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2,769贴子:1,287,256
  • 27回复贴,共1

【无处&逆风同人】隐疾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cp为肖玄x林竟,自带避雷针


回复
1楼2015-02-17 12:06
    肖玄暗恋小竟,想想就觉得带感呢,卤煮请看到我真诚的眼神,求日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5-02-17 17:10

      T城的夏天雨水很多,且颇缠绵,非要让玻璃窗上贴满细长的雨丝,把人的全身打湿才算罢休。这样的天气,只会让人想要睡觉。

      肖玄在薄薄的被单里翻了个身,胳膊和腿搭在怀中的抱枕上。身体还残留着前几天纵情过度的疲乏感。

      “叩叩叩……” 有节奏的敲门声分外刺耳。肖玄揉了一把头发,从床上爬起,换上了干净的睡衣,然后半眯着眼睛打开门。

      “学校里有点事,所以回来的晚了些。”欧阳希闻脱下潮湿的外套,从口袋拿出随身携带的纸巾擦眼镜。

      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肖玄一眼。

      这样类似逃避的态度不是一天两天。肖玄一直在耐心的等他摊牌,维系着仅有的耐心等。

      “我等了你好久呢。”肖玄弯下腰把欧阳脏的不成样的皮鞋立在一边,冲他乖巧的笑了笑“外面很冷吧,我去帮你泡杯茶。”

      欧阳希闻出神的看着为他冲泡茶水的少年——眉宇间的青涩还未褪尽,但已然几近完美。

      这个人从十六岁开始就占据了他的世界。当时他以为自己要一辈子隐藏起[同性恋]的标签,一声不响的度过俗常的日子,却意外和他最欣赏的学生走在一起。

      他是真的爱肖玄。哪怕肖玄曾反反复复的欺骗他,摧毁了他的希望又去重建。多么可恨。可他还是放下尊严,不去想因那一次殴打而受伤的腿,如履薄冰的继续这段关系。

      欧阳有时会想,他和肖玄又有什么区别呢?不过是肖玄在欺骗他,而他在自欺欺人而已。

      自从那天被林竟硬拉到nar吧,发现肖玄在和一个漂亮的男孩子缠绵时,欧阳希闻突然觉得可笑起来。用尽最后一点勇气去保留的东西,到底还是留不住。出轨这种事情发生在肖玄身上再正常不过。他才二十出头,容貌秀丽,年轻有为,怎么会真心和一个身上有疤,懦弱平庸的人生活。

      “肖玄。”欧阳希闻终是忍不住开口。

      “嗯?”

      “你这几天,去找了……那种人吧?”

      “是。” 肖玄的神色很坦然,但也有了几分歉意“我心情不太好,看你又累。”

      肖玄说完,竟然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欧阳希闻垂下眼,只是讷讷道“我知道了”然后回到房间锁上门。

      肖玄很想像往常一样敲着门说“老师,对不起,原谅我嘛。”但他只是颓然的背靠着墙,揪紧衣领,大口呼吸着。
      ===========

      肖玄视角

      有些时候我在想。

      爱情是什么?

      这个问题听起来似乎很蠢,还带着些腻腻歪歪的空洞。

      可我控制不住我的思想,正如我控制不住内心深处汹涌翻滚的欲念。大概我是这世界上最可笑的伪装者,连自己为何要这样伪装的目的都忘记。

      有人说我擅长玩弄人心,其实并不是,能玩弄的,仅仅是属于我的心而已。

      林竟从来不属于我。

      林竟和我一个年级,比我大两岁,却和我从来没有什么交集。唯一的一次,是在高一的时候。

      当时离放学已有一段时间,学生陆陆续续散了大半。我还没走入篮球场,就被一个脏兮兮的篮球砸中下巴,牙齿猛烈撞到嘴唇,渗出了一点血珠。

      干!我的脑子蓦地空白,气愤却又不好发作,暂且先用手背抹了一下嘴唇。

      “对不起啦……”说着道歉的话,脸上还是笑眯眯的“啊……全是灰……”

