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吧 关注:1,612,775贴子:26,122,942

【授权转载】白费力(盗笔衍生/解密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随便摸张图镇楼求不打。


2L3L留给我2L3L留给我【【2L3L留给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2L授权3L就给我这个小透明做下自我介绍以及食用说明注意事项啥的吧_(:3」∠)_
以下是废话……(依旧废话多)
觉得标题取得好傻……衍生的话肯定有解密啊……算了忽视它吧我就是取名废……【倒地】
之所以选在半夜发帖,一是因为这帖拖了很久我再不发就没时间了,二是这时候应该没什么人插楼……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楼2015-02-28 00:38
    黑麒麟、反骨死妈、木上楠花被楼主禁言,将不能再进行回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5-02-28 00:39


      转自LOFTER
      原作者:@十翼


      收起回复
      4楼2015-02-28 00:4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5-02-28 00:40
          直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5-02-28 00:40
            呀十翼大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5-02-28 00:41
              小板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5-02-28 00:41
                搬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5-02-28 00:4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5-02-28 00:4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5-02-28 00:41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5-02-28 00:42
                        期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5-02-28 00:42
                          直播~这里栗子,点赞暖贴小天使





                          ——




                          思念成海,水淹长白。吴邪用一生,点一盏灯,守一扇门,等一个人。


                          --来自无敌小丑比栗子客户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5-02-28 00:43
                            好唯美
                            有意境
                            十五字十五字十五字十五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5-02-28 00:45
                              顶贴。





                              催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5-02-28 00:47





                                hi机智帅气聪明正直勇敢就是我我就是楼主。
                                这里新白透一枚,大家可以叫我包子。
                                本帖龟速慢更,喜欢请点“收藏”么么戳。
                                实在不方便的可以要求艾特,不过名额有限。
                                你们的喜欢与支持就是我更帖的最大动力。√
                                楼主不定期发神经,可能会很久不更新【喂】,有时候可能会发一些觉得不错的东西跟大家分享【啥?】……
                                好了大概就是这样,希望大家常来看帖,潜水的多来留留言啊!


                                收起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7楼2015-02-28 00:48
                                  你们这群坏人,大半夜居然这么热情!本透明真的吓到了……【别说废话了快发文啊!】
                                  请点击“只看楼主”!


                                  收起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8楼2015-02-28 00:50
                                    【【爱本身不求结果 白费力又如何】】





                                    第零章 背后






                                    少年看着自己头顶那张巨大而毫无生气的脸,一下背过气去。


                                    张胜景俯身看了好几眼,确定他是真的晕过去了,才扶了扶头上极为笨重的防毒面具。


                                    “怎么办?要不要处理掉?”他问。


                                    张胜景身后的女孩子推开他,从兜里拿出一副军用手套给自己戴上,过去检查那少年的背后。


                                    少年的布衫被腐蚀出了一个孔洞,露出底下血淋淋的皮肤。强酸对人体的伤害很大,这个位置又容易伤到脊椎的神经,也许会造成严重的后遗症。


                                    女孩子道:“这家人在当地势力很大,长沙这一片的淘沙行业都是因他们而起,如果他们一齐失踪,不出三天,就会有人循着痕迹找到这个墓。”


                                    张胜景皱起眉头,这事态有些超出了预期,他们寻找的东西竟然先被这一伙吴姓的土夫子抢了先,掉包是来不及的,没想到这帮淘沙的会认出帛书的价值。


                                    女孩子显然是两个人中拿主意的那个,她给少年的背做了处理,又从医药包中取出了一支相当珍贵的针剂,意思就是要留他一命。


                                    张胜景心疼道:“确定要留活口?我们在长沙的人手不多,这些人的文化水平也不高,等他们解开帛书再找到下一个斗,不知道要过去多久,我们没有时间了。要不要请示一下本家的‘那一位’。”


                                    女孩子还蹲在地上,没有说话,张胜景觉得奇怪,往前走了一步。


                                    她好像被什么定住了一动不动,注射完毕的针管还拿在她的手中,就那么静止了。


                                    张胜景喊了几声她的名字,那女孩的两只手却忽然泄了力气,头部也往前一低,好像被人抽走了线的木偶。


                                    针管从她手里滑落,滚到了张胜景的脚边,他下意识地踩住。


                                    他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镖子岭这里的墓没有人提前来过,这里是被禁止进入的一块区域,他为了贪功才答应和这个别家的女孩一起探路,女孩的身手和血统都让他忌惮和钦佩——她也中招了?这怎么可能?她不是有麒麟血吗?


                                    如果她都会中招,这尸毒就不是空气传播的而是接触式的,绝对不能小觑……他心里打着鼓,却没有忘记打小就熟记的知识,小心翼翼地往女孩身边走去。


                                    “你怎么了?”


