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红师吧 关注:2,614贴子:140,592

【原创】The mermaid(雷桑 HE肉慢炖 世界观其妙 原创女不苏)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就是这么个玩意,无爱者红叉。
如有雷同,不胜荣幸。
此处售卖板砖五角一只,请勿拍脸。


名叫雪狼的年轻女人麻利地用一把手术刀划开伤者的皮肤,开始检查胸腔的伤势。虽然在雷鸣眼里这种行为无异于二次伤害……不是他没见过世面,而是雪狼的医术太过凶残。这个女人颇似屠宰场雇佣的刽子手,眼神冷淡无光,就算血沾了一手套也不眨眼睛,似乎再切一具尸体所以不怕它再死一次似的。


维和大队长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躺在简陋单人床上的可不是一具待解剖的尸体,而是他们队的狙击手桑杰。
但是雷鸣不敢发出丁点儿抱怨的声音,就算他想立刻扑上去抢下雪狼的手术刀防止他的好兄弟喷血而死。他并不相信雪狼的医术有多高超,她甚至只是草草的腾出一张单人床就动了刀子。但这已经是最后的赌注了。医疗基地被炸毁,所有医官都不能在缺少消毒用具,药品和设备的条件下医治桑杰。他的伤势已经恶化的很严重,只好将他转移到离基地最近的科学二院,祈求能救回他一条命。
雪狼仍旧在雷鸣热得快烧着她的目光下,气定神闲的摆弄……不,是检查伤口。
雷明双手紧攥,冷汗涔涔流下。


……维和队不能没有狙击手……我们不能没有桑杰……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雷鸣不知不觉间咬破了嘴唇,口腔中尽是腥甜的血味。
床上的桑杰已经感受不到痛觉了,他脸色愈发惨白,连呼吸也微弱的难以耳闻。


你要撑下去啊,桑杰!


雷鸣在绝望的一秒一秒里濒临崩溃的边缘,他只等着在一声“他没事”里喜极而泣,或是在“对不起”中放声痛哭。他的眼球干涩得酸痛,但他知道让泪水充满它花不上半秒的时间。
雪狼终于停下了动作。他在雷鸣的注视下,放下手术刀,脱下沾满血浆的手套,转过身来面向他。
她的每一个动作都被无限的延缓 ,拉长,雷鸣恨不得立刻掐住她脖子问到底他 妈的怎么样了,但他又没有那个勇气。他生怕听见她说“我已经尽力了”


回复
举报|2楼2015-02-05 14:18
    沙发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5-02-05 14:19
      收起回复
      举报|5楼2015-02-05 14:24
        雪狼人设来一发~


        收起回复
        举报|6楼2015-02-05 14:38
          马克……


          回复
          举报|7楼2015-02-05 15:08
            楼主加油!GOOD!棒极!我点赞!


            收起回复
            举报|8楼2015-02-05 15:24
              大触必杀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5-02-05 16:00
                大触!!!!


                回复
                举报|10楼2015-02-05 16:12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5-02-05 16:42
                    棒棒哒,想当年我的代号就是雪狼……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5-02-05 18:17


                      回复
                      举报|13楼2015-02-05 18:43
                        顶!大触一个!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5-02-05 19:03
                          雷桑大法好 以及吧里到处都是大触还让不让人活_(:з」∠)_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5-02-05 21:44
                            雷桑大法好+1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6楼2015-02-06 12:56
                              “别一副要吃人的表情。”雪狼冷冷地打断了雷鸣的胡思乱想。


                              “他还没死透呢。”


                              没。死。透。
                              雷鸣僵在起身的途中。


                              没死透是几个意思!!??