      碍于要保持好学生的形象,我忍住没有打掉贴在我脸上的手。但等脸被托起来轻抚时,我倒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在眼前晃动的手指纤细匀称,比一般男孩的手要好看很多。

      这种擦灰尘的方式未免有些奇特,我抬眼看了一下他,发现他的神色也很尴尬,但又不好停下动作。周围稀稀疏疏来往的同学尽力憋着笑,表情称得上扭曲。

      幸亏我的刘海够长,可以遮挡住一部分脸,不然他一定会发现我红透的耳根。手指附在皮肤上的感觉很舒适,又带着一种奇怪的战栗,想告诉他够了快停下,却又做不到。

      “呼~”大概是觉得清理的差不多,林竟朝我的脸上吹了一口气。

      这下索性连脖子也红了,我低下头,很想找个什么东西打一拳。

      “小学弟,你在害羞?”林竟侧过脸打量我,黑亮的眼睛带着狡黠。
      这位几乎全校闻名的王子林竟真的让我无言以对了,虽然我比他小,但一直和他在一个班,还是学生会会长,就算他不记得我,也应该记得南高没有初中部。他自己也在高一,哪里会有什么学弟。

      我的心情简直糟到极点,敷衍的和他打了个招呼后就匆匆离开。

      这次的经历实在是不愉快,但也无关紧要,我渐渐就把这件事忘记了。因为要忙的事情太多,比如学生会大大小小的事物。

      作为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代表,自然要保持应有的形象。我不可能像林竟那样连掩饰都懒得掩饰,他除了空有一张皮囊和不错的家世,没有任何值得肯定的地方。对他,我可以说是有点不屑。

      本来自身污点就很多了,逃课,不学无术,头脑简单,现在又多了滥交一条。听说他是gay,我更是恶心到不行。恶心到……连中午吃的饭都吐了出来。

      “肖玄,你怎么了?”

      “没事,可能是胃不好。”我弓着腰费力的呕吐着,酸水冲上喉咙的难受感让我的眼泪也不受控制的砸在地上。

      我才十四岁。我不想喜欢同性。这么难受可能是因为……我只是同情林竟而已,同情他堕落到这种境地。
      ==================


      “肖玄……啊……”金发男孩的手被迫扣在我的背部,身体随着抽.插的幅度颤抖着。胶合处因摩擦产生的灼烫烧散了我的理智。我按住他的腰,整根没入,肆意在他体内戳弄。

      “靠…..你轻点儿……唔…”在我身下乱成一团的男孩,是林竟。他的脸上没有平时的玩世不恭,只有陷入情欲的魅惑。精致的鼻梁,下巴到颈部连成优美的起伏线,我半带吸吮的吻过去,直到看见他的眸中水汽渐浓。