                                    女孩的脸色苍白,从侧面看,肌肤似乎都开始僵硬了。


                                    张胜景没有胶皮手套,不敢直接上手试探她的脉搏,于是伸了一只手去感受她的鼻息,心里做了最坏的打算。


                                    他们这一路人的命,对上面那几家来说本如蝼蚁一般,更何况是半私自争功的行动,如果在这里损失了人手,没有后援,也不会有任何人发现。


                                    女孩猛地睁开眼睛,一把扯住张胜景探过来的手腕,往前死命一拉,同时甩出一把薄刃。张胜景一声惊呼都没来得及发出,就狠命撞了上去。


                                    他感觉到腹部一凉,疼痛过了几秒才汹涌而至,视角天旋地转之后,他的防毒面具里满是吐出来的鲜血,差点把自己呛死。


                                    女孩的动作让他恐惧而疑惑,他心中有无数个问号,他曾经以为自己爱上了这个别家的女孩子,还思考过自己的血统没有女孩好,如何向对方的父母提亲。


                                    他在弥留之际挣扎着,嘴唇翕动,女孩子知道张胜景是想叫自己的名字,于是低下身子对他嫣然一笑,道:“别费劲了,我姓汪。”


                                    张胜景眼里的愤怒一下喷涌出来,然后熄灭了。


                                    女孩子看着他喉管上漂亮的口子,擦了擦自己银亮的匕首,叹息道:“你们家近年造的东西,大多不好用。黑金已经稀缺到非本家就不配备了?”


                                    当然不再有回答了。


                                    远处传来咯咯咯咯咯的声音,女孩子收起脸上鄙夷的神色,嘴里也发出一系列奇怪的声调。


                                    像是回应它似的,草丛里爬出来一只黑色的蛇,它吐了吐信子,闪电一般盘到了张胜景的脖子上,照准他喉管上的洞,慢慢挤了进去。


                                    不一会,张胜景就又重新站了起来,只是脖子弯曲成了一个奇怪的角度,头好像马上就要掉了一样。


                                    女孩嘴里又说了一些什么,张胜景便以一个匍匐的姿势去到了少年的背后,像研究他的伤势一样在伤口的位置在那里趴了好一会。


                                    “记住了吗?这是新的读取者。”女孩对张胜景说,后者从少年身边立了起来,抖了两下,拖着脚以诡异的速度闪进了树林。


                                    女孩再次低头检视少年的情况,因为没有条件仔细手术,她只好用一根长针在少年的鼻部扎了几个穴位。


                                    少年似乎睡熟了,对发生的一切浑然不觉,身上因为尸毒而暴起的红疹,却以可见的速度消下去,呼吸也恢复了平顺。


                                    “你会百邪不侵,许多人会羡慕这种特殊的体质,出入任何凶险的斗你都不会有事。不要叫我们失望。”






                                    三天后,冒沙井。


                                    少年从一个漫长而真实的噩梦中清醒过来,梦中的他咬死了自己的父亲和二哥,残留的愉悦混合了清醒之后的负罪感,转化成了巨大的恐惧,让他几乎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看清周围之后,他的恐惧又升级了——他居然闻不出熟悉的土地味和周围人递来的药剂。


                                    他完全失去了嗅觉。


                                    闻土是他们这一支最出名的手艺,鼻子废了,相当于断了生路。


                                    家养的土狗狂吠起来,头顶上传来侦察机低飞的声音,屋子外又开始了一轮小小的骚乱。这是抗日战争后期最黑暗的一段时期,其实根本没有时间去恐惧。


                                    少年摸了摸那只黄狗的头。


                                    少年还不知道,他带回来的那一卷帛书,正式让他的家族纠缠进了一场绵延了几千年的博弈。


                                    少年还不知道,他的体质悄然发生了变化,他变成了能接近真相的那小部分人之一,虽然并非自愿。


                                    少年还不知道,在没有人注意到的角落中,有几双蛇的眼睛锁定着他的一举一动。


                                    少年还不知道,他因为失去嗅觉而想出的办法,是唯一的转机。



                                    收起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9楼2015-02-28 00:52
                                      第一章 吴邪的记录——安全感






                                      从西藏回来之后,我花了很长一段时间调整心情,一开始没有成功,情绪低落到险些需要药物帮助的程度,更一度停止了连续地整理和记录,因为回忆性质的东西对我想要做的事情并没有实质上的帮助,过分沉浸于过去,还会让人有迷失和恐慌的感觉。