                              雪狼自顾自的继续说:“但是要救他也难。”
                              “那就是能救!??求求你救救桑杰吧……他……”
                              “嘘…………”雪狼抱胸瞪视激动过头的雷鸣“这可是有条件的。”
                              “你们元将军半个月之前和我一起向上面递交了一批研究经费的申请书。只要他肯松口,我就救这小子。”
                              “通讯系统已经崩溃了,现在赶回去通知元将军肯定来不及了!元将军一定会答应的,求你先给他动手术吧!”雷鸣看向越来越虚弱的桑杰 “他已经快撑不住了!”
                              雪狼瞥了雷明一眼:“那怎么行。老元那只狐狸我信不着,人要是救活了,谁保证他不会赖账?”


                              “我保证!!”雷鸣几乎快要跪下去 “我用我维和队长的名义保证!!”


                              雪狼嗤笑一声:“你以为你的人头很值钱吗?这一套只在老元那管用,在我这可不好使。”


                              雷鸣几乎听见他咬合过度的颧骨发出了咯咯的声响。他死死盯住眼前这个不讲情理的女人,神情中的痛苦和愤怒几乎快把人灼伤。


                              “别吵……别吵……”雪狼把雷鸣的话硬是挡了回去“你再不抓紧回去通知老元的话,他可要断气了哦。”


                              你………………


                              雷鸣只觉得胸腔里的血液在翻涌。


                              多少次艰苦的战斗都坚持下来了,难道他居然要看着他的队友死在病床上,死在他眼前吗!?
                              ————何况眼前就有一个科学院的生物学研究专家!!


                              “立刻,救他。”雷鸣一字一句地说道,在今天之前他都不知道自己能发出这样低沉冰冷的声音。“


                              ”你在威胁我?“雪狼轻挑着纤细的眉梢,两弯长长的睫毛松散的笼着眼睛里骇人的寒意


                              “小子。你没有这个资格。”


                              回复
                              举报|17楼2015-02-06 14:17
                                沙发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8楼2015-02-06 14:19
                                  漂亮!!雪狼这性格真棒!嗯哈!!【爽


                                  收起回复
                                  举报|19楼2015-02-06 19:56
                                    “刀在我手里,医人还是杀人全在我一念之间。”雪狼将食指竖在唇上,心情很好似得轻柔地笑起来。
                                    “你只有二十几分钟的时间,除非我接到老元的切实消息,否则我不会管他。”


                                    “你只有,二十分钟。否则,他……………………”


                                    会死!!


                                    雪狼的话一字一句在他耳膜上爆裂开来。他连说一个字的时间都不敢浪费。


                                    转身,弯腰,屈膝。


                                    如同子弹一样冲向门口。


                                    是的,他只有二十分钟。否则,桑杰会死!
                                    那一切都是他的过失!


                                    心脏泵压血液的声音,和气流冲进气管的声音,在大脑里转化成一种混杂的具有韵律的节奏,雷鸣每一步踏在地上都像是在全身的肌肉上拨动了某一根弦,他的耳朵里响起了嗡鸣。


                                    好像一道长长的警笛。


                                    不能死,你不能死……
                                    维和队……不能没有狙击手。我们,不能没有桑杰…………


                                    被战斗碾压过的废墟上遍布瓦砾和尘土,雷鸣在硝烟弥漫的土地上狂奔,他是在和死神赛跑。
                                    他自己的情况也不算乐观,长时间压榨的脑神经已经疲惫不堪,没来得及处理的伤口在隐隐作痛,只要稍不留神就会陷入精神肉体分离般的眩晕。
                                    瓦砾绊住了脚,雷鸣失去平衡在尘土里翻滚了半周。全身的刺痛都叫嚣起来,他疲惫的有种就地躺下的冲动。但是他脑子里的长笛还在疯狂的回响。


                                    不能死……你不能死……
                                    一定要撑住啊……


                                    雷鸣猛地从地上翻起来,踉跄着继续奔跑。


                                    你可是最优秀的狙击手啊,谁还能取代你的位置?!


