迤而无轨,野忽漠而鲜俦,既而精飞视乱,意去心移,倚靡{艹陵}盖,怅望蕙枝,一丽女子,碧渚之崖,冶异绝俗,奇丽不常,青琴羞艳,素女惭光,恨精影之不滞,悼光晷之难借,阅有无於俄顷,验变化於咫尺,野田田而虚翠,水湛湛而空碧,乃唱桂棹,陵冲波,背橘浦,向椒阿,苟悬天子有命,永离诀其若何。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5-04-09 23:36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5-04-11 09:39


                          名淑无误


                          收起回复
                          14楼2017-09-10 19:36
                            本吧居然也如此冷清了。


                            收起回复
                            15楼2018-02-05 01:02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1)
                              16楼2018-08-17 20:47
                                过两天就要开启一段新的求学生涯了,爪机上从搜索卢梭伏尔泰到叔本华尼采再到瓦格纳亨德尔和卡尔李希特。感觉读书和读人一样艰难,看似很简单的东西,越往后越觉得区别描述起来很困难(手上在读《品味与职位》,今天在感叹阎步克写《北魏对萧梁的官阶制反馈》这一节时他本人是有多兴奋)。
                                可能是过了好久之后才发现原来自己和乔爷是曾经爱过又分手的恋人,毕竟兴趣爱好和生活方式不同。在没有经过刻意训练(99%的概率)的前提下,双方都秉承着随缘合趣就聊的原则,确实难以持久。
                                但是,依然会偶尔回来啃旧粮、查阅乔爷教导的音乐知识。至于球迷这一块,估计这辈子都学不会
                                偶尔的回啃,为了今后某日的再相逢能跟上乔爷的节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9-08 20:10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