                                      闷油瓶口述的记录,我不得不在雪山中就毁掉了,只把值得思考和有启发意义的部分留在了我自己的另一本笔记之中,这样,在我需要理顺一些矛盾点的时候,能够及时对比和参考。


                                      然而讽刺的是,我之前记下的大部分是无关紧要的东西,甚至不是真实存在过的场景,我为自己浪费了那么多时间去写废话感到了无比的后悔,却舍不得彻底丢弃自己长篇的笔记。


                                      看来我并不能做一个合格的小说家,也没法当个合格的记录员。


                                      楚门的月亮是人造的,每想到这一点我就后怕,但我知道自己不能够放任这种情绪,否则一定会先把自己逼上绝路。


                                      现在能确定的是,我所处的环境并不安全,而闷油瓶留给我的线索又没有足够明确的指向。当下最好的办法只能是死记硬背,把他留给我的也许是提示的东西全都记住。


                                      我每天在睡前梳理在壁画中看到的每一个关键点,等待着把整个版图穿起来的机会。


                                      这种近乎强迫式的用功,让我不自觉地联想到了大学时期的考前抱佛脚,但那个时候我大部分精力都在打一份立马可用的精美小抄上,属于应试,如今却是真正在“学习”,并且不存在一个准确的考期。






                                      实际上我知道地越多,就越意识到自己对十年之约的准备可能毫无意义。闷油瓶所处的情况,以现在的我,根本连说“准备”的资格都没有。


                                      我不知道门开启的时间点如何计算,对开门的方法也知道得太少。如果按照汪藏海和陈文锦的办法,非张家主族的人,确实可以认准十年一次交替的时机进入青铜门后,但这也是我碰到的第一个矛盾点。


                                      1993年陈文锦进入青铜门,2003年忘记自己真正身份的闷油瓶混入青铜门,作为老九门后人的我,能混进门的时间应该是2013年。


                                      闷油瓶是2005年和我告别,他已经进去了5年,我相信他的行为改变了开门的认证机制——虽然不想承认,闷油瓶应该对我去接班是毫无期待的,所以不管是2015还是2013,如果我找不到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拿着鬼玺去了也是白去。


                                      到现在我才有点明白闷油瓶对我和其他人的态度,一方面是实在看不下去傻逼犯蠢,另一方面是他有种让人惊叹的善意——“想活下去的我都救”的想法,在这个行业里就跟笑话一样,闷油瓶却让它实现了。


                                      说到底,能力才是真正重要的,闷油瓶足够强,所以就算他的办法很烂,拖泥带水救了很多累赘,他也能够按照自己的目的做下去。他过去对我所有行为说穿了只有一个意思:你太弱了,就算告诉你也什么都做不到,一边玩蛋去吧。


                                      这显然不是一个愉快的脑补。


                                      我和胖子不一样,我不愿意真的一条条去评价闷油瓶的选择和牺牲,更加不能够接受自己身边其实已经无人可用的现实。


                                      不过不接受也得接受了,胖子得回巴乃继续看着张家古楼的入口,而我真真正正成了孤家寡人,汪家的渗透我目前毫无头绪,身边根本无人可信,处处受制。


                                      而我又有太多事情没有搞明白,首先是那种蛇是不是在墨脱之外还确有其物,蛇巢——或者说蛇矿,位置是不是真的如壁画上写的那样存在好几个;其次是蛇“记录”读取的方法,那些壁画显然用了夸张的手法。


                                      我总不能把抓到的口信蛇都直接吃了吧?或者放它们直接咬我?这一点还需要更多的资料。


                                      在我面前有两条路走,一是听胖子的,老老实实做自己的生意,等到15年多带点人物力的去开门接班,就当我们查到的那些信息都不存在,相信闷油瓶已经有万全的对策;二是明知道最终结果很可能是一场空,也查下去,而且是一个人查。






                                      我选了第二种,但坚定我决心的并非是我对汪家的愤怒和恨意,而是更加虚的一个东西。


                                      我想可以称之为安全感。


                                      我的精神状况已经开始不稳定了,所以才会对这种感觉特别执着。接触黑毛蛇的后果,那几个教授还没有跟我说明白,研究结果我也并没有拿到,但接触的后遗症之一“噩梦”开始极大地影响我,并且由于我无法真切的解读那些信息,认知上也更加混乱,有时甚至无法区分自己是睡着还是醒着,也找不到可以参照的标志。


                                      突如其来的恍惚是相当危险的,尤其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安全感”比区分幻觉和现实更加重要。我之前几乎都是从闷油瓶、胖子还有潘子身上感受到安全感,所以去查跟闷油瓶相关的东西,这种行为本身对我就类似一种安慰剂。


                                      这种安慰效应,在我跟着胖子回到巴乃去拿闷油瓶留下的铃铛时,达到了顶峰,最终促使我作出了这个决定。






                                      当时闷油瓶把铃铛留在了羊角山的入口附近,山壁上利用树木和石块摆出了十分巧妙的掩藏和落脚处。从雪山回来后我的身手好了很多,爬几十米的高度不在话下,几乎连汗都没出就回到了地面。


                                      刚想感慨一下今非昔比,胖子就点醒了我:“天真,你不会真以为自己身手特别好吧?”