                                    他脑子里莫名的开始回放记忆里的片段。


                                    白发的狙击手轻抚爱情时专注的样子,对他自顾自的挑衅的样子,胜利之后明明很高兴又不肯承认的样子……雷鸣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把这些他认为“琐碎没用的,无关于战斗”的事情记得如此清楚。


                                    ……如果没有了桑杰……就再也没有人会和他猜中同一件事,再也没人会在暗地里和他较劲。在战斗中他再也不能期待狙击手带来的奇迹,他再也看不到这个占据了他大半记忆的人。


                                    再也触碰不到了,化为尸骨了,被埋葬,被遗忘…………


                                    不!不会是这样的!


                                    ……维和队不能没有狙击手……我们……不能没有桑杰!


                                    雷鸣突然感到致命的无力,就像他是个孩子时父亲死去那样让他悲伤。泪水顺着脸颊滚落下来,他听见心底的声音不停的呐喊:


                                    还没有结束!!!


                                    我不能接受这样的结局!


                                    我们不能没有桑杰……


                                    我…………


                                    我不能没有桑杰!!!!!




                                    “元将军……”
                                    雷鸣紧绷如弦的神经在进入基地时瞬间崩开了。他脱力一般跪倒在地上泣不成声。
                                    “……救救……桑杰啊!”


                                    收起回复
                                    举报|20楼2015-02-08 13:13
                                      大触你出线了……………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


                                      ……
                                      “狼姐,那个人是……维和队的?”
                                      险些被雷鸣开门时拍着的女助手走进房间,望着维和队长一路绝尘而去的方向发问:“他怎么了?”
                                      雪狼散散的捋了捋头发:“我告诉他让他用一批经费换这小子的命,他赶着回信儿去。”
                                      “那这个……怎么办呀?”少女吐着舌头问 “快要挂了的样子!”
                                      “还能怎么办?真等那个傻小子跑回来这个半死不活的就凉透了。”
                                      雪狼长叹了口气:“这小子走运,狙击枪这么大的口径都没崩着心脏……对手枪法也是够菜的了。棘手的是插进肺叶里的肋骨,抓紧时间处理一下。”


                                      “狼姐……你怎么好像很焦虑的样子。”
                                      雪狼冷淡的表情终于缓和了一些,她摸了摸助手助手的头发:“我没事。只是他的情况有点严重。肺部穿透伤已经开始积血了,要是在晚上个把儿小时,谁也救不会来。”


                                      “快去吧!”雪狼推了一下将信将疑的助手 “这小子要是挂在我们手里,维和队那边少不了找我们麻烦!”


                                      助手听了这话立刻进入到严肃的工作状态里,推着桑杰的床很快消失在长廊尽头。






                                      屋子里刹那间什么声音也不剩了。


                                      雪狼长长叹了一口气,走到桌子前翻着被反脱下来的手套。血肉模糊的手套手心里埋着一颗小小的珠子。她将它拾起来对着灯光,淡金色类似玻璃的材质折射出绚烂的光晕,很像是小孩子爱玩的那种弹子,但要更精致。


                                      可它的内芯却漂浮着红色的物质,那是从任何方向看过去都是同样图案的兽眼。


                                      —————象征火焰与征服的赤色兽瞳。


                                      二十年前产出为了应付星际战争,号称见血封喉的武器。因为一举屠杀了小半个星球的智慧生物,几乎是才出产了几星期就被星际间列为禁用武器。真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看见。


                                      不融水也不溶脂,但是一进入生命体内部就会疯狂的扩散。中了这个几乎就是拨快了时钟催着人快去投胎。


                                      疲惫,无力,从内到外失去力量。没有任何伤口和不适感,慢慢在人眼前死去,但是任何人都无能为力。


                                      此时最令人绝望的是:它的规格
                                      直径3.5cm
                                      和桑杰挫断四根肋骨的伤处完全吻合,可她手里只有玻璃球大小的一颗了……直径不足1厘米……


                                      这样大的中毒量,只有死路一条了。


                                      真是的……雪狼恶狠狠地踢了一脚桌子
                                      一想到那个劳什子队长到时候肯定会哭的稀里哗啦的,她就莫名的觉得胸腔里压抑的要命。


                                      ……最讨厌的就是抗拒不了的死亡了……


                                      可是…………


                                      雪狼再次恶狠狠地踹了一脚桌子:要是插手的话……也一定会让她烦躁的要死吧。


                                      该死的……我到底是为什么惹上这么大的麻烦啊!