      持续的律动暂停后,两人的小腹都有些湿滑,我顺着他的人鱼线向下摸,良好的手感让我不由顿了顿。“痒….”林竟嘀咕着抓住我的手腕,磁性的男声很好听。

      我几乎是噬咬着含住他的嘴唇,舌尖不带辗转直接探入,牵扯住他的反复交换津液。下身以更凶狠的攻势嵌进去。

      林竟倒吸一口冷气,双腿却缠的更紧,带点痛楚的细碎喘息毒药一般蚀人心骨。

      激烈的交缠让kingsize大床也止不住晃动起来,咯吱的声响十分羞耻……


      意识回笼,眼前的黑暗复又清明,我对着床上的一片狼藉,脸都要滴出血来。

      我知道这是什么,但一想到幻想的对象居然是林竟,太阳穴都开始突突的跳。林竟的忘情投入那么真实,我甚至怀疑,我是不是为这个梦不是真的而无措。

      但可以肯定的是,我喜欢掌控的感觉,所以势必会成为不动声色的游戏者,而不是被一枪击毙的怪兽。林竟对我毫无兴趣,我不可能得到他。

      Game over


      回复
      6楼2015-02-18 11:34
        肖玄渣请不要渣林竟,虐肖不虐竟吧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5-02-18 12:04
          十五岁,我的同龄人还在对着毛片打飞机,讨论中考试题的难易。我已经成为高二的学长,并在熟人的带领下进入nar。
          第一次的经历说不上多难忘,但也算是享受到了。
          我清洗干净后从浴室出来。发现John正坐在床头抽烟,侧脸被缭绕的烟雾衬得有些冷峻。
          他和林竟,只是长的像而已。
          我见过林竟躲在学校后门抽烟的样子,左手的食指和中指斜夹住烟,右手轻巧的拨开打火机,眯着眼瞥人的神态却一点儿也不世故,反而很干净无邪。
          我的眼角和喉咙突然干涩起来。
          一直以来,我以为对林竟的那些想法只是因得不到才只增不减,可我与John尽情欢爱时,把他当做林竟时,我还是不开心。
          那天晚上我躲在房里喝了很多酒,躺在地上破碎的酒瓶扎进了我的手掌。
          后来我被送进了医院,左手处隐隐的疤和伴随我多年的胃病记录了我不再认真的决心。
          和欧阳的纠葛,在我的意料之外。
          其实我一直不知道我对欧阳的感情。听起来很混账吧?
          照理说这么多年,哪怕我不愧疚,也应该会有爱的自觉。可惜很多感情不能用单一的标准去衡量。
          神话中的蛇发女妖美杜莎有一双蛊惑人心的眼睛,任何直视她眼睛的人都会变成石像。所有的石像虽不能说话,但他们的心里都在诅咒美杜莎。
          只有一个石像知道,是他自己愿深陷其中,他对美杜莎的责难远不比对自己的多。
          最终美杜莎也被感动了,她答应陪着石像,永远没有欺骗的和他在一起。
          故事到此结尾。可美杜莎仍是美杜莎,石像仍是石像。不会有任何改变。
          林竟重新出现在我面前,居然是以情敌的身份。对着老师〈希闻,希闻〉的叫个不停。
          他宁愿喜欢一些我无法理解的人,也不愿关注我。和我说话的语气不客气至极。
          就像很多年前我和欧阳在办公室里做,我听到了他的声音,激动到血液都开始逆流,最终却只是让他给卓文扬上了生理课。
          还有更早以前,老师让我和卓文扬联系挂课的学生,我假装哀叹卓文扬的好运气,其实潜意识觉得我们再无法靠近了。
          我在留学期间,偷偷回来过一次。正值林竟和卓文扬同居,醉生梦死之际。我趁他在nar喝醉时抱了他。天亮以后,发现被窝旁居然是凉的。
          但我不介意,林竟必定是属于我的。其实他喜不喜欢我,在不在意我又有什么所谓。
          他能记住我就好。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5-02-18 19:06
            Tbc@吴阿帅笑点低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5-02-18 19:08
              我的新版客户端不提示艾特,愁死了~肖玄居然做梦把小竟酱酱又酿酿,而且感觉蛮渣的,也不喜欢欧阳老师,求让小竟反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5-02-18 23:06
                啊啊啊啊啊啊林竟是卓文扬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5-02-19 12:33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5-02-20 22:31
                    干是什么东西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5-02-20 22:31
                      画面感很强!棒棒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5-02-20 22:38
                        不愧是夫人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5-02-20 22:39
                          羊年[FISTED HAND SIGN]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5-02-20 22:39
                            我好困先睡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5-02-20 22:39
                              我来催更辣催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5-02-21 14:00
                                我来人工置个顶,卤煮有空就更,没空不用理我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5-02-24 21:56
                                  催更^_^


                                  回复
                                  22楼2015-03-03 18:52
                                    我还以为更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5-03-04 20:12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