                                      我觉得他笑得诡异,马上有点不服气,结果胖子打断我道:“这地方是专门修的。”


                                      “你是说这是张家专门修来存东西用的?”我问他。


                                      胖子摇头:“小哥留下的线索很多,却都是七零八落的。如果是以前,老子肯定要陪你去慢慢翻个底朝天,但是现在我却不打算陪你,你难道就不奇怪?”


                                      我心说我是觉得奇怪,不过你也到了服老的年纪,巴乃这也需要留个人看着,你不跟我去也不算太奇怪。


                                      “因为小哥留下的线索只有你可以找到,也只有你能拿。”胖子道,“这才是第一条而已。盘马死了,那些老外都散了,只有我和阿贵还记得到这的路,如果是别人要进山,不管怎么样老子都会第一个知道。你再看看刚刚你踩的石头和伸手借力的洞,都是有讲究的,刚好是最适合你的身高和手长的位置。”


                                      我心中一震,抬头去看,发现好像真是如此,我身高一米八一,臂长跟身高相近,那几块石头都刚好在我最方便发力的范围内。


                                      “小哥早知道你想要做什么,他也说过,你想做的都没有意义。想知道秘密的人很多,你和他们比根本没有优势,为了你不会提前把命搭上,他才留了消息和信物。”胖子道。


                                      我想到闷油瓶在来找我道别前,消失了整整一年。难道他那时候就已经算到了今天这一步?


                                      张家人计算和布局的时间单位跟普通人完全不同,我再次领略到了他们难以理解的缜密思维方式。


                                      “小哥留线索,不是叫你去查真相,而是要保你的命。如果没有这些,你查到了也是个死。他在用这种方式提醒你,他早都知道会发生什么了,你查下去顺着线索走到底,只是看一道证明题罢了,改变不了什么的。”


                                      “你还知道证明题。”我给自己点了支烟。


                                      胖子拍拍我:“从墨脱出来老子就明白叫你放弃很难了,也只是再劝最后一次。小哥比你我想得都要厉害,他都说了没意义,你还不乖乖听话?”


                                      “也许会是白费力,可白费力不是一件没意义的事情。”我道,“不费这个力我后半辈子都会睡不好,查查他留下的东西,我反而能把这剩下的几年给睡踏实了。”


                                      胖子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你小子怎么这么倔。”


                                      “他花心思留了这些东西,我不都找一遍,怎么对得起小哥的苦心?”我也道。


                                      胖子哎哟了一声,说明明就不是这个意思。


                                      我摸着手心里那支小小的铃铛,里面灌注了松香,发不出一点声响。包裹铃铛的是一段蛇蜕,我不明白为什么闷油瓶要用这样的东西来装,难道他心里已经预测到蛇皮袋的fashion概念了?今年流行什么款都知道?


                                      蛇蜕很脆,捏了一下就彻底碎掉了,黑色的粉末糊了我一手。我打了一个喷嚏,忽然有点恍神,眼前似乎出现了闷油瓶六年前在这里布置的身影。


                                      但再定睛去看,这个身影就又消失了。


                                      我心里啊呀了一声,那种幻觉这样也可以出现?


                                      蛇蜕粉末的关系吗?莫非那种蛇是要用闻的?




                                      TBC


                                      回复
                                      20楼2015-02-28 00:53
                                        今晚先更到这里?请不要怜惜我,大力的插楼吧各位!


                                        放一张@苏溟 大人的签子,各位晚安。


                                        回复
                                        21楼2015-02-28 00:55
                                          为了连接大人默默沙发一个……


                                          收起回复
                                          22楼2015-02-28 01:05
                                            包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5-02-28 01:05
                                              围观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5-02-28 01:42
                                                女神的白费力!
                                                必须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5-02-28 01:44
                                                  看这里,LZ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5-02-28 01:46
                                                    连接七大大,你这么晚不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5-02-28 02:38
                                                      包子我昨天十一点就睡了!!
                                                      ﹏﹏﹏﹏﹏﹏﹏﹏
                                                        “小哥!太好了你终于出来了,你知不知道这十年发生了好多事,我……”
                                                        “该你了。”
                                                      【是不是终极装不下太多情绪,是不是风雪吞没了你与我相同的欣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5-02-28 07:11
                                                        我要是多刷几楼的话你会揍我吗!
                                                        ------“我要跟别人跑了!”
                                                          “没事,你腿短跑不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5-02-28 07:16
                                                          还没写完你可以慢慢搬!
                                                          ------“我要跟别人跑了!”
                                                            “没事,你腿短跑不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5-02-28 07:17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