                                      收起回复
                                      举报|22楼2015-02-08 14:19
                                        臣卜木曹雪狼你故意的!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3楼2015-02-08 19:39


                                          回复
                                          举报|24楼2015-02-08 20:04
                                            woc文图双能简直够了!


                                            文文


                                            回复
                                            举报|26楼2015-02-09 15:23
                                              杀触系列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5-02-09 17:11
                                                老 子今天早上起来手机就抽风了……自己把五十多本儿电子书删没了……这不是最悲惨的……最悲惨的是他还删掉了我的图片!!!!!好几千张啊啊啊啊啊啊啊!!!!!!我都忘了是在哪下的啊!!!有些都是机缘巧合下下载的啊!!!!腐女你懂得!我感觉不会再爱了……………………\("▔□▔)/……


                                                回复
                                                举报|28楼2015-02-10 08:58
                                                  好……疼………
                                                  怎么动不了……我是要死了吗?
                                                  啊对了……一切都结束了……我终于可以做一个安静的烈士了……
                                                  总觉得还有什么放心不下呢?…………


                                                  “喂喂!醒醒醒醒!别说梦话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梳着齐刘海儿的少女。桑杰下意识一皱眉头,似乎有点儿失望。
                                                  “嘿!还真醒啦!恭喜你没死成啊帅哥!血都流了一大洗衣盆了,你命可真硬。”少女一边调点滴一边话唠的说个不停 “帅哥你一直说梦话啊,叫的是你女朋友名字吗?你女朋友可真不体贴,你放血放得跟不要钱似得都不来看看你,现在的小姑娘可真是balabalabala……”


                                                  ……好吵啊……


                                                  桑杰很想做如上回复,可是残留的麻醉剂和痛感掺和在一起着实不好受。他的喉咙充血一样疼痛嘶哑,开口说话很困难。


                                                  “嘿~狼姐你来啦~”


                                                  桑杰顺着女孩说话的方向望过去,果然看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女人走过来。她递给女孩一个眼色,对方立即蹦跶着跑出了房间,还很贴心的关严了门。


                                                  “我是雪狼,你现在在科学二院,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女人简洁的告诉他。
                                                  但是桑杰从她的眼神里看出她还是要说一些更加重要的事情。


                                                  “但是我有一样东西给你看。做好心理准备。”


                                                  事实上她根本没给桑杰准备的时间,就从一旁的箱子里拿出被封在真空玻璃瓶中的那一小颗珠子。


                                                  ……桑杰的瞳孔一瞬间缩成针孔大小。


                                                  ————这是……


                                                  “我从你胸口里挖出了这个。”


                                                  桑杰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他将身体陷进柔软的床铺里去,凶狠的喘息了两下。


                                                  “……雷鸣……知道吗?”
                                                  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问,但是当他感到自己会死的第一个瞬间,他想到了雷鸣在自己尸体前痛哭的样子。


                                                  “他不知道。”
                                                  桑杰感到一阵痛苦的眩晕——


                                                  但是他随即听见雪浪说:“所有人都不知道,除了我和你。”


                                                  桑杰压制住心底的绝望,他在雪狼的神情间似乎看见了一点儿渺茫的希望:“你想说什么!”


                                                  没有令他失望的,雪狼越过他的目光然后问道:


                                                  “你想活下去吗?我这里倒是有一个机会。”


                                                  回复
                                                  举报|29楼2015-02-10 09:24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5-02-10 09:34
                                                      那小珠子是…?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31楼2015-02-10 09:34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